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银行一类卡和二类卡宣传小品《中
电信诈骗台词剧本,银行宣传反诈骗
中奖诈骗小品剧本,诈骗中奖短信小
行医诈骗搞笑小品剧本(坑爹神医)
银行网络诈骗小品,银行宣传反诈骗
网络诈骗小品,网络诈骗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光棍节搞笑小品剧本(美女必扰)
记者节小品剧本,访谈类小品(祖国变
古代穿越现代的情景剧剧本,年会古装
建筑公司快板剧本《过去未来》
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快板台词《牢记使
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爆笑音乐剧剧本
道路施工安全音乐剧剧本《安全手册
医药行业正能量小品,药企年会小品剧
长途汽车服务小品剧本《祝你平安》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重阳节喜剧爆笑节目小品剧本《真情
消除贫困日脱贫小品剧本《项目脱贫
反应农村妇女素质的小品剧本《好邻
油库音乐剧剧本《我为祖国献石油》
政府对疫情影响严重的餐饮行业扶持
世界邮政日宣传小品剧本(小站大爱)
立家规传家训树家风小品剧本《我家
文明城市创建音乐剧剧本《做文明市
中秋节晚会表演超级感人小品剧本《
适合国庆表演的洪灾正能量小品剧本
关于旅游题材的搞笑小品剧本《养生
爱护牙齿小品剧本,保护牙齿搞笑小品
防汛小品剧本,洪水剧本《我是党员》
加油站音乐剧剧本《亲情加油站》
部队退伍小品剧本,部队欢送老兵退伍
抗疫情景剧剧本,新冠疫情护士情景剧
关于新冠疫情的剧本,疫苗接种情景剧
煤矿环保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眼科医生音乐剧剧本(医路有你)
八一建军节节目题材小品剧本《改革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都市电影剧本 > 老爹坟里的宝藏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都市电影剧本   会员:西域孤狼冯远敬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9/15 15:19:51     最新修改:2021/9/16 8:54:0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影剧本名:《老爹坟里的宝藏》
(原创剧本网)作者:冯远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序幕

深夜,雾蒙蒙,雨霏霏,不时有闷雷在遥远的天边轰响,

闪电像一把锯子,把夜空锯开又合上,合上又锯开。

县工商局后院里停车库,雨打在车库塑料瓦上,发出“噗噗噗”的声响。

库里停着一辆敞篷卡车,一声闷雷响起,闪电的亮光中俨然可见两口棺材!一个黑影站在车上,正在使劲翘棺材盖

插在棺材缝里的撬杠一下一下地撬动着

棺材盖发出刺耳的“吱扭,吱扭,咯,咯,咯,咯,咯”响声。

“咔嚓嚓”雷声夹着闪电,照得那人像个鬼魅

“砰”一声响,棺材撬开了,

黑影用力将棺材盖移开, 一股浓浓的腐臭溢出来,使他一阵干呕。过了一会,他缓过劲来,起身推开棺盖,取出一个微型手电筒向棺材里照

棺内一片狠籍,黑黄的棉絮里,一具骷髅龀牙裂嘴,两个深深的眼洞里闪着幽蓝幽蓝的光。

“轰隆”雷响,那黑影惊叫一声,手一哆嗦,手电筒熄了,蓝光消失

人影喃喃地嘟哝:“妈的,别吓老子!”

他再次拧亮手电,在棺材里搜索手电筒的光柱里,一个瓦罐歪斜地倒在棺材一角

黑影用牙咬着手电筒,手电筒光里映出一张蓝莹莹的脸,.     

一双手伸进棺材里抱起瓦罐,镜头在瓦罐上定格,

推出片名《埋在坟里的宝藏

    在闪电的一明一暗中滚动地显出演职员表

 

1、刘书文的卧室     内夜

    墙上电子钟“滴答,滴答”地走着。

卧室很温馨,厚厚的紫色金丝绒窗帘低垂,

一盏落地式台灯发出柔柔的光,

淡淡的玫瑰色墙面上挂着一个大镜框,

【特写】结婚照上,胖胖的小香瓜笑得很甜,刘书文却笑得很勉强。

    刘书文独自躺在一张硕大的床上,正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铛铛铛铛”一阵钟响,电子小姐报时:“北京时间4点整。”

 刘书文:(烦躁不安爬起来,站在凳子上把电子钟取下来,关闭了电源,丢在床头柜上又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翻了一会,找出一瓶《安定片》拧开,里面空空如也。生气地把药瓶甩在地上,倒在床上,拉被子蒙住头……

 

【画外音】“今夜,刘书文在床上了一夜的“烧饼”想啥?说起这事来还真有点“弯弯绕”。刘书文当县工商局副局长都八年了,就是扶不了正,什么原因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前几天,顶头上司退居二线,局长的位子空缺了,在这个关键时刻他还怎么睡的着?”

 

 刘书文(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一拍大腿,愤愤)妈的! 轮也该轮到老子!

(黑屏)

 

2、商业街上     外日

清晨,正是商业街开张做买卖的时候,一派繁忙景象。

“哗啦啦”卷帘门开启声响成一片

鸡毛毯子在清除货物上的灰尘

拖把正在拖地、

“哗啦”一盆水泼在街上

 

3、商业街口     外日

自行车车轮在转动

【镜头拉开】刘书文骑着一辆半新的自行车从商业街经过,沿路不停地和熟人打招呼、点头、相互问候。

利民超市门前,张老板正出门。在人行道上两人相遇。

刘书文:急忙下车老张,出去呀?

老  张:哦,是刘局长呀,上班去?

刘书文:是副局长,说多少遍啦?咋老不改口呢?!让别人听到,还以为我有抢班夺权的心思哩!啊!哈哈哈哈……

老  张:啥正的副的,我老张就认你。再说,吴局长不是退了吗,轮也该轮到你来当这一把手了,是不?

刘书文:不行不行,我还嫩点儿。当个副的,喝喝茶,敲敲边鼓就行啦。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多轻松呀?这就叫‘急流勇退,谓之知机’

老  王:(开鞋店的老王操着一口河南话插嘴)不中,不中,这当官呀,就和

地主差不多,小王再厉害也没用,一出牌准被大王给灭了!所以,宁当蛇头,不做龙尾!

 小  秦:(开服装店的小寡妇小秦笑着说)我说刘局长,你这副职干了快八年了吧?,十年的媳妇也该熬成婆了,再不扶正呀,我们都替你抱不平!

 刘书文:(学着京剧《智取威虎山》中常宝爹):“八年啦……别提他啦!……”

 众  人:哈哈哈哈    ……

 刘书文:你们忙,你们忙,我上班去啦。(骑上车向前走去)

 小  秦:(高声喊叫)刘局长,升了官别忘了照顾照顾我们哟!

 刘书文:(回过头来)记住啦,忘不了你……

 

4、县工商局办公楼内   内日

    走廊里,几个青年的工商干部正在议论纷纷。

女科员甲:我说咋怪怪的,以往老领导还没走新领导就走马上任了,今儿个这是咋的啦?吴局走都走了三天啦,谁来接班还不知道!……该不是又有什么……奥妙吧?……

女科员乙:昨天不是说‘暂由刘副局长负责工作嘛’,该不是要扶刘副局的正吧?

 :有可能,否则,怎么会叫他暂时主持工作?

余 股 长:(走过来)不是“有可能”,而是太有可能了,他刘书文我还不 知道,我们是老同学,又一起进的工商局别看这小子才华平平, 能力般般,人家就是他妈的运气好!步步都踩在点子上。

男科员:凭啥他就运气好?

余股长:长得帅呗,时髦话叫颜值高,是个小鲜肉!自从樊县长独生女儿小香瓜招他做了东床娇客,乘龙快婿,这几年,就如同坐火箭一般“噌噌”地往上直窜!

女青年甲:小香瓜?就是那个……那德行?嘻嘻嘻嘻……

余股长:你笑啥?那德行咋的啦?胖有胖的魅力!可不是吗?自从他们结婚,小香瓜的肚见长,刘书文就当上了个股长,儿子落地,刘书文科长,儿子会叫外公,刘书文就坐到副局长的宝座上!……你倒是又瘦又苗条又漂亮的,能行吗?                    

 女科员:我可没那本事,这年头,就看谁的关系硬了,没听过吗?政府大          院亲连亲,公安局是子弟兵’吗?……

 

 6、楼梯口

刘书文从楼梯上来

众  人:刘……局长早……刘局长好……

刘书文:大家好,大家早……等等,等等,你们叫我什么?局长? 上面什么时间把我这个副字去掉的? 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开不得!

余股长:这可是众望所归,不是开玩笑。

众  人: 对对对,众望所归,众望所归!

刘书文:这也不好,很不严肃吗!得有组织观念吗,一切按组织的决定办!咱们说好了,下不为例!还是叫我刘局长!

刘书文:(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路过局长办公室时他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边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边喊:“余股长,请来一下!”

余股长:“哎,来啦”(急忙向副局长办公室走去,进门后顺手关门。)

 

7、刘书文办公室 内日

刘书文:扶不扶正的我倒不在乎,受损失的还不是咱们局?来个新手。初来咋到的不熟悉情况吗少说也得半年局里的工作不会有什么起色,你说是不?你小子平时点子多,帮我拿个主意,眼下该咋办?”

余股长:咋办?赶紧跑呗!还等什么我说老同学,这可是要命的时候,你可千万别掉链子!没听说吗?现在是‘男的要提前(钱)进步,女的后提拔,跑官,跑官,不跑哪来的官当?只要跑到,送到,关系拉到,官位准到!”

刘书文:(犹豫地)跑?

余股长:(斩钉截铁地)跑!

刘书文:(漫不经心地试探)那咱就跑跑?

余股长:(纠正地)不是(漫不经心地)跑跑,是(坚决地)跑 跑!!

刘书文:(下定决心地)好,跑!

 

8、各地    

   轻松的口哨音乐中一组刘书文跑官的组合镜头连放。

A、刘书文骑着自行车,

车把上挂着礼品来到某家下车

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妇女把他热情地迎进家,又把他送出家。

刘书文:段科长清留步,留步,请转告陈书记一声,我没事,真的没

        事…只是来看望看望我的老领导……

B、(快镜头)刘书文请客吃饭,连连向一个大干部模样的领导敬酒。      

领导喝酒时的喉咙【特写】

刘书文媚笑时的特写

C、(快镜头)刘书文从车里钻出来,提着大包小包走进某领导家。

D、(快镜头)刘书文又走进另一领导家……

 

9、谭主任家  日内

    刘书文来到人大谭主任家,按响门铃,门铃声响着……

    防盗门的猫眼里一只眼睛向外瞭望。

齐阿姨:谁呀?

刘书文:齐阿姨,是我。

齐阿姨:你是?……

刘书文:齐阿姨,不认识我了?我是工商局的刘书文。

齐阿姨:哦……看我这记性!是工商局的刘副局长呀(开开门)快请进,快请进,……刚才老谭还说到你……

刘书文:说我?……(楞了一下,急忙递上礼物)

齐阿姨: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不要不要……

刘书文:我知道谭主任好这口,两瓶茅台,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齐阿姨:见外了不是?(将礼品收下,对书房喊道)……老谭,是工商局的刘副局长来啦 。

 

10、 谭主任家的客厅里    内日

谭主任:(从书房出来,客气地)哦,是小刘哇,来,坐,坐。

(刘书文坐在发上)

谭主任:哈哈哈哈,咱们就是有缘呀,刚才我和你阿姨还说到你,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呀。

刘书文:(迟疑地)谭主任找我有事?

谭主任:是有点小事……不急,不急,先说说你们局里的情况,现在工作开展的还顺利吧?

刘书文:一切都还算顺利。

谭主任:由你暂时负责,没有人提意见吧?

刘书文:没有。大家对我的领导都很支持。

谭主任:我说嘛,由你暂时负责绝对没问题!你都当了八年副职,论能力、经验,轻车熟路吗。(递上烟,继续说)你们局长的人选问题嘛,上了几次会,还没达成共识,……可能你还得暂时负责一段时间,再等等、等等。

刘书文:谢谢谭主任,扶不扶正的我不在乎,都是为党工作吗,干啥,到哪,都是一颗螺丝钉。

谭主任:这就好,这就好,刚才我还对你阿姨说,小刘没问题,识大局,懂规则,错不了

刘书文:(小心翼翼地)谭主任有什么事要办吗?……,

谭主任:不急,不急,中午就在这吃饭,咱们喝两杯,老齐……

刘书文:不不不,不麻烦阿姨了,有什么事您直说,我尽力而为。

谭主任:那……我就直说了?

刘书文:说,凡我能办到的……

谭主任:事情是这样的,我小女儿要去美国留学,下个月就走,哎难呀!光押金就得一百万。你看我们人大吧,清水衙门,没什么进项,就靠我那点死工资,……老弟,赞助赞助 ?

刘书文:(战战兢兢地)不知缺多少?

谭主任:不多,就差二十万吧。

刘书文:二……十万!

谭主任:看看看,要哭穷了不是?向你借,又没向你要,怕什么?你在副局长的位子上一坐就是八年,这点钱,毛毛雨!(说着拍拍刘书文的肚子,看着刘书文)

刘书文:这,这这……

 

【画外音】刘书文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面前这个老家伙如果翻了脸,别说他扶不了“正”,怕是连“副”也“副”到头了。

     

刘苏文:好!谭主任的事,就是我的事,为朋友两肋插刀嘛! 这个忙,我帮定了!……只是……

谭主任:只是什么?

刘书文:只是手头暂时不方便,得缓个把月

谭主任:行,咱们就一言为定?至于……扶正的事吗,我在会上再烧把火

刘书文:好,一言为定!……那,我就告辞了

 

11、 谭主任家外的楼梯上   日外

刘书文:(边退出门外 ,边客气地谦让)谭主任,齐阿姨请留步,请留步,请留步……  

 谭主任:(和齐阿姨送刘书文出门)小刘局长,慢走,慢走……

刘书文:(边快步下楼,边回身向上望,谭主任和齐阿姨高高在上地站在门口,急忙谦让)谭主任,齐阿姨情回吧,不客气,不客气……

刘书文刚转过楼梯,“嘭”一声响,楼上关防盗门的响声传来。

 

12、单元门外

刘书文站在单元门前仰头向上望,

高高的大楼耸入云霄,向他压过来……

【话外音】刘书文望着高高的大楼,一种强烈的压抑感油然而生,经风一吹,竞不住打了个冷颤。他这才明白,这八年他是被人家当“猪”养着,专等长肥了才"宰"哩。……二十万,那不就是扶正的价码嘛!

 

13、、小区门外     日外

 刘书文:(骑车路过一家饭馆,里面传来划拳声。刘书文向饭馆望了望,骑车继续走   一边走,一边想心事,自言自语二十万……哪弄去?……眼下这情况…… ?”

【画外音】按理说,刘书文可从来不缺钱。工商局副局长是何等的职位?只要       漏个风,准有人三千、五千地送来。可是,现在都实兴老婆管家,这些年的工资和捞得外快都在小香瓜手里。再说,他只要有钱就胡吃海花从来不存,按他自己的话说存起来叫反贪局抓个‘财产来历不明’的现行?老子才不犯傻。……可,到这会儿,犯愁了不是?……

 

14、街上利民超市门前

一辆大卡车迎面驶来。

刘书文骑着车向卡车撞去。

大卡车一个紧急刹车,

刘书文吓得车把一歪摔倒,

大盖帽滚落在路边。

卡车司机:(探出头来你找死呀!

刘书文:(爬起来,拾起大盖帽,边拍打帽上的灰边指着汽车司机喊你小子骂谁?哪个商场的?给我下来!

司机:(见是工商局的,急忙缩回脑袋,开着车跑了。

刘书文:别跑……给老子下来……妈的,瞎了你的狗眼!

他边骂边拍打身上的尘土,抬头一看

——利民超市的门头牌子

刘书文:(站在门口犹豫不决喃喃地找张老板借点?……可当前这反腐形势?……他妈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老子是借,又不是白要!再说今后还少的了他的好处? 支好单车,利民超市走去。

15、利民超市   日内

“哗啦……”一抽屉的人民币倒在桌子上,有百元大钞,也有零星小钱,

几个硬币在桌上滚动着。

 张老板:(一边按住滚动的硬币一边慷慨激昂地这些天的营业额全在这里了,你都拿去……

刘书文:(哭笑不得地……就这?……

张老板:(整理清点桌上的钱)真不巧,前几天刚进了一批货,否则 ……

刘书文:(犹豫地说)算了,既然是这样,就不麻烦你老张了。

张老板:别呀,刘局,你是知道的,我老张对朋友虽说不上敢两肋插刀,也决不含糊!……这样吧,这钱也有个万把来块,你先拿着,过两天我再想办法凑凑,你先去别的店看看,凭你的人缘、官声这点钱对你刘局来说,还不是毛毛雨

刘书文:(无可奈何地接过钱)好吧,算我借你的,有了一定还,来,给你打个条。

张老板:打啥条呀,你和我,谁跟谁呀?用不着,用不着!……

刘书文:不打条可不行,眼下这形势……别说不清楚。

张老板:既然这样说,我就不难为你了,取出纸和笔递给刘书文。刘书文打好

条,

 

16、商业街   日外

   刘书文刚走出利民超市,就听见街上一片“哗啦,哗啦”关卷帘门的声音。他楞了一下,见鞋店还没关门,向鞋店走去。

开鞋店的老王正把两个顾客往店外赶。

老王:“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打烊了,打烊了强行将顾客请出门,拉下卷帘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顾客甲(不解地说):这是咋的啦,大白天的关门,莫非鬼子进村了?

顾客乙:兴许吧,这年头,啥怪事都有瞥了刘书文一眼,拉着伙伴走了

刘书文 :(深有感触地妈的,难道真的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画外音】 刘书文知道,他的这些所谓朋友尽是些相互利用的酒肉朋友,个个猴精猴精的,老婆不借,钱不借。一怕刘备借荆州,二怕讨债当孙子。再说欠下人情债,人家迟早会求你办事,那些屁事十有八九都犯政策。一遇个风吹草动,准栽!……可是,不找朋友这二十万哪弄去?

 

17、街头    外日

街头有个卖瓜的维吾尔族小贩打着手鼓用地道的新疆话在招徕生意:

卖瓜人:哎——来撒,来撒!新疆甜瓜,又香又甜,不甜不要钱,尝一下嘛胡力麻汤的事情吗要克!(没有骗人的事)来撒,来撒——

唱:哎,——

爱的朋友,你往这边看

     我的瓜香又甜,不甜不要钱

     哎——

     我为他熬过了九十九个夜晚,

     流下了九十九滴汗

     寄托了多少希望,多少祝愿!

     哎,我的甜瓜香又甜,

     哎,我的甜瓜香又甜

       围观的人们齐声喝彩,纷纷挑选甜瓜购买。

刘书文:(来到瓜摊前下了车,蹲下来挑瓜。他看到瓜堆里有一个黄皮小香瓜   

阿达西,把那个瓜嘛,拿一下子。

卖瓜人:这个吗?

刘书文:不是,是那个,黄皮的。

卖瓜人:这个吗?哎。阿达西,这个瓜嘛,老阿娜,老老阿娜,牙齿没有了嘛,吃!男人吗吃了嘛,萨依麻洪——怕老婆嘛!

刘书文:(生气地把小香瓜狠狠一甩,站起来,气呼呼地)怕老婆?妈的,老子今天就试试,看你这只拔掉牙的老虎有多歪!(说完站起身,把自行车转了个方向向来路返回)

卖瓜人:哎,朋友,玩笑一下嘛。肚子涨不买到(不行),买嘛买嘛,便宜给。

刘书文的背影远去了。

 

18、范县长家的别墅小院

    范县长家的别墅小院如同苏州园林,豪华、雅致、优美、舒适。

刘书文被小香瓜粗暴地推出大门,

小香瓜:(边推边骂滚,滚,你个陈世美!把我小香瓜当成什么啦?骆驼的那个家伙吗?用着朝前,用不着就朝后?老娘不吃这一套!滚!滚!!滚呀!!!

刘书文:(挣扎着香香你听我说……香香……香香你听我说吗……

小香瓜:不听不听,老娘不听你鬼嚼牙叉骨!滚!臭不要脸的陈世美,滚——,滚——(小香瓜把刘书文使劲推出院门,将院门锁上,转身向小楼走去)

刘书文:香香,你听我说,只要这回你帮我……(见小香瓜走到门口,便发起火来)猪头!你讲不讲理?那是我十几年的工资!,给我!

小香瓜转回身来给你?你想都别想!,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不是我爸提拔你,你有啥?穿个裤头中间都不连着我个县长家的千金,下嫁给你受你这个王八蛋的气。滚!”

刘书文:就是离婚,财产也是各一半,……”

小香瓜:离婚?你个势利眼!看我爸退了,想跟我离,想让老娘给那个狐狸精腾地方?门都没有!我拖也拖死你。(提起花圃边的一桶水,威胁道):滚不滚?再不滚,老娘就不客气啦!”

正在这时,小楼里传来叫声:“爸爸——”

 

19、小楼窗口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窗口又喊了一声:“爸爸——”使劲把一样东西甩在院门外。

 

20别墅院门

刘书文:(拾起一看,竟然是一卷零钱,激动地“丫丫——

小香瓜:(勃然大怒,丢掉手中的水桶丫丫,你个贱种!竟敢背叛妈妈!

怒气匆匆地向小楼跑去。

刘书文:(焦急地丫丫,别怕,有爸爸,别怕……

 

21小楼窗口

小楼上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爸爸——

紧接着是小香瓜的呵斥声丫丫的哭声

 

22小楼阳台上

   范县长若无其事地端着一盆花出现在阳台上,旁若无人地给花浇水。

 

23、别墅院门

刘书文:范县长……(自觉不妥)爸,……(大声地)爸!——,更大声地)爸!!

 

24、阳台上

范县长抬头看了看刘书文,故意把一个黑色花盆推下楼。

 

25 、楼下

    花盆落地“呯”地一声四分五裂特写

 

26、楼下     外日

刘书文呆呆地望着摔碎的花盆,望着望着,眼前一亮,

【特技】那破碎的花盆突然自动地聚在一起,变成一个黑色的瓦罐,瓦罐口上系着黄绸,不停地在刘书文的眼前旋转,晃动。

刘书文:(恨恨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妈的!天无绝人之路,老子怎么忘了这个宝贝!骑上单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画外音】破碎的花盆让刘书文想起自己老爹坟里的那个瓦罐,——那可是藏在他心底的一个迷!……说起这个瓦罐,还得从刘书文老爹的去世说起,刘书文的老爹是兵团的一位老连长,五年前离休后来县小住,这一天……   

27、刘书文家院里       外日

   刘书文家是一套独门独院的小二楼,

门铃“叮咚,叮咚”响起。

   老连长从楼里出来,打开院门,

几个老年男女站在门口,

   人老连长好!

老连长:(颇感意外地是你们呀!

宋骆驼:老连长,还认识我们吗?

老连长: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就是再过两辈子,也忘不了,快请进,快请进!

杰:听说你来县里和大娃子住,我们几个就一起来了。老连长,这些年我们可真想你呀!

  人:是呀是呀,老连长,我们真想你呀!

老连长:我也想你们呀!你们几个是兵团转农垦那年调到地方上工作的吧,转眼三十几年不见,都老了,老了

赵大葱:嫂子呢?

老连长:(高兴地对内屋喊老周!老周!你看谁们来啦

大娃子娘:(从楼里出来,呆呆地看着宋骆驼你是……宋……宋骆驼?

宋骆驼:是是是,嫂子,我是一班长宋骆驼,这是你弟妹。                  

娃子娘:认识,认识,当年我们团第一位女拖拉机手赵大葱。哎呀,大妹子,你还是这么精神呀!

赵大葱:嫂子,你可见老呀,身体还强健吧?

老连长:她呀,身体还行,就是老年痴呆,一会清楚,一会糊涂的。

杨二虎:周班长,您还认识我吗?

大娃子娘:你是……你是谁?我咋想不起来

老连长:看看看,又犯糊涂了不是,他是杨二虎!

大娃子娘:对对对,机枪手杨二虎。哎,怎么就你一个人,我那二转子妹子呢?

杨二虎:早到‘七一条田’报到去了,就剩我一个孤老头啦。

杰:嫂子,还认识我们吗?

大娃子娘:认识认识。我们连的秀才、文书王杰,还有你小媳妇。

小媳妇:大姐,还小媳妇呀,咱兵团都成立六十年啦,我这个当年的小媳妇早就熬成婆啦。

老连长:大家别老站在院里,快进屋,快进屋!。

 

28、刘书文家客厅    内日

    大家一起走进小楼,在宽大的客厅里就坐,

大娃子娘给大家递上茶水,

老连长:(从茶几上拿起半盒烟,从中撕开,把香烟倒在盘子里,端着盘子依次给大家递上,点着。 递到赵大葱跟前,见赵大葱有几分犹豫大葱,点上,点上,山东一大怪,大姑娘捧个大烟袋,想当年你可是我们连有名的女烟鬼!

赵大葱:老连长,这都是哪年的老黄历啦,还提呀?那些年常上夜班犁地,开着东方红拖拉机转一圈又转一圈的,没烟可不行,现在讲究健康生活,早戒啦。

老连长;点上,点上。咱们就只当是‘追忆蹉跎岁月,品验创业生活’了.

赵大葱:呵!老连长,那来这多新词!就这句,我就破例再冒上一根

老连长:这哪是我的新词呀,团里刚建了一处叫军垦老连队的旅游景点,我是从解说词面学的。

大娃子娘:(打开窗户别再追忆什么岁月啦,你们几个大烟筒一起冒烟,这个家都成毒气车间啦,呛死个人!

杨二虎:这还算呛呀,周班长,你忘啦,六一年买不着香烟,连旱烟也没有,大家都抽代烟品,一到夜点名,你就闻吧,有抽葵花叶的,有抽胖姑娘草的,有抽沙枣叶的,还有抽野麻叶和蒿草的,那个呛呀,闻得人直想吐!“

大娃子娘:那还忘得了?那年收工,我在257条田发现一棵旱烟,挖了回来,老刘当宝贝似的,炒干弄碎,卷了四根莫合烟,全连一百多号人集合,一人吸一口 ,小媳妇不会吸烟,是不是也抽了一口

小媳妇:我是连里的一份子 ,那是我应该享受的权利!

还权利哩, 呛得他眼泪鼻涕一起流,咳嗽了半天。

大葱:都怪你抢了一口,害得老连长只抽了半口。卷烟屁股就着火了

杨二虎:别说,那口烟真香!这几年什么‘一云二贵三中华,黄果树下阿诗玛 ’我都抽遍了,也没找到过那个味!”

  人:是呀是呀哈哈哈哈……

老连长:(又端起烟盘子依次散烟来,接上,接上……

 

29、客厅    内日

宋骆驼从进楼就一直观赏者这套豪华住房,镜头按宋骆驼的目光扫描。

 

30、客厅沙发另一边   

老连长骆驼,离休后天天都干点啥?

宋骆驼:还能干啥?也就是下下棋,打打麻将,混吃等死呗!

老连长:过几天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回趟团场怎么样现在的兵团变化可太大了,再也不是过去那个破破烂烂的样子了,也是大马路、大楼房,大广场、职工们早就过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城镇化生活。变化最大的是咱们开出来到那些荒地,再也不是‘七沟八梁一面坡’了,都建成一马平川的大条田,齐刷刷地长满水稻、棉花。瓜果,让人看那才叫个舒心呀1咱们一起回去,早晨一起去条田呼吸新鲜空气,晚上就聚在一起打双扣。疼疼快快再活他几年!

宋骆驼:好,我跟你回去,省得天天对有些事看不贯生闷气

杨二虎:我也去,说真的,早就想回团里看看了……

老连长:柏杰,你也去

小媳妇:老连长,我们家老王可能去不了。

赵大葱:为啥?

小媳妇:人家又升官啦,忙得很哩!

老连长,哦,升啥官了?

小媳妇:团长,人家当上团长啦

杨二虎:啥,团长?那个团的?

王柏杰:别听她瞎吹,是老胡杨合唱团。

宋骆驼: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么个团呀。

小媳妇别小看这个合唱团,可活跃啦,人家又是团长,又是指挥,还会作词作曲哩。”

宋骆驼:哦,小文书,不错嘛,有什么新作品 唱来听听

王柏杰:我那点臭水平,你们还不清楚?难登大雅之堂!

小媳妇:最近呀,他写了一首《兵团人是天山》的歌,,可受欢迎啦,观众场爆满,掌声不断!

王柏杰:你是揭老底战斗队呀?打外战外行,打内战内行!

小媳妇:实事求是嘛,当着老连长的面还能说假话?

老连长:杰,唱唱,可多年没听你唱歌了,大家呱唧呱唧

  人:(掌声响起

杰:其实,我这首歌还有一个名字叫《一个老军垦的诉说》,就是按我们老连长的原型创作的,我就把他献给老连长和在座的各位

  人: 

31、 【专题】             

         独:     一块弹片常让我想起保卫延安

       一把镰刀总让我梦见南泥湾

      依稀还是西进时戎装的风采

      转眼间屯垦戍边十多年

      一生为了两项使命

      保卫边疆 建设边疆

      一贯只有一种表现

      艰苦奋斗 勇往直前                           

     合:  紧握钢枪守卫边关

     满手老茧驯服荒原

     青春开创新的

     热血铸就基业如磐                        

    独     到如今夕阳如血

     风霜雪雨染白了我的双鬓

     可是心啊心啊

     为什么这多眷恋

                   沸腾啊沸腾

    合:  沸腾的还是那腔热血

    独:  燃烧啊燃烧

    合:  燃烧的还是那团火焰                       

    独:  罡风在高高的白杨林上呼啸

    那是战友们集结的呼唤

    我们集合成当年的班、排、连

    永远驻守在祖国边疆

    合:  啊——

    天山南北兵团人

    兵团人是天山

【画面】 一组表现新疆兵团历史的画面随歌声叠放

     炮火连天,硝烟弥漫,战士们在指挥官的带领下冲锋……

     西进新疆时的行军队伍……

     黄昏,烟火映照下的开荒场面……

     老连长扶犁,宋骆驼小文书杨二虎等拉动 军垦第一犁……

     挖大渠会战,小文书和小媳妇在表演快板……

     赵大葱开着拖拉机拉着五铧犁犁地,翻滚的沃土……

     (航拍)兵团的万亩条田、林带……

     麦浪滚滚,稻花飘香,采棉机在作业……

     瓜果飘香,苹果、香梨、大红枣、蟠桃丰收,……

 

32、客厅

歌毕,在场的人依然沉浸在回忆中,大家一脸的神圣和肃穆,客厅的气氛显得异常庄严。大家沉默了一会,这才齐声喊好,鼓掌

赵大葱:这首歌真不错,唱到我们这些老军垦心里去了!

杨二虎:对,比起现在的那些不是猫叫春就是无病呻吟的歌强多啦,让人涨精神!

老连长:是呀,我们这辈子经过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什么酸甜苦辣都尝过了,也算的上是轰轰烈烈,无怨无悔啦,值!……杰,坐下,坐下!

(边说边习惯滴端起烟盘子,发现没几根了)老周,快去买几盒香烟。

大娃子娘:大娃子屋里有,我去取”(起身沿楼梯向上走去。)

 

33、客厅  

宋骆驼:(假装若无其事连长,这就是大娃子的家?

老连长:是,怎么啦

宋骆驼:呵!阔气!真他……他他…的阔气,大娃子发财了吧?现在在哪上班?……

老连长:在县工商局当副局长

宋骆驼:县工商局?那几个局长、副局长我……,哦!……莫非……莫非刘副局长就是大娃子?

老连长:学名叫刘书文,在咱们团没呆几年就回老家了,上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毕业后就分到县工商局了

宋骆驼:嘿看我官僚的,大侄子就在身边,我竟然不认识!

王柏杰:谁说不是。

赵大葱:好小子,有出息,都当上副局长了,真是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呀

宋骆驼:是前途无量,才是个副科级就住上这么漂亮的豪宅了!!这独门独院的小二楼值个百八十万吧?……老连长,你赞助的?

老连长:(威严地一班长宋骆驼!

宋骆驼:(楞了一下,立即明白过来,站起来立正到!

老连长:(严肃地你这是想说吧?

宋骆驼:(涎着脸嘿嘿,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老连长:随便问问?你小子我还不了解?一进楼眼珠子滴溜溜地到处乱转,我就知道你想放那股子屁。说,心里是不是在骂我?

宋骆驼:嘿嘿,老连长,我哪敢呀……

老连长:再动歪心眼,当心我削你说着举起手做了个的动作

宋骆驼:是,连长,保证下次不敢了!

  人:哈哈哈哈

老连长:我那点家底你还不清楚?别说买楼,就连一个卫生间也买不起!

宋骆驼(小声di )那……这楼房……?

老连长:听大娃子说,这楼是他老丈人范县长在任时住的。他离休后又买了一套别墅,就把这楼给了他的独身女,我儿媳妇香香了。

宋骆驼:哦,这就难怪了,(叹了口气)哎,老连长,你也别怪我发牢骚,都说‘货比货得甩,人比人别活,’就说我们哥几个吧,从团里调到地方工作,杨二虎是县里畜牧局局长,小文书是文化局局长,都是正科级,我是农业局局长,起先也是正科级离休时组织照顾我,提了个副处,在干休所住的啥?两室一厅,比起这,简直是个贫民窟嘛!都说‘过去的干部是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现在的是贪够捞够,优先享受’不平衡呀,不平衡!想不通呀,想不通!

 杨二虎:两室一厅怎么啦?你老小子就知足吧!比起当年,那就好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忘啦?58年刚健农场那年,我们两家住一个地窝子,中间就隔着一条太平洋单子,你小子每到礼拜六就不老实,和赵大葱翻江闹海的折腾,整得芦苇把子床稀里哗啦的乱响!”

宋骆驼。(大喊大叫起来)哎。杨二虎,你别乌鸦站在猪背上——只看到猪黑,咱们可是大哥莫说二哥哟!你小子就闲着啦?怕我们听见,用手捂住你媳妇二转子的嘴,捂得二转子哼哼唧唧像母猪叫……

赵大葱:(拿起茶几上的一张报纸,卷巴卷巴,在宋骆驼和杨二虎头上各打了几下你们两个老东西!多大岁数啦?还老不正经!

骂完自己先憋不住大笑起来,在场的众人一起大笑!

 

34、楼梯    

大娃子娘手里拿着两盒红塔山牌香烟下楼来,把烟递给老连长

老连长:“来,抽烟,抽烟!”边说边习惯地把烟盒撕开,把烟往盘子里倒,顿时,手像被蛇咬了一样。)

 

35、特写

颤抖的手,

颤抖的盘子。

烟盒里倒出的竟然是卷成卷儿的百元大钞!

 

36、客厅

在场的众人一起围过来看,

老连长急忙撕开另一盒,

倒出来的依然是卷着的百元大钞,

他环视了周围人的脸,

疑问、诧异,惊奇,鄙视的眼光

老连长的脸由红变青,在由青变黑,

“咣铛”一声,盘子掉在地上,百元大钞散落一地,

老连长一头栽倒在地板上。

  :(焦急地老连长。老连长……

(黑屏)

50、团场通往县城的公路上   外日

一辆客货两用五十铃汽车奔驰在公路上,车厢被苫布盖着,苫布不时被风撩起,露出两口棺材。

早春的原野刚刚泛绿,几株杏树开着白色的花。被风一吹,飘飘洒洒

天阴下来,。春雷沉闷地响着天边乌云翻滚,不时被闪电割成几片。。

    

51、汽车驾驶棚里  内日

刘书文坐在前排司机助手的位子上,正从后视镜里观察二娃子。

二娃子紧崩肃穆严肃的脸,似乎在思考什么。

画外音刘书文看着这个几分木纳,几分穷酸的弟弟,一个念头在心里闪过:刘舒文:(心语)妈的。什么‘尽子之孝,扶灵柩,护送二老在天之灵?’骗

鬼去吧!你心里打的什么小九九我还看不出?……哼!做梦

  

52、县城街上      外 夜  

 初夜,汽车在县城灯火阑珊的街上行驶,

刘书文的脸被灯火照得一会明一会暗,一会儿红一会蓝。

汽车开进工商局后院的车库里停在车棚里

刘书文和二娃子下了车。

刘书文:(对开车司机小张,明天是清明节,扫墓的人比较多,公墓肯定很挤,你明早5点钟就来,我怕了车进到不了墓地去。

  机:好

几个人相继离开车库,

司机好大门和大门上的便门。

刘书文:(对司机明早还要往车上装点东西,你把小门钥匙给我

  :(解下钥匙递给刘书文局长,我走啦,明早见

刘书文:(对二娃子走吧,回家

 

53、刘书文家二楼走廊    内夜

    深夜,走廊里灯光昏暗,

刘书文悄悄推开卧室门,顺着走廊蹑手蹑脚地向隔壁客房走去。

 

54、刘书文家客房      内夜

   二娃子被轻微的脚步声惊醒,机警地睁开眼睛静听了片刻,又闭上眼轻轻地打起鼾来。

 

55、刘书文家     内夜

刘书文在客房门口静静地听了一会儿,鼾声平稳均匀。他蹑手蹑脚地下了楼,在门口穿好雨衣,又从楼梯下取出一根铁撬棍藏在雨衣里,出了门。

门外,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料峭的春风夹着苦雨让感到几分寒意,他裹紧雨衣,像鬼魅溜出小院,钻进雨帘里。

 

56、街上    外夜

     刘书文在寂静的街上匆匆行走着。

     昏暗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走着走着,他恍惚看到一个身影在跟着自己,急忙回头查看。

     一辆越野车从拐弯处驶来,

车灯照的挣不开眼,他急忙背转身去,。

    越野车飞驰而过,溅起雨水向刘书文泼

   刘书文:(躲避,妈的,混账东西,瞎了你的狗眼!

 

57、车库。内夜   

车库小门在吱吱的呻吟中被打开了,刘书文钻进车库。

雨打在车库顶上的塑料瓦上发出“噗噗噗”的响声。

刘书文拧亮微型手电筒向车上照。

手电筒光柱里两口棺材并排停放在车厢里。

     刘书文爬上车,掀开苫布,把手电筒用嘴咬住,把撬杠插进棺材缝里。

手电筒光映照下刘书文蓝茵茵的脸。

光柱里,撬杠撬动。

 棺材盖发出“吱扭,吱扭,咯,咯,咯,咯,咯”刺耳的响声。

“砰”一声响,棺材盖撬开了,

刘书文用力将棺材盖移开, 一股浓浓的腐臭溢出来,使他一阵干呕。过了一会,他缓过劲来,起身推开棺盖。取出微型手电筒向棺材里照——

 

58、棺材里

手电筒光柱里,棺内一片狠籍,黑黄的棉絮里,一具骷髅龀牙裂嘴,两个深深的眼洞里闪着幽蓝幽蓝的光。

 

52、棺材外

“轰隆”一声雷响,

刘书文惊叫一声,手一哆嗦,手电筒熄了,

刘书文:(喃喃地嘟哝妈的,别吓老子!

 

59、棺材内

他再次拧亮手电,在棺材里搜索,

手电筒的光柱里,一个瓦罐歪斜地倒在棺材一角。

刘书文用牙咬着手电筒,手电筒光里映出一张蓝莹莹的脸,像鬼魅.     

他双手伸进棺材里一抱,沉甸甸的,像被什么东西挂着。他一用力,听到“咔嚓”一声轻响,瓦罐口的黄绸上挂着老爹的一节指骨被抱出了棺材,他一晃,瓦罐里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刘书文:(惊喜地嘟哝妈的,果然不出我所料,除了钱好像还有银!

     他跳下车,抱着瓦罐向车库外走去,

闪电的瞬间,一个人影站在门口!

刘书文:(吓得他退了几步谁?

 

60、车库里  夜内

车库的灯被拉亮了,

二娃子:(横持着一根木棒堵在门口,双目喷着火,一字一顿地你竟然盗自己亲爹的边说边步步向刘书文逼过来

刘书文:(边退边喊别……别……二娃子……弟弟,咱俩分……咱俩分

二娃子:分?分什么?

刘书文:钱……肯定是钱……还有别的,像是黄金白银……

二娃子:(突然狂笑起来,笑得屋顶直颤钱?黄金白银?哈哈哈哈……

刘书文:(直发怵笑什么笑?咱们哥俩平分还不行吗?!

二娃子:(笑声嘎然而止,慢慢举起木棒好!我就让你看看老爸的钱和黄金白银!

木棒重重地打在瓦罐上,

“哗啦”一声,瓦罐碎了,无数圆形物撒了一

二娃子丢下木棒大笑着走出车库。

   

刘书文忙抓起一看,天呀!竟然全是扣子,那种用来连接衣襟的扣子!铜的、胶木的、塑料的、大的、小的什么样的都有。他茫然了。他见扣子堆里有个本子,急忙拾起来看。

【画外音】这是一本流水账,从五三年老连长当连长的第一月记起,一直记到九休。上面密密麻麻记着买针线、布、扣子的数目、金额及各排各班、战士、职工、支青所补衣服的尺寸,取走的时间及扣子形状。由于扣子是最费的,他就到处买,到处找,久而久之竟然积攒来一罐子。

        画外音中以账单为背景,显现一组老连长的画面:

        ——缝纫机突突突地响着,老连长正为支青补衣服

        ——老连长把一双新鞋给一个高个子支青穿上

       ——老连长教支青缝被子

       ……

刘书文:(喃喃地嘟哝不会,不会,怎么会是扣子,一定还有别的

他仍不甘心地四处搜寻,终于看到了一个红绸包压在瓦片下面,他急忙爬过去拾起。用手掂了掂,

红绸包沉甸甸的,还发出金属碰击时的响声,

刘书文:(一阵惊喜妈的,终找到了!终于找到啦!!

   他急不可耐地打开红绸包

特写红绸包里是六枚铜质军功勋章和一枚长条形“为人民服务“的胸牌,军功章长满了锈,只有”为人民服务“的胸牌仍然闪着熠熠红光。

 :(反复响起大娃子娘的话)你爸说我们基层干部就是党联系群众的扣子,是为大家服务的!”

“ 扣子扣子 ……”

“服务服务……”那声音震聋发聩。

刘书文:(竭斯底里地老爸!你个老东西!你一辈子都图了些啥?

刘书文恼羞成怒地将红绸包狠狠在向车砸去,军功章四处散落

为人民服务的胸牌闪着奕奕红光【特写】       

“咔嚓嚓!” 一道耀眼的闪电过后,天空响起惊雷!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