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剧本名:三十集谍战电视剧《真假之间》故事大纲
【原创剧本网】作者:江剑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年会剧本
 
    本剧反映的是解放战争期间,敌我双方展开的惊险激烈的谍战。

    真假之间

    (三十集电视剧故事大纲)

    时间:1947年——1950年

    地点:江苏某重镇苏宁市及周边地区

    主要人物:

    何宇光:男 27——30岁,原中共苏宁特委社会部侦察员,后为苏宁市公安局厨师。硬汉形象,冷峻内向,难见一笑。

    “何宇光”:男 27——30岁,假何宇光,真名何雄。国民党保密局特务,先后任吴兴县委社会部长、苏宁市公安局副局长。帅哥形象,性格外向。

    王洁梅:女 22——25岁,先后为中共地下党员、游击队指导员、苏宁市公安局侦察科长。冷艳、性格内敛。

    宋玉林:男 34——37岁,先后任华中工委特派员、苏宁市委副书记兼法制委员会书记,沉稳老练,足智多谋。

    钟书记:男 36——39岁,先后任吴兴县委副书记、苏宁特委代理书记、公安局长,工农干部,豪爽、粗犷。

    老  钱:男 34——37岁,吴兴县委委员、报务主任、公安局机要科长,谨慎、稳重。

    刘庆林:男 25——28岁、国民党起义士兵、解放军某连指导员、公安局侦察科副科长,机敏、干练。

    李忠魁:男 42岁——45岁,二十八师副师长,中共早期党员,稳重                练达。

    熊庭耀:男 38岁,国民党106团团长、中共早期党员,粗中有细。

    丁佩仪:女23——26岁,原二十八师报务员、苏宁市公安局户籍科副科长,爽朗、心直口快。

    老  王:男 34——38岁,吴兴县委委员、公安局治安科长,粗犷。

    郝  汉:男 23岁,何宇光游击队骨干。机智勇敢。

    阿  龙:男20岁,原餐馆伙计,何宇光游击队骨干。机灵。

    阿  贵:男 24——27岁,原二十八师士兵、何宇光游击队骨干。机智、讲义气。

    黄医生:男 32——35岁,原国民党军医、人民医院副院长。正直。

    水上飞:男 26——28岁,原为土匪,后为渔民。

    吴  森:男 30——33岁,国民党苏宁警备司令部情报处长、反共救国军司令,阴险狡诈,诡计多端。

    刘德才:男 28——31岁,苏宁警备司令部侦缉队队长、反共救国军参谋长,粗野、凶残。

    成世豪:男 43岁,国民党二十八师师长兼苏宁警备司令,军人气质。

    冼  三:男 27——30岁,苏宁警备司令部侦缉队特务、反共救国军联络员,无赖形象。

    尹十发:男 27岁,苏宁警备司令部侦缉队副队长。狡猾、歹毒。

    谷富民:男 25岁,苏宁警备司令部侦缉队特务。

    入江龙:男 32——35岁,土匪头子、反共救国军头目。

    滚地雷:男 39岁,原地主家打手、反共救国军头目。

    田芳丽:女 26岁,特务、何雄的恋人。

    三、全剧故事梗概:

    都说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可是,有的时候,假的就能变成真的,真的也能变成假的。不过到头来,假的终归是假的,真的毕竟还是真的——

    1947年某夜,中共苏宁特委社会部侦察员何宇光奉调吴兴县委担任社会部长,以加强该县的对敌工作力量。

    就在他走后没多久,正在召开会议的特委所在地陈村突然被国民党军队团团包围。血战中,所有干部战士甚至家属全部遇难,仅剩侦察科长高飞一人被敌人抓走。

    何宇光对此毫不知情,星夜直奔吴兴。途中,他摆脱了不明身份人的袭击,穿越敌人的重重封锁线,赶到了吴兴县委所在地。谁知,一件令他无法想象的事发生了:县委又来了一位何宇光。这位“何宇光”年龄、身材、口音都与他相仿,同样持有特委的介绍信。所不同的是,此人身中两弹,浑身是血,到达后便昏倒在地。

    同时出现了两个何宇光,吴兴县委钟书记一时真假难辩,但他当机立断,将伤者送去抢救,同时把何宇光扣押,并紧急发报给特委,想了解情况,但是没有收到任何信号。

    “何宇光”经过抢救醒了过来,告诉钟书记:特委被国民党军队偷袭,包括孙书记在内的所有的同志都壮烈牺牲,他是九死一生逃出来的。钟书记又找何宇光询问。因为何宇光根本不知道特委所发生的事,便答道:孙书记和特委的同志们都很好。

    钟书记感到问题严重,他不敢轻易下结论,当即派出侦察员赶往特委所在地了解情况。

    很快,派出的侦察员回来了,证实了苏宁特委所发生的一切。而且,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党“茶叶”也发来密电证实了这一消息。钟书记立即把两个何宇光找来对质。“何宇光”指着何宇光叫道:此人是暗藏的特务,化名汪得成,两年前混入特委,就是他引来的敌人,现在又冒名顶替想混入吴兴县委。何宇光十分震惊和愤怒,当场向对方质问。没想到对方对特委十分熟悉,何宇光提到的任何人、任何情况他都能对答如流,甚至连他不知道的对方也掌握的一清二楚。

    钟书记对两个何宇光进行了仔细的审讯和调查,却没找出任何破绽。他不敢轻易下结论,将二人暂时关押,待进一步审查。

    正当钟书记一筹莫展的时候,特委孙书记的秘书骆学文突然带伤出现。钟书记虽然不认识何宇光,但和骆秘书却很熟悉,当场让他指证。何宇光怎么也没想到,骆秘书居然指着他说:此人就是汪得成,是混入特委的国民党特务。

    何宇光顿时身临险境,县委的同志们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将他枪毙。当枪口顶住脑门时,何宇光急中生智,采取了缓兵之计,承认自己就是特务,并且编造了一个假情报,说有个特务头子要和他在同山镇接头,他愿意带路指认,协助县委锄奸队杀掉这个特务头子,愿意以此来立功赎罪。其真实目的是想借机逃跑,钟书记同意了。

    在镇上,何宇光巧妙地摆脱了敌我双方,逃离险境来到城里,打算找其他相识的同志为其作证,却不料城里地下党组织全被破坏。他又找到故交——国民党黄军医,但黄军医认为,共产党不会相信一个国民党军医的话。于是,他日夜兼程赶往苏中根据地,打算向中共苏中区党委报告吴兴县委发生的严重事件。但是,当他赶到目的地时,发现这里也已经被国民党军队占领。他悄悄地访问老乡,才知道区党委早已转移而不知去向。至此,何宇光已经完全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而且,他还面临被敌我追杀的双重险境,何宇光精神几欲崩溃。他想起入党时面对党旗的庄严宣誓、发誓是要铲除冒名顶替的特务,同时独自开展武装斗争,重建被敌人破坏的特委党组织,以实际行动为自己正名。

    何宇光首先想到的是要杀掉那个冒牌货。他潜回苏宁,起出了被埋藏的冲锋枪,乘夜来到吴兴县委所在地,准备伺机下手。“何宇光”早就料到何宇光会来寻仇。县委转移之后,他秘密调来侦缉队在此张网以待。何宇光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他在老乡的掩护下躲过一劫,并得知县委已经转移不知去向。

    何宇光化装成农民,四处寻找县委的踪迹。刘德才也派出侦缉队到处寻找何宇光。钟书记则命令锄奸队长老王,务必要找到“汪得成”并将他铲除,何宇光身处敌我双重追杀的险境。

    何宇光混入县城,改名换姓在一家酒馆当了一名厨工。夜里,他潜入一个警察所,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了所有的警察,在墙上写下“中国共产党苏宁特委地下工作队高飞”的字样。

    次日,警察所遇袭的消息传遍全城,百姓们倍感振奋:苏宁特委并没有被杀绝,共产党就在我们身边。之后,何宇光又连续几次漂亮的行动,闹得国民党占领区人心惶惶,还发展了好几名青年加入地下工作队。至此,“高飞”的名字不胫而走。

    敌情报处长吴森和侦缉队队长刘德才经过分析,认定是何宇光所为,派出大批的特务四处寻找他的踪迹……钟书记得知消息倍感振奋。他认定苏宁特委还有同志幸存。他密令潜伏在苏宁市的地下党“茶叶”,一是设法找到高飞,与特委建立联系。另一个就是要找到“汪得”成并将他除掉。

    “茶叶”是一位冷艳的姑娘,真名叫王洁梅,是敌警备司令部的报务员,父亲是抗战中牺牲的一位国民党将领,也是副师长李忠魁的义女。她抗战时期加入共产党,虽然年轻,却有着丰富的地下工作经验。牺牲的特委干事王志和是她的哥哥。她受命后,怀着满腔仇恨,开始寻找“汪得成”的踪迹。

    “何宇光”带着地下工作队活跃在吴宁,也做群众工作,做敌人的反正工作,还发展了敌军好几个“内线”,甚至还烧敌人的仓库、深得钟书记的欣赏。

    按照党中央的决定,中共苏中、苏北两个区党委合并,成立了中共华中工委,决定重组苏宁特委,任命社会部副部长宋玉林为特派员,带领工作组秘密潜入苏宁地区,首先一件事就是要和吴兴县委取得联系,第二件事就是要找到高飞和他的游击队。

    吴森设下圈套,派特务尹十发伪装成进步军官,打入了“高飞”的游击队。并伪装起义,待高飞接收时,乘机消灭“高飞”和他的队伍。他们的密谋被王洁梅偷听到,立即潜出城报信,使高飞马上转移,她的身份暴露,留在了“高飞”的游击队里。

    苏宁城宴春茶楼的会计郑诚是县委地下联络员,由于假何的告密,他被逮捕,面对各种刑具,郑诚吓破了胆,当了叛徒,供出了自己的上线就是王洁梅。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吴森决定让郑诚回到茶楼,继续当他的地下党,引王洁梅上钩。

    王洁梅潜入苏宁城,准备寻找汪得成,却被郑诚出卖,危急关头,何宇光及时出现,解救了王洁梅,并掩护她逃出城外,自己却身负重伤。在芦苇荡疗伤的日子里,王洁梅暗自喜欢上了这个智勇双全的大胡子“高飞”。

    郑诚被捕并当了叛徒,钟书记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内部有奸细,借县委扩大会议之际,开始暗中进行排查。老钱列举了“何宇光”的种种疑点,于是,包括“何宇光”在内的好几个人都被列为怀疑对象,重点对“何宇光”进行暗中考察,但是狡猾的“何宇光”不仅经受住了考察,而且取得钟书记的更加信任。

    宋玉林的联络员小李找到了何宇光,传达了华中工委的命令和开会的具体时间。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何宇光决定冒险前往,揭穿假何全在此一举。途中,他让王洁梅先行一步,在秘密联络点,向阿贵和郝汉交代了后事。

    敌警备司令成世豪得知开会时间后,命令吴森即刻采取行动,被李忠魁偷听到,立即转告了城里的地下党。吴森想出恶毒的一招,故意在师部高层透出风来,说“高飞”就是代号348的特工,并秘密让刘德才化装成“高飞”的模样——头戴礼帽,粘上大胡子,率领部队连夜直扑特委所在地。行动无论成功与否,必定可以嫁祸于何宇光。

    高飞未能赶到,宋玉林按时召开会议,宣布了华中工委的命令:组建新的苏宁特委,任命钟书记为代理书记,宋玉林作为特派员留在特委,协助钟书记工作。并召开特委扩大会议,按照工委的部署,开展下一步工作。就在这时,小李带来了李忠魁的情报,宋玉林立即下令转移,在新的地点继续开会。

    何宇光和阿贵赶到张家泾村外,发现有大批国民党军队在运动,立即开火将敌人牵制住。战斗中阿贵中弹牺牲。刘德才率部扑了个空,便在村里疯狂地拷问群众,滥杀无辜,并纵火焚烧村屋,这一切都被混在人群中的老王看在眼里。

    何宇光忍悲掩埋好阿贵的尸体,与小李相遇,随他赶往新的开会地点。特委扩大会议在芦苇荡里继续召开。何宇光赶到,宋玉林发现他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高飞,当即追问。何宇光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出“何宇光”是假的,自己才是真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钟书记要将何宇光逮捕,这时,有大股的敌人朝这边包抄过来。宋玉林下令缴了二人的枪,押着他俩再次转移。

    偷袭不成,成世豪命令一个旅倾巢出动,以张家泾为中心,对方圆五十里进行反复搜索和清剿。同时封锁这一带所有道路、桥梁和渡口,严密盘查所有行人和船只,决不许让一人漏网。

    与会人员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宋玉林决定分散行动,突围后转移到同山河镇妖塔继续开会。宋玉林和钟书记等人闯过一道道封锁,潜入一个小村子,藏在一个老乡家的夹壁墙里。敌人在村子里疯狂搜索,真假何宇光在夹壁墙内唇枪舌剑,相互揭发,都说自己策动了阿贵所在部队起义。一时间人们难辩真假,王洁梅也陷入迷雾之中。

    宋玉林使出杀手锏:决定将真假二人送往华中工委接受审查。这一来,假何顿时慌了手脚,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到根据地,他就必死无疑。在一个小镇上,尾随而来的特务与“何宇光”接上了头。“何宇光”密嘱他,乘今晚在旅社过夜,由当地警察将三人一举擒获。特务从警察所出来,在旅社附近被跟踪的郝汉击毙。枪声惊动了李、王二人,立即押着两何冲出警察包围,逃到了镇外的河滩上,吴森接到报告,下令当地军警进行搜捕,同时命令刘德才迅速赶到该镇,搜寻李、王等四人的下落。在此其间,“何宇光”与老王逃脱,小李不幸中弹牺牲,何宇光却被当做壮丁抓了起来。

    何宇光在戒备森严的新兵营里无法逃脱,明白即便是再回去也说不清了。在分配去部队途中,他试图逃跑,却再次落入敌手,被带到了106团,准备执行军法予以枪毙。在行刑的头天晚上,他偶然得知该团团长熊庭耀是个正直的军官,便决定设法留下,争取策动该团起义,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

    在法场上,何宇光绝处逢生。当着熊庭耀的面,他化名为胡云海

    用各种轻重武器精确打靶,又在拼刺中大显身手,令熊庭耀十分惊讶,认为他不是新兵,追问他的来历。何宇光谎称自己是整编七十四师的侦察排长,在孟良崮战役中侥幸逃生。本打算在老家务农,却不料被抓了壮丁。熊庭耀大喜,立即将他赦免。

    按照特委扩大会议的分工,王洁梅负责策反工作,她秘密进驻城里。郝汉设法找到了她并将实情相告。王洁梅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相信了他,决定瞒着特委,同意何宇光在106团策动起义。

    熊庭耀提拔何宇光当了作训参谋,请他和几个军官喝酒,想考考他的酒量。没想到何宇光酒量大的出奇,把包括熊庭耀在内的人全都喝趴下了,第二天早晨照样出操,这使熊庭耀更加喜欢他。很快,何宇光成了他和这些军官的好朋友。

    熊庭耀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控告手枪连连长徐茂发克扣军饷,引起士兵们不满,要求加以惩处。熊庭耀十分恼怒,派何宇光下连调查此事。何宇光下到该连,经过调查,证实了这一情况,并机智勇敢地处理了士兵哗变、徐茂发死党裹挟人质等问题,圆满完成任务。他深得熊庭耀的赏识,乘机在军中开展策反工作,又把郝汉也安插进了该团,当了一名勤务兵。

    宋玉林回华中工委述职并参加会议,特委由钟书记主持工作。

    何宇光奉命去师部开参谋会议,意外地发现了骆秘书。他当机立断,将他捅死在厕所里。事发后,参与会议的所有人都被扣在师部接受调查。吴森对这个来自七十四师的胡参谋非常怀疑,不仅百般审问,还到他的“家乡”进行调查。何宇光早有准备,因此应付自如。但吴森不肯放过他,甚至怀疑他就是失踪的何宇光。便将他扣在侦缉队做进一步调查,并准备召回假何进行辨认。

    熊庭耀得报后十分生气,立即打电话与吴森交涉。吴森承诺调查完后就放人,并拍下了何宇光的照片。三天过后,吴森仍不放人,熊庭耀派去探视的人还遭到刘德才的粗暴对待。熊庭耀借机想教训刘德才,他率领手枪连,乘坐几辆大卡车赶到城里,将侦缉队包围,逢人便打,并刘德才等人全部被扣押,逼令他立即放人。

    成世豪闻讯赶到,为了安抚军心,他只得命令把何宇光释放。

    事发后,“何宇光”赶到城里与吴森密会,确认了照片上的胡参谋就是何宇光。

    另一头,王洁梅通过关系,成功地争取了106团营长卢标,商定下起义方案。在要不要争取熊庭耀的问题上,一时举棋不定。就在这时,何宇光被传唤到了团部,熊庭耀突然翻脸,立即将他扣押,指责他发动叛乱,何宇光大义凛然,怒斥熊庭耀。

    熊庭耀亲自开车,将何宇光押往师部。途中,吉普车拐进了松林,熊庭耀向他出示了一张中共早期党证。原来,熊庭耀在三四年就加入了共产党,抗战前夕,准备发动兵变之前得到上级指示:由于国共合作,兵变计划取消,所有地下党都留在国民党军队里,直接参加抗战。八年抗战中,他的秘密战线中的同志们都已经牺牲,自己也和党失去了联系,多年来一直苦苦寻找直至今日。何宇光激动不已,与熊庭耀紧紧拥抱。至此,106团的起义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何宇光”为王洁梅买布做衣,意外地发现该布店正在为106团制作大量的白袖章,立即派身边的特务谷富明进城报告给了吴森。吴森接到报告,怀疑106团有可能发动兵变。他设法查到并证实这一怀疑。此时,106团副团长临阵变节,向成世豪密报了整个起义计划。

    “何宇光”主动请缨,准备率游击纵队接应起义部队。他给吴森送去一条毒计:趁接收时,将起义部队和游击纵队分割包围一举歼灭。

    起义前的准备会议上,何宇光建议提前一天,利用该师“遥祭日”当晚加菜放假的机会举行起义,会议通过了这一建议。

    就在这一天,当全师军官集中在郊外举行悼念抗战中牺牲烈士的时候,成世豪突然下令将熊庭耀和李忠魁等人逮捕,随后,熊庭耀牺牲,李忠魁被抓了起来。与此同时,正在团部值班的何宇光发现电话线已经被切断,副团长率兵闯入,要逮捕他。在郝汉的掩护下,两人逃出团部,率领部分起义官兵奔向指定地点,与王洁梅会合。

    “何宇光”带领特委纵队去接应起义部队,陷入敌人埋伏,主力丧失殆尽……起义失败,王洁梅重新认识何宇光,认定他就是汪得成,要将他处决。在老钱的启发下,她网开一面,放跑了何宇光,而自己却遭到钟书记严厉处分。

    何宇光此时的处境比上次更加艰难,不仅不再有人会相信他,而且随时可能会送命。为了除掉假何这颗定时炸弹,他怀着满腔悲愤,做出了一个超乎常人想象的举动,于一天夜里,化装成国民党士兵,潜入军车场,在自己脸上泼上汽油,点火将自己毁容。

    大火引发军车连环大爆炸,何宇光和其他受伤士兵被送进陆军医院。黄军医得知何宇光的遭遇,异常震惊与不解。经过他的精心治疗,何宇光保住了性命,秘密转移到黄家进一步接受治疗。黄军医虽曾留洋学医,有精湛的外科技术,但也无力回天。经过修补整容,何宇光已经面目全非,成了一个怪面人。他改名“魏有田”,化装成伤残乞丐,以乞讨为生,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苦的寻找假何之路,他餐风露宿、饥寒交迫,昏倒在路旁,恰巧特委被服厂转移经过,将他搭救并随队,安排他当了一名马伕。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假何已派送山东华野部队进行一线锻炼,便立即跋山涉水,赶赴山东。

    人海茫茫,追踪之路艰难重重。他设法参加了华野部队,多次立功,在攻打济南战役中,他还成为了一级英模,转业地方。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假何已经返回苏宁,便立即辞职,潜回苏宁,依旧当了一名厨师。此时,解放大军南下,江苏全境解放。

    “何宇光”已担任了苏宁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洁梅任侦察科科长。吴森和刘德才潜伏了下来,成立了“苏宁人民反共救国军”,以苏宁为基地,在假何的暗中配合下,大肆进行暗杀、爆炸、纵火等破坏活动,制造了一系列恐怖事件,企图颠覆新生的红色政权。

    何宇光几次设法打入公安局,打算暗中监视假何,寻机揪住他的狐狸尾巴。但都未成功。机会终于来了。一天,“何宇光”一行人来到餐馆就餐,对何宇光做的菜赞不绝口,提出要调“魏有田”到公安局当厨师,“魏有田”欣然同意,如愿地打入了公安局。他有意识地接近“何宇光”,尽量讨好他,以取得他的信任。经常做好吃的,精心调理他的饮食,甚得何副局长的欢心。

    老钱担任公安局机要科长,他怀疑上了这个来历不明的“魏师傅”, 何宇光经不过他的盘问,便把实情相告。老钱异常震惊,立即带他面见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玉林,得到了上级党组织的有力支持,并将野战部队指导员刘庆林调到公安局,作为何的助手。

    刘庆林故意认出“老魏头”是地主的儿子,到“何宇光”面前举报,这更坚定了假何对何宇光的信任,把他发展成特务。随后,何宇光成功打入反共救国军内部,使得我方接连破获了几起大案,何宇光又几度被敌人怀疑,都被他化险为夷。苏南区党委派出春节慰问团来苏宁,吴森要“老魏头”里应外合,刺杀慰问团李忠魁等领导同志。何宇光机智与之周旋,既保护了慰问团首长的安全,又抓获了大量的潜伏敌特。

    吴森再施毒计,准备利用春节慰问演出、部队集中看戏的时候,偷袭并炸毁苏宁大型火力发电厂和拦江大坝,制造震惊中外的大事件。假何派何宇光前去送情报,被吴森怀疑并扣押。何宇光得知敌人的阴谋后,心急如焚,舍命冲出虎口,摆脱敌人追杀,赶回城里报信。吴森见阴谋败露,决定孤注一掷,以一小部分兵力佯攻发电厂,集中三县主力,全力攻击大坝。

    何宇光赶到公安局,立即被钟书记逮捕。他心急如焚,说出了敌人的阴谋,钟书记却不信。假何得知何宇光的真实身份,一面挑唆钟书记处死何宇光,一面狗急跳墙,准备炸毁市政府大楼,吸引解放军,配合吴森匪帮的行动。他的行踪被钟书记察觉,与之进行搏斗,被假何劫持逃跑。

    宋玉林得知敌人的阴谋,立即调兵遣将,火速增援宁江大坝。吴森匪帮陷入解放军包围。绝望之下,吴森吞枪自杀,刘德才在发电厂被击毙。

    假何劫持钟书记逃进教堂,与自己的女友、日本籍女间谍田芳丽会合。他俩不甘心失败,决定要再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然后逃往台湾。田芳丽从自己舅舅、前日军高仓义敏少将的遗物中,发现了惊人的秘密:当年日本投降前夕,高仓义敏在一处别墅地下,埋藏了上千吨毒气弹,打算与苏宁城同归于尽,后来因为成了国民党顾问,所以计划没有实施,但毒气弹仍然埋藏地下。

    假何如获至宝,劫持钟书记转移到别墅,在地下室里安装了定时炸弹,准备引爆毒气弹,将整个苏宁变成一座死城。

    何宇光和王洁梅顺藤摸瓜,找到了别墅,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激烈搏杀,于千钧一发之际,他使出秘密武器,用厨师雕刻刀飞刀刺死了假何。

    公安局拍集体照,何宇光没有坐在宋玉林身边的局长座上,而是站在了王洁梅身旁——他继续当他的厨师。
说明:本剧本只上传一小部份,后面省略了很多内容,剧本长度大概十来分钟,是一个超级搞笑加感人并起到宣传教育的正能量剧本,适合各种活动演出。此剧本是收费的,如您有需要请联系,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企业微信号:13979226936 微信公众号:剧本原创, 另外可根据您的要求专业为您量身定写各种剧本,如: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话剧、二人转、双簧、戏曲剧本等。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从开始要二十万到最后不要彩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保险公司小品剧本《天气变化
老师相亲超搞笑小品《不要彩
感谢党和政府小品剧本《天气
适合父亲节表演的小品《不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党员廉洁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禁毒宣传小品剧本(后悔的眼泪)
政府管委会和公司市场营销人员
军队情景剧剧本《最美机务兵》
建筑公司三句半剧本《部门创辉
电力企业反腐小品剧本《将反腐
安全生产情景剧本《安全不能马
医院开展“学党史跟党走”实践
婚姻登记搞笑小品剧本《520结婚
纪检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戏曲音乐剧本《村长的心病》
红色历史情景剧剧本《红色黔东
情感音乐剧剧本《庭前调解》
七一建党节小品剧本《最美党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历史小品剧本
古装搞笑小品剧本《天南地北来
小学生红色教育题材小品《小小
感人故事小品剧《我爱你中国》
小学生表演红色历史题材小品《
乡村振兴小品剧本《村里那些事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宣传小品《老
电信诈骗和网贷小品《心急的陷
六一儿童节超感人小品《唯一的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你健
五一劳动节晚会节目爆笑小品《
供电局员工感人小品剧本《照亮
拐卖农村妇女小品《买媳妇》
电视台融媒体小品剧本《融媒体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其他电视剧本 > 三十集谍战电视剧《真假之间》故事大纲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其他电视剧本   会员:zhyjj5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4/6/9 5:15:15     最新修改:2024/6/9 9:29:3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三十集谍战电视剧《真假之间》故事大纲》
【原创剧本网】作者:江剑
中国原创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本剧反映的是解放战争期间,敌我双方展开的惊险激烈的谍战。

    真假之间

    (三十集电视剧故事大纲)

    时间:1947年——1950年

    地点:江苏某重镇苏宁市及周边地区

    主要人物:

    何宇光:男 27——30岁,原中共苏宁特委社会部侦察员,后为苏宁市公安局厨师。硬汉形象,冷峻内向,难见一笑。

    “何宇光”:男 27——30岁,假何宇光,真名何雄。国民党保密局特务,先后任吴兴县委社会部长、苏宁市公安局副局长。帅哥形象,性格外向。

    王洁梅:女 22——25岁,先后为中共地下党员、游击队指导员、苏宁市公安局侦察科长。冷艳、性格内敛。

    宋玉林:男 34——37岁,先后任华中工委特派员、苏宁市委副书记兼法制委员会书记,沉稳老练,足智多谋。

    钟书记:男 36——39岁,先后任吴兴县委副书记、苏宁特委代理书记、公安局长,工农干部,豪爽、粗犷。

    老  钱:男 34——37岁,吴兴县委委员、报务主任、公安局机要科长,谨慎、稳重。

    刘庆林:男 25——28岁、国民党起义士兵、解放军某连指导员、公安局侦察科副科长,机敏、干练。

    李忠魁:男 42岁——45岁,二十八师副师长,中共早期党员,稳重                练达。

    熊庭耀:男 38岁,国民党106团团长、中共早期党员,粗中有细。

    丁佩仪:女23——26岁,原二十八师报务员、苏宁市公安局户籍科副科长,爽朗、心直口快。

    老  王:男 34——38岁,吴兴县委委员、公安局治安科长,粗犷。

    郝  汉:男 23岁,何宇光游击队骨干。机智勇敢。

    阿  龙:男20岁,原餐馆伙计,何宇光游击队骨干。机灵。

    阿  贵:男 24——27岁,原二十八师士兵、何宇光游击队骨干。机智、讲义气。

    黄医生:男 32——35岁,原国民党军医、人民医院副院长。正直。

    水上飞:男 26——28岁,原为土匪,后为渔民。

    吴  森:男 30——33岁,国民党苏宁警备司令部情报处长、反共救国军司令,阴险狡诈,诡计多端。

    刘德才:男 28——31岁,苏宁警备司令部侦缉队队长、反共救国军参谋长,粗野、凶残。

    成世豪:男 43岁,国民党二十八师师长兼苏宁警备司令,军人气质。

    冼  三:男 27——30岁,苏宁警备司令部侦缉队特务、反共救国军联络员,无赖形象。

    尹十发:男 27岁,苏宁警备司令部侦缉队副队长。狡猾、歹毒。

    谷富民:男 25岁,苏宁警备司令部侦缉队特务。

    入江龙:男 32——35岁,土匪头子、反共救国军头目。

    滚地雷:男 39岁,原地主家打手、反共救国军头目。

    田芳丽:女 26岁,特务、何雄的恋人。

    三、全剧故事梗概:

    都说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可是,有的时候,假的就能变成真的,真的也能变成假的。不过到头来,假的终归是假的,真的毕竟还是真的——

    1947年某夜,中共苏宁特委社会部侦察员何宇光奉调吴兴县委担任社会部长,以加强该县的对敌工作力量。

    就在他走后没多久,正在召开会议的特委所在地陈村突然被国民党军队团团包围。血战中,所有干部战士甚至家属全部遇难,仅剩侦察科长高飞一人被敌人抓走。

    何宇光对此毫不知情,星夜直奔吴兴。途中,他摆脱了不明身份人的袭击,穿越敌人的重重封锁线,赶到了吴兴县委所在地。谁知,一件令他无法想象的事发生了:县委又来了一位何宇光。这位“何宇光”年龄、身材、口音都与他相仿,同样持有特委的介绍信。所不同的是,此人身中两弹,浑身是血,到达后便昏倒在地。

    同时出现了两个何宇光,吴兴县委钟书记一时真假难辩,但他当机立断,将伤者送去抢救,同时把何宇光扣押,并紧急发报给特委,想了解情况,但是没有收到任何信号。

    “何宇光”经过抢救醒了过来,告诉钟书记:特委被国民党军队偷袭,包括孙书记在内的所有的同志都壮烈牺牲,他是九死一生逃出来的。钟书记又找何宇光询问。因为何宇光根本不知道特委所发生的事,便答道:孙书记和特委的同志们都很好。

    钟书记感到问题严重,他不敢轻易下结论,当即派出侦察员赶往特委所在地了解情况。

    很快,派出的侦察员回来了,证实了苏宁特委所发生的一切。而且,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党“茶叶”也发来密电证实了这一消息。钟书记立即把两个何宇光找来对质。“何宇光”指着何宇光叫道:此人是暗藏的特务,化名汪得成,两年前混入特委,就是他引来的敌人,现在又冒名顶替想混入吴兴县委。何宇光十分震惊和愤怒,当场向对方质问。没想到对方对特委十分熟悉,何宇光提到的任何人、任何情况他都能对答如流,甚至连他不知道的对方也掌握的一清二楚。

    钟书记对两个何宇光进行了仔细的审讯和调查,却没找出任何破绽。他不敢轻易下结论,将二人暂时关押,待进一步审查。

    正当钟书记一筹莫展的时候,特委孙书记的秘书骆学文突然带伤出现。钟书记虽然不认识何宇光,但和骆秘书却很熟悉,当场让他指证。何宇光怎么也没想到,骆秘书居然指着他说:此人就是汪得成,是混入特委的国民党特务。

    何宇光顿时身临险境,县委的同志们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将他枪毙。当枪口顶住脑门时,何宇光急中生智,采取了缓兵之计,承认自己就是特务,并且编造了一个假情报,说有个特务头子要和他在同山镇接头,他愿意带路指认,协助县委锄奸队杀掉这个特务头子,愿意以此来立功赎罪。其真实目的是想借机逃跑,钟书记同意了。

    在镇上,何宇光巧妙地摆脱了敌我双方,逃离险境来到城里,打算找其他相识的同志为其作证,却不料城里地下党组织全被破坏。他又找到故交——国民党黄军医,但黄军医认为,共产党不会相信一个国民党军医的话。于是,他日夜兼程赶往苏中根据地,打算向中共苏中区党委报告吴兴县委发生的严重事件。但是,当他赶到目的地时,发现这里也已经被国民党军队占领。他悄悄地访问老乡,才知道区党委早已转移而不知去向。至此,何宇光已经完全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而且,他还面临被敌我追杀的双重险境,何宇光精神几欲崩溃。他想起入党时面对党旗的庄严宣誓、发誓是要铲除冒名顶替的特务,同时独自开展武装斗争,重建被敌人破坏的特委党组织,以实际行动为自己正名。

    何宇光首先想到的是要杀掉那个冒牌货。他潜回苏宁,起出了被埋藏的冲锋枪,乘夜来到吴兴县委所在地,准备伺机下手。“何宇光”早就料到何宇光会来寻仇。县委转移之后,他秘密调来侦缉队在此张网以待。何宇光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他在老乡的掩护下躲过一劫,并得知县委已经转移不知去向。

    何宇光化装成农民,四处寻找县委的踪迹。刘德才也派出侦缉队到处寻找何宇光。钟书记则命令锄奸队长老王,务必要找到“汪得成”并将他铲除,何宇光身处敌我双重追杀的险境。

    何宇光混入县城,改名换姓在一家酒馆当了一名厨工。夜里,他潜入一个警察所,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了所有的警察,在墙上写下“中国共产党苏宁特委地下工作队高飞”的字样。

    次日,警察所遇袭的消息传遍全城,百姓们倍感振奋:苏宁特委并没有被杀绝,共产党就在我们身边。之后,何宇光又连续几次漂亮的行动,闹得国民党占领区人心惶惶,还发展了好几名青年加入地下工作队。至此,“高飞”的名字不胫而走。

    敌情报处长吴森和侦缉队队长刘德才经过分析,认定是何宇光所为,派出大批的特务四处寻找他的踪迹……钟书记得知消息倍感振奋。他认定苏宁特委还有同志幸存。他密令潜伏在苏宁市的地下党“茶叶”,一是设法找到高飞,与特委建立联系。另一个就是要找到“汪得”成并将他除掉。

    “茶叶”是一位冷艳的姑娘,真名叫王洁梅,是敌警备司令部的报务员,父亲是抗战中牺牲的一位国民党将领,也是副师长李忠魁的义女。她抗战时期加入共产党,虽然年轻,却有着丰富的地下工作经验。牺牲的特委干事王志和是她的哥哥。她受命后,怀着满腔仇恨,开始寻找“汪得成”的踪迹。

    “何宇光”带着地下工作队活跃在吴宁,也做群众工作,做敌人的反正工作,还发展了敌军好几个“内线”,甚至还烧敌人的仓库、深得钟书记的欣赏。

    按照党中央的决定,中共苏中、苏北两个区党委合并,成立了中共华中工委,决定重组苏宁特委,任命社会部副部长宋玉林为特派员,带领工作组秘密潜入苏宁地区,首先一件事就是要和吴兴县委取得联系,第二件事就是要找到高飞和他的游击队。

    吴森设下圈套,派特务尹十发伪装成进步军官,打入了“高飞”的游击队。并伪装起义,待高飞接收时,乘机消灭“高飞”和他的队伍。他们的密谋被王洁梅偷听到,立即潜出城报信,使高飞马上转移,她的身份暴露,留在了“高飞”的游击队里。

    苏宁城宴春茶楼的会计郑诚是县委地下联络员,由于假何的告密,他被逮捕,面对各种刑具,郑诚吓破了胆,当了叛徒,供出了自己的上线就是王洁梅。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吴森决定让郑诚回到茶楼,继续当他的地下党,引王洁梅上钩。

    王洁梅潜入苏宁城,准备寻找汪得成,却被郑诚出卖,危急关头,何宇光及时出现,解救了王洁梅,并掩护她逃出城外,自己却身负重伤。在芦苇荡疗伤的日子里,王洁梅暗自喜欢上了这个智勇双全的大胡子“高飞”。

    郑诚被捕并当了叛徒,钟书记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内部有奸细,借县委扩大会议之际,开始暗中进行排查。老钱列举了“何宇光”的种种疑点,于是,包括“何宇光”在内的好几个人都被列为怀疑对象,重点对“何宇光”进行暗中考察,但是狡猾的“何宇光”不仅经受住了考察,而且取得钟书记的更加信任。

    宋玉林的联络员小李找到了何宇光,传达了华中工委的命令和开会的具体时间。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何宇光决定冒险前往,揭穿假何全在此一举。途中,他让王洁梅先行一步,在秘密联络点,向阿贵和郝汉交代了后事。

    敌警备司令成世豪得知开会时间后,命令吴森即刻采取行动,被李忠魁偷听到,立即转告了城里的地下党。吴森想出恶毒的一招,故意在师部高层透出风来,说“高飞”就是代号348的特工,并秘密让刘德才化装成“高飞”的模样——头戴礼帽,粘上大胡子,率领部队连夜直扑特委所在地。行动无论成功与否,必定可以嫁祸于何宇光。

    高飞未能赶到,宋玉林按时召开会议,宣布了华中工委的命令:组建新的苏宁特委,任命钟书记为代理书记,宋玉林作为特派员留在特委,协助钟书记工作。并召开特委扩大会议,按照工委的部署,开展下一步工作。就在这时,小李带来了李忠魁的情报,宋玉林立即下令转移,在新的地点继续开会。

    何宇光和阿贵赶到张家泾村外,发现有大批国民党军队在运动,立即开火将敌人牵制住。战斗中阿贵中弹牺牲。刘德才率部扑了个空,便在村里疯狂地拷问群众,滥杀无辜,并纵火焚烧村屋,这一切都被混在人群中的老王看在眼里。

    何宇光忍悲掩埋好阿贵的尸体,与小李相遇,随他赶往新的开会地点。特委扩大会议在芦苇荡里继续召开。何宇光赶到,宋玉林发现他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高飞,当即追问。何宇光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出“何宇光”是假的,自己才是真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钟书记要将何宇光逮捕,这时,有大股的敌人朝这边包抄过来。宋玉林下令缴了二人的枪,押着他俩再次转移。

    偷袭不成,成世豪命令一个旅倾巢出动,以张家泾为中心,对方圆五十里进行反复搜索和清剿。同时封锁这一带所有道路、桥梁和渡口,严密盘查所有行人和船只,决不许让一人漏网。

    与会人员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宋玉林决定分散行动,突围后转移到同山河镇妖塔继续开会。宋玉林和钟书记等人闯过一道道封锁,潜入一个小村子,藏在一个老乡家的夹壁墙里。敌人在村子里疯狂搜索,真假何宇光在夹壁墙内唇枪舌剑,相互揭发,都说自己策动了阿贵所在部队起义。一时间人们难辩真假,王洁梅也陷入迷雾之中。

    宋玉林使出杀手锏:决定将真假二人送往华中工委接受审查。这一来,假何顿时慌了手脚,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到根据地,他就必死无疑。在一个小镇上,尾随而来的特务与“何宇光”接上了头。“何宇光”密嘱他,乘今晚在旅社过夜,由当地警察将三人一举擒获。特务从警察所出来,在旅社附近被跟踪的郝汉击毙。枪声惊动了李、王二人,立即押着两何冲出警察包围,逃到了镇外的河滩上,吴森接到报告,下令当地军警进行搜捕,同时命令刘德才迅速赶到该镇,搜寻李、王等四人的下落。在此其间,“何宇光”与老王逃脱,小李不幸中弹牺牲,何宇光却被当做壮丁抓了起来。

    何宇光在戒备森严的新兵营里无法逃脱,明白即便是再回去也说不清了。在分配去部队途中,他试图逃跑,却再次落入敌手,被带到了106团,准备执行军法予以枪毙。在行刑的头天晚上,他偶然得知该团团长熊庭耀是个正直的军官,便决定设法留下,争取策动该团起义,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

    在法场上,何宇光绝处逢生。当着熊庭耀的面,他化名为胡云海

    用各种轻重武器精确打靶,又在拼刺中大显身手,令熊庭耀十分惊讶,认为他不是新兵,追问他的来历。何宇光谎称自己是整编七十四师的侦察排长,在孟良崮战役中侥幸逃生。本打算在老家务农,却不料被抓了壮丁。熊庭耀大喜,立即将他赦免。

    按照特委扩大会议的分工,王洁梅负责策反工作,她秘密进驻城里。郝汉设法找到了她并将实情相告。王洁梅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相信了他,决定瞒着特委,同意何宇光在106团策动起义。

    熊庭耀提拔何宇光当了作训参谋,请他和几个军官喝酒,想考考他的酒量。没想到何宇光酒量大的出奇,把包括熊庭耀在内的人全都喝趴下了,第二天早晨照样出操,这使熊庭耀更加喜欢他。很快,何宇光成了他和这些军官的好朋友。

    熊庭耀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控告手枪连连长徐茂发克扣军饷,引起士兵们不满,要求加以惩处。熊庭耀十分恼怒,派何宇光下连调查此事。何宇光下到该连,经过调查,证实了这一情况,并机智勇敢地处理了士兵哗变、徐茂发死党裹挟人质等问题,圆满完成任务。他深得熊庭耀的赏识,乘机在军中开展策反工作,又把郝汉也安插进了该团,当了一名勤务兵。

    宋玉林回华中工委述职并参加会议,特委由钟书记主持工作。

    何宇光奉命去师部开参谋会议,意外地发现了骆秘书。他当机立断,将他捅死在厕所里。事发后,参与会议的所有人都被扣在师部接受调查。吴森对这个来自七十四师的胡参谋非常怀疑,不仅百般审问,还到他的“家乡”进行调查。何宇光早有准备,因此应付自如。但吴森不肯放过他,甚至怀疑他就是失踪的何宇光。便将他扣在侦缉队做进一步调查,并准备召回假何进行辨认。

    熊庭耀得报后十分生气,立即打电话与吴森交涉。吴森承诺调查完后就放人,并拍下了何宇光的照片。三天过后,吴森仍不放人,熊庭耀派去探视的人还遭到刘德才的粗暴对待。熊庭耀借机想教训刘德才,他率领手枪连,乘坐几辆大卡车赶到城里,将侦缉队包围,逢人便打,并刘德才等人全部被扣押,逼令他立即放人。

    成世豪闻讯赶到,为了安抚军心,他只得命令把何宇光释放。

    事发后,“何宇光”赶到城里与吴森密会,确认了照片上的胡参谋就是何宇光。

    另一头,王洁梅通过关系,成功地争取了106团营长卢标,商定下起义方案。在要不要争取熊庭耀的问题上,一时举棋不定。就在这时,何宇光被传唤到了团部,熊庭耀突然翻脸,立即将他扣押,指责他发动叛乱,何宇光大义凛然,怒斥熊庭耀。

    熊庭耀亲自开车,将何宇光押往师部。途中,吉普车拐进了松林,熊庭耀向他出示了一张中共早期党证。原来,熊庭耀在三四年就加入了共产党,抗战前夕,准备发动兵变之前得到上级指示:由于国共合作,兵变计划取消,所有地下党都留在国民党军队里,直接参加抗战。八年抗战中,他的秘密战线中的同志们都已经牺牲,自己也和党失去了联系,多年来一直苦苦寻找直至今日。何宇光激动不已,与熊庭耀紧紧拥抱。至此,106团的起义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何宇光”为王洁梅买布做衣,意外地发现该布店正在为106团制作大量的白袖章,立即派身边的特务谷富明进城报告给了吴森。吴森接到报告,怀疑106团有可能发动兵变。他设法查到并证实这一怀疑。此时,106团副团长临阵变节,向成世豪密报了整个起义计划。

    “何宇光”主动请缨,准备率游击纵队接应起义部队。他给吴森送去一条毒计:趁接收时,将起义部队和游击纵队分割包围一举歼灭。

    起义前的准备会议上,何宇光建议提前一天,利用该师“遥祭日”当晚加菜放假的机会举行起义,会议通过了这一建议。

    就在这一天,当全师军官集中在郊外举行悼念抗战中牺牲烈士的时候,成世豪突然下令将熊庭耀和李忠魁等人逮捕,随后,熊庭耀牺牲,李忠魁被抓了起来。与此同时,正在团部值班的何宇光发现电话线已经被切断,副团长率兵闯入,要逮捕他。在郝汉的掩护下,两人逃出团部,率领部分起义官兵奔向指定地点,与王洁梅会合。

    “何宇光”带领特委纵队去接应起义部队,陷入敌人埋伏,主力丧失殆尽……起义失败,王洁梅重新认识何宇光,认定他就是汪得成,要将他处决。在老钱的启发下,她网开一面,放跑了何宇光,而自己却遭到钟书记严厉处分。

    何宇光此时的处境比上次更加艰难,不仅不再有人会相信他,而且随时可能会送命。为了除掉假何这颗定时炸弹,他怀着满腔悲愤,做出了一个超乎常人想象的举动,于一天夜里,化装成国民党士兵,潜入军车场,在自己脸上泼上汽油,点火将自己毁容。

    大火引发军车连环大爆炸,何宇光和其他受伤士兵被送进陆军医院。黄军医得知何宇光的遭遇,异常震惊与不解。经过他的精心治疗,何宇光保住了性命,秘密转移到黄家进一步接受治疗。黄军医虽曾留洋学医,有精湛的外科技术,但也无力回天。经过修补整容,何宇光已经面目全非,成了一个怪面人。他改名“魏有田”,化装成伤残乞丐,以乞讨为生,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苦的寻找假何之路,他餐风露宿、饥寒交迫,昏倒在路旁,恰巧特委被服厂转移经过,将他搭救并随队,安排他当了一名马伕。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假何已派送山东华野部队进行一线锻炼,便立即跋山涉水,赶赴山东。

    人海茫茫,追踪之路艰难重重。他设法参加了华野部队,多次立功,在攻打济南战役中,他还成为了一级英模,转业地方。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假何已经返回苏宁,便立即辞职,潜回苏宁,依旧当了一名厨师。此时,解放大军南下,江苏全境解放。

    “何宇光”已担任了苏宁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洁梅任侦察科科长。吴森和刘德才潜伏了下来,成立了“苏宁人民反共救国军”,以苏宁为基地,在假何的暗中配合下,大肆进行暗杀、爆炸、纵火等破坏活动,制造了一系列恐怖事件,企图颠覆新生的红色政权。

    何宇光几次设法打入公安局,打算暗中监视假何,寻机揪住他的狐狸尾巴。但都未成功。机会终于来了。一天,“何宇光”一行人来到餐馆就餐,对何宇光做的菜赞不绝口,提出要调“魏有田”到公安局当厨师,“魏有田”欣然同意,如愿地打入了公安局。他有意识地接近“何宇光”,尽量讨好他,以取得他的信任。经常做好吃的,精心调理他的饮食,甚得何副局长的欢心。

    老钱担任公安局机要科长,他怀疑上了这个来历不明的“魏师傅”, 何宇光经不过他的盘问,便把实情相告。老钱异常震惊,立即带他面见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玉林,得到了上级党组织的有力支持,并将野战部队指导员刘庆林调到公安局,作为何的助手。

    刘庆林故意认出“老魏头”是地主的儿子,到“何宇光”面前举报,这更坚定了假何对何宇光的信任,把他发展成特务。随后,何宇光成功打入反共救国军内部,使得我方接连破获了几起大案,何宇光又几度被敌人怀疑,都被他化险为夷。苏南区党委派出春节慰问团来苏宁,吴森要“老魏头”里应外合,刺杀慰问团李忠魁等领导同志。何宇光机智与之周旋,既保护了慰问团首长的安全,又抓获了大量的潜伏敌特。

    吴森再施毒计,准备利用春节慰问演出、部队集中看戏的时候,偷袭并炸毁苏宁大型火力发电厂和拦江大坝,制造震惊中外的大事件。假何派何宇光前去送情报,被吴森怀疑并扣押。何宇光得知敌人的阴谋后,心急如焚,舍命冲出虎口,摆脱敌人追杀,赶回城里报信。吴森见阴谋败露,决定孤注一掷,以一小部分兵力佯攻发电厂,集中三县主力,全力攻击大坝。

    何宇光赶到公安局,立即被钟书记逮捕。他心急如焚,说出了敌人的阴谋,钟书记却不信。假何得知何宇光的真实身份,一面挑唆钟书记处死何宇光,一面狗急跳墙,准备炸毁市政府大楼,吸引解放军,配合吴森匪帮的行动。他的行踪被钟书记察觉,与之进行搏斗,被假何劫持逃跑。

    宋玉林得知敌人的阴谋,立即调兵遣将,火速增援宁江大坝。吴森匪帮陷入解放军包围。绝望之下,吴森吞枪自杀,刘德才在发电厂被击毙。

    假何劫持钟书记逃进教堂,与自己的女友、日本籍女间谍田芳丽会合。他俩不甘心失败,决定要再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然后逃往台湾。田芳丽从自己舅舅、前日军高仓义敏少将的遗物中,发现了惊人的秘密:当年日本投降前夕,高仓义敏在一处别墅地下,埋藏了上千吨毒气弹,打算与苏宁城同归于尽,后来因为成了国民党顾问,所以计划没有实施,但毒气弹仍然埋藏地下。

    假何如获至宝,劫持钟书记转移到别墅,在地下室里安装了定时炸弹,准备引爆毒气弹,将整个苏宁变成一座死城。

    何宇光和王洁梅顺藤摸瓜,找到了别墅,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激烈搏杀,于千钧一发之际,他使出秘密武器,用厨师雕刻刀飞刀刺死了假何。

    公安局拍集体照,何宇光没有坐在宋玉林身边的局长座上,而是站在了王洁梅身旁——他继续当他的厨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