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年会搞笑简单易学小品,搞笑年会
赞美公司发展的快板,夸企业快板
关于面试的小品,有关于面试的搞
最幽默的元旦晚会节目搞笑小品
应聘面试搞笑小品剧本,关于面试
5人应聘小品剧本,应聘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最幽默的元旦晚会节目搞笑 11-17
建筑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安 11-15
圣诞节节目小品剧本,基督教 11-13
酒店年会音乐剧剧本(酒店大 11-10
法制宣传小品(调解的幸福) 11-8
古代搞笑情景剧剧本(高风亮 11-7
残疾人小品剧本,残疾人小品 11-6
艾滋病小品剧本,关于艾滋病 11-3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小品,关于 11-1
公司年会情景剧剧本(公司故 10-31
小学生歌舞剧,儿童音乐剧剧 10-30
公司设计部年会音乐剧剧本 10-28
新生迎新晚会搞笑小品,大一 10-26
老兵复员小品,老兵退伍搞笑 10-24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万圣节情景小故事,万圣节搞 10-12
重阳节敬老的搞笑小品,九九 10-9
校园励志感人小品,校园青春 10-7
互联网+超级搞笑古装小品剧 9-29
弘扬社会正能量音乐剧剧本 9-26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部队 9-11
公安基层派出所警员小品(警 9-8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泪淹 第四十二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西陵梅园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9/10 11:16:18     最新修改:2017/9/12 8:55:1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泪淹 第四十二集
作者:李晓梅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四十二集

 

内景/  印冲公社供销社/  1968年/  元月/  白天

     (三苗背着山货,惠安着友苏和友文赶集。三苗卖货,买货。)

聂三苗   (向营业员)有收的废报纸没?卖点给我?

营业员    你要那干吗?

聂三苗    糊墙啊。旧房子了,墙上大窟窿小眼儿,夜里刮风嗖嗖的,冷啊。

营业员    正好公社收发室才卖了些来。还有大字报,要不要?

聂三苗    我家又不开批斗会,要大字报搞什么嘛。

内景/  三苗家/  晚上

     (铁锤和庆生阅读报纸。)

余庆生    文化大革命正在向更深处进行,全国形势一片大好。

佟铁锤    “两报一刊”1968年元旦社论讲的最多的还是斗批改。

余庆生    革命大联合不要再武斗,各派联合起来进一步揭露中国赫鲁晓夫,夺权后成立三结合“革命委员会”。舅舅,你能结合进去吗?

佟铁锤    “三结合”,我把自己放进去比较了一下,只有“革命干部”一项还沾点边,可是前面半截“没有被打倒的”定语又把我给定死了。我是“被打倒了的”。

余庆生    再看看有没有别的消息。

佟铁锤    前些时没有连贯性的读报,信息断了桥。唉,要是有运动结束,对过去所犯错误既往不咎或稍加惩处,大家原封不动各回各位的消息就好了,哪怕有个暗示。

余庆生    我只要求不枪毙就行了。

佟铁锤   (心声)两眼一抹黑,没有丝毫的希望!

内景/  三道河小学教室/  白天

         (高低年级全体在场,并有学龄前弟弟妹妹,济济一堂。曾、佟、何家的八个孩子也在座。若茸给孩子们上课。)

白若茸    同学们,今天学习《纪念白求恩》……

内景/  三道河大队服装厂/  白天

         (不断有社员拿着布进入、或取了成品衣离去。四苗给顾客量体。)

内外景/  三苗家内外、山峦/  白天、晚上

黎思晴   (旁白)印冲虽然不愁吃喝温饱且有顽童绕膝逗乐,然而毕竟远离工作和家庭,久而久之砚儒太公和庆生姨阿公生出了焦虑。本应写信回去报平安,但恐暴露行踪牵连了家小和三苗姨阿婆一家人,故一直在这深山老林里蛰伏。

外景/  三苗家外、山峦/  春季/  白天

   (场院的卷席上晒满各种药材,铁锤和庆生背着背篓出门。他俩爬上陡崖,场院传来狗吠声。远远望去,三苗把一件红衫用竹竿高高挑起立在坎边上。)

佟铁锤    外面来人了。你三姐立“信号树”。树不倒,人没走;树收了,人走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余庆生    像战争片子哦。

佟铁锤    她就是跟电影里学的。前几次也是这样,有惊无险,配合得挺好。要是有人来时我刚好在家,她就想办法稳住别人或引开别人,我悄悄溜走,等别人走了我再回去。那次你倒到门前雪地里昏过去了,他们去救你,我就越紧躲了。

余庆生    三苗真不容易,担好大的风险哦!

         (来人在冲里来来回回走了几趟,站在高处东张西望比比划划。)

佟铁锤    不管他们,我们去采草药。

外景/  三苗家场院/  傍晚

何义箩   (铁锤和庆生背草药回,义箩接过背篓)那几个人是水利局的,要在这里修建一座小型水电站,这次是先期预测,半个月后会来更多的人进行考查评估。

佟铁锤    哦,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

内景/  三苗家/  傍晚

聂三苗   (晚餐)那舅舅你们再到哪里去?我还有大姐、二姐。

佟铁锤    不行。她们住在自然村寨里,不像这里单家独户。(思考)有了,黑虎山煤矿!

余庆生    那里是国营企业呢。

何义箩    只怕运动要比农村激烈得多。

佟铁锤    灯下黑呀,正因为大,又是个山区矿,才好混人。

何义箩    好吧,舅舅是权威。

余庆生    我跟着舅舅就是了!

外景/  三苗家场院/  白天

     (铁锤和庆生告辞出门,孩子们舍不得,友社和友妮哭喊。铁锤庆生挥手离去。)

外景/  三道河小学/  白天

     (一群孩子围着若茸在阳光下唱歌。从小屋的窗口可以看到四苗在屋子里做活。)

白若茸   (唱)喜玛拉雅山哪,再高也有顶哦——唱!(孩子们唱)雅鲁藏布江哦,再长也有源啊——唱!(孩子们唱。若茸问)你们知道喜玛拉雅山和雅鲁藏布江吗?

孩子们    不知道——

白若茸    在我们祖国的西南部,有一个青藏高原,被誉为世界屋脊——

曾玉珠   (带着拥军和爱民、提着小篮走来)舅妈,我妈妈让我给你和四姐姐带腌菜来了。

白若茸    哦,先搁厨房里吧。

曾玉珠   (赶紧往厨房走)舅妈你慢点讲啊,我也要听世界屋脊!(四苗在窗口里笑。)

内景/  宜江一中校办/  白天

军宣队长 (对苇根)这次调你回部队,连升两级至正营,好好干吧!

秦苇根    是!

外景/  黑虎山煤矿/  傍晚

     (铁锤和庆生站在以前工棚旁的巨大山石上观望矿区。)

佟铁锤   (指着巨石下面对庆生)这里原来就是矿工们居住的工棚,(感叹)变化太大了!

外景/  秋虎宿舍前/  晚上

余庆生   (守候在宿舍前,见秋虎走来,迎上去)请问你是保卫科的肖科长吧?

肖秋虎   (望着对方)你是——

余庆生    我叫余庆生,是佟铁锤让来找你的。

肖秋虎   (一愣,呆了会儿)在哪儿?

余庆生   (抬手指一个方向)在那里。

肖秋虎    走!(抬腿走去。)

外景/  池塘边/  晚上

     (铁锤急切地等候在池塘边,肖秋虎见了上去就是拳打脚踢。)

肖秋虎    你这个负心汉!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害我妹妹又娶别人,倒有脸来见我!不杀了你是便宜了你!

余庆生    啊?啊啊——(抢上前来拉架,被秋虎一抡胳膊甩了老远。)

佟铁锤   (蒙了,本能的推搡着他)你干什么?啊——(听明白秋虎满嘴里的唾骂,一下子泄了劲,立那里木桩似的一动不动。)

     (秋虎发泄着压抑多年的愤怒,他希望佟铁锤还手以便内心的积怨全部抖落干净,可人家偏偏漠视着对方的存在,像只没有生命的沙袋任凭捶打。多无趣啊!他突 然住了手,大吼一声,蔫下来坐到巨石上独自流泪。)

余庆生   (瞅铁锤,铁锤望着他无言朝秋虎摆一下头,他惴惴地)小舅,莫哭了!

肖秋虎   (擦一把泪,抬头疑惑地看着他)小——舅?

佟铁锤    你以为他是谁?你妹妹苦女的女婿

肖秋虎    女——婿?(心声)和丫儿相好,参军去了的男青年?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人是那个当兵的人?

佟铁锤    是的!那一年妹妹在你回到娘身边去的时候进了大深山,嫁给了一个猎人。哦,你还记得聂莽子吧?就是他二哥。聂家有五个女儿,这位叫余庆生,是他家的四          女婿。

肖秋虎   (摆摆头,清醒了一下,心声)香女在四七年就已又嫁人了,铁锤再婚是解放以后的事。羞愧!要讲打架,我哪儿又是佟二哥的对手呢?

佟铁锤    你现在叫肖秋虎,可我还是想喊你一声莫扦扦儿。今晚我们约在这里见面,我相 信你应该记得这是什么地方吧。

肖秋虎    怎么不记得,兄弟三人焚香结拜的地方!这里还有我二哥的衣冠冢,还有我二哥没生养下来的一对双胞胎儿女!

佟铁锤    什么!(往后倒退一步。)

肖秋虎   (很不友好地)你在外面享福,哪晓得每年的清明我都到这里来给大哥烧纸磕头、每年的腊月三十我都到这儿来请大哥回去与我同过除夕……

佟铁锤    扦扦儿!(过来挤挨着他坐下)不是我在外享福,实在是相隔路途遥远。我何曾不把你和大哥放在心里!你在矿上工作,其实比东奔西走的我环境和条件都要好,生活中根本不需我操心;你至今不婚,这倒是一块心病,给你写了多少信,可你回过一言片语吗?当然,婚姻大事不是我能左右得了你的,你有自己的活法,我也就不再多言。可是大哥呢?我虽不能到这里来给他烧纸磕头,可我去了他的家乡啊,给他和爹爹培土修坟立有碑,抚养他的儿子视同己出,你还要我怎样?(秋虎不回应,哗哗流泪。铁锤用肘碰碰他)好啦,男儿有泪不轻弹。今日你我能在这里相聚,大哥地下如有知,想必也是宽慰心怀的了。

余庆生   (上前拉他俩)地上潮湿冰凉,舅舅们起来吧。

肖秋虎   (与铁锤起身)二哥不要见怪,刚才我确实是昏了头,本是想你想得念念不忘,可是见了面又手脚发痒。我有时候也疑心自己脑子出了问题,胡思乱想,控制不了自己。

佟铁锤    你没出问题,我知你心里的苦楚。在我身上发泄,应该的。只是以后遇事遇人还是小心点儿好,世事险恶,人心叵测啊!

肖秋虎    嗯,我明白!谢二哥不计较我的粗野鲁莽。

佟铁锤   我倒发现你比以前勇敢多了。敢做敢为,有男人的气概,我喜欢!娘呢?我们娘呢?她还好吧?

肖秋虎    去世了,不在好几年了。

佟铁锤    噢,我要去磕头烧纸!

肖秋虎    再说吧,哪有黑夜去上坟的。等买了祭品再去也不迟。

佟铁锤    嗯!

内景/  秋虎宿舍/  晚上

     (三人灯下促膝谈心。)

佟铁锤    兄弟呀,你现在是矿保卫科长,生死大权在握,我和庆生的命就交给你了哦。

肖秋虎    这话我爱听。我这一生还真没为自家人干点什么,你们找上门来,也当是对我的一个考验吧。放心,有我在,你们在;我不在了,你们也要在;你们不在了,我也跟着去!

佟铁锤   (大吼一声)屁话!什么在与不在的,都要在!好好好,都在,都在!

肖秋虎    好,都在,都在!我想把你们安排到溪涧口的岩屋里去住,行不行?

佟铁锤    行啊,你说怎么好就怎么好。

肖秋虎    煤矿现在升了级,属于宜江地区的企业了。产销量大增,每天进出的车辆很多,这样矿上就在溪涧口大路边上建了煤场,用砖墙围着。围墙的最里端就是溪涧口,装有一个小门,但基本上长年紧闭。你们到那里去住,非常安全的。

佟铁锤   (望着他笑)当年没有发展你搞地下工作,是个很大的损失。

肖秋虎   (酸溜溜的)你和大哥瞧不起我么。

佟铁锤   (又笑)你那时真的好幼稚,动不动还在你妹妹面前哭。

肖秋虎   (垂下头去,难受地)我哪知道她是我妹妹!

外景/  煤场/  白天

肖秋虎   (对煤场负责人)为配合当前运动的需要,省煤炭局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待审查人员要关到煤场后面溪涧口的岩屋里去,另外还有个人也要同住,是来监视那人的,上级交待这事得保密,即使出了什么事也不能声张。

负责人   (表情严肃的直点头)嗯,嗯,明白!

肖秋虎    你安排几个可靠的人这几天把里面垮掉的屋子修一下,再把煤场里够两个人生活的家具用品搬些进去就行了。还有,他们是来劳动改造等候审查的,还需要开荒种田的农具。记住,千万保密!别人问起,就说整房子是当仓库用的;搬家具用品尽量只你一个人干,实在搬不动,我下班后过来和你一起搬。

负责人    肖科长放心,你哪次安排的事我没办好?这次照样稳妥!

肖秋虎   (笑笑)正因为放心,才把事交你办!他们进来后的生活用品除了煤可以敞着烧以外,其它的你就不用管了,我会给他们送过来的。安全监视的事也不用管,里面是个口袋峡,天然的牢笼,想跑也插翅难逃。哦,忘了跟你说,那个年轻点的监守如有什么事要办,可以自由出入,你不用阻拦,但要多个心眼,如果有人不管是矿上的人还是来购煤的人要是对岩屋那边的事有所注意,你马上告诉我!

负责人    明白!肖科长放心!

内景/  秋虎宿舍/  白天

         (铁锤和庆生看报纸。)

余庆生   (把报纸翻得哗哗响)太好了,各级报纸都有。舅你看,还有《参考消息》和《解放军画报》。

佟铁锤   (失望的)还是没有运动结束的迹象啊!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乱到这个样子了,怎么就不治治呢?到底要怎样治!明明是一片乱象,偏偏说是形势大好,难道是我们的眼睛出了问题?

肖秋虎  (端饭入,三人吃饭。秋虎指指箱子)庆生,那里面有几套劳保服。矿里发的,我体力活干的少不费服装,又没有家人等着我救济,存了好多压箱货。你等会儿穿了只管出去走,矿上人多,你着了工装混在人堆里别人认不出来。就是号子有点小,你舅舅不能穿,我等会儿拿到后勤那里换上大的说是要送人就行了,大伙儿都是这样干的,没有谁会起疑心。

余庆生    好,我也当下工人试试。

肖秋虎    饭菜票在抽屉里,以后就你去买饭。我一个人总是买这么多的饭,有人觉得奇怪老是问,你去买就没人管你了。

余庆生    好,跑腿的事我来办。

外景/  矿区/  白天

     (庆生大摇大摆地在矿区里走动,东张西望的看稀奇。)

内景/  秋虎宿舍/  白天

肖秋虎   (和铁锤叙话)我五四年到程家垸子去过,可是大哥家换了人。村里人说老爹已经去世,二林被车笠的结义二弟领走了、大林被车笠的续妻接走了。我知道了侄儿们的下落,却不知道你和妹妹在哪里。

佟铁锤    唉!

肖秋虎    五九年在《宜江日报》上见了关于妹妹的新闻报道,才知道她落户在楚丘,是个烈属。六一年我到三道河去探望过她,不过没跟她见面,只交给大林五十元钱和二十斤粮票,从大林嘴里知道了你的下落和又娶新妻的消息。

佟铁锤   (很生气地瞪着秋虎)既到了楚丘为什么不跟妹妹见面,为什么不去找我?

肖秋虎   (针锋相对的也瞪视着铁锤)我愿意咋样就咋样,凭什么这你也要管我!

         (铁锤被噎得不再言语。二人沉默。秋虎心里堵得慌,起身向外走去。)

外景/  煤场后小门内外/  白天

   (秋虎一行三人悄悄来到煤场,从小门出来再锁上。门锁挂在墙外,庆生、秋虎一人一把钥匙,秋虎来时抽掉门框旁的砖块,伸手出去在门外打开锁就到了那一边,再塞上砖块锁上门。)

内景/  石桥公社礼堂/  夏季/  白天

     (主席台上贴有“石桥公社大干快上双抢动员大会”的会标,各生产大队正副手到会,会议间隙闲聊。)

队干甲   (对三道河支书)曾书记,听说你们的队办小学办得好啊,还有队办服装加工也是钞票哗哗的往你们钱匣里流啊?

曾支书   (骄傲的)那是啊!想当初,那两个人下放的时候,有些公社和大队嫌人家,还不要呢。哪晓得是两个香饽饽!

队干甲    这不怪我们哦,是公社的头不要的嘛。

队干乙    我孙子没人带,送到你们那里去上学好不好?我丈母娘又是三道河的。

曾支书    行啊,乡里乡亲的,都是祖国的花朵。

数队干    还有我,还有我!

曾支书   (很得意的笑,很神秘的)不要小瞧了那个白若茸,人家是省师范高才生、四七年的老革命、执鞭板书十八载的中学女教师哦。教那么一群学龄儿童,都在游戏中就完成了教学任务。

数队干    游戏?

曾支书    是啊,现在全国不都是这样吗?交五角钱领一本红语录,以识字多少、背语录多少为考试标准。可是人家白老师有新招,她不仅是认字背语录,而是根据语录内容以讲故事的形式扩大知识面,哎呀把那些山沟沟里不知外面世界、世代没文化哪知上下五千年的孩子们听得恨不得日夜不回家,天天就缠着白老师。

数队干    哦?这倒新鲜!

曾支书  比方说学习《纪念白求恩》,她就讲世界大战、讲中国抗战、讲日本美国加拿大,你们说好不好玩?

数队干  那当然好玩哪!

曾支书  学习《愚公移山》,她就大讲神化故事,这不用怕,是毛主席让讲的;同学们打架了,她就用《为人民服务》的语录教育小调皮蛋儿们,我们是来自各个家庭,为了一个共同的学习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的同学要互相、互相、互相……孩子们一听是毛主席说的话,立马互相关心爱护帮助了。

队干甲  啊,我要把这个法子学到我们大队去。

曾支书  学毛主席诗词《长征》,她就讲红军史,讲打仗,从井冈山开始一直讲到延安,还唱《长征组歌》里的歌曲学生听,孩子们尤其是崇武的男孩子们高兴坏了;学《送瘟神》,她讲银河系太阳系公转自转,还有牛郎和织女,她不怕人扣大帽子封建迷信什么的,这是毛主席让讲的,不然小娃娃们哪知什么纸船明烛照天烧!

队干丙  曾书记,我能让我们队里的老师来听白老师的课吗?

曾支书  我个人没意见,还热烈欢迎。但白老师毕竟是个下放的人,还属于劳动改造之列,学校之间能不能互相交流、听课观摩,还得听公社文教组的指示。

数队干  哦……争取一下吧——

曾支书  我们全校就她这么一个老师,也分不了什么年级班级,她就把学生都集中起来听故事,还允许大孩子带着弟弟妹妹上课来,仅这一点就特受社员们的欢迎。一天讲完了,布置下是要抄的、是要背的和哪些字是要认识的,然后放学回家!

队干甲  是啊,光这一点就可以让社员们腾出多少精力搞生产!

曾支书  在算术方面白老师找到以前的教材和课本,因地制宜教些社员日常需要的计算和换算方法,这在农村非常适用,很受家长欢迎。没有文体老师,她让队里挖个不花钱的沙坑,教孩子们跳高和跳远,把那些男孩子乐得一天不蹦跶几回,就脚板儿发痒。

队干丁  曾书记,你们挂牌成立服装加工厂好是好,可一个大队一年又有多少衣服要做?布票也就那几丈啊。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把那个师傅接到我们大队去做衣服?我们提供场地,服装加工费分文不少你们大队得。省得我们的社员提着一块布跑两个来回,农忙时节,真的是耗不起。

曾支书  (想了想)可以啊,互通有无,革命大家庭嘛!

数队干    还有我,还有我!

曾支书   (骄傲地脖子直扭)排队,排队!我还告诉你们啊,那个聂师傅不但量体裁衣做工精细样式好看,还会省料挪布,把裁下的边角废料帮社员做成更小的衣褂或裤头、碎布片还给社员带回去填鞋底。布票这么金贵,是不是太为人着想了?

队干丁  说好了啊,聂师傅第一个到我们队里去!

拖拉机手 (画外音)曾书记,风琴拉回来了。是卸到公社,还是直接拉到大队去?

曾支书   (朝外)拉到大队学校去吧,交给白老师就行了。(拖拉机声响,渐远。)

队干甲    怎么又还有风琴?

曾支书    白老师自己要的。她提出想要一台脚踏风琴,好教学生们唱歌。可是队里太穷了,两百多块钱啊,上哪儿找那多现金去。她就自己掏钱请宜江的同学从百货公司里发了一台风琴过来。

队干甲    曾书记,我嫉妒死你了!

内外景/  溪涧口、山冲、岩屋、屋场/  白天、黑夜

     (铁锤和余庆生住下来,舅甥二人开荒种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内景/  曾家/  晚上

黎思晴    (旁白)村里通电了,三道河大队的“面粉加工坊”变成“粮食加工厂”用上了机器。碾磙碾盘被搬出了厂房,不用毛驴拉了、更不用人力推了。社员们把口粮挑来加工好了再挑回去,菱果舅阿婆是主力,文化上和接人待物处事能力较强,太阿婆就把主事交给了她负责。

内景/  苦女卧房/  晚上

   (苦女向一个尺来见方半尺高的杉木匣子里面一样样的放着各位亡夫的纪念物,还有秋虎、铁锤、玉珠的物品。她拿着铁锤的烟斗发呆。)

肖苦女   (心声)他们俩到底怎么样了?庆生一点消息都没有,但肯定是活着。但砚儒他  ——我不相信他死了!他就是一只铁锤!死那么多回都没死了,这回就一定死了?

程大林   (画外音)娘,娘,快看,信,我的信!(叫嚷着跑进,手里摇晃着一个信封。)

肖苦女    你的信?谁写的?(很是不相信)还有人给你写信?(收好烟斗,将小木箱放进 床头的大木箱,站起接过信封。)

程大林    是我的信,大队会计给我的。上面写着程大林收。

肖苦女    哦,(见信封撕开,里有张纸条,抬头)这信是你打开的,还是会计打开的?

程大林    我打开的的,可是我不认得字,就拿回来了。

肖苦女    那好!(朝外喊)玉珠,快来,给大哥哥看信。

曾玉珠    哎,来了!(跑进,接过信笑嘻嘻的)呀,大哥哥,还有人给你写信呀。

肖苦女    快读信!

曾玉珠    好!(抽出小纸条,先看一遍,结结巴巴地念)大林语倒,二叔现住“什么”屋,  “什么”有小“什么”头。葱店!三叔“什么什么”儿特告。1968点6点6。

肖苦女    什么意思?(一脸疑惑,望大林,大林更是茫然)怎么有那多的“什么”?

曾玉珠    我不认识的字,就读“什么什么”的了。

肖苦女    噢,那不行!(向外)菱果——(不见回音,扭头问大林)菱果呢?让她来读信。

程大林    她还在厂里呢,会计来了,在跟她和保管员对账。

肖苦女   (站起牵了玉珠往外走)那我们去找舅妈,她会认的。

程大林    我也要去。

肖苦女    你就在家吧,看着点拥军和爱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