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剧本名:七十集电视连续剧 小城闲记 61-62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陇上郭馨允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年会剧本
 

 

 

第61集  诉孤苦一声一哽咽   说委屈一字一低徊

 

1,路上,下午

周六下午,龙大山和云婕一块乘车,去泾河地区。天空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

 

2,教育学院,下午6点

车到教育学院,云婕下了车。龙大山跟着下了车。

龙大山:晚上干啥?

云婕:想去地委,看我姑父。

龙大山:哦,那我走了。

 

3,房间,夜

云婕没去看地委的那位姑父,一个人待在房间。孤苦伶仃,百无聊赖。盼着龙大山来看望她。她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给龙大山创造一个幽会的机会。

 

4,家,夜

龙大山在家里魂不守舍。

葛厉立:一周回来一次,不定定坐一会,有啥心思。

龙大山:想去看一个熟人。

葛厉立:天下雪,路不好走。

龙大山:嗯。

 

5,房间,夜

云婕看墙上的钟表,已经晚上8点了。

云婕(心语):大山现在应该吃过饭了。8点半肯定会来的。

云婕拿起一本书,翻了一会。看时间,8点半了。

 

6,院里,夜

云婕打开门,来到院里,什么动静都没有。走到学校大门,外面一片漆黑,只有门房里灯亮着。

 

7,房间,夜

   云婕回到房间,看墙上表,时针指着9点。她勃然大怒,扒在桌子上大发雷霆。

(画外音,云婕缠绵细腻的声音):

负心的家伙:

真后悔来泾河地区,在周末的今天,特别是坐你的车。我好悔!从你接给我吃剩的残物,从你若无其事地将我抛在车下,从你毅然决然地扬长而去,我的心受到莫大的伤害。。。。。。

透过泪眼,昔日一幕幕情景浮于眼际,我不敢去想,只有任凭这苦涩的泪水挂满腮边,流进嘴里,淌进心里,它真苦!比黄连还难以下咽。说什么呢?从何说起?从那最初相识时你温柔的絮语,今天分别时你冷漠的无情?还有那刻骨铭心的思恋?夏之火热,秋之硕果,冬的结局。。。。。。

我真惨!落到如此可怜可悲的下场!想别人,久别重逢,家人团聚,共叙别离之情,同享天伦之乐,娇妻爱女,萦绕身旁,美味佳肴,共进晚餐,举家和陆,其乐融融。可我,时针已指向9点,却怎么也收不住滚滚的两行清泪,只有面对这洁白的纸张,用一只瘦得可怜的残笔倾吐我无限的悲伤!

今晚特别难过伤情,一切的一切那样虚无缥缈,又那般真真切切,真的?假的?我难道错了吗?错了?没错?谁之过?谁告诉我?

无言的呐喊,震得我内心绞痛,浑身打颤,我失控了,我颤抖了,我又一次地哭了!

我食之不得下咽,我强忍悲痛却止不住凄然落下的泪珠。

我好傻,我为何不懂的逢场作戏?我为什么不知道粉墨登场?我为何至今才明白爱的真谛?真情被虚伪代替!真诚被戏弄蒙蔽!撩开温情脉脉的面纱,庐山真面目竟如此狰狞冷酷?难道世间的真情仅仅是为了男欢女乐?难道偷食人间禁果仅仅是为了本能的满足?说什么高尚、纯洁、博大、无私。。。。。。一切的谎言被编织的那样美妙动听?所有的行径被掩盖得如此天衣无缝。

哦,上帝!宽恕我吧!

遥望窗外,冷风夹杂着雪花飘飘而来,噢!我顿时感悟到,天气如此冷,冷得我全身打颤,虽置身于温室之中,却感到心凉到了零度以下,心在流血,流出的热血已被冻结了,凝固了!

我多么希望这清醒无比的大脑此刻能失去记忆,失去对如烟往事的清晰记忆,让我心灵上留一片空白,脑子静静地,静静地忘却一切,什么也不用去想,不用去考虑。。。。。。但今晚我失控了,任凭怎样克制,思维的空间却充满了已逝的往事且历历都那般触目惊心!

我为什么不变成没有思维、没有记忆的傻子?那样多好!静静地入睡,美美地进入甜蜜的梦乡。。。。。。但无论如何我做不到。

想小小泾龙,竟是那样的一片乐土,产生了多么神奇美妙的幻景!可今晚身置灯火阑珊的所谓地级市,伏案提笔,感慨万千,难以入寐。。。。。。

夜,该诅咒的夜,万恶之源。。。。。。在你的遮掩下多少人繁衍着人类本能的罪恶,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芙蓉帐暖度春宵”、“洞房花烛夜”。。。。。。怕,我不敢想象太可怕了!我真担心自己的大脑会经不住这残酷的现实,“一夜白了少年头”!

可怜的人儿,你自命清高,孤芳自赏,本意“质本洁来还洁去”,可最终也未能逃脱厄运而陷入罪恶之泥潭,在一闪即逝的人生长河中,你青春的生命还未辉煌灿烂过,就背负如此沉重的包袱,扮演了如此可悲的角色!你得到了什么?你失去了什么?——金钱、地位、名利——粪土不如的东西,都皆为身外之物,可你曾天真地寻求那属于你的一叶臂弯,那曾经搂过无数次的臂膀,此刻却在拥着另一个女人。。。。。。那口口声声信誓旦旦的咒语,都是动听的谎言,是一个情场老手编织的一个纯情、美丽、动人的爱的神话,爱的故事。而可怜的你,仅仅充当了自嘲、自怜、不负道德、让人唾弃的“第三者”!一个初谙世故的姑娘和风月场上老手的交锋,最终的结局可想而知。

太残酷了!我已无力面对这震慑我心扉的铁的事实。

我好累,却毫无睡意——多么想做个长梦,永远不醒的长梦,静静地带着对美好往事依恋和追忆,带着永恒幸福的微笑,永远地离开这个残酷的世界,去追寻我梦中美丽神奇的天堂。可天堂在哪里?梦中的世外桃源哪里去寻?幻想中的蓬莱仙阁何处去觅?那温馨的巢穴,那爱的小屋,那心目中宁静温柔的人生港湾,那让我驻足歇息的人生驿站。。。。。。在哪里?在哪里? 。。。。。。

腥风凄雨,悲哀人生,何日是个尽头?漫漫黑夜,无休无止,那一刻天能大亮?

曾几何时,我沉溺于“温柔”之乡,难以自持,我陶醉在融融气息之中无法自拔。。。。。。虽知道这残酷的现实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可柔情似水的我总抱着奢望和幻想,坚信他的誓言都是真的,和我一样,都是刻骨铭心的,难以忘怀的,可现在?我被孤零零地抛在这儿,倍受冷落和凄凉,经历了难以表白的炼狱之煎熬,漫漫长夜,有谁与共?以泪洗面,好不凄惨!虽置于茫茫人海之中,却如同身处孤岛。。。。。。

我不敢低头去环顾这间小小的屋子,这片小小的地。。。。。。

                                  一个痛苦失眠人自嘲

 

8,泾河地区,周日下午

龙大山坐车到教育学院接云婕,云婕不在。

龙大山(敲门):嗯,没动静,人不在?噢,夹了个纸条!(展开念)你先回吧!

龙大山(对司机):云婕不在,让我先回,咱们走吧!

 

9,路上,下午

山野铺满雪。车在路上奔驰。龙大山沉默无语。

 

10,办公室,晚

龙大山扒在桌子上写信。

(龙大山沉稳厚重的声音)

亲爱的小宝贝:通知今天下午要开财政决算会,5点前必须回泾龙。现在已是晚上8点,会议早早结束了。周围房间不断传出电话铃声,不知你此刻回来了吗?你的信息我一点都不知道,只能盼你的电话。

下午到教育学院接你已是3点半了。不见你的面,我心里就叽咕,再看门上夹得留言,果然是不能一同回去了。像丢失了什么一样,心里空空的,特别难受。看着那两行熟悉亲切的字体,本来撕了的条子又不忍心扔掉,装在大衣口袋里,怅怅离去。一路上,我一改来泾河地区的神态,一句话也没说,失魂落魄地回到泾龙,赶上了下午5点的会议。

 

11,办公室,上午

国正礼夹着公文包,正要出门,沈原梅来了。

国正礼:我们正研究处理你的事,你再不要来了。

沈原梅:旧事没处理,新事又出来了。昨天村党支书一直把我打得赶了五趟子,把我吓得没地方跑了,我跑进一家子,女人说,你不敢进来不敢进来,看人家打我。我又跑进另一家,家里人也出去走了。

国正礼:党支书这么厉害,敢打你这个70岁的老人?

沈原梅:我今不敢回去了,回去就把我弄死了!

国正礼:你是不是骂党支书了?

沈原梅:我说日他妈呢,他打我呢我不能骂?

国正礼:你这回去,我给公安上说一下,不怕的。

沈原梅:刚才我来政府,党支书堵在路上要打,说我天天到政府告他们。

国正礼(装作打电话):我给公安上说了,你去找他们。

 

12,公安局,日

乔局长正在开会。

沈原梅(走进去):乔局长,人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了,国市长叫我来找你你们到底管不管吗?你看把我牙都打掉了,额头上的这伤疤(沈原梅用手指着)。

乔局长:人家打你牙,可能就是嫌你说得太多了。

沈原梅:说得太多了?他不做我能说吗!

乔局长:我们正在开会,你这回去,给你立案查。

沈原梅:不办手续能行吗?

乔局长:你没手续可以,有你额头上的伤疤就行了。

几个干警把沈原梅拉到门外。

 

13,市委,日

沈原梅又跑到市委,碰见宣传部玄部长。

沈原梅:我开始打官司,县委就有你,人把我牙都打掉了,你把我这事管一下。

玄部长:叹了一口气。

沈原梅:你哎啥呢?

玄部长:我官小的,管不了你的事。

沈原梅:你官小,开会和市长书记坐在一起。

玄部长:我没管你这事。如果我管,我要给你安一口金牙。

 

14,办公室,日

第二天,国正礼和调研员说话。沈原梅用手捂着嘴,从门里进来。

      沈原梅:国市长,我恨不得把你叫爸叫爷呢,人把我牙打跌了,吃起吃不成,喝起喝不成,含水也噙不住,你看,下嘴唇长了一截子。

国正礼:办公室给我说了,我叫派出所处理,乡上的派出所,专门管这些事。

沈原梅:连个衣裳都没有,昨天后晌洗的衣服,今早还没干,就拉的穿上了。

调研员:哎吆,恓惶的,给你应该要一身毛料子。

国正礼(拿起电话):民政局嘛,最近外面拉来一些解困的衣服,你们给沈原梅给几件,还有铺的盖得,给上一套。(转对沈原梅)这快去,给你挑几件,回去等公安上处理。

沈原梅起来走了。

 

15,派出所,下午

沈原梅去找派出所,没有人。

 

16,乡上,下午

沈原梅又去乡上,给乡长说了。

乡长(听后):人老了,还要牙干啥?等打完再处理。

 

17,路上,下午

沈原梅从乡上出来。

路人:这么冷,你跑啥呢?

沈原梅:冻得受不了。

路人:冻的,不待在家里,还到外面跑呢?

 

18,太阳坡,下午

沈原梅知道家里太冻,站在太阳坡听几个人说话。

(淡入。画外音)

甲:我们村上最近发生了一件可笑的事。

乙:啥可笑事?

甲:某人做生意赔了钱,不想活了,找来老鼠药吃了,没毒死;又寻了一根绳子上吊,绳断了。这人想,看来我的命不该死,说不定还会发财呢,就买了一瓶酒,痛痛快快喝了,准备振作精神再干。

乙:后来怎么样?

甲:没想到酒是假的,中毒死了!

 

 

第62集  有官部门在哪里   曹民地区访大官

 

1,办公室,日

农民曹民找关平仁,反映他家承包果园纠纷,来到办公室门外,听见里面有人说话,不敢敲门。

 

2,办公室内,日

关平仁正接待地区来的几位客人,在里面说笑。

   先可:有个赵认真,是近视眼,出门住在酒店。早晨起来洗了脸,没戴眼镜去上厕所。走错门,看见里面一个女的,退出回到房间,越想越觉不对劲,怎么能干这么丢人的事?必须说清楚,要不,人家认为我人品有问题。于是这个男人戴上眼镜,正儿八经地去赔情道歉。他推开女人的厕所门,说,对不起,刚才没戴眼镜,不是故意的。女人骂道,没见过这么个神经病。

几个人大笑。

关平仁:有个吴知觉,晚上天下雨,滴房沿水。吴知觉出去小便,一直听得没尿完。回到房间睡在床上,感觉腿上有点痒,抠了半天不起作用。旁边睡的人骂道:你这人不好好睡觉,搔我腿干啥?

几个人又大笑。

 

3,办公室外,日

曹民原以为里面忙,不敢打扰,又听见传出笑声,才知闲聊,就大胆敲门进去。

 

4,办公室内,日

关平仁:啥事?

曹民:我按政策承包的果园,现在被人强占了,请市长给我做主。

关平仁:农村,果园纠纷?不能随便找我嘛。

曹民:应该找哪里?

关平仁:找有关部门解决。

曹民:有官部门?

关平仁:就是,找有关部门。

 

5,政府大院,日

曹民在政府大院走来走去,见人就问。

曹民:有官部门在哪里?

被问人甲(摇头):不知道。

曹民:有官部门在哪里?

被问人乙(摇头):你说啥,不明白。

 

6,门房,日

曹民(问门房):哪个部门有官呢?

门房:那一个部门都有官,你要办啥事?

曹民:我承包几年的果园被人强占。

门房人甲:这事你要找农委。

门房人乙:找农业局合适。

门房人丙:应该找市委农业部。

门房人丁:市委有个政策研究室,是专门研究这问题的。

门房:我看你哪里都不要跑,你就直接找信访室,该哪里处理,就给你转到那个部门了。

 

7,信访室,日

曹民坐在信访室。接待的人看完材料,回答的很简单。

信访室:这不行,乡上没有处理意见,市上不好处理。

曹民:乡村领导都在插手,处理不了,我才找市上的。

信访室:上访是有程序的,由下到上,一级一级来。下级处理了你不服,才能到上一级上访。

曹民无奈,只好转身回去。

 

8,(画外音)

因关平仁讲话有个习惯,喜欢讲“有关”两个字。一次会上,他一连讲了三个“有关”:各有关部门,一定要研究“有关”政策,解决好“有关”问题。一些人背地里把关平仁叫“有关领导”。张全相讲话经常用“一定”:“一定”要如何,“一定”要干什么,群众给起的外号叫“张一定”。有人开玩笑说,人家是一把手,事情当然由人家一个人定。石利生讲话肯用“必须”两个字,“必须”如何如何,人们给起了个“石必须”。

 

9,地区,柳副书记办公室,日

(画外音)

自从关平仁让曹民找有关部门后,他上下找了几次,都没作用,心里想,地委书记的官最大,要找就找最大的官。他找人重新写了一份上访材料,到泾河地区,去找任书记。不巧,任书记到省上开会,又打问到管信访和政法的柳副书记,就去找。柳副书记接了老汉的材料。并仔细阅读。只见上访材料开头写着这样的话:

(曹民朴实沉重的声音)

现在社会还有公道吗?法律、政策被人践踏,奉公守法的农民被乡长殴打致残,各级该管的衙门和官员个个如泥胎木鸡,一推了之,平民告状无门,对天长叹!

柳副书记看了整个果园承包过程,后面的话写得更尖锐:

这位党支书的其它行为,只要你们那一级共产党的真干部查管,那是很清楚的。如村果园几年收入五、六万元,被他私吞。今年,全村在如此困难的年成下,又强行摊每人80元钱盖学校,而党支书等人从中大肆贪污。听说还计划,小麦收下来后,每人再加提成30斤小麦。他们整天就知道贪污、强占,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小百姓们不敢有丝毫不满。打人的事在这儿的干部中间很平常。老百姓那会想到,他们从内心拥护的共产党的最基层的干部,老百姓的顶头上司,每年吃的拿的(指公开应得的)血汗,他们供养的官,能发展到欺压、殴打自己。他们按自己最朴素、最通俗的道理想,自己家喂养的狗,是不会咬自己人的。可今天变成了自己喂养的狗咬自己的人,千古俗礼怎么会变了呢!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对天长叹,只此而已。

乡镇村组干部,就是百姓头顶一层天,他要你死你就活不成。去年在电视上就看到,某省一村的几个干部,打死多次上访反映他们问题的人。只好向省、地领导,报纸和人大、政法如实提供这些问题。我是相信共产党人的,因为我相信共产党既能解放全中国,能够把中国建设好,就能清除自己队伍里的坏人!我相信共产党不愿叫他们胡作非为,官逼民变,也不想叫队伍中的坏人败坏自己的好民声。何况“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当大官的人哪一个不懂得自己之所以能每天脚不沾土,高楼大夏,妻荣子贵,食必精细,声色不差,安享荣华,还不是有下层那么多的能够忍辱负重,不畏劳苦,耕作不息的劳苦大众,供给自己能无尽享受的物质不绝。假若对百姓视若草芥,任意欺凌,百姓们的忍受也是有限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千古名言,绝非危言耸听。每看宣传工具上你们的讲话、报告,讲得好极了,什么减轻农民负担啦,加强党的基层班子建设啦,什么关心农民疾苦啦,什么反腐败树廉政之风啦,什么严格执法、加强法制、保护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啦,等等,无一不是好话,正确的话。光这样讲这样说,能解决实质问题吗?支持这样的坏人当直接欺压平民的官,他们干坏事那么多,当官的听而不闻,不查不纠,不严办不是袒护支持又是什么呢!

。。。。。。

柳副书记看完上访材料,拍案大怒。立即叫来信访室信主任。

柳副书记:你带上两个人,今天下午就出发,到泾龙市木寨乡西头村去,详细了解曹民反映的事,后天回来向我汇报。

 

10,乡村,日

且说地委信访室一行三人,下午赶到木寨乡西头村,连夜就开始调查。先和基层群众座谈。

 

11,乡上,上午

第二天,又和乡村两级干部座谈。

      

12,法厅,下午

地区信访室三人走访法庭。

 

13,派出所,下午

地区信访室三人和派出所座谈。

 

14,地委,日

地委信访室一行把情况摸清后,回地委向柳副书记汇报。

柳副书记:怎么样?曹民反映的问题,你们调查清楚了吗?

信主任:我们按你的指示,下去通过和基层群众、乡村干部座谈,又到公安、法院等单位了解情况,事情的来龙去脉基本搞清。这件事要从11年前说起。

(淡入)

村主任(对曹民和曹界):你们父子两个听清楚,经党支部和村行政会议研究,同意曹界管理看护村果园,具体内容如下:期限10年,果园内土地由你们耕种,收获归自己,照例纳粮完税。果园收入按三七分成,个人百分之三十,村上百分之七十。十年满了,如果你们不愿意继续管理看护,可终止合同,另行承包。怎么样?同意这个内容,就请签字画押。

曹界(思考):可以,我没意见。

老支书:曹民,你的意见?

曹民:我老了,这个事情主要是儿子曹界要拿主意。果园前5年收益肯定不好,5年满就开始挂果有收入了。儿子同意,我没意见。

村主任:曹界想好了吗?

曹界,想好了,我签字盖章。

老支书:好,合同生效!

(淡出)

 

15,(淡入)

第1年。果园荒草杂生,曹民清理杂草,曹界修剪野长的苹果树苗。

 

16,(淡入)

第5年。零星的果树挂果。

曹界(看着果树):结这几个果子,还不够个功夫钱。

曹民:三年后,按现在的市场价,估计每年收入三五万没问题。

 

17,(淡入)

第8年秋天,苹果园里每棵树都挂满苹果。

墙外,几个人议论。

村民甲:曹老汉承包的果园,收益一年比一年好了。

村民乙:曹界这年轻人有眼光。

尹实:村里是按当时的情况给他承包的,现在果园不是当初的情况了,应该重新承包签合同。

村民甲:这怕不行,人家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

 

18,(淡入)

尹实找党支书。

尹实:舅舅,你大小还是个掌权的,村果园现在收入那么好,我想承包,你收回来,让我承包。我有了,你也就有了。

新支书:那不行,曹界签合同是10年,要往回收,只能等10年合同满了。

尹实:那就说好,合同一到期,我就往进搬。

新支书:到时得开个会,把手续要办了。

 

19,(淡入)

第10年秋天。曹界准备给果树施肥。忽见尹实拉着车子,把铺盖和一些劳动工具搬进果园。

曹界:你?

尹实:你的合同期限满了,村里研究让我承包。

曹界:我怎么不知道?

尹实:今天刚定的。

 

20,(淡入)

曹界和父亲曹民找村党支书理论。

曹界:你们这当领导的怎么不讲道理?合同明明规定,10年期满,继续承包不承包,由我决定,我没有说不承包的话,你们怎么叫尹实搬进果园?

新支书:你签合同是前任的事,前任之事不管。

曹界:不让我承包也可以,请把这10年的报酬给我付清。

曹民:怎么说是前任的事,村主任还在这里坐。前任后任是不是一个组织?

村主任坐在一边不说话。

 

21,(淡入)

路上,几个人议论。

甲:哎,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乙:现在果园有收益了,院内土地为啥白种,还不承担各项税赋。

 

22,(淡入)

曹界和尹实在果园打起来,互相对骂。

曹民把尹实的车子从果园推出去,尹实又推进去。两个撕打在一起。

人们围观着、议论着。

 

23,(淡入)

果园,日

新支书齐民赶到。

齐民:不要打,打什么?曹界的合同已到期,果园以后由尹实承包。

曹界:我不承包可以,把我10年的报酬兑现了。

齐民:报酬是前任定的,以后再说。现在村委会的决定你不服,咱们法庭见。

 

24,(淡入)

法庭,日

庭长(对曹界和尹实宣判):经法庭审理,曹界和尹实果园纠纷一案,有曹界公证过的合同为据,事实清楚,为此裁定:平均每年按1500元报酬计算,村委会共付给曹界15000元报酬,原合同终止,由尹实按新规定承包。

 

25,(淡入)

法庭,夜

新党支书齐民拿着一条烟,走进庭长办公室。

齐支书:庭长好!

庭长:嗯,坐。

齐民:法庭的裁定,应该维护新村委会的权威,你们那个裁定,我们以后说话,谁还听。

庭长:好你个齐支书,你也是共产党员,法律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没有法律,谁当权听谁的,老百姓就没法活了。烟你拿回去,我们不能收。

 

26,(淡入)村部,日

新党支书齐民和包村的付乡长吴法说话。

齐民:法庭没活动通,这事我看还要你吴乡长出面解决。

付乡长吴法:没问题,我包的是你们村,我就要说了算。你安排,今晚我带上几个乡上干部,到村上包饭点吃饭,到时你把曹界传来。

 

27,(淡入)包饭点,晚

党支书齐民吴付乡长等几个人吃饭喝酒。

吴乡长:曹界来了吗?

曹界(从门里进来):来了。

吴法(站起来,把门关上,拿起一块转头照曹界头上打):不信你这个生牛皮,支书管不了你,我这个乡长能管你吗?

党支书(操起一根棍也打):你这个刁民,村上乡上把你管不了,你成了野人!

吴乡长和齐支书轮番砸打。

曹界(跪在地上求饶):哎吆,我的妈呀,你们不要打了,我不承包了,今晚就搬走。

外面围观的群众中,有个小伙子名叫章益,此人平时爱抱打不平,为人有肝胆,几次想说话,见当时乡村干部多,愤愤不平地走了。

 

28,(淡入)村庄,晚

曹民赶着羊回来。

村民:快到包饭点去看,曹界被叫去打了。

 

29,(淡入)包饭点,晚

曹民赶到包饭点,看见曹界躺在地上,双手抱着肚子,杀猪一样叫。他找了一辆架子车,将儿子拉回家。

 

30,(淡入)第二天上午,医院

因伤势严重,第二天上午曹民又将曹界拉到驿站镇卫生院治疗。

 

31,(淡入)果园,日

    曹家父子走后,尹实把曹界的东西堆在一边,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搬进去了。

 

32,(淡入)村庄,日

党支书齐民在村庄碰见章益。

章益:你们光天化日之下连打带枪,有些像土匪弄手。

齐民(手指着骂):你这快日你妈去,你小心学曹界。

章益:日你先人他妈去,我不是曹界,小心我那一天放了你的血。

齐民:我今天和你不较量,有本事你等着。(骑自行车走了)

 

33,(淡入)村庄,日

不一会,两个干警骑着摩托车,手拿铐子和电警棍,从庄里进来。

干警:章益在哪里?

村民:不知道,这几天都没见。

 

34,地委,日

信主任:整个事情来龙去脉就是这样的。

柳副书记:像吴法这样的人,怎么能提起来当副乡长?

信主任:我了解来,这个人原来是泾龙市局一个干事,吃喝嫖赌啥坏事都干,有心不要,调不出去,还要得罪人,没办法,只好向党委推荐,用提拔重用的办法,从单位推出去。

柳副书记:简直胡来,不管如何,总不能让坏人当官。

信主任:我说了,你领导不要批评我。我们的官场,本来就是鱼龙混杂,凭人情关系用人的。

柳副书记:你这个看法不对。

信主任:中国大陆的官场,省地市县,那一级是独立行政的?不过就是开会传达文件,念稿子,有什么独立自由和创造?这样的官最好当。台湾美国就不一样,每一个州,每一个县市,都是独立发展的,可以互相比较和竞争,这样才能发挥无穷无尽的地方积极性,所以发展也快。我们从上到下,捆得死死的,一点活力都没有。

柳付书记:不要扯那么远,你就说这件事咋办?

信主任:听领导指示。

柳副书记(拿起电话):喂,泾龙张书记嘛?(盲音)

柳副书记(又拨通石利生电话):石利生书记嘛,我给张全相书记电话没打通。

石利生:噢,他不在。

柳副书记:曹民上访这件事,反映的问题特别严重,说明乡村黑恶势力已经泛滥成灾,必须严厉惩处。对乡村干部该撤职的要撤职,该查办的要查办,对基层政法队伍也要整顿。

 

34,泾龙市委,办公室

石利生(打电话):信访室嘛,来一下。

信访室人从门里进来。

石利生:曹民上访的事你们知道吗?

信访室:知道呢,我们已经处理了,叫他回去把乡村处理意见拿上来。

石利生:地委柳书记刚才打来电话,要我们严肃处理有关人员。你们专门人员,赶紧下去把情况搞清楚。

 

35,村庄,日

曹民(对曹界):给你住院看病花了一抹子,市上又要来调查,一直调查呢,不要烟酒(研究)吧?

曹界叹气。

说明:本剧本只上传一小部份,后面省略了很多内容,剧本长度大概十来分钟,是一个超级搞笑加感人并起到宣传教育的正能量剧本,适合各种活动演出。此剧本是收费的,如您有需要请联系,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企业微信号:13979226936 微信公众号:剧本原创, 另外可根据您的要求专业为您量身定写各种剧本,如: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话剧、二人转、双簧、戏曲剧本等。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签约作家小品剧本《海防民兵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剧本《改
中国民兵小品剧本《海防民兵
彩礼物价搞笑小品《不要彩礼
有关母亲小品《海防民兵》
农村结婚彩礼小品剧本《不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剧本《改革
相声剧本《海关人》
公司周年庆典年会活动小品《完
经济低迷企业转型升级小品《改
公司员工小品剧本《你创业我投
民兵音乐剧剧本《海防民兵》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党员廉洁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禁毒宣传小品剧本(后悔的眼泪)
政府管委会和公司市场营销人员
军队情景剧剧本《最美机务兵》
建筑公司三句半剧本《部门创辉
电力企业反腐小品剧本《将反腐
安全生产情景剧本《安全不能马
医院开展“学党史跟党走”实践
婚姻登记搞笑小品剧本《520结婚
纪检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戏曲音乐剧本《村长的心病》
红色历史情景剧剧本《红色黔东
情感音乐剧剧本《庭前调解》
七一建党节小品剧本《最美党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历史小品剧本
古装搞笑小品剧本《天南地北来
小学生红色教育题材小品《小小
感人故事小品剧《我爱你中国》
小学生表演红色历史题材小品《
乡村振兴小品剧本《村里那些事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宣传小品《老
电信诈骗和网贷小品《心急的陷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都市电视剧本 > 七十集电视连续剧 小城闲记 61-62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都市电视剧本   会员:3480624027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3/11/15 10:31:29     最新修改:2023/11/15 13:58:2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七十集电视连续剧 小城闲记 61-62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陇上郭馨允
中国原创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61集  诉孤苦一声一哽咽   说委屈一字一低徊

 

1,路上,下午

周六下午,龙大山和云婕一块乘车,去泾河地区。天空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

 

2,教育学院,下午6点

车到教育学院,云婕下了车。龙大山跟着下了车。

龙大山:晚上干啥?

云婕:想去地委,看我姑父。

龙大山:哦,那我走了。

 

3,房间,夜

云婕没去看地委的那位姑父,一个人待在房间。孤苦伶仃,百无聊赖。盼着龙大山来看望她。她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给龙大山创造一个幽会的机会。

 

4,家,夜

龙大山在家里魂不守舍。

葛厉立:一周回来一次,不定定坐一会,有啥心思。

龙大山:想去看一个熟人。

葛厉立:天下雪,路不好走。

龙大山:嗯。

 

5,房间,夜

云婕看墙上的钟表,已经晚上8点了。

云婕(心语):大山现在应该吃过饭了。8点半肯定会来的。

云婕拿起一本书,翻了一会。看时间,8点半了。

 

6,院里,夜

云婕打开门,来到院里,什么动静都没有。走到学校大门,外面一片漆黑,只有门房里灯亮着。

 

7,房间,夜

   云婕回到房间,看墙上表,时针指着9点。她勃然大怒,扒在桌子上大发雷霆。

(画外音,云婕缠绵细腻的声音):

负心的家伙:

真后悔来泾河地区,在周末的今天,特别是坐你的车。我好悔!从你接给我吃剩的残物,从你若无其事地将我抛在车下,从你毅然决然地扬长而去,我的心受到莫大的伤害。。。。。。

透过泪眼,昔日一幕幕情景浮于眼际,我不敢去想,只有任凭这苦涩的泪水挂满腮边,流进嘴里,淌进心里,它真苦!比黄连还难以下咽。说什么呢?从何说起?从那最初相识时你温柔的絮语,今天分别时你冷漠的无情?还有那刻骨铭心的思恋?夏之火热,秋之硕果,冬的结局。。。。。。

我真惨!落到如此可怜可悲的下场!想别人,久别重逢,家人团聚,共叙别离之情,同享天伦之乐,娇妻爱女,萦绕身旁,美味佳肴,共进晚餐,举家和陆,其乐融融。可我,时针已指向9点,却怎么也收不住滚滚的两行清泪,只有面对这洁白的纸张,用一只瘦得可怜的残笔倾吐我无限的悲伤!

今晚特别难过伤情,一切的一切那样虚无缥缈,又那般真真切切,真的?假的?我难道错了吗?错了?没错?谁之过?谁告诉我?

无言的呐喊,震得我内心绞痛,浑身打颤,我失控了,我颤抖了,我又一次地哭了!

我食之不得下咽,我强忍悲痛却止不住凄然落下的泪珠。

我好傻,我为何不懂的逢场作戏?我为什么不知道粉墨登场?我为何至今才明白爱的真谛?真情被虚伪代替!真诚被戏弄蒙蔽!撩开温情脉脉的面纱,庐山真面目竟如此狰狞冷酷?难道世间的真情仅仅是为了男欢女乐?难道偷食人间禁果仅仅是为了本能的满足?说什么高尚、纯洁、博大、无私。。。。。。一切的谎言被编织的那样美妙动听?所有的行径被掩盖得如此天衣无缝。

哦,上帝!宽恕我吧!

遥望窗外,冷风夹杂着雪花飘飘而来,噢!我顿时感悟到,天气如此冷,冷得我全身打颤,虽置身于温室之中,却感到心凉到了零度以下,心在流血,流出的热血已被冻结了,凝固了!

我多么希望这清醒无比的大脑此刻能失去记忆,失去对如烟往事的清晰记忆,让我心灵上留一片空白,脑子静静地,静静地忘却一切,什么也不用去想,不用去考虑。。。。。。但今晚我失控了,任凭怎样克制,思维的空间却充满了已逝的往事且历历都那般触目惊心!

我为什么不变成没有思维、没有记忆的傻子?那样多好!静静地入睡,美美地进入甜蜜的梦乡。。。。。。但无论如何我做不到。

想小小泾龙,竟是那样的一片乐土,产生了多么神奇美妙的幻景!可今晚身置灯火阑珊的所谓地级市,伏案提笔,感慨万千,难以入寐。。。。。。

夜,该诅咒的夜,万恶之源。。。。。。在你的遮掩下多少人繁衍着人类本能的罪恶,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芙蓉帐暖度春宵”、“洞房花烛夜”。。。。。。怕,我不敢想象太可怕了!我真担心自己的大脑会经不住这残酷的现实,“一夜白了少年头”!

可怜的人儿,你自命清高,孤芳自赏,本意“质本洁来还洁去”,可最终也未能逃脱厄运而陷入罪恶之泥潭,在一闪即逝的人生长河中,你青春的生命还未辉煌灿烂过,就背负如此沉重的包袱,扮演了如此可悲的角色!你得到了什么?你失去了什么?——金钱、地位、名利——粪土不如的东西,都皆为身外之物,可你曾天真地寻求那属于你的一叶臂弯,那曾经搂过无数次的臂膀,此刻却在拥着另一个女人。。。。。。那口口声声信誓旦旦的咒语,都是动听的谎言,是一个情场老手编织的一个纯情、美丽、动人的爱的神话,爱的故事。而可怜的你,仅仅充当了自嘲、自怜、不负道德、让人唾弃的“第三者”!一个初谙世故的姑娘和风月场上老手的交锋,最终的结局可想而知。

太残酷了!我已无力面对这震慑我心扉的铁的事实。

我好累,却毫无睡意——多么想做个长梦,永远不醒的长梦,静静地带着对美好往事依恋和追忆,带着永恒幸福的微笑,永远地离开这个残酷的世界,去追寻我梦中美丽神奇的天堂。可天堂在哪里?梦中的世外桃源哪里去寻?幻想中的蓬莱仙阁何处去觅?那温馨的巢穴,那爱的小屋,那心目中宁静温柔的人生港湾,那让我驻足歇息的人生驿站。。。。。。在哪里?在哪里? 。。。。。。

腥风凄雨,悲哀人生,何日是个尽头?漫漫黑夜,无休无止,那一刻天能大亮?

曾几何时,我沉溺于“温柔”之乡,难以自持,我陶醉在融融气息之中无法自拔。。。。。。虽知道这残酷的现实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可柔情似水的我总抱着奢望和幻想,坚信他的誓言都是真的,和我一样,都是刻骨铭心的,难以忘怀的,可现在?我被孤零零地抛在这儿,倍受冷落和凄凉,经历了难以表白的炼狱之煎熬,漫漫长夜,有谁与共?以泪洗面,好不凄惨!虽置于茫茫人海之中,却如同身处孤岛。。。。。。

我不敢低头去环顾这间小小的屋子,这片小小的地。。。。。。

                                  一个痛苦失眠人自嘲

 

8,泾河地区,周日下午

龙大山坐车到教育学院接云婕,云婕不在。

龙大山(敲门):嗯,没动静,人不在?噢,夹了个纸条!(展开念)你先回吧!

龙大山(对司机):云婕不在,让我先回,咱们走吧!

 

9,路上,下午

山野铺满雪。车在路上奔驰。龙大山沉默无语。

 

10,办公室,晚

龙大山扒在桌子上写信。

(龙大山沉稳厚重的声音)

亲爱的小宝贝:通知今天下午要开财政决算会,5点前必须回泾龙。现在已是晚上8点,会议早早结束了。周围房间不断传出电话铃声,不知你此刻回来了吗?你的信息我一点都不知道,只能盼你的电话。

下午到教育学院接你已是3点半了。不见你的面,我心里就叽咕,再看门上夹得留言,果然是不能一同回去了。像丢失了什么一样,心里空空的,特别难受。看着那两行熟悉亲切的字体,本来撕了的条子又不忍心扔掉,装在大衣口袋里,怅怅离去。一路上,我一改来泾河地区的神态,一句话也没说,失魂落魄地回到泾龙,赶上了下午5点的会议。

 

11,办公室,上午

国正礼夹着公文包,正要出门,沈原梅来了。

国正礼:我们正研究处理你的事,你再不要来了。

沈原梅:旧事没处理,新事又出来了。昨天村党支书一直把我打得赶了五趟子,把我吓得没地方跑了,我跑进一家子,女人说,你不敢进来不敢进来,看人家打我。我又跑进另一家,家里人也出去走了。

国正礼:党支书这么厉害,敢打你这个70岁的老人?

沈原梅:我今不敢回去了,回去就把我弄死了!

国正礼:你是不是骂党支书了?

沈原梅:我说日他妈呢,他打我呢我不能骂?

国正礼:你这回去,我给公安上说一下,不怕的。

沈原梅:刚才我来政府,党支书堵在路上要打,说我天天到政府告他们。

国正礼(装作打电话):我给公安上说了,你去找他们。

 

12,公安局,日

乔局长正在开会。

沈原梅(走进去):乔局长,人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了,国市长叫我来找你你们到底管不管吗?你看把我牙都打掉了,额头上的这伤疤(沈原梅用手指着)。

乔局长:人家打你牙,可能就是嫌你说得太多了。

沈原梅:说得太多了?他不做我能说吗!

乔局长:我们正在开会,你这回去,给你立案查。

沈原梅:不办手续能行吗?

乔局长:你没手续可以,有你额头上的伤疤就行了。

几个干警把沈原梅拉到门外。

 

13,市委,日

沈原梅又跑到市委,碰见宣传部玄部长。

沈原梅:我开始打官司,县委就有你,人把我牙都打掉了,你把我这事管一下。

玄部长:叹了一口气。

沈原梅:你哎啥呢?

玄部长:我官小的,管不了你的事。

沈原梅:你官小,开会和市长书记坐在一起。

玄部长:我没管你这事。如果我管,我要给你安一口金牙。

 

14,办公室,日

第二天,国正礼和调研员说话。沈原梅用手捂着嘴,从门里进来。

      沈原梅:国市长,我恨不得把你叫爸叫爷呢,人把我牙打跌了,吃起吃不成,喝起喝不成,含水也噙不住,你看,下嘴唇长了一截子。

国正礼:办公室给我说了,我叫派出所处理,乡上的派出所,专门管这些事。

沈原梅:连个衣裳都没有,昨天后晌洗的衣服,今早还没干,就拉的穿上了。

调研员:哎吆,恓惶的,给你应该要一身毛料子。

国正礼(拿起电话):民政局嘛,最近外面拉来一些解困的衣服,你们给沈原梅给几件,还有铺的盖得,给上一套。(转对沈原梅)这快去,给你挑几件,回去等公安上处理。

沈原梅起来走了。

 

15,派出所,下午

沈原梅去找派出所,没有人。

 

16,乡上,下午

沈原梅又去乡上,给乡长说了。

乡长(听后):人老了,还要牙干啥?等打完再处理。

 

17,路上,下午

沈原梅从乡上出来。

路人:这么冷,你跑啥呢?

沈原梅:冻得受不了。

路人:冻的,不待在家里,还到外面跑呢?

 

18,太阳坡,下午

沈原梅知道家里太冻,站在太阳坡听几个人说话。

(淡入。画外音)

甲:我们村上最近发生了一件可笑的事。

乙:啥可笑事?

甲:某人做生意赔了钱,不想活了,找来老鼠药吃了,没毒死;又寻了一根绳子上吊,绳断了。这人想,看来我的命不该死,说不定还会发财呢,就买了一瓶酒,痛痛快快喝了,准备振作精神再干。

乙:后来怎么样?

甲:没想到酒是假的,中毒死了!

 

 

第62集  有官部门在哪里   曹民地区访大官

 

1,办公室,日

农民曹民找关平仁,反映他家承包果园纠纷,来到办公室门外,听见里面有人说话,不敢敲门。

 

2,办公室内,日

关平仁正接待地区来的几位客人,在里面说笑。

   先可:有个赵认真,是近视眼,出门住在酒店。早晨起来洗了脸,没戴眼镜去上厕所。走错门,看见里面一个女的,退出回到房间,越想越觉不对劲,怎么能干这么丢人的事?必须说清楚,要不,人家认为我人品有问题。于是这个男人戴上眼镜,正儿八经地去赔情道歉。他推开女人的厕所门,说,对不起,刚才没戴眼镜,不是故意的。女人骂道,没见过这么个神经病。

几个人大笑。

关平仁:有个吴知觉,晚上天下雨,滴房沿水。吴知觉出去小便,一直听得没尿完。回到房间睡在床上,感觉腿上有点痒,抠了半天不起作用。旁边睡的人骂道:你这人不好好睡觉,搔我腿干啥?

几个人又大笑。

 

3,办公室外,日

曹民原以为里面忙,不敢打扰,又听见传出笑声,才知闲聊,就大胆敲门进去。

 

4,办公室内,日

关平仁:啥事?

曹民:我按政策承包的果园,现在被人强占了,请市长给我做主。

关平仁:农村,果园纠纷?不能随便找我嘛。

曹民:应该找哪里?

关平仁:找有关部门解决。

曹民:有官部门?

关平仁:就是,找有关部门。

 

5,政府大院,日

曹民在政府大院走来走去,见人就问。

曹民:有官部门在哪里?

被问人甲(摇头):不知道。

曹民:有官部门在哪里?

被问人乙(摇头):你说啥,不明白。

 

6,门房,日

曹民(问门房):哪个部门有官呢?

门房:那一个部门都有官,你要办啥事?

曹民:我承包几年的果园被人强占。

门房人甲:这事你要找农委。

门房人乙:找农业局合适。

门房人丙:应该找市委农业部。

门房人丁:市委有个政策研究室,是专门研究这问题的。

门房:我看你哪里都不要跑,你就直接找信访室,该哪里处理,就给你转到那个部门了。

 

7,信访室,日

曹民坐在信访室。接待的人看完材料,回答的很简单。

信访室:这不行,乡上没有处理意见,市上不好处理。

曹民:乡村领导都在插手,处理不了,我才找市上的。

信访室:上访是有程序的,由下到上,一级一级来。下级处理了你不服,才能到上一级上访。

曹民无奈,只好转身回去。

 

8,(画外音)

因关平仁讲话有个习惯,喜欢讲“有关”两个字。一次会上,他一连讲了三个“有关”:各有关部门,一定要研究“有关”政策,解决好“有关”问题。一些人背地里把关平仁叫“有关领导”。张全相讲话经常用“一定”:“一定”要如何,“一定”要干什么,群众给起的外号叫“张一定”。有人开玩笑说,人家是一把手,事情当然由人家一个人定。石利生讲话肯用“必须”两个字,“必须”如何如何,人们给起了个“石必须”。

 

9,地区,柳副书记办公室,日

(画外音)

自从关平仁让曹民找有关部门后,他上下找了几次,都没作用,心里想,地委书记的官最大,要找就找最大的官。他找人重新写了一份上访材料,到泾河地区,去找任书记。不巧,任书记到省上开会,又打问到管信访和政法的柳副书记,就去找。柳副书记接了老汉的材料。并仔细阅读。只见上访材料开头写着这样的话:

(曹民朴实沉重的声音)

现在社会还有公道吗?法律、政策被人践踏,奉公守法的农民被乡长殴打致残,各级该管的衙门和官员个个如泥胎木鸡,一推了之,平民告状无门,对天长叹!

柳副书记看了整个果园承包过程,后面的话写得更尖锐:

这位党支书的其它行为,只要你们那一级共产党的真干部查管,那是很清楚的。如村果园几年收入五、六万元,被他私吞。今年,全村在如此困难的年成下,又强行摊每人80元钱盖学校,而党支书等人从中大肆贪污。听说还计划,小麦收下来后,每人再加提成30斤小麦。他们整天就知道贪污、强占,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小百姓们不敢有丝毫不满。打人的事在这儿的干部中间很平常。老百姓那会想到,他们从内心拥护的共产党的最基层的干部,老百姓的顶头上司,每年吃的拿的(指公开应得的)血汗,他们供养的官,能发展到欺压、殴打自己。他们按自己最朴素、最通俗的道理想,自己家喂养的狗,是不会咬自己人的。可今天变成了自己喂养的狗咬自己的人,千古俗礼怎么会变了呢!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对天长叹,只此而已。

乡镇村组干部,就是百姓头顶一层天,他要你死你就活不成。去年在电视上就看到,某省一村的几个干部,打死多次上访反映他们问题的人。只好向省、地领导,报纸和人大、政法如实提供这些问题。我是相信共产党人的,因为我相信共产党既能解放全中国,能够把中国建设好,就能清除自己队伍里的坏人!我相信共产党不愿叫他们胡作非为,官逼民变,也不想叫队伍中的坏人败坏自己的好民声。何况“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当大官的人哪一个不懂得自己之所以能每天脚不沾土,高楼大夏,妻荣子贵,食必精细,声色不差,安享荣华,还不是有下层那么多的能够忍辱负重,不畏劳苦,耕作不息的劳苦大众,供给自己能无尽享受的物质不绝。假若对百姓视若草芥,任意欺凌,百姓们的忍受也是有限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千古名言,绝非危言耸听。每看宣传工具上你们的讲话、报告,讲得好极了,什么减轻农民负担啦,加强党的基层班子建设啦,什么关心农民疾苦啦,什么反腐败树廉政之风啦,什么严格执法、加强法制、保护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啦,等等,无一不是好话,正确的话。光这样讲这样说,能解决实质问题吗?支持这样的坏人当直接欺压平民的官,他们干坏事那么多,当官的听而不闻,不查不纠,不严办不是袒护支持又是什么呢!

。。。。。。

柳副书记看完上访材料,拍案大怒。立即叫来信访室信主任。

柳副书记:你带上两个人,今天下午就出发,到泾龙市木寨乡西头村去,详细了解曹民反映的事,后天回来向我汇报。

 

10,乡村,日

且说地委信访室一行三人,下午赶到木寨乡西头村,连夜就开始调查。先和基层群众座谈。

 

11,乡上,上午

第二天,又和乡村两级干部座谈。

      

12,法厅,下午

地区信访室三人走访法庭。

 

13,派出所,下午

地区信访室三人和派出所座谈。

 

14,地委,日

地委信访室一行把情况摸清后,回地委向柳副书记汇报。

柳副书记:怎么样?曹民反映的问题,你们调查清楚了吗?

信主任:我们按你的指示,下去通过和基层群众、乡村干部座谈,又到公安、法院等单位了解情况,事情的来龙去脉基本搞清。这件事要从11年前说起。

(淡入)

村主任(对曹民和曹界):你们父子两个听清楚,经党支部和村行政会议研究,同意曹界管理看护村果园,具体内容如下:期限10年,果园内土地由你们耕种,收获归自己,照例纳粮完税。果园收入按三七分成,个人百分之三十,村上百分之七十。十年满了,如果你们不愿意继续管理看护,可终止合同,另行承包。怎么样?同意这个内容,就请签字画押。

曹界(思考):可以,我没意见。

老支书:曹民,你的意见?

曹民:我老了,这个事情主要是儿子曹界要拿主意。果园前5年收益肯定不好,5年满就开始挂果有收入了。儿子同意,我没意见。

村主任:曹界想好了吗?

曹界,想好了,我签字盖章。

老支书:好,合同生效!

(淡出)

 

15,(淡入)

第1年。果园荒草杂生,曹民清理杂草,曹界修剪野长的苹果树苗。

 

16,(淡入)

第5年。零星的果树挂果。

曹界(看着果树):结这几个果子,还不够个功夫钱。

曹民:三年后,按现在的市场价,估计每年收入三五万没问题。

 

17,(淡入)

第8年秋天,苹果园里每棵树都挂满苹果。

墙外,几个人议论。

村民甲:曹老汉承包的果园,收益一年比一年好了。

村民乙:曹界这年轻人有眼光。

尹实:村里是按当时的情况给他承包的,现在果园不是当初的情况了,应该重新承包签合同。

村民甲:这怕不行,人家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

 

18,(淡入)

尹实找党支书。

尹实:舅舅,你大小还是个掌权的,村果园现在收入那么好,我想承包,你收回来,让我承包。我有了,你也就有了。

新支书:那不行,曹界签合同是10年,要往回收,只能等10年合同满了。

尹实:那就说好,合同一到期,我就往进搬。

新支书:到时得开个会,把手续要办了。

 

19,(淡入)

第10年秋天。曹界准备给果树施肥。忽见尹实拉着车子,把铺盖和一些劳动工具搬进果园。

曹界:你?

尹实:你的合同期限满了,村里研究让我承包。

曹界:我怎么不知道?

尹实:今天刚定的。

 

20,(淡入)

曹界和父亲曹民找村党支书理论。

曹界:你们这当领导的怎么不讲道理?合同明明规定,10年期满,继续承包不承包,由我决定,我没有说不承包的话,你们怎么叫尹实搬进果园?

新支书:你签合同是前任的事,前任之事不管。

曹界:不让我承包也可以,请把这10年的报酬给我付清。

曹民:怎么说是前任的事,村主任还在这里坐。前任后任是不是一个组织?

村主任坐在一边不说话。

 

21,(淡入)

路上,几个人议论。

甲:哎,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乙:现在果园有收益了,院内土地为啥白种,还不承担各项税赋。

 

22,(淡入)

曹界和尹实在果园打起来,互相对骂。

曹民把尹实的车子从果园推出去,尹实又推进去。两个撕打在一起。

人们围观着、议论着。

 

23,(淡入)

果园,日

新支书齐民赶到。

齐民:不要打,打什么?曹界的合同已到期,果园以后由尹实承包。

曹界:我不承包可以,把我10年的报酬兑现了。

齐民:报酬是前任定的,以后再说。现在村委会的决定你不服,咱们法庭见。

 

24,(淡入)

法庭,日

庭长(对曹界和尹实宣判):经法庭审理,曹界和尹实果园纠纷一案,有曹界公证过的合同为据,事实清楚,为此裁定:平均每年按1500元报酬计算,村委会共付给曹界15000元报酬,原合同终止,由尹实按新规定承包。

 

25,(淡入)

法庭,夜

新党支书齐民拿着一条烟,走进庭长办公室。

齐支书:庭长好!

庭长:嗯,坐。

齐民:法庭的裁定,应该维护新村委会的权威,你们那个裁定,我们以后说话,谁还听。

庭长:好你个齐支书,你也是共产党员,法律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没有法律,谁当权听谁的,老百姓就没法活了。烟你拿回去,我们不能收。

 

26,(淡入)村部,日

新党支书齐民和包村的付乡长吴法说话。

齐民:法庭没活动通,这事我看还要你吴乡长出面解决。

付乡长吴法:没问题,我包的是你们村,我就要说了算。你安排,今晚我带上几个乡上干部,到村上包饭点吃饭,到时你把曹界传来。

 

27,(淡入)包饭点,晚

党支书齐民吴付乡长等几个人吃饭喝酒。

吴乡长:曹界来了吗?

曹界(从门里进来):来了。

吴法(站起来,把门关上,拿起一块转头照曹界头上打):不信你这个生牛皮,支书管不了你,我这个乡长能管你吗?

党支书(操起一根棍也打):你这个刁民,村上乡上把你管不了,你成了野人!

吴乡长和齐支书轮番砸打。

曹界(跪在地上求饶):哎吆,我的妈呀,你们不要打了,我不承包了,今晚就搬走。

外面围观的群众中,有个小伙子名叫章益,此人平时爱抱打不平,为人有肝胆,几次想说话,见当时乡村干部多,愤愤不平地走了。

 

28,(淡入)村庄,晚

曹民赶着羊回来。

村民:快到包饭点去看,曹界被叫去打了。

 

29,(淡入)包饭点,晚

曹民赶到包饭点,看见曹界躺在地上,双手抱着肚子,杀猪一样叫。他找了一辆架子车,将儿子拉回家。

 

30,(淡入)第二天上午,医院

因伤势严重,第二天上午曹民又将曹界拉到驿站镇卫生院治疗。

 

31,(淡入)果园,日

    曹家父子走后,尹实把曹界的东西堆在一边,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搬进去了。

 

32,(淡入)村庄,日

党支书齐民在村庄碰见章益。

章益:你们光天化日之下连打带枪,有些像土匪弄手。

齐民(手指着骂):你这快日你妈去,你小心学曹界。

章益:日你先人他妈去,我不是曹界,小心我那一天放了你的血。

齐民:我今天和你不较量,有本事你等着。(骑自行车走了)

 

33,(淡入)村庄,日

不一会,两个干警骑着摩托车,手拿铐子和电警棍,从庄里进来。

干警:章益在哪里?

村民:不知道,这几天都没见。

 

34,地委,日

信主任:整个事情来龙去脉就是这样的。

柳副书记:像吴法这样的人,怎么能提起来当副乡长?

信主任:我了解来,这个人原来是泾龙市局一个干事,吃喝嫖赌啥坏事都干,有心不要,调不出去,还要得罪人,没办法,只好向党委推荐,用提拔重用的办法,从单位推出去。

柳副书记:简直胡来,不管如何,总不能让坏人当官。

信主任:我说了,你领导不要批评我。我们的官场,本来就是鱼龙混杂,凭人情关系用人的。

柳副书记:你这个看法不对。

信主任:中国大陆的官场,省地市县,那一级是独立行政的?不过就是开会传达文件,念稿子,有什么独立自由和创造?这样的官最好当。台湾美国就不一样,每一个州,每一个县市,都是独立发展的,可以互相比较和竞争,这样才能发挥无穷无尽的地方积极性,所以发展也快。我们从上到下,捆得死死的,一点活力都没有。

柳付书记:不要扯那么远,你就说这件事咋办?

信主任:听领导指示。

柳副书记(拿起电话):喂,泾龙张书记嘛?(盲音)

柳副书记(又拨通石利生电话):石利生书记嘛,我给张全相书记电话没打通。

石利生:噢,他不在。

柳副书记:曹民上访这件事,反映的问题特别严重,说明乡村黑恶势力已经泛滥成灾,必须严厉惩处。对乡村干部该撤职的要撤职,该查办的要查办,对基层政法队伍也要整顿。

 

34,泾龙市委,办公室

石利生(打电话):信访室嘛,来一下。

信访室人从门里进来。

石利生:曹民上访的事你们知道吗?

信访室:知道呢,我们已经处理了,叫他回去把乡村处理意见拿上来。

石利生:地委柳书记刚才打来电话,要我们严肃处理有关人员。你们专门人员,赶紧下去把情况搞清楚。

 

35,村庄,日

曹民(对曹界):给你住院看病花了一抹子,市上又要来调查,一直调查呢,不要烟酒(研究)吧?

曹界叹气。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