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有关加油站励志小品,加油站服务为
家风家训的搞笑小品,家风家训小品
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歌舞情景
廉洁文化清廉家风话剧剧本《廉洁
最适合2022年元宵节表演的节目小
高速公路服务区加油站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最适合2022年元宵节表演的节目小品
搞笑古代穿越现代小品剧本,爆笑穿越
抗疫小品,关于抗疫的小品剧本《情系
适合公司部门年会节目表演小品剧本
夸赞职业学校三句半台词《技术摇篮
银行电信诈骗情景演练剧本《全民防
建筑公司项目部工地情景剧剧本《以
警察感人情景剧剧本,公安题材情景剧
公司晚会搞笑小品剧本,公司过年节目
最近最火最搞笑幽默小品剧本《租个
穿越现代小品剧本,从古代穿越到现代
企业公司党员小品剧本《党员的故事
扫黄打非快板剧本台词《扫黄打非在
公司成长史剧本,公司成长故事小品《
反对修建信号塔小品超级喜剧小品(爱
收费站正能量小品,收费站文明服务小
施工单位抗击疫情小品剧本《全民抗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搞笑节目小品剧
关于运动健身的音乐跳舞剧本《舞动
歌舞小品剧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军人感人小品剧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剧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剧本《唐僧师徒赚
关于足球的剧本,关于国足的小品剧本
民法典小品剧本,优秀法制剧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关爱盲人感人小品剧本(我的梦想)
预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剧本(关爱门诊)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宣传小品剧本《都
大学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人才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古装电视剧本 > 四十集古装历史电视剧剧本《黄袍诀》第一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古装电视剧本   会员:xiaopinjub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10/14 15:29:48     最新修改:2021/10/14 15:29:48     来源:原创剧本网(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四十集古装历史电视剧剧本《黄袍诀》第一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zlh6618i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四十集古装历史电视剧剧本《黄袍诀》第一集

    字幕:后唐长兴四年三月三日

    01桃花山/外/夜

    (陶洪、段悔纯、十八骑)

    △飘洒着点点雪花的山间小道上,陶洪搀扶挺着大肚子的段悔纯往山下走。

    ——哒哒哒,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接着便是十八骑叫嚣着穿过山涧往这而来。

    △陶洪警觉地向马蹄声的方向看了看,急忙搀扶段悔纯往山下赶。

    段悔纯(痛苦的):夫君,怕是要生了!

    陶洪(皱眉看看天):再坚持坚持!

    △前面桃林里,亮着微若的光。

    △段悔纯疼的咬紧牙关,抓陶洪的手都破皮流血了。

    陶洪:“娘子,挺住,前面有人家,孩子有救了!”

    段悔纯(忍着疼痛咧嘴笑了下):好,好,多求人家,人家才肯帮咱!

    ——马蹄声愈来愈近,传来一两声马的嘶鸣。

    △陶洪搀扶着段悔纯,走进桃林里,一处茅舍亮着烛光出现他们面前。

    ——马蹄声响,一骑赶来,马上的人喊道:我看到他们了!

    02桃林茅舍/内外/夜

    (陶洪、段悔纯、十八骑)

    △陶洪搀扶着段悔纯,挪动着步子来到茅舍,陶洪敲了敲门,无人应答。门是虚掩的,一推开了。

    △陶洪段悔纯走了进去。

    △屋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根燃烧的蜡烛,发着滋滋的声音。

    △十八骑将茅舍团团围住。

    △茅舍里,段悔纯满脸冒汗,痛苦地呻吟着。

    陶洪:娘子忍忍,待俺收拾了他们,回来给你接生!

    段悔纯(扶着墙坐在床沿上):快去快回。

    △一个枕头扔了出来,几人挥刀乱砍。陶洪从几人头顶飞了出去,同时并将两扇门带上了。

    △十几人的功夫了得,逼的陶洪有些不支。

    ——刀剑铿锵,打斗不止。

    △陶洪的刀法精湛,出神入化,杀的众人节节败退。

    ——沙沙沙沙,簌簌簌簌,桃花在纷纷扬扬的大雪里绽开,在白雪映照下,透着香气。

    十八骑纷纷啧啧:看桃花开了,还有香气呢?

    陶洪(用鼻子嗅嗅):果然好香气!

    ——随着一声穿透云霄的惨叫声,接着便是婴儿的啼哭声。

    △陶洪的表情放松了一些,出招却狠毒许多。

    ——又是一声穿透云霄的惨叫,接着又是婴儿的啼哭声。

    △陶洪的面色大变,喉咙里发出一丝哀嚎,刀刀刺中敌人。

    03茅舍/内/夜

    (段悔纯、女婴、涤萍)

    △段悔纯用牙咬断了脐带。

    ——啪啪啪,茅草屋顶有人走动的声响。走动的声响震得几根茅草土块落了下来。

    △段悔纯看着簌簌落下的枯草土块,急忙将女婴推向一边。

    △段悔纯含泪蘸着血在女婴脸上写了个大字。

    ——噗通一声,有人扒开茅草顶跳了下来。

    △段悔纯急忙将女婴推进木箱里,并拉上门。

    04茅舍/外/夜

    (陶洪、段悔纯、涤萍、十八骑、数十人)

    △十八骑瞬间在陶洪的大刀阔斧下,连人带马被杀的一干二净。

    △又数十人,如若天降,包抄过来。

    △杀红了眼的陶洪,孤注一战,杀向数十人。

    △数十人齐刷刷后退之时,茅舍顶飞墙塌。

    ——轰!茅舍顶子飞起之时,几个女子挟持段悔纯腾空跃起。

    △陶洪放弃追杀数十人,腾空飞向那几女子,与她们在空中展开厮杀!

    △数十人乘机扑杀而来,陶洪回身杀向众人时,几女子趁机将段悔纯掳走。

    05茅舍/内外/夜

    (陶洪、众女子、女婴)

    △茅舍坍塌时,几女子挟持段悔纯腾空而起,陶洪杀退众人腾空去追,随即被断折的木头扫落下来,落到了残原断壁之间。

    ——哇哇哇哇,婴儿的哭声,隐隐约约传来。

    △陶洪从断木烂砖里挣脱出来,侧耳倾听,寻找婴儿哭声的地方。

    △陶洪忙活了半天,小心翼翼地扒开烂砖断木,看到了一个完好无缺的木箱。

    ——啪啪啪,哇哇哇,木箱里传来婴儿哭声。

    △陶洪取掉了木箱上的落积物,拉开了箱门。从里面将光着身子的女婴,用手托了出来。

    △(特写)女婴脸上用血写的大字——

    △陶洪解开外套衣襟,将婴儿揣进怀里,把扎带束好后,迎着晨曦走去。

    06莲花山下瓜园/外内/日

    (陶洪、陶三春)

    字幕:十七年后

    后汉乾佑元年

    △一地绿色,满园瓜果。

    △秧蔓缠绕,墙壁垂瓜,花枝尽染丛中一处屋舍。

    △屋舍里,陶三春在看着兵书。陶洪推门进来。

    陶三春:爹,你回来了?(说着起身去给陶洪倒水,被陶洪阻止了。)

    陶洪(笑着):今儿个又读几卷了,读的什么给爹说说?

    陶三春(莞尔一笑):爹,我读到韩信卷了,这卷真精彩,想不到韩信那么有才!

    陶洪:跟韩信都学到啥了?

    陶三春(放下了兵书掰着手指头):暗渡陈仓,明修栈道!背水一战,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陶洪:女儿有出息了,比爹强多了,爹也老喽!

    陶三春:少不欺罗成,老不惹陶洪,爹您是老姜,姜还是老的辣!

    ——嘻嘻!哈哈!父女两个笑的不亦乐乎。

    △陶洪满屋子寻找东西,陶三春放下兵书,也帮陶洪找。

    陶三春:爹,您这是准备去哪呀?

    陶洪(故作玄虚):猜猜看,猜猜爹会去哪?

    陶三春(机灵地):去蒲城?

    陶洪(摇了摇头)。

    陶三春:去渭南?

    陶洪:不对!

    陶三春:潼关?

    陶洪:往远点猜?

    陶三春(眨巴眼睛琢磨着):爹,您这是要去东京呀?合了半天,爹您是要出远门呐?

    △陶洪准备好了行李,对陶三春一番交代(此处没有语言交流,演技表达),陶三春不悦,沉下了脸色。

    △陶洪往外走,给陶三春一把拽住了。

    陶洪:“小娇儿,你这是干啥呢?”

    陶三春(撅着嘴瞪着眼):爹,带我去!

    陶洪(来了气):你这娃,让爹怎么给你说呢?这世道不太平,路途遥远,会遇到劫匪兵痞,小命都难保啊?

    陶三春:爹,我不怕,您带上女儿吧,路上也好作个伴!

    陶洪:我的娇儿,你怎么就听不懂话呢?路上豺狼虎豹,非常危险哪!别去了,好好呆在家里!

    陶三春:不,我必须去,您不带上我,您哪也不能去。

    陶洪(脸色一寒):爹也不想去啊?爹有任务啊?爹有口难言啊……

    陶三春:老陶洪,打住!

    陶洪:娇儿,又咋啦?

    陶三春:说吧?有什么条件可以带女儿去呀?

    陶洪(点了一下陶三春):老规矩!

    陶三春(情不自禁):老陶洪,操家伙!

    07莲花山下瓜园/外/日

    (陶三春、陶洪)

    △檀香木制的器械架上,放着刀枪剑戟斧鉞棍棒等十八般兵器。

    △陶三春取下两柄大刀,扔给陶洪一柄,陶洪顺势接住了那刀。这两柄大刀和关云长那刀非常相似。

    陶洪:小娇儿,今儿规矩得改一改?

    陶三春(凤眼圆睁):老陶洪,怎么个改法?

    陶洪(眯缝着眼笑):在瓜园里比?

    陶三春(惊讶):在瓜园里比!

    陶洪:不敢了?

    陶三春(娇媚一笑):还有三春不敢的!放马过来吧?

    陶洪:慢!

    陶三春(一怔):又咋啦?

    陶洪:碰着瓜算输?

    陶三春:谁碰瓜谁输!

    陶洪:碰着瓜秧算输?

    陶三春(环顾了一眼瓜地,不是瓜便是瓜秧瓜叶):好!碰着瓜叶也算输!

    陶洪(咧嘴哈哈大笑):你输定了!

    △陶三春看着得意哈哈大笑的陶洪,不禁生气地甩了一下脸,那甩脸的样子尽显娇媚。

    陶洪:不敢了?

    陶三春:老陶洪,开始吧!

    陶洪:慢!

    陶三春(急眼了):这也慢那也慢,你究竟还有多少个慢,一并全说出来吧?

    陶洪:生死由命,别怪爹没让着你啊?

    陶三春(柳眉倒竖):老陶洪,哪一次你让过呀?别费话,看刀——

    △陶三春腾空而起,挥动着大刀,往陶洪砍去。

    △陶洪原地不动,一个鹞子翻身,背过身挥出的刀接住陶三春一刀。

    △(特写)陶洪的金鸡独立的那只脚连靴蹬入泥土之中。

    08开封赵家后院/内外/日

    (赵匡胤、石守信、赵弘殷)

    △院落破旧,但很整洁。

    △赵匡胤握着一把马刀,来回跳动练习。

    △赵匡胤一个动作来回重复,每一个动作比划几下再练。

    △走来的赵弘殷,止住脚步看赵匡胤练刀,不住地摇头。

    ——呼呼,呼呼生风!赵弘殷模拟练刀,每一招式都带着风。

    赵匡胤(看呆了):爹,您这功夫是怎么练的?

    赵弘殷(停下了):用心练,用心去悟!

    赵匡胤:听爹的!

    △赵弘殷从赵匡胤手中夺下了刀,伴随着阵阵风声练了一番。

    △赵匡胤看的眼花缭乱,欣喜若狂。

    赵匡胤:爹,爹就是不一样,练的真快!

    △赵弘殷收住刀,将刀递与赵匡胤,示意赵匡胤照着他练的招式去练。

    △赵匡胤接过刀,照着赵弘殷的招式练了一番。

    赵弘殷:对!对!对!就这样练!

    △赵弘殷往大门口而去。

    △石守信从大门口进来,和赵弘殷打了照面,向赵弘殷施礼后,就跑了过来。

    △赵匡胤见是石守信,停下了练功,就和石守信一起坐在石板上。

    09开封街市/外/日

    (柴荣、妙龄女子、若干行人)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嘻嘻!嘻嘻!一个妙龄女子,扭动着腰肢,翩翩起舞!

    △柴荣止住了脚步,看着歌舞楼台上镶嵌的“惜缘楼”。

    △那女子嘻嘻笑着,似梅花绽开,妖娆好看。

    △那女子不知不觉飘到柴荣跟前,柴荣急忙躲开。

    ——嘻嘻,哥哥莫走吗?那女子扭扭捏捏,拽着柴荣发着嗲嗲的声音。

    △柴荣推开了那女子,朝一边闪去。

    10莲花山下瓜园/外/日

    (陶三春、陶洪)

    ——呯呯嚓嚓,两只斧子相撞声迸发着刺耳声响。

    △陶洪原地不动,陶三春一鶴飞天,划了过来,朝陶洪天灵盖劈来一斧。陶洪摆出一斧,接住劈下的一斧。

    ——咣咣!两斧猛烈撞击下,发着轰鸣声!

    △陶洪陶三春愈战愈烈,瓜园依旧,瓜果毫无损坏,瓜蔓如初。

    △陶三春安然落地,脚不曾踩着一片瓜叶。陶洪原地岿然不动。

    陶三春:爹,怎么样?

    陶洪(歪嘴一笑):你没赢了爹!

    陶三春(咂了咂舌):爹,你也没赢女儿!

    陶洪:再来!

    陶三春:再来就再来!谁怕谁呀?

    △陶洪向陶三春竖了大拇指同时又将大拇指朝下。气得陶三春,对陶洪不住翻白眼。

    ——哗嗒!一只又一只板斧飞向器械架子上,各就其位。

    陶三春:老陶洪,你等着!

    △只见陶三春婀娜多姿的身影,飘了过去,顺手操起一把剑,那剑脱鞘后直接向陶洪掷去。

    △剑尖直指陶洪心脏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眼瞅着剑要刺进陶洪胸膛,陶洪轻描淡写地用两根手指去夹那寒光闪闪的剑刃——

    ——嗤嗤嗤嗤!似碗片互刮声,两指夹住剑时,嗤嗤声止!

    △(特写)两指夹住寒光四射剑刃,剑尖距离胸脯的衣服仅一寸!

    陶洪:娇儿,你是真的敢下手啊!就差一点点,再有一点点就要了老命了喽!

    陶三春(惊诧地):陶大侠,也不过如此吗?这就认软服输,不像您老的为人呀?

    ——啾!泛着寒光的剑,出其不意刺了过来!

    △陶洪的剑冷不零丁刺向陶三春面门,陶三春飞起的一只脚踢中了剑,使剑偏离了脸庞落了空。

    △陶洪吃惊之余,又磕出一剑,给陶三春的剑顶住了。两人的表情因拼剑发生微妙变化。

    △(特写)陶洪呲牙咧嘴,活端端一副恶神。

    △(特写)陶三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泼辣之中几分顽皮。

    陶三春:老陶洪,有你这样做爹的吗?你成心要毁女儿容呀?

    陶洪:毁你容貌比让你送命强!

    陶三春:女儿嫁不出去咋办?

    陶洪:爹养你一辈子!

    陶三春:休想!看剑!

    ——啾啾啾啾,一阵剑鸣,两剑你来我往,变幻不同招式。

    ——咣!

    △陶三春磕飞陶洪的剑,一个蜻蜓点水行走瓜蔓之上,纤纤身躯轻如飞燕,脚踏之处不沾瓜蔓不触瓜叶。

    △陶洪原地踏步,不触瓜不着蔓,和陶三春剑来剑往杀的不可开交。

    △陶三春挥动的剑——

    ——雷鸣电闪,瓜蔓陡然缠绕放松,似翻滚波浪朝陶洪涌来。

    △陶洪推出的剑——

    ——哗哗啦啦,涌过来的瓜蔓波涛,陡然升腾一堵墙,然后又趋于平缓,四处散开。

    △陶洪原地岿然不动,陶三春身轻如燕,围着陶洪飞旋着,挥出的剑幻化着“乾坤艮兑坎离巽震”等字样。

    △陶洪用二指在剑上发功后,陶洪金鸡独立,整个身躯随着飞舞旋转的陶三春和(乾艮兑离巽坎震坤)八个字转动起来。

    △陶三春旋转疾驰如电。

    △乾坤艮兑离巽震坎八字飞射绽放耀眼光芒,五彩斑斓。

    △陶洪像个陀螺旋转不停。

    △陶三春、乾坤艮兑离巽震坎、陶洪化作陀螺站队旋转。

    △随着旋转的陀螺,秧蔓连根拔起,幻化八卦图震,离蔓飞射的瓜果铺天盖地而来,飞旋着,围着陀螺旋转。

    11蒙太奇叠画

    几个人打马从潼关往东而去。

    两个蒙面女客打马离开扬州。

    数人从青州而来。

    三、五骑聚于汝南往东京方向而去。

    12莲花山下瓜园/外/日

    (陶三春、陶洪)

    △旋转的陀螺。

    △随着陀螺旋转交织的蔓秧,飘来飘去的西瓜,香瓜、黄瓜。

    陶洪:娇儿,我的瓜!

    陶三春:爹,心疼瓜了?

    陶洪:娇儿,这都是我们辛辛苦苦种的,爹岂能不心疼呢?

    陶三春:爹,瓜不会有事的!

    陶洪:瓜都一个个脱蔓了,怎么就没事呢?

    陶三春:爹,您老眼昏花!

    陶洪:你把爹转晕了?

    陶三春:爹,我喊一二三,咱们一起停,好不?

    陶洪:好好好!

    陶三春:准备了?

    陶洪:准备好了,开始吧!

    陶三春:一。

    陶洪:?

    陶三春:二。

    陶洪:?

    陶三春:三。

    ——啪啪啪嗒嗒嗒!一阵响声过后,秧蔓如初,瓜果如初,瓜园毫无损失。

    △陶洪金鸡独立。

    △陶三春平沙落雁,挥出的剑压制着陶洪的剑。

    △(特写)陶洪的一只脚陷入泥土之中,脚裸处尽在泥土之中。

    陶洪(揉了揉眼睛):都在呢?

    陶三春:都在!

    陶洪:瓜一个没损,放心了。

    陶三春:十八般兵器都比了,还比什么?

    陶洪(不耐烦):你倒是下来啊,爹受不了了!

    ——嗖!陶三春摆动了一下腰肢,轻盈跳到空旷地面。

    △陶洪收脚时已经拔不出那只脚。惹得陶三春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陶洪:快帮帮爹!

    陶三春:陶大侠,来了!

    △陶三春甩出的青绫,缠住了陶洪的臂膊。

    ——咔嚓!剑从陶洪手里脱落,插进西瓜,西瓜瞬间开瓢。

    陶洪:我的瓜!

    △陶三春用力一提,陶洪一个旱地拔葱蹿了起来,那只脚从泥土里拔了出来,带掉了一颗瓜蔓。

    陶洪:我的瓜秧!

    △陶三春不停甩动青绫,陶洪随着摆动的青绫不停做着各种动作。

    △青绫停止时,陶洪失去平衡,一只脚踩着一个西瓜。

    ——咔嚓咔嚓!西瓜烂开几瓣,两只脚沾着瓜水。

    陶洪:我的瓜!

    陶三春:爹,不就是几颗瓜吗?去东京的路上,女儿赔你!

    陶洪(哭丧着脸):你还是要去?

    陶三春:还要比吗?

    陶洪:不比了不比了!

    12东京开封闹市街上/外/日

    (柴荣、伞贩、妙龄女子、其他群众演员

    七行八业,生意有点模样。

    △柴荣在和一个卖伞的交谈。

    柴荣:……这位兄台,我的货很畅销的,只能给你五百把了,多了给不了,还有其他的主顾等着呢?

    伞贩:不行不行,必须一千把,谁让你的伞好看又好用呢?惜缘楼的名伶还订了十几把呢?

    △一个妙龄女子从惜缘楼走来。

    △柴荣有些纳闷,和这女子没有瓜葛啊。

    柴荣:兄台,我先告辞了!

    伞贩:兄弟慢走。

    △跑过来的妙龄女子,看着柴荣消失在胡同的踪迹,叹了一声气。

    13莲花山下山道上/外/日

    山道上尘土飞扬,两骑奔跑着。

    △陶三春打马狂奔。

    △陶洪打马跟在陶三春后面。

    14回闪

    字幕:十天前

    莲花山下的瓜园里,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递给了陶虎一封信就走了。

    △陶虎看着神色慌张的陶洪,吓的直哭。

    陶洪:爹是吃了你还是会杀了你,就知道哭哭哭!

    △从外面走来的陶三春,不禁询问情况。

    陶虎:姐!

    陶三春:给姐姐说说,怎么了?

    陶洪(给三春看信):我说当年有点蹊跷,总觉得哪里不好对?

    (回闪)女婴脸上用血写着的大字!(闪回)

    陶三春:爹,你是说,我还有个妹妹,对不对?

    陶洪:你们还是孪生姐妹!

    陶三春:爹,您老这次是找妹妹吧?

    陶洪嗯了声:走吧!

    △陶虎跑了过来,看看陶洪看看陶三春。

    陶虎:爹,我也去!

    陶洪:和你姐姐比试一下,打得过姐姐,爹便带你去。

    陶三春磨拳擦掌:来吧!先吃姐姐三拳。

    陶虎(躲在陶洪身后):算了吧!我不去了。

    △看着生气的陶虎,陶三春笑了走过去,为陶虎理了理衣服。

    陶三春:看好家,帮唐伯卖瓜,我和爹这一走,估计一个月吧!

    陶虎:姐,去那么长时间?

    陶三春:很远的。

    陶虎:你和爹去吧,我在家等你和爹!

    陶三春:弟弟乖,姐回来一定给你带好吃的好玩的。

    15(回闪结束)

    空旷的原野上。

    陶三春女扮男装打马走在前面。

    陶洪骑在马上紧跟其后。

    两马两人快快慢慢跑动着。

    16洛客馆驿/内外/夜

    (陶三春、陶洪、老翁、其它旅客、若干街人)

    门牌上镌刻的“洛客馆驿”呈现眼前。

    △陶三春、陶洪来到门牌下。

    陶三春敲了敲门。

    一个老翁推门探出了头。

    陶三春:老伯,可有空房?

    老翁:只有下等房了,不过很便宜的,你们可愿意住?

    陶三春:老伯,此话怎讲?

    老翁:大房间大通铺,如果你们不嫌弃就将就着住吧!

    △陶洪皱着眉头向陶三春示意此处不妥。

    陶三春向陶洪挤了挤眼。

    老翁:你们是住店还是不住呢?我老汉可没耐心,我要招呼别的客人了?

    陶三春:住住住!

    老翁:跟我走吧!

    17洛客馆驿下等客房/内/夜

    (陶洪、陶三春、郑恩、王瑾,老翁、若干客官)

    房间里一道大长铺。

    △铺上躺着、坐着、侧身趴着一个个男人。

    老翁领着陶洪、陶三春进来了。

    老翁:各位客官,出门在外都不容易,都互相包个涵,挤挤给让出两个位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的欠了欠身。

    有的依然不动。

    老翁走出门去。

    △陶洪向陶三春使了眼色,示意走人。

    郑恩蹲在铺上看看四周的人。

    陶三春向众人抱拳:各位拜托让出一个位置,让我老爹一个人睡就行了!

    王玺从铺上跳了下来,对陶三春摆出一副势不可挡的派头。

    陶三春:这位大哥,谢谢你给我老爹让床位。

    王玺:什么?让爷给你老爹让床位,你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陶洪对陶三春:别争了,我们走!

    △陶三春和陶洪欲往门外走。

    王玺耀武扬威对着欲出门的陶洪、陶三春嘲笑不止。

    △郑恩从铺上跳了下来。

    18续上

    (陶三春、郑恩、陶洪、王玺等一干人、其它人员)

    郑恩粗犷的外表看起来很凶,给人一种凶神恶煞的感觉。

    △王玺看着迎来的郑恩,瞪着眼。

    郑恩:这是你家开的还是你爷爷开的,你凭啥耀武扬威?

    王玺(发怒):爷爷还就告诉你,小子你管的他妈的也太宽了吧!(对铺上的众人)这小子找死,给我宰了他!

    △众人跳下铺朝郑恩打来。

    △郑恩也不示弱,噼噼啪啪一顿猛打,众人被打的东倒西歪,哎哟叫娘。

    △王玺见状不妙,欲往门外跑,给郑恩一把抓住了。

    王玺(哀求):这位大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您了,请大爷高抬贵手饶小的一条命吧?

    郑恩:下次若在被爷爷碰上,定取尔狗命!

    王玺: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谢谢大爷!

    郑恩:滚!

    △王玺等一干人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房间里除了郑恩,只剩下陶洪、陶三春。

    19续上

    (陶三春、郑恩、陶洪、其它人员)

    陶洪上前:多谢壮士出手相助,我父子方逃一劫!

    △郑恩扫了一眼陶三春,只见陶三春如玉树临风,好一副孱弱书生打扮,不禁露出不屑眼神。

    △陶洪见状,陪着笑脸。

    郑恩:大伯,令郎如果是个女儿家家,肯定是个非常不错非常不错的美人,可惜错生男儿郎,中看不中用喽!

    △陶三春气的不禁握紧了拳头。

    △陶洪向陶三春递了眼神,示意她不可意气用事。

    △郑恩却没察觉到陶三春表情变化。

    陶洪(陪着笑脸):壮士其言甚是,老夫也觉得犬子如果是爱女那敢情是好!

    陶三春(不悦):爹——

    郑恩(笑):一个大伙子,还不好意思了,读书读傻了吧?

    陶洪(哈哈大笑):犬子读书的确读傻了,东西不分南北不知,走哪还非要跟哪,老夫也拿他没办法啊?

    郑恩:这可就不好了?

    陶洪:怎么个不好?

    郑恩:大伯您这么一把年纪,带着他走南闯北,确实不好!这世道坏人很多,稍不留神就把小命丢了!

    陶洪:多谢壮士搭救,否则我父子小命难保!

    △郑恩思索一下,似有所悟。

    陶洪:敢问壮士大名?

    郑恩(答非所问):大伯,你们父子走了一天路,也累了好好休息,我给你们守门!(说着往外走。)

    陶洪:壮士壮士……

    △郑恩刚推开门又折了回来。

    △陶洪不解地看着郑恩。

    郑恩:大伯,不论外面发生什么事儿,你们都不要出门?

    陶洪:一切都听壮士的!

    △郑恩推门走了出去。

    20洛客馆驿/内外/夜

    (陶三春、陶洪、郑恩、其它人)

    房间内陶洪父女窃窃私语。

    房间外郑恩杵在那里守护。

    窗外的月色洒进来,透着光亮。

    郑恩不时地往窗外看。

    房间里陶三春已经入睡。

    房间里陶洪躺在铺上无法入睡,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陶三春醒来下了地,捏手蹑脚走到小窗口。

    陶三春透过小窗口看了看房间外站立的郑恩。

    21开封惜缘楼紫妍房间/内/夜

    (紫妍)

    夜色深沉。

    △紫妍翻来覆去睡不着。

    △紫妍从床上下来。

    蜡烛点燃。

    △紫妍对着蜡烛发呆。

    ——滋滋,蜡烛燃烧发着声响。

    22接上

    (陶三春、陶洪、郑恩、陌生人)

    陶三春睡的很香。

    陶洪似睡非睡。

    ——嗒!嗒!嗒!(似有脚步声踩着踏阶上来!)

    △陶洪坐了起来。

    △房间外郑恩精神抖擞。

    △房间里陶三春依然睡的很香。

    (画外音)陌生人(声音):给爷让开,你找死啊?

    郑恩(声音):小子,别说话,惊醒了里面睡觉的人,老子定取你狗命!

    陌生人(声音):拿命来——

    △房间外传来两人嘿呦的打斗声。

    △陶三春被惊醒了。

    △陶洪见陶三春去开门,喝斥陶三春。

    陶三春:爹,他们影响了我睡觉,我去收拾他们!

    陶洪:别给爹找事儿,睡觉去,明儿还要赶路呢?

    △陶三春上了铺。

    △房间外的打斗声由近而远,渐渐消失。

    23树林里/外/夜

    (郑恩、李重进、若干黑衣人)

    树林里沙沙作响。

    △郑恩和李重进打斗不止。

    △数个黑衣人操着兵器偷偷而来。

    24洛客馆驿/外/晨曦

    朝霞满天,红日从朝霞里拱了出来。

    △陶三春、陶洪从洛客馆驿里走了出来。

    △陶三春、陶洪分别跨上各自马匹,慢慢离开。(画面淡去洛客馆驿)

    25黄尘古道上/外/日(阴天)

    (陶三春、陶洪)

    尘土飞扬里两骑狂奔。

    26开封狮子楼/内外/日

    (赵匡胤、韩令坤、店小二,若干客人)

    狮子楼里客来客往。

    △赵匡胤走进狮子楼里,拣了一个处落座。

    △店小二忙活着招待其它客人。

    △赵匡胤等的不耐烦了,敲了敲桌子,店小二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店小二:客官,您要点什么?

    赵匡胤:半斤驴肉一碗酒!

    店小二:好嘞!客官您稍等。

    △三五个人大大咧咧走了进来,挨着赵匡胤的附近桌子坐了下来。

    △店小二忙上前招呼。

    店小二:几位爷,小的候着您呢!

    韩令坤:老规矩!

    店小二:好嘞!爷您稍等,去去就回。

    △韩令坤等人面前一桌子菜肴和几坛酒。

    △赵匡胤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店小二为他上酒上菜。

    韩令坤(投来目光):这位兄台,莫不会等急了吧?

    (画外音)(赵匡胤的声音):你们后来的倒是一个个吃上了,我这先来的却在这傻等……

    赵匡胤(抱了抱拳):不会不会!

    △韩令坤将脸转过去,听解山讲述。

    解山:……万宝储庄到了姓段的女人手里,更是变本加厉,好家伙那个厉害啊!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做的事儿,都让这个女人做了……

    △店小二东跑西走,忙的不亦乐乎。

    △赵匡胤侧耳倾听,再等店小二上酒上肉。

    27开封孔雀街上/外/日

    (石守信、赵光义、路人若干)

    起风了,街上人不是很多。

    △石守信穿梭在稀稀拉拉的几个人里,东瞧西望,在搜寻什么?

    △一辆马车由远而近驰来。

    △马车行至石守信身旁帘子打开,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28接上

    (赵匡胤、韩令坤、石守信、解山等人、店小二、若干宾客)

    △解山突然停止了讲述,伸手一指赵匡胤,贴着韩令坤耳语一番。

    △王审琦将目光投向赵匡胤,目光里流露着杀机。

    △赵匡胤暗忖,可能要遇上事儿了。

    (画外音):这些人来者不善,想躲怕是躲不过去了,只有面对了。

    △韩令坤伸掌击了下桌子,桌上的烤鱼连着盘子向赵匡胤飞去。

    △赵匡胤伸手一拨,那盘那鱼折返回去。

    △解山几人抽出兵器朝赵匡胤发难。

    △赵匡胤和解山几人打斗。

    △韩令坤饮酒观看。

    △解山几人功力不错,把赵匡胤围在核心,双边牵制着赵匡胤,赵匡胤四面逢敌,攻防虽然吃力,但临敌不乱,运用自如。

    △韩令坤见解山几人胜不了赵匡胤,欲出手战赵匡胤。

    △石守信闯了进来。

    △石守信见韩令坤向赵匡胤发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石守信:王老弟快住手,都是自家人!

    △韩令坤见是石守信,急令众人停止打斗。

    石守信(对韩令坤):这位就是我给你时常提起的赵大哥!

    韩令坤(忙向赵匡胤施礼):久仰赵大哥大名,百闻不如一见!恕在下无知,对大哥多有得罪?

    赵匡胤(还礼):不打不相识,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

    韩令坤:赵大哥,以后但凡用得着弟弟,大哥尽管说!

    赵匡胤(指着面前的空空桌面):上酒上菜?

    韩令坤:上最好的酒上最好的菜!

    店小二:好嘞!

    29开封惜缘楼/内外/雨天

    (紫妍、刘窈、素素、其它几个女子)

    多少楼台烟雨中。

    △紫妍姑娘坐在铜镜前默不作声。

    △已褪姿色的半老徐娘刘窈走了过来。几个女子也随她而来。

    刘窈(对紫妍):紫妍,你心里怎么想的,你别以为老娘不知道?老娘也知道,就算问你也不肯说实话?

    紫妍:妈妈,你别逼我!

    刘窈:这些年来,供你吃供你喝,教你琴棋书画唱曲,老娘钱都花你身上了,你却不思报答你还有没有良心?

    紫妍:女儿谢妈妈养育之恩,女儿答应妈妈只抚琴唱曲,卖艺不卖身,妈妈难道忘了吗?

    刘窈:你是惜缘楼里大角儿,你名满汴梁你值大价钱,可是你得把你的价值最大化提现,才是呐?

    紫妍(瞪着刘窈):怎么个提现?

    刘窈:谁出的钱多就陪谁,女人早晚都要过这一关,尤其是咱们惜缘楼的姑娘,更少不了这一关!

    紫妍:我抚琴唱曲招揽客人,哪一次少给你挣银子了,你不能做杀鸡取卵的事呀?(说着趴在梳妆台上嘤嘤哭泣。)

    刘窈(叹气):我的小祖宗我的姑奶奶,你别动不动就哭,这些姑娘都像你这样,我老身咋活呢?

    △素素走了过来,安慰紫妍。紫妍头也不抬,一直伏台痛哭。

    △刘窈向素素使了个眼色,刚要出门又折回来。

    刘窈:躲过三十躲不了初一,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素素向刘窈回了眼神,刘窈示意她好好劝劝紫妍。

    △看着走了出去的刘窈,素素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

    素素:妹妹,莫怕,有姐姐呢?大不了李代桃僵?

    30续上

    (紫妍、素素)

    紫妍(一怔):何谓李代桃僵。

    素素:老妖婆给你安排的男人,姐姐代你伺候,可好?

    紫妍:使不得使不得!

    素素(一脸正经):有何使不得,只要妹妹高兴便是!

    紫妍:万一被妈妈发现,姐姐可要吃苦头了!

    素素:姐姐不怕,姐姐是过来的人!

    △紫妍感激地拥住素素。

    紫妍:姐姐你真好!

    31许昌街市/外/雨天

    (陶三春、陶洪、若干群众)

    小雨纷纷扬扬,街市人来人往。

    △陶三春和陶洪在街面上走着。

    陶洪:洛客馆驿好凶险啊?

    陶三春(指着自己的脑袋):爹,那小子是不是这里很缺呀?帮咱打抱不平,还一口一个我是小白脸,中看不中用,我当时真想教训他一番,让他知道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睛!

    陶洪:姑娘啊?这在外不比在莲花山,外面世界很险恶,你别再耍小姐脾气好不好?就算你再能打,难道逢事必打见人就杀吗?

    陶三春:坏人就该杀!

    陶洪:你如果这样,和坏人又有什么两样呢?

    陶三春:我不管,只要我看不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顿狂虐!

    陶洪:这……这……这还是个女娃娃吗?

    32开封狮子楼/内外/雨天

    (赵匡胤、韩令坤,其它人员)

    狮子楼里,客满为患。

    △赵匡胤和韩令坤推杯换盏,交谈甚欢。

    赵匡胤:想不到这狮子楼是韩老弟的产业,生意红红火火,汴京城难寻第二家啊!

    韩令坤:哪里哪里!说来惭愧,大都是靠江湖上朋友相助捧场,才有点起色。

    赵匡胤(皱了下眉头):韩老弟,你见多识广江湖朋友又多,老哥向你打听点事儿,如何啊?

    韩令坤:赵兄,想说什么尽管说,老弟我知无不言!

    赵匡胤:这个万宝储庄究竟是什么东东?

    韩令坤:嗨!说来话长……

    (随着韩令坤娓娓道来,画面展开)如下:

    韩令坤:……万宝储庄是郭子仪属将刘八尧所创,历经一百多年了,自朱温创建后梁,万宝储庄就参与其中,操纵朝野!万宝储庄利用自身价值要挟朝廷,又拉拢地方势力反抗朝廷……于是,这天下朝代更替皇帝轮流就成了家常便饭……

    △赵匡胤忿然起身,看向窗外。

    △韩令坤错愕的看着赵匡胤。

    赵匡胤(自言自语):皇朝更替频繁,皇帝如走马观花,世道混乱不堪,纲纪崩坏,岂不苦了这天下黎民百姓!

    韩令坤(走了过来):赵兄忧国忧民,胸怀大志,老弟佩服佩服!

    赵匡胤(指着窗外大雨):这风这雨,难道不是上天降给黎民的甘露吗?假以时日,披甲上阵,为民请命,天日昭昭,你我难道就不能轰轰烈烈干它一场,也好青名留史,岂不快哉!

    韩令坤:赵大哥一抒胸臆,志存高远,有卧虎藏龙之势,只待时发?

    赵匡胤:如能为民请命,救民于水火之中,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石守信(突然冒了出来,人未现声音已至):好一个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第一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