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军民团结题材搞笑感人小品《海防
部队娱乐演出生活题材搞笑小品《
公司会议为主题的小品《我为公司
退休老年生活小品剧本,当我们老了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
建筑行业小品剧本,建筑工地小品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品
农村基层党员抗洪抢险小品剧本《我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适合学生表演的音
反对校园暴力小品,校园霸凌小品台词
保险公司抗疫小品剧本《公司需要我
政府年度报告三句半剧本《不平凡的
喜剧爆笑小品《相遇在冬至》
搞笑小品《失眠》
房地产中介销售搞笑小品剧本《爱拼
工厂精益改善的小品,有关车间生产类
银行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感人小品剧本
疫情时代工作生活小品剧本《善意的
公司晚会小品励志搞笑《公司好经理
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小品,志愿者题材小
人贩子拐骗儿童校园小品《熊孩子大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悬疑电视剧本 > 30集谍战电视连续剧《潜伏归来》第1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悬疑电视剧本   会员:隋建华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5/28 6:54:13     最新修改:2013/5/28 9:17:08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30集谍战电视连续剧《潜伏归来》第1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隋建华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主题曲:

    狼烟滚滚 暗流涌动  抬起头 挺起胸  直面骤雨狂风

    龙潭虎穴 血雨腥风  巧周旋 善谋划  尽付谈笑之中

    屡立奇功 步步心惊  为主义 为信仰  怎惧刀光剑影

    严酷寒冬 脉脉温情  滴滴血 声声泪  演绎精彩人生

    第一集

    台北,松山机场,日。

    几架飞机停在停机坪上。

    飞机徐徐降落。5个军统特工簇拥着吴敬中、余则成一起走向出口。吴敬中悄悄打量了下周围的人,皱了下眉头。

    吴敬中:则成,情况不妙,此事有诈。

    余则成:老师,怎么了?

    吴敬中:你看看这几个人,你认识吗?

    余则成扫了下周围,摇摇头。

    吴敬中:那个大个子是郑介民的人,在飞机上,我就注意他了。

    余则成:对,上次戴老板和郑介民到天津站随行人员中,就有这个大个子。

    一辆汽车停在众人面前,车上下来一人,对大个子嘀咕了几句。

    大个子:两位站长请上车吧。

    四个特工围了上来。

    吴敬中:到哪儿去?

    大个子:到了两位就知道了,上峰差遣,不好意思,两位的枪,暂由我们代为保管。

    吴敬中、余则成看了下周边的人。吴敬中阴沉着脸,无奈将手枪交了出来。

    大个子:你的呢?

    余则成:我的枪上飞机前就被缴了,一直没还我。

    大个子狐疑地盯着余则成,努了下嘴。余则成顺从地举起了双手。

    一个特务搜了下:没有。

    大个子:上车。

    马路上,日。

    汽车在马路上行驶,车外一片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景象。

    吴敬中阴沉着脸做思索状,余则成冷峻的面孔。

    汽车开进一个戒备森严的院落,在一座两层小楼前停下。吴敬中、余则成被带进二楼一间屋内。

    大个子:二位站长受委屈了,先将就着歇息吧。

    吴敬中:不是请我们来开会的吗?为何把我们带到这里来?

    大个子:开会?开什么会?

    余则成:海峡行动战略筹划委员会。

    大个子:那二位就请进屋开会吧。呵呵,上峰差遣,在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吴敬中:哪个上峰?到底是谁?你给我说清楚。

    大个子:稍安勿躁,吴站长会知道的。

    大个子带着特务退了出去,门被锁上了。余则成打量了下房间,房间不大,摆设简单,倒也洁净。门外有特务站岗。

    余则成:防范严密。

    吴敬中:这是搞什么名堂?真是岂有此理。

    吴敬中用手指了下耳朵,便在房间里搜索,余则成会意地点了下头也跟着搜索着。一会儿,两人对视了下,同时摇摇头。

    吴敬中:没按窃听器,看来问题不大。

    余则成不露声色地点了下头。

    吴敬中:就这么着把我们软禁在这里了,到底是谁下的软禁令?毛局长?不会,我鞍前马后跟了他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郑介民?也不可能,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军统的元老了,他即便是想动我,恐怕也没这个能量。难道是他?吴敬中不由地倒吸了口凉气。

    余则成:谁?

    吴敬中:太子。

    余则成:老师,不会吧,他那么大的人物,无暇顾及我们这些小人物的。

    吴敬中:这就难说了,郑介民是不会忘记我们的,郑介民和太子联手,一直和毛局长争权夺利、明争暗斗,无非是想把毛局长搞下去取而代之。他们知道我是毛局长的人,就先拿我开刀了,真要为这的话,我他妈的还就放心了,起码没有性命之忧了。

    余则成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老师,他们不能把咱俩“咔嚓”了吧?

    吴敬中眼一瞪:他敢?则成啊,这政治斗争你就不懂了,他们真要想干掉我们的话,下飞机时,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手了,不会劳神费力,把我们软禁在此的。不过,借此机会抓我们点把柄,还是有可能的,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台北,八胜园,蒋经国办公室,日。

    蒋经国和郑介民坐在沙发上。

    旁白:

    蒋经国身兼数职: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总统府机要室资料组主任。官衔虽不高,权力却不小。当然,不买他帐的也大有人在,这不,毛人凤就跳了出来,竟然在国民党的中常委会上说:情报工作是很专业的东西,不能让外行来领导内行!这话传到了蒋经国的耳中。工于心计的蒋经国一笑置之,表现的大度而得体。在他看来,毛人凤再闹腾,也只是秋后的蚂蚱。有老爸蒋介石的撑腰,将来保密局,终归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郑介民:主任,毛局长今天又问起了那两个人,您看如何发落?

    蒋经国:哪两个人?

    郑介民:就是军统天津站的吴站长和余站长。

    蒋经国:哦,天津站的那两个啊。

    郑介民:对,您看怎么发落,关了快两个月了。

    蒋经国没有正面回答,叹了口气:唉,大陆沦陷、退居台湾、人心不稳、百废待兴啊。沉思良久。

    蒋经国:对这两个人,你是怎么看的?

    郑介民:在下派人查了,没查出有价值的东西来。吴敬中这个老狐狸,老奸巨猾没少发国难财,在香港还开了一家酒厂,要说背叛党国,谅他也没这个胆。余则成一脸的憨厚,城府颇深。从他清除叛逆李海丰时,我就注意他了。陆桥山生前多次在我面前提到过此人,看来是个干特工的料。不过,天津站自他去了以后,发生了很多变故啊。他身边的人,几乎都死于非命,他却能独善其身,我不得不防啊。

    蒋经国:既然如此,外松内紧,不可不用,不可大用。

    二层小楼,日。

    几个特务守在楼梯口。

    吴敬中、余则成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着各自的心事。

    旁白:

    吴敬中记挂着自己转移到香港的家业,那可是他的毕生心血啊,也是他华丽转身的资本,不由得他不牵肠挂肚。余则成平静的外表下,心急如焚和组织失去联系这么久了,组织知道自己被软禁在此吗?对亲人的思念,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年已花甲的父母身体好吗?大哥死在逃荒的路上,姐姐远嫁山东后杳无音讯,谁在照顾二老?此时此刻,他对“自古忠孝难两全”有了切身的感受。和翠平机场一别,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天津开战,有勇无谋的翠平,能在惨烈的战火中生存下来吗?鸡窝里的情报和金条,她找到了吗?送交组织了吗?黄雀行动计划粉碎了吗?这可是心腹大患啊!

    吴敬中:则成,有个事早就想问你,那天在机场,你为何如此失态?

    余则成:老师,我怎么了?

    吴敬中:当着那么多将官的面,你又是学鸡叫又是学鸡跑,搞什么名堂?

    余则成:老师,我不是说了么,感冒了。

    吴敬中:问题是我没看出来,你有感冒的症状啊,再说了也没听说学鸡叫、学鸡跑能治感冒啊?

    余则成:老师,我那是缓解压力,您老想想,不由分说把我带到机场,还下了我的枪,我能不紧张吗,释放下压力。

    吴敬中将信将疑地,望了余则成一眼没再言语。

    开锁的声音。

    郑介民走了进来。吴敬中、余则成以标准的军人姿态立正敬礼。

    郑介民: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误会,误会,手下人办事不力,叫两位站长受委屈了。两位来台时,我正要陪蒋主任到云南去,就安排人好好招待两位站长,计划一个礼拜就能回来,没成想叫卢汉那个王八蛋扣住了。这不,听说两位屈居在此,我立马赶了过来。那个擅做主张,办事不力的家伙,我已将他革职查办。

    吴敬中:郑局长,您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子事啊,把我俩关在这里,总得有个罪名吧?把我们两个大活人,往这里一锁,几个月就不管不问了,总得给个说法吧。

    郑介民:两位站长,请不要误会,都是手下人办事不力。这样吧,中午我在利华大酒店设宴,为二位站长压惊。

    台北,保密局总部,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办公桌前,余则成,吴敬中肃立。

    毛人凤: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把我的人关了两个月?真是岂有此理!共党说我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就会搞窝里斗,竟敢抓我的人,居然搞到我的头上来了。

    吴敬中一付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余则成仍然一付略显呆滞,莫测高深的表情。

    毛人凤:这口气早晚,我会替你们出的,但不是现在。国难当头,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作上。海峡行动战略筹划委员会,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们去做呢。

    旁白:

    海峡行动战略筹划委员会,的一项重要使命就是:提前在台湾站稳脚跟,实行铁腕统治,在台湾建立起稳定的社会秩序。这是蒋介石未雨绸缪,极富远见的布局。蒋介石把台湾岛作为国民党,坚守的最后一块阵地和反攻大陆的跳板。他的卧室里挂着一幅蒲松龄的励志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据说蒋介石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面色凝重地观摩这幅对联。他要做卧薪尝胆的苦心人,等待着破釜沉舟的时机,重新夺回在他手中失去的大好河山。

    吴敬中:局座,还真有这个筹划会啊?

    毛人凤:这个机构,早就建立了。陈诚司令长官兼任海峡行动战略筹划委员会主任,我和彭孟缉兼任副主任。他俩只是挂个虚名,具体工作还是我们来做。机构设在局本部,成员有四位处长,台湾站站长加你们二位专员,所有成员的工作直接对我负责。

    吴敬中:局座,卑职才疏学浅,恐难当此大任,卑职就此告退了,解甲归田,颐养天年。

    毛人凤:急流勇退?嗯,想法是不错,目前党国正是用人之际,不准!没别的事都去工作吧。

    余则成走出。

    吴敬中:局座......

    毛人凤:老吴啊,你跟我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在香港的那点家产,我会不知道吗?还解甲归田,颐养天年?你就做梦去吧,太子摆明了想吃掉,台湾情报系统的两路人马,彭孟缉这个软蛋,已经举起了白旗(彭孟缉——台湾省中将保安司令,掌管台湾的情报系统)。郑介民这个混蛋,也抱上了太子的大腿。现在就我还在保密局硬撑着。

    吴敬中:局座,卑职明白,您为了党国的利益忍辱负重,也真是难为您了......

    毛人凤:老吴啊,我毛某人外勤没干过站长,内勤没当过处长,从一介县吏坐上了这个宝座。知道为什么吗?很简单就三个字,忍、等、狠。这三个字让我受用了一生啊。软禁这事摆明了是对付我们的,要不是我追得紧,你们能回来吗?他们既然盯上你了,别说到香港,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会找到你,到时会发生什么事,不用我告诉你吧?我敢说你到香港不出仨月,我就会在这里为你默哀。什么解甲归田,我看是解甲归天!

    吴敬中惊得目瞪口呆,脸上冒出了冷汗。

    毛人凤:刘方仁你不会陌生吧?他也是军统的老人了吧?

    吴敬中:熟悉,他是鸡鹅巷时期的老军统,也是老资格了。

    毛人凤: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吴敬中:听说在南非出了车祸。

    毛人凤:糊涂,亏你还是军统的教师爷。刘方仁就是因为看不惯太子的做派,佛袖而去,惹恼了太子,遭到了全球追杀。

    吴敬中:刘方仁我是了解的,他是军统技术派的领军人物,想暗杀他谈何容易?

    毛人凤: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刘方仁亡命天涯,最终在南非死于车祸,哼,这套拙劣的把戏,岂能瞒得过我。

    吴敬中:刘方仁为党国卖了一辈子的命,这样的话,死的也太冤了,天理何在?

    毛人凤:老吴啊,你在我这里就是安全的,谁也不敢动你一根汗毛,你要是离开我,我就不敢打这个保票喽。

    吴敬中:是,是,卑职遵命,一切听局座的。

    台北,保密局总部,吴敬中办公室,日。

    吴敬中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坐在办公桌前。

    敲门声。

    吴敬中:进来。

    余则成走进。

    吴敬中:则成,新官上任这第一把火,就烧到我这里来了?呵呵。

    余则成:老师,这专员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干,耽心辜负了局座的栽培。

    吴敬中:这有何难?一切以长官的意志为转移,你这个专员就算是干到家了。现在台湾将星如云,很多都赋闲在家,你我都没有降级使用,局座待我们不薄啊。

    余则成:是啊,学生也是感念不已。

    吴敬中:局座还是很欣赏你的,站着干嘛,坐。

    余则成坐在沙发上:全凭老师,教诲有方。

    吴敬中: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李涯也是我的学生,他怎么就不得要领呢,最后连小命也搭了进去。叫我说,李涯很聪明,人也机灵。他的致命伤,就是锋芒毕露,不知收敛,得意时咄咄逼人啊,不留退路。这样的人是不会长久的。唉,做人啊,也讲究个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啊,可惜啊,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太少喽。

    余则成:老师说的极是,学生领教了。

    吴敬中:则成啊,呵呵,我找局座要了两套房子。要说保密局的脸就是大,局长一个电话,房子就解决了。咱俩一人一套,上下两层的小楼。前后邻居也好有个照应,等他们打扫干净弄好了,咱俩就乔迁新居。呵呵。

    余则成:谢谢局座,谢谢老师,那我去香港把师娘接来吧。

    吴敬中:先不忙,先看看情况再说,香港那边也有一大摊子事,她也走不开。有了新房了,我也该给你张罗个新娘了,唉,翠平这孩子怎么摊上这么个事,我到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痛着那。

    余则成:老师,这成家的事不急。

    吴敬中:你不急我急,裸身在保密局做官是不会长久地,这里边的教训还少啊。

    台北,保密局总部,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办公桌前,吴敬中肃立。

    毛人凤:你也是老教官了,在培训人员上有经验。抓紧时间把他们培训完毕,尽快派过去,总裁对此项工作盯得很紧啊。

    吴敬中:教材都是现成的,明天就能开课。

    毛人凤:我看就办个速成班,一周结业。

    吴敬中:局座,这一周的时间短了点吧?

    毛人凤:时间紧迫、不能再拖了。这些人都是军统的老班底基础不错,你只要大致的培训下就行,关键是敌后行动要着重讲。

    吴敬中:是。

    毛人凤:工作要抓提前,等总裁过问了再干,就被动了,明白吗?

    吴敬中:卑职明白。

    毛人凤:我有个想法,你看怎样,咱们多办几期培训班,结业后分期分批的派往大陆,不求他们有多大的建树,只要搞得共党睡不了安稳觉,就达到咱们的目的了。

    吴敬中:局座高明,卑职照办。

    毛人凤:人员不用愁,大陆过来了这么多人,把他们培训下再派过去,也省得他们无事生非。青岛站的刘明知道吗?

    吴敬中:卑职和青岛站不熟,刘明不认识,怎么了?

    毛人凤:昨晚在酒店和几个弟兄喝酒,不知怎么的和警备司令部的人打起来了,还动了枪。上个礼拜,徐州站的几个弟兄,也动了家伙。

    吴敬中:大陆沦陷、背井离乡、军纪涣散,弟兄们的心也都散了。

    毛人凤:这事幸亏没捅到总裁那里去,总裁要知道了,我吃不了就得兜着走。所以还是把他们打发过去咱也省心。你也是老资格的教官了,你先拟定个计划,人员、场地、经费由我来落实。

    吴敬中:局座放心,卑职绝不辜负局座的重托。

    毛人凤:有老兄这句话,我无忧矣。呵呵,余专员从天津跟着你来到台湾,你对他还是了解的,对这个人,你是如何评价的?

    吴敬中:对此人,十六个字即可概括:谋定而动、性格内敛、敦厚克己、做事精细。

    毛人凤:老吴啊,我没记错的话,你俩有师生之谊吧。

    吴敬中:为党国举荐人才,内不避亲、外不避仇。

    毛人凤:很好,戴老板也是很欣赏此人的,我在整理戴老板遗物时,日记中对他有这样的评价:余则成智勇可嘉,意志坚定,可堪大用。看来人才难得啊,海峡行动战略筹划委员会,尚缺一上校主任秘书,看来是非他莫属啊,人事处的签呈,我已经批复。

    吴敬中:不二人选,还是局座英明,知人善任。

    毛人凤:房子收拾的怎样了?我已经安排刘博轩给你们把家具、生活用品都置备齐了。

    吴敬中:谢局座。

    毛人凤:谢什么,安居才能乐业啊,尽快把嫂夫人也接来吧。

    吴敬中:是,快动身了,过几天就来。

    台北,保密局总部,余则成办公室,日。

    余则成擦着办公桌。

    敲门声。

    余则成:请进。

    一人进来将几份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后,退出。

    余则成坐下翻看文件。

    敲门声。

    余则成:请进。

    保密局总务处副处长刘博轩走进,将一串钥匙放在办公桌上。

    余则成:刘处长,这是?

    刘博轩:奉局座之命,你和吴专员的家都收拾好了,该置办的也都置办齐了。吴专员不在办公室,钥匙就放在你这里吧。

    余则成:谢谢,刘处长辛苦了。

    刘博轩:心不苦命苦,这干总务的就是为别人做嫁衣裳的命。

    台北,中山北路,余则成宅,日。

    余则成坐在沙发上听收音机,收音机里传出几个他熟悉的代号,但没有深海,余则成紧锁着眉头思索着。

    内心独白:

    组织上为什么还不来接头呢?为什么切断了密码联系?和组织失去了联系,我就变成蹩了脚的马动弹不得。我是属于特级保密,知道我的人没几个,之所以不再用深海明码呼叫,一定是为了保护我,防止敌人知道,我也来到了台湾。组织一定会找我的,哪个母亲会舍弃自己的儿子呢!

    台北,中山北路,余则成宅,日。

    余则成下班,开锁进门。夹在门缝的一张纸条落到了脚下,余则成抬头,向匆匆离去的一个女人的背影望去。弯腰捡起纸条。

    余则成宅,客厅,日。

    余则成拿出纸条是一首藏头诗:深情牵挂若干年,海角天涯心相伴,君若有意再聚首,好合花开月亦圆。

    余则成将纸条在火上烤了下,一行小字显现了出来:明11时婷婷商场门口。

    台北,中山南路,商店门口,日。

    婷婷商场门口人头攒动。余则成早到了一会,警惕地四下观望,没有发现异常。看了下手表11时整,走向商店门口。

    一中年男子擦肩而过低声:跟我走。

    余则成不动声色的跟在那人的身后。那人进了一家茶馆。余则成径直向前走了过去,到了路口蹲下身子,装作系鞋带回头张望,没发现异常又折了回去,进了茶馆。

    台北,中山南路,茶馆,日。

    茶馆里坐着几个茶客。

    余则成要了杯茶,坐在那人的对面。

    那人:我是老许,深海你好,克公问候你。

    余则成:老许你好,问克公好。

    老许:一、你的情况首长都知道,包括你被软禁。没有明码呼叫你是不让敌人知道,你也来到了台湾。你的新代码叫阿里山。二、明天中午11点,你用家里的电话报修马桶坏了,一刻钟后会有人上门维修,来人进门后,你说,耽误你吃饭了,来人会说,耽误吃饭不要紧,别耽误,我明天去阿里山就行。他就是你的上级,以后的联系方法,他会告诉你。三、你这条线直接归中央特科领导。切记不得和台湾地下党组织发生任何联系。四、只要发现有人对你的安全构成了威胁,不管是谁都要坚决予以排除,在天津时,你在这方面是有教训的。你都记住了吗?

    余则成:记住了。

    老许:你还有什么事?

    余则成:黄雀行动被粉碎了吗?

    老许:我没有参与抓捕行动,只是从案情通报上,知道黄雀行动被打掉了,只有一个潜伏特务漏网了。

    余则成:誰漏网了,知道名字吗?

    老许:好像是叫于德平。

    余则成:怎么偏偏跑了他?这个双手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的刽子手。

    老许:天津城都搜遍了也没找到他,看来是逃到外地去了,不管他逃到哪里,都难逃人民的审判。

    余则成:看来翠平把情报送出去了,她应该还活着。请组织找到我的爱人,掩护名叫翠平,真名叫陈桃花。

    老许:好,我回去就汇报。

    余则成:吴敬中要我早点成家,免得引起猜疑。

    老许:这个问题组织上已经考虑到了,明天会告诉你,你还有问题吗。

    余则成摇了下头。

    老许:我这次来就一个任务和你接头,现在我就回大陆,祝你成功,再见。

    老许起身离去。余则成仍坐在那里细细品茶。

    台北,中山北路,余则成宅,日。

    11时整,余则成拨通了电话。11时一刻传来敲门声。余则成开门,一个工人打扮的人走进。

    余则成:不好意思,耽误你吃饭了。

    那人:耽误吃饭不要紧,别耽误我明天去阿里山就行。

    余则成与来人紧紧握手。来人拿出个仪器在室内仔细检测。

    来人:没有发现窃听装置。

    来人:叫我老李吧,我的公开身份是大华西饼屋老板。我家二楼窗子,只要不挂窗帘,你就可以进去找我。情况危急时会挂出红色窗帘,你要立即撤离。

    余则成点了下头:记住了。

    老李:考虑到你工作的特殊性,组织上给你派来一个助手,你要和她组织一个家庭,这个人你认识——穆晚秋。

    余则成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老李:穆晚秋同志,已经成长为我党一名优秀的战士了,思想进步、立场坚定,多次出生入死,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余则成:就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会变成一名出色的战士?

    老李:革命的队伍是个大熔炉,娇小姐进去,也会百炼成钢啊。你救下她后,她就投奔了延安,由于表现出色,进入了中央特科特训队。人聪明刻苦,又有文化学什么都快,各种技能很快都掌握了。

    余则成:真是想不到,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老李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余则成:这是你的新密码,如何使用晚秋同志会教你的。

    余则成接过。

    老李:晚秋同志可是才女啊,你在天津时,收音机播的那首“一个普通母亲写给儿子深海的诗”就是她写的,情真意切啊。

    余则成:是啊,听到后,我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老李:前天,她给你的诗也是她写的。

    余则成:在我门上留纸条的,那个女人是她?就在我的面前走过,我怎么一点也没认出来?老李:化装了,化装得很成功,不是吗?下次你再看到我时,你也会不认识我的。

    余则成: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两年没见,晚秋居然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老李:晚秋同志可是一直牵挂着你啊,在延安时,她亲口对我说过,没有你就没有她的新生。

    余则成:那时你也在延安?

    老李:我是特训大队政委。

    余则成点了下头:哦。

    老李:你在软禁期间,组织上就派她来台湾了,她的掩护身份是教授一富家的女儿钢琴、英语。说说,怎样才能叫她名正言顺的,成为这家的主妇,而不至于引起敌人的怀疑?

    余则成:直接进门肯定不行,要事先铺垫一下,就顺理成章了。

    老李点头认可。

    余则成:在天津时,吴敬中就指令我和她接近并想叫我娶她。

    老李: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吴敬中是想利用你敲诈穆连成。不过他俩熟悉,这倒也是个有利条件。

    余则成:她以后免不了要和吴敬中这个老军统,还有保密局的人打交道,要是出点差错,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老李:对此你不必担心,晚秋同志受过严格的训练,她会应付自如的。在工作中你是她的领导,在安全方面你要服从她,她这次到你身边工作,还有一个重要使命,就是保护你的安全。

    余则成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穆晚秋保护我的安全?她那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居然保护我?

    老李笑道:我说过了,她受过严格的训练,以后你就会知道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余则成:恳请组织找到我在大陆的爱人。

    老李:我知道这事,找到后会通知你的,不过你要有思想准备,你和你太太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组成家庭的,本来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为了你的安全计也不可能公开的寻找,所以找到的可能性不大,退一万步说,即便是找到了,你又能如何呢?为了党的事业、为了我们的信仰,总要有人做出牺牲的。余则成同志,你明白这个道理吗?

    余则成:请组织放心,为了党的事业,为了我为之奋斗的信仰,我宁愿舍弃我的一切,包括,......爱人!

    老李:谢谢你,深明大义的好同志,党感谢你做出的牺牲。

    余则成:明天中午,台北酒店有个酒会,邀请的都是各界名流,倒是个机会。

    老李:怎么是中午?

    余则成:为美国军事考察团接风。

    老李:这就好办了,到时见机行事。

    屋外传来阵阵口号声。余则成、老李急忙来到二楼,余则成掀开窗帘向外望去,只见大街上,一支近百人的学生示威游行队伍,不断的有人加入到游行队伍中来,呼喊着口号向前行进,反对压迫!反对饥饿,!反对白色恐怖!大批军警挡住游行队伍前进的道路。

    老李:这是人民的呐喊!国民党败退台湾后,为了保住这个最后的反共堡垒,实行白色恐怖,残酷的镇压民众。昨天警备区对在新民路游行示威的队伍开了枪,造成十几人的伤亡。

    窗外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一个学生模样的人上前交涉,没说几句就被开枪打倒,霎时间枪声大作,游行队伍不断有学生倒下,惊慌的学生四处逃散。

    老李悲愤地:看到了吗?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这就是暴政!这就是血腥镇压!

    余则成:人民的血是不会白流的,总有血债血还的那一天!

    老李: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一个女学生中弹倒下,几个学生上前扶起那个女生,女生的胸口被鲜血染红了。

    余则成:靠血腥镇压维持的政权长久不了。

    老李:我们所处的环境十分险恶,你要谨慎行事,克公对你抱有极大的期望。

    余则成:我知道怎样做,请克公放心。

    老李:蒋家王朝垂死挣扎,血腥镇压还会变本加厉,你的处境会更加险恶,对此,你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余则成: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台北,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办公桌前,叶翔之肃立。

    毛人凤恨恨地:英国人出卖了我们,宣布承认共匪伪政权。香港高法也作出荒谬的判决:伪政权享有两航在港资产。老头子下令:炸毁香港启德机场停放的飞机,决不能叫它们落入共党之手。你立即着手准备,成立特别行动组,抢在共党之前,炸毁飞机。此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叶翔之:是。

    台北,吴敬中办公室,日。

    吴敬中站在窗前,向窗外望着。传来敲门声。

    吴敬中:请进。

    余则成进入。

    余则成:老师,好清闲啊。

    吴敬中笑道:则成,你来看看。

    余则成走到窗前,向外望去。保密局后院里停了几辆汽车,几个人出入。

    余则成疑惑:老师,看什么呀?

    吴敬中: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前不栽杨,后不种柳。咱保密局正好相反,前院种的是杨树,后院种的是柳树。呵呵,有点意思。

    余则成:老师,您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可不是吗,后院种了好几棵柳树呢。

    吴敬中:老辈子既然有这个说道,那就一定有它的道理,你说呢?

    余则成:老师说的极是,肯定有它的道理。

    吴敬中:你看,老杜又忙活开了。

    余则成向楼下看去,保密局技术室的杜有仕提着手提箱,匆匆上了汽车。

    吴敬中:根据我的经验,老杜只要一忙,准有大活。

    台北,保密局办公楼,日。

    余则成夹着皮包,站在大楼门口,杜有仕从楼里出来。

    杜有仕:余专员,等人啊。

    余则成:老杜,看到吴专员了吗?

    杜有仕:刚才我看到吴专员在局座办公室呢。

    余则成:哦,你干什么去?

    杜有仕:到点了,下班了。

    余则成看了下手表:你看,一忙起来,就忘了点了。老婆不在家,晚饭就敲你的竹杠了。

    杜有仕:余专员,您敲我的竹杠是看得起兄弟,走吧。

    台北,饭馆,傍晚。

    饭馆里坐着几个食客。

    余则成,杜有仕坐在餐桌旁,桌子上摆着酒菜。

    余则成端起酒杯:老杜,我借花献佛,敬你一杯。

    杜有仕:余专员,您敬我,兄弟可不敢当,兄弟敬您。

    两人一饮而进。

    杜有仕斟满酒:余专员,也就是您看得起兄弟,拿兄弟当个人物,兄弟敬您一杯。

    余则成:同敬同敬。

    两人干杯。

    余则成:知道为什么,敲你的竹杠吗?

    杜有仕:不管为什么,能请到您这局座的大红人,那是兄弟的荣幸。

    余则成:今天下午,我向你们办公室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辛亏是我打的,要是局座打电话,找不到人的话,不就麻烦了吗?局座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杜有仕:哦,为这事啊,那不怨我。我一下午都不在家,忙了一下午。

    余则成:你还忙?保密局里数你们技术室最清闲,这谁不知道啊。

    杜有仕:唉,别提了,是叶翔之那小子找我,给他干活。这小子平时都不正眼瞧我,这功夫用着我了。

    余则成:你是爆破专家,他不找你找谁啊?

    杜有仕:炸飞机就找到我了,他立功受奖时怎么就忘了我?我给他干的活还少吗,他哪次想到我了?哼,过河拆桥。

    余则成:老杜,别发牢骚,喝酒。

    杜有仕喝干了杯中酒:余专员,不是兄弟发牢骚。叶翔之的要求也太高了,又要体积小便于携带,又要威力大,把飞机炸成废铜烂铁。试验了一下午,他还是不满意。这不是问大闺女要孩子,难为人吗?

    余则成:以前咱也炸过飞机,放上定时炸弹,不就炸成废铜烂铁了吗?这有何难?

    杜有仕:余专员,这次和以前不同,这次是炸停在机场的飞机。

    余则成:那也不难,按上一个定时炸弹,就万事大吉了。

    杜有仕:一个定时炸弹能炸七架飞机啊?至少要用七个炸弹。还想叫我和他一起去,我才不去香港,那个鬼地方呢。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余则成:老杜,为这点小事生气,不值得,喝酒。

    杜有仕:我就看不惯叶翔之,那付盛气凌人的德行。

    余则成:老杜,我得说你两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长官,你这样可不好。你这话只能和我说,不要再和别人说了,万一传到他耳朵里,给你紧紧鞋带,就够你受的。

    杜有仕:余专员,兄弟也就是和你说说,别人我还懒得说呢。

    余则成:老杜,这就对了。

    台北,中山南路,大华西饼屋。日。

    余则成抬头向二楼看去,窗户没挂窗帘。四处打量下,走进。

    店内有两三个顾客,余则成看着柜台里的糕点。

    台北,中山南路,大华西饼屋,密室,日。

    余则成:保密局在香港有行动。

    老李:什么行动?

    余则成:炸毁停在机场上的七架客机。

    老李:嗯,两航起义,十二架客机飞回了祖国的怀抱。还有七架飞机因为各种原因,滞留在香港启德机场。老余,谢谢你,这个情报很重要,我立刻通知家里,做好应变准备。

    余则成:老李,越快越好,叶翔之带领的特别行动组,这两天就出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