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军民团结题材搞笑感人小品《海防
部队娱乐演出生活题材搞笑小品《
公司会议为主题的小品《我为公司
退休老年生活小品剧本,当我们老了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
建筑行业小品剧本,建筑工地小品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品
农村基层党员抗洪抢险小品剧本《我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适合学生表演的音
反对校园暴力小品,校园霸凌小品台词
保险公司抗疫小品剧本《公司需要我
政府年度报告三句半剧本《不平凡的
喜剧爆笑小品《相遇在冬至》
搞笑小品《失眠》
房地产中介销售搞笑小品剧本《爱拼
工厂精益改善的小品,有关车间生产类
银行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感人小品剧本
疫情时代工作生活小品剧本《善意的
公司晚会小品励志搞笑《公司好经理
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小品,志愿者题材小
人贩子拐骗儿童校园小品《熊孩子大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悬疑电视剧本 > 30集谍战电视连续剧《潜伏归来》第3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悬疑电视剧本   会员:隋建华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5/28 7:04:31     最新修改:2013/5/28 9:18:29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30集谍战电视连续剧《潜伏归来》第3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隋建华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三集

    西村树林,夜。

    手电光下,一战士拉开尸体的衣袖,没有刺青。

    秦处长:事态严重了,于德平已经金蝉脱壳了。

    翠平后悔不跌:当时打死他就好了,俺怕犯纪律。

    袁书记:你啊,粗心的就不像个女人!

    秦处长:不要再埋怨了,我们马上开会研究补救措施。

    台北,保密局本部,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办公桌前看卷宗。

    敲门声。

    毛人凤:进来。

    吴敬中进。

    吴敬中双手递上:局座,这是卑职拟就的匪区工作培训计划,请过目。

    毛人凤接过吴敬中呈上的计划翻看着频频点头:好,很好,计划可行。看的出来,老兄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落实计划,那就有劳仁兄了。

    吴敬中:卑职份内之事,应该的。

    毛人凤:那几个人应该培训完了吧?

    吴敬中:培训完毕,个顶个的棒。正要请示局座,何时派过去。

    毛人凤:匪谍很猖獗啊,保密工作要做好,要防止人还没到,情报已到了共党的案头,被人家按图索骥,在这方面,我们吃的亏不少了。

    吴敬中:卑职明白,培训期间切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

    毛人凤:很好,我和胡链司令长官联系下,从他那里走。

    台北,中山北路,吴敬中宅,客厅,傍晚。

    吴敬中、吴太太、余则成、晚秋围在一起喝酒。

    吴敬中:则成啊,家里有太太才象个家,太太来家这些天,我是深有体会啊,下班来到家茶水、饭菜端上来了,连洗澡水都弄好了,那叫一个舒坦。则成,穆小姐该喝你俩的喜酒了吧?

    吴太太:是啊,不要再拖了,家里没个女人啊,还真是不行。我这次回来,就看到我们家老吴瘦了,男人就像长不大的孩子,没有女人照顾,怎么能行呢?

    吴敬中:我看就这么定了,则成向局里打个结婚申请报告,趁着这阵子清闲,把喜事办了。

    吴太太:穆小姐是怎么想的呢?

    晚秋:我听则成的。

    余则成:现在国难当头,到处乱糟糟的,还真没这个心绪。

    吴太太:你这孩子就是死心眼,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你怕啥?你俩的岁数都不小了。

    吴敬中:是啊,局势再乱也不能废了人伦大事,则成你抓紧先把喜事办了是正经,其它的事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国家的大事轮不到,我们这些小人物操心。

    余则成:老师说的极是,学生听老师的。

    电话铃响。

    吴敬中接起电话:局座,说话方便,请讲,胡长官已联系好,局座尽管放心,我马上去安排,立刻把他们派过去。

    吴敬中放下电话:你们先吃着,我马上就回来。

    余则成站起身:老师您忙,我们先回去。

    吴敬中按下余则成:等我,等我,稍安勿躁。我开车去,一会儿就回。

    吴太太:还没吃饭,你们走了,我也闷得慌,咱先吃着,慢慢等他。

    吴敬中走出。

    晚秋:唉,吴专员真是忙啊,饭也没吃就走了。

    吴太太:整天瞎忙,又干回老本行了,搞什么封闭式培训,成天见不着人,电话都不让打一个。

    余则成:老师这阵子真是够忙的,办公室整天锁着门,我去找他都找不着。

    吴太太:他在小汤山秘密培训基地,又不在办公室,你怎么会找到他?连我都找不着他。哎,刚才电话里说的是什么长官?

    余则成:我听着是于长官。

    吴太太:不对,你一定是听错了,哪来的于长官?

    晚秋:我听到好像是胡长官。

    吴太太:对,就是那个金门岛的胡长官。老吴说过的,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台北,中山南路,大华西饼屋。日。

    余则成抬头向二楼看去,窗户没挂窗帘。四处打量下,走进。密室。

    余则成,老李坐在凳子上。

    余则成:毛人凤派往大陆的特工已经出发了,估计快到金门了,应该从东山岛潜入大陆。

    李老板:多少人?

    余则成:具体不详,大概十几人。

    李老板:还有吗?

    余则成:上海市公安局有潜伏特工,毛人凤要甄别局本部的一个人,昨天电讯处给他发的报,今天就回了电报。不难找出这个人,只要查这两天,谁接触过公安局,存放的敌伪档案,谁就有嫌疑。

    李老板:嗯,这样的话,就不难查出这个人。

    余则成:国防部二厅,新进了一批美国电台侦测设备,据说能对电台准确定位,请同志们当心。

    李老板:会注意的,组织要求你和晚秋同志尽快结婚,此事不宜再拖,拖得太久,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

    余则成: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天津,偏僻的小巷,日。

    零零散散的走着几个人。

    周会计在路上走着,被人拍了下肩膀,回头一望,吃惊的张大了嘴。

    周会计:老于,你怎么在这儿?

    于德平拉着他到了个角落:实在没地方去了,只好来投奔你。

    周会计:我已经不在军统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于德平:老周,你不可能不知道,凡是在军统干过的,被共党抓住都要被镇压。

    周会计:我只是个会计,整天写写算算的没什么罪恶,共党抓我干什么?

    于德平:你敢说你没出过外勤,没抓过共党?

    周会计:抓共党人手不够的时候,滥竽充数才会叫我去。

    于德平:这就是罪恶,共党知道了,你的小命也就画上句号了。

    周会计:你想出卖我?

    于德平:要出卖你还等到现在。

    台北,施琅东路,丽丽咖啡馆,夜。

    昏暗的灯光下坐着几个喝咖啡的人。

    余则成,晚秋在烛光下品着咖啡,气氛温馨而浪漫。

    晚秋:则成哥,还记得那天,我对你说,望亭对你有好感了吗?

    余则成:哦。

    晚秋: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这些天她老是打听你,似乎对你的一切都感兴趣。

    余则成:嗯?她不会有什么背景吧?千万大意不得。

    晚秋:放心吧,望亭单纯得很,我看得出来,这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对心仪男人的特殊关心。怎么,你动心了吗?

    余则成:动心?我的心早就死了。

    晚秋:她知道咱俩在一起,会认为我横刀夺爱的,你说对吗?则成哥。

    余则成低头用小勺轻轻的搅拌着咖啡,以躲过晚秋,那炙热多情的目光。

    晚秋:今晚的氛围太好了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温馨而又浪漫。则成哥,你是不是也有同感?

    余则成:晚秋,你闭上眼,把手伸过来。

    晚秋不解地:你要干什么?

    余则成坏笑了一下:我是你的长官,你服从就是了。

    晚秋顺从地闭上眼,伸出手。余则成把一枚戒指戴在晚秋的手指上。

    晚秋惊喜地:啊,真漂亮,我喜欢。转而又故作嗔怪地:你也不问问人家是否同意,就硬往人家手指上戴戒指,天底下有你这样求婚的吗?

    余则成:今天去接头,组织上要求我们尽快结婚。

    晚秋撅起小嘴:多么温馨浪漫的时刻,真是令人陶醉,叫你搞成一付公事公办的样子,你这人真是没有情调。

    余则成:我的大小姐,把你的情调收起来吧,现在不是讲情调的时候。卢益民那边有什么情况?

    晚秋:哼,正要向我的先生同志汇报呢,但不确定有无价值。

    余则成:说说看就知道有没有价值了。

    晚秋:卢益民和彭孟缉的侦缉处合伙走私,副处长王元一带着十几个人押船,十六日凌晨货船进港。

    余则成: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晚秋:卢益民送给她的宝贝女儿,一辆世界顶级轿车也在船上,望亭天天在家里念叨,我就记在心里了。

    余则成:很好,很有价值。

    台北,保密局本部,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沙发上,余则成站立。

    余则成:局座,最新情报,走私船十六日凌晨进港,您看怎么处置?

    毛人凤眯着眼:你确定彭孟缉的侦缉处参与其中?

    余则成:情报相当准确,侦缉处的副处长王元一带着十几个人,从澳门上的船,随船一同进港。

    毛人凤:很明显他们想用侦缉处的招牌唬人,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法。

    余则成:局座,您看?

    毛人凤思索了片刻,眼睛里露出了杀气:这次要把彭孟缉打疼了,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叶处长我派他到香港执行任务去了,十六号的行动由你带队,要干掉王元一,还要多杀几个人,知道为什么吗?不死几个人,总裁不会重视,总裁不重视,保密局就没有地位。

    余则成:局座高明,卑职遵命。

    毛人凤:把在家的行动处的人都带上,家里人手够吗?

    余则成:除去在岛外执行任务的人员,目前在家的行动处人员有五十七人,其中二十一人有外勤任务,尚余三十六人可以参加行动。

    毛人凤:很好,我就喜欢用数字说话。三十六人足够了,附耳过来。

    余则成向前探了下身子。

    毛人凤:行动处有个叫严一峰的,你熟悉吗?

    余则成:知道此人,不甚熟悉。

    毛人凤:在行动中把他干掉,双方开火他中弹身亡,这是很正常的。咱就一口咬定是彭孟缉的人,先开枪打死了我们的人,我们才还击的。

    余则成:是,卑职执行。

    毛人凤:要严格保密,不要走漏了风声。

    余则成:十六日下班后,行动处的人员开会,一个人也不准离开局本部,动手前再布置具体任务,不会有任何人提前得知消息。

    毛人凤望着余则成赞许地点着头。

    台北,施琅东路,舞厅,夜。

    余则成、望亭随着轻柔舒缓的音乐,翩翩起舞。

    望亭:余专员公务繁忙,谢谢您这么赏脸。

    余则成:岂敢辜负了,卢小姐一团美意。

    望亭:余专员不要光顾着忙于公事,身体要紧,要照顾好自己,今天,我看到你人都瘦了。

    余则成:谢谢卢小姐的关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望亭:余专员孤身在此不觉的孤单吗?

    余则成:习惯了也没觉得怎么样,卢小姐,咱到那边喝杯咖啡,好吗?

    望亭:好啊,口渴了正想喝点东西呢。

    两人坐下喝着咖啡。

    望亭:余专员喜欢小轿车吗?

    余则成:喜欢。

    望亭:太好了,我爹地过两天送我一辆BMW501,这可是世界顶级车呢。爹地说,这一辆车快顶上半条船的价了。车来了,咱去兜风好吗?

    余则成笑道:好啊。

    望亭:余专员可要言而有信啊,到时候请您不到,我可是不依的。

    余则成:卢小姐尽管放心,则成不敢食言,一言为定。

    台北,保密局本部,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办公桌前,一脸怒容。吴敬中、余则成笔直地站立着。

    毛人凤大发雷霆,拍着桌子。

    毛人凤:你说培训期间切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那我问你共党是怎么得到的情报?出发的路线、时间、地点都是严格保密的,就咱俩人知道,十二个弟兄,从东山岛过去,刚上岸就中了埋伏,你怎么给我解释?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我之间有个匪谍

    吴敬中挺直腰板,脸上直冒冷汗,不敢吭声。

    毛人凤:要查!要查个水落石出,要查出内鬼,内奸不除,派多少人过去也是有去无回。保密局连个秘密都保不住,还叫什么保密局?

    余则成:局座,卑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毛人凤没好气地:讲。

    余则成:刚才局座说的东山岛,那可是17军58师的防地啊,军官里有很多杨虎城的旧部啊,他们大多同情共党,也难说没有通共分子。谁敢说消息不是从,那里泄露的呢?恳请局座明鉴。

    毛人凤:嗯,这个可能性,我也想过了,按理说胡琏司令长官信得过的人,我们是不应该怀疑的。唉,非常时期,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人心难测啊。

    余则成:拨云见日,局座英明。

    毛人凤口气缓和了许多:你们两个回去要给我好好查查,看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随时向我报告,查出匪谍,我零刀子割了他。

    吴敬中、余则成立正敬礼:是。

    台北,保密局本部,走廊拐角,日。

    余则成,吴敬中在走廊走着。吴敬中见四下无人。

    吴敬中握着余则成的手:兄弟,你今天可帮了大忙了,你救了老哥的命啊,要不是你关键时刻,那几句话替我开脱,今天这一关,恐怕是过不去喽。

    余则成:老师,看您说的,我也没说什么,局座只是发泄一下,他对您还是信任的。再说了,要不是您的提携,也不会有我的今天。老师,您才是对学生恩重如山啊。

    吴敬中:则成,啥也别说了,今晚到我家吃饭,我要好好招待招待你。

    余则成:老师,总是讨扰,学生都不好意思了。

    吴敬中:则成,你我这关系,还用得着客气吗?

    台北,中山北路,吴敬中宅,客厅,夜。

    吴敬中,余则成坐在一起,桌子上摆满酒菜。

    吴敬中喝了口酒:伴君如伴虎,今天可是命悬一线啊,局座盛怒之下一句话,就能把我打发到延平南路,那地方进去容易,想出来就难喽。

    余则成:老师不至于吧,您多虑了,没那么严重。

    吴敬中:则成,你是有所不知啊,都说戴老板是杀人魔王。其实啊,三个戴老板加起来,也没有毛人凤杀的人多。这个毛人凤是六亲不认,军统南京站长周镐、重庆稽查处外事组长吴润荪、程潜的亲信刘人爵,都是被他干掉的。他脸上笑成一朵花,右手和你握手,左手对你开枪。这样的人谁不怕?干了一辈子军统,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害怕。

    余则成:老师以后当心点就是了,您对党国的忠诚,局座心里也是清楚的,断不会对老师下手的。

    吴敬中:唉,人老了奸、马老了滑,兔子老了也难拿。想当年,跟着蒋委员长干革命的那股子劲,早就消磨殆尽了,现在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啊。

    余则成:老师,您有点消极啊。

    吴敬中:这人啊,经历得多了,也就看开了,什么都是过眼烟云啊,唯有性命才是自己的,这就是天底下,人人都想保住性命的真谛。

    余则成:老师,向您打听个人,严一峰,您熟悉吗 ?

    吴敬中:行动处的老严吗?我太熟悉了。算起来他还是你的师哥,也有点老资格了。可惜啊,撅嘴骡子卖了个驴价,吃了嘴的亏。他同期的同学,最低也是校官了,他还是个尉官。这个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会有大的发展了。

    余则成:老师,他到底是为什么呢?

    吴敬中:祸从口出啊,他说谁不好,偏偏说向影心那点破事,这不是疤瘌眼照镜子,自找难看吗。

    余则成:向影心的事,我也略知一二。

    吴敬中:你还会比我更清楚?向影心早先是17路军胡逸民的姨太太,在一次舞会上被毛股长,就是现在的毛局长,带人硬架上车,送进了戴老板的卧室。事后,戴老板发展她进了军统,要说这个女人在军统还是很能干的。

    余则成:听说她的情报,不但及时质量也高。

    吴敬中:则成,你记住:一个成熟漂亮,风骚敬业的女人,搞情报胜过十个男人。

    余则成:学生记住了,后来呢?

    吴敬中:女人嘛,在戴老板眼里就象衣服,穿完就丢到一边去喽。后来向影心就变成了毛夫人。

    余则成:老师,学生这就不明白了,那和严一峰也扯不上关系啊。

    吴敬中:当初绑架向影心上车的就有严一峰,看来严一峰的脑袋是叫门挤了,他把这事捅出来了,这就犯了局座的大忌。台南匪谍电台案,要不是严一峰的情报能破吗?能抓那么多共党吗?这事搁在谁身上,都会立大功受嘉奖的,局座硬把这件天大的功劳,算在了叶翔之头上,还以争功为名,把严一峰臭骂了一顿。你说老严冤不冤?哎,你打听他干什么?

    余则成:没什么,前阵子他要请我吃饭,我觉得奇怪,素无来往,他请我干嘛?

    吴敬中:则成,你这个人就是老实,这还不明白,他看你是局长的大红人,想讨好巴结你。

    余则成:这个严一峰,还真是有点意思。

    台北,保密局本部,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办公桌前,余则成肃立。

    毛人凤:余专员,今晚船能按时到吗?

    余则成:局座,您放心,情报很可靠。

    毛人凤:行动计划要考虑周全,这可是你来局本部破的第一件大案,这一炮要打响,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余则成:为了报答局座的知遇之恩,卑职愿效犬马之劳。

    毛人凤:很好,好好干,年轻人前途无量啊。

    余则成:局座,卑职打听好了,船上有一辆BMW501轿车。

    毛人凤眼睛一亮:宝马?这么好的车。

    余则成:卑职斗胆说一句,局座不会怪罪吧?

    毛人凤:什么话还这么神秘,你尽管说吧。

    余则成:局座,卑职想反正也是没收的走私车,您家我婶的车也该换换了,这车不妨叫我婶先开着。

    毛人凤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则成啊,不要叫婶,咱就以兄弟相称。

    余则成:局座,可不敢这么称呼,您老人家折杀晚辈了。卑职想啊,这一船的走私货,咱要是都上缴了,还指不定落进了谁的腰包,不如这样,卑职找两辆卡车,挑好的装车送到您府上,半夜三更的不会有人看到,再说了上千吨的货,少个十吨八吨的也看不出来。

    毛人凤不置可否的笑笑。

    余则成拿出结婚申请报告双手呈上:恳请局座恩准。

    毛人凤:大喜事啊,新娘是谁啊?

    余则成:穆晚秋。

    毛人凤:穆晚秋?就是那个穆连成的侄女吧。

    余则成:正是。

    毛人凤:你们在天津就很熟了吧?那时就常去她家?

    余则成:那是吴站长派在下执行任务。

    毛人凤:公私兼顾,呵呵,英雄配美人也算成就了一段佳话啊。

    台北,保密局本部,余则成办公室,夜。

    余则成坐在办公桌前,推敲自己拟定的行动计划。

    墙上的挂钟显示22点。电话铃响。

    余则成拿起话筒:局座,对,弟兄们都在。

    电话里传出:严一峰也在吗?

    余则成:在,您放心,三十六人,一个不少。局座放心,卑职知道该怎么办。

    电话里传出:夫人就惦记着那辆车,非要去看看,我也拦不住。我给她说了,则成是个很稳妥的人,有则成在现场,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她说要去帮你一把,女人嘛就是任性。

    余则成:局座,危险啊,今晚发生枪战是一定的了,子弹可不长眼啊,这要是有点差池,卑职有几颗脑袋,也承担不起啊。

    电话里传出:没事,夫人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我叫她躲得远远的不要下车,你按计划行动就是了。

    余则成:是。

    码头,夜。

    货轮徐徐靠岸,行动处的人员分散开。

    余则成:老严,我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大的行动,你有经验负责保护我。

    严一峰:不就抓个走私嘛,还算大行动?好,余专员您放心,您只要看得起兄弟我,兄弟用胸口替你挡子弹,保您没事。

    货轮上。

    行动处的人提着枪冲上船,几个反抗的侦缉处特务被打死。行动处控制了整条船。余则成带着严一峰来到船长室。王元一提着枪正欲走出。

    王元一:哪里打枪?你们是什么人?

    严一峰:保密局的,你是哪部分的?

    王元一:自己人,我们是侦缉处的。

    余则成一言不发举枪将其击毙。过去摸了摸王元一的脖子,捡起王元一的手枪,趁严一峰不备一枪打在他的胸部。严一峰用手捂着胸口,脸上显露出茫然惊恐的神色,望着余则成,嘴动了动,但什么也没说出来,便倒了下去。确认两人都死了后,余则成用手绢把王元一的枪擦净又放回其手中。一个侦缉处特务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提着枪,跌跌撞撞的跑上岸。向影心坐在汽车里。

    受伤的特务用枪指着向影心:快送我去医院。

    向影心默默地打开车门,特务正欲进入,向影心一枪将其打倒。向影心在车里监视着余则成。她远远地看到:余则成在布置任务。俘虏被押走,尸体被抬下。留下几个人看守货船。余则成对留下的人说着什么,然后一招手,两辆卡车开了过来。众人七手八脚地忙着装车。宝马车也开走了。

    台北,仁和路,卢益民宅,日。

    卢益民、卢太太、望亭、晚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望亭:爹地,咱家的船应该进港了吧,我的宝马车,怎么还没来呢?

    卢益民笑道:呵呵,你这个丫头急什么?放心吧,不会少了你的宝马车的。

    卢太太:就你惯着她,一辆车的价钱,快顶上半条船了。

    卢益民笑道:呵呵,我的宝贝丫头,我不惯谁惯。

    望亭起身,为卢益民捏着肩膀:还是我的爹地好。

    一头目带着行动处的几个人冲进大门。

    卢益民、卢太太、望亭、晚秋吃惊的面孔。

    卢益民:长官,您这是?

    头目:卢经理不好意思,上峰差遣,只能公事公办了,请跟我走一趟。

    卢益民:长官,到哪里去?有什么事吗?

    头目:到了你就知道了,走吧。

    台北,延平南路,保密局看守所,日。

    卢益民被推进了牢房。

    卢益民大声地:我是冤枉的,为什么抓我?

    一特务训斥道:闭嘴,再喊割掉你的舌头。

    吓的卢益民乖乖的闭上了嘴。

    台北,保密局本部,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办公椅上,余则成肃立。

    毛人凤:则成,昨晚辛苦你了,干得漂亮。

    余则成:为党国效力,不辞辛劳。

    毛人凤:都处理妥当了,该不会留有后患吧?

    余则成:局座尽管放心,昨晚最后留下的人,都是行动处卑职信得过的人,事后每人都有好处,堵住了他们的嘴。船上所有有关的文字记录,卑职都亲自撕碎丢进了海里。知道详情的王元一已被击毙,卢益民今早也被关进了看守所。

    毛人凤禁不住点着头:好,有心人啊,真可谓滴水不漏。我没看错了你,是块料啊。

    余则成:局座谬奖,在下惶恐。

    毛人凤:夫人托我谢谢你,你送给她的那辆宝马车,她是爱不释手啊。这不,一大早就兜风去了。

    余则成:局座,能为长官效力,是卑职的荣幸。

    毛人凤:则成,我最欣赏的就是效忠长官的人,一个人连长官都不效忠,能谈得上效忠党国吗?不效忠长官,严一峰就是榜样。

    余则成:局座教诲,卑职谨记。

    台北,施琅西路,严一峰宅,日。

    灵棚里。

    正面挂着严一峰的遗像,严妻和两个儿女悲悲切切的哭着。

    余则成胸佩白花,缓步走进灵棚,对严一峰的遗像三鞠躬。然后掏出一沓钱交与严妻。

    余则成:严太太,节哀顺变。

    严妻鞠躬:谢谢。

    台北,施琅东路,丽丽咖啡馆,日。

    余则成、晚秋、望亭喝着咖啡。

    晚秋:余专员,您看望亭急成什么样了?您要是能帮上忙的话,就请行个方便吧。

    望亭:是啊,余专员,我都快急死了,我爹地到底犯了什么事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抓走了。

    余则成:这是上面督办的案子,上面已经注意这条船很久了。据说,是按走私罪论处。

    望亭:余专员,您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我爹地救出来啊,监狱那是人呆的地方吗,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只要人能出来就行。

    晚秋:是啊,花钱免灾还不行吗?

    余则成:这不是钱的事,不过这走私罪的大小,可是以案值来界定的。如果船上只是些不值钱的东西,那罪就小多了,回旋的余地也就大多了。

    晚秋:是啊,船上本来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是吧,望亭?

    望亭:对啊,就是些土产杂货,不值几个钱的。

    余则成:卢小姐,这样的话就好办多了,放心吧,卢经理的事,我会尽力疏通的。

    望亭:余专员,那就多仰仗您了,事成之后,定当重谢。

    余则成:卢小姐,您客气了,则成义不容辞。

    易县,县委大院,女宿舍,日。

    翠平抱着孩子写小邓布置的作业。造句:因为......所以。

    翠平歪歪扭扭的写上:因为念念小,所以昨晚又尿床了。

    邓干事进。

    邓干事拿起笔记本,看到造句不禁笑了起来。

    翠平:你笑啥,俺做错咧?

    邓干事:做得很好,桃花姐,你进步的太快了。

    翠平:俺笨的五个手指头不分掰,还不是你这先生教的好。

    邓干事:我可不敢贪天之功,据为己有,桃花姐你进步快呢,据我分析主要有两点,一是念念她爸教过你,你的基础打得好;二是你用功,悟性高。

    翠平笑道:你甭给俺戴高帽,刮风下雨不知道,自个扒几碗干饭,还能不知道?

    台北,保密局本部,余则成办公室,日。

    余则成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

    电话铃响。

    余则成拿起话机:局座,好,我马上过去。

    台北,保密局本部,毛人凤办公室,日。

    毛人凤坐在办公桌前,余则成肃立。

    毛人凤:则成,告诉你个好消息,总裁对侦缉处参与走私十分震怒,把彭孟缉臭骂了一顿,走私物品没收充公,侦缉处长赵汉城革职查办。这回彭孟缉,这老滑头算是伤筋动骨了,一时半会,他还不了阳。总裁对保密局,特令嘉奖。

    余则成:恭喜局座,局座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毛人凤:则成,这次是你立了大功,第一情报准确,第二指挥若定,第三不居功自傲,这是很难得的,我要嘉奖你。

    余则成:谢局座,还是局座领导英明。

    毛人凤:那个人叫卢......什么?

    余则成:卢益民。

    毛人凤:对,这个人很有来头啊,好几位大员替他说情了。

    余则成:这不奇怪,他用走私赚的钱,早就铺好路了。

    毛人凤:则成,你说人放还是不放?

    余则成:局座,这该由您定夺,卑职不敢多嘴。

    毛人凤:则成,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但说无妨。

    余则成:局座,卑职以为不如送个顺水人情。

    毛人凤:嗯,对此,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他出来后会乱说吗?

    余则成:卑职以为他不敢,卑职已经对他的家人吹风了,走私罪是以走私货物的案值定罪的,可大可小。他的家人一口咬定,船上都是土产杂货不值钱。

    毛人凤点着头:嗯,这事办的靠谱。

    余则成:卑职把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再给卢益民挑明了,叫他列一份货物清单,在上面签字画押,就板上钉钉了。

    毛人凤思索片刻:人是要放,但不是现在,不能这么便宜了他,姓卢的有这么大的家业,等他开了窍再说。

    余则成:卑职,再点拨他一下,还怕他不开窍吗?

    毛人凤微笑着点了下头。

    台北,仁和路,卢益民宅,日。

    晚秋,望亭各自忙着收拾东西。

    望亭:晚秋姐,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和余专员绝不会,只是街坊关系那么简单。因为我也是女人,我能感觉得到。

    晚秋笑道:你啊,又瞎说。

    卢太太进来递给晚秋一个红包:晚秋小姐,恭喜你。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晚秋接过红包:谢谢卢太太,叫您破费,真是过意不去。

    卢太太:一点小意思,拿不出手。

    卢太太说完,走出。

    望亭:晚秋姐,余专员这样的男人可遇不可求,你既然抓住了,就不要撒手,你要是不珍惜,小心我把他抢过来呦。

    晚秋笑道:你这个坏丫头。

    望亭笑道:晚秋姐和你闹着玩的,你别当真,衷心地祝福你们。

    望亭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晚秋。

    望亭:晚秋姐,这是我的贺礼,一点小意思。

    晚秋推辞:望亭,卢太太已经给了,你怎么还给呢。

    望亭:我妈给的是我妈的,我给的是我的,两码事。

    晚秋接过红包:望亭,谢谢你。

    望亭:晚秋姐,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

    晚秋:望亭,到时候一定会请你的。

    一阵猛烈的砸门声传来。

    卢太太和下人惊恐的跑进来。

    下人:妈呀,来了很多军爷,连打带砸的。

    卢太太:坏了,来了好多人都带着枪,气势汹汹的吓死人了,这可怎么办?

    晚秋镇定地:卢太太,不要慌,有什么可怕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晚秋抬起头镇定的目光射向门外。门被砸开了......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