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工程行业娱乐演出情景剧《欠款难
晚会演出搞笑相声《公司成长故事
公司员工娱乐演出搞笑穿越剧《有
后勤服务题材搞笑音乐情景剧《提
公司娱乐演出感人搞笑小品《幸福
建党100周年红色剧本,红色革命题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小品剧本(最美基
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宣传小品剧本
红色儿童音乐剧剧本,红色主题小朋友
适合小学生的音乐剧,简单的儿童音乐
导游与游客情景剧本《农村好风光》
乡村振兴音乐剧剧本《农村好风光》
新入院病人接待情景剧,医院门诊情景
适合小学生的儿童音乐剧剧本(做共产
纪念建党100周年音乐剧剧本《真情1
小学生六一儿童节搞笑小品表演剧本
512护士节关于医护人员正能量医学类
五四爱国教育小品剧本(保卫钓鱼岛)
最新最适合五一国际劳动节表演的超
改变观念的养生的小品,关于养生的搞
爆笑小品相亲,相亲段子台词爆笑剧本
银行反诈骗正能量小品剧本《你最好
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康復发展工作
315消费者权益保护小品剧本(诚信为
三八妇女节女性题材相声剧本(谁说女
建党100周年剧本,以建党百年为主题
适合情人节表演超搞笑小品剧本《原
关于元宵节的小品搞笑小品,汤圆剧本
史上最搞笑小品笑死人的爆笑小品剧
回家投资创业小品剧本《不忘初心回
新冠疫情背后的感人故事小品剧本《
2021年最有创意的公司年会节目搞笑
安全用气宣传搞笑情景剧剧本《燃气
公司部门经理小品剧本《公司好经理
回家过年小品台词,过年回家题材的小
疫情期间保险客户担心理赔难的情景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历史电影剧本 > 火牛阵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历史电影剧本   会员:txj998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3/26 15:01:13     最新修改:2021/3/27 9:01:3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影剧本名:《火牛阵》
(原创剧本网)作者:徐海龙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火牛阵剧本

第一场:昭王用间、济西之战、田单锄奸 共23场

(屏幕全黑)伴随三声铿锵有力的音乐依次跳出<火牛阵>三个小篆字来.背景音乐群牛奔腾,由远及近.屏幕上突然一头青牛用角顶破黑幕冲出来(音乐停,音量最大播放牛奔跑声音).

1,

景时:春天田野;日/外

人物:牧童、齐国士兵

背景:明媚和煦,田埂和麦苗交相呼应,杨柳吐绿,数处老农挥锄或坐歇.远处大路旁有兵营的营寨。

屏幕中青牛由于惊慌,跑到田里踩踏绿苗.牛身后一个扎着两个小鬏的小牧童手里拿着柳条一边挥舞一边着急地喊“住,住”(字幕:公元前284年齐国都临淄城郊).

小牧童追上青牛,双手抓住牛角边往田埂外面拉拽边慌张的往兵营方向撒望.远处七八个巡逻军士往这边快步走来。

2,

景时:田间小路;日/外

人物:牧童、齐国士兵甲、齐国士兵乙、田单、陈举、田并

小牧童将牛牵上小路,军士快步奔到牛跟前.军士甲上去揪住小孩耳朵

齐国士兵甲:“小杂种,瞎了你狗眼,看着牛往军田里跑?……去,把你爹娘找来”

牧童(恐慌)哭说:“大……大爷!牛刚……刚才惊了火了,我没拉住它就跑……跑到地里了.求大爷……大爷饶命吧!”

军士甲作要打人状,小孩跪地哭,磕头求饶。

军士乙上前拉牛

齐国士兵乙:“跟他费什么话,把牛牵走。”

众士兵上前打牛,牛又受到惊吓,左右冲顶,一群士兵无人敢靠前。

田单、陈举、田并身后跟着3个小童挑着食盒牵马车快步走到跟前。

陈举:“住手!”

齐国士兵甲回头怒气冲冲刚要发作,抬头看见是田单陈举,赶快满脸堆笑拱手作揖

齐国士兵甲:“陈大人、小人是触子将军帐下巡逻军士,今日才在营外巡查,看见这头疯牛跑到军田里踩踏,故赶过来驱赶。不知大人要去何处?”

陈举:“天气晴朗,我们去淄水踏春。正好路过看你们在为难这孩子……就有些踩踏青苗,也没必要过分难为他(伸手指小孩)放他走吧!”

齐国士兵甲(低头抱拳):“既然大人发话,岂敢不从。”(转向牧童):“快走吧!”

牧童转向田单等人磕头。

牧童:“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田单(微笑望着牧童):“以后不可贪玩,再让牛跑进田里了。”

牧童(继续磕头)“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众士兵(抱拳低头对陈举等):“恭送大人”

小孩牵牛绳走(大路上一匹快马飞驰向军营)。

3,

景时:淄水河边;日/外

人物:田单、田并、陈举

远景:田单、陈举、田并三人围坐在一棵树下,食盒放在大树旁边,几个小童在河旁边摸鱼、戏水。换近景地上一壶酒,一盘大骨肉、一盘烤鹿肉、一盘炒鲜笋、一盘鱼、两盘鲜水果。拉回全景,田单举杯独饮。

田并(笑着):“今日游沂水,如此好景致,怎么见二位兄长有心事?”

陈举(缓缓举起酒杯,眼望着田并):“贤弟,刚才来的路上,我们眼见军士横行,百姓民不聊生。自大王即位后。南攻楚国、中破宋国、西面又与强秦为敌。如今各诸侯虎视天下,大王不思安邦,只是好大喜功听信谗言。你我三人都是王室宗亲,想到我齐国如今已是外强中干,不由不担心啊(将酒一饮而尽)。”

田单(看着淄水河,自言自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看不见的危险更可怕……我更担心的是燕国……”

镜头拉近河面,顺河流急速下,接4。

4,

景时:燕国易水河边黄金台;秋日/外

人物:燕昭王、乐毅

镜头缓,由河面到河岸,镜头提升全景展示黄金台宫殿(迎宾号响),镜头缓降到黄金台下。(字幕:公园前287年易水河畔黄金台)燕昭王着朝服,面带微笑站直身体望着门外。身后10名黑甲黑面罩神秘军士整齐站着。一排太监低头手捧托盘(托盘里面黄金、珍珠、玉器)两边护卫手持长戟长矛立在台阶下。

乐毅(弓腰作揖):“乐毅拜见大王!”

燕昭王(笑):“先生快快免礼!(双手扶住)寡人久闻先生乃魏国贤人,渴慕已久!此次来我燕国必有教导啊,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双手作揖)”

乐毅(再双手行礼):“毅乃是魏国之粗鄙无知之人,在魏时一无所成。但大王不吝下问……岂敢不有所答?”

燕昭王高兴

乐毅(低头恭敬状):“毅年少时,家父教授过兵法。”(说完微微抬眼看燕昭王眼色。)

燕昭王(佯装不以为然):“用兵之事劳民伤财,寡人颇不喜欢用兵。”

乐毅(微笑):“我也素来知道大王爱民如子,是真正的仁义慈善之主。……但是当今周天子无能,众诸侯虎视天下。如果大王不思兵,就如同手捧随侯珠、连城璧站在郊外,任由强盗掠夺!”

(燕昭王默点头)

乐毅:“况且……大王难道不思报齐伐燕国之仇么?”(抱拳缓缓躬身)

燕昭王(略一停顿,赶紧附身双手扶住乐毅起来。流泪看着乐毅):“寡人无日不思齐国之恨!求先生千万赐教!(说完对乐毅作揖)。”

乐毅(赶快跪下):“乐毅不敢受大王之礼。”

燕昭王扶起来乐毅

乐毅:“齐乃东方大国,地有四塞之险,带甲之士数十万,岁丰民富,更兼有五都之兵。……大王现今只有对内抚恤百姓,对外假以向齐国俯首称臣,再多送美女、珠宝玩器,使其君臣离心……而后连接韩、魏、赵、楚、秦各诸侯国适时而动。我以为如此修道以养身,大仇指日可报!”

燕昭王大喜,双手扶住乐毅(感动):“听先生一席话,寡人如拨云见日!……寡人欲封先生为亚卿,与寡人同理国政!望先生万勿推辞!时刻教导!(说完又拜)。”

乐毅(感动流泪):“大王如此抬爱,乐毅当誓死以报大王!”(说完又跪。燕昭王扶起,两人对视)。

乐毅瞟了一眼神秘武士(为以后出现暗杀齐国大臣作伏笔)镜头由燕国黄金台转入齐国王宫室外(室外主色调不变,只是齐国王宫更威严,士兵更多)

5,

景时:齐国王宫;日、内

人物:齐愍王、太监、韩泯、苏代、陈举、众大臣

全副铠甲勇士500人分成两个方形阵在大殿门前,大厅气势恢宏,镜头高从大门开始缓缓前推,略过众文武大臣头顶,一直到齐愍王坐在王位上,身后两名太监执扇。齐愍王身前桌上摞着一叠竹简,桌前一名太监拿着一张布帛。

太监:“燕国献书:臣常感念齐国出兵助燕国平乱之恩,愿大王立千秋霸业,享万世福寿。燕国愿永为大王西方之臣,岁岁进贡,世代享大国庇护!今岁特遣使臣奉献礼品。……”“礼单:燕国美女十人、北方良驹20匹、黄金5000两、白玉十对、碧玉十对、涨海大珠100颗。”

齐愍王:“哈哈哈哈哈,燕昭王对寡人称臣(点头得意状)……众位觉得燕国来使朝见是何意啊?”

韩泯(行礼):“大王!臣以为燕国表面看来是想结好齐国,但其真正用心恐怕不止如此。”

齐愍王:“奥?”

韩泯:“当年我齐国趁燕国内乱时进兵攻打,虽然名为平叛,实为侵略。此事燕国上下对我齐国一直怀恨在心。臣闻燕王励精图治,在易水河边造黄金台招揽贤士。他的用意必然报当年之仇。大王不可不明察!”

齐愍王点头:“恩……”

苏代(对闵王行礼):“大王,臣以为韩大人所言不足为虑!”

齐愍王(笑):“苏相国请讲!”

苏代:“我大齐东面是琅琊、西面有清河,南有泰山之险、北有渤海之固。若论将士……带甲数十万虎狼之师不算,就只临淄城内民户七万户,每家出三名壮丁,就有21万军士之多。更兼有五都之兵可用。那燕国弹丸之地,若有异动,可迅速集结三军出兵济西,一战既可以平复。”

齐愍王含笑默默点头。

大夫陈举(近前行礼):“大王,臣以为刚才韩大人所言极是,虽然现在燕国国力与我大齐不可抗衡,但需有防范之心,并且当年越王勾践仅凭借3000越甲吞并强吴,现在燕国送美女珠宝与大王……”

苏代(连忙打断,生气):“陈大夫,此言大逆不道!那吴王夫差乃是一介昏君,岂能与大王相提并论?想我大王自即位以来,南破楚国,西服强秦,韩魏燕赵俯首称臣,四海之内无不宾服。齐国自太公建都以来已经800年,未曾有过如此盛世。如今只是燕国畏惧我大齐,以后必定还要年年进贡。……(面对齐愍王)我齐国凭借大王之威武指日称霸天下,莫说燕国了,到时候哪个诸侯敢不来朝拜?”

齐愍王高兴,对苏代点头微笑。

陈举(行礼):“大王,请恕臣直言!齐国强大只是表面现象,难道吴国当年不是称霸中原而后被越国乘虚而入么?(镜头给齐愍王,面露不喜之色)诗经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大王既为圣明之主,现在更应该抚恤百姓,行道义于天下。”

苏代:“当今周天子名存实亡,各诸侯虎视眈眈,陈大夫竟然还在讲行道义于天下?……哈哈哈,道义只能被兵马践踏。国家只用强弓硬弩才有强权,开疆扩土才有立足之地。还有,陈大夫数次拿夫差昏王与大王相提并论,(转身面向闵王)大王,请治陈举不敬之罪!”

陈举(气红了脸):“苏相国……你……”

齐愍王(看大家要吵起来):“好了,众位都是为了国家之事,各抒己见而已。(盯着陈举)陈大夫,寡人真如夫差一样是昏王么?”

陈举(赶快跪下):“臣一时情急,臣不敢!”

齐愍王:“嗯……不看你是齐氏宗亲,定不轻饶!”

陈举(跪地):“谢大王!”

齐愍王:“寡人今天累了,都退下吧!相国暂且留下!”

众大臣:“诺!”(徐徐退出)。

齐愍王:“相国刚才所言寡人深以为然,想如今诸侯各自为王,道义已经无用了。陈举之类真是迂腐。深误寡人!……刚才相国所言开疆扩土定有深意,望相国直言以告寡人!”

苏代(近前,施礼):“大王,臣以为我大齐刚刚战胜强秦,此时秦国必不敢正视我东方,应该趁此时出兵攻打宋国!”

齐愍王:“奥?伐宋?”

苏代:“大王若能灭宋,南可以进军荆楚、西可以威慑韩魏。宋地沃野千里,富产粮草。得到宋国不但可以扩大齐国版图,又可以给我齐国将士补充后勤。”

齐愍王:“话虽如此,然伐宋尚有不妥啊。宋虽弱,毕竟是一个国家,岂有随便伐他国之理?况且我大齐刚刚战胜秦国,将士百姓正需要休养生息,哪能再妄动干戈?”

苏代笑:“大王,当今天下,各诸侯已经不行道义,弱国更无外交可言。宋王偃为人暴虐骄纵,若要伐宋,随便找一个理由,或称其不给周天子进贡、或称其宋王偃对内暴虐凶残,我即可出兵。臣还以为,我齐国将士刚战胜秦国,正是得胜之师,趁此士气,一战即可成功。”

齐愍王(点头):“嗯嗯、相国所言极是……但是伐一国岂是容易之事么?万一不成,空费人力财力。”

苏代 :“宋国地处平原,无险可守,虽然也称一国,不足为虑。臣以为大王派一员上将,率大军数万,再让燕国出兵数万助我伐宋。一年之内必成大功!(抬头看见齐愍王在沉思) 大王欲立伟业不可狐疑!此时伐宋,真千载难逢之机会!若伐宋成功,魏韩楚必定臣服于我大齐。那时大王再挥军直指秦国……秦灭,大王当代周天子称霸!立万世之基业!”

齐愍王(听到当代周天子非常高兴):“哈哈哈哈!(双手扶住苏代)贤卿真寡人之管仲也!若果能如此,寡人当为先生建祠立庙,与先生同享富贵!”

苏代(笑):“大王,若以臣为管仲,臣当辅佐大王成桓公霸业!”

齐愍王哈哈大笑声。

屏幕缓黑,字幕:(公元前286年,齐愍王在苏代的怂恿下,出兵伐宋。逼迫燕赵派出联军,燕国不得已,派遣大将张魁率军两万出征,齐愍王无故杀燕国大将张魁。燕举国震怒。……齐灭宋后,诸侯国震惊,战国建立起来的合纵随之瓦解。各国也将矛头对准齐国。)字幕打到燕举国震怒的时候,屏幕出现齐国士兵攻上宋国城墙(配战争音乐与战士喊杀声音),宋国士兵跪地卸甲投降,军士砍倒宋国大旗。大旗掉落,飘到泥泞的血水中。接6

6,

景时:齐国临淄市集;秋天日、外

人物:田单、方掌柜、纪捐、纪捐儿媳、纪捐孙子、食客、方掌柜老婆、田并、

红色染缸内工人拉起染好的红色布匹晾晒,镜头拉出染坊,出现集市,集市上各种摊主叫卖。路过斗鸡处,两只斗鸡互相扑腾互斗(一群人围着叫“咬、咬、”“好、好”)。杀牛卖肉处,屠夫正在分解牛肉,钩子上挂着牛腿。手工艺人在制作泥小牛,旁边摆着很多成品(牛身上各色花纹,各种颜色)。路上马车交替走过(马车轴两面探出很长的头)田单上,扭头看走过去的马车车轴。转头继续走,到一个露天的小吃摊前住下,小吃摊幌子挂着《朝天锅》三个字。一张大方桌里面镶着一口大锅,锅里煮着牛羊猪骨头,煮的烂熟的各种下货在骨汤内翻滚着。锅台旁边还有五六个小桌子。老板麻利地从锅里挑出一节猪肠,用刀切碎,卷到大饼里面。老板娘用大木头汤舀子倾在放着葱花的碗里一碗汤。端到一个穿着精美的客人桌上。说道“请!”

田单(笑):“方掌柜!生意可好?”

老板(笑):“哎呀,是田大人。想是还没用早饭呢?”

田单(笑):“正是,两张饼。”

方掌柜(赶快擦桌子,伸手拉出长凳):“请请、马上好。”

卷饼上来,田单吃。陆续走过去几个难民,每次经过摊前都驻足停留闻着肉香咽唾沫,有个难民求老板施舍。老板无奈摇头摆手。

田单:“方掌柜,你一向心肠好,这些难民可怜,今日为何不施舍了!”

老板(无奈):“大人不知!自从与宋国开战,每天跑来临淄城的难民也不下几百口。开始两天只要是有难民张口,小人一定给他们碗热汤或是熟饼。越往后人越多了,官家又没人管,小人本又小利又薄,实在支撑不起!索性除了看见有快饿死的难民送他们一口汤,其余一概管不起了。”

食客(穿着华丽):“这两国开战,最倒霉的还是我们行商的。商道都让士兵封死了,这还不说,上个月我朋友从南方运过来的几车布匹,价值百金,走在路上被当兵的硬抢过去了,据我朋友说,那些当兵的都比强盗还狠、还贪。抢了货不说,把人也毒打了一顿,差点命都没了。九死一生逃回来的,现在还躺在家里下不了床。……我们听了这个风声,也都不敢出去贩卖了,哎!粮食又贵,自己也没有地种,只能待在家坐吃山空。”

(旁边一桌上一老人,一中年妇女带着一个8岁的小男孩,桌上只有一碗汤,妇女打开小布包拿出干饼掰开往汤里泡饼,三人都瘦的干干巴巴)。

纪捐(冷笑):“吃不上粮食?你们还能坐吃山空!我们天天种地的倒是都快饿死了!”

大家转身看他

食客:“老人家,今年可是收成不好么?”

纪捐:“收成跟往年差不多,就是徭役太重了!我们乡上种的都是相国的封地,地里打下粮,先收去一半地租,县里再扒一层、临淄城里再扒一层,时不时地还有当兵的也来征粮草。这还不到一年时间,就把我们农民攒了几辈子的家底都征空了。……(望着小孩在吃饼)不光徭役,这孩子他爹又被抓去服兵役,现在连个下地干活的劳力也没有了。坐在家里不是饿死就是被官逼死。我们只有跑出去投奔亲戚了。”

纪捐儿媳(流泪,小声):“爹,吃吧!吃完好赶路呢。”

房掌柜:“老人家,不单是为了宽您的心,依我看这孩子他爹去当兵也还是条活路啊!现如今这什么买卖也做不成。(笑对田单)您在这里我才敢说出来,田大人是个真正的大善人,是爱惜百姓的好官。就说我这个小摊子,一天也就是百十钱的买卖,光税金倒要交出去几十钱。还得担待着军爷官爷路过吃饭,从不给钱。不瞒众位,我打算着要是再这样下去,也赔不起这买卖了。还是回老家即墨城了。”

房掌柜老婆(紧张的拉了方掌柜一把小声):“快干你的活去吧!不要命了么?还没喝酒就说醉话了。前几天在檀衢大道上被杀头的狐咺,不就是抱怨了几句大王的话?被人抓走第二天就斩了。围着看的人也不下几万。你还敢大白天的乱说话!(尴尬的笑对田单)这老方刚才并不是说大人您!田大人吃东西次次多给我们钱。这条街上的铺子每年得您很多关照处!,并不是那些贪官污吏可比的!”

房掌柜(赶紧笑):“田大人千万别怪!我一时顺嘴,胡说的,没有指您的意思!”

田单(笑)

(纪捐三口人吃完饭,老人推起独轮小木车,妇人领着孩子挎着小包袱要走,)田单放下手中饼,走上前

田单:“老人家,既然要赶远路,必得盘缠。”(手向衣襟里掏出一包钱币塞到老人手中)“我今日不曾多带,只有这些,权当路费赠与你吧!”

纪捐(赶快推):“使不得、使不得,大人。”

两个人继续推让。

田单:“快收起来吧!大路上争来争去的,让人看见了不知是怎么回事!”

纪捐(擦眼泪):“这怎么使得呢!”

方掌柜的:“老人家,田大人让你拿,你就收起来吧!田大人是我们这里临淄城市掾,头等大善人,真正的敬老怜贫的好人!”

田单:“方掌柜过誉了。老人家不必客气!一点小钱财,不值什么”

纪捐(拉着妇女儿童齐跪下给田单磕头,哭):“田大人这是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了!……我老汉纪捐给您磕头了!您的恩德我们一辈子忘不了,就恐怕这辈子还不上!”

田单(赶紧扶起):“老人家一路上多多保重!”

老人起来推车带妇女孩子出城。田单等人目送。

田并上:“大哥,让我好找!”

田单(笑):“兄弟今日怎么不去宫中当勤?”

田并:“大王这几日染病不出早朝,故我可以歇几日。一早到家中找你,想跟你到市上逛逛。大嫂说今日是赶山会的日子,集市上忙,你怕事情多,所以早出门了。饭都没在家中吃。原来自己跑出来吃好的。”

田单(笑):“哈哈,正是”

方掌柜:“自从田大人管市场,欺行霸市的没有了,以前的乱象也没有了。这市场兴旺了很多。”

(田单跟田并告辞老板继续往前走。弟兄两一边走,田单一边跟街上的熟人打招呼。)

田并(小声):“大哥,你可知道近日宫中发生了一件奇事!”

田单:“嗯?什么事?”

田并(小心看着周围小声):“接连两日,在内宫门口,一到夜间三更,就听见有人啼哭,哭声甚悲。人近前查看,哭声就止住了。但宫中不见一人,为这事已经接连杀了几个巡夜的太监。大王受了惊吓,所以染病。”

田单(惊讶):“奥?竟有此事?”

田并:“大哥,这是我们大齐不祥之兆么?”

田单:“贤弟,不可乱讲!我从来不信鬼怪神力之事!若详查起来,一定是有人作祟。……这几日还流传在西城外博昌村下了一场血雨……这些事不是偶然,定是有人图谋不轨或别有用心。但我猜测不出是什么人做的,做这些事到底意欲何为……”

田并:“大哥,不是弟抱怨,大王也该警觉了!现在齐国朝中官员非亲不用,非钱财不得提升。大王用人不论才能,只凭自己爱好,现我大齐内政外政竟然全由苏代专权。像大哥你有经天纬地的才能,却只能屈居这小小市掾之职。我现在虽居宫中侍卫,实在不想保这种昏王。”

田单(警觉看周围,点头对一个人打招呼,对田并):“贤弟!人多口杂,不可乱讲!(停了一下)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为今之策自己先修身、齐家,尽自己的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只要肯努力,任何难事都会解决。那句话不是否极泰来么?无论何时,……天道还公!”(声音低沉,但威严)

镜头拉上天空晴转阴接7

7,

景时:燕国训练营地,日/外

人物:乐毅、燕国士兵

秋风瑟瑟,天空阴暗。

乐毅:“天道还公!……”(镜头由天到地,全景,乐毅训话列队的战车和士兵)“齐国侵略我们家园、烧杀我们兄弟、侮辱我们妻女、抢夺我们财宝、擅杀我们将军张魁!此仇当如何?”

燕军怒气直冲云霄,全军喊(整齐):“此仇必报、此仇必报、……”

8,

景时:燕军军营,日/外

人物:燕昭王、乐毅

燕昭王和乐毅走在军营里

燕昭王:“贤卿,刚才寡人看了你练兵阵法,甚是欣慰。寡人没有看错人!……我们何时可以进兵?”

乐毅:“大王,现在将士人人奋不顾身,已经不畏生死。正是可用只时。但是若要伐齐,尚需联合其他诸侯共同出兵,才能成功。”

(燕昭王点头默认)

乐毅:“大王, 臣还有所顾虑,要禀明大王。”

燕昭王:“爱卿请讲!”

乐毅:“大王可知三人成虎之事?”

燕昭王:“寡人不知。”

乐毅:“大王如若听人说城内集市上有只老虎在伤人,信否?”

燕昭王(笑):“老虎怎会到集市上?寡人不信。”

乐毅:“若又有人报与大王集市上真有老虎伤人,大王信否?”

燕昭王:“那……寡人会犹豫。”

乐毅:“若再有人报大王集市有虎伤人,大王还不信么?”

燕昭王(沉思):“既然众人都说有了,想来是真有虎伤人。”

乐毅:“大王,臣若带兵伐齐,必重兵深入险地,时日一长,难免有人会在大王面前议论。”(燕昭王点头)。

乐毅:“若一人诋毁乐毅,大王可能不信,若大臣们皆议论乐毅,大王难免不有所疑虑。到时,前有敌兵,后无国家支持,乐毅危矣!”

燕昭王(恍然大悟双手扶住乐毅):“爱卿放心,寡人在此立誓,寡人绝不做三人成虎之事!”

一个士兵拿着一封书信,(形容神秘)送给燕昭王。燕昭王打开书信看。边看边高兴。看完双手扶住乐毅

燕昭王:“哈哈哈!贤卿,天助我也!天助我燕国啊!”

乐毅不解的看着燕昭王……镜头天上阴云,背景昭王笑声。

9,

景时:场景1,日/外

人物:触子、陈举、田单、田并

临淄城郊外兵营门口。田单三人坐着马车路过兵营,军营门口上将军触子穿着铠甲接过小兵手里的缰绳正要上马出营

陈举(高声):“大将军这么匆忙,要去何处啊?”

触子抬头看是陈举,几人下马行礼

触子:“既然是陈大人,我也不必隐瞒。哎!刚接大王天使相传,召我马上入宫。”

陈举(疑惑):“可是有战事?”

触子(眼光扫了一下三人):“燕国来犯!”

陈举、田并(齐看田单,同时):“啊!?”

田单(冷静):“请问将军,只有燕国么?”

触子:“秦魏韩赵燕五国联军。”

田单:“请问何人为将?”

触子:“乐毅!……”

镜头转乐毅

10,

景时:燕军营地,日、外/内

人物:乐毅、乐勇、众将领

乐毅身后环绕着十几名将军,再往后几排战车和士兵掺杂列队整齐。

乐勇:“报元帅,五国人马集结完毕。”

韩赵魏楚四国大将分别上前和乐毅行礼。……场景转入大营帐内。乐毅坐在大帐正坐,右手处依次四国大将,左手处燕国剧辛、乐暢等将军。

乐毅(起身):“众位将军远来辛苦!”

众将起身:“元帅辛苦!”

乐毅(手托帅印):“此次我们五国联军为天下大义而伐齐,正是以有道伐无道。……此乃联军帅印。我即为总帅,当明三军军令。在此我约法三章!……自即日起,凡我联军将士,令必行禁必止,此一!凡我联军将士,不得奸淫掳掠,此二!凡我联军将士,不得烧杀抢夺,此三!凡有违令者,(环视四周)斩!”

众将军(行礼):“愿尊将领!”

11,

景时:齐国村庄内日/外

人物:齐国百姓、齐国军官、齐国士兵

哭喊声此起彼伏。(表现齐国内部很混乱的景象)齐国村庄内,士兵在强行拉走百姓家的牛羊马匹。

齐国百姓哭:“军爷,求你留下我们的牛吧!”

齐国军官(走来,怒吼):“快走开!我们这是去卖命打仗了,保你等百姓的性命,你们连头牛也不舍的。”

齐国百姓哭:“军爷!东西你们都抢去了,不等别人来杀,我们百姓先饿死了。”

军官(生气):“大胆,我们都是奉了相国之命,你们这些刁民胆敢抗命不遵么?”

百姓:“我们的命都没了,还有什么尊不尊的!”

军官:“把这些刁民先打一顿,再抓起来。”

众军兵上前狠揍百姓。

12,

景时:官道,日/外

人物:乐毅、剧辛

行军路上,乐毅骑马与剧辛并行走在军队前面,

剧辛:“以元帅度之,齐国当派何人抵抗我军?”

乐毅:“齐国最能打仗的只剩触子、达子二将。我预计他们必定在济水列阵迎击我联军。”

剧辛:“将军可有破敌之策?”

乐毅:“二将虽勇,但各有弱点,触子勇有余而智不足,好冲动。达子有谋略,只是过于贪婪。我使大军列战车阵,再用奇兵绕道其身后,前后夹击,攻其不备,必可大获全胜!”

剧辛:“济水有天险,各条道路都已被齐军扼守,我军奇兵从何处绕到他们身后呢?”

乐毅(贴近小声):“将军,我已经派乐暢带领人马绕过青山小路,十日内赶到济水以东。”

剧辛(大惊):“将军真是孙武再生!虽未到过齐国,竟然对齐国人文地理如此熟悉?”

乐毅(笑):“为将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如此,齐国毕竟人才济济,我们不可大意!”(说完后,若有所思。)

剧辛:“元帅,还有什么忧虑么?”

乐毅(笑):“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我没有想明白。”

剧辛:“何事?”

乐毅:“在我出征前,……(镜头转:燕昭王交给乐毅一张标明齐国军事部署、进兵线路详尽的齐国地图,并且燕昭王将齐国大将的详细信息介绍给乐毅)想来大王真是高深莫测,竟然对齐国了如指掌,看来这么多年大王对齐国下足了功夫。”

 

13,

景时:齐国王宫大殿,日/内

人物:苏代、齐愍王

苏代:“大王,臣以为虽然触子将军率大军20万列阵济水,但非必胜之计。”

齐愍王:“相国请直言!”

苏代:“大王,臣唯恐将士惜命,不肯死战。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臣以为大王可派使者对触子下一道命令,此战若败,斩触子全族,掘其祖宗坟墓!这样……触子将军能不死战么?”

齐愍王(瞪着大眼看着苏代,以为要发怒,而后哈哈大笑):“寡人竟不知,相国非但能治国,还能治军!”

14,

景时:济水以东,齐军大营(全剧第一次高潮)日/内

人物:谭锡、触子、传令兵

济水以东,齐军大营内。触子气的一掌拍断桌子一角,手里拿着圣旨。

触子:“我舍生忘死保家卫国,大王竟然如此待我等!”

谭锡:“上将军息怒!想必大王又是听信谗言。”

传令兵:“上将军!燕国来下战书,约与我军明日列阵交战。”

触子:“传我军令,今日全军饱食,每人酒一碗、肉半斤。明日与燕军济水决战!”

15,

景时:济西战场,日/外

人物:触子、谭锡、乐毅 、乐勇、乐暢、两国军队

天刚蒙蒙亮,齐国一早就到达战场,列阵等待燕军。(镜头表现时间)一直等到中午烈日当头,燕军才出现。这时,齐军士气慢慢低落。(战鼓、军号、士兵整齐的前进步伐、音乐起)齐军列方形阵,盾牌长戈相互配合,慢慢往前推移。燕军方形阵慢慢往前推移,两军快接近时,突然燕军方形阵两边让开,战车冲出。(战车阵法,两匹马拉战车,一名驾车手。车上三名军士,中间神箭手射杀,边上一人驰大盾防护,另一边一人持长戈刺杀。冲进齐国方形阵破阵。)齐军没有准备,节节败退,谭锡献计策使用步兵三人一组,每人持戈,背靠背矮身,半蹲呈圆形,用长戈砍刺马腿,破战车阵。触子马上命令将军谭锡用此法出击,大破战车阵。(里面有谭锡个人英雄主义,个人武艺超群)这时齐军趁势全军出击。燕军乐毅改变阵法,用战车配合士兵。全军出击。这时两军战车、马军、步兵混战在一起,两边将军也亲自上阵。触子、谭锡、乐勇、乐毅武功都极高。两边主将下令坚持到最后一刻就能胜利,并且用上了自己的后备军队。乐毅下令,坚持到最后一刻,等待援军。也用上了自己的后备军队。齐国越战越勇,就在燕军抵挡不住的时候,乐暢带领战车和士兵,从齐军侧后方冲杀进来。乐暢勇不可当。齐军大败。

触子(看着身边为保护自己战死的将士,对谭锡悲伤地):“我轻视乐毅了……谭锡听令!我保护你杀出,你去临淄找陈举大人,有一人与陈举是王世宗亲的,名田单。此人曾嘱咐我一定小心乐毅用兵,可是我没有认真听他的话。以致有此大败!”

谭锡:“上将军,我与将军同杀敌!”

触子(大怒)“听我讲完!田单当日嘱咐我,若燕军有奇兵偷袭,定是我国内有内奸,私泄边境地图。可是我没有在意。如今看来,田单胜我许多,可为帅才。你回国后找到陈举大人,将今日所战之事说与他听!”

谭锡“上将军,我保将军杀出!我们一同回去!”

触子(悲伤)“我自为将以来,战必胜、攻必克,从未有此大失。我已无面目再见大王。”

谭锡(哽咽)“上将军!”

触子:“你若视我为上将军,完成我交代的事情,我死即瞑目了!”

说完,提枪上马。

触子(望着谭锡威严地)“还不走,要待何时!”

谭锡(难忍悲咽):“诺”

谭锡上马冲出阵营(触子亲自驾战车给谭锡开路,勇不可当,谭锡领十名军士骑马跟在触子后面)谭锡冲出战场,往齐国方向跑去,回头洒泪望向触子,触子正在驾车奋力击杀燕军。……

16,

景时:齐国陈举府,夜/内

人物:陈举、鬼方刺客、田单、田并

(字幕:齐国陈府)陈举正在奋笔疾书写奏章。突然窗外闯进来几个蒙面刺客。举剑便刺向陈举。陈举本能举起竹简阻挡,竹简被劈成两段。刺客举剑再刺,马上要刺中陈举的时候,门外田并飞身拿剑拨开刺客来剑。田单紧接其后徒手对抗其余刺客。田单、田并奋力击杀刺客,并活捉一名。结果活捉到的咬舌自尽了。田单解开死者面具,拉开衣服查看,并从一个刺客衣服内翻出一块写着“苏”的家牌。陈举惊魂未定,

陈举(坐在地上一角落):“幸亏两位贤弟?”

田并(抢):“今天晚上有几位大人遇刺,大哥一听说,马上带我到你这里来。果然来的好,险些迟了。”

陈举:“谁这么大胆,竟敢刺杀朝中大臣?”

田单(伸手拿着写着“苏”的家牌): “这些刺客武功不低,但不像我们华夏人,他们臂上有纹身,我看像是鬼方遗民。”

陈举:“燕易王时曾收鬼方遗民作死士,这些人难道是燕国派来的?‘苏’又是何人的家牌?……(田并同陈举一同突然大惊)难道跟相国有关系?”

田单:“不可声张!此事关系太大了,今晚我扮作随从,同大人到相国府走一趟吧!”

17,

景时:相国府,夜/内

人物:苏代、陈举、田单、相府管家、相府家丁

苏代手缠绷带出门迎接。

陈举:“陈举拜见相国大人!”

苏代:“陈大人,真是贵客!”

旁边鹦鹉:“陈大人、真是贵客……”

大家听见了都笑。

陈举:“相国怎么受伤了?”

苏代:“我看陈大人安好,就放心了!今晚上有刺客前来刺杀,幸亏我身边有几个武功高强的门客,刺客才没有得逞。”

陈举:“相国,陈举也险遭毒手。所以一来问大人安,二是特来禀报相国的。”

苏代(生气):“我刚已派人增加了宫中侍卫,并全城搜查刺客。大人受惊了!还好我们没有大碍……依大人看什么人所为?”

陈举:“我看定然是外邦诸侯所为,看见相国大人无事,陈举也就放心了。先告辞了!相国保重!”

苏代:“明日一早,我们同报大王,一定要严查此事!”

陈举:“好,相国告辞!”

苏代送出门口。

18,

景时:马车里,夜/外

人物:陈举、田单

陈举:“贤弟,你说他的伤是真是假?”

田单:“不能断定,但是刺客一定跟相府有关”

田单(若有所思):“家牌的确出自相国府。我看见他们的门客、管家牌子确实是一样的。”

两人闲谈中已经回到陈府。

19,

景时:陈举府,夜/内

人物:仆人、陈举、田单、田并、谭锡

仆人:“大人,家里来客,已恭候多时”

陈举田单走进大厅,看见田并正在看着谭锡吃饭。

谭锡(单膝跪地行礼):“陈大人!”(声音哽咽)。

陈举(赶快扶起):“谭将军!你从何而来?(看见谭锡蓬头垢面,大惊)大军怎么了?……”

谭锡:“上将军让我给大人带信回来!”

说完看了看周围的人。

陈举:“将军但说无妨,这位是族弟田单、这位你已经见过了,是田单之弟田并。”

谭锡(听到是田单,对着田单行了一个礼):“久闻大名”,

把战场上的事情讲给大家听。

陈举(惊疑):“触子上将军为何不回来重整兵马?”

谭锡(愤恨):“其实上将军是被大王所逼!”

陈举:“怎么是被大王所逼?”

谭锡:“我们与燕军对阵前,大王派人送来急令……如若与燕军所战不利,上将军将被诸族、掘祖坟!上将军不忍受辱,所以宁肯战死疆场。”

三人听了大怒,咬牙切齿:“昏王、真是昏王。”

谭锡(对田单):“田兄,触子将军说你有才智,让我务必找到你!此大齐生死攸关之时,万万不可袖手旁观!”

田单:“将军,这是自然,你我都是齐人,况我等还是齐国宗室。……依将军刚才说来,齐国必是有内奸了,并且必定是朝堂之臣身居高位。”

陈举(生气):“苏代无疑了!枉大王对他如此信任。我当连夜禀明大王,来个先发制人。”

田单:“大人,不可!我们现在没有证据,只是凭借一块家牌,猜测而已。况且苏代善辩,万一他反咬一口,告你个诬陷大臣之罪。”

陈举:“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大军已败,我大齐危在旦夕,为今之计只有先锄奸安内,而后才能攘外。”

田单:“大人,从长计议!待我们找到证据,到时候你再禀明大王!”

陈举:“贤弟,我大齐现在已如叠卵,如若我再不揭发,为时已晚。我陈举虽无才德,但宁舍此身躯以报祖宗!……贤弟,我曾跟韩泯大人说起你的才能。如果我此去不回来,你有事可以找韩大人!”

田单(大惊):“大人何故出此不吉言语?”

陈举(笑):“我深知大王性格,喜奉承,不喜直言,我此去吉凶未知!但我即为社稷大臣,在此国家危亡之时,不可不挺身而出!”

田并:“大人,何故如此?为此昏王不值得。”

陈举:“贤弟,我并不是为昏王,而是为了社稷、百姓!(又对谭锡说)将军,既然触子上将军对你交代过,我想你不要去面见大王了。我将战败之事禀明,你存有用之躯,在战场上杀敌报国!”

三人对陈举:“大人!……”

陈举(凌然):“诸位请勿再言!时间不多,不可耽搁!我此时就进宫。”

田并上去拉住,要再劝说。

田单:“贤弟,我知道大人脾气。既然如此,我们就再去暗查相国府,大人劝说大王不可太直,等我等找到证据必定保大人无事!大人保重!”

20,

景时:陈举府灵堂, 春日、外

人物:韩泯、田单、苏代、众大臣、鬼方武士、齐国士兵

灵堂前供着陈举的灵位摆放着棺材。灵堂里和院子外站了很多人,有大臣、齐国宗亲。一个门人报到苏相国、韩大人前来吊唁。苏代、韩泯上灵前哭着行礼毕,与旁边的大臣们问好。

田单:“拜见相国大人、韩大人!”

韩泯:“相国大人,此人是陈举宗室,名叫田单。陈大人的一应丧礼之事都是他承办的。”

苏代(看着田单点头):“有劳、有劳!”

田单(行礼):“相国大人、各位大人,田单有几句话是陈大人临终遗言,我想趁着朝中大臣都在,讲出来,以全陈大人之名之志!”

韩泯:“田单,今天朝中大臣都在,你但讲无妨。有什么事我们都会做主!”

田单:“谢众位大人!陈大人得知我军在济水战败,为我大齐、为百姓,不惜冒死劝谏大王。以至于身死。今日小人也欲效仿陈大人,在国家危难之时,以死报国!”

苏代:“田单,有什么话一定要想好再说!对大王、对大齐不利的事情你可不能胡言乱语啊。陈大人当日非但未劝服大王,反招致祸害。我再三劝说大王,都没能挽回陈大人的性命(难过之状)!”

田单:“多谢相国提醒!……各位大人,当日济水之战,就在我军即将战胜燕军之时,从我军身后出现一支燕国军队,导致我军全无防备,以至溃败。这件事情不可怪罪上将军触子,因为他不知道……我齐国早有人把军事布防图送给燕国,否则燕军是绝对不会绕过天险、避过防御跑到我大军身后进行突袭的。”

苏代(生气):“田单,不要信口雌黄”

韩泯:“唉,相国大人,何必生气呢?管他对不对,我们听一下又何妨?田单,你接着说!”

田单:“不但如此,这个泄密之人早已潜伏在我齐国,用各种手段制造谣言,惑乱军队和百姓,……各位大人,可知现在齐国百姓传言博昌之地天降血雨?齐国宫门无人而哭,种种异事?”

苏代:“田单大胆,不得胡说。”

韩泯(拦住):“相国大人,听他讲完么”

田单:“其实田单一直不信鬼怪作祟之说。这些事情,全部都是有人别有用心而为之!”

大臣(交头接耳):“啊?竟有此事?”

田单:“并且田单已经查明是怎么回事!”(镜头切博昌之地夜间下了一场雨,鬼方武士趁晚上无人的时候,跑到村里在路上墙上洒下了染坊染布的红色水。田单曾经亲自去现场看过,如果是天降血雨,应该屋顶的水都是血色,但是屋顶并无血色,村里只有墙面和地面是红色。并且第二天这件事竟然全城都知道了,因为有人故意散播的信息。)

田单:“山海经上记载有五彩红嘴鸟,名鹦鹉,能学人言。”(镜头切齐国王宫内到了晚上没人时候,鬼方武士把鹦鹉放飞到宫门内,鹦鹉学人哭泣声。)

众大臣:“啊?竟有此事?”

田单:“田单未见之前,以为是书上枉谈,谁知前几日在相府竟然亲自看见了!”

苏代:“田单,大胆,你是说这些事都是本相制造出来的?只凭我相府里有鹦鹉你就能捏造这些事情么?”

田单:“相国大人,鹦鹉必须有人训练,才能学习到人的声音,如果没有人刻意教导,它们并不能模仿人哭的声音。大人的鹦鹉能不能学人哭,一试便知。”

田单:“还有一事,自从燕国出兵,接连有几位大臣遭到刺客刺杀。陈大人在劝谏大王的当晚,也遭到刺客袭击,幸好田单及时赶到制止了。”

一大臣:“田单,难道这事也是相国所为?”

田单:“当晚我从一名已死的刺客身上搜出相国府的家牌,还有,行刺之人全部是鬼方武士,这些人我想应该全部养在相国府吧?当晚,相国大人为了摆脱嫌疑,也将自己的手臂弄伤。大人我说的可对么?”

苏代:“田单,这些全部是你一派胡言,我的府里没有什么鬼方武士。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理,我可以带你同到大王面前说清楚。”

上来一个士兵过来轻声禀报田单事情。

田单(笑):“大人,不必了,刚才你来的时候,韩大人已经派人到了相府搜查,刚才士兵禀报鬼方武士已经被剿灭了”

苏代(心里紧张,面上没事):“你们……竟然敢私闯相府?”

田单:“武士,带上来!”

上来两名武士抬上来三具鬼方死者的尸体。田单上前撕开一个人的胸前,有纹身。

田单:“众位大人请看,鬼方人从小就纹身,这些就是相府里的鬼方武士。”

大臣都惊讶起来。

苏代(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田单,无名小卒、我今日竟然载在你手上!可笑,可笑啊!只是可惜啊可惜”

韩泯(笑):“苏相国,可惜什么?”

苏代:“可惜太晚了!我始终是不负燕王之托。纵然我苏代身死,齐国也已经无力回天。哈哈哈”

大臣们(痛哭大叫):“杀了他、将他车裂、诸他宗族”

韩泯:“武士、拿下!”

两名武士过来绑苏代,突然两只箭射死武士,鬼方武士从四面墙上跳下来,迅速围成一个圈将苏代保护起来。

苏代(惊讶):“你们不是?……地上的人又是谁?”

鬼方武士:“大人,小人发现有人抬来前几天死的几个兄弟的尸首,在相府鬼鬼祟祟的,我一直跟踪他们到这里,发现你有危险,我们就赶过来了。”

苏代(明白是中了田单设计的计谋,恶狠狠):“田单……好好!我竟然中了你的计!”

田单:“苏代,你霍乱我大齐,杀害忠臣、欺压百姓。齐国人人恨不得食你肉,饮你血。陈大人在天有灵,保佑我们铲除奸恶!今日就拿你人头祭拜陈大人!”

鬼方武士:“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大人出城!”

不等说完,鬼方武士一路杀出墙外,架上马车保护苏代往城外跑。鬼方人勇不可当,路上的士兵被纷纷杀退。

21,

景时:临淄城门,日/外

人物:韩泯、田并、田单、众大臣、苏代、鬼方武士

鬼方武士将近跑到城门,两边城楼田并带领埋伏的弩箭手万箭齐发,将苏代、鬼方武士全部射死……。镜头给苏代被射死的特写。

韩泯:“田单,你不负陈举之托,为齐国立下了大功,我当禀明大王重用你!”

田单(作揖):“谢韩大人!田单有一事想禀报。”

韩泯:“请讲!”

田单:“大人,我不是朝堂之臣,不应该擅自议论国事,但现在国家存亡危机之时,田单不可不禀明!……五国联军济水一战,让我齐国大伤元气,现在如果我们集结五都之兵再沿济水列阵对抗燕军,那么齐国危矣!”

韩泯(惊):“这是为何?难道不去迎敌么?”

田单:“我认为,五国联军里面只有燕国对我们齐国有深仇大恨,其余国家派兵来犯,无非是有利益驱使,抢夺了财宝,侵占了土地,他们就会陆续撤兵。到时只剩燕国孤军奋战。乐毅也必然知道此中利害关系。所以我猜测,乐毅定然分兵,他会亲自带兵直捣临淄城。”

韩泯:“济西离临淄相隔甚远,并且沿路有城池,有军马,乐毅敢冒如此风险么?”

田单:“济西一战,乐毅用兵极其诡厄,使奇兵突袭我军后方,导致触子上将军之败。并且乐毅手中有齐国布防地图,实在是我们心腹大患!……希望我担心是多余的!”

韩泯:“奥?”

田单:“我怕齐国境内七十五个城池不保……”

韩泯:“啊……照你这么说齐国恐将不保?那当如何?”

田单:“应该集结兵马守卫临淄城。若守住临淄,就能让五国联军退兵。……田单还有一事请求大人!”

韩泯:“快快请讲!”

田单:“田单求大人千万不要在大王面前提起绞杀苏代之事有田单参与!否则田单性命不保!”

韩泯(大惊):“这又是为何?”

田单:“大王为人,好大喜功,生性多疑。大王本来就以错信苏代之事感到羞愧,田单乃无名之人,大王要是听说苏代死于无名之人手里,更加恼羞成怒。到时,田单性命不保!”

韩泯:“先生真高见!我也素来知道大王性格。好!此事我答应你!但我也有一事相求于先生!”

田单:“田单不敢!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行!”

韩泯行礼,田单也赶快行礼

田单:“田单不敢受大人之礼!”

韩泯:“今日所见先生之德才,真令韩泯肃然起敬!值此国家危急之时,先生不可空负大才,应当报效国家!”

田单:“大人放心,田单既然生为齐人,死亦为齐鬼。大人旦夕有吩咐,田单当为国家不惜性命誓死守卫!”

22,

景时:燕军大营,夏日/外

人物:剧辛、乐毅

剧辛:“难怪大王对齐国了如指掌,一国之相都是大王安排的,他们岂有不败之理?”

乐毅:“大王用人高深莫测!令人折服!可惜苏代身死,要不然回国后一定受大王恩遇!……先不论这些,将军,你看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进兵?”

剧辛:“依我之见,稳扎稳打,依次攻占各个城池,这样后方有国家保障,前面也就无所顾虑。”

乐毅:“我料定秦魏韩赵四国与我貌合心离,各有所求,时间久了,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会撤兵。到时候只剩下我们燕国就危险了”

剧辛:“恩,他们势必如此!”

乐毅:“依我之见,此时分兵,以四国之力拖住齐军,我亲自率军攻打临淄”

剧辛:“啊!这可是险招,济西离临淄相距甚远,中途多有城池,万一不成功,大军将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元帅三思!”

乐毅:“非也!齐王这几年横征暴敛,齐国百姓怨声载道。我大军现在正势如破竹,趁此军民离心之时正可攻占齐都。一旦耽搁日久,齐国军民团结一心,……那我大军到时才真的是陷入险境了。出兵前我已从地图上选出一条路,我想明日就带领大军沿此路进兵,每名军士只带半月粮草。大军十日内必定到达临淄城。临淄城必然没有防备。”

剧辛:“元帅高论!剧辛佩服”

23,

景时:燕国易水黄金台,早晨/外

人物:燕昭王、苏代、鬼方武士

燕昭王背着手向着东方日出,镜头从昭王身后缓缓转到侧面脸上。脸上有两行泪水。昭王回想跟苏代的对话。镜头燕昭王、苏代、百名鬼方武士(是镜头4里面燕昭王身后的神秘武士)

苏代:“大王,臣此去齐国一定会遭人诋毁,若臣在齐国地位显赫,那么大家会嫉妒臣。若臣在齐国地位卑贱,那么大家又会轻视臣。若臣被重用了,大家会对臣产生怀疑,如若燕国与齐国不和,大家又会归罪于臣。再如若齐国太过强大,大家又会认为臣是真心辅佐齐国。到时候臣将危如叠卵!但臣任何事都不害怕,就只怕大王对臣失去信任!”

昭王:“爱卿放心,寡人指易水为誓!你到了齐国做任何事,寡人不为所动!你可以把家人接到齐国,也可以随便说燕国和寡人的坏话,还可以出卖燕国的信息。甚至可以怂恿齐国攻打我们燕国。……只要能保证你自己的安全!(握住苏代的手,动情地说)爱卿置身险境,万事当心!……这100名鬼方武士,是寡人的亲军,从现在开始他们只听命于你!爱卿,寡人在燕国等你回来!”

苏代(哽咽):“苏代决不负大王所托!”

镜头回到现实

燕昭王(拿着一樽酒缓缓倒在地上,流泪):“苏爱卿!寡人不想……当年一别,竟为永别!”火牛阵剧本

第一场:昭王用间、济西之战、田单锄奸 共23场

(屏幕全黑)伴随三声铿锵有力的音乐依次跳出<火牛阵>三个小篆字来.背景音乐群牛奔腾,由远及近.屏幕上突然一头青牛用角顶破黑幕冲出来(音乐停,音量最大播放牛奔跑声音).

1,

景时:春天田野;日/外

人物:牧童、齐国士兵

背景:明媚和煦,田埂和麦苗交相呼应,杨柳吐绿,数处老农挥锄或坐歇.远处大路旁有兵营的营寨。

屏幕中青牛由于惊慌,跑到田里踩踏绿苗.牛身后一个扎着两个小鬏的小牧童手里拿着柳条一边挥舞一边着急地喊“住,住”(字幕:公元前284年齐国都临淄城郊).

小牧童追上青牛,双手抓住牛角边往田埂外面拉拽边慌张的往兵营方向撒望.远处七八个巡逻军士往这边快步走来。

2,

景时:田间小路;日/外

人物:牧童、齐国士兵甲、齐国士兵乙、田单、陈举、田并

小牧童将牛牵上小路,军士快步奔到牛跟前.军士甲上去揪住小孩耳朵

齐国士兵甲:“小杂种,瞎了你狗眼,看着牛往军田里跑?……去,把你爹娘找来”

牧童(恐慌)哭说:“大……大爷!牛刚……刚才惊了火了,我没拉住它就跑……跑到地里了.求大爷……大爷饶命吧!”

军士甲作要打人状,小孩跪地哭,磕头求饶。

军士乙上前拉牛

齐国士兵乙:“跟他费什么话,把牛牵走。”

众士兵上前打牛,牛又受到惊吓,左右冲顶,一群士兵无人敢靠前。

田单、陈举、田并身后跟着3个小童挑着食盒牵马车快步走到跟前。

陈举:“住手!”

齐国士兵甲回头怒气冲冲刚要发作,抬头看见是田单陈举,赶快满脸堆笑拱手作揖

齐国士兵甲:“陈大人、小人是触子将军帐下巡逻军士,今日才在营外巡查,看见这头疯牛跑到军田里踩踏,故赶过来驱赶。不知大人要去何处?”

陈举:“天气晴朗,我们去淄水踏春。正好路过看你们在为难这孩子……就有些踩踏青苗,也没必要过分难为他(伸手指小孩)放他走吧!”

齐国士兵甲(低头抱拳):“既然大人发话,岂敢不从。”(转向牧童):“快走吧!”

牧童转向田单等人磕头。

牧童:“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田单(微笑望着牧童):“以后不可贪玩,再让牛跑进田里了。”

牧童(继续磕头)“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众士兵(抱拳低头对陈举等):“恭送大人”

小孩牵牛绳走(大路上一匹快马飞驰向军营)。

3,

景时:淄水河边;日/外

人物:田单、田并、陈举

远景:田单、陈举、田并三人围坐在一棵树下,食盒放在大树旁边,几个小童在河旁边摸鱼、戏水。换近景地上一壶酒,一盘大骨肉、一盘烤鹿肉、一盘炒鲜笋、一盘鱼、两盘鲜水果。拉回全景,田单举杯独饮。

田并(笑着):“今日游沂水,如此好景致,怎么见二位兄长有心事?”

陈举(缓缓举起酒杯,眼望着田并):“贤弟,刚才来的路上,我们眼见军士横行,百姓民不聊生。自大王即位后。南攻楚国、中破宋国、西面又与强秦为敌。如今各诸侯虎视天下,大王不思安邦,只是好大喜功听信谗言。你我三人都是王室宗亲,想到我齐国如今已是外强中干,不由不担心啊(将酒一饮而尽)。”

田单(看着淄水河,自言自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看不见的危险更可怕……我更担心的是燕国……”

镜头拉近河面,顺河流急速下,接4。

4,

景时:燕国易水河边黄金台;秋日/外

人物:燕昭王、乐毅

镜头缓,由河面到河岸,镜头提升全景展示黄金台宫殿(迎宾号响),镜头缓降到黄金台下。(字幕:公园前287年易水河畔黄金台)燕昭王着朝服,面带微笑站直身体望着门外。身后10名黑甲黑面罩神秘军士整齐站着。一排太监低头手捧托盘(托盘里面黄金、珍珠、玉器)两边护卫手持长戟长矛立在台阶下。

乐毅(弓腰作揖):“乐毅拜见大王!”

燕昭王(笑):“先生快快免礼!(双手扶住)寡人久闻先生乃魏国贤人,渴慕已久!此次来我燕国必有教导啊,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双手作揖)”

乐毅(再双手行礼):“毅乃是魏国之粗鄙无知之人,在魏时一无所成。但大王不吝下问……岂敢不有所答?”

燕昭王高兴

乐毅(低头恭敬状):“毅年少时,家父教授过兵法。”(说完微微抬眼看燕昭王眼色。)

燕昭王(佯装不以为然):“用兵之事劳民伤财,寡人颇不喜欢用兵。”

乐毅(微笑):“我也素来知道大王爱民如子,是真正的仁义慈善之主。……但是当今周天子无能,众诸侯虎视天下。如果大王不思兵,就如同手捧随侯珠、连城璧站在郊外,任由强盗掠夺!”

(燕昭王默点头)

乐毅:“况且……大王难道不思报齐伐燕国之仇么?”(抱拳缓缓躬身)

燕昭王(略一停顿,赶紧附身双手扶住乐毅起来。流泪看着乐毅):“寡人无日不思齐国之恨!求先生千万赐教!(说完对乐毅作揖)。”

乐毅(赶快跪下):“乐毅不敢受大王之礼。”

燕昭王扶起来乐毅

乐毅:“齐乃东方大国,地有四塞之险,带甲之士数十万,岁丰民富,更兼有五都之兵。……大王现今只有对内抚恤百姓,对外假以向齐国俯首称臣,再多送美女、珠宝玩器,使其君臣离心……而后连接韩、魏、赵、楚、秦各诸侯国适时而动。我以为如此修道以养身,大仇指日可报!”

燕昭王大喜,双手扶住乐毅(感动):“听先生一席话,寡人如拨云见日!……寡人欲封先生为亚卿,与寡人同理国政!望先生万勿推辞!时刻教导!(说完又拜)。”

乐毅(感动流泪):“大王如此抬爱,乐毅当誓死以报大王!”(说完又跪。燕昭王扶起,两人对视)。

乐毅瞟了一眼神秘武士(为以后出现暗杀齐国大臣作伏笔)镜头由燕国黄金台转入齐国王宫室外(室外主色调不变,只是齐国王宫更威严,士兵更多)

5,

景时:齐国王宫;日、内

人物:齐愍王、太监、韩泯、苏代、陈举、众大臣

全副铠甲勇士500人分成两个方形阵在大殿门前,大厅气势恢宏,镜头高从大门开始缓缓前推,略过众文武大臣头顶,一直到齐愍王坐在王位上,身后两名太监执扇。齐愍王身前桌上摞着一叠竹简,桌前一名太监拿着一张布帛。

太监:“燕国献书:臣常感念齐国出兵助燕国平乱之恩,愿大王立千秋霸业,享万世福寿。燕国愿永为大王西方之臣,岁岁进贡,世代享大国庇护!今岁特遣使臣奉献礼品。……”“礼单:燕国美女十人、北方良驹20匹、黄金5000两、白玉十对、碧玉十对、涨海大珠100颗。”

齐愍王:“哈哈哈哈哈,燕昭王对寡人称臣(点头得意状)……众位觉得燕国来使朝见是何意啊?”

韩泯(行礼):“大王!臣以为燕国表面看来是想结好齐国,但其真正用心恐怕不止如此。”

齐愍王:“奥?”

韩泯:“当年我齐国趁燕国内乱时进兵攻打,虽然名为平叛,实为侵略。此事燕国上下对我齐国一直怀恨在心。臣闻燕王励精图治,在易水河边造黄金台招揽贤士。他的用意必然报当年之仇。大王不可不明察!”

齐愍王点头:“恩……”

苏代(对闵王行礼):“大王,臣以为韩大人所言不足为虑!”

齐愍王(笑):“苏相国请讲!”

苏代:“我大齐东面是琅琊、西面有清河,南有泰山之险、北有渤海之固。若论将士……带甲数十万虎狼之师不算,就只临淄城内民户七万户,每家出三名壮丁,就有21万军士之多。更兼有五都之兵可用。那燕国弹丸之地,若有异动,可迅速集结三军出兵济西,一战既可以平复。”

齐愍王含笑默默点头。

大夫陈举(近前行礼):“大王,臣以为刚才韩大人所言极是,虽然现在燕国国力与我大齐不可抗衡,但需有防范之心,并且当年越王勾践仅凭借3000越甲吞并强吴,现在燕国送美女珠宝与大王……”

苏代(连忙打断,生气):“陈大夫,此言大逆不道!那吴王夫差乃是一介昏君,岂能与大王相提并论?想我大王自即位以来,南破楚国,西服强秦,韩魏燕赵俯首称臣,四海之内无不宾服。齐国自太公建都以来已经800年,未曾有过如此盛世。如今只是燕国畏惧我大齐,以后必定还要年年进贡。……(面对齐愍王)我齐国凭借大王之威武指日称霸天下,莫说燕国了,到时候哪个诸侯敢不来朝拜?”

齐愍王高兴,对苏代点头微笑。

陈举(行礼):“大王,请恕臣直言!齐国强大只是表面现象,难道吴国当年不是称霸中原而后被越国乘虚而入么?(镜头给齐愍王,面露不喜之色)诗经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大王既为圣明之主,现在更应该抚恤百姓,行道义于天下。”

苏代:“当今周天子名存实亡,各诸侯虎视眈眈,陈大夫竟然还在讲行道义于天下?……哈哈哈,道义只能被兵马践踏。国家只用强弓硬弩才有强权,开疆扩土才有立足之地。还有,陈大夫数次拿夫差昏王与大王相提并论,(转身面向闵王)大王,请治陈举不敬之罪!”

陈举(气红了脸):“苏相国……你……”

齐愍王(看大家要吵起来):“好了,众位都是为了国家之事,各抒己见而已。(盯着陈举)陈大夫,寡人真如夫差一样是昏王么?”

陈举(赶快跪下):“臣一时情急,臣不敢!”

齐愍王:“嗯……不看你是齐氏宗亲,定不轻饶!”

陈举(跪地):“谢大王!”

齐愍王:“寡人今天累了,都退下吧!相国暂且留下!”

众大臣:“诺!”(徐徐退出)。

齐愍王:“相国刚才所言寡人深以为然,想如今诸侯各自为王,道义已经无用了。陈举之类真是迂腐。深误寡人!……刚才相国所言开疆扩土定有深意,望相国直言以告寡人!”

苏代(近前,施礼):“大王,臣以为我大齐刚刚战胜强秦,此时秦国必不敢正视我东方,应该趁此时出兵攻打宋国!”

齐愍王:“奥?伐宋?”

苏代:“大王若能灭宋,南可以进军荆楚、西可以威慑韩魏。宋地沃野千里,富产粮草。得到宋国不但可以扩大齐国版图,又可以给我齐国将士补充后勤。”

齐愍王:“话虽如此,然伐宋尚有不妥啊。宋虽弱,毕竟是一个国家,岂有随便伐他国之理?况且我大齐刚刚战胜秦国,将士百姓正需要休养生息,哪能再妄动干戈?”

苏代笑:“大王,当今天下,各诸侯已经不行道义,弱国更无外交可言。宋王偃为人暴虐骄纵,若要伐宋,随便找一个理由,或称其不给周天子进贡、或称其宋王偃对内暴虐凶残,我即可出兵。臣还以为,我齐国将士刚战胜秦国,正是得胜之师,趁此士气,一战即可成功。”

齐愍王(点头):“嗯嗯、相国所言极是……但是伐一国岂是容易之事么?万一不成,空费人力财力。”

苏代 :“宋国地处平原,无险可守,虽然也称一国,不足为虑。臣以为大王派一员上将,率大军数万,再让燕国出兵数万助我伐宋。一年之内必成大功!(抬头看见齐愍王在沉思) 大王欲立伟业不可狐疑!此时伐宋,真千载难逢之机会!若伐宋成功,魏韩楚必定臣服于我大齐。那时大王再挥军直指秦国……秦灭,大王当代周天子称霸!立万世之基业!”

齐愍王(听到当代周天子非常高兴):“哈哈哈哈!(双手扶住苏代)贤卿真寡人之管仲也!若果能如此,寡人当为先生建祠立庙,与先生同享富贵!”

苏代(笑):“大王,若以臣为管仲,臣当辅佐大王成桓公霸业!”

齐愍王哈哈大笑声。

屏幕缓黑,字幕:(公元前286年,齐愍王在苏代的怂恿下,出兵伐宋。逼迫燕赵派出联军,燕国不得已,派遣大将张魁率军两万出征,齐愍王无故杀燕国大将张魁。燕举国震怒。……齐灭宋后,诸侯国震惊,战国建立起来的合纵随之瓦解。各国也将矛头对准齐国。)字幕打到燕举国震怒的时候,屏幕出现齐国士兵攻上宋国城墙(配战争音乐与战士喊杀声音),宋国士兵跪地卸甲投降,军士砍倒宋国大旗。大旗掉落,飘到泥泞的血水中。接6

6,

景时:齐国临淄市集;秋天日、外

人物:田单、方掌柜、纪捐、纪捐儿媳、纪捐孙子、食客、方掌柜老婆、田并、

红色染缸内工人拉起染好的红色布匹晾晒,镜头拉出染坊,出现集市,集市上各种摊主叫卖。路过斗鸡处,两只斗鸡互相扑腾互斗(一群人围着叫“咬、咬、”“好、好”)。杀牛卖肉处,屠夫正在分解牛肉,钩子上挂着牛腿。手工艺人在制作泥小牛,旁边摆着很多成品(牛身上各色花纹,各种颜色)。路上马车交替走过(马车轴两面探出很长的头)田单上,扭头看走过去的马车车轴。转头继续走,到一个露天的小吃摊前住下,小吃摊幌子挂着《朝天锅》三个字。一张大方桌里面镶着一口大锅,锅里煮着牛羊猪骨头,煮的烂熟的各种下货在骨汤内翻滚着。锅台旁边还有五六个小桌子。老板麻利地从锅里挑出一节猪肠,用刀切碎,卷到大饼里面。老板娘用大木头汤舀子倾在放着葱花的碗里一碗汤。端到一个穿着精美的客人桌上。说道“请!”

田单(笑):“方掌柜!生意可好?”

老板(笑):“哎呀,是田大人。想是还没用早饭呢?”

田单(笑):“正是,两张饼。”

方掌柜(赶快擦桌子,伸手拉出长凳):“请请、马上好。”

卷饼上来,田单吃。陆续走过去几个难民,每次经过摊前都驻足停留闻着肉香咽唾沫,有个难民求老板施舍。老板无奈摇头摆手。

田单:“方掌柜,你一向心肠好,这些难民可怜,今日为何不施舍了!”

老板(无奈):“大人不知!自从与宋国开战,每天跑来临淄城的难民也不下几百口。开始两天只要是有难民张口,小人一定给他们碗热汤或是熟饼。越往后人越多了,官家又没人管,小人本又小利又薄,实在支撑不起!索性除了看见有快饿死的难民送他们一口汤,其余一概管不起了。”

食客(穿着华丽):“这两国开战,最倒霉的还是我们行商的。商道都让士兵封死了,这还不说,上个月我朋友从南方运过来的几车布匹,价值百金,走在路上被当兵的硬抢过去了,据我朋友说,那些当兵的都比强盗还狠、还贪。抢了货不说,把人也毒打了一顿,差点命都没了。九死一生逃回来的,现在还躺在家里下不了床。……我们听了这个风声,也都不敢出去贩卖了,哎!粮食又贵,自己也没有地种,只能待在家坐吃山空。”

(旁边一桌上一老人,一中年妇女带着一个8岁的小男孩,桌上只有一碗汤,妇女打开小布包拿出干饼掰开往汤里泡饼,三人都瘦的干干巴巴)。

纪捐(冷笑):“吃不上粮食?你们还能坐吃山空!我们天天种地的倒是都快饿死了!”

大家转身看他

食客:“老人家,今年可是收成不好么?”

纪捐:“收成跟往年差不多,就是徭役太重了!我们乡上种的都是相国的封地,地里打下粮,先收去一半地租,县里再扒一层、临淄城里再扒一层,时不时地还有当兵的也来征粮草。这还不到一年时间,就把我们农民攒了几辈子的家底都征空了。……(望着小孩在吃饼)不光徭役,这孩子他爹又被抓去服兵役,现在连个下地干活的劳力也没有了。坐在家里不是饿死就是被官逼死。我们只有跑出去投奔亲戚了。”

纪捐儿媳(流泪,小声):“爹,吃吧!吃完好赶路呢。”

房掌柜:“老人家,不单是为了宽您的心,依我看这孩子他爹去当兵也还是条活路啊!现如今这什么买卖也做不成。(笑对田单)您在这里我才敢说出来,田大人是个真正的大善人,是爱惜百姓的好官。就说我这个小摊子,一天也就是百十钱的买卖,光税金倒要交出去几十钱。还得担待着军爷官爷路过吃饭,从不给钱。不瞒众位,我打算着要是再这样下去,也赔不起这买卖了。还是回老家即墨城了。”

房掌柜老婆(紧张的拉了方掌柜一把小声):“快干你的活去吧!不要命了么?还没喝酒就说醉话了。前几天在檀衢大道上被杀头的狐咺,不就是抱怨了几句大王的话?被人抓走第二天就斩了。围着看的人也不下几万。你还敢大白天的乱说话!(尴尬的笑对田单)这老方刚才并不是说大人您!田大人吃东西次次多给我们钱。这条街上的铺子每年得您很多关照处!,并不是那些贪官污吏可比的!”

房掌柜(赶紧笑):“田大人千万别怪!我一时顺嘴,胡说的,没有指您的意思!”

田单(笑)

(纪捐三口人吃完饭,老人推起独轮小木车,妇人领着孩子挎着小包袱要走,)田单放下手中饼,走上前

田单:“老人家,既然要赶远路,必得盘缠。”(手向衣襟里掏出一包钱币塞到老人手中)“我今日不曾多带,只有这些,权当路费赠与你吧!”

纪捐(赶快推):“使不得、使不得,大人。”

两个人继续推让。

田单:“快收起来吧!大路上争来争去的,让人看见了不知是怎么回事!”

纪捐(擦眼泪):“这怎么使得呢!”

方掌柜的:“老人家,田大人让你拿,你就收起来吧!田大人是我们这里临淄城市掾,头等大善人,真正的敬老怜贫的好人!”

田单:“方掌柜过誉了。老人家不必客气!一点小钱财,不值什么”

纪捐(拉着妇女儿童齐跪下给田单磕头,哭):“田大人这是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了!……我老汉纪捐给您磕头了!您的恩德我们一辈子忘不了,就恐怕这辈子还不上!”

田单(赶紧扶起):“老人家一路上多多保重!”

老人起来推车带妇女孩子出城。田单等人目送。

田并上:“大哥,让我好找!”

田单(笑):“兄弟今日怎么不去宫中当勤?”

田并:“大王这几日染病不出早朝,故我可以歇几日。一早到家中找你,想跟你到市上逛逛。大嫂说今日是赶山会的日子,集市上忙,你怕事情多,所以早出门了。饭都没在家中吃。原来自己跑出来吃好的。”

田单(笑):“哈哈,正是”

方掌柜:“自从田大人管市场,欺行霸市的没有了,以前的乱象也没有了。这市场兴旺了很多。”

(田单跟田并告辞老板继续往前走。弟兄两一边走,田单一边跟街上的熟人打招呼。)

田并(小声):“大哥,你可知道近日宫中发生了一件奇事!”

田单:“嗯?什么事?”

田并(小心看着周围小声):“接连两日,在内宫门口,一到夜间三更,就听见有人啼哭,哭声甚悲。人近前查看,哭声就止住了。但宫中不见一人,为这事已经接连杀了几个巡夜的太监。大王受了惊吓,所以染病。”

田单(惊讶):“奥?竟有此事?”

田并:“大哥,这是我们大齐不祥之兆么?”

田单:“贤弟,不可乱讲!我从来不信鬼怪神力之事!若详查起来,一定是有人作祟。……这几日还流传在西城外博昌村下了一场血雨……这些事不是偶然,定是有人图谋不轨或别有用心。但我猜测不出是什么人做的,做这些事到底意欲何为……”

田并:“大哥,不是弟抱怨,大王也该警觉了!现在齐国朝中官员非亲不用,非钱财不得提升。大王用人不论才能,只凭自己爱好,现我大齐内政外政竟然全由苏代专权。像大哥你有经天纬地的才能,却只能屈居这小小市掾之职。我现在虽居宫中侍卫,实在不想保这种昏王。”

田单(警觉看周围,点头对一个人打招呼,对田并):“贤弟!人多口杂,不可乱讲!(停了一下)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为今之策自己先修身、齐家,尽自己的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只要肯努力,任何难事都会解决。那句话不是否极泰来么?无论何时,……天道还公!”(声音低沉,但威严)

镜头拉上天空晴转阴接7

7,

景时:燕国训练营地,日/外

人物:乐毅、燕国士兵

秋风瑟瑟,天空阴暗。

乐毅:“天道还公!……”(镜头由天到地,全景,乐毅训话列队的战车和士兵)“齐国侵略我们家园、烧杀我们兄弟、侮辱我们妻女、抢夺我们财宝、擅杀我们将军张魁!此仇当如何?”

燕军怒气直冲云霄,全军喊(整齐):“此仇必报、此仇必报、……”

8,

景时:燕军军营,日/外

人物:燕昭王、乐毅

燕昭王和乐毅走在军营里

燕昭王:“贤卿,刚才寡人看了你练兵阵法,甚是欣慰。寡人没有看错人!……我们何时可以进兵?”

乐毅:“大王,现在将士人人奋不顾身,已经不畏生死。正是可用只时。但是若要伐齐,尚需联合其他诸侯共同出兵,才能成功。”

(燕昭王点头默认)

乐毅:“大王, 臣还有所顾虑,要禀明大王。”

燕昭王:“爱卿请讲!”

乐毅:“大王可知三人成虎之事?”

燕昭王:“寡人不知。”

乐毅:“大王如若听人说城内集市上有只老虎在伤人,信否?”

燕昭王(笑):“老虎怎会到集市上?寡人不信。”

乐毅:“若又有人报与大王集市上真有老虎伤人,大王信否?”

燕昭王:“那……寡人会犹豫。”

乐毅:“若再有人报大王集市有虎伤人,大王还不信么?”

燕昭王(沉思):“既然众人都说有了,想来是真有虎伤人。”

乐毅:“大王,臣若带兵伐齐,必重兵深入险地,时日一长,难免有人会在大王面前议论。”(燕昭王点头)。

乐毅:“若一人诋毁乐毅,大王可能不信,若大臣们皆议论乐毅,大王难免不有所疑虑。到时,前有敌兵,后无国家支持,乐毅危矣!”

燕昭王(恍然大悟双手扶住乐毅):“爱卿放心,寡人在此立誓,寡人绝不做三人成虎之事!”

一个士兵拿着一封书信,(形容神秘)送给燕昭王。燕昭王打开书信看。边看边高兴。看完双手扶住乐毅

燕昭王:“哈哈哈!贤卿,天助我也!天助我燕国啊!”

乐毅不解的看着燕昭王……镜头天上阴云,背景昭王笑声。

9,

景时:场景1,日/外

人物:触子、陈举、田单、田并

临淄城郊外兵营门口。田单三人坐着马车路过兵营,军营门口上将军触子穿着铠甲接过小兵手里的缰绳正要上马出营

陈举(高声):“大将军这么匆忙,要去何处啊?”

触子抬头看是陈举,几人下马行礼

触子:“既然是陈大人,我也不必隐瞒。哎!刚接大王天使相传,召我马上入宫。”

陈举(疑惑):“可是有战事?”

触子(眼光扫了一下三人):“燕国来犯!”

陈举、田并(齐看田单,同时):“啊!?”

田单(冷静):“请问将军,只有燕国么?”

触子:“秦魏韩赵燕五国联军。”

田单:“请问何人为将?”

触子:“乐毅!……”

镜头转乐毅

10,

景时:燕军营地,日、外/内

人物:乐毅、乐勇、众将领

乐毅身后环绕着十几名将军,再往后几排战车和士兵掺杂列队整齐。

乐勇:“报元帅,五国人马集结完毕。”

韩赵魏楚四国大将分别上前和乐毅行礼。……场景转入大营帐内。乐毅坐在大帐正坐,右手处依次四国大将,左手处燕国剧辛、乐暢等将军。

乐毅(起身):“众位将军远来辛苦!”

众将起身:“元帅辛苦!”

乐毅(手托帅印):“此次我们五国联军为天下大义而伐齐,正是以有道伐无道。……此乃联军帅印。我即为总帅,当明三军军令。在此我约法三章!……自即日起,凡我联军将士,令必行禁必止,此一!凡我联军将士,不得奸淫掳掠,此二!凡我联军将士,不得烧杀抢夺,此三!凡有违令者,(环视四周)斩!”

众将军(行礼):“愿尊将领!”

11,

景时:齐国村庄内日/外

人物:齐国百姓、齐国军官、齐国士兵

哭喊声此起彼伏。(表现齐国内部很混乱的景象)齐国村庄内,士兵在强行拉走百姓家的牛羊马匹。

齐国百姓哭:“军爷,求你留下我们的牛吧!”

齐国军官(走来,怒吼):“快走开!我们这是去卖命打仗了,保你等百姓的性命,你们连头牛也不舍的。”

齐国百姓哭:“军爷!东西你们都抢去了,不等别人来杀,我们百姓先饿死了。”

军官(生气):“大胆,我们都是奉了相国之命,你们这些刁民胆敢抗命不遵么?”

百姓:“我们的命都没了,还有什么尊不尊的!”

军官:“把这些刁民先打一顿,再抓起来。”

众军兵上前狠揍百姓。

12,

景时:官道,日/外

人物:乐毅、剧辛

行军路上,乐毅骑马与剧辛并行走在军队前面,

剧辛:“以元帅度之,齐国当派何人抵抗我军?”

乐毅:“齐国最能打仗的只剩触子、达子二将。我预计他们必定在济水列阵迎击我联军。”

剧辛:“将军可有破敌之策?”

乐毅:“二将虽勇,但各有弱点,触子勇有余而智不足,好冲动。达子有谋略,只是过于贪婪。我使大军列战车阵,再用奇兵绕道其身后,前后夹击,攻其不备,必可大获全胜!”

剧辛:“济水有天险,各条道路都已被齐军扼守,我军奇兵从何处绕到他们身后呢?”

乐毅(贴近小声):“将军,我已经派乐暢带领人马绕过青山小路,十日内赶到济水以东。”

剧辛(大惊):“将军真是孙武再生!虽未到过齐国,竟然对齐国人文地理如此熟悉?”

乐毅(笑):“为将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如此,齐国毕竟人才济济,我们不可大意!”(说完后,若有所思。)

剧辛:“元帅,还有什么忧虑么?”

乐毅(笑):“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我没有想明白。”

剧辛:“何事?”

乐毅:“在我出征前,……(镜头转:燕昭王交给乐毅一张标明齐国军事部署、进兵线路详尽的齐国地图,并且燕昭王将齐国大将的详细信息介绍给乐毅)想来大王真是高深莫测,竟然对齐国了如指掌,看来这么多年大王对齐国下足了功夫。”

 

13,

景时:齐国王宫大殿,日/内

人物:苏代、齐愍王

苏代:“大王,臣以为虽然触子将军率大军20万列阵济水,但非必胜之计。”

齐愍王:“相国请直言!”

苏代:“大王,臣唯恐将士惜命,不肯死战。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臣以为大王可派使者对触子下一道命令,此战若败,斩触子全族,掘其祖宗坟墓!这样……触子将军能不死战么?”

齐愍王(瞪着大眼看着苏代,以为要发怒,而后哈哈大笑):“寡人竟不知,相国非但能治国,还能治军!”

14,

景时:济水以东,齐军大营(全剧第一次高潮)日/内

人物:谭锡、触子、传令兵

济水以东,齐军大营内。触子气的一掌拍断桌子一角,手里拿着圣旨。

触子:“我舍生忘死保家卫国,大王竟然如此待我等!”

谭锡:“上将军息怒!想必大王又是听信谗言。”

传令兵:“上将军!燕国来下战书,约与我军明日列阵交战。”

触子:“传我军令,今日全军饱食,每人酒一碗、肉半斤。明日与燕军济水决战!”

15,

景时:济西战场,日/外

人物:触子、谭锡、乐毅 、乐勇、乐暢、两国军队

天刚蒙蒙亮,齐国一早就到达战场,列阵等待燕军。(镜头表现时间)一直等到中午烈日当头,燕军才出现。这时,齐军士气慢慢低落。(战鼓、军号、士兵整齐的前进步伐、音乐起)齐军列方形阵,盾牌长戈相互配合,慢慢往前推移。燕军方形阵慢慢往前推移,两军快接近时,突然燕军方形阵两边让开,战车冲出。(战车阵法,两匹马拉战车,一名驾车手。车上三名军士,中间神箭手射杀,边上一人驰大盾防护,另一边一人持长戈刺杀。冲进齐国方形阵破阵。)齐军没有准备,节节败退,谭锡献计策使用步兵三人一组,每人持戈,背靠背矮身,半蹲呈圆形,用长戈砍刺马腿,破战车阵。触子马上命令将军谭锡用此法出击,大破战车阵。(里面有谭锡个人英雄主义,个人武艺超群)这时齐军趁势全军出击。燕军乐毅改变阵法,用战车配合士兵。全军出击。这时两军战车、马军、步兵混战在一起,两边将军也亲自上阵。触子、谭锡、乐勇、乐毅武功都极高。两边主将下令坚持到最后一刻就能胜利,并且用上了自己的后备军队。乐毅下令,坚持到最后一刻,等待援军。也用上了自己的后备军队。齐国越战越勇,就在燕军抵挡不住的时候,乐暢带领战车和士兵,从齐军侧后方冲杀进来。乐暢勇不可当。齐军大败。

触子(看着身边为保护自己战死的将士,对谭锡悲伤地):“我轻视乐毅了……谭锡听令!我保护你杀出,你去临淄找陈举大人,有一人与陈举是王世宗亲的,名田单。此人曾嘱咐我一定小心乐毅用兵,可是我没有认真听他的话。以致有此大败!”

谭锡:“上将军,我与将军同杀敌!”

触子(大怒)“听我讲完!田单当日嘱咐我,若燕军有奇兵偷袭,定是我国内有内奸,私泄边境地图。可是我没有在意。如今看来,田单胜我许多,可为帅才。你回国后找到陈举大人,将今日所战之事说与他听!”

谭锡“上将军,我保将军杀出!我们一同回去!”

触子(悲伤)“我自为将以来,战必胜、攻必克,从未有此大失。我已无面目再见大王。”

谭锡(哽咽)“上将军!”

触子:“你若视我为上将军,完成我交代的事情,我死即瞑目了!”

说完,提枪上马。

触子(望着谭锡威严地)“还不走,要待何时!”

谭锡(难忍悲咽):“诺”

谭锡上马冲出阵营(触子亲自驾战车给谭锡开路,勇不可当,谭锡领十名军士骑马跟在触子后面)谭锡冲出战场,往齐国方向跑去,回头洒泪望向触子,触子正在驾车奋力击杀燕军。……

16,

景时:齐国陈举府,夜/内

人物:陈举、鬼方刺客、田单、田并

(字幕:齐国陈府)陈举正在奋笔疾书写奏章。突然窗外闯进来几个蒙面刺客。举剑便刺向陈举。陈举本能举起竹简阻挡,竹简被劈成两段。刺客举剑再刺,马上要刺中陈举的时候,门外田并飞身拿剑拨开刺客来剑。田单紧接其后徒手对抗其余刺客。田单、田并奋力击杀刺客,并活捉一名。结果活捉到的咬舌自尽了。田单解开死者面具,拉开衣服查看,并从一个刺客衣服内翻出一块写着“苏”的家牌。陈举惊魂未定,

陈举(坐在地上一角落):“幸亏两位贤弟?”

田并(抢):“今天晚上有几位大人遇刺,大哥一听说,马上带我到你这里来。果然来的好,险些迟了。”

陈举:“谁这么大胆,竟敢刺杀朝中大臣?”

田单(伸手拿着写着“苏”的家牌): “这些刺客武功不低,但不像我们华夏人,他们臂上有纹身,我看像是鬼方遗民。”

陈举:“燕易王时曾收鬼方遗民作死士,这些人难道是燕国派来的?‘苏’又是何人的家牌?……(田并同陈举一同突然大惊)难道跟相国有关系?”

田单:“不可声张!此事关系太大了,今晚我扮作随从,同大人到相国府走一趟吧!”

17,

景时:相国府,夜/内

人物:苏代、陈举、田单、相府管家、相府家丁

苏代手缠绷带出门迎接。

陈举:“陈举拜见相国大人!”

苏代:“陈大人,真是贵客!”

旁边鹦鹉:“陈大人、真是贵客……”

大家听见了都笑。

陈举:“相国怎么受伤了?”

苏代:“我看陈大人安好,就放心了!今晚上有刺客前来刺杀,幸亏我身边有几个武功高强的门客,刺客才没有得逞。”

陈举:“相国,陈举也险遭毒手。所以一来问大人安,二是特来禀报相国的。”

苏代(生气):“我刚已派人增加了宫中侍卫,并全城搜查刺客。大人受惊了!还好我们没有大碍……依大人看什么人所为?”

陈举:“我看定然是外邦诸侯所为,看见相国大人无事,陈举也就放心了。先告辞了!相国保重!”

苏代:“明日一早,我们同报大王,一定要严查此事!”

陈举:“好,相国告辞!”

苏代送出门口。

18,

景时:马车里,夜/外

人物:陈举、田单

陈举:“贤弟,你说他的伤是真是假?”

田单:“不能断定,但是刺客一定跟相府有关”

田单(若有所思):“家牌的确出自相国府。我看见他们的门客、管家牌子确实是一样的。”

两人闲谈中已经回到陈府。

19,

景时:陈举府,夜/内

人物:仆人、陈举、田单、田并、谭锡

仆人:“大人,家里来客,已恭候多时”

陈举田单走进大厅,看见田并正在看着谭锡吃饭。

谭锡(单膝跪地行礼):“陈大人!”(声音哽咽)。

陈举(赶快扶起):“谭将军!你从何而来?(看见谭锡蓬头垢面,大惊)大军怎么了?……”

谭锡:“上将军让我给大人带信回来!”

说完看了看周围的人。

陈举:“将军但说无妨,这位是族弟田单、这位你已经见过了,是田单之弟田并。”

谭锡(听到是田单,对着田单行了一个礼):“久闻大名”,

把战场上的事情讲给大家听。

陈举(惊疑):“触子上将军为何不回来重整兵马?”

谭锡(愤恨):“其实上将军是被大王所逼!”

陈举:“怎么是被大王所逼?”

谭锡:“我们与燕军对阵前,大王派人送来急令……如若与燕军所战不利,上将军将被诸族、掘祖坟!上将军不忍受辱,所以宁肯战死疆场。”

三人听了大怒,咬牙切齿:“昏王、真是昏王。”

谭锡(对田单):“田兄,触子将军说你有才智,让我务必找到你!此大齐生死攸关之时,万万不可袖手旁观!”

田单:“将军,这是自然,你我都是齐人,况我等还是齐国宗室。……依将军刚才说来,齐国必是有内奸了,并且必定是朝堂之臣身居高位。”

陈举(生气):“苏代无疑了!枉大王对他如此信任。我当连夜禀明大王,来个先发制人。”

田单:“大人,不可!我们现在没有证据,只是凭借一块家牌,猜测而已。况且苏代善辩,万一他反咬一口,告你个诬陷大臣之罪。”

陈举:“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大军已败,我大齐危在旦夕,为今之计只有先锄奸安内,而后才能攘外。”

田单:“大人,从长计议!待我们找到证据,到时候你再禀明大王!”

陈举:“贤弟,我大齐现在已如叠卵,如若我再不揭发,为时已晚。我陈举虽无才德,但宁舍此身躯以报祖宗!……贤弟,我曾跟韩泯大人说起你的才能。如果我此去不回来,你有事可以找韩大人!”

田单(大惊):“大人何故出此不吉言语?”

陈举(笑):“我深知大王性格,喜奉承,不喜直言,我此去吉凶未知!但我即为社稷大臣,在此国家危亡之时,不可不挺身而出!”

田并:“大人,何故如此?为此昏王不值得。”

陈举:“贤弟,我并不是为昏王,而是为了社稷、百姓!(又对谭锡说)将军,既然触子上将军对你交代过,我想你不要去面见大王了。我将战败之事禀明,你存有用之躯,在战场上杀敌报国!”

三人对陈举:“大人!……”

陈举(凌然):“诸位请勿再言!时间不多,不可耽搁!我此时就进宫。”

田并上去拉住,要再劝说。

田单:“贤弟,我知道大人脾气。既然如此,我们就再去暗查相国府,大人劝说大王不可太直,等我等找到证据必定保大人无事!大人保重!”

20,

景时:陈举府灵堂, 春日、外

人物:韩泯、田单、苏代、众大臣、鬼方武士、齐国士兵

灵堂前供着陈举的灵位摆放着棺材。灵堂里和院子外站了很多人,有大臣、齐国宗亲。一个门人报到苏相国、韩大人前来吊唁。苏代、韩泯上灵前哭着行礼毕,与旁边的大臣们问好。

田单:“拜见相国大人、韩大人!”

韩泯:“相国大人,此人是陈举宗室,名叫田单。陈大人的一应丧礼之事都是他承办的。”

苏代(看着田单点头):“有劳、有劳!”

田单(行礼):“相国大人、各位大人,田单有几句话是陈大人临终遗言,我想趁着朝中大臣都在,讲出来,以全陈大人之名之志!”

韩泯:“田单,今天朝中大臣都在,你但讲无妨。有什么事我们都会做主!”

田单:“谢众位大人!陈大人得知我军在济水战败,为我大齐、为百姓,不惜冒死劝谏大王。以至于身死。今日小人也欲效仿陈大人,在国家危难之时,以死报国!”

苏代:“田单,有什么话一定要想好再说!对大王、对大齐不利的事情你可不能胡言乱语啊。陈大人当日非但未劝服大王,反招致祸害。我再三劝说大王,都没能挽回陈大人的性命(难过之状)!”

田单:“多谢相国提醒!……各位大人,当日济水之战,就在我军即将战胜燕军之时,从我军身后出现一支燕国军队,导致我军全无防备,以至溃败。这件事情不可怪罪上将军触子,因为他不知道……我齐国早有人把军事布防图送给燕国,否则燕军是绝对不会绕过天险、避过防御跑到我大军身后进行突袭的。”

苏代(生气):“田单,不要信口雌黄”

韩泯:“唉,相国大人,何必生气呢?管他对不对,我们听一下又何妨?田单,你接着说!”

田单:“不但如此,这个泄密之人早已潜伏在我齐国,用各种手段制造谣言,惑乱军队和百姓,……各位大人,可知现在齐国百姓传言博昌之地天降血雨?齐国宫门无人而哭,种种异事?”

苏代:“田单大胆,不得胡说。”

韩泯(拦住):“相国大人,听他讲完么”

田单:“其实田单一直不信鬼怪作祟之说。这些事情,全部都是有人别有用心而为之!”

大臣(交头接耳):“啊?竟有此事?”

田单:“并且田单已经查明是怎么回事!”(镜头切博昌之地夜间下了一场雨,鬼方武士趁晚上无人的时候,跑到村里在路上墙上洒下了染坊染布的红色水。田单曾经亲自去现场看过,如果是天降血雨,应该屋顶的水都是血色,但是屋顶并无血色,村里只有墙面和地面是红色。并且第二天这件事竟然全城都知道了,因为有人故意散播的信息。)

田单:“山海经上记载有五彩红嘴鸟,名鹦鹉,能学人言。”(镜头切齐国王宫内到了晚上没人时候,鬼方武士把鹦鹉放飞到宫门内,鹦鹉学人哭泣声。)

众大臣:“啊?竟有此事?”

田单:“田单未见之前,以为是书上枉谈,谁知前几日在相府竟然亲自看见了!”

苏代:“田单,大胆,你是说这些事都是本相制造出来的?只凭我相府里有鹦鹉你就能捏造这些事情么?”

田单:“相国大人,鹦鹉必须有人训练,才能学习到人的声音,如果没有人刻意教导,它们并不能模仿人哭的声音。大人的鹦鹉能不能学人哭,一试便知。”

田单:“还有一事,自从燕国出兵,接连有几位大臣遭到刺客刺杀。陈大人在劝谏大王的当晚,也遭到刺客袭击,幸好田单及时赶到制止了。”

一大臣:“田单,难道这事也是相国所为?”

田单:“当晚我从一名已死的刺客身上搜出相国府的家牌,还有,行刺之人全部是鬼方武士,这些人我想应该全部养在相国府吧?当晚,相国大人为了摆脱嫌疑,也将自己的手臂弄伤。大人我说的可对么?”

苏代:“田单,这些全部是你一派胡言,我的府里没有什么鬼方武士。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理,我可以带你同到大王面前说清楚。”

上来一个士兵过来轻声禀报田单事情。

田单(笑):“大人,不必了,刚才你来的时候,韩大人已经派人到了相府搜查,刚才士兵禀报鬼方武士已经被剿灭了”

苏代(心里紧张,面上没事):“你们……竟然敢私闯相府?”

田单:“武士,带上来!”

上来两名武士抬上来三具鬼方死者的尸体。田单上前撕开一个人的胸前,有纹身。

田单:“众位大人请看,鬼方人从小就纹身,这些就是相府里的鬼方武士。”

大臣都惊讶起来。

苏代(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田单,无名小卒、我今日竟然载在你手上!可笑,可笑啊!只是可惜啊可惜”

韩泯(笑):“苏相国,可惜什么?”

苏代:“可惜太晚了!我始终是不负燕王之托。纵然我苏代身死,齐国也已经无力回天。哈哈哈”

大臣们(痛哭大叫):“杀了他、将他车裂、诸他宗族”

韩泯:“武士、拿下!”

两名武士过来绑苏代,突然两只箭射死武士,鬼方武士从四面墙上跳下来,迅速围成一个圈将苏代保护起来。

苏代(惊讶):“你们不是?……地上的人又是谁?”

鬼方武士:“大人,小人发现有人抬来前几天死的几个兄弟的尸首,在相府鬼鬼祟祟的,我一直跟踪他们到这里,发现你有危险,我们就赶过来了。”

苏代(明白是中了田单设计的计谋,恶狠狠):“田单……好好!我竟然中了你的计!”

田单:“苏代,你霍乱我大齐,杀害忠臣、欺压百姓。齐国人人恨不得食你肉,饮你血。陈大人在天有灵,保佑我们铲除奸恶!今日就拿你人头祭拜陈大人!”

鬼方武士:“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大人出城!”

不等说完,鬼方武士一路杀出墙外,架上马车保护苏代往城外跑。鬼方人勇不可当,路上的士兵被纷纷杀退。

21,

景时:临淄城门,日/外

人物:韩泯、田并、田单、众大臣、苏代、鬼方武士

鬼方武士将近跑到城门,两边城楼田并带领埋伏的弩箭手万箭齐发,将苏代、鬼方武士全部射死……。镜头给苏代被射死的特写。

韩泯:“田单,你不负陈举之托,为齐国立下了大功,我当禀明大王重用你!”

田单(作揖):“谢韩大人!田单有一事想禀报。”

韩泯:“请讲!”

田单:“大人,我不是朝堂之臣,不应该擅自议论国事,但现在国家存亡危机之时,田单不可不禀明!……五国联军济水一战,让我齐国大伤元气,现在如果我们集结五都之兵再沿济水列阵对抗燕军,那么齐国危矣!”

韩泯(惊):“这是为何?难道不去迎敌么?”

田单:“我认为,五国联军里面只有燕国对我们齐国有深仇大恨,其余国家派兵来犯,无非是有利益驱使,抢夺了财宝,侵占了土地,他们就会陆续撤兵。到时只剩燕国孤军奋战。乐毅也必然知道此中利害关系。所以我猜测,乐毅定然分兵,他会亲自带兵直捣临淄城。”

韩泯:“济西离临淄相隔甚远,并且沿路有城池,有军马,乐毅敢冒如此风险么?”

田单:“济西一战,乐毅用兵极其诡厄,使奇兵突袭我军后方,导致触子上将军之败。并且乐毅手中有齐国布防地图,实在是我们心腹大患!……希望我担心是多余的!”

韩泯:“奥?”

田单:“我怕齐国境内七十五个城池不保……”

韩泯:“啊……照你这么说齐国恐将不保?那当如何?”

田单:“应该集结兵马守卫临淄城。若守住临淄,就能让五国联军退兵。……田单还有一事请求大人!”

韩泯:“快快请讲!”

田单:“田单求大人千万不要在大王面前提起绞杀苏代之事有田单参与!否则田单性命不保!”

韩泯(大惊):“这又是为何?”

田单:“大王为人,好大喜功,生性多疑。大王本来就以错信苏代之事感到羞愧,田单乃无名之人,大王要是听说苏代死于无名之人手里,更加恼羞成怒。到时,田单性命不保!”

韩泯:“先生真高见!我也素来知道大王性格。好!此事我答应你!但我也有一事相求于先生!”

田单:“田单不敢!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行!”

韩泯行礼,田单也赶快行礼

田单:“田单不敢受大人之礼!”

韩泯:“今日所见先生之德才,真令韩泯肃然起敬!值此国家危急之时,先生不可空负大才,应当报效国家!”

田单:“大人放心,田单既然生为齐人,死亦为齐鬼。大人旦夕有吩咐,田单当为国家不惜性命誓死守卫!”

22,

景时:燕军大营,夏日/外

人物:剧辛、乐毅

剧辛:“难怪大王对齐国了如指掌,一国之相都是大王安排的,他们岂有不败之理?”

乐毅:“大王用人高深莫测!令人折服!可惜苏代身死,要不然回国后一定受大王恩遇!……先不论这些,将军,你看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进兵?”

剧辛:“依我之见,稳扎稳打,依次攻占各个城池,这样后方有国家保障,前面也就无所顾虑。”

乐毅:“我料定秦魏韩赵四国与我貌合心离,各有所求,时间久了,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会撤兵。到时候只剩下我们燕国就危险了”

剧辛:“恩,他们势必如此!”

乐毅:“依我之见,此时分兵,以四国之力拖住齐军,我亲自率军攻打临淄”

剧辛:“啊!这可是险招,济西离临淄相距甚远,中途多有城池,万一不成功,大军将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元帅三思!”

乐毅:“非也!齐王这几年横征暴敛,齐国百姓怨声载道。我大军现在正势如破竹,趁此军民离心之时正可攻占齐都。一旦耽搁日久,齐国军民团结一心,……那我大军到时才真的是陷入险境了。出兵前我已从地图上选出一条路,我想明日就带领大军沿此路进兵,每名军士只带半月粮草。大军十日内必定到达临淄城。临淄城必然没有防备。”

剧辛:“元帅高论!剧辛佩服”

23,

景时:燕国易水黄金台,早晨/外

人物:燕昭王、苏代、鬼方武士

燕昭王背着手向着东方日出,镜头从昭王身后缓缓转到侧面脸上。脸上有两行泪水。昭王回想跟苏代的对话。镜头燕昭王、苏代、百名鬼方武士(是镜头4里面燕昭王身后的神秘武士)

苏代:“大王,臣此去齐国一定会遭人诋毁,若臣在齐国地位显赫,那么大家会嫉妒臣。若臣在齐国地位卑贱,那么大家又会轻视臣。若臣被重用了,大家会对臣产生怀疑,如若燕国与齐国不和,大家又会归罪于臣。再如若齐国太过强大,大家又会认为臣是真心辅佐齐国。到时候臣将危如叠卵!但臣任何事都不害怕,就只怕大王对臣失去信任!”

昭王:“爱卿放心,寡人指易水为誓!你到了齐国做任何事,寡人不为所动!你可以把家人接到齐国,也可以随便说燕国和寡人的坏话,还可以出卖燕国的信息。甚至可以怂恿齐国攻打我们燕国。……只要能保证你自己的安全!(握住苏代的手,动情地说)爱卿置身险境,万事当心!……这100名鬼方武士,是寡人的亲军,从现在开始他们只听命于你!爱卿,寡人在燕国等你回来!”

苏代(哽咽):“苏代决不负大王所托!”

镜头回到现实

燕昭王(拿着一樽酒缓缓倒在地上,流泪):“苏爱卿!寡人不想……当年一别,竟为永别!”火牛阵剧本

第一场:昭王用间、济西之战、田单锄奸 共23场

(屏幕全黑)伴随三声铿锵有力的音乐依次跳出<火牛阵>三个小篆字来.背景音乐群牛奔腾,由远及近.屏幕上突然一头青牛用角顶破黑幕冲出来(音乐停,音量最大播放牛奔跑声音).

1,

景时:春天田野;日/外

人物:牧童、齐国士兵

背景:明媚和煦,田埂和麦苗交相呼应,杨柳吐绿,数处老农挥锄或坐歇.远处大路旁有兵营的营寨。

屏幕中青牛由于惊慌,跑到田里踩踏绿苗.牛身后一个扎着两个小鬏的小牧童手里拿着柳条一边挥舞一边着急地喊“住,住”(字幕:公元前284年齐国都临淄城郊).

小牧童追上青牛,双手抓住牛角边往田埂外面拉拽边慌张的往兵营方向撒望.远处七八个巡逻军士往这边快步走来。

2,

景时:田间小路;日/外

人物:牧童、齐国士兵甲、齐国士兵乙、田单、陈举、田并

小牧童将牛牵上小路,军士快步奔到牛跟前.军士甲上去揪住小孩耳朵

齐国士兵甲:“小杂种,瞎了你狗眼,看着牛往军田里跑?……去,把你爹娘找来”

牧童(恐慌)哭说:“大……大爷!牛刚……刚才惊了火了,我没拉住它就跑……跑到地里了.求大爷……大爷饶命吧!”

军士甲作要打人状,小孩跪地哭,磕头求饶。

军士乙上前拉牛

齐国士兵乙:“跟他费什么话,把牛牵走。”

众士兵上前打牛,牛又受到惊吓,左右冲顶,一群士兵无人敢靠前。

田单、陈举、田并身后跟着3个小童挑着食盒牵马车快步走到跟前。

陈举:“住手!”

齐国士兵甲回头怒气冲冲刚要发作,抬头看见是田单陈举,赶快满脸堆笑拱手作揖

齐国士兵甲:“陈大人、小人是触子将军帐下巡逻军士,今日才在营外巡查,看见这头疯牛跑到军田里踩踏,故赶过来驱赶。不知大人要去何处?”

陈举:“天气晴朗,我们去淄水踏春。正好路过看你们在为难这孩子……就有些踩踏青苗,也没必要过分难为他(伸手指小孩)放他走吧!”

齐国士兵甲(低头抱拳):“既然大人发话,岂敢不从。”(转向牧童):“快走吧!”

牧童转向田单等人磕头。

牧童:“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田单(微笑望着牧童):“以后不可贪玩,再让牛跑进田里了。”

牧童(继续磕头)“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众士兵(抱拳低头对陈举等):“恭送大人”

小孩牵牛绳走(大路上一匹快马飞驰向军营)。

3,

景时:淄水河边;日/外

人物:田单、田并、陈举

远景:田单、陈举、田并三人围坐在一棵树下,食盒放在大树旁边,几个小童在河旁边摸鱼、戏水。换近景地上一壶酒,一盘大骨肉、一盘烤鹿肉、一盘炒鲜笋、一盘鱼、两盘鲜水果。拉回全景,田单举杯独饮。

田并(笑着):“今日游沂水,如此好景致,怎么见二位兄长有心事?”

陈举(缓缓举起酒杯,眼望着田并):“贤弟,刚才来的路上,我们眼见军士横行,百姓民不聊生。自大王即位后。南攻楚国、中破宋国、西面又与强秦为敌。如今各诸侯虎视天下,大王不思安邦,只是好大喜功听信谗言。你我三人都是王室宗亲,想到我齐国如今已是外强中干,不由不担心啊(将酒一饮而尽)。”

田单(看着淄水河,自言自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看不见的危险更可怕……我更担心的是燕国……”

镜头拉近河面,顺河流急速下,接4。

4,

景时:燕国易水河边黄金台;秋日/外

人物:燕昭王、乐毅

镜头缓,由河面到河岸,镜头提升全景展示黄金台宫殿(迎宾号响),镜头缓降到黄金台下。(字幕:公园前287年易水河畔黄金台)燕昭王着朝服,面带微笑站直身体望着门外。身后10名黑甲黑面罩神秘军士整齐站着。一排太监低头手捧托盘(托盘里面黄金、珍珠、玉器)两边护卫手持长戟长矛立在台阶下。

乐毅(弓腰作揖):“乐毅拜见大王!”

燕昭王(笑):“先生快快免礼!(双手扶住)寡人久闻先生乃魏国贤人,渴慕已久!此次来我燕国必有教导啊,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双手作揖)”

乐毅(再双手行礼):“毅乃是魏国之粗鄙无知之人,在魏时一无所成。但大王不吝下问……岂敢不有所答?”

燕昭王高兴

乐毅(低头恭敬状):“毅年少时,家父教授过兵法。”(说完微微抬眼看燕昭王眼色。)

燕昭王(佯装不以为然):“用兵之事劳民伤财,寡人颇不喜欢用兵。”

乐毅(微笑):“我也素来知道大王爱民如子,是真正的仁义慈善之主。……但是当今周天子无能,众诸侯虎视天下。如果大王不思兵,就如同手捧随侯珠、连城璧站在郊外,任由强盗掠夺!”

(燕昭王默点头)

乐毅:“况且……大王难道不思报齐伐燕国之仇么?”(抱拳缓缓躬身)

燕昭王(略一停顿,赶紧附身双手扶住乐毅起来。流泪看着乐毅):“寡人无日不思齐国之恨!求先生千万赐教!(说完对乐毅作揖)。”

乐毅(赶快跪下):“乐毅不敢受大王之礼。”

燕昭王扶起来乐毅

乐毅:“齐乃东方大国,地有四塞之险,带甲之士数十万,岁丰民富,更兼有五都之兵。……大王现今只有对内抚恤百姓,对外假以向齐国俯首称臣,再多送美女、珠宝玩器,使其君臣离心……而后连接韩、魏、赵、楚、秦各诸侯国适时而动。我以为如此修道以养身,大仇指日可报!”

燕昭王大喜,双手扶住乐毅(感动):“听先生一席话,寡人如拨云见日!……寡人欲封先生为亚卿,与寡人同理国政!望先生万勿推辞!时刻教导!(说完又拜)。”

乐毅(感动流泪):“大王如此抬爱,乐毅当誓死以报大王!”(说完又跪。燕昭王扶起,两人对视)。

乐毅瞟了一眼神秘武士(为以后出现暗杀齐国大臣作伏笔)镜头由燕国黄金台转入齐国王宫室外(室外主色调不变,只是齐国王宫更威严,士兵更多)

5,

景时:齐国王宫;日、内

人物:齐愍王、太监、韩泯、苏代、陈举、众大臣

全副铠甲勇士500人分成两个方形阵在大殿门前,大厅气势恢宏,镜头高从大门开始缓缓前推,略过众文武大臣头顶,一直到齐愍王坐在王位上,身后两名太监执扇。齐愍王身前桌上摞着一叠竹简,桌前一名太监拿着一张布帛。

太监:“燕国献书:臣常感念齐国出兵助燕国平乱之恩,愿大王立千秋霸业,享万世福寿。燕国愿永为大王西方之臣,岁岁进贡,世代享大国庇护!今岁特遣使臣奉献礼品。……”“礼单:燕国美女十人、北方良驹20匹、黄金5000两、白玉十对、碧玉十对、涨海大珠100颗。”

齐愍王:“哈哈哈哈哈,燕昭王对寡人称臣(点头得意状)……众位觉得燕国来使朝见是何意啊?”

韩泯(行礼):“大王!臣以为燕国表面看来是想结好齐国,但其真正用心恐怕不止如此。”

齐愍王:“奥?”

韩泯:“当年我齐国趁燕国内乱时进兵攻打,虽然名为平叛,实为侵略。此事燕国上下对我齐国一直怀恨在心。臣闻燕王励精图治,在易水河边造黄金台招揽贤士。他的用意必然报当年之仇。大王不可不明察!”

齐愍王点头:“恩……”

苏代(对闵王行礼):“大王,臣以为韩大人所言不足为虑!”

齐愍王(笑):“苏相国请讲!”

苏代:“我大齐东面是琅琊、西面有清河,南有泰山之险、北有渤海之固。若论将士……带甲数十万虎狼之师不算,就只临淄城内民户七万户,每家出三名壮丁,就有21万军士之多。更兼有五都之兵可用。那燕国弹丸之地,若有异动,可迅速集结三军出兵济西,一战既可以平复。”

齐愍王含笑默默点头。

大夫陈举(近前行礼):“大王,臣以为刚才韩大人所言极是,虽然现在燕国国力与我大齐不可抗衡,但需有防范之心,并且当年越王勾践仅凭借3000越甲吞并强吴,现在燕国送美女珠宝与大王……”

苏代(连忙打断,生气):“陈大夫,此言大逆不道!那吴王夫差乃是一介昏君,岂能与大王相提并论?想我大王自即位以来,南破楚国,西服强秦,韩魏燕赵俯首称臣,四海之内无不宾服。齐国自太公建都以来已经800年,未曾有过如此盛世。如今只是燕国畏惧我大齐,以后必定还要年年进贡。……(面对齐愍王)我齐国凭借大王之威武指日称霸天下,莫说燕国了,到时候哪个诸侯敢不来朝拜?”

齐愍王高兴,对苏代点头微笑。

陈举(行礼):“大王,请恕臣直言!齐国强大只是表面现象,难道吴国当年不是称霸中原而后被越国乘虚而入么?(镜头给齐愍王,面露不喜之色)诗经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大王既为圣明之主,现在更应该抚恤百姓,行道义于天下。”

苏代:“当今周天子名存实亡,各诸侯虎视眈眈,陈大夫竟然还在讲行道义于天下?……哈哈哈,道义只能被兵马践踏。国家只用强弓硬弩才有强权,开疆扩土才有立足之地。还有,陈大夫数次拿夫差昏王与大王相提并论,(转身面向闵王)大王,请治陈举不敬之罪!”

陈举(气红了脸):“苏相国……你……”

齐愍王(看大家要吵起来):“好了,众位都是为了国家之事,各抒己见而已。(盯着陈举)陈大夫,寡人真如夫差一样是昏王么?”

陈举(赶快跪下):“臣一时情急,臣不敢!”

齐愍王:“嗯……不看你是齐氏宗亲,定不轻饶!”

陈举(跪地):“谢大王!”

齐愍王:“寡人今天累了,都退下吧!相国暂且留下!”

众大臣:“诺!”(徐徐退出)。

齐愍王:“相国刚才所言寡人深以为然,想如今诸侯各自为王,道义已经无用了。陈举之类真是迂腐。深误寡人!……刚才相国所言开疆扩土定有深意,望相国直言以告寡人!”

苏代(近前,施礼):“大王,臣以为我大齐刚刚战胜强秦,此时秦国必不敢正视我东方,应该趁此时出兵攻打宋国!”

齐愍王:“奥?伐宋?”

苏代:“大王若能灭宋,南可以进军荆楚、西可以威慑韩魏。宋地沃野千里,富产粮草。得到宋国不但可以扩大齐国版图,又可以给我齐国将士补充后勤。”

齐愍王:“话虽如此,然伐宋尚有不妥啊。宋虽弱,毕竟是一个国家,岂有随便伐他国之理?况且我大齐刚刚战胜秦国,将士百姓正需要休养生息,哪能再妄动干戈?”

苏代笑:“大王,当今天下,各诸侯已经不行道义,弱国更无外交可言。宋王偃为人暴虐骄纵,若要伐宋,随便找一个理由,或称其不给周天子进贡、或称其宋王偃对内暴虐凶残,我即可出兵。臣还以为,我齐国将士刚战胜秦国,正是得胜之师,趁此士气,一战即可成功。”

齐愍王(点头):“嗯嗯、相国所言极是……但是伐一国岂是容易之事么?万一不成,空费人力财力。”

苏代 :“宋国地处平原,无险可守,虽然也称一国,不足为虑。臣以为大王派一员上将,率大军数万,再让燕国出兵数万助我伐宋。一年之内必成大功!(抬头看见齐愍王在沉思) 大王欲立伟业不可狐疑!此时伐宋,真千载难逢之机会!若伐宋成功,魏韩楚必定臣服于我大齐。那时大王再挥军直指秦国……秦灭,大王当代周天子称霸!立万世之基业!”

齐愍王(听到当代周天子非常高兴):“哈哈哈哈!(双手扶住苏代)贤卿真寡人之管仲也!若果能如此,寡人当为先生建祠立庙,与先生同享富贵!”

苏代(笑):“大王,若以臣为管仲,臣当辅佐大王成桓公霸业!”

齐愍王哈哈大笑声。

屏幕缓黑,字幕:(公元前286年,齐愍王在苏代的怂恿下,出兵伐宋。逼迫燕赵派出联军,燕国不得已,派遣大将张魁率军两万出征,齐愍王无故杀燕国大将张魁。燕举国震怒。……齐灭宋后,诸侯国震惊,战国建立起来的合纵随之瓦解。各国也将矛头对准齐国。)字幕打到燕举国震怒的时候,屏幕出现齐国士兵攻上宋国城墙(配战争音乐与战士喊杀声音),宋国士兵跪地卸甲投降,军士砍倒宋国大旗。大旗掉落,飘到泥泞的血水中。接6

6,

景时:齐国临淄市集;秋天日、外

人物:田单、方掌柜、纪捐、纪捐儿媳、纪捐孙子、食客、方掌柜老婆、田并、

红色染缸内工人拉起染好的红色布匹晾晒,镜头拉出染坊,出现集市,集市上各种摊主叫卖。路过斗鸡处,两只斗鸡互相扑腾互斗(一群人围着叫“咬、咬、”“好、好”)。杀牛卖肉处,屠夫正在分解牛肉,钩子上挂着牛腿。手工艺人在制作泥小牛,旁边摆着很多成品(牛身上各色花纹,各种颜色)。路上马车交替走过(马车轴两面探出很长的头)田单上,扭头看走过去的马车车轴。转头继续走,到一个露天的小吃摊前住下,小吃摊幌子挂着《朝天锅》三个字。一张大方桌里面镶着一口大锅,锅里煮着牛羊猪骨头,煮的烂熟的各种下货在骨汤内翻滚着。锅台旁边还有五六个小桌子。老板麻利地从锅里挑出一节猪肠,用刀切碎,卷到大饼里面。老板娘用大木头汤舀子倾在放着葱花的碗里一碗汤。端到一个穿着精美的客人桌上。说道“请!”

田单(笑):“方掌柜!生意可好?”

老板(笑):“哎呀,是田大人。想是还没用早饭呢?”

田单(笑):“正是,两张饼。”

方掌柜(赶快擦桌子,伸手拉出长凳):“请请、马上好。”

卷饼上来,田单吃。陆续走过去几个难民,每次经过摊前都驻足停留闻着肉香咽唾沫,有个难民求老板施舍。老板无奈摇头摆手。

田单:“方掌柜,你一向心肠好,这些难民可怜,今日为何不施舍了!”

老板(无奈):“大人不知!自从与宋国开战,每天跑来临淄城的难民也不下几百口。开始两天只要是有难民张口,小人一定给他们碗热汤或是熟饼。越往后人越多了,官家又没人管,小人本又小利又薄,实在支撑不起!索性除了看见有快饿死的难民送他们一口汤,其余一概管不起了。”

食客(穿着华丽):“这两国开战,最倒霉的还是我们行商的。商道都让士兵封死了,这还不说,上个月我朋友从南方运过来的几车布匹,价值百金,走在路上被当兵的硬抢过去了,据我朋友说,那些当兵的都比强盗还狠、还贪。抢了货不说,把人也毒打了一顿,差点命都没了。九死一生逃回来的,现在还躺在家里下不了床。……我们听了这个风声,也都不敢出去贩卖了,哎!粮食又贵,自己也没有地种,只能待在家坐吃山空。”

(旁边一桌上一老人,一中年妇女带着一个8岁的小男孩,桌上只有一碗汤,妇女打开小布包拿出干饼掰开往汤里泡饼,三人都瘦的干干巴巴)。

纪捐(冷笑):“吃不上粮食?你们还能坐吃山空!我们天天种地的倒是都快饿死了!”

大家转身看他

食客:“老人家,今年可是收成不好么?”

纪捐:“收成跟往年差不多,就是徭役太重了!我们乡上种的都是相国的封地,地里打下粮,先收去一半地租,县里再扒一层、临淄城里再扒一层,时不时地还有当兵的也来征粮草。这还不到一年时间,就把我们农民攒了几辈子的家底都征空了。……(望着小孩在吃饼)不光徭役,这孩子他爹又被抓去服兵役,现在连个下地干活的劳力也没有了。坐在家里不是饿死就是被官逼死。我们只有跑出去投奔亲戚了。”

纪捐儿媳(流泪,小声):“爹,吃吧!吃完好赶路呢。”

房掌柜:“老人家,不单是为了宽您的心,依我看这孩子他爹去当兵也还是条活路啊!现如今这什么买卖也做不成。(笑对田单)您在这里我才敢说出来,田大人是个真正的大善人,是爱惜百姓的好官。就说我这个小摊子,一天也就是百十钱的买卖,光税金倒要交出去几十钱。还得担待着军爷官爷路过吃饭,从不给钱。不瞒众位,我打算着要是再这样下去,也赔不起这买卖了。还是回老家即墨城了。”

房掌柜老婆(紧张的拉了方掌柜一把小声):“快干你的活去吧!不要命了么?还没喝酒就说醉话了。前几天在檀衢大道上被杀头的狐咺,不就是抱怨了几句大王的话?被人抓走第二天就斩了。围着看的人也不下几万。你还敢大白天的乱说话!(尴尬的笑对田单)这老方刚才并不是说大人您!田大人吃东西次次多给我们钱。这条街上的铺子每年得您很多关照处!,并不是那些贪官污吏可比的!”

房掌柜(赶紧笑):“田大人千万别怪!我一时顺嘴,胡说的,没有指您的意思!”

田单(笑)

(纪捐三口人吃完饭,老人推起独轮小木车,妇人领着孩子挎着小包袱要走,)田单放下手中饼,走上前

田单:“老人家,既然要赶远路,必得盘缠。”(手向衣襟里掏出一包钱币塞到老人手中)“我今日不曾多带,只有这些,权当路费赠与你吧!”

纪捐(赶快推):“使不得、使不得,大人。”

两个人继续推让。

田单:“快收起来吧!大路上争来争去的,让人看见了不知是怎么回事!”

纪捐(擦眼泪):“这怎么使得呢!”

方掌柜的:“老人家,田大人让你拿,你就收起来吧!田大人是我们这里临淄城市掾,头等大善人,真正的敬老怜贫的好人!”

田单:“方掌柜过誉了。老人家不必客气!一点小钱财,不值什么”

纪捐(拉着妇女儿童齐跪下给田单磕头,哭):“田大人这是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了!……我老汉纪捐给您磕头了!您的恩德我们一辈子忘不了,就恐怕这辈子还不上!”

田单(赶紧扶起):“老人家一路上多多保重!”

老人起来推车带妇女孩子出城。田单等人目送。

田并上:“大哥,让我好找!”

田单(笑):“兄弟今日怎么不去宫中当勤?”

田并:“大王这几日染病不出早朝,故我可以歇几日。一早到家中找你,想跟你到市上逛逛。大嫂说今日是赶山会的日子,集市上忙,你怕事情多,所以早出门了。饭都没在家中吃。原来自己跑出来吃好的。”

田单(笑):“哈哈,正是”

方掌柜:“自从田大人管市场,欺行霸市的没有了,以前的乱象也没有了。这市场兴旺了很多。”

(田单跟田并告辞老板继续往前走。弟兄两一边走,田单一边跟街上的熟人打招呼。)

田并(小声):“大哥,你可知道近日宫中发生了一件奇事!”

田单:“嗯?什么事?”

田并(小心看着周围小声):“接连两日,在内宫门口,一到夜间三更,就听见有人啼哭,哭声甚悲。人近前查看,哭声就止住了。但宫中不见一人,为这事已经接连杀了几个巡夜的太监。大王受了惊吓,所以染病。”

田单(惊讶):“奥?竟有此事?”

田并:“大哥,这是我们大齐不祥之兆么?”

田单:“贤弟,不可乱讲!我从来不信鬼怪神力之事!若详查起来,一定是有人作祟。……这几日还流传在西城外博昌村下了一场血雨……这些事不是偶然,定是有人图谋不轨或别有用心。但我猜测不出是什么人做的,做这些事到底意欲何为……”

田并:“大哥,不是弟抱怨,大王也该警觉了!现在齐国朝中官员非亲不用,非钱财不得提升。大王用人不论才能,只凭自己爱好,现我大齐内政外政竟然全由苏代专权。像大哥你有经天纬地的才能,却只能屈居这小小市掾之职。我现在虽居宫中侍卫,实在不想保这种昏王。”

田单(警觉看周围,点头对一个人打招呼,对田并):“贤弟!人多口杂,不可乱讲!(停了一下)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为今之策自己先修身、齐家,尽自己的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只要肯努力,任何难事都会解决。那句话不是否极泰来么?无论何时,……天道还公!”(声音低沉,但威严)

镜头拉上天空晴转阴接7

7,

景时:燕国训练营地,日/外

人物:乐毅、燕国士兵

秋风瑟瑟,天空阴暗。

乐毅:“天道还公!……”(镜头由天到地,全景,乐毅训话列队的战车和士兵)“齐国侵略我们家园、烧杀我们兄弟、侮辱我们妻女、抢夺我们财宝、擅杀我们将军张魁!此仇当如何?”

燕军怒气直冲云霄,全军喊(整齐):“此仇必报、此仇必报、……”

8,

景时:燕军军营,日/外

人物:燕昭王、乐毅

燕昭王和乐毅走在军营里

燕昭王:“贤卿,刚才寡人看了你练兵阵法,甚是欣慰。寡人没有看错人!……我们何时可以进兵?”

乐毅:“大王,现在将士人人奋不顾身,已经不畏生死。正是可用只时。但是若要伐齐,尚需联合其他诸侯共同出兵,才能成功。”

(燕昭王点头默认)

乐毅:“大王, 臣还有所顾虑,要禀明大王。”

燕昭王:“爱卿请讲!”

乐毅:“大王可知三人成虎之事?”

燕昭王:“寡人不知。”

乐毅:“大王如若听人说城内集市上有只老虎在伤人,信否?”

燕昭王(笑):“老虎怎会到集市上?寡人不信。”

乐毅:“若又有人报与大王集市上真有老虎伤人,大王信否?”

燕昭王:“那……寡人会犹豫。”

乐毅:“若再有人报大王集市有虎伤人,大王还不信么?”

燕昭王(沉思):“既然众人都说有了,想来是真有虎伤人。”

乐毅:“大王,臣若带兵伐齐,必重兵深入险地,时日一长,难免有人会在大王面前议论。”(燕昭王点头)。

乐毅:“若一人诋毁乐毅,大王可能不信,若大臣们皆议论乐毅,大王难免不有所疑虑。到时,前有敌兵,后无国家支持,乐毅危矣!”

燕昭王(恍然大悟双手扶住乐毅):“爱卿放心,寡人在此立誓,寡人绝不做三人成虎之事!”

一个士兵拿着一封书信,(形容神秘)送给燕昭王。燕昭王打开书信看。边看边高兴。看完双手扶住乐毅

燕昭王:“哈哈哈!贤卿,天助我也!天助我燕国啊!”

乐毅不解的看着燕昭王……镜头天上阴云,背景昭王笑声。

9,

景时:场景1,日/外

人物:触子、陈举、田单、田并

临淄城郊外兵营门口。田单三人坐着马车路过兵营,军营门口上将军触子穿着铠甲接过小兵手里的缰绳正要上马出营

陈举(高声):“大将军这么匆忙,要去何处啊?”

触子抬头看是陈举,几人下马行礼

触子:“既然是陈大人,我也不必隐瞒。哎!刚接大王天使相传,召我马上入宫。”

陈举(疑惑):“可是有战事?”

触子(眼光扫了一下三人):“燕国来犯!”

陈举、田并(齐看田单,同时):“啊!?”

田单(冷静):“请问将军,只有燕国么?”

触子:“秦魏韩赵燕五国联军。”

田单:“请问何人为将?”

触子:“乐毅!……”

镜头转乐毅

10,

景时:燕军营地,日、外/内

人物:乐毅、乐勇、众将领

乐毅身后环绕着十几名将军,再往后几排战车和士兵掺杂列队整齐。

乐勇:“报元帅,五国人马集结完毕。”

韩赵魏楚四国大将分别上前和乐毅行礼。……场景转入大营帐内。乐毅坐在大帐正坐,右手处依次四国大将,左手处燕国剧辛、乐暢等将军。

乐毅(起身):“众位将军远来辛苦!”

众将起身:“元帅辛苦!”

乐毅(手托帅印):“此次我们五国联军为天下大义而伐齐,正是以有道伐无道。……此乃联军帅印。我即为总帅,当明三军军令。在此我约法三章!……自即日起,凡我联军将士,令必行禁必止,此一!凡我联军将士,不得奸淫掳掠,此二!凡我联军将士,不得烧杀抢夺,此三!凡有违令者,(环视四周)斩!”

众将军(行礼):“愿尊将领!”

11,

景时:齐国村庄内日/外

人物:齐国百姓、齐国军官、齐国士兵

哭喊声此起彼伏。(表现齐国内部很混乱的景象)齐国村庄内,士兵在强行拉走百姓家的牛羊马匹。

齐国百姓哭:“军爷,求你留下我们的牛吧!”

齐国军官(走来,怒吼):“快走开!我们这是去卖命打仗了,保你等百姓的性命,你们连头牛也不舍的。”

齐国百姓哭:“军爷!东西你们都抢去了,不等别人来杀,我们百姓先饿死了。”

军官(生气):“大胆,我们都是奉了相国之命,你们这些刁民胆敢抗命不遵么?”

百姓:“我们的命都没了,还有什么尊不尊的!”

军官:“把这些刁民先打一顿,再抓起来。”

众军兵上前狠揍百姓。

12,

景时:官道,日/外

人物:乐毅、剧辛

行军路上,乐毅骑马与剧辛并行走在军队前面,

剧辛:“以元帅度之,齐国当派何人抵抗我军?”

乐毅:“齐国最能打仗的只剩触子、达子二将。我预计他们必定在济水列阵迎击我联军。”

剧辛:“将军可有破敌之策?”

乐毅:“二将虽勇,但各有弱点,触子勇有余而智不足,好冲动。达子有谋略,只是过于贪婪。我使大军列战车阵,再用奇兵绕道其身后,前后夹击,攻其不备,必可大获全胜!”

剧辛:“济水有天险,各条道路都已被齐军扼守,我军奇兵从何处绕到他们身后呢?”

乐毅(贴近小声):“将军,我已经派乐暢带领人马绕过青山小路,十日内赶到济水以东。”

剧辛(大惊):“将军真是孙武再生!虽未到过齐国,竟然对齐国人文地理如此熟悉?”

乐毅(笑):“为将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如此,齐国毕竟人才济济,我们不可大意!”(说完后,若有所思。)

剧辛:“元帅,还有什么忧虑么?”

乐毅(笑):“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我没有想明白。”

剧辛:“何事?”

乐毅:“在我出征前,……(镜头转:燕昭王交给乐毅一张标明齐国军事部署、进兵线路详尽的齐国地图,并且燕昭王将齐国大将的详细信息介绍给乐毅)想来大王真是高深莫测,竟然对齐国了如指掌,看来这么多年大王对齐国下足了功夫。”

 

13,

景时:齐国王宫大殿,日/内

人物:苏代、齐愍王

苏代:“大王,臣以为虽然触子将军率大军20万列阵济水,但非必胜之计。”

齐愍王:“相国请直言!”

苏代:“大王,臣唯恐将士惜命,不肯死战。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臣以为大王可派使者对触子下一道命令,此战若败,斩触子全族,掘其祖宗坟墓!这样……触子将军能不死战么?”

齐愍王(瞪着大眼看着苏代,以为要发怒,而后哈哈大笑):“寡人竟不知,相国非但能治国,还能治军!”

14,

景时:济水以东,齐军大营(全剧第一次高潮)日/内

人物:谭锡、触子、传令兵

济水以东,齐军大营内。触子气的一掌拍断桌子一角,手里拿着圣旨。

触子:“我舍生忘死保家卫国,大王竟然如此待我等!”

谭锡:“上将军息怒!想必大王又是听信谗言。”

传令兵:“上将军!燕国来下战书,约与我军明日列阵交战。”

触子:“传我军令,今日全军饱食,每人酒一碗、肉半斤。明日与燕军济水决战!”

15,

景时:济西战场,日/外

人物:触子、谭锡、乐毅 、乐勇、乐暢、两国军队

天刚蒙蒙亮,齐国一早就到达战场,列阵等待燕军。(镜头表现时间)一直等到中午烈日当头,燕军才出现。这时,齐军士气慢慢低落。(战鼓、军号、士兵整齐的前进步伐、音乐起)齐军列方形阵,盾牌长戈相互配合,慢慢往前推移。燕军方形阵慢慢往前推移,两军快接近时,突然燕军方形阵两边让开,战车冲出。(战车阵法,两匹马拉战车,一名驾车手。车上三名军士,中间神箭手射杀,边上一人驰大盾防护,另一边一人持长戈刺杀。冲进齐国方形阵破阵。)齐军没有准备,节节败退,谭锡献计策使用步兵三人一组,每人持戈,背靠背矮身,半蹲呈圆形,用长戈砍刺马腿,破战车阵。触子马上命令将军谭锡用此法出击,大破战车阵。(里面有谭锡个人英雄主义,个人武艺超群)这时齐军趁势全军出击。燕军乐毅改变阵法,用战车配合士兵。全军出击。这时两军战车、马军、步兵混战在一起,两边将军也亲自上阵。触子、谭锡、乐勇、乐毅武功都极高。两边主将下令坚持到最后一刻就能胜利,并且用上了自己的后备军队。乐毅下令,坚持到最后一刻,等待援军。也用上了自己的后备军队。齐国越战越勇,就在燕军抵挡不住的时候,乐暢带领战车和士兵,从齐军侧后方冲杀进来。乐暢勇不可当。齐军大败。

触子(看着身边为保护自己战死的将士,对谭锡悲伤地):“我轻视乐毅了……谭锡听令!我保护你杀出,你去临淄找陈举大人,有一人与陈举是王世宗亲的,名田单。此人曾嘱咐我一定小心乐毅用兵,可是我没有认真听他的话。以致有此大败!”

谭锡:“上将军,我与将军同杀敌!”

触子(大怒)“听我讲完!田单当日嘱咐我,若燕军有奇兵偷袭,定是我国内有内奸,私泄边境地图。可是我没有在意。如今看来,田单胜我许多,可为帅才。你回国后找到陈举大人,将今日所战之事说与他听!”

谭锡“上将军,我保将军杀出!我们一同回去!”

触子(悲伤)“我自为将以来,战必胜、攻必克,从未有此大失。我已无面目再见大王。”

谭锡(哽咽)“上将军!”

触子:“你若视我为上将军,完成我交代的事情,我死即瞑目了!”

说完,提枪上马。

触子(望着谭锡威严地)“还不走,要待何时!”

谭锡(难忍悲咽):“诺”

谭锡上马冲出阵营(触子亲自驾战车给谭锡开路,勇不可当,谭锡领十名军士骑马跟在触子后面)谭锡冲出战场,往齐国方向跑去,回头洒泪望向触子,触子正在驾车奋力击杀燕军。……

16,

景时:齐国陈举府,夜/内

人物:陈举、鬼方刺客、田单、田并

(字幕:齐国陈府)陈举正在奋笔疾书写奏章。突然窗外闯进来几个蒙面刺客。举剑便刺向陈举。陈举本能举起竹简阻挡,竹简被劈成两段。刺客举剑再刺,马上要刺中陈举的时候,门外田并飞身拿剑拨开刺客来剑。田单紧接其后徒手对抗其余刺客。田单、田并奋力击杀刺客,并活捉一名。结果活捉到的咬舌自尽了。田单解开死者面具,拉开衣服查看,并从一个刺客衣服内翻出一块写着“苏”的家牌。陈举惊魂未定,

陈举(坐在地上一角落):“幸亏两位贤弟?”

田并(抢):“今天晚上有几位大人遇刺,大哥一听说,马上带我到你这里来。果然来的好,险些迟了。”

陈举:“谁这么大胆,竟敢刺杀朝中大臣?”

田单(伸手拿着写着“苏”的家牌): “这些刺客武功不低,但不像我们华夏人,他们臂上有纹身,我看像是鬼方遗民。”

陈举:“燕易王时曾收鬼方遗民作死士,这些人难道是燕国派来的?‘苏’又是何人的家牌?……(田并同陈举一同突然大惊)难道跟相国有关系?”

田单:“不可声张!此事关系太大了,今晚我扮作随从,同大人到相国府走一趟吧!”

17,

景时:相国府,夜/内

人物:苏代、陈举、田单、相府管家、相府家丁

苏代手缠绷带出门迎接。

陈举:“陈举拜见相国大人!”

苏代:“陈大人,真是贵客!”

旁边鹦鹉:“陈大人、真是贵客……”

大家听见了都笑。

陈举:“相国怎么受伤了?”

苏代:“我看陈大人安好,就放心了!今晚上有刺客前来刺杀,幸亏我身边有几个武功高强的门客,刺客才没有得逞。”

陈举:“相国,陈举也险遭毒手。所以一来问大人安,二是特来禀报相国的。”

苏代(生气):“我刚已派人增加了宫中侍卫,并全城搜查刺客。大人受惊了!还好我们没有大碍……依大人看什么人所为?”

陈举:“我看定然是外邦诸侯所为,看见相国大人无事,陈举也就放心了。先告辞了!相国保重!”

苏代:“明日一早,我们同报大王,一定要严查此事!”

陈举:“好,相国告辞!”

苏代送出门口。

18,

景时:马车里,夜/外

人物:陈举、田单

陈举:“贤弟,你说他的伤是真是假?”

田单:“不能断定,但是刺客一定跟相府有关”

田单(若有所思):“家牌的确出自相国府。我看见他们的门客、管家牌子确实是一样的。”

两人闲谈中已经回到陈府。

19,

景时:陈举府,夜/内

人物:仆人、陈举、田单、田并、谭锡

仆人:“大人,家里来客,已恭候多时”

陈举田单走进大厅,看见田并正在看着谭锡吃饭。

谭锡(单膝跪地行礼):“陈大人!”(声音哽咽)。

陈举(赶快扶起):“谭将军!你从何而来?(看见谭锡蓬头垢面,大惊)大军怎么了?……”

谭锡:“上将军让我给大人带信回来!”

说完看了看周围的人。

陈举:“将军但说无妨,这位是族弟田单、这位你已经见过了,是田单之弟田并。”

谭锡(听到是田单,对着田单行了一个礼):“久闻大名”,

把战场上的事情讲给大家听。

陈举(惊疑):“触子上将军为何不回来重整兵马?”

谭锡(愤恨):“其实上将军是被大王所逼!”

陈举:“怎么是被大王所逼?”

谭锡:“我们与燕军对阵前,大王派人送来急令……如若与燕军所战不利,上将军将被诸族、掘祖坟!上将军不忍受辱,所以宁肯战死疆场。”

三人听了大怒,咬牙切齿:“昏王、真是昏王。”

谭锡(对田单):“田兄,触子将军说你有才智,让我务必找到你!此大齐生死攸关之时,万万不可袖手旁观!”

田单:“将军,这是自然,你我都是齐人,况我等还是齐国宗室。……依将军刚才说来,齐国必是有内奸了,并且必定是朝堂之臣身居高位。”

陈举(生气):“苏代无疑了!枉大王对他如此信任。我当连夜禀明大王,来个先发制人。”

田单:“大人,不可!我们现在没有证据,只是凭借一块家牌,猜测而已。况且苏代善辩,万一他反咬一口,告你个诬陷大臣之罪。”

陈举:“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大军已败,我大齐危在旦夕,为今之计只有先锄奸安内,而后才能攘外。”

田单:“大人,从长计议!待我们找到证据,到时候你再禀明大王!”

陈举:“贤弟,我大齐现在已如叠卵,如若我再不揭发,为时已晚。我陈举虽无才德,但宁舍此身躯以报祖宗!……贤弟,我曾跟韩泯大人说起你的才能。如果我此去不回来,你有事可以找韩大人!”

田单(大惊):“大人何故出此不吉言语?”

陈举(笑):“我深知大王性格,喜奉承,不喜直言,我此去吉凶未知!但我即为社稷大臣,在此国家危亡之时,不可不挺身而出!”

田并:“大人,何故如此?为此昏王不值得。”

陈举:“贤弟,我并不是为昏王,而是为了社稷、百姓!(又对谭锡说)将军,既然触子上将军对你交代过,我想你不要去面见大王了。我将战败之事禀明,你存有用之躯,在战场上杀敌报国!”

三人对陈举:“大人!……”

陈举(凌然):“诸位请勿再言!时间不多,不可耽搁!我此时就进宫。”

田并上去拉住,要再劝说。

田单:“贤弟,我知道大人脾气。既然如此,我们就再去暗查相国府,大人劝说大王不可太直,等我等找到证据必定保大人无事!大人保重!”

20,

景时:陈举府灵堂, 春日、外

人物:韩泯、田单、苏代、众大臣、鬼方武士、齐国士兵

灵堂前供着陈举的灵位摆放着棺材。灵堂里和院子外站了很多人,有大臣、齐国宗亲。一个门人报到苏相国、韩大人前来吊唁。苏代、韩泯上灵前哭着行礼毕,与旁边的大臣们问好。

田单:“拜见相国大人、韩大人!”

韩泯:“相国大人,此人是陈举宗室,名叫田单。陈大人的一应丧礼之事都是他承办的。”

苏代(看着田单点头):“有劳、有劳!”

田单(行礼):“相国大人、各位大人,田单有几句话是陈大人临终遗言,我想趁着朝中大臣都在,讲出来,以全陈大人之名之志!”

韩泯:“田单,今天朝中大臣都在,你但讲无妨。有什么事我们都会做主!”

田单:“谢众位大人!陈大人得知我军在济水战败,为我大齐、为百姓,不惜冒死劝谏大王。以至于身死。今日小人也欲效仿陈大人,在国家危难之时,以死报国!”

苏代:“田单,有什么话一定要想好再说!对大王、对大齐不利的事情你可不能胡言乱语啊。陈大人当日非但未劝服大王,反招致祸害。我再三劝说大王,都没能挽回陈大人的性命(难过之状)!”

田单:“多谢相国提醒!……各位大人,当日济水之战,就在我军即将战胜燕军之时,从我军身后出现一支燕国军队,导致我军全无防备,以至溃败。这件事情不可怪罪上将军触子,因为他不知道……我齐国早有人把军事布防图送给燕国,否则燕军是绝对不会绕过天险、避过防御跑到我大军身后进行突袭的。”

苏代(生气):“田单,不要信口雌黄”

韩泯:“唉,相国大人,何必生气呢?管他对不对,我们听一下又何妨?田单,你接着说!”

田单:“不但如此,这个泄密之人早已潜伏在我齐国,用各种手段制造谣言,惑乱军队和百姓,……各位大人,可知现在齐国百姓传言博昌之地天降血雨?齐国宫门无人而哭,种种异事?”

苏代:“田单大胆,不得胡说。”

韩泯(拦住):“相国大人,听他讲完么”

田单:“其实田单一直不信鬼怪作祟之说。这些事情,全部都是有人别有用心而为之!”

大臣(交头接耳):“啊?竟有此事?”

田单:“并且田单已经查明是怎么回事!”(镜头切博昌之地夜间下了一场雨,鬼方武士趁晚上无人的时候,跑到村里在路上墙上洒下了染坊染布的红色水。田单曾经亲自去现场看过,如果是天降血雨,应该屋顶的水都是血色,但是屋顶并无血色,村里只有墙面和地面是红色。并且第二天这件事竟然全城都知道了,因为有人故意散播的信息。)

田单:“山海经上记载有五彩红嘴鸟,名鹦鹉,能学人言。”(镜头切齐国王宫内到了晚上没人时候,鬼方武士把鹦鹉放飞到宫门内,鹦鹉学人哭泣声。)

众大臣:“啊?竟有此事?”

田单:“田单未见之前,以为是书上枉谈,谁知前几日在相府竟然亲自看见了!”

苏代:“田单,大胆,你是说这些事都是本相制造出来的?只凭我相府里有鹦鹉你就能捏造这些事情么?”

田单:“相国大人,鹦鹉必须有人训练,才能学习到人的声音,如果没有人刻意教导,它们并不能模仿人哭的声音。大人的鹦鹉能不能学人哭,一试便知。”

田单:“还有一事,自从燕国出兵,接连有几位大臣遭到刺客刺杀。陈大人在劝谏大王的当晚,也遭到刺客袭击,幸好田单及时赶到制止了。”

一大臣:“田单,难道这事也是相国所为?”

田单:“当晚我从一名已死的刺客身上搜出相国府的家牌,还有,行刺之人全部是鬼方武士,这些人我想应该全部养在相国府吧?当晚,相国大人为了摆脱嫌疑,也将自己的手臂弄伤。大人我说的可对么?”

苏代:“田单,这些全部是你一派胡言,我的府里没有什么鬼方武士。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理,我可以带你同到大王面前说清楚。”

上来一个士兵过来轻声禀报田单事情。

田单(笑):“大人,不必了,刚才你来的时候,韩大人已经派人到了相府搜查,刚才士兵禀报鬼方武士已经被剿灭了”

苏代(心里紧张,面上没事):“你们……竟然敢私闯相府?”

田单:“武士,带上来!”

上来两名武士抬上来三具鬼方死者的尸体。田单上前撕开一个人的胸前,有纹身。

田单:“众位大人请看,鬼方人从小就纹身,这些就是相府里的鬼方武士。”

大臣都惊讶起来。

苏代(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田单,无名小卒、我今日竟然载在你手上!可笑,可笑啊!只是可惜啊可惜”

韩泯(笑):“苏相国,可惜什么?”

苏代:“可惜太晚了!我始终是不负燕王之托。纵然我苏代身死,齐国也已经无力回天。哈哈哈”

大臣们(痛哭大叫):“杀了他、将他车裂、诸他宗族”

韩泯:“武士、拿下!”

两名武士过来绑苏代,突然两只箭射死武士,鬼方武士从四面墙上跳下来,迅速围成一个圈将苏代保护起来。

苏代(惊讶):“你们不是?……地上的人又是谁?”

鬼方武士:“大人,小人发现有人抬来前几天死的几个兄弟的尸首,在相府鬼鬼祟祟的,我一直跟踪他们到这里,发现你有危险,我们就赶过来了。”

苏代(明白是中了田单设计的计谋,恶狠狠):“田单……好好!我竟然中了你的计!”

田单:“苏代,你霍乱我大齐,杀害忠臣、欺压百姓。齐国人人恨不得食你肉,饮你血。陈大人在天有灵,保佑我们铲除奸恶!今日就拿你人头祭拜陈大人!”

鬼方武士:“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大人出城!”

不等说完,鬼方武士一路杀出墙外,架上马车保护苏代往城外跑。鬼方人勇不可当,路上的士兵被纷纷杀退。

21,

景时:临淄城门,日/外

人物:韩泯、田并、田单、众大臣、苏代、鬼方武士

鬼方武士将近跑到城门,两边城楼田并带领埋伏的弩箭手万箭齐发,将苏代、鬼方武士全部射死……。镜头给苏代被射死的特写。

韩泯:“田单,你不负陈举之托,为齐国立下了大功,我当禀明大王重用你!”

田单(作揖):“谢韩大人!田单有一事想禀报。”

韩泯:“请讲!”

田单:“大人,我不是朝堂之臣,不应该擅自议论国事,但现在国家存亡危机之时,田单不可不禀明!……五国联军济水一战,让我齐国大伤元气,现在如果我们集结五都之兵再沿济水列阵对抗燕军,那么齐国危矣!”

韩泯(惊):“这是为何?难道不去迎敌么?”

田单:“我认为,五国联军里面只有燕国对我们齐国有深仇大恨,其余国家派兵来犯,无非是有利益驱使,抢夺了财宝,侵占了土地,他们就会陆续撤兵。到时只剩燕国孤军奋战。乐毅也必然知道此中利害关系。所以我猜测,乐毅定然分兵,他会亲自带兵直捣临淄城。”

韩泯:“济西离临淄相隔甚远,并且沿路有城池,有军马,乐毅敢冒如此风险么?”

田单:“济西一战,乐毅用兵极其诡厄,使奇兵突袭我军后方,导致触子上将军之败。并且乐毅手中有齐国布防地图,实在是我们心腹大患!……希望我担心是多余的!”

韩泯:“奥?”

田单:“我怕齐国境内七十五个城池不保……”

韩泯:“啊……照你这么说齐国恐将不保?那当如何?”

田单:“应该集结兵马守卫临淄城。若守住临淄,就能让五国联军退兵。……田单还有一事请求大人!”

韩泯:“快快请讲!”

田单:“田单求大人千万不要在大王面前提起绞杀苏代之事有田单参与!否则田单性命不保!”

韩泯(大惊):“这又是为何?”

田单:“大王为人,好大喜功,生性多疑。大王本来就以错信苏代之事感到羞愧,田单乃无名之人,大王要是听说苏代死于无名之人手里,更加恼羞成怒。到时,田单性命不保!”

韩泯:“先生真高见!我也素来知道大王性格。好!此事我答应你!但我也有一事相求于先生!”

田单:“田单不敢!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行!”

韩泯行礼,田单也赶快行礼

田单:“田单不敢受大人之礼!”

韩泯:“今日所见先生之德才,真令韩泯肃然起敬!值此国家危急之时,先生不可空负大才,应当报效国家!”

田单:“大人放心,田单既然生为齐人,死亦为齐鬼。大人旦夕有吩咐,田单当为国家不惜性命誓死守卫!”

22,

景时:燕军大营,夏日/外

人物:剧辛、乐毅

剧辛:“难怪大王对齐国了如指掌,一国之相都是大王安排的,他们岂有不败之理?”

乐毅:“大王用人高深莫测!令人折服!可惜苏代身死,要不然回国后一定受大王恩遇!……先不论这些,将军,你看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进兵?”

剧辛:“依我之见,稳扎稳打,依次攻占各个城池,这样后方有国家保障,前面也就无所顾虑。”

乐毅:“我料定秦魏韩赵四国与我貌合心离,各有所求,时间久了,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会撤兵。到时候只剩下我们燕国就危险了”

剧辛:“恩,他们势必如此!”

乐毅:“依我之见,此时分兵,以四国之力拖住齐军,我亲自率军攻打临淄”

剧辛:“啊!这可是险招,济西离临淄相距甚远,中途多有城池,万一不成功,大军将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元帅三思!”

乐毅:“非也!齐王这几年横征暴敛,齐国百姓怨声载道。我大军现在正势如破竹,趁此军民离心之时正可攻占齐都。一旦耽搁日久,齐国军民团结一心,……那我大军到时才真的是陷入险境了。出兵前我已从地图上选出一条路,我想明日就带领大军沿此路进兵,每名军士只带半月粮草。大军十日内必定到达临淄城。临淄城必然没有防备。”

剧辛:“元帅高论!剧辛佩服”

23,

景时:燕国易水黄金台,早晨/外

人物:燕昭王、苏代、鬼方武士

燕昭王背着手向着东方日出,镜头从昭王身后缓缓转到侧面脸上。脸上有两行泪水。昭王回想跟苏代的对话。镜头燕昭王、苏代、百名鬼方武士(是镜头4里面燕昭王身后的神秘武士)

苏代:“大王,臣此去齐国一定会遭人诋毁,若臣在齐国地位显赫,那么大家会嫉妒臣。若臣在齐国地位卑贱,那么大家又会轻视臣。若臣被重用了,大家会对臣产生怀疑,如若燕国与齐国不和,大家又会归罪于臣。再如若齐国太过强大,大家又会认为臣是真心辅佐齐国。到时候臣将危如叠卵!但臣任何事都不害怕,就只怕大王对臣失去信任!”

昭王:“爱卿放心,寡人指易水为誓!你到了齐国做任何事,寡人不为所动!你可以把家人接到齐国,也可以随便说燕国和寡人的坏话,还可以出卖燕国的信息。甚至可以怂恿齐国攻打我们燕国。……只要能保证你自己的安全!(握住苏代的手,动情地说)爱卿置身险境,万事当心!……这100名鬼方武士,是寡人的亲军,从现在开始他们只听命于你!爱卿,寡人在燕国等你回来!”

苏代(哽咽):“苏代决不负大王所托!”

镜头回到现实

燕昭王(拿着一樽酒缓缓倒在地上,流泪):“苏爱卿!寡人不想……当年一别,竟为永别!”火牛阵剧本

第一场:昭王用间、济西之战、田单锄奸 共23场

(屏幕全黑)伴随三声铿锵有力的音乐依次跳出<火牛阵>三个小篆字来.背景音乐群牛奔腾,由远及近.屏幕上突然一头青牛用角顶破黑幕冲出来(音乐停,音量最大播放牛奔跑声音).

1,

景时:春天田野;日/外

人物:牧童、齐国士兵

背景:明媚和煦,田埂和麦苗交相呼应,杨柳吐绿,数处老农挥锄或坐歇.远处大路旁有兵营的营寨。

屏幕中青牛由于惊慌,跑到田里踩踏绿苗.牛身后一个扎着两个小鬏的小牧童手里拿着柳条一边挥舞一边着急地喊“住,住”(字幕:公元前284年齐国都临淄城郊).

小牧童追上青牛,双手抓住牛角边往田埂外面拉拽边慌张的往兵营方向撒望.远处七八个巡逻军士往这边快步走来。

2,

景时:田间小路;日/外

人物:牧童、齐国士兵甲、齐国士兵乙、田单、陈举、田并

小牧童将牛牵上小路,军士快步奔到牛跟前.军士甲上去揪住小孩耳朵

齐国士兵甲:“小杂种,瞎了你狗眼,看着牛往军田里跑?……去,把你爹娘找来”

牧童(恐慌)哭说:“大……大爷!牛刚……刚才惊了火了,我没拉住它就跑……跑到地里了.求大爷……大爷饶命吧!”

军士甲作要打人状,小孩跪地哭,磕头求饶。

军士乙上前拉牛

齐国士兵乙:“跟他费什么话,把牛牵走。”

众士兵上前打牛,牛又受到惊吓,左右冲顶,一群士兵无人敢靠前。

田单、陈举、田并身后跟着3个小童挑着食盒牵马车快步走到跟前。

陈举:“住手!”

齐国士兵甲回头怒气冲冲刚要发作,抬头看见是田单陈举,赶快满脸堆笑拱手作揖

齐国士兵甲:“陈大人、小人是触子将军帐下巡逻军士,今日才在营外巡查,看见这头疯牛跑到军田里踩踏,故赶过来驱赶。不知大人要去何处?”

陈举:“天气晴朗,我们去淄水踏春。正好路过看你们在为难这孩子……就有些踩踏青苗,也没必要过分难为他(伸手指小孩)放他走吧!”

齐国士兵甲(低头抱拳):“既然大人发话,岂敢不从。”(转向牧童):“快走吧!”

牧童转向田单等人磕头。

牧童:“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田单(微笑望着牧童):“以后不可贪玩,再让牛跑进田里了。”

牧童(继续磕头)“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众士兵(抱拳低头对陈举等):“恭送大人”

小孩牵牛绳走(大路上一匹快马飞驰向军营)。

3,

景时:淄水河边;日/外

人物:田单、田并、陈举

远景:田单、陈举、田并三人围坐在一棵树下,食盒放在大树旁边,几个小童在河旁边摸鱼、戏水。换近景地上一壶酒,一盘大骨肉、一盘烤鹿肉、一盘炒鲜笋、一盘鱼、两盘鲜水果。拉回全景,田单举杯独饮。

田并(笑着):“今日游沂水,如此好景致,怎么见二位兄长有心事?”

陈举(缓缓举起酒杯,眼望着田并):“贤弟,刚才来的路上,我们眼见军士横行,百姓民不聊生。自大王即位后。南攻楚国、中破宋国、西面又与强秦为敌。如今各诸侯虎视天下,大王不思安邦,只是好大喜功听信谗言。你我三人都是王室宗亲,想到我齐国如今已是外强中干,不由不担心啊(将酒一饮而尽)。”

田单(看着淄水河,自言自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看不见的危险更可怕……我更担心的是燕国……”

镜头拉近河面,顺河流急速下,接4。

4,

景时:燕国易水河边黄金台;秋日/外

人物:燕昭王、乐毅

镜头缓,由河面到河岸,镜头提升全景展示黄金台宫殿(迎宾号响),镜头缓降到黄金台下。(字幕:公园前287年易水河畔黄金台)燕昭王着朝服,面带微笑站直身体望着门外。身后10名黑甲黑面罩神秘军士整齐站着。一排太监低头手捧托盘(托盘里面黄金、珍珠、玉器)两边护卫手持长戟长矛立在台阶下。

乐毅(弓腰作揖):“乐毅拜见大王!”

燕昭王(笑):“先生快快免礼!(双手扶住)寡人久闻先生乃魏国贤人,渴慕已久!此次来我燕国必有教导啊,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双手作揖)”

乐毅(再双手行礼):“毅乃是魏国之粗鄙无知之人,在魏时一无所成。但大王不吝下问……岂敢不有所答?”

燕昭王高兴

乐毅(低头恭敬状):“毅年少时,家父教授过兵法。”(说完微微抬眼看燕昭王眼色。)

燕昭王(佯装不以为然):“用兵之事劳民伤财,寡人颇不喜欢用兵。”

乐毅(微笑):“我也素来知道大王爱民如子,是真正的仁义慈善之主。……但是当今周天子无能,众诸侯虎视天下。如果大王不思兵,就如同手捧随侯珠、连城璧站在郊外,任由强盗掠夺!”

(燕昭王默点头)

乐毅:“况且……大王难道不思报齐伐燕国之仇么?”(抱拳缓缓躬身)

燕昭王(略一停顿,赶紧附身双手扶住乐毅起来。流泪看着乐毅):“寡人无日不思齐国之恨!求先生千万赐教!(说完对乐毅作揖)。”

乐毅(赶快跪下):“乐毅不敢受大王之礼。”

燕昭王扶起来乐毅

乐毅:“齐乃东方大国,地有四塞之险,带甲之士数十万,岁丰民富,更兼有五都之兵。……大王现今只有对内抚恤百姓,对外假以向齐国俯首称臣,再多送美女、珠宝玩器,使其君臣离心……而后连接韩、魏、赵、楚、秦各诸侯国适时而动。我以为如此修道以养身,大仇指日可报!”

燕昭王大喜,双手扶住乐毅(感动):“听先生一席话,寡人如拨云见日!……寡人欲封先生为亚卿,与寡人同理国政!望先生万勿推辞!时刻教导!(说完又拜)。”

乐毅(感动流泪):“大王如此抬爱,乐毅当誓死以报大王!”(说完又跪。燕昭王扶起,两人对视)。

乐毅瞟了一眼神秘武士(为以后出现暗杀齐国大臣作伏笔)镜头由燕国黄金台转入齐国王宫室外(室外主色调不变,只是齐国王宫更威严,士兵更多)

5,

景时:齐国王宫;日、内

人物:齐愍王、太监、韩泯、苏代、陈举、众大臣

全副铠甲勇士500人分成两个方形阵在大殿门前,大厅气势恢宏,镜头高从大门开始缓缓前推,略过众文武大臣头顶,一直到齐愍王坐在王位上,身后两名太监执扇。齐愍王身前桌上摞着一叠竹简,桌前一名太监拿着一张布帛。

太监:“燕国献书:臣常感念齐国出兵助燕国平乱之恩,愿大王立千秋霸业,享万世福寿。燕国愿永为大王西方之臣,岁岁进贡,世代享大国庇护!今岁特遣使臣奉献礼品。……”“礼单:燕国美女十人、北方良驹20匹、黄金5000两、白玉十对、碧玉十对、涨海大珠100颗。”

齐愍王:“哈哈哈哈哈,燕昭王对寡人称臣(点头得意状)……众位觉得燕国来使朝见是何意啊?”

韩泯(行礼):“大王!臣以为燕国表面看来是想结好齐国,但其真正用心恐怕不止如此。”

齐愍王:“奥?”

韩泯:“当年我齐国趁燕国内乱时进兵攻打,虽然名为平叛,实为侵略。此事燕国上下对我齐国一直怀恨在心。臣闻燕王励精图治,在易水河边造黄金台招揽贤士。他的用意必然报当年之仇。大王不可不明察!”

齐愍王点头:“恩……”

苏代(对闵王行礼):“大王,臣以为韩大人所言不足为虑!”

齐愍王(笑):“苏相国请讲!”

苏代:“我大齐东面是琅琊、西面有清河,南有泰山之险、北有渤海之固。若论将士……带甲数十万虎狼之师不算,就只临淄城内民户七万户,每家出三名壮丁,就有21万军士之多。更兼有五都之兵可用。那燕国弹丸之地,若有异动,可迅速集结三军出兵济西,一战既可以平复。”

齐愍王含笑默默点头。

大夫陈举(近前行礼):“大王,臣以为刚才韩大人所言极是,虽然现在燕国国力与我大齐不可抗衡,但需有防范之心,并且当年越王勾践仅凭借3000越甲吞并强吴,现在燕国送美女珠宝与大王……”

苏代(连忙打断,生气):“陈大夫,此言大逆不道!那吴王夫差乃是一介昏君,岂能与大王相提并论?想我大王自即位以来,南破楚国,西服强秦,韩魏燕赵俯首称臣,四海之内无不宾服。齐国自太公建都以来已经800年,未曾有过如此盛世。如今只是燕国畏惧我大齐,以后必定还要年年进贡。……(面对齐愍王)我齐国凭借大王之威武指日称霸天下,莫说燕国了,到时候哪个诸侯敢不来朝拜?”

齐愍王高兴,对苏代点头微笑。

陈举(行礼):“大王,请恕臣直言!齐国强大只是表面现象,难道吴国当年不是称霸中原而后被越国乘虚而入么?(镜头给齐愍王,面露不喜之色)诗经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大王既为圣明之主,现在更应该抚恤百姓,行道义于天下。”

苏代:“当今周天子名存实亡,各诸侯虎视眈眈,陈大夫竟然还在讲行道义于天下?……哈哈哈,道义只能被兵马践踏。国家只用强弓硬弩才有强权,开疆扩土才有立足之地。还有,陈大夫数次拿夫差昏王与大王相提并论,(转身面向闵王)大王,请治陈举不敬之罪!”

陈举(气红了脸):“苏相国……你……”

齐愍王(看大家要吵起来):“好了,众位都是为了国家之事,各抒己见而已。(盯着陈举)陈大夫,寡人真如夫差一样是昏王么?”

陈举(赶快跪下):“臣一时情急,臣不敢!”

齐愍王:“嗯……不看你是齐氏宗亲,定不轻饶!”

陈举(跪地):“谢大王!”

齐愍王:“寡人今天累了,都退下吧!相国暂且留下!”

众大臣:“诺!”(徐徐退出)。

齐愍王:“相国刚才所言寡人深以为然,想如今诸侯各自为王,道义已经无用了。陈举之类真是迂腐。深误寡人!……刚才相国所言开疆扩土定有深意,望相国直言以告寡人!”

苏代(近前,施礼):“大王,臣以为我大齐刚刚战胜强秦,此时秦国必不敢正视我东方,应该趁此时出兵攻打宋国!”

齐愍王:“奥?伐宋?”

苏代:“大王若能灭宋,南可以进军荆楚、西可以威慑韩魏。宋地沃野千里,富产粮草。得到宋国不但可以扩大齐国版图,又可以给我齐国将士补充后勤。”

齐愍王:“话虽如此,然伐宋尚有不妥啊。宋虽弱,毕竟是一个国家,岂有随便伐他国之理?况且我大齐刚刚战胜秦国,将士百姓正需要休养生息,哪能再妄动干戈?”

苏代笑:“大王,当今天下,各诸侯已经不行道义,弱国更无外交可言。宋王偃为人暴虐骄纵,若要伐宋,随便找一个理由,或称其不给周天子进贡、或称其宋王偃对内暴虐凶残,我即可出兵。臣还以为,我齐国将士刚战胜秦国,正是得胜之师,趁此士气,一战即可成功。”

齐愍王(点头):“嗯嗯、相国所言极是……但是伐一国岂是容易之事么?万一不成,空费人力财力。”

苏代 :“宋国地处平原,无险可守,虽然也称一国,不足为虑。臣以为大王派一员上将,率大军数万,再让燕国出兵数万助我伐宋。一年之内必成大功!(抬头看见齐愍王在沉思) 大王欲立伟业不可狐疑!此时伐宋,真千载难逢之机会!若伐宋成功,魏韩楚必定臣服于我大齐。那时大王再挥军直指秦国……秦灭,大王当代周天子称霸!立万世之基业!”

齐愍王(听到当代周天子非常高兴):“哈哈哈哈!(双手扶住苏代)贤卿真寡人之管仲也!若果能如此,寡人当为先生建祠立庙,与先生同享富贵!”

苏代(笑):“大王,若以臣为管仲,臣当辅佐大王成桓公霸业!”

齐愍王哈哈大笑声。

屏幕缓黑,字幕:(公元前286年,齐愍王在苏代的怂恿下,出兵伐宋。逼迫燕赵派出联军,燕国不得已,派遣大将张魁率军两万出征,齐愍王无故杀燕国大将张魁。燕举国震怒。……齐灭宋后,诸侯国震惊,战国建立起来的合纵随之瓦解。各国也将矛头对准齐国。)字幕打到燕举国震怒的时候,屏幕出现齐国士兵攻上宋国城墙(配战争音乐与战士喊杀声音),宋国士兵跪地卸甲投降,军士砍倒宋国大旗。大旗掉落,飘到泥泞的血水中。接6

6,

景时:齐国临淄市集;秋天日、外

人物:田单、方掌柜、纪捐、纪捐儿媳、纪捐孙子、食客、方掌柜老婆、田并、

红色染缸内工人拉起染好的红色布匹晾晒,镜头拉出染坊,出现集市,集市上各种摊主叫卖。路过斗鸡处,两只斗鸡互相扑腾互斗(一群人围着叫“咬、咬、”“好、好”)。杀牛卖肉处,屠夫正在分解牛肉,钩子上挂着牛腿。手工艺人在制作泥小牛,旁边摆着很多成品(牛身上各色花纹,各种颜色)。路上马车交替走过(马车轴两面探出很长的头)田单上,扭头看走过去的马车车轴。转头继续走,到一个露天的小吃摊前住下,小吃摊幌子挂着《朝天锅》三个字。一张大方桌里面镶着一口大锅,锅里煮着牛羊猪骨头,煮的烂熟的各种下货在骨汤内翻滚着。锅台旁边还有五六个小桌子。老板麻利地从锅里挑出一节猪肠,用刀切碎,卷到大饼里面。老板娘用大木头汤舀子倾在放着葱花的碗里一碗汤。端到一个穿着精美的客人桌上。说道“请!”

田单(笑):“方掌柜!生意可好?”

老板(笑):“哎呀,是田大人。想是还没用早饭呢?”

田单(笑):“正是,两张饼。”

方掌柜(赶快擦桌子,伸手拉出长凳):“请请、马上好。”

卷饼上来,田单吃。陆续走过去几个难民,每次经过摊前都驻足停留闻着肉香咽唾沫,有个难民求老板施舍。老板无奈摇头摆手。

田单:“方掌柜,你一向心肠好,这些难民可怜,今日为何不施舍了!”

老板(无奈):“大人不知!自从与宋国开战,每天跑来临淄城的难民也不下几百口。开始两天只要是有难民张口,小人一定给他们碗热汤或是熟饼。越往后人越多了,官家又没人管,小人本又小利又薄,实在支撑不起!索性除了看见有快饿死的难民送他们一口汤,其余一概管不起了。”

食客(穿着华丽):“这两国开战,最倒霉的还是我们行商的。商道都让士兵封死了,这还不说,上个月我朋友从南方运过来的几车布匹,价值百金,走在路上被当兵的硬抢过去了,据我朋友说,那些当兵的都比强盗还狠、还贪。抢了货不说,把人也毒打了一顿,差点命都没了。九死一生逃回来的,现在还躺在家里下不了床。……我们听了这个风声,也都不敢出去贩卖了,哎!粮食又贵,自己也没有地种,只能待在家坐吃山空。”

(旁边一桌上一老人,一中年妇女带着一个8岁的小男孩,桌上只有一碗汤,妇女打开小布包拿出干饼掰开往汤里泡饼,三人都瘦的干干巴巴)。

纪捐(冷笑):“吃不上粮食?你们还能坐吃山空!我们天天种地的倒是都快饿死了!”

大家转身看他

食客:“老人家,今年可是收成不好么?”

纪捐:“收成跟往年差不多,就是徭役太重了!我们乡上种的都是相国的封地,地里打下粮,先收去一半地租,县里再扒一层、临淄城里再扒一层,时不时地还有当兵的也来征粮草。这还不到一年时间,就把我们农民攒了几辈子的家底都征空了。……(望着小孩在吃饼)不光徭役,这孩子他爹又被抓去服兵役,现在连个下地干活的劳力也没有了。坐在家里不是饿死就是被官逼死。我们只有跑出去投奔亲戚了。”

纪捐儿媳(流泪,小声):“爹,吃吧!吃完好赶路呢。”

房掌柜:“老人家,不单是为了宽您的心,依我看这孩子他爹去当兵也还是条活路啊!现如今这什么买卖也做不成。(笑对田单)您在这里我才敢说出来,田大人是个真正的大善人,是爱惜百姓的好官。就说我这个小摊子,一天也就是百十钱的买卖,光税金倒要交出去几十钱。还得担待着军爷官爷路过吃饭,从不给钱。不瞒众位,我打算着要是再这样下去,也赔不起这买卖了。还是回老家即墨城了。”

房掌柜老婆(紧张的拉了方掌柜一把小声):“快干你的活去吧!不要命了么?还没喝酒就说醉话了。前几天在檀衢大道上被杀头的狐咺,不就是抱怨了几句大王的话?被人抓走第二天就斩了。围着看的人也不下几万。你还敢大白天的乱说话!(尴尬的笑对田单)这老方刚才并不是说大人您!田大人吃东西次次多给我们钱。这条街上的铺子每年得您很多关照处!,并不是那些贪官污吏可比的!”

房掌柜(赶紧笑):“田大人千万别怪!我一时顺嘴,胡说的,没有指您的意思!”

田单(笑)

(纪捐三口人吃完饭,老人推起独轮小木车,妇人领着孩子挎着小包袱要走,)田单放下手中饼,走上前

田单:“老人家,既然要赶远路,必得盘缠。”(手向衣襟里掏出一包钱币塞到老人手中)“我今日不曾多带,只有这些,权当路费赠与你吧!”

纪捐(赶快推):“使不得、使不得,大人。”

两个人继续推让。

田单:“快收起来吧!大路上争来争去的,让人看见了不知是怎么回事!”

纪捐(擦眼泪):“这怎么使得呢!”

方掌柜的:“老人家,田大人让你拿,你就收起来吧!田大人是我们这里临淄城市掾,头等大善人,真正的敬老怜贫的好人!”

田单:“方掌柜过誉了。老人家不必客气!一点小钱财,不值什么”

纪捐(拉着妇女儿童齐跪下给田单磕头,哭):“田大人这是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了!……我老汉纪捐给您磕头了!您的恩德我们一辈子忘不了,就恐怕这辈子还不上!”

田单(赶紧扶起):“老人家一路上多多保重!”

老人起来推车带妇女孩子出城。田单等人目送。

田并上:“大哥,让我好找!”

田单(笑):“兄弟今日怎么不去宫中当勤?”

田并:“大王这几日染病不出早朝,故我可以歇几日。一早到家中找你,想跟你到市上逛逛。大嫂说今日是赶山会的日子,集市上忙,你怕事情多,所以早出门了。饭都没在家中吃。原来自己跑出来吃好的。”

田单(笑):“哈哈,正是”

方掌柜:“自从田大人管市场,欺行霸市的没有了,以前的乱象也没有了。这市场兴旺了很多。”

(田单跟田并告辞老板继续往前走。弟兄两一边走,田单一边跟街上的熟人打招呼。)

田并(小声):“大哥,你可知道近日宫中发生了一件奇事!”

田单:“嗯?什么事?”

田并(小心看着周围小声):“接连两日,在内宫门口,一到夜间三更,就听见有人啼哭,哭声甚悲。人近前查看,哭声就止住了。但宫中不见一人,为这事已经接连杀了几个巡夜的太监。大王受了惊吓,所以染病。”

田单(惊讶):“奥?竟有此事?”

田并:“大哥,这是我们大齐不祥之兆么?”

田单:“贤弟,不可乱讲!我从来不信鬼怪神力之事!若详查起来,一定是有人作祟。……这几日还流传在西城外博昌村下了一场血雨……这些事不是偶然,定是有人图谋不轨或别有用心。但我猜测不出是什么人做的,做这些事到底意欲何为……”

田并:“大哥,不是弟抱怨,大王也该警觉了!现在齐国朝中官员非亲不用,非钱财不得提升。大王用人不论才能,只凭自己爱好,现我大齐内政外政竟然全由苏代专权。像大哥你有经天纬地的才能,却只能屈居这小小市掾之职。我现在虽居宫中侍卫,实在不想保这种昏王。”

田单(警觉看周围,点头对一个人打招呼,对田并):“贤弟!人多口杂,不可乱讲!(停了一下)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为今之策自己先修身、齐家,尽自己的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只要肯努力,任何难事都会解决。那句话不是否极泰来么?无论何时,……天道还公!”(声音低沉,但威严)

镜头拉上天空晴转阴接7

7,

景时:燕国训练营地,日/外

人物:乐毅、燕国士兵

秋风瑟瑟,天空阴暗。

乐毅:“天道还公!……”(镜头由天到地,全景,乐毅训话列队的战车和士兵)“齐国侵略我们家园、烧杀我们兄弟、侮辱我们妻女、抢夺我们财宝、擅杀我们将军张魁!此仇当如何?”

燕军怒气直冲云霄,全军喊(整齐):“此仇必报、此仇必报、……”

8,

景时:燕军军营,日/外

人物:燕昭王、乐毅

燕昭王和乐毅走在军营里

燕昭王:“贤卿,刚才寡人看了你练兵阵法,甚是欣慰。寡人没有看错人!……我们何时可以进兵?”

乐毅:“大王,现在将士人人奋不顾身,已经不畏生死。正是可用只时。但是若要伐齐,尚需联合其他诸侯共同出兵,才能成功。”

(燕昭王点头默认)

乐毅:“大王, 臣还有所顾虑,要禀明大王。”

燕昭王:“爱卿请讲!”

乐毅:“大王可知三人成虎之事?”

燕昭王:“寡人不知。”

乐毅:“大王如若听人说城内集市上有只老虎在伤人,信否?”

燕昭王(笑):“老虎怎会到集市上?寡人不信。”

乐毅:“若又有人报与大王集市上真有老虎伤人,大王信否?”

燕昭王:“那……寡人会犹豫。”

乐毅:“若再有人报大王集市有虎伤人,大王还不信么?”

燕昭王(沉思):“既然众人都说有了,想来是真有虎伤人。”

乐毅:“大王,臣若带兵伐齐,必重兵深入险地,时日一长,难免有人会在大王面前议论。”(燕昭王点头)。

乐毅:“若一人诋毁乐毅,大王可能不信,若大臣们皆议论乐毅,大王难免不有所疑虑。到时,前有敌兵,后无国家支持,乐毅危矣!”

燕昭王(恍然大悟双手扶住乐毅):“爱卿放心,寡人在此立誓,寡人绝不做三人成虎之事!”

一个士兵拿着一封书信,(形容神秘)送给燕昭王。燕昭王打开书信看。边看边高兴。看完双手扶住乐毅

燕昭王:“哈哈哈!贤卿,天助我也!天助我燕国啊!”

乐毅不解的看着燕昭王……镜头天上阴云,背景昭王笑声。

9,

景时:场景1,日/外

人物:触子、陈举、田单、田并

临淄城郊外兵营门口。田单三人坐着马车路过兵营,军营门口上将军触子穿着铠甲接过小兵手里的缰绳正要上马出营

陈举(高声):“大将军这么匆忙,要去何处啊?”

触子抬头看是陈举,几人下马行礼

触子:“既然是陈大人,我也不必隐瞒。哎!刚接大王天使相传,召我马上入宫。”

陈举(疑惑):“可是有战事?”

触子(眼光扫了一下三人):“燕国来犯!”

陈举、田并(齐看田单,同时):“啊!?”

田单(冷静):“请问将军,只有燕国么?”

触子:“秦魏韩赵燕五国联军。”

田单:“请问何人为将?”

触子:“乐毅!……”

镜头转乐毅

10,

景时:燕军营地,日、外/内

人物:乐毅、乐勇、众将领

乐毅身后环绕着十几名将军,再往后几排战车和士兵掺杂列队整齐。

乐勇:“报元帅,五国人马集结完毕。”

韩赵魏楚四国大将分别上前和乐毅行礼。……场景转入大营帐内。乐毅坐在大帐正坐,右手处依次四国大将,左手处燕国剧辛、乐暢等将军。

乐毅(起身):“众位将军远来辛苦!”

众将起身:“元帅辛苦!”

乐毅(手托帅印):“此次我们五国联军为天下大义而伐齐,正是以有道伐无道。……此乃联军帅印。我即为总帅,当明三军军令。在此我约法三章!……自即日起,凡我联军将士,令必行禁必止,此一!凡我联军将士,不得奸淫掳掠,此二!凡我联军将士,不得烧杀抢夺,此三!凡有违令者,(环视四周)斩!”

众将军(行礼):“愿尊将领!”

11,

景时:齐国村庄内日/外

人物:齐国百姓、齐国军官、齐国士兵

哭喊声此起彼伏。(表现齐国内部很混乱的景象)齐国村庄内,士兵在强行拉走百姓家的牛羊马匹。

齐国百姓哭:“军爷,求你留下我们的牛吧!”

齐国军官(走来,怒吼):“快走开!我们这是去卖命打仗了,保你等百姓的性命,你们连头牛也不舍的。”

齐国百姓哭:“军爷!东西你们都抢去了,不等别人来杀,我们百姓先饿死了。”

军官(生气):“大胆,我们都是奉了相国之命,你们这些刁民胆敢抗命不遵么?”

百姓:“我们的命都没了,还有什么尊不尊的!”

军官:“把这些刁民先打一顿,再抓起来。”

众军兵上前狠揍百姓。

12,

景时:官道,日/外

人物:乐毅、剧辛

行军路上,乐毅骑马与剧辛并行走在军队前面,

剧辛:“以元帅度之,齐国当派何人抵抗我军?”

乐毅:“齐国最能打仗的只剩触子、达子二将。我预计他们必定在济水列阵迎击我联军。”

剧辛:“将军可有破敌之策?”

乐毅:“二将虽勇,但各有弱点,触子勇有余而智不足,好冲动。达子有谋略,只是过于贪婪。我使大军列战车阵,再用奇兵绕道其身后,前后夹击,攻其不备,必可大获全胜!”

剧辛:“济水有天险,各条道路都已被齐军扼守,我军奇兵从何处绕到他们身后呢?”

乐毅(贴近小声):“将军,我已经派乐暢带领人马绕过青山小路,十日内赶到济水以东。”

剧辛(大惊):“将军真是孙武再生!虽未到过齐国,竟然对齐国人文地理如此熟悉?”

乐毅(笑):“为将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如此,齐国毕竟人才济济,我们不可大意!”(说完后,若有所思。)

剧辛:“元帅,还有什么忧虑么?”

乐毅(笑):“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我没有想明白。”

剧辛:“何事?”

乐毅:“在我出征前,……(镜头转:燕昭王交给乐毅一张标明齐国军事部署、进兵线路详尽的齐国地图,并且燕昭王将齐国大将的详细信息介绍给乐毅)想来大王真是高深莫测,竟然对齐国了如指掌,看来这么多年大王对齐国下足了功夫。”

 

13,

景时:齐国王宫大殿,日/内

人物:苏代、齐愍王

苏代:“大王,臣以为虽然触子将军率大军20万列阵济水,但非必胜之计。”

齐愍王:“相国请直言!”

苏代:“大王,臣唯恐将士惜命,不肯死战。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臣以为大王可派使者对触子下一道命令,此战若败,斩触子全族,掘其祖宗坟墓!这样……触子将军能不死战么?”

齐愍王(瞪着大眼看着苏代,以为要发怒,而后哈哈大笑):“寡人竟不知,相国非但能治国,还能治军!”

14,

景时:济水以东,齐军大营(全剧第一次高潮)日/内

人物:谭锡、触子、传令兵

济水以东,齐军大营内。触子气的一掌拍断桌子一角,手里拿着圣旨。

触子:“我舍生忘死保家卫国,大王竟然如此待我等!”

谭锡:“上将军息怒!想必大王又是听信谗言。”

传令兵:“上将军!燕国来下战书,约与我军明日列阵交战。”

触子:“传我军令,今日全军饱食,每人酒一碗、肉半斤。明日与燕军济水决战!”

15,

景时:济西战场,日/外

人物:触子、谭锡、乐毅 、乐勇、乐暢、两国军队

天刚蒙蒙亮,齐国一早就到达战场,列阵等待燕军。(镜头表现时间)一直等到中午烈日当头,燕军才出现。这时,齐军士气慢慢低落。(战鼓、军号、士兵整齐的前进步伐、音乐起)齐军列方形阵,盾牌长戈相互配合,慢慢往前推移。燕军方形阵慢慢往前推移,两军快接近时,突然燕军方形阵两边让开,战车冲出。(战车阵法,两匹马拉战车,一名驾车手。车上三名军士,中间神箭手射杀,边上一人驰大盾防护,另一边一人持长戈刺杀。冲进齐国方形阵破阵。)齐军没有准备,节节败退,谭锡献计策使用步兵三人一组,每人持戈,背靠背矮身,半蹲呈圆形,用长戈砍刺马腿,破战车阵。触子马上命令将军谭锡用此法出击,大破战车阵。(里面有谭锡个人英雄主义,个人武艺超群)这时齐军趁势全军出击。燕军乐毅改变阵法,用战车配合士兵。全军出击。这时两军战车、马军、步兵混战在一起,两边将军也亲自上阵。触子、谭锡、乐勇、乐毅武功都极高。两边主将下令坚持到最后一刻就能胜利,并且用上了自己的后备军队。乐毅下令,坚持到最后一刻,等待援军。也用上了自己的后备军队。齐国越战越勇,就在燕军抵挡不住的时候,乐暢带领战车和士兵,从齐军侧后方冲杀进来。乐暢勇不可当。齐军大败。

触子(看着身边为保护自己战死的将士,对谭锡悲伤地):“我轻视乐毅了……谭锡听令!我保护你杀出,你去临淄找陈举大人,有一人与陈举是王世宗亲的,名田单。此人曾嘱咐我一定小心乐毅用兵,可是我没有认真听他的话。以致有此大败!”

谭锡:“上将军,我与将军同杀敌!”

触子(大怒)“听我讲完!田单当日嘱咐我,若燕军有奇兵偷袭,定是我国内有内奸,私泄边境地图。可是我没有在意。如今看来,田单胜我许多,可为帅才。你回国后找到陈举大人,将今日所战之事说与他听!”

谭锡“上将军,我保将军杀出!我们一同回去!”

触子(悲伤)“我自为将以来,战必胜、攻必克,从未有此大失。我已无面目再见大王。”

谭锡(哽咽)“上将军!”

触子:“你若视我为上将军,完成我交代的事情,我死即瞑目了!”

说完,提枪上马。

触子(望着谭锡威严地)“还不走,要待何时!”

谭锡(难忍悲咽):“诺”

谭锡上马冲出阵营(触子亲自驾战车给谭锡开路,勇不可当,谭锡领十名军士骑马跟在触子后面)谭锡冲出战场,往齐国方向跑去,回头洒泪望向触子,触子正在驾车奋力击杀燕军。……

16,

景时:齐国陈举府,夜/内

人物:陈举、鬼方刺客、田单、田并

(字幕:齐国陈府)陈举正在奋笔疾书写奏章。突然窗外闯进来几个蒙面刺客。举剑便刺向陈举。陈举本能举起竹简阻挡,竹简被劈成两段。刺客举剑再刺,马上要刺中陈举的时候,门外田并飞身拿剑拨开刺客来剑。田单紧接其后徒手对抗其余刺客。田单、田并奋力击杀刺客,并活捉一名。结果活捉到的咬舌自尽了。田单解开死者面具,拉开衣服查看,并从一个刺客衣服内翻出一块写着“苏”的家牌。陈举惊魂未定,

陈举(坐在地上一角落):“幸亏两位贤弟?”

田并(抢):“今天晚上有几位大人遇刺,大哥一听说,马上带我到你这里来。果然来的好,险些迟了。”

陈举:“谁这么大胆,竟敢刺杀朝中大臣?”

田单(伸手拿着写着“苏”的家牌): “这些刺客武功不低,但不像我们华夏人,他们臂上有纹身,我看像是鬼方遗民。”

陈举:“燕易王时曾收鬼方遗民作死士,这些人难道是燕国派来的?‘苏’又是何人的家牌?……(田并同陈举一同突然大惊)难道跟相国有关系?”

田单:“不可声张!此事关系太大了,今晚我扮作随从,同大人到相国府走一趟吧!”

17,

景时:相国府,夜/内

人物:苏代、陈举、田单、相府管家、相府家丁

苏代手缠绷带出门迎接。

陈举:“陈举拜见相国大人!”

苏代:“陈大人,真是贵客!”

旁边鹦鹉:“陈大人、真是贵客……”

大家听见了都笑。

陈举:“相国怎么受伤了?”

苏代:“我看陈大人安好,就放心了!今晚上有刺客前来刺杀,幸亏我身边有几个武功高强的门客,刺客才没有得逞。”

陈举:“相国,陈举也险遭毒手。所以一来问大人安,二是特来禀报相国的。”

苏代(生气):“我刚已派人增加了宫中侍卫,并全城搜查刺客。大人受惊了!还好我们没有大碍……依大人看什么人所为?”

陈举:“我看定然是外邦诸侯所为,看见相国大人无事,陈举也就放心了。先告辞了!相国保重!”

苏代:“明日一早,我们同报大王,一定要严查此事!”

陈举:“好,相国告辞!”

苏代送出门口。

18,

景时:马车里,夜/外

人物:陈举、田单

陈举:“贤弟,你说他的伤是真是假?”

田单:“不能断定,但是刺客一定跟相府有关”

田单(若有所思):“家牌的确出自相国府。我看见他们的门客、管家牌子确实是一样的。”

两人闲谈中已经回到陈府。

19,

景时:陈举府,夜/内

人物:仆人、陈举、田单、田并、谭锡

仆人:“大人,家里来客,已恭候多时”

陈举田单走进大厅,看见田并正在看着谭锡吃饭。

谭锡(单膝跪地行礼):“陈大人!”(声音哽咽)。

陈举(赶快扶起):“谭将军!你从何而来?(看见谭锡蓬头垢面,大惊)大军怎么了?……”

谭锡:“上将军让我给大人带信回来!”

说完看了看周围的人。

陈举:“将军但说无妨,这位是族弟田单、这位你已经见过了,是田单之弟田并。”

谭锡(听到是田单,对着田单行了一个礼):“久闻大名”,

把战场上的事情讲给大家听。

陈举(惊疑):“触子上将军为何不回来重整兵马?”

谭锡(愤恨):“其实上将军是被大王所逼!”

陈举:“怎么是被大王所逼?”

谭锡:“我们与燕军对阵前,大王派人送来急令……如若与燕军所战不利,上将军将被诸族、掘祖坟!上将军不忍受辱,所以宁肯战死疆场。”

三人听了大怒,咬牙切齿:“昏王、真是昏王。”

谭锡(对田单):“田兄,触子将军说你有才智,让我务必找到你!此大齐生死攸关之时,万万不可袖手旁观!”

田单:“将军,这是自然,你我都是齐人,况我等还是齐国宗室。……依将军刚才说来,齐国必是有内奸了,并且必定是朝堂之臣身居高位。”

陈举(生气):“苏代无疑了!枉大王对他如此信任。我当连夜禀明大王,来个先发制人。”

田单:“大人,不可!我们现在没有证据,只是凭借一块家牌,猜测而已。况且苏代善辩,万一他反咬一口,告你个诬陷大臣之罪。”

陈举:“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大军已败,我大齐危在旦夕,为今之计只有先锄奸安内,而后才能攘外。”

田单:“大人,从长计议!待我们找到证据,到时候你再禀明大王!”

陈举:“贤弟,我大齐现在已如叠卵,如若我再不揭发,为时已晚。我陈举虽无才德,但宁舍此身躯以报祖宗!……贤弟,我曾跟韩泯大人说起你的才能。如果我此去不回来,你有事可以找韩大人!”

田单(大惊):“大人何故出此不吉言语?”

陈举(笑):“我深知大王性格,喜奉承,不喜直言,我此去吉凶未知!但我即为社稷大臣,在此国家危亡之时,不可不挺身而出!”

田并:“大人,何故如此?为此昏王不值得。”

陈举:“贤弟,我并不是为昏王,而是为了社稷、百姓!(又对谭锡说)将军,既然触子上将军对你交代过,我想你不要去面见大王了。我将战败之事禀明,你存有用之躯,在战场上杀敌报国!”

三人对陈举:“大人!……”

陈举(凌然):“诸位请勿再言!时间不多,不可耽搁!我此时就进宫。”

田并上去拉住,要再劝说。

田单:“贤弟,我知道大人脾气。既然如此,我们就再去暗查相国府,大人劝说大王不可太直,等我等找到证据必定保大人无事!大人保重!”

20,

景时:陈举府灵堂, 春日、外

人物:韩泯、田单、苏代、众大臣、鬼方武士、齐国士兵

灵堂前供着陈举的灵位摆放着棺材。灵堂里和院子外站了很多人,有大臣、齐国宗亲。一个门人报到苏相国、韩大人前来吊唁。苏代、韩泯上灵前哭着行礼毕,与旁边的大臣们问好。

田单:“拜见相国大人、韩大人!”

韩泯:“相国大人,此人是陈举宗室,名叫田单。陈大人的一应丧礼之事都是他承办的。”

苏代(看着田单点头):“有劳、有劳!”

田单(行礼):“相国大人、各位大人,田单有几句话是陈大人临终遗言,我想趁着朝中大臣都在,讲出来,以全陈大人之名之志!”

韩泯:“田单,今天朝中大臣都在,你但讲无妨。有什么事我们都会做主!”

田单:“谢众位大人!陈大人得知我军在济水战败,为我大齐、为百姓,不惜冒死劝谏大王。以至于身死。今日小人也欲效仿陈大人,在国家危难之时,以死报国!”

苏代:“田单,有什么话一定要想好再说!对大王、对大齐不利的事情你可不能胡言乱语啊。陈大人当日非但未劝服大王,反招致祸害。我再三劝说大王,都没能挽回陈大人的性命(难过之状)!”

田单:“多谢相国提醒!……各位大人,当日济水之战,就在我军即将战胜燕军之时,从我军身后出现一支燕国军队,导致我军全无防备,以至溃败。这件事情不可怪罪上将军触子,因为他不知道……我齐国早有人把军事布防图送给燕国,否则燕军是绝对不会绕过天险、避过防御跑到我大军身后进行突袭的。”

苏代(生气):“田单,不要信口雌黄”

韩泯:“唉,相国大人,何必生气呢?管他对不对,我们听一下又何妨?田单,你接着说!”

田单:“不但如此,这个泄密之人早已潜伏在我齐国,用各种手段制造谣言,惑乱军队和百姓,……各位大人,可知现在齐国百姓传言博昌之地天降血雨?齐国宫门无人而哭,种种异事?”

苏代:“田单大胆,不得胡说。”

韩泯(拦住):“相国大人,听他讲完么”

田单:“其实田单一直不信鬼怪作祟之说。这些事情,全部都是有人别有用心而为之!”

大臣(交头接耳):“啊?竟有此事?”

田单:“并且田单已经查明是怎么回事!”(镜头切博昌之地夜间下了一场雨,鬼方武士趁晚上无人的时候,跑到村里在路上墙上洒下了染坊染布的红色水。田单曾经亲自去现场看过,如果是天降血雨,应该屋顶的水都是血色,但是屋顶并无血色,村里只有墙面和地面是红色。并且第二天这件事竟然全城都知道了,因为有人故意散播的信息。)

田单:“山海经上记载有五彩红嘴鸟,名鹦鹉,能学人言。”(镜头切齐国王宫内到了晚上没人时候,鬼方武士把鹦鹉放飞到宫门内,鹦鹉学人哭泣声。)

众大臣:“啊?竟有此事?”

田单:“田单未见之前,以为是书上枉谈,谁知前几日在相府竟然亲自看见了!”

苏代:“田单,大胆,你是说这些事都是本相制造出来的?只凭我相府里有鹦鹉你就能捏造这些事情么?”

田单:“相国大人,鹦鹉必须有人训练,才能学习到人的声音,如果没有人刻意教导,它们并不能模仿人哭的声音。大人的鹦鹉能不能学人哭,一试便知。”

田单:“还有一事,自从燕国出兵,接连有几位大臣遭到刺客刺杀。陈大人在劝谏大王的当晚,也遭到刺客袭击,幸好田单及时赶到制止了。”

一大臣:“田单,难道这事也是相国所为?”

田单:“当晚我从一名已死的刺客身上搜出相国府的家牌,还有,行刺之人全部是鬼方武士,这些人我想应该全部养在相国府吧?当晚,相国大人为了摆脱嫌疑,也将自己的手臂弄伤。大人我说的可对么?”

苏代:“田单,这些全部是你一派胡言,我的府里没有什么鬼方武士。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理,我可以带你同到大王面前说清楚。”

上来一个士兵过来轻声禀报田单事情。

田单(笑):“大人,不必了,刚才你来的时候,韩大人已经派人到了相府搜查,刚才士兵禀报鬼方武士已经被剿灭了”

苏代(心里紧张,面上没事):“你们……竟然敢私闯相府?”

田单:“武士,带上来!”

上来两名武士抬上来三具鬼方死者的尸体。田单上前撕开一个人的胸前,有纹身。

田单:“众位大人请看,鬼方人从小就纹身,这些就是相府里的鬼方武士。”

大臣都惊讶起来。

苏代(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田单,无名小卒、我今日竟然载在你手上!可笑,可笑啊!只是可惜啊可惜”

韩泯(笑):“苏相国,可惜什么?”

苏代:“可惜太晚了!我始终是不负燕王之托。纵然我苏代身死,齐国也已经无力回天。哈哈哈”

大臣们(痛哭大叫):“杀了他、将他车裂、诸他宗族”

韩泯:“武士、拿下!”

两名武士过来绑苏代,突然两只箭射死武士,鬼方武士从四面墙上跳下来,迅速围成一个圈将苏代保护起来。

苏代(惊讶):“你们不是?……地上的人又是谁?”

鬼方武士:“大人,小人发现有人抬来前几天死的几个兄弟的尸首,在相府鬼鬼祟祟的,我一直跟踪他们到这里,发现你有危险,我们就赶过来了。”

苏代(明白是中了田单设计的计谋,恶狠狠):“田单……好好!我竟然中了你的计!”

田单:“苏代,你霍乱我大齐,杀害忠臣、欺压百姓。齐国人人恨不得食你肉,饮你血。陈大人在天有灵,保佑我们铲除奸恶!今日就拿你人头祭拜陈大人!”

鬼方武士:“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大人出城!”

不等说完,鬼方武士一路杀出墙外,架上马车保护苏代往城外跑。鬼方人勇不可当,路上的士兵被纷纷杀退。

21,

景时:临淄城门,日/外

人物:韩泯、田并、田单、众大臣、苏代、鬼方武士

鬼方武士将近跑到城门,两边城楼田并带领埋伏的弩箭手万箭齐发,将苏代、鬼方武士全部射死……。镜头给苏代被射死的特写。

韩泯:“田单,你不负陈举之托,为齐国立下了大功,我当禀明大王重用你!”

田单(作揖):“谢韩大人!田单有一事想禀报。”

韩泯:“请讲!”

田单:“大人,我不是朝堂之臣,不应该擅自议论国事,但现在国家存亡危机之时,田单不可不禀明!……五国联军济水一战,让我齐国大伤元气,现在如果我们集结五都之兵再沿济水列阵对抗燕军,那么齐国危矣!”

韩泯(惊):“这是为何?难道不去迎敌么?”

田单:“我认为,五国联军里面只有燕国对我们齐国有深仇大恨,其余国家派兵来犯,无非是有利益驱使,抢夺了财宝,侵占了土地,他们就会陆续撤兵。到时只剩燕国孤军奋战。乐毅也必然知道此中利害关系。所以我猜测,乐毅定然分兵,他会亲自带兵直捣临淄城。”

韩泯:“济西离临淄相隔甚远,并且沿路有城池,有军马,乐毅敢冒如此风险么?”

田单:“济西一战,乐毅用兵极其诡厄,使奇兵突袭我军后方,导致触子上将军之败。并且乐毅手中有齐国布防地图,实在是我们心腹大患!……希望我担心是多余的!”

韩泯:“奥?”

田单:“我怕齐国境内七十五个城池不保……”

韩泯:“啊……照你这么说齐国恐将不保?那当如何?”

田单:“应该集结兵马守卫临淄城。若守住临淄,就能让五国联军退兵。……田单还有一事请求大人!”

韩泯:“快快请讲!”

田单:“田单求大人千万不要在大王面前提起绞杀苏代之事有田单参与!否则田单性命不保!”

韩泯(大惊):“这又是为何?”

田单:“大王为人,好大喜功,生性多疑。大王本来就以错信苏代之事感到羞愧,田单乃无名之人,大王要是听说苏代死于无名之人手里,更加恼羞成怒。到时,田单性命不保!”

韩泯:“先生真高见!我也素来知道大王性格。好!此事我答应你!但我也有一事相求于先生!”

田单:“田单不敢!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行!”

韩泯行礼,田单也赶快行礼

田单:“田单不敢受大人之礼!”

韩泯:“今日所见先生之德才,真令韩泯肃然起敬!值此国家危急之时,先生不可空负大才,应当报效国家!”

田单:“大人放心,田单既然生为齐人,死亦为齐鬼。大人旦夕有吩咐,田单当为国家不惜性命誓死守卫!”

22,

景时:燕军大营,夏日/外

人物:剧辛、乐毅

剧辛:“难怪大王对齐国了如指掌,一国之相都是大王安排的,他们岂有不败之理?”

乐毅:“大王用人高深莫测!令人折服!可惜苏代身死,要不然回国后一定受大王恩遇!……先不论这些,将军,你看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进兵?”

剧辛:“依我之见,稳扎稳打,依次攻占各个城池,这样后方有国家保障,前面也就无所顾虑。”

乐毅:“我料定秦魏韩赵四国与我貌合心离,各有所求,时间久了,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会撤兵。到时候只剩下我们燕国就危险了”

剧辛:“恩,他们势必如此!”

乐毅:“依我之见,此时分兵,以四国之力拖住齐军,我亲自率军攻打临淄”

剧辛:“啊!这可是险招,济西离临淄相距甚远,中途多有城池,万一不成功,大军将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元帅三思!”

乐毅:“非也!齐王这几年横征暴敛,齐国百姓怨声载道。我大军现在正势如破竹,趁此军民离心之时正可攻占齐都。一旦耽搁日久,齐国军民团结一心,……那我大军到时才真的是陷入险境了。出兵前我已从地图上选出一条路,我想明日就带领大军沿此路进兵,每名军士只带半月粮草。大军十日内必定到达临淄城。临淄城必然没有防备。”

剧辛:“元帅高论!剧辛佩服”

23,

景时:燕国易水黄金台,早晨/外

人物:燕昭王、苏代、鬼方武士

燕昭王背着手向着东方日出,镜头从昭王身后缓缓转到侧面脸上。脸上有两行泪水。昭王回想跟苏代的对话。镜头燕昭王、苏代、百名鬼方武士(是镜头4里面燕昭王身后的神秘武士)

苏代:“大王,臣此去齐国一定会遭人诋毁,若臣在齐国地位显赫,那么大家会嫉妒臣。若臣在齐国地位卑贱,那么大家又会轻视臣。若臣被重用了,大家会对臣产生怀疑,如若燕国与齐国不和,大家又会归罪于臣。再如若齐国太过强大,大家又会认为臣是真心辅佐齐国。到时候臣将危如叠卵!但臣任何事都不害怕,就只怕大王对臣失去信任!”

昭王:“爱卿放心,寡人指易水为誓!你到了齐国做任何事,寡人不为所动!你可以把家人接到齐国,也可以随便说燕国和寡人的坏话,还可以出卖燕国的信息。甚至可以怂恿齐国攻打我们燕国。……只要能保证你自己的安全!(握住苏代的手,动情地说)爱卿置身险境,万事当心!……这100名鬼方武士,是寡人的亲军,从现在开始他们只听命于你!爱卿,寡人在燕国等你回来!”

苏代(哽咽):“苏代决不负大王所托!”

镜头回到现实

燕昭王(拿着一樽酒缓缓倒在地上,流泪):“苏爱卿!寡人不想……当年一别,竟为永别!”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