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话剧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医院年会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相声《农商行趣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
电力行业年会演出娱乐剧本《老员
公司企业年会搞笑喜剧小品《超级
法律援助题材小品剧本《职工权益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话剧剧本 > 其它话剧剧本 > 最高境界
中国国际剧本网话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hjxs 中国最大的话剧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话剧剧本-其它话剧剧本   会员:讲故事的人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0/31 23:20:31     最新修改:2018/11/1 9:20:4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最高境界
作者:李放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戏曲、双簧、诗诵读、演讲稿、话剧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微信:13979226936
话剧剧本
 
 
   

第一场

(场景:外景,山林间,高僧的修炼地。人物:高僧、楚师傅、众围观者)

(幕启)

(山林间,天上飞过几只鸟儿,林中时不时传来一阵猿猴啸叫的声音。高僧就在其中的一块石头上打坐,神态自然)

(楚师傅携众围观者上,众人双手合十,向高僧行礼)

高僧:(睁开眼睛,看了看来访的众人,面不改色,不急不慢地)请问施主,您找贫僧有何贵干呢?

楚师傅:(双手合十,恭敬地)大师,小的这厢有礼了!(恭敬地向高僧行礼)

(高僧颔首示意)

楚师傅:(双手合十,恭敬地)在下早已闻知您是赫赫有名的佛学大师,如今已是誉满天下,云游至此潜心修炼,在下佩服!

高僧:(淡然地)阿弥陀佛,所谓名气,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我自幼修行数十年,对其早已充耳不闻。那么施主,您来这里找贫僧,可不只是来说这些的吧?

楚师傅:(双手合十,行礼,恭敬地)大师果然聪明!在下确有一事相求。据闻大师除了佛学修行极高之外,木雕手艺更是传闻中的翘楚,据闻您的手艺已经达到了木雕技艺之中的最高境界。但凡再腐朽糟粕的料子,经大师您之手以后,定会成为一个享誉四海的顶级佳作!在下楚某,年方四十,也在不断探索着木雕技艺的更高层次,还望大师收我为徒,将您的高超技艺传授于我!

围观者甲:(竖起大拇指吹腾)对!俺们楚师傅可是镇子上最有名的木雕师傅呢!

围观者乙:(附和着吹腾)就是!手法灵光着呢!收了他,再过一阵子,就等着把手艺发扬光大吧您呐!

围观者丙:(窃窃私语)嘿,瞧见没有?

围观者丁:(诧异)怎么了?瞧见什么?

围观者丙:(窃窃私语)你瞧瞧那个和尚,就是那个让楚师傅那么敬重的木雕大师,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啊?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儿,还没楚师傅一半壮实呢!才这点年纪,他行吗他?

围观者丁:(窃窃私语)嘿!可不是嘛!能让楚师傅如此敬重的大师,怎么着也得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啊!

围观者甲:(窃窃私语)你们懂什么!这叫英雄出少年!哪个英雄不是少年就开始发迹的?况且那个和尚现在也不可能是少年了,指不定还真有什么过人之处,没露到面上呢!咱们就瞧好戏吧!

楚师傅:(恭敬)当然,大师不想收我为徒也没关系,楚某仰慕大师之名已有多时,今日一见即可了我多日心愿,楚某甚是荣幸!不过,楚某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大师成全。

高僧:(微笑)既然施主有求,说出便是,若有贫僧力所能及之处,贫僧定当全力相助。

楚师傅:(恭敬)楚某想就地取材,现场雕琢一件作品,给大师您过目,略有班门弄斧,还望体谅,只求大师指点一二!如能得到大师您的认可,那是最好不过,这样也可让楚某就此扬名立万,誉满天下!所以我便带上众人,以见证这一刻的到来。(作揖)还望大师成全!

高僧:(微笑,伸手做一个“请”的动作)施主请!

楚师傅:(作揖)谢大师!(旁白)哼哼!大显身手的时刻到了!(拿出一块木材,放在石上,一手按住木材,另一手化掌为刀,大喝一声,一掌照着木材劈下去,当场就劈下了一块木片,随后手刀飞快地劈割起木材来。高僧定睛观看)

围观者甲:(惊叹)喔喔喔!楚师傅又使用上他的绝技了!不用其他工具,只用手!这要是换咱们上,能劈得动吗?

围观者乙:(纠正)你懂什么!人家的手是铁砂掌,光练这个绝活就用了二十年!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其他任何工具了,仅仅是手,就可以替代所有的刀具!

围观者丙:(窃窃私语)不对,你说错了。人家楚师傅的手是什么呀,木工刀具能跟他比吗?人家厉害就厉害在哪怕再硬的料子,在他面前也就像一块豆腐一样软,像陶泥一样可塑,瞬息之间就能塑造出美丽的图案来!

(此时楚师傅已经不劈木头了,他正在做精细的修型活,时而用掌去推,时而用掌轻劈,时而用掌细切,时而用双指剔出木屑,时而用单指去修,动作也是飞快,几乎看不清楚。一朵花的形状慢慢显现出来)

围观者甲:(窃窃私语)你说他这次要雕出什么样儿的作品来?

围观者乙:(窃窃私语)不知道哇!你瞧瞧,你瞧瞧,这么棒的手艺,这么绝的绝技,你说还有谁能与他相比?

围观者丙:(窃窃私语)你问我,我问谁去?

围观者丁:(窃窃私语)问问大师吧!八成就他能与之匹敌了!

(高僧一直在认真地看着。楚师傅正在润色最后几个细节。很快,最后一个细节被润色完毕,楚师傅像一位父亲看着自己的爱女一样,十分珍爱地看着自己雕就的牡丹花雕塑,面带微笑,十分得意地闪开身。众围观者上前,仔细观看)

围观者甲:(震撼)真是神乎其神,出神入化,巧夺天工啊!(竖大拇指)绝品!真是绝品!

围观者乙:(感叹)这细致的刀法——啊不,是手法,简直是刀入骨缝之间,恢恢乎游刃有余啊!

围观者丙:(感叹)真是纯熟得令人叹为观止!

围观者丁:(感叹)这牡丹花好漂亮!我……我都找不到语言来形容了。

围观者甲:(赞叹)平生能见到这样的绝技,真是咱们的福气啊!

围观者乙:(赞叹)好想把这朵牡丹花带回家供奉啊!

围观者丙:(喊)楚师傅!你先收我为徒吧!我要跟你学手艺!

楚师傅:(得意)各位抬举了!不敢当!不敢当!(旁白)哼哼,算他们识时务,好歹说了一句公道话,单凭我这手艺,普天之下谁不服我!不过也没办法,自封天下无敌并不能让天下之人都佩服,唯有挑战这个自诩木雕天下无敌,而且“被世人公认”的秃驴,才能让我声名鹊起!瞧好吧,我可是势在必得,今天非弄到天下第一的名号回去不可!

(高僧再看一眼楚师傅雕就的作品,轻叹一口气,闭上眼睛,低下头)

围观者甲:(窃窃私语)嘿,奇了怪了,那和尚怎么不说话了?还叹气低头的,不会是怂了吧?

围观者乙:(窃窃私语)你还没看出来吗?肯定是被楚师傅的绝技给震住了,无话可说了!

楚师傅:(关切,但更多则有着一点挖苦的成分)大师为何闭口不言?我的作品到底怎样?若有不精之处,还望大师指点!(旁白)指点个头!我看你还能指点出什么来!

高僧:(睁开眼睛,叹气,抬头)可惜,可惜呀!

楚师傅:(惊讶)大师何出此言?

高僧:(直接点明)施主的作品虽然精美,但没有灵魂,顶多有其名而无其实。若是能给人一种花朵晶莹剔透,花瓣娇艳欲滴,令人不敢轻触,生怕一触即损的感觉,就更好了;要是让人摸起来就像是在摸一朵真正的花一样,就又是一种境界了。(看了一眼作品,继续说)反观这个作品,雕刻栩栩如生,想必施主是经历了一番苦练,效果斐然,可喜可贺;但是作品匠气十足,换而言之也就是一件栩栩如生的工艺品罢了。徒有灵物之躯壳,而无本身之灵魂,又有何可谈之资?真是可惜了这朵牡丹花了。

楚师傅:(被高僧的话堵得一时语塞)什么?!你……

围观者甲:(议论)这和尚会不会说话呀?

围观者乙:(议论)睁眼瞎吧?这样的佳作都看不出来?

围观者丙:(对高僧,十分无礼)喂,那和尚!你眼睛瞎了吗?这么大个牡丹花你看不出来啊?

高僧:(微笑)若是诸位施主不信的话,就请先摸一下这木雕,看看这与真正的牡丹花有多少差别吧!

围观者甲:(愤然)放屁!人家楚大师是在做木雕,触感能跟真的牡丹花一样吗?

围观者乙:(愤然)就是!难道你还会什么法术,能把这牡丹花变成真的不成?!开玩笑吧你!

围观者丙:(愤然)你行,那你上啊!你怎么不雕出一个作品让我们看看啊?不会是怂了吧?什么东西!

围观者丁:(愤然)就是,人家楚大师都亮出自己的作品了,你呢?别逞嘴皮子英雄,有什么本事赶紧亮出来!

高僧:(微笑)诸位施主请息怒。其实贫僧刚才所说的,都是人力能及之术,凭刚才施主之能,只要再加细心,用心雕刻,就能做到将花瓣与叶子雕得就像纸一样薄,而且触感就像真的一样。花与木都是同根之材,又怎无可能近乎完全一致?

楚师傅:(略有所悟,试探着问)那么大师,究竟如何才能做到这点呢?以我之能,要修炼几年,才能达到这番境界?

高僧:(微笑,摇头)此法极需匠心,非一时一日所能为之。依贫僧之见,施主不妨先修炼二十年,这样方可达到更高的境界,至少到那时您再雕牡丹花,便会更有生气。

楚师傅:(惊讶)再修炼二十年?大师说这番话,莫非是在敷衍我吧?

高僧:(微笑)光阴似箭,学海无涯,技法是要不断学习的。或者施主畏惧艰难,可以不走这条路,只是施主追求最高境界的理想,便要就此落空了,从此匠艺止步不前,可是违反了施主您的初衷啊。

楚师傅:(双手合十,作揖)既然在下的作品不能入大师的法眼,想必在下肯定还有不足之处!还望大师能展示一下您的得意之作,好让在下观摩学习一番!要不然这叫在下情何以堪? (高僧沉默不语,闭上双眼,继续打坐)

楚师傅:(忖度片刻,终于做出了决定,闭上双眼)多谢大师!(双手合十,行礼,掉头便走)

围观者甲:(惋惜)楚师傅,咱们就这么走了?这不是白来一趟了吗?

楚师傅:(回头,对高僧抱拳行礼)楚某打扰大师了!大师今日之言,楚某牢记在心!楚某这就去修炼了,二十年后的今天,楚某必将再以更高的手艺向大师请教!后会有期!(携众围观者下)

高僧:(睁眼,苦笑)即使是二十年,也是难得精髓呀!境界之中的进阶,又岂是二十年所能做到的呢?(闭眼,继续打坐)

(幕落)

 

第二场

(场景:外景,山林间,高僧的修炼地。人物:高僧、楚师傅、众围观者)

(字幕:苦炼一去二十载,而今再求功名来

(幕启)

(二十年后,高僧仍然在原来的石头上打坐,神态自然)

(远处走来一群围观者,在人群的最前面,楚师傅骑着一匹马,神态傲然。一些围观者簇拥在他身边,有二十年前的老围观者,也有新的、来凑热闹的围观者。人头攒动,尘土飞扬,叫人看不清楚)

围观者甲:(议论)欸你说,都二十年过去了,那和尚还在不在啊?不会(双手合十,脖子向上伸长)那个了吧?

围观者乙:(议论)哪个呀?

围观者甲:(议论)嗨,(重复做刚才的动作)那个,那个你不知道吗?圆寂呀!

围观者乙:(瘪嘴)圆寂就说圆寂吧,说什么“那个”呀!不过我估摸着,也不好说。

围观者丙:(议论)这事他会不会忘了?

围观者丁:(议论)忘了?!咱们楚大师能轻饶了他?说不定他当年就是在搪塞咱们楚大师的!楚师傅可打算要新账旧账一起算呢!

围观者丙:(议论)要是那和尚看见咱们又上山讨教,会不会早就吓得跑路了?

围观者丁:(议论)不好说!

围观者戊:(议论)听说二十年前楚大师被那和尚奚落了一番,这次还会重蹈之前的覆辙吗?

围观者甲:(一巴掌照围观者戊的后脑勺打去,围观者戊吃痛,摸着后脑勺)会不会说话!咱们楚大师现在的实力能跟二十年前一样吗?二十年前他都差点就成功了,现在还不能成吗?大江南北你打听打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仰慕他的人又何止千万亿万?如今他的作品都是有价无市,多少达官贵人想要他的一件作品,都得看他高不高兴呢!被那和尚奚落?我看他是不想好好出家了!

围观者乙:(议论)我听说大师这次上山,就是要讨回上次的那口气的!带了这么多人,我看哪,他非要跟那和尚一决高下才肯罢休,这场面肯定不能小喽!咱们哪,就等着看好戏吧!

(众人走到高僧面前,楚师傅以犀利的眼神看着面前的高僧。高僧察觉到众人的到来,睁开眼睛,直视着楚师傅)

围观者甲:(议论)原来那和尚这么年轻!

围观者乙:(议论)奇怪,我是不是看错了?这和尚除了面部轮廓稍微削瘦了一点之外,怎么看起来跟二十年前差不多?

围观者丙:(议论)这你还不明白吗?他又不用劳作,保养得好何奇之有?倒是咱们楚大师为了钻研技法,早就把头发熬白喽!

高僧:(不解)请问众位施主这是……

楚师傅:(捋捋自己的胡须)大师不记得楚某了吗?楚某听从了大师的建议,修炼了二十年。如今楚某已修得成就,特来再向大师请教。不知大师是否还记得当初的约定?

高僧:(双手合十)原来是楚施主,贫僧差点没认出来,失礼了。转眼就二十年了,别来无恙!

楚师傅:(由身边簇拥的围观者搀扶下马,苦笑)当年大师劝退老夫,要老夫再苦心修炼二十载,这可真让老夫煞费苦心哪!

高僧:(无奈)时光真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二十年就过去了。没想到施主对贫僧当初的话还是念念不忘啊!

楚师傅:(作揖)大师过奖了。力争上游,勇攀高峰是老夫毕生的愿望。二十年来我没有一日不在勤学苦练,其中的艰苦也只有自己清楚。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今日老夫已过花甲之年,早已名扬四海,桃李满天下!不过大师说过,光阴似箭,学海无涯,老夫纵是已得名望,也还是要当着大家的面,再次向您讨教!不知大师您意下如何?

高僧:(微笑)那贫僧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施主还是要现场雕个作品让贫僧瞧瞧?

楚师傅:(信心满满)正是,以免日后有人说我使诈!这次我还要现场选取一棵合适的大树做原材料!

高僧:(微笑)那贫僧就拭目以待,施主请!

楚师傅:(拱手)请!(旁白)哼,我不用使出全力也照样能完胜他!

围观者甲:(助威)楚大师,不用谦让!狠狠地露一手给他看!

围观者乙:(助威)对对对!用不着手下留情!

楚师傅:(在四周挑选木材,最终在一棵大树前站定,指着这棵树)就这棵吧!老规矩,给我伐了!

围观者甲:(拿出一把斧子)是,师傅!(开始砍伐这棵树,没过多久就伐倒了这棵树)

(楚师傅脱下外套,递给身边的人,站在几乎一人高的树墩旁,腹中运气,扎起马步,准备就绪)

围观者甲:(压住激动,窃窃私语)开始了!开始了!

围观者乙:(窃窃私语)嘘!

(高僧一直在认真观看着楚师傅的一举一动。楚师傅突然双眼圆睁,大喝一声,一掌向树墩拍去,再一肘向树墩的另一侧打去,随后对准树墩的一处又是一拳,随后绕着树墩走来跳去,对着树墩就是出拳,各种拳法都用到了,而且速度极快,让人眼花缭乱)

围观者甲:(议论)欸,你说楚大师这次要雕个什么出来呀?

围观者乙:(议论)不知道哇!人家奇绝就能奇绝在这儿呢!整个过程都不会让你看出他在干什么来,直到最后,哎,雕出一个,就是一个精品!没上几十两黄锭子都别指望打它的主意!

围观者丙:(议论)噤声!噤声!大师要放大招了!

围观者丁:(议论)看看看!好戏来了!

(楚师傅最后打出几拳,随后收势,将气运了回去)

众人:(异口同声)成了!开!

(随着众人“开”的声音,树墩从中间裂开,随后炸裂,炸出好几瓣树皮碎片来。一具金刚力士像展现出来。人群之中时不时地传出“哇”的声音。楚师傅闪开身,让众人仔细观看)

围观者甲:(赞叹)好……好绝妙啊!

围观者乙:(赞叹)这个金刚力士像雕刻得实在是威武!简直就是浑然天成的杰作啊!

围观者丙:(赞叹)楚师傅真是神了!这么难的作品都能雕刻出来!

围观者丁:(赞叹)如此有如神助般的功力,试问天下谁人能及?

围观者戊:(赞叹)咱们就看着这老和尚还能不能下得来台!

楚师傅:(洋洋得意,踌躇满志)大师觉得在下的功力如何?(旁白)我就看你怎么招架,哼哼!这次终于能报二十年前的羞辱之仇了!

高僧:(双手合十,恭敬地)金刚力士乃佛之守卫,今日施主能独自雕成,不愧苦炼二十年!善哉善哉!

楚师傅:(得意)那是当然!(旁白)认输了吧?谅你这和尚,修行再高,不也一样有输的一天吗?

高僧:(叹气)施主果然有进步,而且比二十年前进步了很多,终于摆脱了之前的匠气。这尊金刚力士像十分传神,矗立在地上的感觉就像真的金刚力士下凡,站在地上一样,就连贫僧都对此心怀敬意呢。况且施主能将武学与木雕结合在一起,倒是更有看头。

楚师傅:(得意)过奖过奖!那么老夫是否已经参透木雕的最高境界了呢?

高僧:(无奈)施主言之尚早。但凡成功的器物,都是有灵魂的,它能表达器物本身所代表的精神、风骨。要想做到这一点,就需要用心去做,聆听器物的声音,将自己的思想与希望汇入其中,做到人心与器物之间的有效沟通。其中最难做到的,就是能让器物直接动起来。施主刚才所雕之物,虽然传神,终是无魂,换句话说就是它根本没有自己的精神与风骨。而这一切,根本不是木雕的最高境界。

楚师傅:(一时语塞)这……这……

高僧:(继续说)况且画有工笔与写意之分,工笔千日之功,写意一日之果,虽然耗时不同,却都能客观表达一个事物。施主可以将武学与木雕结合,从而成就精品,但若是由一个普通的木匠,操持好自己的工具去刻苦练习,假以时日,就没有可能达到您今天的高度吗?以武学之法雕刻,虽然速度不慢,但若是耐住性子,一锤一锤地雕刻,时间长了,也未尝不可能雕出与此一致的作品,甚至会更加优秀;反之,施主您确定这么长时间以来就没有人说您花拳绣腿?

楚师傅:(吹胡子瞪眼)你……

高僧:(继续说)不过不要担心,贫僧刚才所述都是人力能及的,只不过对于施主来说仍然需要二十年的时间。以施主如今之能与心中毅力,二十年后,施主可以达到更高的境界!

围观者甲:(惊讶)什么?!还要修炼二十年?开玩笑吧?!

围观者乙:(愤怒)臭秃驴!你别是闹着玩的吧?!上次你没拿出来,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给我们看看!不然我们让你身败名裂!

围观者丙:(愤怒)你个臭不要脸的!在这里耍贫嘴一个顶俩,还一耍几十年是不是?你的那点名声,不会是装出来的吧?唵!

围观者丁:(愤怒)别再装神弄鬼了,快拿出作品来!我看你是怕了吧?你根本没有传闻中说得那么邪乎!

(众人围在高僧周围,骂声一片)

高僧:(双手合十)诸位!(众人停止叫骂)众位施主息怒。实不相瞒,贫僧不是不愿展现自己的作品,只是时辰未到,不可过早展露于众人面前,还望见谅。

楚师傅:(冷哼一声)身为出家人却这般厚颜无耻,还配称最高境界之翘楚,真是可笑!故弄玄虚也应有个限度吧!

高僧:(无奈)看来这漫长的二十年里,除了修行木艺,施主并没有修炼过自己的心呢!难怪刚才的作品是无魂之物。

楚师傅:(大笑)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你根本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不过我倒是想跟你好好玩玩,既然你还是不肯拿出自己的作品服众,老夫也不会强人所难!老夫听从你的建议,再去修炼二十年,能让自己的技艺更加精湛,有何不可?反正以老夫如今的实力,衣食住行也只是个小问题,再让你扮演二十年的跳梁小丑又有何妨?只是,二十年后,老夫还会回到此地,再向你展示老夫的技艺,如果你到那时还是不能拿出一个令众人满意的作品,就要当众向老夫磕头认输,承认我才是天下第一,将你所谓“最高境界之翘楚”的称号让与我!(上马)这二十年里你要好好活着,我也想要看看你的所谓作品有多神奇!

高僧:(无奈)施主,你这等苦苦相逼,何苦呢?

楚师傅:(轻蔑)害怕了?现在就想求饶了?我不接受!你要是真想求饶,就在二十年后好好在我面前磕头道歉吧,现在我可不受你!(带着众人离开)似你这等沽名钓誉之辈,又有何脸面活在世上!老夫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等恬不知耻之人!老夫若是能将你拉下神坛,让你再也不能沽名钓誉、哗众取宠,那老夫也算积了一份阴德!哈哈哈!

围观者甲:(回头讥讽)狗和尚,你可别死了——不对,是圆寂,我们可还要看戏呢!

围观者乙:(回头讥讽)换我的话早跑了,免得丢人现眼!

围观者丙:(回头讥讽)还想跑?我告诉你,你跑到哪儿我们都能把你抓回来!

围观者丁:(回头讥讽)你可千万别跑了,要不然凭楚大师一句话,所有人都去找,没有地方能藏得住你!记着,你还欠我们一个作品呢!(除高僧外皆下)

高僧:(叹气)不肯亮出作品是为了施主好,他又何必苦苦相逼呢?若是施主执意要看,我也只能亮一亮我的作品了。也罢,一切随缘。(闭眼,继续打坐)

(幕落)

 

第三场

(场景:外景,山林间,高僧的修炼地。人物:高僧、楚师傅、众围观者)

(字幕:傲心求果反遭谶,原本其为木胎身

(幕启)

(山间已是白雪皑皑,但高僧丝毫感觉不到寒冷,继续静心打坐。远处传来一阵锣声,一大队人马就在锣声中缓缓走来。在人群的前面,有两个人抬着一把椅子,楚师傅就坐在椅子上,面色得意。身后的人群一望无涯,人头攒动。高僧听到锣声,看到到来的众人,睁开眼睛注视着。人群走到高僧面前停下,前面抬椅子的人把椅子放在地上,扶着楚师傅踏在雪地上。楚师傅示意停止,随后走到高僧面前,二人对视)

围观者甲:(窃窃私语)真是怪啊,我们都已经老了,那和尚居然看起来还是这么年轻!难道是佛门有秘法?

围观者乙:(窃窃私语)可不是吗?四十年过去了,那和尚怎么说也得有七八十岁呀,可他一点也不像七老八十的样儿啊?

围观者丙:(窃窃私语)这老不死的还在呀!这回楚大师非逼得他磕头不可!哎,你说,他这回又会耍什么花招?

围观者丁:(窃窃私语)耍花招?打不死他!这可奇了怪了,都已经四十年了,论楚大师今日的成就,想必早就超越他一大截了,为什么还要理他?

高僧:(微笑)来者可是楚施主吧?老衲能再次见到施主,想必又过去了二十年了,真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啊!施主看上去还是那么神清气爽,想必施主的身体一向很健康吧?

楚师傅:(自信地笑)还健朗着呢,死不了!看到你向我磕头认输之前,我怎么能死呢?

高僧:(微笑,做出“请”的手势)一切随缘,命中注定之事,想逃也逃不掉。那就烦请施主再显身手,让老衲看看你的境界已经达到哪个地步吧!

楚师傅:(微笑)请!(选中一棵大树,站定,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运气,突然大喝一声,一掌拍向大树,死死抵在树上运气,顿时整棵树金光围绕,突然大树变成了一条金龙,盘绕身躯,仰天长啸一声。楚师傅就把手缩回去,背过手定睛观看,嘴角边荡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金龙长啸之后,就直冲九天,在天上环绕。人群惊讶声。金龙仿佛一眼看到高僧,便直奔高僧冲来,但在接近高僧的一刹那,它又侧过身去,掠过高僧,径直向不远处的山泉冲去,冲进了山泉之中)

众人:(惊呼)飞龙冲进山泉里了!

(也许是金龙的搅动,使山泉水化了冻,波涛滚滚地翻动着。金龙突然冲出水面,长啸一声,随后在水中翻滚跳跃,最终身体定格在最后一个姿态上,又变回了大树,随流水飘走,渐渐远去)

围观者甲:(赞叹)实在是太厉害了!真是叹为观止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围观者乙:(赞叹)好宏大的气势!好宏大的场面!只有我们楚大师这样胸有海量的大师才能做到!

围观者丙:(赞叹)真是看一次,就是一次进步!老夫平生得见一次,虽死无憾!

围观者丁:(赞叹)楚大师!小生愿做您的徒弟,将您的手艺传承下去!

楚师傅:(拈须轻笑)怎么样,老和尚?以老夫今日之能,已经可以化木成龙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高僧:(舒心地笑)整整二十年啊,不简单,不简单!施主现在可以做到将灵魂注入器物之中,可见施主的能力又提升了一个级别!虽然说施主不能将灵魂长时间地注入其中,但稍加练习,做到这一点也只是时间问题!恭喜施主,您已经领悟了木雕的最高境界了!

楚师傅:(喝令)住口!少跟我打趣了!所谓最高境界,其实都是虚无的东西!之前你一直让我不断修炼,也只不过是逃避我的借口罢了!不过,我还是继续修炼了,一来多修炼对我没有坏处,只有好处,二来我也需要足够的实力撕下你哗众取宠的伪装,这三来嘛,就是我有心让你继续扮演你的跳梁小丑,并自娱自乐!如今,我可以赋予静物生命,做到化静为动,真正做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你的认可了!(仰天大笑)我才是这世间最厉害的木雕大师!只有我才配得上这个称号!(突然死死盯住高僧,厉声)你最好也拿出自己的作品来让我们瞧瞧!不过,我看你也拿不出什么作品。那么,一切都结束了!你沽名钓誉的把戏也该收场了!我命令你,现在就给我磕头道歉!否则,你今天就别想全身而退了!

围观者甲:(高喊)没错!楚大师才是这世间最厉害的神人!

围观者乙:(高喊)就是!就是!

围观者丙:(高喊)老秃驴别再故弄玄虚了!赶紧跪下吧!

围观者丁:(高喊)别等我们把你按倒在地,那样可就不好了!

高僧:(欣然)老衲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施主再创佳绩,甚是欣慰!只是……

楚师傅:(一个箭步凑上前,与高僧面对面,大吼)只是只是,你还只是什么!还有完没完了!你现在已经山穷水尽,就别再耍什么花样了!我可没有时间和耐性陪你玩下去!我今天来,就是要看你当众磕头赔礼道歉的!还不赶快跪下!看你磕完了头以后,我还要去做其他的事呢!

高僧:(冷笑)施主不要着急!您不是一直想要看老衲的作品吗?等看完之后您要是不满意,再让老衲磕头也不迟啊!

楚师傅:(惊讶)什么?!我没听错吧?你真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围观者甲:(议论)吹的吧?有作品现在才拿出来?不会是别人雕的二手货吧?

围观者乙:(议论)肯定又是在拖延时间!这把戏我可见过不少次了!

围观者丙:(议论)既然有,那就亮一亮吧!丑妇终须见家翁,你跑到哪儿都跑不掉!

高僧:(微笑)老衲的作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围观者甲:(议论)近在眼前?在哪儿啊?

围观者乙:(议论)哪里有像是木雕的东西?根本没有啊!

围观者丙:(议论)又是骗人的!大家可别又被这秃驴给骗了!

围观者丁:(议论)我可真佩服他!口出狂言都不带给钱的!出家人就这德性?

高僧:(冷笑)不后退两步,又岂能得知全部的真相?

(楚师傅还在愣神中,高僧突然使劲一推,使得楚师傅后退几步)

围观者甲:(愤怒)秃驴!竟敢对楚大师无礼!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楚师傅一声惊叫使众人回过神来,众人都向楚师傅的方向看去。只见楚师傅全身颤抖,面色惊讶)

围观者乙:(关切)大师!大师您……怎么了?

楚师傅:(难以置信,语速极慢)我……我的双脚……忽然不能动了!而且,身体……也在慢慢变得冰冷僵硬起来!这……这怎么可能?但又如此的真实!

围观者甲:(惊呼)怎么会这样?楚大师,您的脚……怎么会是这种颜色?

围观者乙:(惊呼)楚大师……竟然在木化!

围观者丙:(突然回头,指着高僧,大怒)臭和尚!你对楚大师做了什么!

围观者丁:(大怒)他是个妖僧!干掉他!

围观者甲:(喊)他一定懂什么法术!大家小心!(众人冲上来,即将捉下高僧)

楚师傅:(大吼)住手,全都给我退后!(众人停手,全部看向楚师傅)不得对神僧无礼!

众围观者:(异口同声)为什么?

楚师傅:(内心不甘,却又不得不承认)因为……我,就是他的作品啊!(众人十分惊诧,不知所措)

高僧:(起立,单手合十,微笑)善哉善哉!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衲本不想在有生之年道破天机,但施主执意想一睹最高境界之奥义,也是无可奈何,老衲只有将这个真相揭开。(惋惜)只是,真相一旦揭晓,便再无挽回的余地了。可惜,可惜!

楚师傅:(十分懊悔)愚蠢!真是太愚蠢了!原来我才是最该嘲笑的那个人!

高僧:(安慰)其实您做得已经很好了,在短短四十年里即可化静为动,您已经参透了木雕的最高境界。若是资质平平之匠,即使穷尽一生,也不会达到您今日的成就。只是,老衲问一句,若是您没有受到如今之境,再假以时日,您能有多大的把握做到赋予器物生命,令其自由生活,并且能在世上生活数十年呢?

楚师傅:(羞愧)不要再提了,楚某自知能力有限,神僧所言实难办到啊!弟子穷尽一生,去追求木雕技艺的最高境界,本以为早已超越了神僧,无人能及,却没想到神僧赋予了弟子八十年的寿命,并不断激励弟子,成全弟子!而弟子却毫不察觉,真是有眼无珠,无地自容!神僧的境界才是世间的最高境界,弟子心悦诚服!

高僧:(惋惜)事已至此,施主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楚师傅:(满怀遗憾,热泪盈眶)弟子愚笨,枉费了神僧一番用心,实在是羞愧难当!如今事已至此,别无所求!只可惜弟子已是行将就木,再无下一个二十年让我再攀高峰了!不患人不知,只患学不至,世间最可悲可叹之事莫过于此!(双手合十)如若下辈子还能出于神僧之手再世为人,定当穷尽一生,重渡无涯学海!(彻底木化,成为一尊木雕。高僧叹气,下。众人一时不敢确信,围在楚师傅的木像前看着,没有人注意到高僧离去)

围观者甲:(凑上前,摸一摸木像,不敢相信)这……这竟然是真的……楚大师他……就这样化木了……

围观者乙:(突然醒悟,大喊)那和尚没骗人!他一定是个神仙!

围观者丙:(大喊)他果然才是最高境界的所在!

围观者丁:(突然发现高僧的消失,疑惑)咦?神僧呢?神僧哪儿去了?

围观者甲:(跪下,懊悔)神僧真神人也!请受我等一拜!(磕头,众人一同跪下)

围观者乙:(懊悔)我等刚才失礼,冒犯神僧了!(磕头)

围观者丙:(懊悔)原来我等如此孤陋寡闻,罪过!罪过!(磕头)

众围观者:(磕头,声音并不整齐)神僧在上,请受我等一拜!(不停地磕头)

(风更狂了,雪更大了,雪落在众人身上,落在高僧打坐过的石头上,也落在化木的楚师傅的身上、手上和脸上)

(幕落)

 

尾声

(场景:内景,山中一处古庙。人物:高僧)

(幕启)

(古庙内,在主佛像的侧面,陈列着无数高僧的坐像。在众多坐像间,还留着一个空坐垫。高僧上)

高僧:(淡然,双手合十,似乎早已心有所感,毫不犹豫地缓步向前走)所谓最高境界,就仅此而已吗?我看未必。倘若不是命数所限,恐怕不止如此吧!而学艺之最高境界,又岂能以一世之限便可得知?(走到坐垫前,登上坐垫)只有付诸锲而不舍的努力,(在坐垫上打坐)一步一步接近它罢了。(再次双手合十,全身逐渐木化)他是我的作品,而我——或者说我们,又出自何人之手,我也很想知道呢。此大千世界,忽然变得真假难辨了,但我累了,也无从辨别了……(彻底木化,成为一尊坐像)

(幕落)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话剧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