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剧本名:七十集电视连续剧 小城闲记 66-68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陇上郭馨允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年会剧本
 

66集 过老年沈氏上访 寻野味林区打猎

 

 

1,市委,日

(画外音):要过年了。沈原梅家中没有煤烧,没有面,没有菜,到乡上去,被打得赶出来了,没有找到国正礼,又到县委找张全相。

张全相:你这回去坐等着,不要跑,跑啥呢,今年我要叫你过个好年,过个富年,我给办公室安顿,叫给你送来。但是有一条,再不准你到市委来跑!

沈原梅:只要把我的事解决了,有吃有喝,我还跑得真个有了神经病!

张全相:那就好得很,你回去吧!

沈原梅拄着拐杖走了。

 

2,市委,日

张全相(对办公室主任贾丁勇):给老婆子买点面和肉,再给拉上点煤,过年了,凄惶的。

贾丁勇:哎哟,张书记,一分钱都没有,欠电力局电费五千多,欠自来水公司水费一万多,欠邮局电话费八千多,邮局嚷的要停电话呢,还有石油公司,天天来要油钱,说市委政府两家就把他们拖垮了,再不给他们就要关门,每次加油,都要去给人家下话。

张全相:你给拉点煤,把锅炉房煤给拉上些。

 

3,家,日

沈原梅回去,坐在门前等,腊月二十九下午拉来了一架子车煤。

沈原梅:面、菜和肉哪?

拉煤人:你等着,在后面呢!

沈原梅就坐下等着,哪里都不敢去。一直等到天黑。

路人:这老婆子,天黑了,你在外面等啥?

沈原梅:张书记说,要给我送年货。

路人:不会吧。

沈原梅:要过年,白天都忙,说不定晚上要送来。

沈原梅在外面一直等到晚上十点钟,路上行人也少了,有的人家已灭灯睡觉,她才死了心。

 

4,家,上午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早晨五点多就已有零星的鞭炮声,沈原梅又早早起来,坐大门前等,等到中午,见有从市委方向下来的人。

沈原梅:张书记说给我送年货呢,你们看见来吗?

路人:看见来,正慰问着呢!

老婆才放心了,又坐下等,又等到天黑,没有看见个送年货的人渣渣。

到正月初一、初二,老婆子还不时在门前张望,盼望着有人送来年货呢,最后没了希望。

沈原梅(心语):人常说年好过,月难过,年过了送来也能行。

 

5,(画外语)

西北黄土高原的春节就这样开始了。说是过年,实际上好似人类冬眠了,社会生活一下瘫痪了,平日熙熙攘攘的街市变得萧条冷落,来个狼也没人赶。沿街的门市都关闭了,只有十字街蹲着几个卖水果瓜子和气球的老汉。人们都钻进各自的家里,吃喝看电视。年把人过的好累好没意思。就这样,机关单位少说也得半月二十天,农村几乎要瘫痪一月多时间。

 

 

6,市委,日

沈原梅打问市委初八上班,她初七下午就去了,没有见到张书记,初八又去,还没见到。初九去,被贾丁勇主任看见。

贾丁勇:这老婆子,你又跑得干啥?给你把煤都拉了,叫你再不要来,谁叫你来呢!

办公室两个秘书,一人搀一个胳膊,架着从大门里送出去。

 

7,农村,日

国正礼春节期间回老家转了一趟,看望八十几岁的老父亲。父亲如此高龄,竟还耳聪目明,走路连拐杖都不拄。国正礼给拿了几个高丽人参。

国正礼:给您拿了几个高丽人参,用白酒泡上,早晚和一杯。

父亲:还拿这做啥呢,还叫我活多长时间价!

 

8,同学家,日

国正礼到小时玩耍的同学家转,正说话,同学的妻子要做饭,催同学去担水。

国正礼:到哪里担水?

同学:要到别人家里担。

国正礼:官井呢?

同学:早被洪水淹了。

(画外音):原来在国正礼小时,村里有一口“官井”,是公用的,千百年来全庄人靠吃官井水生活。后来人增加了,大约五十年代中期,村里又打了一口“官井”。人口不断增加,家户也越来越多,两口官井却都因没人管护,被毁坏了。现在是家家在院内打井,家家安辘轳,买井绳,做水管。有个别人家没有井,就去担沟渠里常流水或上别人家门。

国正礼(听了叹气):这才是全部私有化了,一点公有成分也没有了!但从生活生产的客观要求看,并不是件件事都私有了才能办好,生产生活中的互助协作和公共联系,在古代恐怕也是存在的,在今天的资本主义,在未来的社会,恐怕也不能消失。一个社会的集中能力、组织能力、服务能力、到底应该体现在哪里?

 

9,林区,日

从老家回来,泾龙市红彤彤酒店老板和公安局的几个人又来叫打猎。他们驱车经长途跋涉,进入关山林区,在路上碰见一群鹁鸽。急停车,老板一枪打倒四只。国正礼等下去拾起,毛绒绒的,特别好看,装在车上的纸箱内,有的翅膀扑楞楞还在飞动,溅出了几点鲜血,急忙将箱盖压住。鹁鸽的习性是不单独飞,上午八九点钟成群飞出觅食。

 

10,林区,日

到了林区,几个正停车转游,忽见路上过来一只山雉,头扬得高高的,很警觉地往过走,后面又跟着一只、两只。公安局黄副局长打了一枪,没有打准,反惊得山雉头扬得更高,站着不动了。又打一枪,还是没瞄准,山雉才反应过来,叫着飞走了。山雉又名野鸡,每天下午三四点钟下山喝水。

 

11,林区,日

国正礼进入一山沟,看见一只野雀在林间飞来跳去,瞄准开了一枪,一只雀儿随枪声从树上栽下来。国正礼有了战利品,高兴地提着让黄副局长看。

黄副局长:这是棚间雀,飞不高,肉不能吃。

国正礼才知道自己原来打了一只棚间雀。再拿着看,羽毛光滑柔软,样子很可爱,觉得自己太残忍,不应伤害这些小生命。

 

12,林区,日

进入山林里,忽然看见一株大树倒了,粗壮的枝体已朽烂,树身一个人合围还抱不住。

国正礼:太可惜了,这么好的材料放在这里,就这样腐烂了!

黄副局长:太大,路难走,不好搬运。

国正礼望着远处,离公路最多就是十几里地,已经使这样的栋梁之材废置了,不觉一阵感叹。

 

13,城区,傍晚

下午回到洪老板食堂,将山雉炖得吃了,味道就是比家鸡鲜美。

洪老板叫大师傅把几只鹁鸽收拾干净,用塑料袋装上,让国正礼提回过年。

 

14,泾龙市,日

春节过后,沈原梅在市委碰了钉子,这天又来找国正礼。

国正礼:你年过得好?

沈原梅:好得很!

国正礼:好就行了,还好得很!怎么个很法?

沈原梅:恨的就是别人过年呢,我受难呢!

国正礼:你受了啥难?没有听说你怎么样?

沈原梅:市委张书记亲口对我说,今年要叫我过个好年,过个富年,叫我回去等着。我见天见天端个凳子,从二十八等到二十九,从二十九等到三十,又从三十等到初一,一直等到初七,不见人影。去市委问,说初八上班呢。初八又去,不见人。初九去有人了,办公室几个人,就把我抬得撇了。

国正礼:你听过这一句话吗?

沈原梅:那一句话?

国正礼:不怕官,只怕管。象我们这官是空的,办事要找下面部门。

沈原梅(楞了一下):事大事小只要管。官大官小要管事。不管事不行。

国正礼:嗯,老婆子这一句话还说得好。只要你说的有理,我就照你的办。你回去再等几天,计划会完了,我给你研究。

沈原梅:研究研究,整天都是抽烟喝酒。国市长,我可给你没烟酒送上。

国正礼:我说研究,就是叫几个人开会商量,不是叫你送烟酒。

沈原梅:现在社会上人说,只要人家说研究,就有门道了,就要赶紧送烟酒。

国正礼:这都是老话了,现在人家送的是钱,金钱古玩字画,你能送起吗?我是按你老婆子说的,事大事小只要管,官大官小要管事。不管事了,你就把烟酒拿来,也白送。

 

15,会场,上午

计划会期间,一天上午正开大会,沈原梅从会场后面进来,边走边看,一直走到会场前面。

沈原梅(大声):你们今天开这会明天开那会,为啥不研究我的事?

会场里一片哄笑声。

关平仁(对国正礼):你去处理一下。

国正礼(心语):用啥办法能把老婆子哄出去?这么多人看着。(他走下主席台,走到沈原梅跟前)走,到我办公室,我给你处理!

沈原梅(把国正礼看了一眼):我不去,你把我哄了几年,你的话我再不相信。

国正礼(心里有些着慌,今天是大会,台上台下几千只眼睛都集中在这里。但国正礼没有求沈原梅,也没劝,而是生气地):好!咱们两个说好,你以后就再不要找我,从今天起,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

话刚说完,沈原梅眼珠子一转,乖乖从座位上起来,跟着国正礼走了。

国正礼(领着沈原梅到办公室):你这老婆子,一天胡跑啥呢!

沈原梅:我胡跑?我上跑的市政府,下跑得公安局,我胡跑又没跑到其它啥地方去。

国正礼:全市大会,你也往进跑?

沈原梅:我现在是六月里狐子,顾毛呢嘛顾皮呢。我的事不处理,啥人我都不怕,啥会我都敢进。

 

 

 

 

 

 

 

 

 

 

 

 

67集 龙大山犹在痴迷 惠云捷一走了之

 

 

1,(画外音)

泾龙市年终换届选举,关平仁被调走,龙大山任市长。

 

2,(画外音)

因近日忙,龙大山已连续几天,得不到云婕的电话!昨天中午一直等到二点半,无奈龙大山打了电话,是一个女的接的,他只好没出声就放下了。晚上看台历,几天来全是空白。今天中午出外吃饭,龙大山提前回来,直等到二点半,还是没电话!周围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就是听不到云婕的电话!

龙大山好悲惨!云婕要走了!从今后,再也不会有人中午来敲他的门,晚上来同他相会!

和云婕相交,留下的,就是那一摞书信,使他不忍心翻,不忍心看,看见电话都要伤心,听见电话铃声就要颤抖!它们都变得同龙大山无缘了!

人世间,相思最苦,情最苦!

躺在床上,听见别处的电话一响,华山的心就要惊悸。实在太牵挂了!

龙大山想,也许是去云婕处太勤了,云婕已经觉得不重要、厌烦了!

但不管怎样,这一丝情思,将陪伴龙大山苦度终生,直到咽了最后一口气!

原来龙大山还蒙在鼓里。当陶林知道云婕已考上研究生,于古历正月二十就要出发时,就在正月十五日的晚上,去和云婕大闹一场,将云捷推倒在地,又狠狠踏了几脚,便骂着走了,为躲陶林的纠缠,云婕一个人去泾河市,拿到入学通知,先上省城父母处去了。

这一场死去活来的劫难:就因白天接不到电话,晚上寻访遭闭门羹,晚上龙大山无法入睡,思之过切,嘴皮生出厚厚一层血痂。常常是辗转反侧,好容易入睡,突然听见熟悉亲切的电话铃声,他拿起听,是云婕的声音,就是每次听云婕电话的那种声音:俏皮,缠绵地“哼”长长一声。这时醒来,仔细想才知是梦。顿觉这惊心动魄的情缘,原如此难断。

 

2,办公室,晚

一日,晚上十点多,突然接到云婕电话。

云婕(电话声音):我已经报到了,住在研究生楼608房间。

龙大山(激动地):你安心好好上学,我有机会上来看你!

(画外音):龙大山坐下,半天心情不能平静,好似自己完成了一件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又好象自己的肩膀上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一下子变得轻松舒畅了。走了,无望了,倒是一种解脱。古人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确是至理。当许多事无法解决时,走开,确实是个好办法,要不,他俩在泾龙,可能要被爱的火焰焚毁,如何收场,不堪设想。

 

3,林区,日

(画外音)

龙大山下乡去木寨,一路上看见深黛色的山脉苍苍茫茫,他想起在那里看到过,天地之间最动人归思者,莫如山色,而最慰人悬望者,莫如残照。天下最足关情者,林间树色,赏心者见之而喜,感怀者见之而悲。龙大山没有归思,也没悲喜,只觉心情沉重。他突然生出这样的感觉,高山似乎也有头脑、有眼睛,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人间所发生的一切。之所以不言语,是因为经历的人间沧桑太多,经受的风雨太多,反而沉默不语了。或者被岁月磨练的城府太深,老于世故了。只有这川流不息的河水,不断呜咽着,诉说着从古至今这人间没完没了的故事。

 

4,乡上,日

到木寨乡了解到乡上工资才发到去年十月份,问原因,主要是农特税没完成。龙大山:你们不想办法,农特税收不上来,工资就没保证。

穆书记:不想的办法都想了,不成的精都成了。

龙大山:乡上现在多少人?

穆书记:已经六十个人了,年年还在增加。

龙大山:现在咱们只有一条路,光想增收呢,强迫农民种这种哪,淘不完的神,弄得关系也紧张。能不能从一方面增产增收,另一方面,在减人减机构上动些真的,从这两方面努力,财政一下就会缓和。

翟乡长:那不行,多年来一直精简,啥时候真正人减下来了?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多,减下来叫干啥去呢?

龙大山:中国人多,但中国的人口密度并不大。日本人口密度比我们大得多,并没有出现我们这样大的问题。关键还是体制和政策的事,不能以人多而增加吃官饭的人,加大老百姓负担。没本事发展经济,就埋怨人太多。人多,出外打工,把外国钱挣回来,也比加重百姓负担好。我估计,现在我们不主动压缩精简,以后必然要被动进行。

 

 

5,泾河地区,周末

葛厉立(打电话问龙大山):晚上回来吗?

龙大山(电话声音):说不定。

邻居女(开玩笑):你要小心呢!你男人和一个女的好得很,看叫别人领走了,把你老熊放干滩上了!

 

5,办公室,下午

龙大山从电话中听见这声音,心一下就冷透了:这声音没有温柔,没有甜嫩缠绵,有的只是破锣嗓子和粗硬的言语。周六晚上回到家,只要一见他那造反派出身的妻子,龙大山的精神一下就疲惫瘫痪了。相反,在他一个人独处时,他的精神才异常饱满,不但兴趣广泛,且充满激情。

因邻居女的玩笑话,妻子便特别留起神来。晚上龙大山出去了一会,回来妻子便反复考问。

葛厉立:晚上到哪去来?

龙大山:去教育学院转了一会。

 

6,家,周日

龙大山万没想到,就在他和来人闲聊时,妻子却去了教育学院,找到一位年轻女教师房间。

葛厉立(自我介绍):我是龙大山的老婆,昨天晚他来你家来吗?

女教师:没有来。有啥事吗?

葛厉立:我知道你们关系好,我今来给你打个招呼!

女教师(一时气坏了,从隔壁房间叫出自己的未婚夫):这是我的男朋友,有啥事你对他说。

葛厉立灰溜溜地走了。

 

7,家,日

之后,葛厉立又去做了个双眼皮,因眼皮发炎,肿得挤在一起,不能行动,打了几天青霉素。眼皮刚好,又去纹唇,疼得肿了,无法吃饭,涂了厚厚一层药膏,睡在床上呻吟。

 

8,

一次回家,龙大山只觉很疲乏,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葛立厉:,不知在哪弄啥着来,搞乏了,跑回来了。

为这,两个人吵了一架。每周回家,龙大山总有这样的感觉,好象远航归来或刚从战场上下来,没有什么包袱和负担,只觉很轻松,什么都不想,而在泾龙的办公室,神经一直总是紧张的。他在沙发上睡了一会。突然有女人打来电话。

女人(电话声音):龙市长,车走了吗,想乘个便车回家。

龙大山:司机已经走了。

葛厉立(听见是女人声音):刚才是谁来的电话?

龙大山:坐车的。

葛厉立:男的嘛女的?

龙大山:女的。

葛厉立:在哪干啥着呢?

龙大山:不知道。

葛厉立:不知道怎么给你打电话?

龙大山没言喘。

葛厉立:是不是回来车上坐的

龙大山:车上坐的是司机妻子,你怎么胡说呢?(龙大山一下生了气,他最讨厌妻子追问这些事)。

葛厉立(恶狠狠地):你不要紧张,你搞得啥鬼我都知道,我就是不言喘。

龙大山的脸一下气黄了,情绪坏到极点。他的特点是生一次气,得几天才能恢复。

 

68集 酒肉属性难改变 花儿已成老花花

 

 

1,会场,下午

一日下午,市委和市政府召开“厉行节约,反对奢侈浪费会。

石利生主持会,纪委书记传达了上面的文件,张全相最后讲了话。张全相讲完话,石利生作了总结。

石利生:有些单位,连一页稿纸都买不起,酒还是喝得不停,你一天注意看,酒店出来的都是我们的一些部局长,脸喝得红突突,说话高一声低一声。不喝能行吗?少喝一些能行吗?

石利生:下乡也非得喝酒不行,酒瓶一打开,就控制不住了,一瓶不够,打开两瓶,脸红得象个下蛋鸡。

 

2,酒店,中午

中午接待地区对农民再教育工作验收组。原安排上酒,都摆好了。

工作组长杨调研(进来看见):酒绝对不能上,这次地委领导再三讲了。

国正礼:咋办?已经摆上了,少喝一点。

杨调研:不行,撤下去。

国正礼:那就撤了。

一会,石利生来了,见桌子上没摆酒。

石利生:为啥不上酒?

没人说话。

国正礼:上了酒,杨调研让撤了。

石利生(一脸不高兴):连规程都没有了!

国正礼:我也觉得平时接待有酒,气氛热烈,今天冷冷清清的,光吃菜没意思,好象缺了啥(转对服务员):把酒拿上来。

服务员又把酒拿上来,摆上杯子,开始斟酒。

杨调研见状,再没说啥。

大家举起酒杯一碰,气氛一下变了。

石利生:要喝,咱们就要喝好。杨调研先开拳。老政策,滴一点罚三杯。

农业处陇处长:星星点点不算,咱们来个倒挂金钟,连成线再罚。

石利生:不行,喝酒呢又不是喝水呢,就要看星星点点。

几个人划了一会拳,酒喝得差不多了,又开始讲故事。

杨调研:过去在外面工作的人,想回家,假难请,有的夫妻分居,几年才能见一次面。没办法,农村媳妇就来男人单位。

(淡入)一个农村婆娘到工厂探亲,住在单身楼上。晚上出外小便,回来走错门,从另一房间进去,睡在一个男的床上。这男的也没出声,还当有女人看上他,晚上寻来的。两个就睡在一起。睡了一会,女的觉得不对,哭着走了。

农业处陇处长:还有个女的去外面探亲,住在二楼,第三个房子。单面楼,厕所在一楼。

(淡入)女的半夜出外上完厕所,从三楼走上去,进了第三个房子。进去睡下,问丈夫小便嘛?不答应,又问,还是不答应,起来掀,不动,摸口,没了气,就哭起来。天已麻麻亮,有人闻声起来,经查是叫煤烟打死了。女人放声大哭,嚷着赶紧抬医院抢救。住在二楼的男人,见老婆子出去上厕所,时间长了不回来,有些奇怪,出去寻找,听见三楼有哭叫声,上去看,婆娘爬着正哭,拉起问。

男人:你跑到三楼哭啥?

女人(才明白过来):啊,这是三楼?

石利生:不要扰乱大方向,划拳!

杨调研:酒好了,还要注意身体呢!

石利生:怕啥!战场上都牺牲呢,舍命陪君子!

几个人又喝了一个多小时。

石利生:算了!几十万人的一个县,喝什么酒呢,喝得没尊严了,连形象都没有了。(站起来要打电话,服务员领到服务台。石利生拿起电话耳机子只拨一个号,一直听;又拨一个号,又听)

国正礼:酒喝多了,不行了,你们扶上车,送回办公室。

 

3,家夜

市委经济部荆部长喝得多了,在宾馆睡了一会,又跌跌撞撞回到家里,听见鸡叫。

荆部长(问老婆):哼,啥叫?

老婆:公鸡叫。

荆部长:在哪里?你还叫鸣呢?母鸡为啥不叫?我是农大畜牧系毕业的,一直研究不透。

妻子:你酒喝醉了,不要胡说,快睡觉。

荆部长(打了老婆一拳):一天光知道睡觉,你给我起来背唐诗!

 

4,客店,晚

却说开发区主任陈泛,自己开车,拉着会计东小红去参加一家商贸会,走到高平市却不走了,两个人在街上转了一会,吃了晚饭,就住下。

晚上东小红睡得正酣,忽听有人敲门

东小红:谁?

陈泛(外面声音):我,陈泛。

东小红:啥事?

陈泛:咱们起来走吧,乘早。

东小红看表,才五点钟,起来穿上衣服,开了门。

陈泛进去锁上门,坐下只顾说话,却不说走。

陈泛:人都说咱俩好,其实啥事都没有,我背了个名。

东小红:人要咋说叫他们说去,咱们心正不怕说闲话,脚正不怕路不平,身正不怕影子斜。

陈泛:光背名,我亏得不行。(便上前去抱东小红)。

东小红(用手掀开):这样不好。

陈泛扑上前,将东小红压倒床上,搂在一起睡下。

东小红年方二十五岁,是泾龙有名的美人,长得瓜籽脸,一双大眼睛忽闪有神,身材更妩媚动人,没有男人见了不消魂,惹得多少男人都想打她的主意。但东小红为人并不轻浮,尽管不少男的都想见缝插针,她还是守身如玉。只是这陈泛经常带她外出跟节逛会,终于没有逃出他的手。陈泛和东小红睡了约一个小时,东小红催陈泛起来。

东小红:就这一次,以后不能再胡来。

两人起来洗刷毕,又上路了。到商贸会报到,已是下午五点,住好店,吃了饭,天就黑了。看了一会电视,闲聊了一会,就分头去睡觉。约凌晨一点钟,东小红听有人推门,她打开灯坐起来。

陈泛(门外声音):快开门,冻死了。

东小红:你的房子哪?

陈泛:我起来上厕所,将门锁上了。

东小红:去叫服务员。

陈泛:不行,服务员都睡了。你先开了门再说,冻得感冒了!

东小红无奈,只好下床开了门。

陈泛进来顺手锁上门,将灯拉灭,不由分说,就强行上床,和东小红睡在一起。

东小红心想一起来的,不好声张,只好作罢。

 

5,(画外音)

第二天,陈泛果然得了重感冒,躺在床上爬不起来。东小红成了陈泛的护士,又是看医生,又是经管打针吃药。这样呆了几天,两个人反而如同真夫妻一样,加上陈泛又是泾龙的名人,花钱大方,东小红也就默认了。

男与女之事,难就难在头一次,出事也出在头一次,只要有了头一次,以后多的也就一发不可收了。

 

6,

开发区主任陈泛自商贸会回来,一天能到东小红家两次,陈泛不来,东小红就跑过去。

陈泛妻(对别人):我把丈夫丢了!

 

7,家,下午

一日,东小红把晚饭还没做好,陈泛就来了。东小红做好饭,让陈泛吃饭。

陈泛:我吃过了!

东小红:晚上有事吗?

陈泛:没有。

东小红:你帮我忙,把床单洗一下。

陈泛洗好后,和东小红一人拉着一头拧水。这时陈泛的妻子进来,看着陈泛和东小红干活的样子。

陈妻:我只说把你丢了,到处寻找,原来你在这里!

 

8,办公室,晚

第二天晚上,陈泛的妻子在家等到十一点多,不见陈泛回来,跑到办公室看,东小红的自行车放在门外,陈泛和东小红坐在沙发上缠毛线。

陈妻扑上去要打东小红,被陈泛拉开。

陈妻:东小红,你一天把人磨死价,你坐到这一天是个弄啥的!

陈泛(将妻子推出门外):去去去!

东小红也骑着车子走了。

陈妻(看着东小红走了,站在外面骂):你看你年轻妈好,有本事你往回领吗!(哭着回了家)。

 

9,(画外音)

陈泛与本单位女会计东小红关系好,这是泾龙人都知道的。为这事,妻子和陈泛公开闹了几次,后来终于离了婚。东小红已二十八岁,家里母亲催得很紧,叫这个亲戚介绍,那个邻居物色,也有经常来家相亲的,东小红急了。

东小红(对陈泛):母亲催得要定婚,我给母亲说过咱们俩人的事,母亲死活不同意,嫌你年龄太大又是后婚。咋办?

陈泛(思索):你母亲是个信神的,婚姻是个大事,你领你母亲去祖师庙上抽个签,看神咋说?

东小红对母亲讲了,母亲也同意。

东小红(和母亲去抽签):妈,我的事,你做主,你抽吧。

母亲:你的事,你自己抽。

东小红抽了一支签,只见上面写着“婚姻”二字,看签文是:“花儿已成老花花,遇上长字你就嫁。虽然年龄有些大,一生富贵享荣华。”

东小红看了签文,佯装不理解。

东小红:这上面都写的啥?

主持:花儿已成老花花,就说姑娘的年龄大了。遇上长字你就嫁,意思是你命里注定要嫁个带长字的人,县长、局长、厂长都行;虽然年龄有些大,一生富贵享荣华,就是说女婿年龄虽然大一点,但要你享一辈子荣华富贵。

母亲:姑娘总不能嫁个老汉吧?

主持:不怕胡子扎,只要有钱花。

回家没几天,陈泛就派人来发媒,母亲问东小红啥意见,东小红说她没意见,由母亲定。母亲见女儿同意,也就没反对。

说明:本剧本只上传一小部份,后面省略了很多内容,剧本长度大概十来分钟,是一个超级搞笑加感人并起到宣传教育的正能量剧本,适合各种活动演出。此剧本是收费的,如您有需要请联系,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企业微信号:13979226936 微信公众号:原创剧本网, 另外可根据您的要求专业为您量身定写各种剧本,如: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话剧、二人转、双簧、戏曲剧本等。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母亲关心孩子训练身体状况小
航空制造安全小品剧本《安全
游泳训练搞笑音乐小品剧本《
高原铁路施工现场党员感人小
销售方式推广相关题材搞笑小
关爱员工相关题材搞笑感人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高原铁路施工现场党员感人小品
地质队三句半台词《普写新篇章
石油公司员工故事小品剧本《海
元旦超级笑破肚皮小品剧本《抢
超市经营搞笑小品《热情才有顾
幼儿童话表演剧本《劳动最光荣
社区环境卫生宣传搞笑小品《共
4S店卖车音乐剧剧本《销售冠军
动物世界快乐过冬至搞笑小品《
感恩小品剧本《洪水无情义工有
医共体建设解决农村群众看病难
弘扬爱心助人的老人正能量小品
中建公司企业三句半台词《部门
纪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儿童音乐剧剧本《消灭红火蚁》
交医疗保险小品,交医保小品剧本
宣传养老保快板剧本《城乡居保
医师与病人之间超喜剧小品剧本
地方产业经济迅猛发展快板剧本
医院快板剧本《人民医院传奇》
宣传智能电表快板剧本《智能电
公司诗朗诵(公司情)
感恩公司领导同事小品剧本《暖
公司年会情景剧剧本《改革成就
消防安全宣传小品剧本《我也要
适合记者节搞笑小品剧本(焦点访
电商网购小品剧本《大数据时代
光棍节爆笑喜剧小品《租个女友
重阳节搞笑小品剧本《夕阳也有
旅行社导游幽默小品剧本《如此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都市电视剧本 > 七十集电视连续剧 小城闲记 66-68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都市电视剧本   会员:3480624027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3/11/18 16:41:49     最新修改:2023/11/19 9:19:2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七十集电视连续剧 小城闲记 66-68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陇上郭馨允
中国原创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66集 过老年沈氏上访 寻野味林区打猎

 

 

1,市委,日

(画外音):要过年了。沈原梅家中没有煤烧,没有面,没有菜,到乡上去,被打得赶出来了,没有找到国正礼,又到县委找张全相。

张全相:你这回去坐等着,不要跑,跑啥呢,今年我要叫你过个好年,过个富年,我给办公室安顿,叫给你送来。但是有一条,再不准你到市委来跑!

沈原梅:只要把我的事解决了,有吃有喝,我还跑得真个有了神经病!

张全相:那就好得很,你回去吧!

沈原梅拄着拐杖走了。

 

2,市委,日

张全相(对办公室主任贾丁勇):给老婆子买点面和肉,再给拉上点煤,过年了,凄惶的。

贾丁勇:哎哟,张书记,一分钱都没有,欠电力局电费五千多,欠自来水公司水费一万多,欠邮局电话费八千多,邮局嚷的要停电话呢,还有石油公司,天天来要油钱,说市委政府两家就把他们拖垮了,再不给他们就要关门,每次加油,都要去给人家下话。

张全相:你给拉点煤,把锅炉房煤给拉上些。

 

3,家,日

沈原梅回去,坐在门前等,腊月二十九下午拉来了一架子车煤。

沈原梅:面、菜和肉哪?

拉煤人:你等着,在后面呢!

沈原梅就坐下等着,哪里都不敢去。一直等到天黑。

路人:这老婆子,天黑了,你在外面等啥?

沈原梅:张书记说,要给我送年货。

路人:不会吧。

沈原梅:要过年,白天都忙,说不定晚上要送来。

沈原梅在外面一直等到晚上十点钟,路上行人也少了,有的人家已灭灯睡觉,她才死了心。

 

4,家,上午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早晨五点多就已有零星的鞭炮声,沈原梅又早早起来,坐大门前等,等到中午,见有从市委方向下来的人。

沈原梅:张书记说给我送年货呢,你们看见来吗?

路人:看见来,正慰问着呢!

老婆才放心了,又坐下等,又等到天黑,没有看见个送年货的人渣渣。

到正月初一、初二,老婆子还不时在门前张望,盼望着有人送来年货呢,最后没了希望。

沈原梅(心语):人常说年好过,月难过,年过了送来也能行。

 

5,(画外语)

西北黄土高原的春节就这样开始了。说是过年,实际上好似人类冬眠了,社会生活一下瘫痪了,平日熙熙攘攘的街市变得萧条冷落,来个狼也没人赶。沿街的门市都关闭了,只有十字街蹲着几个卖水果瓜子和气球的老汉。人们都钻进各自的家里,吃喝看电视。年把人过的好累好没意思。就这样,机关单位少说也得半月二十天,农村几乎要瘫痪一月多时间。

 

 

6,市委,日

沈原梅打问市委初八上班,她初七下午就去了,没有见到张书记,初八又去,还没见到。初九去,被贾丁勇主任看见。

贾丁勇:这老婆子,你又跑得干啥?给你把煤都拉了,叫你再不要来,谁叫你来呢!

办公室两个秘书,一人搀一个胳膊,架着从大门里送出去。

 

7,农村,日

国正礼春节期间回老家转了一趟,看望八十几岁的老父亲。父亲如此高龄,竟还耳聪目明,走路连拐杖都不拄。国正礼给拿了几个高丽人参。

国正礼:给您拿了几个高丽人参,用白酒泡上,早晚和一杯。

父亲:还拿这做啥呢,还叫我活多长时间价!

 

8,同学家,日

国正礼到小时玩耍的同学家转,正说话,同学的妻子要做饭,催同学去担水。

国正礼:到哪里担水?

同学:要到别人家里担。

国正礼:官井呢?

同学:早被洪水淹了。

(画外音):原来在国正礼小时,村里有一口“官井”,是公用的,千百年来全庄人靠吃官井水生活。后来人增加了,大约五十年代中期,村里又打了一口“官井”。人口不断增加,家户也越来越多,两口官井却都因没人管护,被毁坏了。现在是家家在院内打井,家家安辘轳,买井绳,做水管。有个别人家没有井,就去担沟渠里常流水或上别人家门。

国正礼(听了叹气):这才是全部私有化了,一点公有成分也没有了!但从生活生产的客观要求看,并不是件件事都私有了才能办好,生产生活中的互助协作和公共联系,在古代恐怕也是存在的,在今天的资本主义,在未来的社会,恐怕也不能消失。一个社会的集中能力、组织能力、服务能力、到底应该体现在哪里?

 

9,林区,日

从老家回来,泾龙市红彤彤酒店老板和公安局的几个人又来叫打猎。他们驱车经长途跋涉,进入关山林区,在路上碰见一群鹁鸽。急停车,老板一枪打倒四只。国正礼等下去拾起,毛绒绒的,特别好看,装在车上的纸箱内,有的翅膀扑楞楞还在飞动,溅出了几点鲜血,急忙将箱盖压住。鹁鸽的习性是不单独飞,上午八九点钟成群飞出觅食。

 

10,林区,日

到了林区,几个正停车转游,忽见路上过来一只山雉,头扬得高高的,很警觉地往过走,后面又跟着一只、两只。公安局黄副局长打了一枪,没有打准,反惊得山雉头扬得更高,站着不动了。又打一枪,还是没瞄准,山雉才反应过来,叫着飞走了。山雉又名野鸡,每天下午三四点钟下山喝水。

 

11,林区,日

国正礼进入一山沟,看见一只野雀在林间飞来跳去,瞄准开了一枪,一只雀儿随枪声从树上栽下来。国正礼有了战利品,高兴地提着让黄副局长看。

黄副局长:这是棚间雀,飞不高,肉不能吃。

国正礼才知道自己原来打了一只棚间雀。再拿着看,羽毛光滑柔软,样子很可爱,觉得自己太残忍,不应伤害这些小生命。

 

12,林区,日

进入山林里,忽然看见一株大树倒了,粗壮的枝体已朽烂,树身一个人合围还抱不住。

国正礼:太可惜了,这么好的材料放在这里,就这样腐烂了!

黄副局长:太大,路难走,不好搬运。

国正礼望着远处,离公路最多就是十几里地,已经使这样的栋梁之材废置了,不觉一阵感叹。

 

13,城区,傍晚

下午回到洪老板食堂,将山雉炖得吃了,味道就是比家鸡鲜美。

洪老板叫大师傅把几只鹁鸽收拾干净,用塑料袋装上,让国正礼提回过年。

 

14,泾龙市,日

春节过后,沈原梅在市委碰了钉子,这天又来找国正礼。

国正礼:你年过得好?

沈原梅:好得很!

国正礼:好就行了,还好得很!怎么个很法?

沈原梅:恨的就是别人过年呢,我受难呢!

国正礼:你受了啥难?没有听说你怎么样?

沈原梅:市委张书记亲口对我说,今年要叫我过个好年,过个富年,叫我回去等着。我见天见天端个凳子,从二十八等到二十九,从二十九等到三十,又从三十等到初一,一直等到初七,不见人影。去市委问,说初八上班呢。初八又去,不见人。初九去有人了,办公室几个人,就把我抬得撇了。

国正礼:你听过这一句话吗?

沈原梅:那一句话?

国正礼:不怕官,只怕管。象我们这官是空的,办事要找下面部门。

沈原梅(楞了一下):事大事小只要管。官大官小要管事。不管事不行。

国正礼:嗯,老婆子这一句话还说得好。只要你说的有理,我就照你的办。你回去再等几天,计划会完了,我给你研究。

沈原梅:研究研究,整天都是抽烟喝酒。国市长,我可给你没烟酒送上。

国正礼:我说研究,就是叫几个人开会商量,不是叫你送烟酒。

沈原梅:现在社会上人说,只要人家说研究,就有门道了,就要赶紧送烟酒。

国正礼:这都是老话了,现在人家送的是钱,金钱古玩字画,你能送起吗?我是按你老婆子说的,事大事小只要管,官大官小要管事。不管事了,你就把烟酒拿来,也白送。

 

15,会场,上午

计划会期间,一天上午正开大会,沈原梅从会场后面进来,边走边看,一直走到会场前面。

沈原梅(大声):你们今天开这会明天开那会,为啥不研究我的事?

会场里一片哄笑声。

关平仁(对国正礼):你去处理一下。

国正礼(心语):用啥办法能把老婆子哄出去?这么多人看着。(他走下主席台,走到沈原梅跟前)走,到我办公室,我给你处理!

沈原梅(把国正礼看了一眼):我不去,你把我哄了几年,你的话我再不相信。

国正礼(心里有些着慌,今天是大会,台上台下几千只眼睛都集中在这里。但国正礼没有求沈原梅,也没劝,而是生气地):好!咱们两个说好,你以后就再不要找我,从今天起,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

话刚说完,沈原梅眼珠子一转,乖乖从座位上起来,跟着国正礼走了。

国正礼(领着沈原梅到办公室):你这老婆子,一天胡跑啥呢!

沈原梅:我胡跑?我上跑的市政府,下跑得公安局,我胡跑又没跑到其它啥地方去。

国正礼:全市大会,你也往进跑?

沈原梅:我现在是六月里狐子,顾毛呢嘛顾皮呢。我的事不处理,啥人我都不怕,啥会我都敢进。

 

 

 

 

 

 

 

 

 

 

 

 

67集 龙大山犹在痴迷 惠云捷一走了之

 

 

1,(画外音)

泾龙市年终换届选举,关平仁被调走,龙大山任市长。

 

2,(画外音)

因近日忙,龙大山已连续几天,得不到云婕的电话!昨天中午一直等到二点半,无奈龙大山打了电话,是一个女的接的,他只好没出声就放下了。晚上看台历,几天来全是空白。今天中午出外吃饭,龙大山提前回来,直等到二点半,还是没电话!周围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就是听不到云婕的电话!

龙大山好悲惨!云婕要走了!从今后,再也不会有人中午来敲他的门,晚上来同他相会!

和云婕相交,留下的,就是那一摞书信,使他不忍心翻,不忍心看,看见电话都要伤心,听见电话铃声就要颤抖!它们都变得同龙大山无缘了!

人世间,相思最苦,情最苦!

躺在床上,听见别处的电话一响,华山的心就要惊悸。实在太牵挂了!

龙大山想,也许是去云婕处太勤了,云婕已经觉得不重要、厌烦了!

但不管怎样,这一丝情思,将陪伴龙大山苦度终生,直到咽了最后一口气!

原来龙大山还蒙在鼓里。当陶林知道云婕已考上研究生,于古历正月二十就要出发时,就在正月十五日的晚上,去和云婕大闹一场,将云捷推倒在地,又狠狠踏了几脚,便骂着走了,为躲陶林的纠缠,云婕一个人去泾河市,拿到入学通知,先上省城父母处去了。

这一场死去活来的劫难:就因白天接不到电话,晚上寻访遭闭门羹,晚上龙大山无法入睡,思之过切,嘴皮生出厚厚一层血痂。常常是辗转反侧,好容易入睡,突然听见熟悉亲切的电话铃声,他拿起听,是云婕的声音,就是每次听云婕电话的那种声音:俏皮,缠绵地“哼”长长一声。这时醒来,仔细想才知是梦。顿觉这惊心动魄的情缘,原如此难断。

 

2,办公室,晚

一日,晚上十点多,突然接到云婕电话。

云婕(电话声音):我已经报到了,住在研究生楼608房间。

龙大山(激动地):你安心好好上学,我有机会上来看你!

(画外音):龙大山坐下,半天心情不能平静,好似自己完成了一件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又好象自己的肩膀上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一下子变得轻松舒畅了。走了,无望了,倒是一种解脱。古人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确是至理。当许多事无法解决时,走开,确实是个好办法,要不,他俩在泾龙,可能要被爱的火焰焚毁,如何收场,不堪设想。

 

3,林区,日

(画外音)

龙大山下乡去木寨,一路上看见深黛色的山脉苍苍茫茫,他想起在那里看到过,天地之间最动人归思者,莫如山色,而最慰人悬望者,莫如残照。天下最足关情者,林间树色,赏心者见之而喜,感怀者见之而悲。龙大山没有归思,也没悲喜,只觉心情沉重。他突然生出这样的感觉,高山似乎也有头脑、有眼睛,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人间所发生的一切。之所以不言语,是因为经历的人间沧桑太多,经受的风雨太多,反而沉默不语了。或者被岁月磨练的城府太深,老于世故了。只有这川流不息的河水,不断呜咽着,诉说着从古至今这人间没完没了的故事。

 

4,乡上,日

到木寨乡了解到乡上工资才发到去年十月份,问原因,主要是农特税没完成。龙大山:你们不想办法,农特税收不上来,工资就没保证。

穆书记:不想的办法都想了,不成的精都成了。

龙大山:乡上现在多少人?

穆书记:已经六十个人了,年年还在增加。

龙大山:现在咱们只有一条路,光想增收呢,强迫农民种这种哪,淘不完的神,弄得关系也紧张。能不能从一方面增产增收,另一方面,在减人减机构上动些真的,从这两方面努力,财政一下就会缓和。

翟乡长:那不行,多年来一直精简,啥时候真正人减下来了?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多,减下来叫干啥去呢?

龙大山:中国人多,但中国的人口密度并不大。日本人口密度比我们大得多,并没有出现我们这样大的问题。关键还是体制和政策的事,不能以人多而增加吃官饭的人,加大老百姓负担。没本事发展经济,就埋怨人太多。人多,出外打工,把外国钱挣回来,也比加重百姓负担好。我估计,现在我们不主动压缩精简,以后必然要被动进行。

 

 

5,泾河地区,周末

葛厉立(打电话问龙大山):晚上回来吗?

龙大山(电话声音):说不定。

邻居女(开玩笑):你要小心呢!你男人和一个女的好得很,看叫别人领走了,把你老熊放干滩上了!

 

5,办公室,下午

龙大山从电话中听见这声音,心一下就冷透了:这声音没有温柔,没有甜嫩缠绵,有的只是破锣嗓子和粗硬的言语。周六晚上回到家,只要一见他那造反派出身的妻子,龙大山的精神一下就疲惫瘫痪了。相反,在他一个人独处时,他的精神才异常饱满,不但兴趣广泛,且充满激情。

因邻居女的玩笑话,妻子便特别留起神来。晚上龙大山出去了一会,回来妻子便反复考问。

葛厉立:晚上到哪去来?

龙大山:去教育学院转了一会。

 

6,家,周日

龙大山万没想到,就在他和来人闲聊时,妻子却去了教育学院,找到一位年轻女教师房间。

葛厉立(自我介绍):我是龙大山的老婆,昨天晚他来你家来吗?

女教师:没有来。有啥事吗?

葛厉立:我知道你们关系好,我今来给你打个招呼!

女教师(一时气坏了,从隔壁房间叫出自己的未婚夫):这是我的男朋友,有啥事你对他说。

葛厉立灰溜溜地走了。

 

7,家,日

之后,葛厉立又去做了个双眼皮,因眼皮发炎,肿得挤在一起,不能行动,打了几天青霉素。眼皮刚好,又去纹唇,疼得肿了,无法吃饭,涂了厚厚一层药膏,睡在床上呻吟。

 

8,

一次回家,龙大山只觉很疲乏,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葛立厉:,不知在哪弄啥着来,搞乏了,跑回来了。

为这,两个人吵了一架。每周回家,龙大山总有这样的感觉,好象远航归来或刚从战场上下来,没有什么包袱和负担,只觉很轻松,什么都不想,而在泾龙的办公室,神经一直总是紧张的。他在沙发上睡了一会。突然有女人打来电话。

女人(电话声音):龙市长,车走了吗,想乘个便车回家。

龙大山:司机已经走了。

葛厉立(听见是女人声音):刚才是谁来的电话?

龙大山:坐车的。

葛厉立:男的嘛女的?

龙大山:女的。

葛厉立:在哪干啥着呢?

龙大山:不知道。

葛厉立:不知道怎么给你打电话?

龙大山没言喘。

葛厉立:是不是回来车上坐的

龙大山:车上坐的是司机妻子,你怎么胡说呢?(龙大山一下生了气,他最讨厌妻子追问这些事)。

葛厉立(恶狠狠地):你不要紧张,你搞得啥鬼我都知道,我就是不言喘。

龙大山的脸一下气黄了,情绪坏到极点。他的特点是生一次气,得几天才能恢复。

 

68集 酒肉属性难改变 花儿已成老花花

 

 

1,会场,下午

一日下午,市委和市政府召开“厉行节约,反对奢侈浪费会。

石利生主持会,纪委书记传达了上面的文件,张全相最后讲了话。张全相讲完话,石利生作了总结。

石利生:有些单位,连一页稿纸都买不起,酒还是喝得不停,你一天注意看,酒店出来的都是我们的一些部局长,脸喝得红突突,说话高一声低一声。不喝能行吗?少喝一些能行吗?

石利生:下乡也非得喝酒不行,酒瓶一打开,就控制不住了,一瓶不够,打开两瓶,脸红得象个下蛋鸡。

 

2,酒店,中午

中午接待地区对农民再教育工作验收组。原安排上酒,都摆好了。

工作组长杨调研(进来看见):酒绝对不能上,这次地委领导再三讲了。

国正礼:咋办?已经摆上了,少喝一点。

杨调研:不行,撤下去。

国正礼:那就撤了。

一会,石利生来了,见桌子上没摆酒。

石利生:为啥不上酒?

没人说话。

国正礼:上了酒,杨调研让撤了。

石利生(一脸不高兴):连规程都没有了!

国正礼:我也觉得平时接待有酒,气氛热烈,今天冷冷清清的,光吃菜没意思,好象缺了啥(转对服务员):把酒拿上来。

服务员又把酒拿上来,摆上杯子,开始斟酒。

杨调研见状,再没说啥。

大家举起酒杯一碰,气氛一下变了。

石利生:要喝,咱们就要喝好。杨调研先开拳。老政策,滴一点罚三杯。

农业处陇处长:星星点点不算,咱们来个倒挂金钟,连成线再罚。

石利生:不行,喝酒呢又不是喝水呢,就要看星星点点。

几个人划了一会拳,酒喝得差不多了,又开始讲故事。

杨调研:过去在外面工作的人,想回家,假难请,有的夫妻分居,几年才能见一次面。没办法,农村媳妇就来男人单位。

(淡入)一个农村婆娘到工厂探亲,住在单身楼上。晚上出外小便,回来走错门,从另一房间进去,睡在一个男的床上。这男的也没出声,还当有女人看上他,晚上寻来的。两个就睡在一起。睡了一会,女的觉得不对,哭着走了。

农业处陇处长:还有个女的去外面探亲,住在二楼,第三个房子。单面楼,厕所在一楼。

(淡入)女的半夜出外上完厕所,从三楼走上去,进了第三个房子。进去睡下,问丈夫小便嘛?不答应,又问,还是不答应,起来掀,不动,摸口,没了气,就哭起来。天已麻麻亮,有人闻声起来,经查是叫煤烟打死了。女人放声大哭,嚷着赶紧抬医院抢救。住在二楼的男人,见老婆子出去上厕所,时间长了不回来,有些奇怪,出去寻找,听见三楼有哭叫声,上去看,婆娘爬着正哭,拉起问。

男人:你跑到三楼哭啥?

女人(才明白过来):啊,这是三楼?

石利生:不要扰乱大方向,划拳!

杨调研:酒好了,还要注意身体呢!

石利生:怕啥!战场上都牺牲呢,舍命陪君子!

几个人又喝了一个多小时。

石利生:算了!几十万人的一个县,喝什么酒呢,喝得没尊严了,连形象都没有了。(站起来要打电话,服务员领到服务台。石利生拿起电话耳机子只拨一个号,一直听;又拨一个号,又听)

国正礼:酒喝多了,不行了,你们扶上车,送回办公室。

 

3,家夜

市委经济部荆部长喝得多了,在宾馆睡了一会,又跌跌撞撞回到家里,听见鸡叫。

荆部长(问老婆):哼,啥叫?

老婆:公鸡叫。

荆部长:在哪里?你还叫鸣呢?母鸡为啥不叫?我是农大畜牧系毕业的,一直研究不透。

妻子:你酒喝醉了,不要胡说,快睡觉。

荆部长(打了老婆一拳):一天光知道睡觉,你给我起来背唐诗!

 

4,客店,晚

却说开发区主任陈泛,自己开车,拉着会计东小红去参加一家商贸会,走到高平市却不走了,两个人在街上转了一会,吃了晚饭,就住下。

晚上东小红睡得正酣,忽听有人敲门

东小红:谁?

陈泛(外面声音):我,陈泛。

东小红:啥事?

陈泛:咱们起来走吧,乘早。

东小红看表,才五点钟,起来穿上衣服,开了门。

陈泛进去锁上门,坐下只顾说话,却不说走。

陈泛:人都说咱俩好,其实啥事都没有,我背了个名。

东小红:人要咋说叫他们说去,咱们心正不怕说闲话,脚正不怕路不平,身正不怕影子斜。

陈泛:光背名,我亏得不行。(便上前去抱东小红)。

东小红(用手掀开):这样不好。

陈泛扑上前,将东小红压倒床上,搂在一起睡下。

东小红年方二十五岁,是泾龙有名的美人,长得瓜籽脸,一双大眼睛忽闪有神,身材更妩媚动人,没有男人见了不消魂,惹得多少男人都想打她的主意。但东小红为人并不轻浮,尽管不少男的都想见缝插针,她还是守身如玉。只是这陈泛经常带她外出跟节逛会,终于没有逃出他的手。陈泛和东小红睡了约一个小时,东小红催陈泛起来。

东小红:就这一次,以后不能再胡来。

两人起来洗刷毕,又上路了。到商贸会报到,已是下午五点,住好店,吃了饭,天就黑了。看了一会电视,闲聊了一会,就分头去睡觉。约凌晨一点钟,东小红听有人推门,她打开灯坐起来。

陈泛(门外声音):快开门,冻死了。

东小红:你的房子哪?

陈泛:我起来上厕所,将门锁上了。

东小红:去叫服务员。

陈泛:不行,服务员都睡了。你先开了门再说,冻得感冒了!

东小红无奈,只好下床开了门。

陈泛进来顺手锁上门,将灯拉灭,不由分说,就强行上床,和东小红睡在一起。

东小红心想一起来的,不好声张,只好作罢。

 

5,(画外音)

第二天,陈泛果然得了重感冒,躺在床上爬不起来。东小红成了陈泛的护士,又是看医生,又是经管打针吃药。这样呆了几天,两个人反而如同真夫妻一样,加上陈泛又是泾龙的名人,花钱大方,东小红也就默认了。

男与女之事,难就难在头一次,出事也出在头一次,只要有了头一次,以后多的也就一发不可收了。

 

6,

开发区主任陈泛自商贸会回来,一天能到东小红家两次,陈泛不来,东小红就跑过去。

陈泛妻(对别人):我把丈夫丢了!

 

7,家,下午

一日,东小红把晚饭还没做好,陈泛就来了。东小红做好饭,让陈泛吃饭。

陈泛:我吃过了!

东小红:晚上有事吗?

陈泛:没有。

东小红:你帮我忙,把床单洗一下。

陈泛洗好后,和东小红一人拉着一头拧水。这时陈泛的妻子进来,看着陈泛和东小红干活的样子。

陈妻:我只说把你丢了,到处寻找,原来你在这里!

 

8,办公室,晚

第二天晚上,陈泛的妻子在家等到十一点多,不见陈泛回来,跑到办公室看,东小红的自行车放在门外,陈泛和东小红坐在沙发上缠毛线。

陈妻扑上去要打东小红,被陈泛拉开。

陈妻:东小红,你一天把人磨死价,你坐到这一天是个弄啥的!

陈泛(将妻子推出门外):去去去!

东小红也骑着车子走了。

陈妻(看着东小红走了,站在外面骂):你看你年轻妈好,有本事你往回领吗!(哭着回了家)。

 

9,(画外音)

陈泛与本单位女会计东小红关系好,这是泾龙人都知道的。为这事,妻子和陈泛公开闹了几次,后来终于离了婚。东小红已二十八岁,家里母亲催得很紧,叫这个亲戚介绍,那个邻居物色,也有经常来家相亲的,东小红急了。

东小红(对陈泛):母亲催得要定婚,我给母亲说过咱们俩人的事,母亲死活不同意,嫌你年龄太大又是后婚。咋办?

陈泛(思索):你母亲是个信神的,婚姻是个大事,你领你母亲去祖师庙上抽个签,看神咋说?

东小红对母亲讲了,母亲也同意。

东小红(和母亲去抽签):妈,我的事,你做主,你抽吧。

母亲:你的事,你自己抽。

东小红抽了一支签,只见上面写着“婚姻”二字,看签文是:“花儿已成老花花,遇上长字你就嫁。虽然年龄有些大,一生富贵享荣华。”

东小红看了签文,佯装不理解。

东小红:这上面都写的啥?

主持:花儿已成老花花,就说姑娘的年龄大了。遇上长字你就嫁,意思是你命里注定要嫁个带长字的人,县长、局长、厂长都行;虽然年龄有些大,一生富贵享荣华,就是说女婿年龄虽然大一点,但要你享一辈子荣华富贵。

母亲:姑娘总不能嫁个老汉吧?

主持:不怕胡子扎,只要有钱花。

回家没几天,陈泛就派人来发媒,母亲问东小红啥意见,东小红说她没意见,由母亲定。母亲见女儿同意,也就没反对。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