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懒汉扶贫小品全部台词,懒汉脱贫
单位年会节目小品剧本(完美生活
施工现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敬
大学生村官小品,大学生村官小品
制药厂年会小品(完美生活)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业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部队 9-11
公安基层派出所警员小品(警 9-8
关于信用卡音乐剧本《信用 9-5
赞扬国家好的国庆小品,国庆 9-2
企业三句半,企业三句半台词 8-31
中秋超搞笑小品,适合中秋节 8-30
教师节班主任廉洁小品剧本 8-28
银行营销理财幽默喜剧小品 8-24
银行信用卡音乐剧剧本《信 8-21
创建和谐家园小品剧本(大声 8-18
公司年会音乐剧,年会音乐剧 8-16
老兵退伍晚会小品剧本,新兵 8-14
公司管理员小品剧本(生日祝 8-11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年会音 8-9
银行情景模拟音乐剧剧本(财 8-7
小康生活音乐快板词(越来越 8-4
大学正能量情景剧剧本,校园 8-2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世上只 7-31
公路工程质量小品剧本(安全 7-29
校园小品,校园搞笑小品(大 7-27
旅游风景区管理规划搞笑小 7-25
公司职场办公室搞笑情景剧 7-17
军营部队题材改革强军为主 7-12
关于铁路的节目音乐剧剧本 7-11
送红包拉关系廉政小品剧本 7-1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泪淹 第四十三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西陵梅园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9/10 11:23:10     最新修改:2017/9/13 9:16:4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泪淹 第四十三集
作者:李晓梅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四十三集

 

内景/  若茸家/  晚上

     (若茸携三孩、四苗携二孩,苦女携玉珠在座,看若茸读信。)

白若茸   (抽出纸条,双眼扫一个来回,突然抓了苦女的胳膊大叫)铁,铁铁铁锤——(一 抽一抽的,只见进气不见出气,众人吓坏,惊叫。)

肖苦女    他,他他他他——?(若茸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放声大哭。苦女心声)这是死讯啊!佟铁锤的死讯!不然她怎么会哽成这样?(急了,从若茸手中抽出纸条寒到四苗手中)你给看看写了些什么。

聂四苗   (神情紧张的默读,抱了苦女也哭)娘,舅舅和庆生他们没事了,好好的,让我们放心。

肖苦女   (拍她后背)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不着急不着急,给娘慢慢讲,他们在哪儿。哦不,你念给娘听!

聂四苗   (抽噎着,复举起纸条又看一遍,念道)大林吾侄,二叔现住岩屋,随有小芋头。勿惦!三叔扦扦儿特告。1968年6月6日。

肖苦女  什么是“勿惦”?

聂四苗  就是“放心,不要挂牵”的意思。

肖苦女   (长嘘一口气)啊——!

聂四苗   (见她发怔)娘,这二叔三叔是怎么回事啊?岩屋又在哪儿?(若茸抬起头来。)

肖苦女  大林的亲生父亲和小曼她爸爸,还有那个扦扦儿三个人是拜把兄弟,大林父亲排行老大,他自然要称父亲的兄弟为二叔和三叔了。现在你舅舅和庆生在一起,投奔到三叔那里去了,安排在一个挺安全的地方,让放心。快看看寄信地址。

聂四苗   (看一下信封右下角)没有!

肖苦女   (点点头)这信写得很小心,一般人看不懂。寄信地址不留;收信人不是我和你舅妈和你,倒写大林收。动了脑筋的!(转向若茸)姐,这下好了。人比什么都重要,只要他俩没事,所有的事都是没事了,总算放心了!

白若茸    嗯!(应答都格外有了气力。)

内景/  曾家/  夜晚

         (菱果安排两个儿子睡下,外面传来鸡啼声。)

黄菱果    大林,这鸡都叫了,娘和小妹妹还不回来,拿着信又去得那样慌忙,不会出什么事吧?你到舅妈家去看看。

程大林    哎——(出,)

内景/  若茸家/  夜晚

     (小屋里热闹非凡,三个女人又哭又笑又感叹,把纸条倒过去看看又倒回来看。)

聂四苗   (对玉珠)小妹,把你那个“什么什么”的再读一遍。

曾玉珠   (嘻嘻笑,接过纸条)大林语倒,二叔现住“什么”屋,“什么”有小“什么”头。葱店!三叔“什么什么”儿特告。1968点6点6。

         (大家乐得扭作一团。大林入,见状惊讶。小曼跳过来拉着他的手兴奋的摇晃。)

佟小曼    大哥哥,爸爸找到了!爸爸找到了!还有庆生哥哥也找到了!还有个三叔哦!

肖苦女   (立马觉出事态的严重,对若茸和四苗)从现在起,大家都回到今晚以前的样子,秘密藏到心里去,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信里的事,那……

白若茸    嗯,嗯,(不笑了,连忙点头)这事很重要!(对包括大林在内的孩子们叮嘱)你们千万不要跟外面的人说信里头的事,该疯该闹该玩什么玩什么,只要不提爸爸们就是了。

孩子们    嗯嗯嗯——

肖苦女   (又笑笑)其实也没什么,村里人对你们还比较友好,知道“男人”二字是下放 人家的伤心事,都不提这个话。人家不问我们不提,这事就过去了。好,我们走了。哎呀你们看玉珠,困得走路都不稳了。大林,把小妹背上,我们回家去。

         (苦女临出门时又望一眼若茸和四苗,那脸上的欣慰用石硪都夯不下去。)

外景/  山冲/  秋季/  白天

     (二人劳动,坐下进餐。铁锤慢慢吃着,想心思,发呆。)

余庆生   (眼瞄着他,迟疑着)舅舅,我一直有个话想问您,可是不敢。

佟铁锤    什么事?说吧。

余庆生    嗯,嗯,是这样。我们都知道我娘是四苗她们的继娘,后来和五妹妹她养父一起生活,再后来嫁到曾家。可是,可是,那天晚上小舅舅对您又打又骂,为什么呀?还有,您到我岳祖母坟上去叩拜,叫娘——

佟铁锤   (看着他,眼圈儿红了)其实,我是你岳父,不是舅丈人!

余庆生    啊!?(分外惊讶)我听小舅说“害我妹妹”,我还以为是在要娶我娘时没娶了,耽误了她的婚姻……

佟铁锤    还有,你娘是四苗她们的继母,也是大林二林的继母,不仅仅是养母。

余庆生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震惊无以复加。)

佟铁锤    (指着悬崖下面)在这个涧底里,埋着你娘的第一个丈夫,那是个聋哑人,是我的表兄弟……

 闪回  (哑子与苦女,车笠迎娶苦女,铁锤与苦女生活点滴。)  

外景/  山冲/  白天

佟铁锤   (话到动情处几番哽咽)我和你娘养的一对双胞胎孩儿,可惜没能存下来……

内景/  岩屋/  傍晚

佟铁锤   (倒在床上,心声)很后悔今天没控制好嘴巴,翻那些老故事,更不该的是把心底里的许多话也说了出来,是个明眼人都会体会到这些话的感情所在和所向。唉,人老了,反而不稳重了!

外景/  岩屋屋场/  傍晚

余庆生   (做饭,忧虑地朝岩屋看看)舅舅,饭做好了,来吃吧。

佟铁锤   (画外音)你吃吧,我今天累了。

余庆生   (咕哝)我今天也累了。(端起碗,吃不下去。)

内景/  岩屋/  深夜

         (二人难眠,都小心不发出声响,仍是难免有动静。)

余庆生    舅舅,今天闹得您不愉快。我知道错了,不该问那些话的,请原谅我!

佟铁锤   (没应,顿了片刻)这不能怪你,只是我不想讲这些事罢了,你娘也不愿讲。你 是后辈,更不好意思讲给你听。我和你娘是从小许配下的夫妻,可到了终究各自东西,怨命也没用!

余庆生    前年的万人批斗大会,娘硬是上去把它搅黄了,我可是站在场外把整个过程看了个完完全全,当时就对娘的胆量和作为钦佩之极。到了今天,我才晓得您和娘竟然是这种关系,不由得不生出一种敬仰。本就鸾凤和鸣伉俪情深,面对现实又能 双双克制情感,搁谁身上都是难以承受的心灵摧残!

佟铁锤    谢谢你的理解!

外景/  岩屋屋场/  深夜

         (夜空月朗星稀,铁锤坐在崖畔边,摊开手心里的纸条,纸条特写。从铁锤背后,形成剪影。)

黄菱果   (画外音)叔,信收到,放心。二婶、四妹和孩们都在河上,都好,勿惦。侄大林。1968.8.8。(铁锤红眼圈。)

内外景/  三道河村/  冬季/  白天、晚上

黎思晴   (旁白)人逢喜事精神爽,自从收到黑虎山来信,若茸太阿婆和四苗姨阿婆就像喷了水的蔫菜秧,一下子蓬勃起来。小曼姨阿婆已经十三岁了没地方上学,若茸太阿婆就单独给她开小灶,同时把她当成自己的助教,比方说唱语录歌、跳忠字舞和演样板戏。

外景/  县城街道/  白天

      (队长的爷爷哼着花鼓戏进城逛街,剧团墙内传出器乐声,闻之精神大振。)

老爷爷   (又纳闷地,心声)不是说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是四旧吗?给破了嘛,还能排戏呀?

内景/  花鼓剧团排练室/  白天

老爷爷   (入,见正在排戏,问一演员)这排的什么剧目?

演员甲    移植革命样板戏。

老爷爷   (一愣)《移植》?《移植》是哪一出?哪个朝代的戏文?

演员甲   (开玩笑)哪个朝代?现在兴说时代,是鬼子时代的。

老爷爷   (吓坏)新社会呀,新社会怎么敢瞎扯鬼子!

演员甲   (又笑)打鬼子呀,日本鬼子侵略我们中国,我们打击侵略者,在排练《红灯记》。

老爷爷    哦,(松口气)原来是把京剧变成了花鼓戏唱腔。(桌上有剧本,取一册在手)我想要一本,拿回去看看。

鸠山演员 (排戏台词)不错,就是它,就是它!黄历?要带回去研究研究。(哄堂大笑。)

团  长   (也笑)老大爷,拿去吧。这儿还有《沙家浜》,也送你一本。

老爷爷    太好了,太好了!

外景/  三道河小学操场/  白天

         (泥瓦匠用砖块水泥砌乒乓球台子。若茸与小曼带领学生跳舞。曾支书走过来。)

曾支书    白老师,这次我们学校的忠字舞在公社比赛中得了第一名,社员们可高兴呢!公社和县里表扬了我们,说我们突出重点抓毛泽东思想宣传,落到了实处!

白若茸    这是大队高度重视和支持的好!

曾支书    哎,您和小曼的功劳那可是大大的。不过呢,公社希望我们再接再厉,排演《红灯记》和《沙家浜》。

白若茸   (吓得差点摔倒)样板戏?这是戏剧呀,不是让学生们唱着歌儿跳个舞,挥胳膊儿踢腿就能搞好的,很有难度的。

曾支书    不是全排,只演中间一段或几段。正好队长他爷爷从县剧团搞了本子回来了。

白若茸    那好吧。

内景/  三道河小学教室/  白天

         (学生排练《红灯记》和《沙家浜》第二场。)

外景/  三道河小学操场/  1969年/  元旦/  白天

         (汇报演出,公社文教组领导前排就座,大队社员兴高采烈前来观看。)

内景/  三道河大队部/  白天

         (大队干部会,文教组领导在座,若茸应邀参加。)

文教领导  一个队办小学,能将样板戏的几个经典片断排练成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

曾支书    感谢公社领导的重视,还有全队上下齐心协力和排除万难。

文教领导  曾书记,下次请你到其它学校去传经送宝作报告。

曾支书    谢谢,谢谢,这归功于“活学活用,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在用字上狠下功夫”!

文教领导  不过呢,你们还得解决服装问题。那个演李玉和及郭建光的小孩儿啊什么来着?

曾支书    佟小兵。

文教领导  对,就是他。那《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和《朝霞映在阳澄湖上》唱得多好啊,可唱得再好也就一小男孩,既不是工人李玉和、也不是新四军郭建光,只有穿上服装,那英雄人物的高大形象就出来了。演戏重在演,是动态的,可静态的服饰和装扮也不能小觑了它的重要性。曾书记,可不要在这方面节约哟。

曾支书    好好好,我们来解决。我们都有了千里马,怎么会小气鞍子钱呢!

大队会计  没布票怎么办?

曾支书    没关系,用五个工分换一尺票的法子向社员们征集。

大队长    哎呀,我有七个孩子家大口阔,一年二十多丈布票哪有钱去买,我要换工分!

曾支书    好,待会让两个戏六个主要演员到聂师傅那里去量身材,按聂师傅开的单子把布票交到会计那里去。其它道具如枪刀之类的交给大队木匠去完成。(对若茸)白老师,我看小兵提的那盏红灯挺好看的,哪儿来的?

白若茸   (有些难为情)是小曼用硬纸壳子做的,灯罩用的红色蜡光纸。

文教领导  啊,很有质感!

外景/  溪涧口岩屋屋场/  春季/  白天

         (铁锤和庆生干着农活,秋虎挎着大包到来。)

佟铁锤   (笑)呀,肖主任来啦!

肖秋虎    二哥又玩笑了。

佟铁锤   (假装不明白)你不是革委会副主任了吗?

余庆生   (接一句)同时兼职安全保卫处长。

肖秋虎   (笑笑,从包里往外拿东西)哪,新来的报纸。(庆生接过,又一样样的往外拿吃喝,最后拿出一半导体收音机)我想这个最受你们欢迎。

佟铁锤   (惊喜)呀,这个还真受欢迎!(接过,打开,调频。)

收音机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新闻和报纸摘要时间……(三人相视而笑。)

外景/  曾家小院/  春季/  白天

佟小曼   (牵着小添入)姑妈——大哥哥——大嫂嫂——

肖苦女   (迎出来)小曼,小添来啦?

内景/  曾家堂屋/  白天

佟小曼    中央召开了“九大”,我们三道河小学被县里点名参加万人大游行。公社专门拨了钱款粮票解决我们的吃饭,还派拖拉机拉我们进城。我妈妈不想去,怕见到熟人、也不想看到那个“城关中学”,就请公社教育组的干部带队去。干部不答应,说他不会唱歌跳舞,也管不了这么多叽叽喳喳调皮捣蛋的小学生。

肖苦女    你给你妈妈说,该去就要去!告诉那些斗你妈妈的人,你妈妈中学生能教好、小学生也照样能教好!再说你爸爸不是希望你们过得好吗?他在远处看着你呢!

佟小曼  我也是这样想!再说大队支书也是被点名参加游行活动的人,自然是领队了。

肖苦女  哦,那好。你们什么时候走?小添不去吧?(搂过小添。)

佟小曼  明天一早。妈妈和我、小兵、跃进和建设都要去,我把小添送来跟姑妈住。

外景/  楚丘县城/  白天

   (万人大游行。三道河的学生在队伍里歌舞《满怀激情迎九大》,《红灯记》和《沙家浜》的学生演员按剧情要求规范着装,在三轮车上摆出三人经典造型。)

曾支书   (找到若茸)白老师,我们的游行表演和样板戏造型非常成功,军管小组的首长高兴得要接见我们。

白若茸   (吓得要逃)你去吧,你去吧,你是大队书记。这是政治任务。

曾支书    我当然去,但您也不能不去。

内景/  军管办/  白天

     (军管小组的成员接见。曾支书带小演员上前接受接见人武部长。)

人武部长 (拉着孩子们的手)六个“小英雄”,太可爱了!到底是山野大自然里摔打出来的孩子身体好,个把小时的行程,你们纹丝不动坚持了下来,不错,不错!(揪一下小兵的脸蛋)小玉和威武雄壮,高举红灯闪闪亮!(众人笑,看着支书)曾书记五大三粗的,还能唱歌跳舞演京戏,排这么别致的节目?看不出来呀!

曾支书   (窘得双手直搓嘿嘿笑)我们有白老师。(回头不见人,却看到小曼,拉上前)这位是三道河小学的佟老师,是她给排练的。

人武部长 (吃惊的频频点头)你们小小山村不得了啊,有这么年轻优秀的女教师?好好珍惜吧,小心被挖了人才!

曾支书    是是是。(不敢多话,嘿嘿傻笑。)

外景/  公路沿途/  白天

         (客车行走在公路上。沿途大型标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

内景/  客车内/  白天

秦苇根   (乘车)老三届的学生都上山下乡当知青,援朝踏入社会,再也不是学生了!

外景/  宜江一中操场/  白天

         (苇根从大门处走进校园。校园空空,操场不再热闹,呆望。食堂外水井处有炊事员在压水,苇根向那里走去。)

外景/  宜江一中水井边/  白天

炊事员    你问他们呀?全走了,除了极个别特殊情况的,都下乡去了!

秦苇根   (焦急的)你知道他们都去了哪儿吗?

炊事员    那哪儿知道哦。大几千人,分期分批走了好几天,光卡车就摆了大半条街,好多县里都有的!

秦苇根   (几乎要发疯)那我在哪儿能找到他们?

炊事员    去市知青安置办吧,在那儿可以查到每个人下乡的地方。

外景/  宜江地区革命委员会/  白天

     (机关大院外。)

内景/  老颜办公室/  白天

老  颜   (打电话)楚丘县革委会吗?我找一下原副县长佟铁锤同志。

内景/  办公楼走廊/  白天

老  颜   (面对长江站在走廊尽头)下大雨涨大水的日子……泥牛入海……难道为了救我,真的死了他人?

外景/  三道河小学操场/  白天

         (若茸教学生们的石头乒乓台子上打球,小曼带一群女生跳舞。苦女走来。)

白若茸   (让给小兵,对苦女)妹妹来了?

肖苦女    啊,(与若茸往屋里走)听说县里要调姐姐回城关,来看看。

白若茸    我不想去!

肖苦女   (吃惊)为什么?全国都在搞复课闹革命,到底是有书读有学上了,学生和家长 们都高兴。三道河小学现在在县里出名了,都在考虑着再次用你呢。

内景/  若茸家/  白天

白若茸    你不知道他们说的有多难听。什么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的阶级敌人的老婆、被开除党籍清理出教师队伍下放到农村的妇女,能重新回到人民教师革命队伍中来?

肖苦女    哎哟,听那话干什么?有调令就行。

白若茸   (摇头)我哪里也不去,四十岁的人了,就在三道河小村里“颐养天年”好了。

肖苦女    三道河再好,也能久留,前几年来是他们压着,不来不行,现在能走为什么不走?

白若茸    我受了那么多的侮辱,到现在了他们还在拿铁锤说事!哼,说事就让他们说去吧,铁锤有没有“自绝”,你我都知道,偏偏就在心里养着这秘密!我现在带着孩子在三道河过得有滋有味,干吗要去那些势利人跟前受欺侮!辛苦换来自在吃,神仙也不过如此!

肖苦女    唉!我感觉你一点锐气都没有了,当年的闯劲去了哪儿?有钱有势的家庭可以不要,省里那么好的学校上得好好的,说不去就不去了。

白若茸    你错了,我那不是闯,是躲,你还记得戈少爷不?

肖苦女    记得哦!(切齿)我跟戈家有深仇大恨,他们害我下大牢,害得棉郎好好的一条汉子就给整没了!

白若茸    所以你想啊,那样的人家我能嫁吗?

肖苦女    可你躲到谭家沟教书也挺好的呀,偏又要去山里打游击,那不是闯?

白若茸   (又笑)那不是铁锤来了嘛!(向苦女靠近)这话说出去了就是反革命,只能跟你讲。当时我确实倾向于共产党的主张,但真正离开学校、投身到革命中完全是冲着佟铁锤来的!他当时在学校里养伤,伤很重啊,听说是遭遇敌人抓捕时从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摔成那样的,好多骨头都断了。我护理他,就爱上了他,那个时候我才知道爱上了一个人是那样的滋味,说不出来的形容词!非要说呢,也就两个字,难受!哎,你知道吗?我家铁锤不但是老革命,是英雄,还有文化!那个字儿写得呀,蝇头小楷!哎苦女你知道什么是蝇头小楷吗?(苦女木木地摇头,若茸甜蜜的回忆)每次他伏在案上写字的时候,我就在后面盯着他看,深感神奇啊!真不明白他那么大的巴掌怎么就能写出那么漂亮的字来!那时候队伍上的人大多是不识字的大老粗,少数几个有文化的吧,又不是文弱得像戏中演的书生、就是自以为认几个字骄傲得不得了、再就是会耍小心眼,他们都难入我的法眼。正在这时,佟铁锤来了,是躺在门板上抬着不能动弹的来了。一边是我宁愿弃学舍家也要逃婚的戈少爷,一边是令我陷入情网难以自拔的佟英雄,苦女你说我能不跟上他吗?他身上让人着迷的地方太多了,能让人发……哎呀,(突然又笑起来)不说了,说多了你要笑我的!

肖苦女  (眼圈红红的怔了怔)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们着想吧?他们还要受教育呢。你是有材,可我想你的墨水要满足孩子们是不是还有点难?不然一个学校怎么会有各式各样的老师?

白若茸    “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全国要变秋季入学为春季入学了。小曼跟着我学,我把我的知识都给她,她还可以带学生文艺课,队里给计五个工分,算半个劳力。

肖苦女   (惊讶的表情)你不会指望着她给你挣工分吧?

白若茸   (涩涩的一笑)好吧,那把小曼送到公社中学去当寄读生就是了。其实,唉!现在真是读书无用你知道不?比方说我,读那多书,到头来还被人往死里整;比方说你,大字不识,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

肖苦女   (霍地站起就走,心声)太气愤了!她到底是真被整怕了,金钱豹变成了病猫呢;还是在讥讽我,本来就很瞧不起我?不管怎么说,都是让人很气愤的!

         (白若茸望着苦女离去没有去追去解释。)

外景/  田间/  白天

         (知青和社员们在田间劳动。)

一社员   (在山头上老远呼唤)付苍龙,赫援朝,知青点来人啦,有人找你们——

众知青   (喜出望外,向山头回应)来啦——

外景/  知青点屋外/  白天

         (苇根站在场上等候。七八个知青涌来。援朝着一件方格翻领春装,苇根见了一阵心颤。她与苍龙亲密无间,一对对男女明显的都是恋人关系。大家拉手致意。)

付苍龙    哎呀,秦代表你怎么来了呢?

秦苇根    哦,我路过此地,听说你们下乡在这个地方,就过来看看大家。

内景/  知青点/  白天

         (众人欢喜如过节,与苇根拉家常,苇根心情沉重。)

赫援朝    啊,秦代表,喝茶,我们自己采的茶,粗得很,不过是新茶,好香的!(把茶缸子搁到苇根面前)你看你在我们学校的时候该多好啊!自打你调回部队,就再没见到你,我们硬是想死你了!

秦苇根   (面部僵硬地笑)我也想你们呀。

赵迎新   (进,将一笸箩放桌上)秦代表,吃枇杷,才摘的。

秦苇根   (浑身难受)哦,谢谢啊。

付苍龙    秦代表,你小孩很大了吧?

秦苇根    我没有小孩。

付苍龙    啊,我哥和你一样大,三个孩子了。嫂子是哪儿的?也是军人吗?

秦苇根    我还没有结婚。

赵迎新   (发颤的声音)你不是说,在家乡有未婚妻的吗?

秦苇根   (低头不看她)特殊情况。(对苍龙)长龙,大家下乡当知青,都还好吧?

付苍龙    好得很啊,谢谢秦代表关心!我们在这里可以光搞革命不读书,还可以捉对儿的谈恋爱,没有家长老师管。像我吧,就和援朝好着;迎新呢,和他好;(手指着其他人)他和她是一对,他和她是一对;还有,哦,还有两个拉粪去了还没回来。我们宣了誓的,要扎根农村一辈子呢,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啊,我现在不叫付长龙,早改叫付苍龙了。

秦苇根    不就是一个名吗?为什么要改?

付苍龙   《清平乐·六盘山》有曰,“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很革命的哦!

秦苇根    是吗?(心声)“苍龙,太岁也”,凶神恶煞,不然为何要缚住它?

付苍龙   (对迎新)今天是你的炊事吧?快去做饭,我们和秦代表好好的吃一顿。

秦苇根    不了,我还有事,看看你们就行了。一会儿就走!

付苍龙    那怎么行呢,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反正是清汤寡水园子里拔的菜。

秦苇根    不了,我真的还有事。

外景/  知青点不远处山尖/  白天

         (苇根步上山尖回头望,知青们在屋场上目送他。援朝和迎新格外醒目。)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