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话剧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懒汉扶贫小品全部台词,懒汉脱贫
单位年会节目小品剧本(完美生活
施工现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敬
大学生村官小品,大学生村官小品
制药厂年会小品(完美生活)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业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部队 9-11
公安基层派出所警员小品(警 9-8
关于信用卡音乐剧本《信用 9-5
赞扬国家好的国庆小品,国庆 9-2
企业三句半,企业三句半台词 8-31
中秋超搞笑小品,适合中秋节 8-30
教师节班主任廉洁小品剧本 8-28
银行营销理财幽默喜剧小品 8-24
银行信用卡音乐剧剧本《信 8-21
创建和谐家园小品剧本(大声 8-18
公司年会音乐剧,年会音乐剧 8-16
老兵退伍晚会小品剧本,新兵 8-14
公司管理员小品剧本(生日祝 8-11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年会音 8-9
银行情景模拟音乐剧剧本(财 8-7
小康生活音乐快板词(越来越 8-4
大学正能量情景剧剧本,校园 8-2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世上只 7-31
公路工程质量小品剧本(安全 7-29
校园小品,校园搞笑小品(大 7-27
旅游风景区管理规划搞笑小 7-25
公司职场办公室搞笑情景剧 7-17
军营部队题材改革强军为主 7-12
关于铁路的节目音乐剧剧本 7-11
送红包拉关系廉政小品剧本 7-1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话剧剧本 > 感人话剧剧本 > 莫须有
中国国际剧本网话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hjxs 中国最大的话剧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话剧剧本-感人话剧剧本   会员:编剧孟冬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6/30 22:10:44     最新修改:2017/7/3 9:17:2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莫须有
作者:孟冬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戏曲、双簧、诗诵读、演讲稿、话剧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话剧剧本
 
 
   
    非历史独幕剧

    莫 须 有

    编剧 孟 冬

    2011年4月12日大连

    剧情提示

    人  物

    秦  桧 男52岁,宋朝宰相(1090年-1155年)。

    王  氏 女49岁,秦桧之妻(生足无历史记载)。

    赵  构 男35岁,宋朝皇帝宋高宗,(1107年-1187年)。

    韩世忠 男53岁,宋朝潭国公,(1089年-1151年)。

    时  间 北宋1141年-1142年。

    地  点 宰相秦府上书房。

    第一场

    [幕起。

    [秦相府书房。左面一个博古架,摆放着一些普通的古玩,它前面摆放两把雕

    花红木靠椅,中间是个小茶几,上面放一盆兰花,并且在架外侧悬挂着一把

    配剑。中间正面是宽大的桌子和一把太师椅,中堂是《老子出关图》古画,

    一幅楹联,“不俗既仙骨,多情乃佛心”,长案中间是一张乌黑发亮的古琴,

    桌子上一方古旧的端砚,一对长条黄花梨镇纸。右面一组书架,架头悬一铁

    铸八卦图。一个通向大厅长廊的双开雕花门。

    [秦桧闭上眼睛躺在太师椅上,一脸愁云,额头上敷着热手巾小憩。

    秦  桧(自言自语)当你不能说真话时,也不要说假话。

    [一个低沉的幕后音:那就让别人说。赵构背着手上,往后看了一眼,示意随

    从停住。

    秦  桧 啊,圣上。

    [秦桧一身冷汗,病意全无,一咕噜翻身下椅,慌忙跪倒。

    秦  桧 臣接驾来迟,罪该万死。

    [赵构环顾四周,然后望着秦桧,坐在了太师椅上。

    [停顿。

    赵  构 免礼平身。

    秦  桧 谢圣上。

    [秦桧站起,立在一旁。

    赵  构 你已几日没早朝了?

    秦  桧 回圣上,五日。

    赵  构 你病的可不轻啊?

    秦  桧 臣至今头昏目眩。

    赵  构 究竟是什么病?

    秦  桧 几个大夫口径不一。

    赵  构 都是一些庸医,朕带了两名最好的御医,特来给秦相诊病。

    秦  桧 谢圣上。

    赵  构 主要是希望你早日康复,替朕分忧!

    秦  桧 替圣上分忧,是臣份内的事。

    赵  构 此话当真?

    秦  桧 臣句句实言。

    [赵构一拍桌子,啪。

    赵  构 秦桧,(气愤)你可知罪?

    [秦桧吓得慌忙跪下。

    秦  桧 下官,(语无伦次)臣不知。

    赵  构 无病装病可是欺君?

    秦  桧 臣确实有病,望圣上明查。

    赵  构 我看就是心病。

    秦  桧 大夫说我虚火太盛,又偶感风寒,顾而发热。

    赵  构 你是说朕错了?

    秦  桧 罪臣该死,是心病,是心病。

    赵  构 就是说两种病症都有了。

    秦  桧 圣上明查。

    赵  构 秦爱卿平身。

    秦  桧 臣不敢。

    赵  构 难到还要朕扶你不成。

    [秦桧战战兢兢站起,低头不敢看赵构。

    秦  桧 谢主龙恩!

    赵  构 看你满头虚汗,病想必好了大半。

    秦  桧 确实好了大半。

    赵  构 我交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秦  桧 因病影响,臣知罪!

    赵  构 爱卿啊,你知道朕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办吗?

    秦  桧 圣上的厚爱与栽培。

    赵  构 只是其一,关键是那靖康之耻啊!

    秦  桧 大宋耻辱啊。

    赵  构 别人都只是说说,而胗是切腹之痛,难到爱卿你忘记了吗?

    秦  桧 臣不敢忘。

    赵  构 没经历过,是永远体会不到的啊。

    秦  桧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赵  构 为什么作为金国人质七位皇兄都不选,而偏偏选我康王?

    秦  桧 是因为圣上胆识过人吧。

    赵  构 莫非是怕我与他争夺皇位吧?

    秦  桧 圣上宅心仁厚,顺应天命。

    赵  构 难怪太簿曾说我锋芒外露,必有大祸。

    秦  桧 圣上才华四溢。

    赵  构 差一点就假金人之手将我锄掉。

    秦  桧 噢!

    赵  构 我为刀俎,我为鱼肉。

    秦  桧 唉。

    赵  构 让我常常想,难道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秦  桧 拯救万民于水火。

    赵  构 只有在生命的底层,才能使人反思精进啊。

    秦  桧 会更清楚得失。

    赵  构 我只有活下去,才能够夺回我失去的,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秦  桧 笔下千军万马,胸中锦绣江山。

    赵  构 险恶的境遇会改变你的生存之道,和人生的理念。

    秦  桧 臣铭记。

    赵  构 生存之道,书艺之道,俱是内钢外柔。

    秦  桧 既有原则,又有方法。

    赵  构 那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一但我坐拥权利,我将荡平天下!

    秦  桧 收复中原,迎还二圣。

    赵  构 胗何尝不想啊,非是我个性软弱,而是我投鼠忌器啊。

    秦  桧 圣上圣明。

    赵  构 进兵强攻,把金人逼急了,狗急跳墙杀了二圣,我必将成为千古罪人。

    秦  桧 臣敬佩圣上深谋远虑。

    赵  构 金人已经知道朕之软肋所在,所以才如此咄咄逼人。

    秦  桧 求和乃缓兵之计呀?

    赵  构 如此万全之策,就是从长计议呀。

    秦  桧 国库空虚,暂息兵戈,勤勉稼樯,养民生息。

    赵  构 正合朕意,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知我者爱卿也。

    秦  桧 臣谢圣上垂爱。

    赵  构 其他人都不具备爱卿的学识和才情!

    秦  桧 圣上过讲了。

    赵  构 主要就是信任,要不那么重要事情怎么交给爱卿啊。

    秦  桧 为臣一定办好。

    赵  构 不是一定,而是必须,并且要快。

    秦  桧 是。

    赵  构 那就把它再给朕复述一遍。

    秦  桧 是。

    赵  构 要一个字都不能差!

    秦  桧 金国细作探报,岳飞与皇兄钦宗联络,密谋攻取黄龙府,商议帝位归属,迅

    速密查如若属实严惩不待。

    赵  构 爱卿果然强闻博记。

    秦  桧 圣上夸奖,事关重大焉敢有误!

    赵  构 朕问过岳飞,如果皇兄钦宗还朝,支持谁为帝位?

    秦  桧 当然是圣上了,天命不可违呀!

    赵  构 可岳飞他却说,皇家手足内事,为臣不敢妄猜,好一个不敢妄猜!

    秦  桧 那他?

    赵  构 还什么堂而皇之的说为了天下苍生,可狠!

    秦  桧 是的。

    赵  构 我看岳飞,只为个人功名。

    [赵构啪的一声,拍案而起。

    [秦桧马上站立失礼。

    秦  桧 圣上息怒,龙体保重。

    赵  构 那爱卿如何回答呢?

    秦  桧 当然是圣上,圣上贤德百年一遇,乃大宋子民之福啊!

    赵  构 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赵构坐下。

    秦  桧 圣上仁德,万民所归。

    赵  构 分明他已经心有所属,封王封侯。

    秦  桧 这等贪念,非份之想。

    赵  构 功高莫过于救主,罪大莫过于拭君。

    秦  桧 如此心计。

    赵  构 一个只想着个人的功名利禄,手握重兵的元帅,留之必成大患。

    秦  桧 可先帝遗典永不斩杀朝臣。

    赵  构 迂腐,危害江山社稷,密谋祸乱朝纲,焉能姑息!

    秦  桧 圣上明鉴。

    赵  构 此事务必办妥。

    秦  桧 臣知其重要程度。

    赵  构 爱卿与朕可是同一条船啊!

    秦  桧 请圣上明示。

    赵  构(若有所思)朕若退位,皈依我佛,必携爱卿同往,谈经论书,云游天下。

    秦  桧 谢圣上垂爱,臣当誓死追随。

    赵  构 爱卿坐吧。

    秦  桧 谢圣上。

    [秦桧坐下。

    赵  构 爱卿啊,《诗经 •召南 •鹊巢》“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何解?

    秦  桧 这个。

    赵  构 见仁见智,但说无仿。

    秦  桧 鹊巢鸠居。

    赵  构 呵呵。

    秦  桧 是臣有误?

    赵  构 非也,爱卿可曾亲眼所见?

    秦  桧 不曾。

    赵  构 如遇此境应该如何处置?

    秦  桧 奏请圣上,依旨执行。

    赵  构 孺子可教。

    秦  桧 臣有所悟。

    赵  构 如此说来,朕可高枕无忧了。

    秦  桧 食君俸禄,替君担忧。

    赵  构 这个世上有些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全靠自己领悟。

    秦  桧 恕臣愚钝。

    赵  构 要想得到你需要的,就得先知道对方要什么。

    秦  桧 臣不敢有所奢求。

    赵  构 名誉和胗的赏识你都不想要吗?

    秦  桧 臣尽忠报国。

    赵  构 是忠于大宋,还是忠于朕啊?

    秦  桧 为臣只忠于圣上。

    赵  构 朕若不知,你焉能有今日。

    秦  桧 全靠圣上明鉴。

    赵  构 象爱卿之才学,满朝之上也唯有朕读得懂啊!可是谁又能够读得懂朕啊。

    秦  桧 臣自当尽力。

    赵  构 忠臣我有的是,可股肱之臣就那么几个,就有爱卿一个呀!

    秦  桧 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赵  构 朕听说有岳家军,可否有秦书体呀?

    秦  桧 大宋只有圣书赵体,连为臣都是学圣书赵体,才小有所成。

    赵  构 听说求字的人下至商甲,上至朝臣,润笔想必也是很可观吧?

    秦  桧 臣不敢,送字只是为了传播圣上仁德和治国之道,岂敢卖弄。

    赵  构 就书之道,乃人之道,书如其人。

    秦  桧 圣上明鉴。

    赵  构 有人说你有一对镇纸非常珍贵,让朕瞧瞧。

    [秦桧取出一对镇纸献于赵构。

    秦  桧 主要是跟随为臣多年了。

    赵  构 比你我相识还早吗?那朕到是更要瞧瞧了。

    秦  桧 臣在家乡当先生时,乃恩师所赠。

    赵  构 如果只是让你教村童,那真是大材小用,可惜我膝下无子嗣,哎。

    秦  桧 臣肝脑涂地,以报圣上知遇之恩。

    [赵构感慨万千。

    赵  构 穷则独善其身,达者兼善天下,此玉乃上品确是非凡之物,但也要有人识得。

    秦  桧 臣愿献于圣上。

    赵  构 放在你这儿和在朕那儿有什么区别?大宋江山都是朕的。

    秦  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赵构把玩着一对镇纸。

    赵  构 爱卿深知我心。

    [停顿。

    [赵构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从袖中拿出一道圣旨。

    赵  构 秦宰相,接旨。

    [秦桧慌忙跪下。

    秦  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构望着秦桧,笑而不语。

    [停顿。

    赵  构 爱卿啊,你想知道胗写的什么吗?

    秦  桧 臣不敢。

    赵  构 平身,朕赦你无罪。

    [秦桧擦擦额头上的汗,站起用眼偷瞄。

    秦  桧 谢圣上。

    [赵构把圣旨翻过来,空无一字。

    赵  构 抬头观瞧。

    秦  桧 是。

    赵  构 读一下。

    [秦桧仔细一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秦  桧 尊旨,啊!

    [赵构笑看,催促。

    赵  构 大学士,读啊。

    秦  桧 恕臣愚钝。

    赵  构 非是爱卿愚钝,就是一个空白圣旨。

    [秦桧长出了一口气,又忍住。

    秦  桧 啊!

    赵  构 朕择日灵隐寺避谷,少则五日,多则七日,恐朝中有变,留在爱卿手中,以

    备不适之需。

    秦  桧 那内容?

    赵  构 由爱卿代笔。

    [秦桧连连摆手。

    秦  桧 圣上,这可万万使不得呀!

    赵  构 听说你模仿朕的字足可以乱真,可有此事?

    秦  桧 臣只是仰慕,未得神韵。

    赵  构 必要时,代朕拟旨。

    秦  桧 假传圣旨死罪。

    赵  构 真假由朕来定,朕说是真的会有假吗?

    秦  桧 不会,不会。

    赵  构 这个世上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全靠自己体会。

    秦  桧 谢圣上教诲,臣铭刻于心。

    赵  构 爱卿接旨。

    秦  桧 先赦臣死罪,才敢接。

    赵  构 只要你心系大宋,一心为朕,何罪之有啊?赦爱卿无罪。

    秦  桧 谢主龙恩。

    赵  构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秦  桧 臣不敢有二心。

    赵  构 焉有二心?朕可以让你一心都没有,哈哈

    秦  桧 臣定当全心。

    赵  构 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永远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秦  桧 为臣明白。

    赵  构 凭爱卿的智慧焉能不让朕满意。

    秦  桧 就怕满朝文武心存疑虑。

    赵  构 难到要朕赐你尚方宝剑?

    秦  桧 臣不敢。

    赵  构 爱卿不提朕道是给忘了,朕与李纲宰相约好有要事相商!

    秦  桧 臣未能替圣上分忧,反到让圣上牵挂,惭愧呀!

    赵  构 爱卿啊,朕把两名御医留在了府上,望康复早朝。

    秦  桧 臣万死不辞,以报圣恩。

    赵  构 万死就不必了,去朕心疾,朕就开心了,回宫。

    [赵构下。

    秦  桧 恭送圣驾。

    [秦桧下。

    [幕后音 摆驾回宫,一声。

    [幕后音 摆驾回宫,众合声。

    [音乐起。

    [灯渐暗。

    第二场

    [场景同上。

    [幕后音 管家。

    [幕后音 相爷。

    [幕后音 我与夫人在书房有要事相谈,任何人不许进来打扰,寿筵你全权负

    责。

    [幕后音 是相爷。

    [秦桧与王氏上。

    [秦桧深沉着脸,坐太师椅上望着王氏。

    [王氏成慌成恐,给秦桧辑了个万福。

    王  氏 臣妾不知所做何事不妥,让相爷如此动怒。

    秦  桧 我来问你,哎。

    [王氏站立。

    秦  桧 坐。

    [王氏坐下,一脸惊恐,一脸迷惑。

    王  氏 谢相爷。

    秦  桧 寿筵之上为何如此放肆,尔还敢狡辩?

    王  氏 臣妾不知。

    秦  桧 席间你三番二次与张俊、汪伯彦、黄潜善共饮还耳语,可有此事?

    王  氏 一是相爷寿筵高兴多喝了几杯,二是与他们较熟,可能有些失态,臣妾知错。

    秦  桧 此事传至圣上定会疑心,说我结党营私,尤其是现在。

    王  氏 谈的都是家长理短,并无朝中事情。

    秦  桧 可否有解释的机会。

    王  氏 不会,臣妾不敢再犯。

    秦  桧 唉,官命不由人哪,谁知道什么事传进宫里,在圣上面前进我的谗言啊。

    王  氏 那就更应该结交志同道合,好手足相望了。

    秦  桧 为夫何常不是这样想的,人心叵策啊。

    王  氏 亲属有远近,朋友有厚薄,这是人之间常理。

    秦  桧 这个我焉能不知,关键是不能够在人前显露啊!

    王  氏 臣妾知错。

    秦  桧 家法规定妇道人家不许参与朝政,你可记得?

    王  氏 臣妾记得。

    秦  桧 那你怎么还明知故犯?

    王  氏 臣妾冤枉。

    秦  桧 冤枉,你是说为夫冤枉你了?

    王  氏 其实臣妾只是想得到一个答案。

    秦  桧 什么答案?

    王  氏 自从圣上来过,知道相爷装病之后,相爷一直闷闷不乐,一脸的愁云,臣妾

    也不敢多问,想必是一定很严重的事情发生,所以,只是想探听一二。

    秦  桧 非是为夫不和你说,实在是不想让你担心。

    王  氏 臣妾知道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满门抄斩,祸灭九族。

    秦  桧 夫人所言及是,确有一事让为夫一筹莫展。

    王  氏 能让相爷为难的事情想必一定是万分棘手。

    秦  桧 事关生死,株连九族。

    王  氏 啊!

    秦  桧 可能是我劫数难逃。

    王  氏 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

    秦  桧 杀人。

    王  氏 什么!

    秦  桧 让我杀人。

    王  氏 圣上怎么让你一个文官杀人,所杀何人?

    [秦桧压低声音。

    秦  桧 副枢密使岳飞 — 岳武穆。

    王  氏 这岳飞有万夫不挡之勇,就是杀了,那岳家军岂能与你善罢甘休?

    秦  桧 谁说不是,这就是病根。

    王  氏 你从来未杀过人,你杀得了吗?

    秦  桧 我焉能不知。

    王  氏 这种事情也只有当今圣上能够想的出来。

    秦  桧 杀不了,也得杀。

    王  氏 为什么?

    秦  桧 他不死我死 。

    王  氏 就没有其它办法。

    秦  桧 唯有弃官逃命。

    王  氏 那不是尽毁前程。

    秦  桧 还前程,命都没了。

    王  氏 人的命,天注定,怎么能够轻易就没了。

    秦  桧 可这回弄不好真的是杀身之祸啊!

    王  氏 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可我没见你就知道你的命了。

    秦  桧 我自己都不知道。

    王  氏 相爷你可知道,当初我父为什么一定要把臣妾嫁给你吗?

    秦  桧 不知。

    王  氏 上门提亲的不是豪门王族,就是商甲新贵,可父亲都给推辞了。

    秦  桧 那不正好门当户对吗?

    王  氏 可算命的说我贵为当朝一品夫人,夫婿出自寒门。

    秦  桧 江湖术士你也相信。

    王  氏 我父也相信,而我母亲不相信,为此他俩还大吵了一架,最后由我拿主意。

    秦  桧 岳丈大人提过多次,皆因夫人贤德,你我才有此姻缘。

    王  氏 所有的人都不理解。

    秦  桧 是啊,当时连我给不理解。

    王  氏 为什么没有嫌弃你是个小户人家的穷书生?

    秦  桧 是啊,竟敢把宝押在我身上。

    王  氏 我俩的姻缘主要是你的受业恩师孔承砚老先生,他说你才华横溢,人中龙凤,

    必成大器。

    秦  桧 那是恩师对我的偏爱你也相信。

    王  氏 十年寒窗,学腹五车,龙卧浅滩,壮志难酬。

    秦  桧 恩师教诲,历历在目。

    王  氏 教书束修每月才12吊钱。

    秦  桧 少得可怜,仅够纸墨而已。

    王  氏 贫穷不失其志,实乃人中之龙。

    秦  桧 若得水田三百亩,这番不做猢狲王。

    王  氏 压低理想怕人讥笑,文人通病。

    秦  桧 金榜提名,光宗耀祖。

    王  氏 为妻嫁给你时是为了荣华富贵吗?

    秦  桧 当然不是,那二十万银两的嫁妆恐怕一家人下辈子也花不完。

    王  氏 我父亲说,这不是给你的生活费用,而是希望给你的仕途铺平道路,还好你

    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秦  桧 对我来说压力也很大,亲属,朋友,邻居拭目以待,呵呵!

    王  氏 还好你没有躺在它上面睡觉,不思进取。

    秦  桧 其实,我感觉它和我关系不大。

    王  氏 关系不大,有谁敢说没收过咱家的钱,上至宰相太监,下至皇亲国戚,就连师爷都没有拉下过。

    秦  桧 多亏夫人想的周全,提前把银子埋藏在后花园。

    王  氏 不然从金国逃回来,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秦  桧 是啊,没有夫人的钱财和智慧,我肯定没有今天的一切。

    王  氏 相爷过讲了,为妻能力有限。

    秦  桧 能够娶到夫人,也是我三生修来的福缘。

    王  氏 你还记得新婚之夜吗?

    秦  桧 你这是怎么了,都老夫老妻的,三十多年了。

    王  氏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第一句话了吗?

    秦  桧(摇头)只记得你不让我吹灭蜡烛了。

    王  氏(微笑)有话没说完,我心里不托底啊。

    秦  桧 我好象有些醉了?

    王  氏 反正你就是傻笑,我问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秦  桧 我怎么说的?

    王  氏 金榜提名,拜相封候。

    秦  桧 我真这么说的?

    王  氏 然后你反过来问我,你有什么愿望?

    秦  桧 好象是,你低着头不敢看我,脸比蜡烛还红。

    王  氏 我就说,一双儿女,一世平安。

    秦  桧 我要是答错了,你就不让我上床了是不?

    王  氏 我也怕,可你没有错啊!

    秦  桧 当时你真的相信吗?

    王  氏 考取功名,出人头地,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哪怕是在私塾当先生的时候。

    秦  桧 光有才学也没用,还是那些钱好使呀!

    王  氏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秦  桧 你就选错了吧?

    王  氏 如果你选的仕途没有错,我选了你才没有错啊

    秦  桧 那我选错了吗?

    王  氏 你是俩个孩子的榜样,一至令我引以为傲!

    秦  桧 汗颜。

    王  氏 算卦的张半仙就说了你今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秦  桧 惭愧。

    王  氏 难道今天的一切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吗?

    秦  桧(眼泪无语)哎!

    王  氏 难道所受的屈辱和磨难就白白付出了?

    秦  桧 我何尝不想啊!

    王  氏 都说靖康之耻,他们只是挂在了嘴上,可我们是刻在心上啊!

    秦  桧 三千人质,三年屈辱!

    王  氏 在金国整整三年啊!一天天的熬过来了啊,现在想起来都怕的要死浑身颤抖。

    秦  桧 是啊,就象是昨天。

    王  氏 孩子做恶梦都在惊叫“别打我了,求求你了”我心都碎了。

    秦  桧 本不应该他们承受的。

    王  氏 为妻有没有抱怨过?

    秦  桧 没有。

    王  氏 为妻有没有后悔过?

    秦  桧 没有。

    王  氏 那到头来那个罪就全部白遭了?

    秦  桧 怎么会呢?

    王  氏 忍辱负重为了啥?

    秦  桧 有朝一日,重返朝纲。

    王  氏 如果放弃,我们忍受这一切究竟都是为了什么?

    秦  桧 此一时,彼一时。

    王  氏 你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我不甘心啊!

    秦  桧 谁又甘心,实出无奈。

    王  氏 你当时只是想到的是二圣的安危与生活,可曾想过我们自己?

    秦  桧 亡国也是臣子啊。

    王  氏 我就连买菜都异样的眼光,而且给的全是烂的。

    秦  桧 糟糠果腹,其志不移。

    王  氏 人质,俘虏,贱民,亡国奴的滋味生不如死。

    秦  桧 也不只我们一家,三千多人啊!好在我们活着逃回来了。

    王  氏 走在街上低人一等,指指点点,背后吐沫乱飞。

    秦  桧 小人行径,非君子所为。

    王  氏 门口倒了垃圾,歧视,辱骂,几辈子屈辱都一时承受了。

    秦  桧 忍辱负重。

    王  氏 这些我都可以默默忍受。

    秦  桧 我何尝不遭受讥讽与辱骂。

    王  氏 俩个小孩子做错了什么,经常受到金人的孩子欺负。

    秦  桧 就当是培养孩子坚毅的品行了。

    王  氏 三天二头被人打哭了,我们不敢反抗,不就是因为我们是汉人,是贱民吗?

    秦  桧 倾覆之巢,焉有完卵。

    王  氏 孩子问我犯了什么罪,我说是忠君。

    秦  桧 忠君没有错啊。

    王  氏 可有谁来帮帮我们,有谁能够想到我们呀?

    秦  桧 国力衰败,人人自保。

    王  氏 我们过着非人的生活,他们都在干什么?不是照样歌舞升平,醉生梦死。

    秦  桧 二帝不是和我们一样吗。

    王  氏 我们苟且偷生,就是为了重见天日啊,相爷!

    秦  桧 其实我都不知道是否能够活着回来。

    王  氏 我在家已经习惯使用下人,而今也沦落为下人,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

    秦  桧 我常常想不如在家乡教书了,还什么功名。

    王  氏 当初我一个人就有六个下人,而今天是下人中的下人,就象一场恶梦,我都

    不敢相信。

    秦  桧 人在矮沿下怎敢不低头。

    王  氏 下人都敢凌辱,居然让我倒马桶,如果不是主人指使,她敢这么做没?

    秦  桧 狗眼看人低呀。

    王  氏 没办法谁让我是亡国大臣之妻呢。

    秦  桧 二圣的贴身宫女都遭到了强暴,令人发指。

    王  氏 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通,这才想了个找个靠山的下策。

    秦  桧(感慨)百无一用是书生。

    王  氏 我要不是用金凤簪贿赂忠献王粘罕的夫人,粘罕焉能把我们赐与四狼主挞

    懒?

    秦  桧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才把我们派给挞懒任用。

    王  氏 还是枕边风啊,才吹散这屈辱,我绞尽脑汁巴结她。

    秦  桧 唉,可悲到女人来保护!

    王  氏 为妻心里有数,你的才学定能得到挞懒赏识。

    秦  桧 虽然你从没有讲过,但我也能够感觉到。

    王  氏 要不挞懒怎么有机会带我们同行呢?

    秦  桧 这是当然。

    王  氏 我是不想增加你的心理负担。

    秦  桧 你知道,一个连自己的女人和儿女都保护不了,是怎样的屈辱。

    王  氏 我既为你妻,就没有怨言,我是心甘情愿。

    秦  桧 可我的心在流血啊!

    王  氏 不吃苦中苦,难做人上人。

    秦  桧 我这是怎么了。

    王  氏 如果你现在不是宰相,她会把金凤簪给我送还回来不?

    秦  桧 不会。

    王  氏 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秦  桧 现在的人太现实了,真是世态炎凉。

    王  氏 在金国真象是地狱啊,我一天都不想待。

    秦  桧 不知现在还剩下几个人了,尸骨也都流落在了它乡。

    王  氏 可怜,可悲。

    秦  桧 我也很想帮他们啊,可是。

    王  氏 假如我们不是在途中逃脱,现在会怎么样就难说了!不敢想象。

    秦  桧 夫人全靠你周旋了。

    王  氏 九死一生逃跑,也许就暴尸荒野。

    秦  桧 当时我也怕及了,慌慌如丧家之犬。

    王  氏 如果逃跑死亡,就是一叛臣,可能连尸骨都没有,别说解释了!

    秦  桧 好在夫人机警,左右逢圆啊。

    王  氏 生死全在一线之间,我喊那二十万非是炫耀,情急之下只是为了让他们注意。

    秦  桧 为夫焉能不知。

    王  氏 不然有谁在乎你的存在。

    秦  桧 是啊,贫民百姓任人凌辱。

    王  氏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秦  桧 俱是名利所累!

    王  氏 那一瞬,我才知道,金钱、地位、才学、名誉、其实所有这一切与生命比起

    来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秦  桧 夫人所言及是啊。

    王  氏 早知道现在,那还不如不逃回来,还能够搏个忠君的好名声。

    秦  桧 谁能够预知将来呀?

    王  氏 但你可以把握自己啊。

    秦  桧 怕就怕的是自己决定不了。

    王  氏 忍受这一切就是为了回来抗旨,我死都不答应!

    秦  桧 我何尝愿意。

    王  氏 亡命天涯,提心吊胆,你难到还没有过够了吗?

    秦  桧 我一天都不想啊。

    王  氏 那抗旨意。味着什么?

    秦  桧 死罪。

    王  氏 祸灭九族?

    秦  桧 全凭圣上心情。

    王  氏 有可能赦免吗?

    秦  桧 看是否有朝臣冒死晋楝。

    王  氏 就是圣上开恩,朝中的政敌,焉能放过于你。

    秦  桧 他们恨不得排除异己。

    王  氏 那谁又肯帮你呀?

    秦  桧 无人。

    王  氏 真要亡命天涯,那俩个孩子的前途尽毁。

    秦  桧 现在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王  氏 不考虑孩子我们还能活多少年啊?

    秦  桧 我不也是没办法吗。

    王  氏 就为了你那个良知,那个名声?

    秦  桧 你不能够理解。

    王  氏 可能我一个妇道人家就知道丈夫孩子,可这就是我的全部啊。

    秦  桧 要从大局着想。

    王  氏 我也没什么远大理想,只是知道我的亲人受到伤害,我会去和他们拚命。

    秦  桧 唉!我都要崩溃了。

    王  氏 你不也是被逼无奈吗?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秦  桧 知道。

    王  氏 就按圣上的意思办,总不能脸上贴金的事儿总让你去办吧。

    秦  桧 其实我也明白,就是别不过这个劲。

    王  氏 没有退路就好了,你没的选择了。

    秦  桧 还有幻想。

    王  氏 就算我们能够侥幸逃脱那会是怎么样呢?

    秦  桧 隐姓埋名,老死荒野。

    王  氏 这就是你的理想,那当初就没有必要付出这么多了。

    秦  桧 未曾想过。

    王  氏 整个秦家一门就断送在你的手里,是为不孝。

    秦  桧 可我还是。

    王  氏 还执迷不悟,抗旨不尊,是为不忠,不忠不孝何以成为儿女的榜样?

    秦  桧 我也不想。

    王  氏 那你也得为你的亲人,朋友,同僚考虑考虑啊?他们肯定受到牵连。

    秦  桧 唉!

    王  氏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秦  桧 无奈,身不由己,官命不由人。

    王  氏 你不干会不会有人干。

    秦  桧 一定会。

    王  氏 圣上会不会放弃?

    秦  桧 绝对不会。

    王  氏 那你还犹豫什么,你干不干结果都一样,但你却失去了圣上的信任得不偿失!

    秦  桧 夫人所言及是。

    王  氏 一但圣上怀疑你背叛,会怎么样。

    秦  桧 找个借口革职查办,永不听用。

    王  氏 就是一个连解释的机会都没了。

    秦  桧 不杀头就算开恩了,还能让你开口,做梦。

    王  氏 就你说了,群臣也未必相信。

    秦  桧 招告天下谁敢有异议,谁还敢听。

    王  氏 就说你是同党,一样死路一条。

    秦  桧 我知道了。

    王  氏 书如果读多了,是不是就有些迂腐了?

    秦  桧(笑)正是,自以为是,更难看清楚自己了!

    王  氏 试问为了讨好圣上,有谁没有做过违心的事?没有说过违心的话?

    秦  桧 好象没有。

    王  氏 那他们难道都是发自己内心的吗?

    秦  桧 不一定。

    王  氏 是不是每有一次,在圣上眼里的信任就增加一分啊。

    秦  桧 这是一定的。

    王  氏 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危害吗?

    秦  桧 当然知道。

    王  氏 知道也是没有办法?为什么,还不是利益的驱使。

    秦  桧 呵呵,毕竟是人啊。

    王  氏 从得失讲,估计还是值得的。

    秦  桧 名利所累呀。

    王  氏 名声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够当饭吃呀!

    秦  桧 赤裸裸,让人难堪。

    王  氏 再说了成大事者必不拘小节。

    秦  桧 我还是个俗人哪。

    王  氏 韩信忍受胯下受辱,才能够拜相封侯。

    秦  桧 其志可嘉。

    王  氏 程婴救赵氏孤儿以明其志。

    秦  桧 其心可叹。

    王  氏 司马迁受宫刑而后成《史记》。

    秦  桧 其人非常。

    王  氏 只有吃别人吃不了的苦,才能够享别人享不了的福。

    秦  桧 似乎有些道理。

    王  氏 那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秦  桧 就得死啊!

    王  氏 为什么单单让你死,而不让别人去死?

    秦  桧 是你危害了君王的利益,失去了可以利用的价值。

    王  氏 不为我所用,既为我所敌。

    秦  桧 确实。

    王  氏 朝中重臣很难保持中立,即便是也被分配到边塞去了。

    秦  桧 不想夫人竟然有如此见地。

    王  氏 旁观者清,都写在相爷脸上了。

    秦  桧 当断不断,必有后患。

    王  氏 越是棘手的事情让你办,越是说明了对你的信任,因为事情一定非常重要!

    秦  桧 但愿我没那么受宠。

    王  氏 说明你还有利用价值,应该庆幸才是啊。

    秦  桧 到也是。

    王  氏 相爷,满朝文武有几个没有杀过人,那是不是职责所在?

    秦  桧 这到是真的。

    王  氏 一将成功万骨枯啊!

    秦  桧 打到黄龙府不知道又要死伤多少将士。

    王  氏 关键是你从来没有过开过杀戒,所以才胡思乱想,优柔寡断。

    秦  桧 是啊,他们天天杀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王  氏 只是你不知道,谁能够和你讲这些。

    秦  桧 也是啊。

    王  氏 这说明你的良知未曾泯灭。

    秦  桧 孟子曰“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王  氏 杀多了就是数字了,万事开头难,人生总有第一次。

    秦  桧 也许吧,真有这么难吗?

    王  氏 他们就没有冤杀过别人吗?

    秦  桧 都一样,如果找个机会解释,也许心里会好受些。

    王  氏 每个人都一样。

    秦  桧 是啊,就怕今生都没有这个机会。

    王  氏 那只能说这是天意了,也许以后会有人能够明白的。

    秦  桧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王  氏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呀。

    秦  桧 食君俸禄,替君担忧。

    王  氏  相爷,是你聪明还是圣上聪明?

    秦  桧 当然是圣上了。

    王  氏 圣上都说,有可能了,那就是必须有呗。

    秦  桧 必须有?

    王  氏 必须有。

    秦  桧 哈哈。

    王  氏 哈哈。

    秦  桧 莫须有。

    王  氏 对,莫须有。(强调)

    [秦桧无奈摇头。

    秦  桧 唉!待我仔细斟酌。

    王  氏 当务之急应该作什么?

    秦  桧 马上调他回来,耽搁一时就多一分危险。

    王  氏 你说他肯听吗?

    秦  桧 当然不肯,可用军机处的金牌。

    王  氏 金牌他也不听呢?

    秦  桧 那就下第二道金牌。

    王  氏 他这个人非常的固执啊。

    秦  桧 那就下第三道金牌。

    王  氏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秦  桧 那就下第四道金牌。

    王  氏 怎么这么多,最多可以下多少道金牌?

    秦  桧 十二道金牌。

    王  氏 如果他一意孤行,誓不还朝呢?

    秦  桧 那他真是恨命长了。

    王  氏 历史上还是真有这种死拗的人

    秦  桧 那就得圣上下旨,押解回京,抗旨不尊就地斩首。

    王  氏 你要是见不到圣上呢?

    秦  桧(下意思)我还有一空白圣旨。

    王  氏(惊愕)什么?

    秦  桧 啊,我是说我一定请到圣旨。

    王  氏 相爷,你把为妻吓死了,私藏圣旨满门抄斩祸灭九族啊!

    秦  桧 本相焉能不知呀。

    王  氏 金钱、地位、才学、名誉、其实所有这一切和生命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秦  桧 夫人所言及是。

    王  氏 那当务之急。

    秦  桧 我马上进宫面圣,请颁金牌急招岳飞返朝。

    王  氏 按圣上旨意,千万别走样。

    秦  桧 客人多由你打理,我即刻就回。

    王  氏 就说圣上急招。

    秦  桧 若隐若现。

    王  氏 为妻明白,就象圣上御赐生日礼物,震慑群僚。

    秦  桧 夫人聪明,只要不是忌日礼物就成。

    王  氏 全在一念之差。

    秦  桧 今生得夫人相助,实乃我之福祉啊。

    王  氏 相爷荣耀,就是为妻的荣耀。

    秦  桧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王  氏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秦  桧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秦桧与王氏同下。

    [幕后音 给相爷备轿。

    [幕后音 是。

    [一片推杯换盏,吆五喝六之声,非常嘈杂,渐弱。

    [灯渐暗。

    第三场

    [场景同上。

    [秦桧端坐在太师椅看《春秋》。

    [蹬、蹬、蹬、急促的脚步声。

    [幕后音 韩元帅,请稍等,待我去禀报相爷。

    [幕后音 不用了,我自己来,谁也不要跟来。

    [幕后音 相爷正在读书,不能打扰。

    [幕后音 别人怕他,我可不怕,都给我滚,狗奴才。

    [秦桧听见外面的争吵声,笑了,继续看书。

    [韩世忠大步流星上。

    [秦桧站起失礼。

    秦  桧 哎呀,这不是潭国公吗?那阵香风把您吹来了,未曾远迎还望岂赎罪。

    韩世忠 岂敢,未曾通报还望相爷不要责怪下人。

    [秦桧冲门外说到。

    秦  桧 国公说笑了,快请上坐,看茶。

    [幕后音 是,相爷。

    韩世忠 有个座就可以了,茶就免了吧。

    [韩世忠坐在了正位上,秦桧坐在了侧位。

    [秦桧冲门外说到。

    秦  桧 你们下去吧,就依国公,请坐。

    [幕后音 是,相爷。

    [韩世忠坐下。

    韩世忠 谢了,相爷好闲情呀!

    秦  桧(意味深长)读书使人明智啊!

    韩世忠 我家下人常骂他儿子,念书不懂就是念驴马经。

    秦  桧(愤怒)什么!敢问国公这是在教本相吗?

    韩世忠 岂敢,家奴焉能与相爷相比。

    秦  桧 不愧是元帅,连家奴也如此凶悍,焉能不屡建奇功。

    韩世忠 惭愧呀,千军万马也敌不过相爷的一支神笔呀。

    秦  桧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

    韩世忠 久闻相爷书艺大宋第一,世忠也来求取一幅墨宝,装装文人,哼哼。

    秦  桧 折煞我也,当今书艺圣上冠绝天下,本相只是略懂皮毛。

    韩世忠 相爷过谦了。

    秦  桧 国公怎有如此雅兴?

    韩世忠 附庸风雅而已,这润笔得多少银两啊?

    秦  桧 国公说笑了,如蒙抬爱,求之不得。

    韩世忠 言不由衷。

    秦  桧 何以见得。

    韩世忠 人各有志,焉能同行。

    秦  桧 坦诚,本相敬佩。

    韩世忠 相爷可知所求何字?

    [秦桧摇头。

    秦  桧 不知。

    韩世忠 什么内容都可以?

    [秦桧点头。

    秦  桧 什么内容都可以。

    [韩世忠愤怒。

    韩世忠 天日昭昭。

    [秦桧冷笑

    秦  桧 天日昭昭。

    韩世忠 这也可以写吗?

    秦  桧 当然可以。

    韩世忠 相爷可知道是谁说的?

    秦  桧 知道。

    韩世忠 知道,也可以?

    秦  桧 当然可以。

    韩世忠 亏你还笑的出来。

    秦  桧 有何不妥?

    韩世忠 快憋死我了,你,你为什么要杀死岳飞?

    [停顿。

    [秦桧望着韩世忠摇叹气。

    秦  桧 我为什么要杀死岳飞?

    韩世忠 这个你焉能抵赖!

    秦  桧 国公息怒,为什么说是我杀他的?

    韩世忠 天下人还有谁不知?

    秦  桧 天下人可有谁能知?

    韩世忠 事实还能狡辩!世间还有公理吗?

    秦  桧 事实就是真相吗?

    韩世忠 有区别吗!

    秦  桧 国公息怒,岳飞他是在什么地方死的?

    韩世忠 风波亭。

    秦  桧 怎么死的?

    韩世忠 赐死的。

    秦  桧 我能够赐他死不?

    韩世忠 不能。

    秦  桧 那谁能够赐他死啊?

    韩世忠 啊,这个。

    秦  桧 只有那个人可以是不?

    韩世忠 是啊。

    秦  桧 国公可以亲自去问那个人,用不用我陪你去啊?

    韩世忠 啊。

    秦  桧 怎么不敢去呀?怕的是什么呀?

    韩世忠 我怎么。

    秦  桧 其实国公心里非常明白,我们彼此谁也杀不了谁,所以国公才敢过府责问,

    我又焉能杀得了他?

    韩世忠 也是。

    秦  桧 只有那个人可以杀,再说我为什么要杀他?

    韩世忠 破坏你的议和!

    秦  桧 国公是主战还是主和?

    韩世忠 主战。

    秦  桧 国公和他在朝中的影响谁大?

    韩世忠 当然我大了。

    秦  桧 如果是因为议和,无论官价还是影响都你大,就应该杀你啊?

    韩世忠 那是啊。

    秦  桧 他屡败金国,乃我议和之筹码,焉能弃之?

    韩世忠 我也想不通。

    秦  桧 国力衰败,如此耗战粮饷如何筹辍?国公难道没有看到这一点?

    韩世忠 这个。

    秦  桧 再说了杀他真象人们传言的那样,是因为影响本相议和吗?

    韩世忠 那是什么?

    秦  桧 如果是为了议和,本相反恰恰用留用他。

    韩世忠 这到新论,愿闻高见。

    秦  桧 金人畏惧于他,刚好是和谈的筹码啊。

    韩世忠 也是啊。

    秦  桧 我就是真想杀他,我有这个权力吗?

    韩世忠 没有。

    秦  桧 谁有?

    韩世忠 那个人。

    秦  桧 对了,你、我、他都不过是那个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对不?

    韩世忠 对呀。

    秦  桧 那个人决定着取舍和生死?

    韩世忠 嗯。

    秦  桧 每个棋子的作用就是为了那个人赢了这盘棋。

    韩世忠 是啊。

    秦  桧 国公,想明白了?

    [韩世忠摇头。

    韩世忠 啊!没有。

    秦  桧 用马,还是用炮,是根据个人喜好,是重用还是利用。

    韩世忠 不无道理。

    秦  桧 顺情说好话,耿直讨人嫌,谁都一样。

    韩世忠 我也是啊。

    秦  桧 退一步讲,就算我进了谗言,就真能决定他一个人的生死吗?

    韩世忠 相爷到是坦率。

    秦  桧 真有那么大作用,你们一干人早就不存在了。

    韩世忠 这我相信。

    秦  桧 那个人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自己没主意。

    韩世忠 笑而不语,心中有术。

    秦  桧 现在既不是顾命辅助,又不是垂帘听政。

    韩世忠 对啊。

    秦  桧 为官之术,乃驭人之术,相互制约。

    [韩世忠笑,摇头。

    韩世忠 你,我,啊。

    秦  桧 看清楚别人难,看清楚自己更难。

    韩世忠 确实。

    秦  桧 人之间的矛盾就是利益之争,试问谁没为了个人利益进过谗言?

    韩世忠 不见得。

    秦  桧 有倾向性,有选择性的奏折又算是什么?

    韩世忠 谁都有过啊。

    秦  桧 其实我们都是有建议权,而只有那个人才有决定权呀。

    韩世忠 是啊,都是个执行者。

    秦  桧 这才上路。

    韩世忠 不是有律法,有朝纲。

    秦  桧 对朝臣都有用,就是对那个人可以另外。

    韩世忠 也是。

    秦  桧 曾经有一个贼偷了东西,被失主砍去了手,理由是用手偷的,可贼大声喊冤,

    人不解,用手偷就应该惩罚手啊!他说手是由心的指使,如果心不想手会去

    偷吗?孰不知,象有心生,心才是原凶。

    韩世忠 可手还是偷了。

    秦  桧 菜刀拿在厨师手里就是工具,握在歹徒手里就是凶器,是菜刀有罪吗?

    韩世忠 那它至少是个帮凶。

    秦  桧 只能说是工具,可悲的工具。

    韩世忠 可是。

    秦  桧 你我他都是那个人的工具呀!

    韩世忠 这到是事实。

    秦  桧 江山是谁的?

    韩世忠 那个人。

    秦  桧 百姓是谁的?

    韩世忠 那个人。

    秦  桧 朝廷是谁的?

    韩世忠 也是那个人。

    秦  桧 这不就得了吗?谁有这个权力?

    韩世忠 那个人。

    秦  桧 如果不按那个人的想法办事,是不是自找死路?

    韩世忠 按这么说,当然是啊。

    秦  桧 自古战乱,杀戮,奸计因何而来?

    韩世忠 权力纷争。

    秦  桧 归根到底就是权力。

    韩世忠 弑君谋反,奸臣叛乱。

    秦  桧 有谁心甘情愿放弃权力吗?

    韩世忠 当然没有。

    秦  桧 就那次策封三路元帅,交兵权不也是费了一番周折吗,张俊先交,国公犹豫,

    岳飞不肯。

    韩世忠(笑)明升暗降,削去兵权。

    秦  桧 国公句句实情,那个人会不会就此起了疑心?

    韩世忠 所以我后来交了。

    秦  桧 杯酒释兵权,那个人才安心啊。

    韩世忠 我也落得个自在。

    秦  桧 谁对那个人威胁大啊?是我这个文官,还是你们这些带兵的武将。

    韩世忠 当然是手握兵权的武将啊。

    秦  桧 为什么?

    韩世忠 害怕兵变。

    秦  桧 如果不交兵权,那个人能睡好觉吗?

    韩世忠 恐怕不能。

    秦  桧 那个人怕保不住位置。

    韩世忠 我懂了。

    秦  桧 收复失地,迎还二圣,真的实现了,那个人的位置还能保的住了吗?

    韩世忠 怎么?

    秦  桧 如果二圣还朝那个人让不让位?

    韩世忠 按理应该让啊。

    秦  桧 让位结果是怎么样?

    韩世忠 那个人从新当他的康王,我怎么没想到啊。

    秦  桧 将来恢复皇位有可能了吗?

    韩世忠 好象没有。

    秦  桧 传位也轮不到那个人的了?

    韩世忠 是的。

    秦  桧 那个人说让位后就出家,带我一起出家,带我!

    韩世忠 皈依三圣。

    秦  桧 你真以为那个人真想出家吗?

    韩世忠 我都懵了。

    秦  桧 是逼我呢,我如果不想出家就得达成那个人的想法,对不?

    韩世忠 怎么讲?

    秦  桧 保持现状,一切平安。

    韩世忠 明哲保身,个人利益。

    秦  桧 我不想出家,就必须继续保那个人不用出家,我才能够保住自己。

    韩世忠 那个人才能够继续当皇帝呀。

    秦  桧 你寻思那个人能怎么想啊?

    韩世忠 那是太子啊,理应由他执政。

    秦  桧 国公都这么想,如果不让位,恐会被天下人唾骂有违纲常。

    韩世忠 伦理之道,朝纲之法。

    秦  桧 那个人真的是骑虎难下,手捧着刺猬,拿不起,放不下,左右为难。

    韩世忠 确实很难。

    秦  桧 那个人就会背上个千古骂名。

    韩世忠 太难做了

    秦  桧 与其让事情恶化,不如就让事情不发生对不。

    韩世忠 也对。

    秦  桧 大宋平衡的局面就会被打乱。

    韩世忠 再无宁日。

    秦  桧 别说回不来,就是大金国给送回来,那个人也会找各种借口不要。

    韩世忠 也是。

    秦  桧 到时候谁来当皇帝呀?

    韩世忠 啊!

    秦  桧 必然形成二派,天无二日,国无二主。

    韩世忠 有点乱。

    秦  桧 可对我来说基本不会影响,一个是功劳伴驾之功,一个是苦劳护驾之力。

    韩世忠 这个我相信。

    秦  桧 那个人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韩世忠 那兄弟情谊呢。

    秦  桧 如果调换过来,别人会考虑兄弟情谊吗?

    韩世忠 不一定。

    秦  桧 情谊能代替权利吗?情谊能代替皇位吗?

    韩世忠(笑了)哎。

    秦  桧 那个人从此以后睡觉都不会安稳。

    韩世忠 也许。

    秦  桧 谁不想,平平安安高枕无忧啊。

    韩世忠 当然。

    秦  桧 就算得胜还朝,他们也到不了皇宫。

    韩世忠 为什么?

    秦  桧 半路劫杀,以除后患。

    韩世忠 这怎么可能?

    秦  桧 当然你不能,和你有多大关系?

    韩世忠 那个人真能下得了手。

    秦  桧 是你也一样,那是一条不归路呀!

    韩世忠 你怎么知道?

    秦  桧 来自宫中,已经证实。

    韩世忠 望风扑影?

    秦  桧 绝对可靠。

    韩世忠 啊,(意味深长)灯下黑。

    秦  桧 呵呵。

    韩世忠 对你也不放心啊?

    秦  桧 都有可能背叛啊。

    韩世忠 谁可信任。

    秦  桧 你说你。

    韩世忠 有可能,(停顿)一定能。

    秦  桧 国公这一点再看不到,还怎么在朝中得宠啊。

    韩世忠 混啊,大多不研究那个人。

    秦  桧 武将通病,学学太监,天天揣摩那个人的心事,连本相都得请教,而且是有

    偿的,哈哈,敢问国公没打点过?

    韩世忠 又给你猜着了,哈哈。

    秦  桧 只要是钱能够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韩世忠 到也实话。

    秦  桧 三批死士都已安排,持必杀令。

    韩世忠 真的。

    秦  桧 如果真的能够杀到京都,那个人会善罢甘休吗?

    韩世忠 不会。

    秦  桧 那将是狼烟再起,内忧外患,遭殃的还是老百姓啊。

    韩世忠 是啊。

    秦  桧 这只是更残酷杀戮的开始。

    韩世忠 什么。

    秦  桧 下一步就开始了争夺皇位,手足相残,有违人伦。

    韩世忠 没人想看到这一幕。

    秦  桧 一点不假,自古有之啊!

    韩世忠 可否避免?

    秦  桧 恐怕很难,有欲望就有血腥。

    韩世忠 私欲的恶性膨胀。

    秦  桧 春秋寤生,掘地见母。

    韩世忠 顾此失彼,爱母成恨。

    秦  桧 玄武之变,秦王成功。

    韩世忠 实是太子李建成加害秦王李世民在前啊。

    秦  桧 就是秦王李世民没成功,那么齐王李元吉会心甘情愿太子李建成当皇帝吗?

    韩世忠 不会,也就不能有贞观之治唐朝盛世了。

    秦  桧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韩世忠 就是一个权利啊。

    秦  桧 争夺皇位也有多非本意的,而是朝臣太监,妻妾亲戚的怂恿和蛊惑。

    韩世忠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秦  桧 为了私利,为了争宠,可以找到一千个争夺的理由。

    韩世忠 权力与权利的互相利用。

    秦  桧 其实亲情,友情有时候很脆弱,那是因为没有更大的诱惑。

    韩世忠 鬼迷心窍,利令智昏。

    秦  桧 可一但邪念的种子被埋在了心了,就无法控制了,像爬山虎一样会疯狂蔓延。

    韩世忠 心存侥幸。

    秦  桧 就算那个人侥幸获胜,皇位之争会就此结束吗?

    韩世忠 不会。

    秦  桧 那他会支持谁?

    韩世忠 恐怕是二圣钦宗,本来就是他的皇位吗?物归原主。

    秦  桧 如果那个人听到你这番话会如何?

    韩世忠 啊,这。

    秦  桧 我没听到。

    韩世忠 哈哈,谢了。

    秦  桧 可他一意孤行,违背了那个人的意愿,不就是逆天而行。

    韩世忠 经相爷这么一分析,还真这么一回事。

    秦  桧 如果是谋反,不应该祸灭九族了吗?

    韩世忠 是啊。

    秦  桧 为什么只赐几人之死?

    韩世忠 而且都是掌握兵权的。

    秦  桧 其实那个人比谁都清楚。

    韩世忠 我才明白。

    秦  桧 到那时他起义师,伐无道,名正言顺。

    韩世忠 我怎么没想过。

    秦  桧 和你的利益关系不大呀?他起兵何人能敌,是张俊和是国公?

    韩世忠 啊!

    秦  桧 国公有几层胜算?

    韩世忠 玉石俱焚。

    秦  桧 百姓遭殃,生灵涂炭。

    韩世忠 是啊,劳民伤财。

    秦  桧 相信没有人愿意。

    韩世忠 没有。

    秦  桧 现在用他一个人换来这一切是不是应该的?不正好合他的“精忠报国”了

    吗?

    韩世忠 可是。

    秦  桧 忠君爱国不正是他的心愿吗?

    韩世忠 非得赐死?

    秦  桧 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韩世忠 还挺伟大。

    秦  桧 生的伟大,死的窝囊。

    韩世忠 似乎有些道理。

    秦  桧 他愚就愚在这儿。

    韩世忠 我们都一样。

    秦  桧 收复失地,迎还二圣,是讲给百姓听的,是做给大臣看的,有些事就是能说

    不能做!

    韩世忠 我们确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秦  桧 更可悲的当作目标和理想。

    韩世忠 我又何尝不是啊!

    秦  桧 装装也就罢了,还真的去直捣黄龙,迎回二圣。

    韩世忠 他和我说了多少遍了,那就是他的毕生信念。

    秦  桧 但不是那个人的呀!

    韩世忠 相爷不说我也不知道啊。

    秦  桧 就怕说了,还是不知道。

    韩世忠 马上就成功了,他怎么能够停下来。

    秦  桧 每天的报捷对那个人都是煎熬,早朝脸上还得装出笑脸。

    韩世忠 也是。

    秦  桧 口御还朝还不行,非得十二道金牌!

    韩世忠 惹怒那个人了?

    秦  桧 就凭这一点抗旨就是死罪。

    韩世忠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秦  桧 悲哀。

    韩世忠 一切都是为了大宋江山,还有什么不妥?

    秦  桧 是大宋的还是大宋子民的。

    韩世忠 有什么区别?

    秦  桧 大宋是那个人的,而不是每个人的,千万别弄错了。

    韩世忠 哦。

    秦  桧“还我河山”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可以提此字?

    韩世忠 对那个人。

    秦  桧 书可以乱学,但字不可以乱提。

    韩世忠 诗言志。

    秦  桧 那个人问我“这个河山是谁的”我说“当然是圣上的了”那个人说“幸好你

    没有提“还我河山”,要不我都不知道江山是谁的了”

    韩世忠 那个人迁怒了,定是有小人进谗。

    秦  桧 小人?试问有多少君子?

    韩世忠 得罪君子十个不多,得罪小人一个不少。

    秦  桧 可怕的不是真小人,而是伪君子啊!

    韩世忠 言之有理。

    秦  桧 我说我是君子你不信,你说我是小人我又不信。

    韩世忠 呵呵。

    秦  桧 其实,许多都是人言可谓。

    韩世忠 你是指。

    秦  桧“憾山易,憾岳家军难”。

    韩世忠 确有此言,金兵传诵。

    秦  桧 如果岳家军撼山呢?是不是很容易?

    韩世忠 这是歪曲。

    秦  桧 如果是那个人的江山呢?

    韩世忠 怎么可能?

    秦  桧 一切皆有可能。

    韩世忠 不相信。

    秦  桧 那是因为你不够强大,人的欲望是由实力催生的。

    韩世忠 军队不都是大宋的吗?

    秦  桧 私自招兵买马扩充势力。

    韩世忠 为了江山社稷。

    秦  桧 是大宋的军队还是个人的军队?

    韩世忠 当然是大宋的了。

    秦  桧 那什么叫岳家军?

    韩世忠 这个吗。

    秦  桧 怎么能够不叫人心生疑问。

    韩世忠 那也不足以说明有谋反之心啊?

    秦  桧 一个势力不断强大的军队,一个自以为是的元帅,这意味着什么?

    韩世忠 可能失控。

    秦  桧 对,随时都有谋反的可能,那个人如坐针毡怎能安生,那最好的办法吗。

    韩世忠 削去兵权。

    秦  桧 旧部还在,众将所归,你怎么办?

    韩世忠 啊。

    秦  桧 那个人疑他谋反非是一日。

    韩世忠 可有证据?

    秦  桧 国公忘了,四年前他建议立储之事。

    韩世忠 哦。

    秦  桧 大宋律法,武将不得干预朝政,国公可记得?

    韩世忠 记得。

    秦  桧 说小可以免职,说大可以死罪。

    韩世忠 忠仅记。

    秦  桧 谁坐江山和他有什么关系?

    韩世忠 食君俸禄,替君担忧。

    秦  桧 重兵在手,使君担忧!

    韩世忠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秦  桧 国是天下人的国,还是那个人的国?

    韩世忠 这个。

    秦  桧 不敢说?还是怕违心的说?

    韩世忠 那个人的。

    秦  桧 其实你心理明白的很。

    韩世忠 小孩子都知道。

    秦  桧 那次加封副枢密使就是为了削去三大元帅兵权以防有变。

    韩世忠 我知道,伴君如伴虎,唉!

    秦  桧 那个人收你三人兵权之时,他为什么迟迟不交,是何用心?

    韩世忠 军中诸多事情所绊。

    秦  桧 加官进爵人皆谢恩,惟独他推三阻四,有违常理。

    韩世忠 后来不也交了吗?

    秦  桧 分明包藏谋反之心。

    韩世忠 就凭这个?

    秦  桧 试看他所犯这四条那一个不都是和皇位有关?

    韩世忠 这个。

    秦  桧 说他谋反篡位一点都不为过吧。

    韩世忠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秦  桧 他成为那个人的心病,既不可以重用,又不可以利用,还一意孤行。

    韩世忠 罪不至死。

    秦  桧(疑问)罪不至死?金人扬言,黄龙府破城之日,便是斩杀二帝之时,那个

    人冒天下之大不违,有弑父杀兄之嫌,成为千古罪人,试问他是何居心?

    韩世忠 收复中原,迎还二帝。

    秦  桧 陷那个人于不仁不义,何罪?

    韩世忠 他乃一片至诚啊。

    秦  桧 其后果何人承担,不是光喊喊口号吧。

    韩世忠 忠君爱国何罪之有?

    秦  桧 爱国不等于忠君啊,他违背了那个人的想法,构成了威胁。

    韩世忠 怎么。

    秦  桧 这不也是忠君的表现吗?也等于成全他了。

    韩世忠 生命换的名声?

    秦  桧 金钱、地位、才学、名誉、其实所有这一切和生命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韩世忠 或许我也该告老还乡,颐养天年了喽!

    秦  桧 功成身退乃大道。

    韩世忠 没成功,却被罢了官呢?

    秦  桧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为官最忌讳的是什么。

    韩世忠 贪污受贿?

    秦  桧 非也。

    韩世忠 结党营私?

    秦  桧 非也。

    韩世忠 我这二十年是怎么过来的?

    秦  桧 是运气,要不怎么说官运亨通。

    韩世忠 相爷你可真会调侃我。

    秦  桧 俗语,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韩世忠 相爷是嫌我来。

    秦  桧 就事论事,言多语失。

    韩世忠 所言及是。

    秦  桧 为官不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是该说什么才说什么!

    韩世忠 噢,(回味)啊。

    秦  桧 一问三不知,神人怪不得。

    韩世忠 那如何为臣之道啊?

    秦  桧 君、臣、佐、使,各尽其责。

    韩世忠 啊!

    秦  桧 位置不对,适得其反。

    韩世忠 何以见得。

    秦  桧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韩世忠 错位呢?

    秦  桧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韩世忠 委曲求全。

    秦  桧 这就是为什么钱币是内方外园。

    韩世忠 噢,还真是。

    秦  桧 人既要有原则,又能够圆融。

    韩世忠 会不会有言不由衷的时候?

    秦  桧 当你不能说真话的时候,也不要说假话。

    韩世忠 能说不能做。

    秦  桧 一生恪守,未曾破例。

    韩世忠 对那个人?

    秦  桧 所有人。

    韩世忠 那对他呢?如何解释。

    秦  桧 就算是我杀了他,可是国公与他俱是战功卓著,一生戎马,杀人无数,难道

    每一个人都是可杀之人?

    韩世忠 这个!

    秦  桧 为什么杀那么多的人啊?因为杀的人越多功劳越大,爵位就越高是吧?

    韩世忠 职责所在。

    秦  桧 身不由己。

    韩世忠 皇命难为呀!

    秦  桧 窃沟者盗,窃国者候,小杀就是奸臣,大杀就是英雄!

    韩世忠 都是该杀之人。

    秦  桧 就没有一个是误杀的?

    韩世忠 这我怎么知道?

    秦  桧 就是没有人来找你,那是因为他们不敢啊。

    韩世忠 或许。

    秦  桧 杀人都非本意,就是本意,也有充足的理由。

    韩世忠 经相爷这么一分析,那个人要是相中了我,就是我也得杀他。

    秦  桧 非是我巧舌如簧,事实胜于雄辩。

    韩世忠 我明白了

    秦  桧 退一步讲,就是我不执行,也有人执行。

    韩世忠 这我相信。

    秦  桧 但有没有替我想想后果呀?

    韩世忠 还真没有考虑过。

    秦  桧 我的可悲就在这儿,用我之时相爷,弃我之时草芥。

    韩世忠 还有一事不明请教。

    秦  桧 请讲。

    韩世忠“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秦  桧 本相焉能不知?

    韩世忠 那却为何?

    秦  桧 只有迹象,而无证据,如何确定?

    韩世忠 那就是无罪。

    秦  桧 无罪!

    韩世忠 是啊,没有任何证据啊。

    秦  桧 这还不明白,抗旨不尊就是最大的罪。

    韩世忠 这到是。

    秦  桧 凭我之智,可不可以设计他谋反事实,并留有人证和物证。

    韩世忠 当然。

    秦  桧 那我为什么不如此卑鄙?

    韩世忠 这正是我不解的地方?

    秦  桧 当你不能说真话时,也不要说假话。

    韩世忠 事实既成,又有何用?

    秦  桧 希望有人能够读懂我的苦衷。

    韩世忠 相爷真是深谋远虑呀。

    秦  桧 史书何人所撰?那个人。那个庙没有屈死的鬼呀,何来真相!

    韩世忠 你想澄清自己?

    秦  桧 历朝历代这种事情举不胜数,有几人能够真正知道它的内幕和原委。

    韩世忠 这到是实情。

    秦  桧 就连《韩非子 •和氏》都是以讹传讹。

    韩世忠 愿闻其详。

    秦  桧 卞和为献宝玉,二刖其足,后人皆信,实乃可笑。

    韩世忠 有何不妥?

    秦  桧 为什么三献其玉,才剖石验玉?

    韩世忠 两朝国君都认为他的个骗子。

    秦  桧 其一,既为宝玉,众人焉能放过不验,有违常理?

    韩世忠 对啊。

    秦  桧 其二,卞和身为玉工,心辱体残,岂可不剖石验玉,以示清白?

    [停顿。

    韩世忠 大人高见。

    秦  桧 可怜世人之愚钝,可叹本相之无奈。

    韩世忠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秦  桧 或许有一天,有人能理解我之心境啊!

    韩世忠 哎,盖棺未必定论。

    秦  桧 万事曲直终有辩,岁月荣辱黄土藏。

    韩世忠 难为你一片苦心。

    秦  桧 笑看人生,寄情诗书。

    韩世忠 对,相爷的墨宝,可别忘了正事。

    秦  桧 正事,对正事。

    韩世忠 求字为主,解疑次之。

    秦  桧 头七,啊不,七天前就为国公写好了。

    韩世忠 我不信,(笑)你怎么就知我必来求字?

    秦  桧 看款便知真假。

    韩世忠 相爷真乃神机妙算。

    秦  桧 非也,只是想到别人不一定来,你潭国公不能不来呀。

    韩世忠 为什么?

    秦  桧 不来,你就不是韩世忠了。

    韩世忠 知我者秦相也。

    秦  桧 那知我者何人有也啊!

    韩世忠 我呀。

    秦  桧 谢国公理解。

    韩世忠 忠愚钝。

    秦  桧 只有明月知我心啊!

    [韩世忠展开书轴念到。

    韩世忠 明月可鉴。

    秦  桧 是啊,只有苍天可表。

    韩世忠 好字,好字,既有颜鲁公之风骨,又有王右军之飘逸。

    秦  桧 国公过讲。

    韩世忠(细看)请潭国公斧正惠存,绍兴十一年一月八日会之书,真不敢相信!

    秦  桧 国公你我同殿为官,还望同心同德以报圣恩哪。

    韩世忠 秦相放心,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秦桧摇头。

    秦  桧 惭愧,惭愧,愧对圣贤之书啊!

    韩世忠 今日有唐突之处还望相爷担待。

    秦  桧 那里,那里,我得感谢国公光临,多日如梗在喉,今日一吐为快呀。

    韩世忠 彼此,彼此!

    秦  桧 改日过府拜访。

    韩世忠 老哥哥,那我就告辞了。

    秦  桧 送一程老弟。

    韩世忠 请留步。

    秦  桧 送一程,明月可鉴啊!

    [韩世忠与秦桧一同下。

    韩世忠(苍凉地笑了)哈哈。

    秦  桧(无奈地笑了)哼哼。

    [音乐起。

    [灯光暗。

    [落幕。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话剧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