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幽默搞笑音乐小品剧本《团结
安全施工安全员小品《合作伙伴》
乡村振兴题材小品剧本《你有困难
工程项目设计小品剧本《合作伙伴
村镇银行小品剧本《你有困难我帮
建设文明城市为主题小品剧本《做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建设文明城市为主题小品剧本《做文
供电营业厅小品剧本,供电所营业厅搞
红色革命情景剧,抗日历史情景剧剧本
超市三句半台词剧本《真情超市》
优秀党员小品剧本《我是党员》
关于修路解决拆迁房屋征收土地小品
公司发展成长历程年会节目情景剧剧
宪法朗诵稿子,宪法诗歌《新宪法》
高速公路服务区加油站年会小品剧本
全国人民万众一心战胜疫情剧本《我
医院医患关系音乐剧剧本《我愿意为
二十大同心共圆中国梦小品(我心中的
建筑公司项目部年会情景剧剧本《加
主播带货搞笑小品,直播带货小品剧本
记者调查三农小品剧本(真假调查)
关于去医院打新冠疫苗小品《接种疫
公务员廉洁自律小品剧本《廉洁家访
眼科小品剧本(医路有你)
村镇基层干部如何搞好群众关系小品
家庭教育情景剧剧本,亲子矛盾情景剧
宣传职业技术学校三句半剧本台词《
油气田搞笑小品《HSE监督员》
适合重阳节表演劝老人打新冠疫苗小
适合国庆节表演以抗疫为主题的小品
改善人居环境诗朗诵《人居环境我最
关于税务局打击偷税漏税开假发票小
银行服务小品剧本,关于宣传银行小品
护林员小品,林长制小品剧本《熊大护
关于拆迁乡村振兴小品剧本《乡村美
经典小品笑死人不偿命,能笑死人的小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满炕的算盘第 42 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xmxx102030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2/8/9 8:09:27     最新修改:2022/8/16 11:20:4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满炕的算盘第 42 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王学明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 42 集

1、晚,外景,院门,裴友仁、隗强、两个警察。

裴友仁身披单衣,佝偻着腰,拄着木棍,呆呆地望着北方。

隗强坐树下凳子上,手托下颌,似睡非睡。

两个警察巡过来。

甲问裴友仁:你天天的这样,干啥呀怪凉的?

乙怪声怪气道:盼老毛子那。

裴友仁脸一抽。

(画外音)裴友仁:你看出来了?

甲叹了声:这可咋整?

(画外音)裴友仁:他瞎说,瞎说别害怕。别动,手别得瑟,他瞎说得瑟啥?再得瑟就露了就没命了还得瑟?咬舌头!狠劲儿,别舍不得。真疼——疼也咬!

甲看裴友仁一动不动,隗强垂头不语,就无趣地劝乙走了。

(画外音)裴友仁:可算死走了——不是,明个儿还得来——别害怕,傻子不道怕。他吓唬几回没意思就不吓唬了。往后没人吓唬傻子了,傻子心真静——能老静?

 

2,内景,西屋,裴友仁、隗强、隗振中。

裴友仁手拄木棍,呆坐炕东边上,两眼直直地望着北墙。

隗振中铺好三床被褥,从炕柜里拿出单衣和裤衩,给裴友仁解纽襻。

隗强端来热水。

隗振中把被子向里卷了一半,让出放盆的地方。

隗强放好水盆,给裴友仁脱了鞋,托双腿送坐上了炕里,把木棍送去北墙。

隗振中投了手巾,给裴友仁抹头洗脸擦身子。

裴友仁无知无觉地任由擦拭。

(画外音)裴友仁:都擦到,多擦,勤投投,别太干,润一润。行,比前儿晚儿湿乎多了。

隗振中给裴友仁换了单衣,脱下裤衩,擦洗下身。

隗强把裴友仁的单衣和裤衩放上凳子,出去。

隗振中给裴友仁穿上裤衩,剪了脚趾甲。扯被子盖了腿,剪了手指甲。趴在炕边,把盆放到地上。擦了炕,扶持裴友仁躺下。下炕换回水,放去炕西。

裴友仁窥了眼隗振中。

(画外音)裴友仁:懂事儿了,会伺候了,还伺候得挺好。没曾想你变得这么招人稀罕。

隗强拎着没系裤带的裤子回到炕西,脱衣裤,洗了脚。躺下睡了。

隗振中就着桌上的灯光,给裴友仁的单衣、裤衩抓了虱子,把脸盆端上凳子,洗起单衣、裤衩。

裴友仁将头转身东墙,闭了眼。

(画外音)裴友仁:你爷俩还行,伺候得挺细。也是你们欠我的,该还我——也不一定心甘乐意,还备不住怕老芮的会儿。死老芮,还给我家开会儿,真能显!可也别说,他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像不兴嫌弃我、要是听说轻看慢待了,他绝不饶过,还要强子胜子他们领我多活动、给我多洗身子勤换衣裳,别生虱子别凉着。要杰儿做软乎的饭菜。要振中小莉老实点儿,不兴惹我生气,说得真细真全,真的,你干啥来说?你咋寻思的?是收拾我个傻子没意思,还是要在我眼皮底下收拾强子他们?可你这几年那老多的征、那老多的犯早就让他们加一万个小心了,还有杰儿老走动,你还能找着啥把柄儿?再说,你要是再收拾,我可没啥能罚的了。那你——对,文儿。你假儿装儿这边儿跟我近边,那边儿收拾文儿——能吗?文儿是琼老师的人,琼老师的国民党肯定能护住,还有抗联共产党副校长,还有协和会儿维持会儿、和久安忠周翻译。国民党共产党、日本子满洲,那老多,你老芮家的副区长副会儿长能比?敢踅摸?敢下——不对吧?你小前儿就敢杀胡子,这前儿还有啥不敢干的?你不是穷生奸计的人,更不能富长良心了。你——真下手?日本子让?那些会儿让?那些党让?你——你咋下手?干不了你还干?你又不傻——你到底儿要干啥?

隗振中把单衣、裤衩晾上凳子,端水出去。

(画外音)裴友仁:连振中都懂事儿了,你老芮还踅摸谁?还有啥踅摸的?我——完了,没个家样儿了,谁也看不上了,赶不上旁人家——羿老鬼——也完了,两口子都老了,白瞎二嫂那人了。她也不跟我说话了,除了朝我唉声叹气啥也不说,不道我好了能不能说。应该能,她不说我说,坐她炕头儿说,气死老鬼。老鬼也不跟我说了,跟个傻子说啥?跟强子他们也没啥话儿,光说富强榨不起油就靠种烟了。巫山粮店儿关了,开了烟馆子,往外放钱犯了储蓄法,一股火儿死了。老储卖马,马让人收了,地让人罚了。这就是谁都没得好儿,都完了。我要不傻,说不上还有啥事儿——肯定有,那老多算盘儿都没算过来——不是,是我得傻。傻吧——傻到啥前儿呀?

 

3、早晨,内景,裴家西屋,裴友仁、隗强、隗振中、惠彩杰、隗莉、手哥、腿哥、张天胜

裴友仁拄着木棍,呆呆地坐在炕边,由着隗振中擦洗脸,剪胡须鼻毛。收拾完,隗振中给他脱了鞋,帮他坐到炕桌前,端盆出去。

裴友仁看着众人忙碌地吃三合面窝窝头,喝土豆丝汤,暗暗地咽了口口水。

(画外音)裴友仁:上顿剩的高粱米不行,一熘稀面还没味儿,还——还赶不上窝窝头儿那。吃顿窝窝头儿换换口味儿——他们不能给,我自个儿夹——不行不行,一夹就露了,一个傻子咋还挑吃的?别馋了,高粱米就高粱米吧。一堆儿死心眼儿!没一个哄我吃口的。一口就行,又不是馒头,你们咋就舍不得?干啥顿顿高粱米?

手哥把一碗高粱米饭、一碗汤放到裴友仁面前,嘱咐道:慢点儿吃。

(画外音)裴友仁:我抽你一筷子!别别,忍住,别皱眉头,别让强子看出来。这些天他眼神就不对劲儿,备不住起疑心了。赶紧,好生学、好生装,真傻个样儿给他看。

隗振中坐到裴友仁外边,用瓷勺搅了裴友仁的汤,尝了尝,递给裴友仁:不烫,喝吧。

(画外音)裴友仁:好喝咋的老喝这?顿顿这玩意儿咋喝?就是顿顿饺子也有顶嗓子咽不下去那前儿,别说这咸盐水了,还赶不上咸盐拌饭了,可傻子没法儿要哇。唉,完了,赖乎吃吧,度命。娘的!

惠彩杰端来小半碗干炒的玉米螟,放在裴友仁面前,劝道:可香了,快吃吧。

隗振中盯着玉米螟,边啃窝窝头边好奇地问:啥?

惠彩杰吃着饭应道:苞米上的箭杆儿虫儿。

(画外音)裴友仁:箭杆儿虫儿也是肉!吃,多吃,快——别动!人没让就别动,先忍会儿。

隗振中问惠彩杰:好吃?

裴友仁偷偷地一点儿一点儿地咽口水。

惠彩杰:还行。

(画外音)裴友仁:咋叫还行?是真格儿的行!不行,这么说振中还不抢了?对对,杰儿说得对。

 隗振中问惠彩杰:咋不多抓?

(画外音)裴友仁:再多也得可我!

惠彩杰:谁看见了谁抓,没特意儿抓。

(画外音)裴友仁:干啥不特(jiè)意(yìn)儿?不道这是肉?他俩还长个儿,咋就不多抓?今儿多抓,都去抓!

 隗振中:今天多抓!

(画外音)裴友仁:多抓你就能吃着?不是,是你得多说三遍,别让他们忘了。说,替我说!让他们背三遍!

惠彩杰:今儿不上苞米地了,等哪天的。

(画外音)裴友仁:干啥等?就不能特(jiè)意(yìn)儿抓?振中你倒说呀,快说——不对,你懂事儿了就不能多嘴要吃的。唉,懂事儿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隗振中用筷子换下裴友仁的勺子,教道:夹这个,这个香。

(画外音)裴友仁:吃吃吃。你早该让,吃!

裴友仁顺从地吃起玉米螟。

隗振中眼巴巴地望着裴友仁,口水滴上桌子。

惠彩杰忙说隗振中:快吃。

隗振中慌忙抹了嘴,喝了口汤,啃起窝窝头。看裴友仁吃了一多半玉米螟,还在吃,忙拦道:别老可一样吃。吃口饭,喝口汤,吃饭来。

(画外音)裴友仁:吃饭?对,我得听你的。你等我好了的,我天天抓,炸了吃烤了吃烧了吃,吃得满嘴淌油。不行,别再瞎寻思,别馋露馅儿了,吃饭。 

裴友仁吃了米饭,喝起汤。

隗振中拿裴友仁的空饭碗去盛饭。

隗莉筷子搭嘴边,直直地盯着玉米螟。

(画外音)裴友仁:你别急,等我好的,肯定让你吃个够儿。

惠彩杰耳语隗莉:虫子,不好吃。咱吃饭,吃饭。

隗振中盛来一碗,叮嘱裴友仁:两碗饭一碗汤正好。慢点儿吃。

(画外音)裴友仁:得慢,要不咋品这香劲儿?比刘柱两口子揣来的蛤蟆香。揣来好几回,杰儿都没揍好,都没这香。保祥的雀儿蛋也没这好吃,不道他咋煮的,揣来好几回,没一回有这香。杨老倔的肉汤也不行,烀了一辈子肉就是没这香。老倔也不敢再倔了,搁暖壶装肉汤,假儿装儿下地拎来,倒了肉汤再灌开水,是个招儿。这老倔,啥前儿还长心眼儿了?谷成的雀儿倒香,就是没吃几个,不道还送不送了。赵太不行,没送过吃的,都是文儿让他捎的。麻花儿补药哪有这香?白瞎那老多钱了。要是丁巴儿买那得花老鼻子了,还不买穷个六的了?可没法儿告诉他不买。我要不吃,他备不住不买了。可那样儿我就露了,一个傻子还挑肥捡瘦那肯定得露。得,我就吃吧,反正都没扔。吃好养好好干他老芮,好找二嫂唠嗑儿。不对,我得娶上自个儿的一房,得娶,好了就娶,忍上三年四年的,娶一个!娶个街上的——街上?诸姑娘?坏了坏了娘的坏了,咋忘了找她破破、收拾收拾那?可毁了,这一忘就啥都耽误了。本儿没了,他娘死了,都给耽误——不对吧?巫山死了,老詹死了,谷成娘死了,也是院门儿事儿?不能,肯定不该院门儿。还有小喜富——他不能算,我整的不能算。那要算还有卫兵、大蒙他们,老鼻子了。不对,都是死,应该算,小兵、老翁、艾尺子、小拃子、佳刚他们——不是,不能算。可他们不像老陆老死的,哪能不算?应该算,不是——都是死,该算——不对,死法儿不一样儿,不该算。咋算得这么乱?

裴友仁下意识地用筷子敲了下碗,声音震醒了他。他就势松了手。

筷子掉炕上。

隗振中忙捡给裴友仁,劝道:慢点儿吃。

裴友仁掩盖了慌乱,吃起来。

(画外音)裴友仁:得好生捋捋,从头儿捋。小兵是政府杀的,是南京政府。家民是胡子,是老芮。老翁一家是日本子,也是满洲。艾尺子是尚志赵,归共产党。小拃子是日本子满洲。佳刚哥儿俩是镇上,是老芮。小武儿小花儿是老厉家。本儿跟他娘是日本子满洲。老詹是穷死的,穷在日本子满洲收得多。巫山是日本子满洲。大蒙、卫兵、小喜富是我,不该算我,是他们投了日本子满洲,该计在日本子满洲上。封校长是日本子满洲。老暴一家是我,不是,是他自找的,是日本子满洲杀的。不行,这么捋还是不清。不行就分开,自个儿家算院门儿,有家民,小武儿小花儿小振伟、俩老伴儿跟本儿,还有强子媳妇。几个?八个,八个是院门儿。小兵该算,他住这——不对,他没住几天,还没乐子住得多,那他不算。不行,粘这院门光儿的都该算——要是算,老翁也得算,老来,该算。算——那老詹也来,佳刚他们都来——不对,老芮也来,羿老鬼也来,那能算?人家好儿好儿的咋算?还有法政、源同、优子、小明子他们,不能算。得,家里就家里,外人就外人,分开。那小兵佳刚他们就不是院门儿,是国民的南京政府,也是老芮。老芮,他——跟我差不哪去,法高栾管家都死了,院门儿都保不住比我强哪去?算给他——有点儿屈他了。不算他算谁?哦,日本子满洲,是他们。他们要杀要抢,老芮就害怕,就得支使老靳法政,支使小喜富。对,是这样儿,这就不是他,都是日本子满洲整的,不该院门儿,更不该诸姑娘事儿。她手指头没人家枪硬实,她捋九个指头也没人家开枪的一个好使,她管不了人家还破啥了?人家要熊她她也跑不了,还找她破解——扯!

隗振中叫裴友仁:爷你掺着吃。

裴友仁吃起玉米螟。

(画外音)裴友仁:吃——优子倒是老送吃的,可都是家常饭儿,没法儿跟这比。就是大棉鞋真暖和,两层底儿的,小秋波是能琢磨,还有宽脸儿的大狗皮帽子、长筒子大手巴掌,都严实暖和。他爹不行,哪回来都空手儿,说吃不起豆腐吃卤水死了好几家,真烦!再就老景,一来就抹泪儿,好像我真傻了,连口吃的都舍不得还老来哭?白从小帮你那老多年了。小明子也不行,一来就领我上江边儿,别说吃的,连屯子都不敢领我去,白疼他了。保安更完,自个儿抽了不说,还劝我抽。我要憋不住抽你一口那不露了?这个鳖犊子!得不寻思了,没意思,吃——下顿吃啥呀?

 

4、上午,外景,院门,裴友仁、隗振中、两个警察、手哥。

裴友仁戴着草帽,弓腰拄棍,呆立门前,直视北方。

隗振中坐树下的长凳上,手拿课本,大声背诵:自肇兴以来,历兹十载,仰赖天照大神之神庥,天皇陛下之保佑,国本奠天惟神之道,政教明于四海之民,崇本敬始之典,万世维尊,奉天承运之作,垂,垂......(用夹在课本里的手指挑开课本,看着念道)垂统无穷,垂统无穷。

(画外音)裴友仁:看你这劲头儿,学校那得管得老狠了,要不你能下这力气?比小武儿还学得好,比乐子还用功,肯定给你个特等。也是,淘孩子哪有不出息的?我往后就靠你了,昌隆小房子是指不上了。不对吧?出息的哪有功夫儿伺候人?也没准儿。你可好生学,别管哪国的,都学,都学好了。别怨日本话满洲话难学,再难也得学。这前儿,不管大人小孩儿,一见面儿都说日本话,还家家都插了日本旗、都挂了日本名儿的门牌儿,我的友仁也换一奇桑了,啥都日本子的了。日本子要是不杀不抢的也行,不对,他那字儿不好,琼老师测的都应验了,我用他的字儿能有我的好儿?

两个警察巡过来。

隗振中忙起身恭敬道:报告!我在学习,我爷还在想我奶。

(画外音)裴友仁:对,想你那俩奶。这么说他们挑不出毛病,保掯!

甲审隗振中:学啥那?

隗振中:背《建国十周年诏书》。

(画外音)裴友仁:背给他们听听,好像咱不会。

 甲:哪年的?

隗振中:前年三月一日。

(画外音)裴友仁:你就背,别怕。

 甲:咋才学?

隗振中:以前学过,是老师讲的。现在是书上的。

(画外音)裴友仁:学两回?这《诏书》真邪乎。

 甲:能背下来?

隗振中:一半儿。

(画外音)裴友仁:学两回才一半儿?咋学的?

 甲:老师让背多少?

隗振中:没教那。

(画外音)裴友仁:哦,怪不得那。可老问这干啥,闲的?不是,是——杂种馅儿的!又来熊了,我——忍住,千万别急眼。不管是打是骂,就当没看着没听着。

乙赞叹隗振中:行啊,自个儿先学了。

隗振中:也快教了。

乙:好样的,自个儿都先学了,真行!

(画外音)裴友仁:你也行,说人话就行。

甲瞟了眼乙,问隗振中:你爷叫啥名?

隗振中:裴一奇桑。

 甲:你爹那?

隗振中:隗尼桑。

 甲:你娘?

隗振中:惠那俄产。

 甲:手哥?

隗振中:手桑。

 甲:腿哥?

隗振中:腿桑。

(画外音)裴友仁:咋还熊起没完了?杂种馅的你们——等我好的!

甲横眉立眼道:手哥腿哥受伤,你爷你爹啥前儿受过伤?

隗振中:桑是先生!

甲歪着脖子审道:那你爷咋还一奇桑那?

隗振中:一奇桑是第一个先生,我爹尼桑是第二个先生。

甲喝问:你家都先生?你爷是第一先生?那孔子那?啊?

隗振中:宫校长让的。

(画外音)裴友仁:宫校长咋起的名儿?咋就让他挑出毛病了?不对,他不敢挑宫校长,他不敢。可宫校长起的名儿,你咋还一个劲儿地问?咋不问宫校长?杂种馅儿的我一棍子抡死你!省得你老来熊。

甲眨了眨眼睛,指着院门左边的木板门牌上的“第114保第10户”,考问隗振中:这咋说?

隗振中:下苦久西久。

甲指门中间的户名木牌上的“裴いえ”,审道:户主?

隗振中:裴夷埃。

甲顺势指到挂在大门右边的镐头:这个?

隗振中:没学。

甲嘲讽道:你也有不会的啊。

(画外音)裴友仁:你都会?你说个看看?杂种馅儿的熊小孩儿来章程了,咋不去考日本子?有章程你去!连个小孩儿都问不住,料秆子货!

乙圆场似地问隗振中:来没来人?

隗振中:没看见。

乙:看见就报告。(请示甲)走?

甲喝令隗振中:看见生人赶紧报告!

隗振中:赶紧报告!巴卡米它伊(像个傻瓜)。垂统无穷,垂统无穷。

甲、乙走了。

裴友仁皱了下眉头。

(画外音)裴友仁:越来越邪乎了,巡得紧查得细管得宽,打人象眨眼,逮人象抽烟。看这劲儿,日本子满洲越来章程越大了。他章程一大我就得憋住了。娘的,憋!憋他三年四年还不出头?能出,保掯!这都一年了,三年还不快?三年——振中你好生的,过这三年就好了。

隗振中高声背道:垂统无穷,明明之鉴如亲,穆穆之爱如子,夙夜,夙夜......

手哥肩搭手巾,端碗水过来,招呼隗振中:水。

隗振中接过碗,轻缓地喂了裴友仁,用手巾擦了嘴巴,还给手哥。

手哥问隗振中:方才啥伤伤的?

隗振中:他俩不懂桑是先生,说你叫受伤。

手哥:手桑,受伤,是不咋好听。不行就重起。

隗振中:人家宫校长起的都登记了咋能换?你再和谁重了人家又该不让了。

(画外音)裴友仁:好小子,立世了。

手哥无奈地边回去边嘟囔:好好的自个儿名儿不叫,干啥非得起个日本名儿?别别楞楞的。

(画外音)裴友仁:让人听着!没记性的东西,连个小孩儿都赶不上——特别是松子,咋就赶不上小孩儿?小孩都敢顶警察,你咋就连面儿都不敢朝?你个杂种——快回来呀。

 

6、1945年2月上午,雪,外景,院门,裴友仁、隗强、张天胜、手哥、腿哥、隗振中。

裴友仁站在雪天里,弓着腰,拄着木棍,身落零星雪花,注视着北方。

手哥站裴友仁身后,左袖挽了扣,右手举着当伞的桦树扫帚,给裴友仁遮雪。

张天胜出来,牵裴友仁胳膊,慢慢地来回走起来。

手哥跟着遮雪。

(画外音)零星的鞭炮声。

手哥和张天胜惆怅地望了望西南。

隗强出来,解下裴友仁帽子,和张天胜换了。

张天胜回了院子。

隗强摘下裴友仁的一只手巴掌,双手合握了会儿他的手又给戴上,去暖另一只。

裴友仁心无旁骛地专注着北方。

张天胜回来,把拿来的手巴掌的布链搭上裴友仁脖子,摘下原来的,换戴了帽子,回去了。

隗强给裴友仁戴好手巴掌、系好帽带,牵着,慢慢地来回走动。 

(画外音)裴友仁:胜子你仨还行,不嫌弃我这老傻子,算我没走眼。哦,你仨跟我一个死样儿,谁也不用笑话谁。这家真有意思,一个犟种领个傻子仨废人,有意思。可你们别忘了,是我这个傻子给你们搪的灾挡的祸,你们才消停到这前儿。你们都对我好点儿,要不我一上街,你们就得去要饭,就逮你们浮浪去矫正。矫——你们废人啥都干不了矫啥?你们有——也就大腿屁股有点儿肉儿——喂狗?要不——再也没啥了。那完了,我白养活你们这老多年了,白搭——搭多些了?地八十来垧、房子三大间、一挂车两个马三千来块钱,还不算求人的。求人肯定比这多.死文儿咋不说?不是,是他算不过来了没法儿说。算不过来那得多(duó)老多?你们咋花我——咋还我?

隗振中出来,招呼裴友仁:爷过年了,领你看响鞭儿。

隗强忙叮嘱:别远走,冷。

隗振中扯裴友仁的衣袖,向西拐去。

隗强和手哥沉默地望着他们。

 

7、上午,雪,外景,街道,裴友仁、隗振中、一群孩子、几个日军和警察

裴友仁被隗振中扯着往西走。

(画外音)裴友仁:傻子知道响鞭儿?咋看能像傻?

裴友仁呆直的目光直视前方。

(画外音)裴友仁:这年头儿还有放鞭儿的?谁家有钱买?

前方,几个日军和警察逗群孩子,在一个一个地放鞭炮。

裴友仁脸一抽。

(画外音)裴友仁:看着日本子警察敬礼不?我要敬就没傻,装傻肯定思想犯,肯定矫正;要不敬就是藐视就是大不敬,傻子犯了藐视大不敬也得矫正。可不行,回家!

裴友仁立住不动。

隗振中拽了下没拽动,问:尿尿?

裴友仁忙装作摸裤带。

隗振中忙道:憋会儿,回家尿。

隗振中牵裴友仁往家走。

裴友仁暗自扫了眼。

日军、警察、孩子还在玩耍。

(画外音)裴友仁:卫生行政法真邪乎!不上茅楼儿不兴尿,憋不住尿裤兜儿。你要尿在裤外头,罚你十条裤子都不够。这法——真尿性!

 

8、上午,雪,外景,院门,裴友仁、隗强、手哥、隗振中。

隗强耷拉着头,蹲树下。

手哥靠着树,似睡非睡。

(画外音)裴友仁:这年过得真消停,不用防胡子不用防警察,不用寻思移民不用寻思老芮,谁都不来作傻子,傻子用处真挺大。可你们别忘了,是我给你们整的消停年儿,再包饺子搁点儿肉,别老亏待我!不行,得尿去,有没有都得尿——都得装——装到啥前儿?

 

9、晚上,内景,西屋,裴友仁、隗强、惠彩杰、隗振中、隗莉、张天胜、手哥、腿哥

裴友仁在隗振中地帮助下,吃着小米粥、土豆片。

隗振中哄裴友仁:爷你跟我去吧,我伺候你。

(画外音)裴友仁:得去,吃饭睡觉离不了你,连警察都说我白了胖了年轻了,这不都你伺候的?离了你还行?去!不喝这粥,比淘米水都稀。上你大爷家,咋也吃顿干饭,对,还有麻花儿,比死老柳的香,还能吃着馒头。可不吃这玩意儿了,泔水一样儿。你们就不拿我当人——当外人了?不对,你们才外姓人,都是。外姓人就不行,不是抠的事儿,就是差劲儿——不是吧?是不虐待我盼我死?备不住,谁家乐意养傻子?娘的,你们真损!我可不能让你们损死。上街!上我亲儿子那,他不能嫌弃。儿媳妇——没事儿,不用她伺候,文儿就行,我也不远走,就站门口儿卖呆儿,肯定比这有意思。这有啥?又抠又犟又残废的。上街,那啥人都有——还备不住有相当的。有我就不傻了,连上就好——不能吧?谁能看上个傻老头儿?看不上我我咋好?卡个跟头儿?从炕上掉地下摔一跤?吃馒头噎一下?这——好像太简单——太假儿了。那——让啥激一下子?那能像,吓一跳就好了,那像。咋吓?放火?杀人?对,那天天毙人,我一看一卡倒,起来就好,那行——咋有点儿不对劲儿?杀旁人我卡倒?我干啥卡?干啥怕?心里没鬼儿干啥怕?有鬼儿就是一堆儿的。一堆儿的?拉来,毙了!你谁你不让?他儿子?窝犯,毙!还三口儿?从犯,矫正!中兴河泉还有?逮,大的毙掉小的矫正!跑个副校长?他是共党,不饿死就冻死,不用管!还有老师?琼德臣国民党,快逮,咱拿枪不怕他拿笔的,逮!

裴友仁手抖得瓷勺直磕碗,直到对面的隗莉怪异地小声提示隗振中时,他才掩饰的把一勺粥倒向嘴角。粥淌下,他也假作不知,又舀又倒时被隗振中拦下。

隗振中:爷你慢慢吃。

隗振中扯来桌下手巾,擦裴友仁的脸和衣襟。

裴友仁平复了些。

(画外音)裴友仁:咋老是一寻思就吓一跳?咋就板不过来?唉,老是自个儿吓自个儿,这要是一大意还不露了?一露一刮连就都毁了,一个儿不剩都毁了。得了娘的,我不上街行了吧?我就猫屋儿行了吧?憋不住就大门口儿站会儿,不吱声儿不看谁,行了吧?不低头不梗(gèng)梗(gèng)脖子行了吧?喝淘米水喝泔水行了吧?

惠彩杰端来小半碗干炒的毛毛虫的蛹,放裴友仁面前:这个香,趁热。

裴友仁偷眼描了下,自顾自地吃起粥。

(画外音)裴友仁:这么香啥玩意儿?

隗振中盯着蛹,好奇地问惠彩杰:啥?

惠彩杰边吃边道:洋拉子。

(画外音)裴友仁:怪不得这老香,咋整这老多?下顿还有?这要有口酒——别瞎寻思,傻子喝酒就是疯子,疯子可没法儿装。忍会儿,待会儿就让吃了。

隗振中问惠彩杰:洋拉罐儿?

惠彩杰:就是洋拉罐儿。你以前是带壳儿烧的,这是炒的,不像烧的那么黄。

(画外音)裴友仁:怪不得黑不出溜儿的,不对,炒的不该黑——对,没搁油,没油了,连土豆片儿都白不刺拉的,肯定没油了。这日子让你们过的——水裆尿裤的可完了。

惠彩杰说隗振中:帮你爷吃。

裴友仁忙规规矩矩地服从安排,一个接一个地大快朵颐。

隗振中目不转睛地盯住了裴友仁的嘴巴,倾听裴友仁咀嚼的清脆声。不知不觉中,口水淌成了半根筷子。

惠彩杰几撴筷子没叫醒隗振中,不得不用筷子点击他的额头。

隗振中醒过来,边用手巾擦抹口水,边怪惠彩杰:咋整这么点儿?

惠彩杰:这是你爹砍木头采的。明个儿你爹再采你再吃。吃饭!

(画外音)裴友仁:多采,都去采。带壳儿烧,带壳儿炒。

隗振中喊地上:爹多采!明天多采!

隗强:明天不砍来,往城里送,等哪天的。

(画外音)裴友仁:哪天——也行,就是千万别忘了,千万多采。多采就能有你的,就能解你馋,还有小莉。这前儿,你俩忍着吧。

张天胜问隗强:街里快开学了,能不能捎去?

隗振中:镇里不让,天也冷,过两天送。

(画外音)裴友仁:送——送点儿洋拉罐儿给小房子——不行,他吃好了再要就供不上了,那就把我的匀他——算了吧,他个小孩儿吃的日子在后头那。

惠彩杰告诫隗振中:上你大爷家可得听话,不兴打仗。

(画外音)裴友仁:不打仗不挨熊?挨熊干啥不还手?别给打坏就行——不行,昌隆可没轻重,不能打——不打光挨熊?得打,打屁股别打脸,打屁股!

隗振中:还有四天才三月一号那。我明天去采洋拉罐儿。

(画外音)裴友仁:对对,得采,多采!

惠彩杰:你还得陪你爷那。等你爹下回再采了给你吃。

(画外音)裴友仁:对对,得你伺候我,别离了眼神儿。不是,别离了家,外边儿不保掯。

隗莉眼盯裴友仁,手在桌下拽了拽惠彩杰。

惠彩杰耳语隗莉:不好吃,给你爷治病的。咱吃饭。

(画外音)裴友仁:你就不能给她夹俩?瞅你这娘当的,好像我贪嘴儿不顾孩子,旁人不笑话我?

隗莉嘟囔道:哥咋要?

惠彩杰耳语:他怕尿炕才要的,咱没病不吃。吃饭。

(画外音)裴友仁:一人夹俩尝尝。你不夹我夹——嘚瑟露了嘚瑟,老实儿吃得了,人娘不道疼孩子咋的非显你?她还备不住留外屋儿半碗那。你就傻吃得了。

隗振中白了眼惠彩杰,嘱咐裴友仁:别可一样吃,吃饭。

裴友仁偷偷地扫了眼惠彩杰,温顺地喝粥吃菜。

(画外音)裴友仁:你给他夹俩我能不让?干啥留半碗?还跟我耍心眼儿。

隗振中教裴友仁:一替一口。

裴友仁吃起来。

(画外音)裴友仁:老病儿炕前没孝子。我这一年了,你们还行,吃喝儿拉撒的都挺好。娘的,傻人真有傻福儿。不是吧?这顿香了往后那?我要不好不还得喝泔水?那我啥前儿好?

裴友仁打了个嗝。

(画外音)裴友仁:咋这么苦?嗝儿带上来的。真苦——苦人苦命啊。

 

10、晚上,内景,西屋,裴友仁、隗强。

隗强边给裴友仁擦脸洗脚,边商量:昨天接着租来。就是,没牲口侍弄不上去,咋治?

裴友仁不声不响地呆望北墙。

(画外音)裴友仁:问啥?你不就稀罕马吗?你看着整不得了?烦我干啥?我个傻子能说买不买?是,我傻了,没人踅摸我,不能来牵,可你没傻你是我家的,人能不牵?不是不牵,是征。你就不怕征?你胆儿咋还大了?你也傻了?

隗强:欠的要不来,去年没剩钱,就得赊来,就是搁烟换也得治来。你要不摇头俺就赊来。

(画外音)裴友仁:你要赊就赊,不赊也没钱。我不吱声儿你哥不敢动家底儿。那是我的,你谁也别打那算盘。可那家底儿还剩多点儿了?咋就连数儿都不跟我说了?真拿我当傻子?你们——娘的,等我好的!

隗强看裴友仁没反应,说:怀犊的一百二那样,牤子一百上下,烟钱下来就还来。谷草豆皮子都问好来。

(画外音)裴友仁:哦,是牛哇。你咋不稀罕马了?对,不是怕征,是你稀

罕不起了。那你整吧,大权都你的,啥都你的,省得你跟我犟犟,你整吧。你要整不好,你哥再来接我我可就去了,我可不给你操心了,还能看住家底儿。

 

11、4月中午,外景,院门,裴友仁、隗强、惠彩杰、隗莉、手哥、腿哥、张天胜

隗莉拽着裴友仁来回走。

腿哥不离眼地看护。

隗强牵着两头牛的爬犁从西边拐回来。

爬犁上的草帘穴起一人高,里面的大豆皮子堆出了尖。

张天胜和惠彩杰各扛着两把叉子、木锨,跟在后面。

手哥朝裴友仁拍了拍老牛,喊:叔,它俩可老实了,你牵会儿?

(画外音)裴友仁:牵你娘啊牵?娘的你——杀人不用刀哇。

手哥到路东柴草垛北边,把围豆皮子的草帘卷到一边。

隗强牵过来,吩咐手哥:外套卸来,牵给叔。

手哥卸了,牵到裴友仁面前:可实在了,不藏奸不耍滑儿。

裴友仁无知无觉地眺望北方。

(画外音)裴友仁:挺住,别让他给糊隆了。

隗莉好奇地摸起了牛脸、牛脖子。

手哥把裴友仁的左手搭上牛背,帮他抚摸:是不滑溜儿?

(画外音)裴友仁:你娘才滑——老撩我干啥?你安的啥下水?

裴友仁任凭手哥摆布地摸起来。

(画外音)裴友仁:确实结实。强子——行!

 

12、7月下午,外景,院门,裴友仁、裴文、两个警察。

裴友仁戴着草帽,弓腰拄棍,凝神北方。

(画外音)裴友仁:文儿你说点儿事儿,像日本子咋样儿了,共产党国民党抗联他们,都叨咕叨咕。

裴文用湿手巾擦裴友仁的脸,耳语道:你都一年了,还不憋出病?

(画外音)裴友仁:憋出病不比犯了强?再犯就得死。我死他不踅摸你?你不亏我在这挡着?你个不知好赖的东西!

裴文劝:跟我去住几天,回来就别装了。

(画外音)裴友仁:装你娘!

裴文左脚被杵了一棍子,疼得一呲牙一闪身。

(画外音)裴友仁:我不装我有命?你有命?一家子——六家子有命?

裴友仁不动声色地沉缓地向北走了两步,注视北方。

裴文跺了跺脚,跟上耳语:你的枪快能用了,老柳快回来了。

裴友仁连眨了几下眼睛。

裴文:琼老师说了,五月前儿,老毛子和美国就打败了德国,这就回头打日本子。

裴友仁换了手拄,专注地眺望。

裴文给裴友仁擦手,耳语:国民党共产党也缓过——来巡街了,你好好装。

裴友仁慌忙稳住了神态,丝纹不动地北望。

两个警察过来。

甲用日语招呼裴文:裴桑,西巴拉库得细他(好久不见)。

(画外音)裴友仁:说的啥?含含糊糊的一点儿也听不懂。

甲说裴文:听说你回来了,挺好呗?

裴文忙道:你俩快来歇歇。

乙问裴文:待两天?

裴文:后个儿回去。

(画外音)裴友仁:急啥?没说事儿就走那我不憋完了?得,先听听你仨的吧。

甲说裴文:你不种地你忙啥?上家喝酒!上回都没喝好。

裴文抱怨道:还不是看孩子?一个比一个作。

乙:隗振中也去了,仨小蛋子在一块儿不能轻作了。

甲不屑乙:小蛋子哪有不淘的?他能淘哪去?

裴文:昌隆最爱打仗,手还重。我三天不赔礼两天早儿早儿的。

(画外音)裴友仁:昌隆最故动,你可看好了。

乙劝裴文:那可得管住了。

裴文:大前天放学,看人家卖的烟泡儿花花绿绿的就摆弄。光摆弄不买,人家就不乐意,就搁日本话骂了句,他回身就㨄了摊子。人家不能让,他就领几个

同学给人家打得不像样儿。

(画外音)裴友仁:有种!比家民硬气。

乙安慰裴文:大一大就好了。

裴文:都十六了哪小?

(画外音)裴友仁:十六?真快!我那?五十七了。真快,一晃儿,再三年就六十了。六十还能干啥了?完了,老了,一老就——小合子咋说的?就豆腐——豆腐掺屁了,是豆腐渣掺屁。可都六十了哪还有屁了?扯!

甲用下巴点了下裴友仁,问裴文:这咋整?

裴文:街里大夫都没招儿,就得慢慢儿养了。

乙:好在吃喝儿还行。

(画外音)裴友仁:你可比不起,我这傻子你们谁都不行,天皇老子吃过箭杆虫儿洋拉罐儿?

甲冷不丁地问裴文:你啥名儿?

乙看裴文愣了,就提示裴文:日文名儿。

裴文醒悟道:啊,叫西高布。

甲复述道:细、高、不,细高不,好记。

(画外音)裴友仁:好记的是咱国!咱国那字儿——测字儿?测——裴就好,人格儿地格儿都旺,血气旺财运旺——财——都没了还——街上有,还是旺。往后更得——不保掯,地——不是这前儿没有,是再整回来,对对,共产党给我整——分回来,还是旺,就旺!这裴就好,别看先生说我靠不着爹娘得靠自个儿,我自个儿不也干出来了?不干能行?你俩行?背枪就行?枪——日本子一倒你枪——日本子——他那字儿——没个好儿,瞎编!都用咱的多好,干啥编平假、片假?编假的能好?不光他国不好,谁用都没好儿。我才用多点儿就傻这小样儿?不光傻还财谷绝断了。那要是不学——那就得连上脖子断!我他娘的,学不学都断?都——都没好儿,谁都跑不了。是这,明情儿的,不用琼老师测——琼老师也——那国民党也——白扯,他不能给我地,还得共产党,可——唉——你仨就不能叨咕叨咕共产党?

乙迟疑着问裴文:细高不?好像问话。

裴文:铁锹的意思。

甲恍然道:对对铁锹。我说咋这么好记。

(画外音)裴友仁:别锹,说共产党,快说!

乙纠正甲:铁锹是西,不是细。

甲驳道:西是锹细也锹,咋好记就咋叫。

(画外音)裴友仁:锹你娘还不说?说——不行,你俩不敢——文儿也不敢,完了,你仨白扯——强子也白扯,连张报纸都不整,哪怕巴掌那么大——不是,是我咋看,正经看肯定得露,哪有傻子看报纸的?不正经看——咋看才不正经?不会不正经不露了?得了不看了,谁能打谁打,谁能抢谁抢,谁能移谁移——移不着我傻子,我啥都没有移我干啥?移老芮,他有——还有啥?老多日子没听着他信儿了,不道他还有啥。等着吧。

乙犹豫道:铁锹——好像,我记得是西客布。

甲撇了下嘴:细高不他好听,就叫细高不。(告辞裴文)得了,我俩巡街去了,走了啊。

裴文目送道:上街到家。

甲、乙应着往西拐去了。

裴文来耳语裴友仁:你不去,我明个儿就回去。要不那仨小子说不上惹出啥祸来。

裴友仁旁若无人。

裴文回了院子。

(画外音)裴友仁:他俩咋客气了?是看文儿的面儿?这样儿就多回来几趟,上老芮家溜达溜达,别可杰儿自个儿。可他不去我咋跟他说?也不道法政上街还上不上店儿了。要是还上店儿,法政就不能太难为我。可也是,老多日子没看着他爷俩了。他爷俩忙啥?还逮人?还谁没逮?捋一捋,哦——老周。死老周,哪回来了都不是好眼神儿瞅我,不说长不道短儿就盯着我。要不是我定力好,早让他看露了。还攥了好几回手脖子,肯定把脉看我真傻假傻。娘的让你摸出来我就不是一奇桑。不防移民不整农会儿来整我,一点儿正事儿都没有。唉——农会儿,指不上了,就得傻了。

裴友仁悄悄地叹了口气。

(画外音)裴友仁:傻——傻了真消停。老芮也不踅摸——他到底儿忙啥那?还有啥大事儿?还能整啥事儿?院门儿都保不住还能干啥?干日本子?那可挺好。干日本子,移民就不能来——不对,二区都移去那老多日子了,咋没往咱这移?不对,不是不移,肯定是老芮不让移。他不让移还不能打,那——就得打点,肯定了。老芮你行!这事儿漂亮,最少积下八辈子德。不对,你积德就不能熊我。你不是积德,是损,损八辈子德。娘的,你到底儿把我熊趴架子了。你八辈子不带好的。我天天叨咕你,让雷劈你,让火烧你,让水淹你,让牛顶你,让猪拱你,让马踢你,让——行了,这就够你呛了,反正你得一步一个坎儿。是,小兵是这样儿说的。不是,他好像是遇,是遇着,遇着下雨了就雷劈死,遇着火了就烧死,灶坑火算不?小兵没说啥火,那我说,老芮你看着灶坑火就得烧死——能吗?小兵那老多遇都没应验,反倒让人——哦,这起誓是扯蛋,纯扯蛋。不是吧?郗卫不就应验了吗?优子那?他没有,他老跟我藏着掖着的。这个犊子,起完誓了不照着做,不带好的。不是,他——我还得靠他反把儿,他不能没好,得好,得好生的才行。不是,不能光他好,他姐夫也得好,还有老柳,都得好生的。不是,光好不行,得打回来。不打回来,那我得傻啥前儿?我能挺得了?走那老多日子咋就不回来?非等我死了再回来?啊你俩咋寻思的?我哪对不住?少帮了?我都这样儿了还不回来?你俩咋就不长心?这俩犊子,娘的,不带好——不是,救完我再——不是,唉——好不好都得等,傻等吧,娘来——不是,是你俩回来咋对我。我写过大捷,拜人家老师,给人家苏雀儿,贴天皇像还天天拜,跟人家那老多好,你俩能——我还是国民党的爹——文儿那?我爷俩——你俩能饶儿了?完了,可毁了,咋也——不能吧?那都是日本子逼的,逼——都逼傻了还不饶儿?不能,我来往日本子是逼的,帮你俩是真心,对,是这,这就不能算我帐儿了。可你俩得快呀。

 

13、8月初上午,外景,院门,裴友仁、隗莉、五个男孩、腿哥。

裴友仁头戴草帽、拄棍北望。

隗莉坐在树下凳上,身旁放着竹蔑暖壶、一碗水、半盆水和手巾。她悠荡双腿,一面看护裴友仁,一面看南面五个男孩玩的抓小偷。

(画外音)裴友仁:死孩崽子老吵吵,再吵吵我骂——别别别骂,跟他们——听他们咋玩儿的。

五个衣鞋破烂的男孩排在横线北,吵嚷着向线南三米处的“回”字格里扔陶瓷片或者薄扁的石子。

“回”字格两个大小“口”的对角连了线,成了四个梯形。

甲嘀咕一声“判官”,把瓷片扔到了小“口”的西南斜线上,说声“斜歪了”,跑去捡回,重新扔进南面梯形里,无奈道:又大劲儿了。鼓手也行啊。

(画外音)裴友仁:鼓手儿?打鼓的?咋打?哪有鼓?

乙边低语边扔:我判官。

乙把石子扔进了北面梯形。

甲四人纷纷嘲笑乙。

:小偷儿又你的了。

:可准了,一扔一个小偷儿。

:当小偷儿上瘾了。

(画外音)裴友仁:还有小偷儿?小偷儿咋跟鼓手儿整一堆儿了?一敲鼓就偷?一偷就敲鼓?这啥玩儿法儿?

丙说:我打手。(扔进西面梯形,喊)我打手,谁也别抢。

(画外音)裴友仁:打手?肯定打小偷儿了。那鼓手儿干啥的?鼓——擂鼓助威?对对,给打手擂鼓助威,肯定了。

丁说丙:当判官多好。我救你,你当判官。

丁扔进西面梯形。

丙捡回瓷片,比试着:判官就判官。(扔进了小“口”,得意道)咋样儿?就判官。

(画外音)裴友仁:判官?你判小偷儿?判下多些打手就打多些,鼓手儿就打鼓助阵,肯定是。

戊道:那我就打手吧。

丙看戊扔进了东面梯形,就神气十足的向北一指,喊道:我不喊谁也不准跑。开始!

乙警告地喊道:谁跑谁背!

(画外音)裴友仁:背啥?谁背?

丁和戊走在乙两旁,一手握住乙的手腕,一手揪住乙的耳朵,向北走去。

甲一边捶打乙的后背,一边有节奏地喊:咚——锵——咚咚锵......

四人走过了裴友仁。

裴友仁充耳不闻,目不斜视。

(画外音)裴友仁:真猜对了。这脑袋还不老,肯定造阵子!看看谁背谁。

丙看丁和戊向两旁撤了撤身子,忙警告地喊两人:好好走!

乙偷偷地攥住了丁和戊的衣襟。

丙发现了乙的动作,警告乙:不准拽衣裳!拽就重走!

乙松了手。

(画外音)裴友仁:小判官怪严的。

隗莉喊乙:把手举前面!

乙忙喊:不举!没讲不带的!

(画外音)裴友仁:没讲是不兴。小莉你不道别瞎喊,喊你的天下太平。

丙刚喊“预备”,就发现丁和戊要跑,忙警告:快走!站下就你俩背。

四人又规矩地走起来。

(画外音)裴友仁:俩背?背谁?你?你不跟来背你干啥?那还背谁?哦——小偷儿,就剩小偷儿了。不对吧?他小偷儿咋还背他?

丙忽然大喊:跑!

甲、丁、戊慌忙往南跑。

乙猛追甲。

甲拽裴友仁胳膊一转,甩开了乙。

(画外音)裴友仁:挺住千万挺住!别拽歪了倒了。

甲、乙拽着裴友仁转起了圈。

(画外音)裴友仁:憋气儿!脚趾头抠地,挺住腰,挺住!

乙猛一停,回手抓住甲。

甲喘着哈下腰,把乙背进“回”字格。

裴友仁暗自长舒了呼吸。

(画外音)裴友仁:死孩崽子一点儿不仁义不道德。好悬拽歪了,使这么大劲儿干啥?得狠劲儿,要不抓不着,就白当小偷儿了。

腿哥出来,边投手巾边问丙:咋不上学?

丙随口道:老师走了。

腿哥:还都走了?

丙:校长也走了。

裴友仁悄悄地皱起了眉头。

(画外音)裴友仁:咋都走了?校长是镇长还是队长,咋撂下学校镇子走了,还老师都走了?

腿哥边给裴友仁擦脸边嘟囔:咋都走了?

(画外音)裴友仁:就是,我也纳闷儿。你赶紧问问。

腿哥擦完就去投手巾。

乙嚷道:该我先扔——你踩我干啥?

几人低头看去。

乙看露着脚尖的破布鞋被身旁的甲踩掉了半个鞋底,哭嚷道:你给踩掉底儿不能穿了,咋整啊?

隗莉喊着安慰乙:缝上,别哭了,腿叔缝!

腿哥哄道:脱了玩儿,一会儿就缝好。给我!

(画外音)裴友仁:给你——你——你倒问那。你傻了?娘的比我还傻!

 

14、傍晚,外景,院门,裴友仁、腿哥、手哥。

裴友仁呆望北方。

腿哥坐在凳子上,洗刷一水盆破布鞋。

(画外音)裴友仁:今个儿咋的了?

手哥出来领裴友仁:吃饭了。

腿哥一边跟着往回走,一边奇怪地自语:巡街的一天没来。

(画外音)裴友仁:可真的,是没来。怪!老师都走了,警察不巡了,这到底儿咋了?你们就不能打听打听?娘的,一堆儿料秆(gǎn)子!

裴友仁偷偷地斜了眼南面和西面,跟进院子。

 

15八月上午,外景,院门,裴友仁、手哥、蓬松、老柳、二百多官兵。

裴友仁拄着木棍,专注着北方。

手哥边自语“我取水去”,边进了院子。

(画外音)裴友仁:这些天咋的了?咋......

裴友仁神色一惊,凝望起东北的道路。

路上,两列苏军行进过来。

裴友仁的身子颤起来,双手用力扶住了木棍,注目军队。

队伍前的两个军官奔来,边跑边向裴友仁挥手。

队伍里二十多官兵跟着跑来。

裴友仁的脸抽搐得更急促了,双眼眨得更快了,双腿和棍子抖个不停,眼见

站不住了。

两个军官跑近了,都惊喜一齐向裴友仁敬礼。

裴友仁惊呆了。

两个军官抓住他的手,摇着喊:

:我是松子!

:我老柳!我们回来了!

裴友仁猛地一推两人。

老柳和蓬松一退一愣。

裴友仁抡棍砸去,哭喊:咋才回?

裴友仁双目一闭,向后仰去。

全剧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