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军民团结题材搞笑感人小品《海防
部队娱乐演出生活题材搞笑小品《
公司会议为主题的小品《我为公司
退休老年生活小品剧本,当我们老了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
建筑行业小品剧本,建筑工地小品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品
农村基层党员抗洪抢险小品剧本《我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适合学生表演的音
反对校园暴力小品,校园霸凌小品台词
保险公司抗疫小品剧本《公司需要我
政府年度报告三句半剧本《不平凡的
喜剧爆笑小品《相遇在冬至》
搞笑小品《失眠》
房地产中介销售搞笑小品剧本《爱拼
工厂精益改善的小品,有关车间生产类
银行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感人小品剧本
疫情时代工作生活小品剧本《善意的
公司晚会小品励志搞笑《公司好经理
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小品,志愿者题材小
人贩子拐骗儿童校园小品《熊孩子大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悬疑电视剧本 > 30集谍战电视连续剧《潜伏归来》第2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悬疑电视剧本   会员:隋建华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5/28 7:00:34     最新修改:2013/5/28 9:17:53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30集谍战电视连续剧《潜伏归来》第2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隋建华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二集

    台北,台北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厅,日。

    吴敬中,余则成西装革履,站在一群衣冠楚楚的绅士、淑女之间,不时地浅酌一口杯中的红酒和熟人打着招呼。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几个人的到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富商和一个白种人边走边聊,晚秋在一边做翻译。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挎着富商的胳膊。余则成、晚秋四目相对。

    晚秋:不好意思,遇到熟人了,我先过去打个招呼。

    富商:请便。

    晚秋款款地走来。

    吴敬中:稀客啊,穆小姐别来无恙?

    晚秋:久违了,两位站长可好。

    吴敬中:现在都不是站长了,我和则成都是海峡行动战略筹划委员会的专员,则成现在也荣升上校了。

    晚秋:可喜可贺,祝贺二位高升,改天可是要请客的啊。

    吴敬中:好,客是一定要请的,哪天,穆小姐方便了,可一定要赏光啊。

    富商和女儿走了过来。

    晚秋:我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东亚航运公司总经理卢益民先生;这位是卢经理的千金望亭小姐。

    吴敬中、余则成点头致意。

    晚秋:这位是海峡行动战略筹划委员会的少将专员,吴敬中先生;这位是海峡行动战略筹划委员会的上校专员,余则成先生。

    卢益民:久仰,久仰,以后还要多多仰仗,两位军界的朋友啊。

    吴敬中:哪里,哪里,您客气了,在下早就想结交实业界的名流呢。

    卢益民:后生可畏,余专员真是年轻有为啊。

    余则成:卢经理,您过奖了,惭愧。

    望亭打量着余则成。

    一曲抒情的音乐缓缓响起。

    吴敬中:跳舞是他们年轻人的事,卢经理咱到那边,边喝边聊,不知您意下如何?

    卢益民:如此甚好,正有此意,请。

    余则成邀请望亭跳舞,两人进入舞池。

    望亭:余专员,何时来的台湾?

    余则成:时间不短了。

    望亭:这么热闹的酒会,怎么没带嫂夫人一起来呢?

    余则成:陷在大陆了,生死不明。

    望亭:望亭不知,不好意思。

    余则成:卢小姐客气了,没关系。

    望亭:您和晚秋姐早就认识吗?

    余则成:在大陆时我们是街坊。

    望亭:您这也算,他乡遇故知啊。

    余则成:是啊,感到格外的亲切。

    一曲终了,两人回到座椅。

    望亭:晚秋姐,余专员的舞,跳得太好了,你也和余专员跳一曲吧。音乐响起,轻柔舒缓的音乐,在灯红酒绿的大厅里飘荡。余则成和晚秋翩翩起舞。

    晚秋激动地:同志。

    余则成:对,我们是同志。

    晚秋:我真的好激动啊,我早就想做个和你一样的人,我们终于成为同志了。

    余则成:是啊,欢迎你。

    晚秋:我的情况,组织上都对你交代了吗?

    余则成:说了,你进步的太快了,真是想不到,祝贺你。

    晚秋: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新生,我真的很感激你。

    余则成:言重了,应该感谢党,是党给了我们新生,是党为我们的祖国带来了新生。

    晚秋:对,我们都应该感谢党,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没有你的救命之恩,没有你的指引,我是不会走上革命道路的。

    余则成:晚秋同志,你能走上革命的道路,就是对我最大的慰藉。

    晚秋:今后我们可以并肩战斗了。

    余则成:为了我们的信仰而战斗。

    易县,小镇,日。

    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大横幅上写着:坚决镇压反革命!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

    大喇叭里传出:同志们,我们要擦亮眼睛,分清敌我,决不能让一个阶级敌人漏网!正告一切反革命分子,你们与人民为敌,绝没有好下场!

    翠平抱着女儿走着。一个中年男人死死地盯着翠平,翠平抱着孩子在前面走,那人远远地跟在后边。

    易县,小镇,翠平家,日。

    一条僻静的小胡同。

    翠平拐进胡同,在一排平房前停住脚步,打开院门,开锁进入房间。这一切都被跟在身后的,那人看在眼里。那人鬼鬼祟祟的四下张望着,围着房子转了一圈,来到了院门口。

    那人:屋里有人吗?

    翠平应了一声:谁啊?

    走出房门。

    翠平盯着来人:你找谁?你有啥事咧?

    那人:大妹子,行行好,讨碗水喝。

    翠平:你在这里等着,俺给你端来。

    翠平走进屋里。那人四下张望着,跟着翠平进了屋。

    易县,小镇,翠平家,日。

    翠平家里极其简陋,脏乱不堪。

    翠平在倒水,孩子放在床上。

    翠平:你咋还进屋里来了?不是叫你在外边等着吗?

    那人看看睡在床上的孩子,各处张望。

    翠平边倒水边说:你这人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咧,你到院子里去等着。

    那人:嫂夫人,你还活着?你真的认不出我了?

    翠平上下打量着来人,摇了摇头:不认识,八成你认错人咧?

    那人:不认识我不奇怪,那余站长,你应该认识吧?

    翠平立马警觉起来:你走吧,你这人真啰嗦,什么鱼站长,肉站长的,俺都不认识咧。

    那人:嫂夫人,你就别在这儿跟我打马虎眼了,刚才在路上,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就你这张大嘴,看一眼一辈子也忘不了。

    翠平:你这人脑袋叫驴踢了,咋说话咧,天底下嘴大的人多了去了,还都是你的嫂夫人啊?

    那人:这话是不假,可叫翠平的就你一个人。真是活见鬼了,在天津你不是被土匪绑票了吗?那么炸死的那个人不是你?

    翠平:你是谁?你到底是啥人咧?

    那人: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余站长和你是什么人。

    翠平:俺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老余不在家咧。

    那人拔出手枪,顶住翠平:上哪去了?被镇压了?还是投共了?

    翠平故作害怕装:大哥,你这是干啥?有话好好说,俺们家老余真不在家咧。

    那人:他干什么去了?

    翠平:俺被绑了票,土匪火拼,俺逃了出来,俺不识字,不知道天津往哪走,兵荒马乱的,就随着逃难的人群流落在这里。安顿下后,俺托人找过他,一直没有音信。这个没良心的撇下俺们娘儿俩,也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咧。

    旁白:

    翠平这番话可以说,说的是滴水不漏。她知道来人,一定是军统天津站的特务,而且认识自己和余则成。绑票的事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是被,那个冒充自己人的女人带人捉住的,后来发生了枪战人都死了,只有自己活了下来。既然这人说自己是被绑了票,那就只能顺着杆往上爬了,为了余则成的安全,只有这样解释,才能令人信服。这个人的到来,给翠平出了个天大的难题,干掉他?放他走?留下他?显然都不行。活捉他?谁敢保证他的口供不会泄露出去,万一被敌人探听到风声,那就会对余则成构成致命的威胁。

    那人收起了手枪:别怕,照你这么说,一直没有联系上?

    翠平:你们这些臭男人,有几个有良心的,这天杀的撇下俺们娘儿俩,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享福去咧,俺们娘儿俩好命苦咧。

    那人:嫂夫人别怕,都是自己人。凡是军统的人,哪个手上没沾过共党的鲜血,叫共党知道了,那是死路一条。谅你们也不敢投共,余站长肯定跑到台湾去了。

    翠平起身关上房门:大哥,你真认识俺?俺咋对你没有一点印象咧。

    那人喝了口水:嫂夫人你再想想,我姓于,于德平。不认识我也难怪,那时候你是官太太,对我这小人物正眼都懒的瞧。李涯,李队长你应该记得吧?那天因为录音带的事,你在刑讯室,我就站在你的身后。我是行刑的,说白了就是打手,就等着吴站长的命令对你用刑呢。

    翠平:对咧,俺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俺身后是站着个人咧。

    于德平:能想起来就好,站在你身后的那个人就是我。

    于德平看着墙上的奖状狐疑地:陈桃花是谁?

    翠平:俺在这里用的假名,用真名,俺还能活到现在啊?

    于德平赞道:真有两下子,不愧是站长夫人。

    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陈姐开会了。

    于德平猛的闪到门后,拔出了手枪。

    翠平:念念病了,你去开吧,俺不去了。

    台北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厅,日。

    余则成、晚秋夹杂在一群红男绿女之间翩翩起舞。

    余则成:刚才卢小姐问我,咱俩是不是早就认识了,我回答她,在大陆时,咱俩是街坊,不要说漏了。

    晚秋:她没事,富家阔小姐不关心政治,倒是她爸爸有点复杂,三教九流都有来往。

    余则成:你注意一下,吴敬中很可能要和卢益民合伙走私。

    晚秋:不走私的话,他的公司是难以为继的,我多留心就是了。

    余则成:你在他家安全吗?他们怀疑过你的身份吗?

    晚秋:天天教他女儿钢琴、英语,吃住在他家和外界基本没有来往,应该不会引起怀疑的。

    余则成:晚秋,我们是在刀尖上过日子的人,容不得半点马虎啊,小心驶得万年船。

    晚秋:则成哥,你就放心吧,我懂,翠平姐还好吗?

    余则成:失去联系了,我已经委托组织找她了。

    晚秋:你不要着急,大陆都解放了,应该会找到的。

    余则成: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愿如此。

    晚秋:则成哥,你发现了吗?望亭对你有好感,她可是个新派的女生,敢爱敢恨的。

    余则成:这怎么可能?就见了这一次面,话也没说几句,你多心了吧。

    晚秋: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特别是象我这样的女人,尤其准。

    易县,翠平家,日。

    炕头上摆着一张小饭桌,饭桌上几盘菜,一壶酒。

    翠平陪着于德平喝酒。

    于德平显然是喝高了,捶胸顿足地,说道:就这样吃顿饭的功夫,七十多个弟兄都完了,黄雀行动就这样泡了汤,唉,壮志难酬啊。

    翠平:只你自己逃出来了,就没多跑出来几个弟兄?

    于德平:谁还敢打听啊,我撒丫子跑都恨爹妈少生了我两条腿。老家闹土改不敢回去,走在路上,总觉得背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真是心惊肉跳啊,这丧家犬的滋味不好受啊。

    翠平:那你咋到这里来了?

    于德平:我是个活一天赚两晌的人,四海为家,不敢在一个地方呆久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今天遇到了你,幸会,幸会。

    翠平:俺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看俺寡妇失业的,还拖着个孩子,想帮也帮不了你咧。

    于德平:就因为你寡妇失业才正合我意,咱俩以夫妻的名义,潜伏下来搞秘密活动。我也有了安身之地,不用再东躲西藏了,等老头子反攻大陆成功,咱俩不就是党国的功臣了吗。咱们破获的共党假夫妻案还少吗?咱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哈哈,不知你意下如何?说到得意处下意识地撸了下袖子。翠平看到他的小臂上,刺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

    翠平:要说男人就是比女人有主意,大哥说的是这个理。大哥喝酒,来,俺陪大哥喝,干了。

    于德平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翠平又斟满了酒:大哥,给你压压惊,再来一杯。

    于德平:嫂夫人不喝了,喝酒误事,不能再喝了。

    翠平:大哥,你躺下歇歇吧。说着抱起孩子向外走去。

    于德平:站住,你干什么去?

    翠平:大哥,你这个人真是多心咧,孩子要撒尿。

    于德平:不准到外面去,在外屋尿就行。

    翠平顺从地在外屋给孩子把尿。眼睛盯住了一捆绳子,心里有了主意。装作不经意间看了于德平一眼。于德平闭着眼斜靠在床上。翠平将孩子哄睡,轻轻地将孩子放在外屋的摇篮里。进了里屋装作收拾碗筷,趁于德平不备,猛地一掌打在于德平的脖颈上。于德平哼了一声,昏了过去。翠平搜出他的手枪别在腰里,拿来绳子捆猪一样将其绑了个结实,又把他的嘴堵上,用被子将其盖住。抱起孩子,锁上房门,向县城跑去。

    易县,县委大院,日。

    两个战士站岗,翠平抱着孩子急急忙忙走来,欲进大院,一个哨兵拦下。

    翠平大口喘息着:大兄弟,俺找县大队的袁政委。

    哨兵:哪个袁政委?

    翠平:就是县委的袁书记。

    哨兵:你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翠平急迫地:还通报个啥咧,来不及咧。

    翠平说着,冲进了大院。

    哨兵端起枪:站住!不站住,我可开枪了。

    翠平不屑地:你这个毛蛋子还敢开枪啊,俺跟袁政委打小鬼子那会儿,你还在尿尿和泥巴玩咧。

    易县,袁书记办公室,日。

    袁书记和翠平坐在凳子上,袁书记给翠平倒了一杯水,翠平端起来一仰头灌了下去。

    袁书记:热,小心烫着。

    翠平抹了下嘴:没事,渴死俺咧。

    听完翠平的报告。

    袁书记感到问题严重了,思索片刻拿起话机:要北京。

    北京,李克农办公室,日。

    秘书接起电话:李部长找您的。

    李克农接过电话:我是李克农。

    李克农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

    李克农:于德平这个人相当狡猾,而且十分反动,他是天津黄雀行动,潜伏特务中唯一漏网之鱼,你要有思想准备,千万不可大意。不要用县大队的人,我马上和当地驻军联系,派一个加强班,由你带队立刻将人犯押来北京,记住不要扩大知情范围,这是政治任务不得有误!深海同志的爱人也一同来京。

    袁政委:是,保证完成任务,请李部长放心。

    易县,翠平家,日。

    一个小偷贼头贼脑的四处张望,进了翠平家的院子,看了看门上的挂锁,从窗子向屋里看着,然后从口袋掏出铁棍将门鼻撬开,进入屋内。

    小偷看到桌上的酒菜大喜过望:他妈的,偷了三家都没吃饱,也该着老子打牙祭。说着抓了把花生米放进嘴里,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易县,县委大院,日。

    一辆美式卡车上载着一个班的战士,一辆美式吉普上坐着袁书记和抱着孩子的翠平,汽车开出大院。

    袁书记:桃花同志,你确定绑结实了?嘴堵上了?门锁好了?

    翠平:袁政委,你就放心吧,俺用的是栓贼扣,那坏小子跑不了咧。

    易县,翠平家,日。

    小偷喝酒吃菜,眼睛贼溜溜的四下看着。突然,他愣住了,错愕地看着床上,被子下于德平在拼命的扭动身体。小偷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看到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于德平。小偷吃惊的面孔。于德平的嘴里“呜呜”叫着。

    小偷扯下于德平嘴里的破布:你......你这是咋回事?

    于德平:谢谢大哥,大哥,快,快把我解开。

    小偷:你......你咋这样?谁把你绑起来了?你不说,我就不解。

    于德平:大哥,事到如今,我就对你实话实说了吧,我是个地主,家乡闹土改,我带着细软逃了出来,金条带在身上不放心,我就找个地方埋了。我上了那个骚娘们的当了,那个骚娘们见我有金条就勾引我,让我来她家里喝酒,我他妈的什么好事也没捞着,就把我灌醉了,问清了埋金条的地方,把我绑在这里。她挖我的金条去了。大哥,快放开我,去晚了金条就没了,那可是我全部的家当,几十根金条啊。

    小偷:妈呀,你说的都是真的?

    马路上,日。

    两辆汽车开的飞快。袁书记、翠平焦急的脸。

    翠平拿出手枪递给袁书记:这是缴获的,那小子的手枪。

    袁书记看了一眼手枪:你拿着吧,防身用。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扑个空。

    翠平笑道:政委,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他就是孙猴子,这回也跑不了了,俺啥时出过错咧?

    袁书记紧锁眉头:就你这大咧咧的毛病,我还不了解你?你出的错还少啊。

    易县,翠平家,日。

    于德平:大哥,你看看不就明白了吗,都到这功夫了,我骗你干嘛?那个小娘们刚走,你把我放了,咱去把金条挖出来,兄弟我分你一半。

    小偷:真的?你说话可要算数。

    于德平:大哥,你尽管放心,兄弟绝无虚言。

    小偷:哈哈,怪不得杨半仙说我要走财运,还真他妈的应验了。

    于德平:大哥,你有了那些金条,足够你下半生享用了。

    小偷:那敢情好,祖坟上好歹冒青烟了,这人要是财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易县,翠平家,日。

    汽车在离翠平家不远的地方停下。

    翠平用手指着:那就是俺家。

    袁书记一挥手:包围。

    战士们把房子团团围住,班长带两个战士进入院子,大门虚掩着。翠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顾一切地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去,地下几段被割断了的绳索。

    翠平瞪大了眼:这是咋回事?

    袁书记看了看现场:显然有人把他救走了。

    翠平:这咋可能咧?俺对谁也没说,没人知道咧。

    袁书记: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问题变得严重了。

    翠平焦急地:袁政委,你说咋办?

    袁书记:你把他的特征,给同志们说一下。

    翠平:啥叫特征?

    袁书记:就是长的什么模样。

    翠平:个头和袁政委差不多高,小四十的年纪,穿的蓝大褂,长得挺白,不象庄家人。

    袁书记:同志们听明白了吗?

    众战士:明白了。

    袁书记:他们跑不了多远,两人一组,追!

    西村,树林,日。

    小偷大口地喘着粗气:兄弟,这一口气跑了七、八里路了,怎么还没到啊,你到底是埋在哪里了?你该不会骗我吧?

    于德平:大哥,你救了兄弟一命,我咋还能骗你,快到了。

    小偷:兄弟,不就是放了你吗?这咋还谈得上救命呢?

    于德平:大哥,你想啊,这小娘们挖走了金条,还会留下我这活口吗?还不把我给祸害了。

    小偷:对,你说的有道理,还真是这么回子事。

    于德平:大哥,咱俩换换衣服。

    小偷:为啥换衣服?

    于德平:那个骚娘们,肯定认住我的衣服了,远远地看到我,还不拿着金条跑了。

    小偷:兄弟,换衣服你可吃亏了,你的衣服比我的可新多了。

    于德平:大哥,咱哥俩谁和谁啊,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衣服算个啥。

    两人换了衣服。

    小偷:兄弟,你的衣服,我穿也很合身,咱俩的身材长的一样。

    于德平:大哥,咱哥俩真是有缘啊,不但身材一样,长相也差不多。

    小偷高兴地手舞足蹈:真要找到你那金条,大哥我下半辈子的吃喝,就有着落了,快走吧。

    于德平见四下无人,趁小偷不备,拿起一块石头用力砸向了小偷的脑袋。小偷哼了一声,倒了下去。

    于德平:大哥,走好,兄弟对不住您了。

    于德平用石头把小偷的脸砸烂,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

    北京,李克农办公室,日。

    李克农对着话机:秦处长,你来一下。

    敲门声。

    李克农:请进。

    秦处长走进。

    李克农:出问题了。

    秦处长:什么问题?

    李克农:刚才易县袁书记来电话,那个叫于德平的特务逃跑了。

    秦处长:怎么会又叫他溜了呢?

    李克农:阿里山同志的爱人,已经在于德平面前暴露了,阿里山同志的处境很危险,要随时做好撤出阿里山同志的准备。

    秦处长:是,李部长,您说现在怎么办?

    李克农:要想尽一切办法,在于德平出境前,或者和其他特务接头前解决他,活的死的都行。你马上去易县,指导地方的同志,迅速展开抓捕行动。

    秦处长:是,我马上出发。

    李克农:还有,你去了后要和地方政府协商,妥善安置好阿里山同志的爱人,记住不要暴露了他们的身份。这些同志在秘密的战线上,为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同时也付出了极大的个人牺牲,要善待这些好同志啊。

    秦处长:请部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易县,县委书记办公室,日。

    袁书记,翠平站着说话。

    袁书记:桃花同志,西村树林发现一具男尸,你去辨认一下,看看是不是于德平。

    翠平惊喜地:袁政委真的?于德平死了?太好咧。

    袁书记: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是不是于德平还不一定。你把念念给邓干事,托她照看下,咱马上去辨认。

    翠平:是,俺这棵提溜着的心,好歹算是放下咧。

    翠平抱着孩子走出。

    西村,树林边,日。

    几个公安持枪站在四周。周围有几个看热闹的群众。一张草席盖着一具尸体,草席拉开。

    翠平看了一眼:就是他。

    袁书记:桃花同志,你可要看仔细了?你真能确定,他就是于德平?

    翠平:袁政委,俺保证错不了。

    袁书记自言自语:谁会救出他来,再杀了他?灭口?仇杀?转向县公安大队队长:要尽快破案,案情随时向我汇报。

    县公安大队大队长:是。

    马路上,汽车里,日。

    袁书记紧锁着眉头在思索着什么。翠平一脸的轻松。

    袁书记:桃花同志,事关重大,你真的能确定没认错人?

    翠平:袁政委,俺还没到七老八十呢,眼不花!这个狗特务在俺家待了,这么长时间,俺会认错了?在县大队时,你就婆婆妈妈的现在还这样,一点没改。

    袁书记:你这大大咧咧的毛病,也没改多少啊,亏你还搞过地下工作。你说说,把脸砸的难以辨认,说明了什么问题?

    翠平:这还不简单,报仇呗,狗特务谁不恨,就那张烧饼脸,再砸俺也能认出来。

    袁书记:我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哨卡不能撤,继续查。

    易县,县委大院,日。

    袁书记、翠平下了车。

    袁书记:桃花同志,你再仔细回忆下,看看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随时向我报告。

    翠平:是。

    袁书记:你去看看孩子吧,在这里住得习惯吗?

    翠平:习惯,有啥不习惯的,俺到哪里都一样,倒下就着咧。

    易县,县委大院,女宿舍,日。

    翠平轻轻推门进入,邓干事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孩子在床上睡着了。

    翠平站在邓干事背后:小邓,你写啥咧?俺进来这半天了,你都不知道。

    邓干事慌忙捂住本子:哎呀,桃花姐,你怎么能偷看我写日记?

    翠平:日记?啥叫日记?

    邓干事:就是把一天的大事记下来,就叫日记。

    翠平:好事不背人,你肯定没记好事,还怕人看。俺一个睁眼瞎,你怕啥?叫俺看,俺也不认识。念念没闹吧?

    邓干事:乖着那,喂饱了就睡了。桃花姐,我教你认字吧,文盲多别扭啊。

    翠平:念念她爹倒是教过俺,现在差不多又还给他咧。

    邓干事:你想学,我就教你,学会了你也能写日记啊。

    翠平:好吧,反正俺在这大院呆着也没事咧,整天闷着咧。

    台北,仁和北路,卢益民宅,日。

    望亭练习钢琴,优美的旋律,余音绕梁。晚秋轻轻地打着拍子。

    望亭:晚秋姐,上校是多大的官?

    晚秋:离将军不远了。

    望亭:余专员这么年轻就是上校,以后肯定能当上将军,他要是穿上将军服,就更威武了,你说以后,他能当上将军吗?

    晚秋:这我可说不好,应该能吧。

    望亭:晚秋姐,你在大陆和余专员是街坊吗?

    晚秋:是啊,住了好几年的街坊。

    望亭:余专员的爱人漂亮吗?她有文化吗?他们有孩子吗?

    晚秋:人挺漂亮的,文化,大概有吧。我搬走的时候还没有孩子,现在就不清楚了。

    望亭:晚秋姐,你说余专员的爱人,还能从大陆来找他吗?

    晚秋:现在恐怕不行,以后也难说。

    望亭:晚秋姐,你看余专员,这人怎么样?

    晚秋:你说呢?

    望亭:我看挺好,挺男人的,我就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晚秋姐,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晚秋:我啊,我对男人没兴趣,什么样的都不喜欢。

    望亭:晚秋姐,我才不信呢,你骗人。

    台北,保密局本部,吴敬中办公室,日。

    吴敬中坐在沙发上,手拿话机。

    吴敬中和太太通话。

    吴敬中:我看你忙也是瞎忙,你什么也不懂,只能帮倒忙,还是叫你兄弟打理吧,你抓紧时间回来的是正经。我看还是坐船来吧,我给香港站打个招呼,叫他们派两个人送你回来。

    话筒传出太太的声音:你这只馋猫,我不在你身边,你在那边老实吗?

    吴敬中:呵呵,这个嘛,夫人尽管放心,我向夫人保证,家里的耗子全都是公的,呵呵。

    太太的声音:你别和我打哈哈,我还不知道你,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你给我仔细着点,真要叫我发现了点什么,我可轻饶不了你。

    吴敬中:好,好,如有,任凭夫人发落,绝无怨言。

    香港,酒店,客房,日。

    叶翔之坐在沙发上。一个身穿工装的人向他报告。

    叶翔之:老王,这几天机场方面有什么情况?

    老王:机场方面对这七架飞机戒备森严,无关人员一律不准靠近飞机。

    叶翔之:你高价收买的,那个启德机场的地勤人员,也不能靠近吗?

    老王:叶处长,他能靠近。因为他是地勤维护工程师,不过?

    叶翔之:不过什么?

    老王:那个人临时变卦了,把钱退回来了。

    叶翔之:他知道,我们给他钱的意图吗?

    老王:我只对他说,叫他在飞机上做手脚。

    叶翔之:嗯,这个人的家在哪里?

    老王:离此不远。

    叶翔之:他家里都有什么人?

    老王:老婆和两个孩子。

    叶翔之:带我去他家。

    香港,李工程师家,客厅,夜。

    叶翔之,老王,李工程师,坐在沙发上,三个特工堵在门口。

    叶翔之:李工程师,我们登门拜访,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来意。

    李工程师:知道,但是这个事情,我真的干不了。

    叶翔之:这件事情,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既然收了钱,就由不得你了。

    李工程师:钱,我已经退给你们了。

    叶翔之摆了下头,一个特工把两捆钱放在茶几上。

    叶翔之:这不,我又把钱给你送回来了。

    李工程师:这不是钱的事,在飞机上做手脚,我真的不敢。

    叶翔之:不是叫你在飞机上做手脚,而是叫你炸飞机。

    李工程师瞪大了眼:什么?叫我炸飞机?我哪有那个胆量啊。

    叶翔之:胆量是练出来的,当年我杀第一个人时,也不敢下手。后来杀的人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李工程师:这......,长官,万一按你们的要求干了,我是脱不了身的,这牢狱之灾,我是躲不过的。

    叶翔之:这好办,这些钱够你花一辈子的,你可以带着你的家人躲起来,也不用这么辛苦的挣钱养家了。

    李工程师:长官,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叶翔之:这好办,那就跟着我们回台湾,完成了这件大事,你就是党国的功臣,到了台湾,论功行赏,你们全家人都会荣华富贵的。

    李工程师:长官,这件事,我真的干不来。

    叶翔之:你干的来也得干,干不来也得干。

    叶翔之说完,冲特工使了个眼色。

    两个特工进入房间。

    房间里,传出了孩子的哭声和李妻的声音:你们要干什么?救命啊,放开我的孩子。

    李工程师站起身,一个特工用枪指着他,命令他坐下。

    李工程师: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叶翔之:很简单,按我们的要求做。不做的话,你们一家人都别想活了。

    两个特工从屋里把被绑紧、堵住口的李妻和两个孩子带了出来。特工拔出匕首对准两个孩子的咽喉。孩子吓得浑身哆嗦,满脸的惊恐,眼睛里流着泪水。

    李工程师:求求你,长官,千万别伤害我的孩子,我干。

    叶翔之:李工程师,这就对了。以你的身份可以随时接近飞机,这个条件太有利了。炸弹,我们都给你设定好了,你只要放在飞机上,按下按钮就行了。

    李工程师:以后呢?

    叶翔之:我们会带着你的老婆孩子,在启德机场候机厅出口等你,然后,我们一起坐船回台湾。到那时候你就是党国的有功之臣,码头上会锣鼓喧天,欢迎你们全家的。

    李工程师:好吧,但是你们不能伤害,我的老婆孩子。

    叶翔之:那就看你的了,你不要耍滑头,你老婆孩子的性命,可是在你的手心里攥着呢。

    李工程师:事已至此,也只好这样了。

    叶翔之:你按下按钮后,十分钟就会爆炸,你要立即开车出来。

    香港,启德机场,停机坪,夜。

    探照灯把停机坪照得如同白昼,七架飞机停在停机坪上。李工程师开着车来到飞机旁,下了车。

    一警卫:李工程师,晚上还干啊。

    李工程师:明天有任务,我再检查下油箱。

    李工程师躲在飞机背影,见两个警卫没有注意。提起工具包,从包里拿出炸弹,依次放在飞机油箱部位,按下按钮,然后驾车离去。

    香港,启德机场,候机厅出口,夜。

    叶翔之他们分乘两辆汽车。李工程师开车过来,下车后,急忙来到叶翔之车前。

    叶翔之:好了吗?

    李工程师上了车:好了,快走。

    两辆汽车飞快地开走了。

    香港,启德机场,停机坪,夜。

    七架飞机相继爆炸,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巨大的火焰冲天而起。

    香港,公路,夜。

    叶翔之听到爆炸声,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叶翔之:李工程师,恭喜你了,你为党国立了大功。

    李工程师:请问长官,我的老婆孩子呢?

    叶翔之:在后边车上。你放心,他们一根汗毛都不会少的。

    李工程师:还请长官,多多关照。

    叶翔之:好说,好说。

    香港,海边,夜。

    夜色黑暗,涛声阵阵。两辆汽车停了下来。

    叶翔之:到了,下车吧。

    李工程师:长官,我们不是坐船走吗?

    叶翔之:我们在这里等,船一会就到了。

    叶翔之,老王,李工程师下车。李工程师的老婆孩子,从后边车上下来。

    两个孩子大声叫着:爸爸。

    两个孩子跑了过来。

    李工程师蹲下身子,揽住两个孩子。

    李工程师:我的宝贝,只要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李妻走了过来。

    李工程师:你没事吧?

    李妻:我没事。

    李工程师:我们在这里等船,一起去台湾。香港,我们是不能再回去了。

    李妻点着头:嗯,我知道。

    一家四口相拥在一起。

    叶翔之对特工一摆手,特工拔出手枪,一枪打在李妻的头部,李妻应声倒地。

    李工程师惊恐地:你们这是?......

    叶翔之:李工程师,对不起了,到台湾还要忍受海路的颠簸,不如送你们上天堂,一家人在天堂团聚,不是也很好吗?

    李工程师跪在妻子身边: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啊。

    孩子们吓的大哭起来。

    李工程师转向叶翔之:长官,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叶翔之:我信奉的是斩草除根。

    李工程师怒道:早知如此,我不会帮你们的。

    叶翔之: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两个孩子惊恐地抱紧李工程师:爸爸,我怕。

    李工程师搂紧两个孩子:好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们。

    叶翔之一摆手,几个特工一阵乱枪,打死了李工程师及两个孩子。

    老王:你该死,敬酒不吃,吃罚酒。收下钱还送回来,没这个胆量,当初你就别收钱。

    叶翔之:老王,你也和他们一起上路吧。

    老王疑惑:我?叶处长,我可是跟你多年了,你该不会对我下手吧?

    叶翔之:你这个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叶翔之说完,一摆手,几个特工一阵乱枪,打死了老王。

    叶翔之:把他们都丢到海里。

    几个特工抬起尸体丢进大海。

    两辆汽车开走了。

    台北,余则成办公室,日。

    余则成坐在办公桌前看报纸,镜报一版大字标题:启德机场飞机爆炸,香港警方誓言破案。余则成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旁白:

    余则成百思不得其解,按他的估计,如此准确的情报,一定会成功阻止飞机被炸毁。难道是情报在传递过程中发生了不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要知道,这是七架飞机啊,这可是用真金白银堆起来的大家伙!百废待兴的新中国,能有几架这样的飞机?就这样白白的被炸毁了,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他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易县,县委大院,女宿舍,日。

    翠平边哄着孩子边写日记。她在日记本上,歪歪扭扭的写下:余则成,你好吗?你在哪里啊?

    余则成,对不住了,你说过要是生个女孩,嘴不要象俺的嘴这么大,念念要是长大了,比俺的嘴还要大一号。

    余则成,你这个混0,没给念念起个学名。

    余则成,俺叫孩子念念,就是想你的意思。你这个混0,知道你的女人想你吗?

    邓干事走进

    邓干事:桃花姐,写什么呢?

    翠平赶紧用手捂住:写日记咧,你不能看。

    邓干事:桃花姐,这日记是个人的私密,你叫我看,我也不看。

    翠平:俺不怕你看,其实也没写啥咧。

    邓干事:桃花姐,你还真不简单,这么快就会写日记了。

    翠平:瞎写咧,怕你笑话才不让你看咧。

    易县,袁书记办公室,日。

    袁书记、秦处长坐在椅子上交谈。

    袁书记:李部长交代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发现尸体,我就带着桃花同志去辨认了。

    秦处长:桃花同志?

    袁书记:就是深海同志的爱人,她很确定就是那个人。

    秦处长:她现在人在哪儿?我要当面问问她。

    袁书记:发生这事后,我就安排她住在县委宿舍了,我派人去叫她。

    袁书记:通信员。

    通信员:到。

    袁书记:马上叫陈桃花同志来一趟。

    通信员:是。

    秦处长:这里面大有文章,掩人耳目的小把戏,很象军统的一贯做法。

    敲门声。

    袁书记:请进。

    翠平走进。

    袁书记:我来介绍下,这位是北京来的秦处长。这位是陈桃花同志。

    两人握手。

    秦处长:你根据什么确定死的那个人,就是于德平?

    翠平:衣服是他的,脸盘一样,高矮胖瘦都一样,你说不是他能是谁咧?

    秦处长:他还有什么特征吗?

    袁书记:就是记号。

    翠平做思考状:对了,他的胳膊上刺了条青龙咧。

    西村,树林,夜。

    两辆汽车在夜色中行驶,一辆车上坐着袁书记、秦处长、翠平。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什么。

    两辆汽车停在一个小土堆旁,汽车灯光的照射下,几个战士持枪警戒,几个战士挥锨挖着,一具棺材露了出来,几个人紧张的望着,棺材被抬了出来。

    手电光下,薄皮棺材打开了......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