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多场景音乐小品(欠款难收)
光伏发电公司员工话剧表演剧本(光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才有家
公司企业晚会娱乐搞笑小品《产量
太阳能光伏电站小品剧本(光明使者
饭店服务员和客人之间的心理剧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都市电视剧本 > 《我们好好爱》第七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都市电视剧本   会员:沉入心海的爱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2 9:28:28     最新修改:2018/3/3 9:15:2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我们好好爱》第七集
作者:沉入心海的爱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场1:桥上 夜 外
  
  何志静(低叫):柯婕妤,你疯了!
  
  △:何志静气急地推了一下柯婕妤。因用力过大一下把她推向了桥柱。随即脚尖撞在了上面。
  
  柯婕妤:啊!
  
  △:柯婕妤尖叫一声,蹲了下去。
  
  △:何志静看着自己的双手,愣住了。
  
  △:邝野反应极快地冲了上去。借着桥灯的亮光,只见柯婕妤双手紧捂着右脚脚尖。手缝中有鲜血渗出。脸上是痛楚的表情。额头上全是细小的汗珠。
  
  △:邝野急得伸手去拉柯婕妤的手。
  
  邝野:快让我看看!
  
  △:柯婕妤紧捂着脚尖不松手。
  
  柯婕妤(微弱地):不用你管!
  
  邝野(恼怒地):你这女人真的是有毛病!已经疼成这样了还嘴硬!
  
  △:邝野说着突然双手拽住柯婕妤的双臂用力提了起来,回头见何志静还呆站着就更生气了。
  
  邝野(大吼):还愣着干吗?快点扶住她!
  
  何志静:好好好……
  
  △:何志静慌忙扶住柯婕妤并用手擦着她额头上的汗珠。
  
  △:邝野右腿跪在地上,左腿半曲着,把柯婕妤的伤脚放在腿上。
  
  △:柯婕妤穿着凉鞋,露在鞋外的脚趾被撞破了。鲜血不断的渗出,就连凉鞋也几乎浸透了一半。
  
  邝野(心疼地):这该多疼啊!这血不停地渗出,必须先止血!
  
  △:柯婕妤手挥了一下被何志静拉住了。
  
  何志静(哀求地):婕妤,就让邝野替你包扎一下。好吗?
  
  柯婕妤:我嫌他的手脏!
  
  何志静:婕妤,算我求你了!
  
  △:柯婕妤看了邝野一眼,转头看向别处。
  
  △:邝野慌乱地摸摸裤袋,没有摸到可以止血的东西。抬起头看见柯婕妤系着的丝巾。
  
  邝野:快点解下她的丝巾!
  
  △:何志静解着丝巾。
  
  何志静(懊悔地):我干吗要生那么大的气啊?若是让家里人知道了,我不被骂个狗血淋头才怪!婕妤,对不起啊!
  
  △:柯婕妤苦笑着摇头。
  
  △:邝野脱掉柯婕妤的凉鞋,把丝巾来回折叠了几次。
  
  邝野:折叠厚点也不知道有效果没有?
  
  △:邝野准备把丝巾缠在柯婕妤脚趾上,刚接触到脚趾,她就疼得叫了起来。
  
  何志静(哭腔):很疼是吗?很疼是吗……
  
  邝野(怒意):废话!十指连心,你说疼不疼?
  
  △:何志静脸色有点难看的看着邝野。
  
  邝野(轻语地):我的动作已经很轻很轻了,可还是弄疼了她。 她是女人,我怎么就不控制住让着她?
  
  △:邝野小心的包扎完伤口。见鲜血渗透得少了,嘴角有了淡笑。轻轻放下柯婕妤的脚站了起来。见她疼得紧咬住嘴唇,脸上毫无血色,笑容隐去了。
  
  邝野(声音沙哑地):我真想给自己一耳光。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
  
  △:何志静不敢看邝野一眼。
  
  何志静(轻声地):婕妤,好些没?
  
  邝野(沉着脸):她那副模样像是好些了吗?镇上有药店吗?
  
  何志静:有。不过、不过现在也关、也关门了。
  
  △:邝野脸色更难看了。掏出纸巾胡乱地擦擦手,然后拦腰抱起柯婕妤。
  
  △:柯婕妤吓了一跳,身体扭动着想要挣脱下来。
  
  柯婕妤(恼怒地):无赖,你、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邝野(咬牙切齿地):你能走?没见过像你这样倔强的女人!都快疼哭了还逞强!真是鸭子嘴硬!
  
  柯婕妤(低声地):就算疼我也决不能在你面前示弱!无赖,放我下来啊!
  
  △:邝野扬起手。
  
  邝野:我真想一巴掌把你打晕。我已经觉得够烦了,你还吵过不停!
  
  柯婕妤(声色俱厉地):想打我?你有什么资格!快放我下来!无赖!
  
  邝野:真是倔强到了极点!
  
  △:邝野突然松开手,柯婕妤的脚接触到地面,立刻皱紧了眉头。
  
  △:柯婕妤紧咬住牙关不叫出声。伸手拉住何志静。在何志静的扶持下,她只挪动了两步就再也无法走了。
  
  柯婕妤(吸口气):志静,短短的两步已经疼得钻心。我实在是无法走了!
  
  【画外音】:此时的柯婕妤让邝野既心疼又生气。有种想要把她拥在怀里,狠狠亲吻以惩罚她倔强的念头。亲吻!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
  
  △:邝野深深吸口气,走到柯婕妤面前,半躬着身体。
  
  邝野(柔声地):不能走就不要逞强了!我背你回去。
  
  △:柯婕妤向后稍稍退了一点。
  
  何志静:婕妤,你就让邝野背你吧!你这样走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再说你的脚也会受不了!即使我背你也走不了多远啊!
  
  △:柯婕妤不语也不动。
  
  邝野:不要我背是吧?那我就抱着你走好了。
  
  △:邝野正要直起身体被柯婕妤用手摁住了。
  
  柯婕妤:不用你背也不用你抱!
  
  △:邝野一直保持着躬姿。
  
  何志静(眼中有泪水):婕妤,你不要倔强了好不好?你这样让我更加的愧疚!你的脚必须立刻回家去包扎!
  
  △:柯婕妤犹豫着。
  
  △:柯婕妤在何志静的帮助下伏到邝野背上,不安的把双手放在自己背后。
  
  邝野:你若是不搂住我,摔下去可就是雪上加霜了哦。还有可能十天半月都得躺在床上了。
  
  柯婕妤:我不是被吓唬长大的!
  
  △:柯婕妤双手不自主地搂住邝野的脖子。
  
  △:邝野感到呼吸有些困难了,张着嘴,喘息着。
  
  邝野:呃!呃!你搂得我好紧!是不是、是不是想谋杀我啊?
  
  △:柯婕妤双手稍稍松了一些。
  
  柯婕妤:哼!谋杀你我还得被判刑。值得么?(沉默一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邝野:你、居然道歉了!
  
  △:邝野背着柯婕妤慢慢走着。
  
  △:何志静站在原地。
  
  何志静(自语地):被他背着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假如我的脚受伤了,他会不会着急?会不会也背着我走?我想他一定也会这么做的。因为婕妤对他一点都不友善,他都能不计前嫌。我对他不错,他又是我妈的干儿子。于情于理更会这样做。
  
  △:何志静的手机响了。她接通了。
  
  何志静(不耐烦地):哪位?
  
  何志扬(电话里):志静,你们在做什么?怎么还不回家?
  
  何志静:我们在回家的路上。婕妤的脚受伤了。走得、啊!你要来?有邝……
  
  柯婕妤(高声地):志静,谁的电话?
  
  △:何志静快步走上前。
  
  何志静:志扬的电话。他知道你脚受伤了非常着急!
  
  △:柯婕妤轻轻“嗯”了一声。
  
  △:何志静的电话再一次响起。她在通话的同时脚步慢了下来。渐渐的和前面两人拉开了距离。
  
  场2:路上 夜 外
  
  △:邝野背着柯婕妤走得很慢。
  
  △:柯婕妤动作僵硬的伏在邝野背上。
  
  邝野(心声):她在知道何志扬要来的时候,反应好像有些淡漠。何志扬人不错又喜欢她,她为什么对他没有感觉?
  
  △:柯婕妤轻轻“哼”了一声。
  
  邝野(着急地):很疼吗?
  
  柯婕妤(声音很轻地):嗯!
  
  邝野:那就睡一会吧。睡着了就感觉不到那么疼了!(停顿了一下)我真希望自己能代替你疼!就像是希望代替你脖子上曾经的伤痛!
  
  △:柯婕妤轻咬着嘴唇,眼眶中有泪水。温顺的把头轻轻靠在邝野背上。
  
  柯婕妤(心声):好温暖啊!如果能一直这样该多好!他对我真的是很好!今晚是我太过份了才让他真正生气了!他人勤快,心地又好,这样的男人正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可为什么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他半跪着不顾鲜血会沾染在身上,着急的替我止血,那时他一定是很心疼我!邝野……
  
  △:柯婕妤的眼泪流了出来,滴落在邝野背上。
  
  邝野:我身上有血迹,如果再加上T恤上的泪痕,等会回到旅店时,别人还认为我做了什么坏事。报警抓我可就麻烦了。(轻笑一下)而你呢还得跛着脚替我洗刷冤屈。
  
  △:柯婕妤揉揉眼睛。
  
  邝野:我明白你不止是脚痛心更痛!但那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了。其实,生活不过两天,白天和黑天,日夜交换,日子不息,唯有心情好,才能质量高,一转瞬就是一年,一转眼就是一生。答应我以后好好的,就连那些不开心的事都不要再去想了!我希望你能给我机会替你分担一切!
  
  柯婕妤(鼻音重重地):不知为什么听着那些话我竟有种想哭的感觉。
  
  △:邝野停了下来。
  
  邝野:我以前的确不属于这里。但从此刻起就真正属于这里了!甜言蜜语我不会说,山盟海誓太过虚假!我只会说,‘你以后的生命里只有阳光’!
  
  柯婕妤(心声):你以后的生命里只有阳光!这句话足够赛过任何甜言蜜语!足够赛过任何山盟海誓!同时也无疑是间接性的真情表白!
  
  △:柯婕妤身体有些颤抖,双手抓紧邝野的T恤。
  
  柯婕妤(轻声地):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很难受!很难受……
  
  △:柯婕妤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眼泪滚滚而下。
  
  柯婕妤(心声):邝野,我对你极其不友善,你还对我这么好!我该如何是好?我该拿你怎么办?现在的我什么也不想说了,也不去理会将来会怎样,此时的我只想静静的拥有这份美好!
  
  【画外音】:邝野不再说话。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两人心与心的距离不但拉进了许多,甚至还有着相同的念头:就这样无止尽地走下去!
  
  △:何志静赶了上来。
  
  △:何志扬骑着电瓶车到了。看见邝野背着柯婕妤时,眼中的不快一闪而逝。把电瓶车转了方向,双脚着地后看着邝野。
  
  邝野(心声):何志扬的表情很难看,他一定是吃醋了!
  
  △:邝野小心翼翼地把柯婕妤放在后座上。
  
  邝野:志静,回家后用碘酒仔细洗洗伤口,再上点止血药。疼就让她吃点药。
  
  △:何志扬面无表情地看着邝野。
  
  △:何志扬载着柯婕妤和何志静离去。
  
  △:邝野听不见电瓶车的声音后才向来路返回。
  
  △:柯婕妤转头望向远处。
  
  △:何志扬骑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何志扬(生气地):志静,邝野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
  
  何志静:邝野说我和婕妤走夜路不安全。所以才要送我们回家。没料到在路上出了点小状况。
  
  何志扬:脚趾都撞破了,还叫小状况?(停顿了一下)他怎么这么啰嗦?以前怎么都没发觉!任何人都知道要洗伤口和吃止痛药!
  
  柯婕妤(心声):他只有对我才会这么的啰嗦!
  
  场3:家里 夜 内
  
  △:何志扬两兄妹把柯婕妤扶上楼。进了房间后直接拿出药箱。接着清洗伤口、上药、包扎。
  
  何志扬:吃药吗?
  
  △:柯婕妤摇摇头。
  
  何志扬:志静,你帮她洗洗。
  
  △:何志扬出了房间,靠着墙壁。
  
  何志扬(轻声地):柯婕妤,你怎么可以让一个才认识十几天的男人背着?何志静,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场4:旅店 夜 内
  
  △:邝野在总台服务生的诧异眼光下进了房间。正要关门时刘言凤提着保温桶出现了。进到房间后瞧见他裤子上的血迹时神色大变。
  
  刘言凤(紧张地):你怎么了?裤子上为什么会有血迹?
  
  邝野:柯婕妤的脚趾撞伤了。
  
  刘言凤:不是你的就好!汤还是热的快喝了吧。
  
  △:刘言凤把保温桶放在桌上,拧开盖子倒出汤水。
  
  邝野:不是叫你喝的吗?你拿去喝吧。我现在只想舒舒服服洗澡。
  
  刘言凤:这是你干妈送给你喝的,我怎么能喝?既然你累了就休息吧。
  
  △:刘言凤离开了。
  
  △:邝野关好门,拿着衣物进卫生间洗澡。
  
  △:邝野从卫生间出来,倒了点鸡汤喝。然后把枕头和被套重叠在一起靠了上去。发了会呆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通了,柯婕妤的声音响起。
  
  柯婕妤(电话里):你好!请问是哪位?
  
  邝野:是我!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
  
  邝野:伤口清理过吗?药上了吗?吃止痛药了吗?现在有没有好点?
  
  柯婕妤(电话里):伤口清洗了。药也上了。只是没吃药。现在没那么疼了。
  
  邝野:那就好!你脚不方便,明天就不要去王若蝶家了,以免人多撞着伤口!
  
  柯婕妤(电话里):如果明早好点的话还是会去。毕竟她早就告诉我了。
  
  邝野:我很唠叨是吗?
  
  柯婕妤(电话里):没有!
  
  △:两人都不再说话。谁也没有主动挂断电话。
  
  △:过了很久邝野主动道了声“晚安”就匆匆挂了电话。
  
  场5:柯婕妤卧室门口 夜 外
  
  △:何志扬静静地站在门口。
  
  何志扬(轻声地):婕妤,我知道你是在和那个男人通话。你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我想不明白的是,你明明对他很不友善,为什么到了晚上就全变了?是因为他背了你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场6:何志扬卧室 夜 内
  
  △:何志扬回到卧室后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口烟后陷入往事。
  
  场7:客厅里 日 内
  
  △:七年前,读大学的何志扬放暑假回到家里,看见一个陌生女孩蜷缩在沙发里。
  
  何志扬(自语地):她就是志静在电话里说的那个经常蜷缩在沙发里的女孩?
  
  △:女孩抬头看了何志扬一眼,眼中是深深的恐慌。
  
  △:何志扬看见了女孩脖子上暗红色的伤痕。
  
  何志扬(心声):以后我一定会保护你!
  
  【画外音】:快毕业时何志扬主动找了镇上学校的领导,希望能回到镇上教书。目的就是为了每天能看见女孩。后来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同时也如愿以偿的在镇上教书了。虽然每天早出晚归,但总能见着女孩。
  
  【画外音】:这些年来一直有人为女孩介绍对象。她都一一拒绝了。何志扬看在眼里却是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的守护着她。
  
  何志扬(心声):柯婕妤,我坚信聪明的你一定知道我的心思!
  
  场8:何志扬卧室 夜 内
  
  △:卧室里烟雾缭绕。
  
  何志扬(轻语地):我以为只要守着她就好!终有一天她会接受我的感情!可怎么也料不到半路突然冒出一个男人。一个让我都不得不承认很优秀的男人!这个男人好像在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就打动了她的心!女人终究还是注重男人的外表!她也不例外!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就没有一点机会了?
  
  场9:旅店 夜 内
  
  △:夜很深了,邝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里全是柯婕妤的身影。
  
  邝野(自语地):此时的她是否也像我一样难以入眠?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或者发信息?如果她已经睡着了会不会吵醒她?要怎样做才好呢?唉!烦!烦!烦……
  
  △:邝野用力的揉着头发。
  
  邝野(自语地):此刻的我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已经彻彻底底的陷入了感情的漩涡。既兴奋又惊慌失措。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想想曾经帮助解决的那些因感情的事而烦恼的人,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的真正涵义了。
  
  △:邝野看看手机。
  
  邝野(自语地):已经三点多了,既然睡不着不如上上网吧。
  
  △:邝野打开笔记本电脑。上起QQ后见梦的头像有着颜色。
  
  邝野(自语地):这么晚了她还没睡吗?
  
  邝野(发过去):怎么还不睡?
  
  梦(回了过来):你也不是还没睡?
  
  邝野(发过去):我睡不着!
  
  梦(回了过来):我也是!很烦恼!
  
  邝野(复制过去):我也很烦恼!
  
  梦(回了过来):看来我们俩都有烦心事!“握手”的表情。
  
  △:邝野笑了笑。
  
  邝野(发过去):那么我们两个烦恼缠身的人,现在要做些什么事才不烦恼呢?
  
  梦(回了过来):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教我写作???
  
  邝野(发过去):没问题!
  
  △:邝野和梦在电脑上一来一往的探讨写作。
  
  △:梦问了很多问题。
  
  △:邝野有问必讲并且讲得很仔细。
  
  △:有鸡鸣声响起,邝野和梦才停止了探讨。
  
  梦(发了过来):你这样倾囊相授就不怕我抢你的饭碗?“惊讶”和“偷笑”的表情。
  
  邝野(发过去):如果你能‘抢走’的话,我可是求之不得哩。无事可做就可以过上闲云野鹤的日子了。
  
  △:邝野正要再发一个“睡觉”的表情过去。
  
  梦(快速地回了过来):闲云野鹤!你像是很累似的!
  
  邝野(发过去):以前是工作累,现在又加上……“睡觉”的表情。
  
  △:梦回了个“痛苦”的表情,
  
  △:邝野微愣。
  
  邝野(发过去):你怎么了?
  
  梦(发了过来):疼!
  
  △:梦的头像无色了。
  
  邝野(自语地):她怎么了?
  
  场10:柯婕妤卧室 日 内
  
  △:何志扬端着粥敲开柯婕妤的房间门。
  
  何志扬:婕妤,喝点粥吧。
  
  △:何志扬看着柯婕妤的眼睛。
  
  何志扬:你有黑眼圈了。昨晚很疼吗?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柯婕妤慢慢整理着床铺。
  
  柯婕妤:我昨晚几乎是天亮才睡着。此刻头脑还是晕乎乎的。几点了?
  
  何志扬:八点过了。
  
  柯婕妤(惊讶地):八点过了!你怎么还不去学校?我的脚好多了,你不用担心!快去学校吧!
  
  何志扬:今天是星期六。你不是疼糊涂了吧!
  
  △:柯婕妤拍拍额头。
  
  柯婕妤:看来我真的是疼糊涂了!
  
  △:何志扬看着柯婕妤的右脚。
  
  何志扬(心疼地):十指连心!昨晚你该有多疼啊!
  
  △:柯婕妤脑海里浮现出邝野着急时的表情。
  
  柯婕妤(嘴角有笑意):最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何志扬:你呀我真是服你了!要知道十指连心啊,即使是一个大男人撞破了脚趾,都会疼得受不了!而你只是一个弱女子!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柯婕妤(心声):志扬,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在笑!
  
  △:柯婕妤跛着脚进了卫生间洗漱。
  
  △:何志扬看着柯婕妤的手机,手伸了一下,又缩了回来。
  
  何志扬(心声):何志扬,每个人都有隐私,你不能看她的手机!何况你还为人师表!
  
  △:柯婕妤从卫生间出来。
  
  △:何志扬把粥递给柯婕妤。
  
  △:柯婕妤喝了一口粥。
  
  柯婕妤:妈和爸知道吗?
  
  何志扬:知道了!志静早上说了。她说你是自己撞着了石头。可我不相信!
  
  △:柯婕妤轻搅着粥。
  
  柯婕妤:志静说的是实情。天黑了,是我没看见路上的一块石头才撞破了脚趾。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她没必要隐瞒。
  
  何志扬: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相信就是。
  
  △:柯婕妤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犹豫着把信息删了并且关了机。
  
  △:何志扬目不转睛地看着柯婕妤的举动。
  
  何志扬(小心翼翼地):你、为什么不回信息?为什么还关机了?是……
  
  柯婕妤:王若蝶的信息。她叫我早点去她家。可我还想睡会。所以关机。
  
  △:柯婕妤看着手机出神。
  
  柯婕妤(难过地心声):看见他发的“好点了吗?”我不但有种想哭的感觉,心里更是堵得慌!
  
  何志扬:你脚不方便就不要去了!志静已经出门了。你独自一人怎么去?
  
  △:柯婕妤跛着脚走到窗边不发一言。脑海里全是邝野着急的表情。
  
  △:柯婕妤耳边仿佛响起邝野的声音:你以后的生命里只有阳光!
  
  △:何志扬双手插在裤袋里,身体靠着电脑桌陷入沉思。
  
  何志扬(心声):直觉告诉我她有着与以前不同的心事!会与那个帅气的男人有关吗?
  
  柯婕妤(难过地心声):他不属于我柯婕妤!不要再想了!我要故意让他看见我与何志扬成双成对的出入。这样他也许就会彻底对我死心了!
  
  △:柯婕妤走到何志扬面前。
  
  柯婕妤:志扬,你陪我去吧。
  
  何志扬:好的!那你再睡会。晚点我叫你。
  
  △:何志扬离开了。
  
  △:柯婕妤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发呆。
  
  柯婕妤(自语地):我原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会为一个男人动心!可是感情的事说来就来,没有人能够躲避得开!即使是心如止水的我也一样!
  
  △:柯婕妤坐起来,拿起手机,想要打开,又放下了。
  
  柯婕妤(反复地):你以后的生命里只有阳光……
  
  △:柯婕妤打开手机。
  
  柯婕妤(自语地):如果我以后的生命里有了阳光,那么其他人呢?志静心仪他!养母喜欢他!一门心思的把他当成了未来的女婿。我不止一次的劝说养母放弃这种想法。如果我和他走到了一起,那么她们该有多伤心?那么我是否就变成了口是心非的小人?何家对我有恩!是我今生今世都报答不了的恩情!况且每个人都把我当成亲人看待!我决不能伤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柯婕妤眼中有了泪水。
  
  柯婕妤(深吸口气):柯婕妤,趁现在陷得不深,你赶紧抽身吧!否则久而久之每一个人包括你自己都会伤得很深!
  
  △:柯婕妤看着手机上的号码,犹豫了很久后拉进黑名单里,
  
  柯婕妤(难过地自语):虽然这样做心很痛,但却也是不让何家人受到伤害的唯一办法!邝野,对不起!只有让你和我来承受这一切了!
  
  △:房门突然被推开了,黄梅匆匆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何建。
  
  △:柯婕妤立即把手机塞在枕头下面。
  
  △:黄梅摁住柯婕妤,准备检查她的脚。
  
  黄梅:快躺下!让我看看脚怎么样了?
  
  柯婕妤:一点小伤而已。已经好很多了。
  
  △:柯婕妤故意动了动脚趾。疼得皱起了眉头。
  
  黄梅:傻孩子,怎么可能没事呢?十指连心啊!
  
  △:黄梅在床边坐下。
  
  黄梅: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平时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昨晚怎么就撞破了脚趾?志静说流了不少的血。我已经炖上鸡和大枣了,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喝了。流了那么多的血得好好补补!
  
  柯婕妤(哽咽着):妈!
  
  △:柯婕妤眼泪汪汪地抱紧黄梅。
  
  △:黄梅拍着柯婕妤的背。
  
  黄梅:没事!没事!少走动就是了。放心吧很快就会好起来!
  
  △:柯婕妤点点头,把黄梅抱得更紧了。
  
  柯婕妤(心声):妈,对不起!我不能也无法去说服他接受志静!但我发誓这一生决不会伤害你们任何一个人!我不接受他但也不能把他推向他不喜欢的人!否则对他很不公平!邝野,倘若你与我易地而处,我相信你也会这么做!对不起……
  
  场11:王若蝶家 日 内
  
  △:晚饭时间邝野与刘言凤来到王若蝶家里。他的出现引起在座的女孩们的兴奋。
  
  柳慧:邝大哥,你也来了啊?好你个王若蝶,保密工作做得还挺好的嘛。
  
  △:王若蝶化着淡妆。穿着紫色裙子和白色的半高跟凉鞋。
  
  王若蝶(俏皮地):你们现在知道也不晚啊。
  
  刘言凤(低声地):邝野,我没说错吧!她稍加打扮就很吸引人了!
  
  △:邝野不说话,看了王若蝶一眼后愣住了。
  
  邝野(心声):小丫头穿的裙子竟然和我送给柯婕妤的是一模一样。穿在身上虽不如柯婕妤那么显得高雅,也没她那么有气质,但也真的如刘言凤所说稍加打扮就很吸引人了。小丫头也有一模一样的裙子!会有那么巧吗?
  
  △:邝野把整个客厅看了一遍,都没见到柯婕妤和何志静。
  
  邝野(心声):为什么这个时候了她还没来?是不是脚伤严重了?
  
  女孩们的惊叹声响起:好漂亮啊!
  
  △:邝野看过去,原来是刘言凤送了一对白色水晶制成的“心”型吊坠耳环给王若蝶。
  
  △:王若蝶来到邝野身边。
  
  王若蝶(高兴地):邝大哥,漂亮吧!
  
  邝野(心不在焉地):很漂亮!
  
  △:邝野看着王若蝶的裙子。
  
  邝野(心声):这条裙子会是我送给柯婕妤的那条吗?
  
  王若蝶:邝大哥,你不舒服吗?精神看上去有些不好呢!
  
  △:刘言凤倒了杯水给邝野。
  
  刘言凤:喝点水吧。
  
  △:邝野接过水杯。
  
  刘言凤(低声地):你整个下午都是无精打采的。认识你八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其实我很想问问你是怎么回事?可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关心你的反常。
  
  邝野:我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
  
  柳慧:邝大哥,你女朋友好体贴你哦!
  
  刘言凤(心声):如果我是他的女朋友该多好!可是、不是!
  
  △:邝野端着水杯出神地看着门外。
  
  刘言凤(心声):这不像认识的那个神采飞扬的邝野!他一定有心事!
  
  △:古芳吃着水果。
  
  古芳:王若蝶,老大怎么还没来啊?是不是脚疼就不来了?
  
  王若蝶:老大手机关机了。我打过她家电话。何姨接的说她昨晚没休息好要晚点来。我去外面看看。
  
  △:王若蝶向门外走去。刘言凤跟在身后。
  
  古芳:老大的脚会不会很严重啊?
  
  赵晓霏:不知道啊!只有她来了才知道!邝大哥,你不是住在老大家的吗?知道她的情况吗?
  
  邝野:知道一点但不是很清楚。从昨晚开始我就住在旅店。
  
  赵晓霏:唉!好着急!
  
  邝野(心声):王若蝶打过去是关机,为什么我打过去就是“正在通话中”?她会来吗?电话打不通,信息石沉大海。是因为昨晚脚疼才在白天关机休息的吗?可为什么打在同一个号码上却是不同的结果?
  
  场12:院子门口 日 外
  
  △:刘言凤与王若蝶站在院子门口。
  
  刘言凤:你们老大是做什么的?
  
  王若蝶:就是负责花圃和管理我们的老大啊!
  
  刘言凤:听你们的语气很尊敬他。一定是个年纪有点大的男人吧!
  
  王若蝶(笑):什么年纪大的男人?我们老大是个二十七岁的女孩!
  
  刘言凤:噢!比我还小一岁!年纪轻轻就管理花圃和你们这一大群女孩,她还真是能干!我真想看看你们老大究竟是什么样的?
  
  王若蝶:那是当然啦!花圃是她带领我们建成的。种植花卉的技术也是她教的。她人也很好!等会她来了我介绍你们认识。
  
  刘言凤:好啊!
  
  △:刘言凤转身向站在窗户前的邝野看了一眼。
  
  刘言凤:邝野这段时间怎么样?
  
  △:王若蝶偏着头,表情有些怪异。
  
  王若蝶:言凤姐,你怎么会这样问呢?你是在怀疑邝大哥对你不忠吗?
  
  △:不远处有电瓶车喇叭声响起。
  
  王若蝶:肯定是老大她们。
  
  △:何志扬载着柯婕妤出现了。
  
  △:何志扬在门口停了下来。
  
  何志扬(淡笑地):王若蝶,我这个不速之客,你不会不欢迎吧!
  
  王若蝶:何大哥,你是辛勤的园丁,我是热烈地欢迎!
  
  △:王若蝶扶住柯婕妤。
  
  王若蝶:老大,小心点!脚怎么样了?
  
  柯婕妤:好些了!
  
  △:柯婕妤小心翼翼地下了车,正要迈进院门时,不自主地看向站在门边的刘言凤。
  
  柯婕妤:王若蝶,这位是?
  
  王若蝶:差点忘了介绍。言凤姐,这是我们老大柯婕妤。老大,这是刘言凤姐姐。邝大哥的女朋友。
  
  刘言凤(心声):她就是柯婕妤!就是昨晚在邝野身上留下血迹的人!她看起来很柔弱!一点也不像个管理着花圃和那么多女孩的人!长相也就中姿而已!不过眼睛长得很漂亮!那浓密的睫毛也是令许多女孩羡慕的!很奇怪的人!大热天脖子上系着丝巾!
  
  刘言凤:你好!
  
  柯婕妤:你好!
  
  柯婕妤(心声):这女孩漂亮又时尚,而且看起来也很能干的样子!男人不是喜欢漂亮能干的女孩吗?他怎么就会对认识八年的女孩不动情?
  
  何志扬(心声):邝野有女朋友!原来我以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他们俩的确是很般配!这女孩确实很漂亮!
  
  △:何志扬忍不住多看了刘言凤两眼。
  
  △:王若蝶扶着柯婕妤进了院子。
  
  △:柯婕妤看见站在窗户前的邝野后脚步停了下来,拉着何志扬的胳膊。
  
  柯婕妤:志扬,你来扶我吧。
  
  王若蝶(笑):老大,你什么时候变成了重色轻友的人?
  
  △:柯婕妤苦笑了一下。
  
  △:何志扬扶着柯婕妤进到客厅里。
  
  场13:客厅里 日 内
  
  △:女孩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古芳:老大,脚怎么样了?
  
  柯婕妤:你们早到了啊。看来就只有我姗姗来迟了。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柯婕妤被何志扬扶到沙发上坐下。她淡漠地看了邝野一眼后转过头。
  
  △:邝野拿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
  
  邝野(心声):她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我?与初见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王若蝶:老大,何志静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现在就只差她一人了。
  
  △:柯婕妤没回答,看着王若蝶穿着的裙子发愣。
  
  柯婕妤(心声):他对这一模一样的裙子一定很费解吧!邝野,对不起!我真的不能收下它!扔了又觉得可惜!所以才送给了王若蝶。
  
  古芳:她一定还没关店吧!唉!她呀把钞票看得太紧喽!
  
  柳慧:没有钞票寸步难行!你若是不为了钞票干吗日晒雨淋的忙啊?
  
  赵晓菲:柳慧说得对!鼓掌!
  
  古芳:挣钞票固然重要,可也该劳逸结合嘛。
  
  △:屋里响起七嘴八舌的声音。
  
  △:柯婕妤静静地坐着。
  
  柯婕妤(心声):我能感觉到那道目光始终停留在我身上。真的让我感到手足无措,就连眼睛该看向何处都不知道了。
  
  △:柯婕妤时不时地换着坐姿。
  
  何志扬(小声地):婕妤,怎么了?是不舒服还是嫌太吵?
  
  柯婕妤:我想出去透透气。
  
  △:柯婕妤站了起来。
  
  △:何志扬扶着柯婕妤出了客厅。
  
  场14:院子里 日 外
  
  △:柯婕妤和何志扬站在盆景面前。
  
  何志扬:现在好点了吧!总之已经来过了。要不我们回去了?
  
  柯婕妤:现在就走不好!既然来了就留下吧!何况志静还没来。
  
  △:柯婕妤抚着盆景。眼中是深深地忧伤。
  
  柯婕妤(难过地心声):不见还好点,见到后心里难受无比!
  
  △:王若蝶跑了出来。
  
  王若蝶:老大、何大哥,你们干吗到外面来了?该不是我这个主人怠慢了客人?
  
  柯婕妤:我睡了一整天想出来站一会。志扬,你进去陪陪她们吧!她们对你这个主动回到小镇教书的园丁是钦佩得很!
  
  何志扬:那你呢?
  
  柯婕妤:我一会就进去。
  
  何志扬:站累了就进……
  
  △:何志扬话没说完就被王若蝶拉走了。
  
  王若蝶:何大哥,你好唠叨哦。老大都二十几岁了,难道还会不知道吗?何大哥,你很不公平呢!眼里只有老大,什么时候才会有其他人?你这个护花使者要当到什么时候?
  
  △:何志扬转头看了一眼柯婕妤。
  
  何志扬(心声):如果她愿意,我会当她一生的护花使者!
  
  柯婕妤(心声):护花使者!可我需要的不是他!
  
  △:柯婕妤跛着脚向墙角的花架处走去。
  
  柯婕妤(自语地):我原是想用何志扬为借口以打消邝野的念头,可是在见到他后,我又下意识地觉得这样做很残忍。因此就想把何志扬支走以免他心里不舒服。
  
  场15:客厅里 日 内
  
  △:何志扬进到客厅里,女孩们就争抢起来。
  
  赵晓菲:何大哥,到我这里来坐。
  
  古芳:何大哥,还是坐我们中间吧。
  
  △:何志扬脸红了。女孩们大笑起来。
  
  刘言凤(自语地):这男人脸面太薄了也太有意思了!
  
  场16:花架处 日 外
  
  柯婕妤(自语地):她们的笑声真是悦耳!我有多久没这样笑过了?有多久没像她们一样把烦恼抛在脑后了?人生如梦,白云苍狗,我都记不得了!
  
  △:身后响起脚步声。
  
  柯婕妤:志扬,你这样中途离开是很不礼貌的!
  
  男音响起:是我!
  
  △:柯婕妤身体颤了一下,想要转身,有些紧张的缘故,双脚绊了一下几乎摔倒。
  
  △:身后的邝野立即扶住柯婕妤。
  
  柯婕妤(淡漠地):我没事。
  
  △:柯婕妤挣开后向后退了一步。
  
  △:邝野一直看着柯婕妤。
  
  邝野:我打过十几个电话,发了十几条信息,可你都没有一点反应。我一整天都在担心你!如今你的眼神和语气均是那么的冷漠。为什么?
  
  △:柯婕妤眼睛看向一边。
  
  柯婕妤:我关机了不知道。
  
  △:邝野看向柯婕妤的脚。
  
  邝野:脚怎么样了?
  
  柯婕妤:好些了!谢谢你的关心!
  
  △:邝野沉默着。
  
  柯婕妤(心声):我知道你一整天都在担心我!你不知道骚扰拦截里的那些信息和来电时间,我都记在了脑海里。
  
  邝野:你是因为那女孩才生我的气吗?她叫刘言凤就是我曾经告诉过你的那个女孩。因为我没回她信息,所以她把自己藏了起来并与家里和朋友断了联系。后来我联系到了她。于是她来到了这里。我昨晚就和她说清楚了。
  
  柯婕妤:你也真是怪人!那女孩那么出色,你竟、不过是与不是都与我无关!
  
  △:柯婕妤看向远处,脸上是淡漠的表情。
  
  柯婕妤:你没必要向我解释!我、们又没任何关系!
  
  △:邝野上前一步抓住柯婕妤的手腕。
  
  邝野(急促地):什么叫“我们又没任何关系”?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难道你忘了昨晚我们说过的话?
  
  △:柯婕妤用力挣脱。
  
  柯婕妤:昨晚一直都是你在表白不是吗?我当时也只是感动你为我做的一切而已。也并没有对你表白过和承诺过什么对吧!
  
  邝野(生气地):为什么才过了一晚就全变了?你这女人的心究竟是什么做成的?怎么会如此的冷血?
  
  柯婕妤(苦笑):我一直就是这样的人不是吗?
  
  邝野:这、这么说在你眼里,我、我邝野是一厢情愿了是自作多情了?
  
  柯婕妤(心声):既然已说到这种程度了,那么就让他对我彻底死心吧!
  
  △:柯婕妤仰起头。
  
  柯婕妤(狠狠地):不错!你就是一厢情愿就是自作多情!
  
  邝野(咬牙切齿地):是因为、何志扬?
  
  柯婕妤(心声):既然能问出这样的话,那么他一定知道我与何志扬不是兄妹了。不过知道也好,我正可以拿志扬做挡箭牌。
  
  △:柯婕妤看向屋里。
  
  柯婕妤:他人好又有好工作!
  
  邝野:我的一切你只是听我说过并没有亲眼见到。所以我说的一切你都不曾相信过对吗?(难过地)所以、权衡之下你还是选择了他?
  
  柯婕妤:对!还有你看见了王若蝶穿的裙子吧!其实就是你送给我的哪一条。我转送给了她就是不想与你有任何瓜葛!还有你的号码我设成了‘黑名单’。所以……
  
  邝野:原来都被我猜中了!既然你不愿意要那裙子,为什么不直接扔了它?也省得我看见胡思乱想!哼哼!难怪我打十几个电话都是‘通话中’!难怪发了十几条信息也犹如石沉大海!
  
  △:邝野取下眼镜。眼中是怒火。
  
  邝野(咬牙地):你这女人怎么会如此狠心如此绝情?昨晚才给了我希望,可是只过了那么一晚就把我的感情践踏在了脚下!
  
  柯婕妤(轻声地):这里不属于你!你还是回到自己以前的地方去吧!
  
  邝野:早上八点过发了第一条信息给你,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收到回信。我以为你正睡着就没再发了。到了中午就开始打电话。打了十几个都是“正在通话中”。于是又发了十几条信息。结果都犹如石沉大海。我就开始担心起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邝野甩甩头。
  
  邝野:自从经过昨晚的事后,我就有些害怕再和何家人走得太近。所以一直没打电话问何志静。我几乎一整天都是在不安中度过。本以为在王若蝶家能见到你,谁知不但没见着你就连何志静也不在。电话打不通人也不在这里,我真的很担心了!你知道吗?
  
  △:柯婕妤转过身,悄悄擦掉流出的眼泪。接着快步离开,伤脚被震得疼痛了,停下来歇了一会又准备离开。
  
  △:邝野突然握住柯婕妤的手腕。
  
  邝野(怒意地):柯婕妤,你就如此绝情?
  
  △:柯婕妤甩甩手没甩开。
  
  柯婕妤(冷笑地):我根本就没对你用过情!何来‘绝情’之说?放手!
  
  △:邝野不放手,反而握得更紧了。眼中的怒火更明显了。
  
  △:一个是怒目相视,一个是神色紧张的看着其他地方,然后就这么僵持着。
  
  △:何志扬的声音响起。
  
  何志扬:婕妤,你在哪里?
  
  △:柯婕妤看看邝野。
  
  柯婕妤(高声地):我在花架处。志扬,你快点过来扶我。
  
  △:何志扬跑了过来,看见眼前的情景,脸色大变,用力掰开邝野的手。
  
  何志扬(怒声地):邝野,你这是做什么?你女朋友就在屋里,如果让她看见你握着其他女人的手会引起误会!
  
  △:柯婕妤揉着手腕。
  
  柯婕妤:志扬,你不要误会!是我站久了脚有点发软差点摔倒。是邝、是他及时扶住了我。你知道这段时间我看他不顺眼对他也不友善。因此叫他不要扶我。但他始终也是个男人嘛。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所以就有些生气了。你扶我进去吧。
  
  △:柯婕妤不看邝野一眼,手伸向何志扬。
  
  何志扬:有那样扶人的吗?明明就……
  
  柯婕妤(大声地):志扬,快扶我进屋,我脚站得很疼了。
  
  △:柯婕妤在何志扬的搀扶下慢慢离开了。
  
  场17:客厅门口 日 外
  
  △:柯婕妤停了下来。
  
  柯婕妤(心声):邝野,其实你已经打开了我的心扉!已经深深地驻扎在了里面!可我不能对她们做出无情无义的事!邝野,对不起!我不奢望能得到你的原谅!无论你以后属于谁,我都会祝福你!你以后的生命里只有阳光!没有了你,我柯婕妤的生命里从此不会再有阳光!心好痛!好痛……
  
  △:柯婕妤双眼发红,强忍住不让眼泪流出来。
  
  场18:花架处 日 外
  
  △:邝野呆若木鸡似的站着。牙关紧咬,双手紧握,青筋毕露。
  
  邝野(心声):如果说她不曾接受过我,不曾给过我希望,我也不会如此生气如此难受!虽然昙花的开放只是那么一瞬间,但它毕竟是开放过灿烂过。而我付出的感情却连昙花都不如!柯婕妤,你虽没承诺过什么,但也间接性的接受了我!你知道你说的一切给我的打击有多么的大吗?
  
  △:何志静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邝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笑容走了过去。
  
  何志静:邝野,你怎么独自站在外面?
  
  △:邝野没动一下。
  
  何志静:邝野!邝野!
  
  △:何志静拍了拍邝野的手臂。
  
  △:邝野回过神来。
  
  邝野(无精打采地):你来了?进去吧。她们在等你。
  
  何志静:你生病了吗?怎么说话都没力气似的。
  
  △:何志静伸手去摸邝野的额头。
  
  邝野:我没事!
  
  △:邝野退后一步,何志静的手落空了。
  
  何志静(脸色微变):那我先进去报个到。一会再出来看你。
  
  △:何志静向屋里走去。
  
  场19:走廊处 日 外
  
  △:邝野脚步沉重地走向走廊,重重坐下后低垂着头,双手摁着太阳穴。过了一会抬起头,从裤袋里掏出烟盒取出烟点燃。一口接一口地用力吸着。吸到剩下半截时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脸被胀得通红。把烟摁熄后又用两根指头轻轻揉捏着,直到捏碎才丢进垃圾桶里。
  
  场20:客厅里 日 内
  
  △:何志静进到客厅。
  
  王若蝶:何志静,你个钱福星。钱是挣得完的吗?
  
  古芳:何姐姐,我们几十个人等你一个人,你觉得像话吗?还有啊你挣那么多钱用得完吗?
  
  △:何志静举起双手。
  
  何志静:打住打住!你们这样像是在审判犯人似的。我要申明第一点的是:没有钞票寸步难行。所以越多越好。第二:我晚到不是因为挣钞票的缘故而是送货的车来了。我在卸货。
  
  △:何志静嘟着嘴,露出委屈的表情。
  
  王若蝶:好啦麻辣豆腐,大家逗你玩的。来笑一个嘛。
  
  △:王若蝶用手轻轻捏住何志静的两边脸颊向上提。
  
  何志静:王若蝶,你欠揍是不是?今天可是你的生日,是不是想我这个姐姐把你揍一顿才高兴?我可告诉你,如果你今天挨了揍,那么一年都会挨揍的哦。
  
  △:何志静瞪着眼,扬起拳头。
  
  王若蝶(笑眯了眼):我好怕啊!
  
  △:王若蝶躲在刘言凤身后。
  
  △:何志静放下手,礼貌地向刘言凤点点头。
  
  何志静(心声):邝野独自在外面。看样子心情很不好。刘言凤是他的女朋友,为什么没在外面陪着他?
  
  △:何志静向外走去。
  
  王若蝶:哎!何姐姐,你干吗去啊?马上就要出去吃饭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好奇怪的人!
  
  何志静:我就在外面透透气。你们快点啊!我快饿坏了。
  
  △:何志静头也不回地冲出屋子。
  
  赵晓菲:我们倒是吃了很多水果和零食。要不先饿饿她。
  
  王若蝶: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晚上还要去歌厅呢。
  
  场21:院子门口 日 外
  
  △:邝野双唇紧闭,双手插在裤袋里,一动不动地倚着院子门框。脑海里不停地闪现出柯婕妤淡漠的容颜。
  
  邝野(轻语地):柯婕妤,想我邝野是多么心高气傲的人,没想到也被你玩弄于鼓掌!枉我自认聪明竟也没看出你的心是那么的冷血!邝野,你就是一个一厢情愿一个自作多情的大笨蛋!
  
  △:何志静站在邝野身后一米远的地方,脚向前移动了一步又退回去。
  
  何志静(心声):十几天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的女朋友为什么不陪着他?
  
  △:王若蝶和刘言凤出现了。王若蝶跑到邝野身边,挽住他的胳膊。
  
  王若蝶:邝大哥,该去吃饭了!
  
  何志静(轻语地):真羡慕王若蝶的率性而为!
  
  △:何志静走了过去。
  
  何志静:王若蝶,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当着邝野女朋友的面挽住他?
  
  王若蝶:言凤姐是不会生气的!何况我只是小妹妹而已!
  
  刘言凤:妹妹挽哥哥是很正常的事!
  
  王若蝶:就是嘛言凤姐都不计较你计较啥呢?何志静,如果你以后有了男朋友一定要把他背在背上哦。否则会被人拐跑的。不过呢,即使你把他背在背上,他要向别的女人眨眼睛你也是看不见的哦。
  
  △:何志静在王若蝶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何志静:你个小丫头嘴就是不饶人。得赶紧替你找个人好好管管你了。
  
  王若蝶:哈哈!可以啊!但是必须照着邝大哥这样来找。我王若蝶也不差啊!要找也得找好的!瞧瞧言凤姐多有眼光!对吧言凤姐!
  
  刘言凤(心声):唉!这个王若蝶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样敏感的问题让我如何回答?
  
  △:刘言凤装着没听见,快步出了院子。
  
  王若蝶:哎!言凤姐,你走那么快干吗?我又没抢你男朋友。等等我。
  
  △:王若蝶放开邝野追了上去。追上刘言凤后转身对何志静做了个呲牙咧嘴的表情。
  
  △:邝野和何志静出了院子。
  
  场22:路上 日 外
  
  △:邝野突然笑了。
  
  何志静:你笑什么?
  
  邝野:想到有人也做个这个表情。
  
  何志静:王若蝶很可爱吧!
  
  △:邝野的笑容隐去了。
  
  邝野(淡淡地):是很可爱!
  
  何志静:唉!可爱却也可怜!
  
  邝野:可怜?
  
  何志静:她没有父亲!(停顿了一下)她出生在单亲家庭!
  
  邝野(迟疑着):那、她父亲呢?
  
  何志静:不知道!她妈妈二十二岁时去城里一家餐厅打工。一年后怀着她回到镇上。当时她外婆家的人硬逼着她妈妈打掉肚里的孩子。她妈妈不肯执意生下了她。未婚生子令她妈妈家的所有人感到很羞耻。于是她妈妈被分家了。不过她妈妈真的很能干!独自一人把她养大!她妈妈从没提过她父亲的来历。所以至今镇上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父亲是谁!
  
  △:邝野看着王若蝶的背影。
  
  邝野:没有父亲的她一定是过得很不开心!
  
  何志静:读书的时候因为没有父亲去学校接过她,所以她被同学们嘲笑。因此还和同学打过架。她看似柔弱却很坚强!每次都被打得伤痕累累,但从没喊过疼。每次被打后她妈妈总是抱着她哭。小小的她只有一句话:‘妈妈,没有爸爸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您!’听了这句话后,她妈妈把她抱得更紧哭得更厉害了。她年纪小却是很懂事也很孝顺!
  
  邝野:她看上去无忧无虑,想不到竟有着这样的身世!其实人生本就是充满了坎坷!只要好好把握,自己的人生一样会过得很开心!今天是她生日,怎么没看见她妈妈?
  
  何志静:她妈妈在镇上开了家餐厅。
  
  邝野:是‘三绝’餐厅?
  
  何志静:对啊!你怎么知道?镇上有几家餐厅,你怎么就猜对了?
  
  邝野:昨晚就在那家吃的晚饭。
  
  场23:三绝餐厅门口 日 外
  
  △:王若蝶独自站在餐厅门口,看见邝野和何志静后迎了上去。
  
  王若蝶:何姐姐,你先进去吧。邝大哥,我介绍我老娘给你认识。
  
  场24:柜台处 日 内
  
  △:王若蝶拉着邝野的手向柜台处走去。向站在里面的女老板招招手。
  
  王若蝶:妈,这是邝大哥。邝大哥,我老娘。
  
  邝野:阿姨,您好!
  
  △:王妈妈点点头。
  
  王妈妈:王若蝶,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今天为什么把我介绍给你的邝大哥了?昨天还装着不认识我呢。是怕我这个开馆子的老妈丢了你的脸?
  
  邝野:阿姨,昨天她不介绍可能是想介绍这里的菜肴给我们吧。明说又怕我们认为她在自夸。对吧王若蝶?
  
  王若蝶:邝大哥,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你是不是能掐能算?很多事情都说得准!不过我妈妈没有生气!昨晚在家里我就告诉她了。走了该过去吃饭了。再不去那些家伙就要怪我这个主人怠慢了客人。
  
  邝野:阿姨不一起吗?
  
  王妈妈:你们先过去,我等会就去。
  
  △:有顾客喊结账,王妈妈离开了。
  
  邝野:小丫头,不会是女儿和朋友在桌上大吃大喝,妈妈却还忙着端菜吧!
  
  王若蝶:我妈妈最不喜欢人多一起吃饭。不用管她的。
  
  场25:包间里 日 内
  
  △:王若蝶带着邝野进了包间。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他被安排在靠窗边的位置坐下。左边坐着柯婕妤。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
  
  △:柯婕妤有些紧张,双手放在膝盖上,紧紧地摁在一起。
  
  △:邝野看了柯婕妤一眼,又看向她旁边的何志扬。
  
  邝野(心声):小丫头这样的安排真有点令人头疼!看得出她柯婕妤也和我一样的不自在!何志扬一直看着她,想必是发觉她的不对劲了。
  
  △:“啪啪”两声掌声响起,包间里安静了下来。
  
  赵晓菲:王若蝶,你这个主人也太不公平了吧!邝大哥是贵客,我们不敢和你抢。但你总该把何大哥让给我们吧!为什么两个出色的男人都坐在你那桌呢?
  
  柳慧:言之有理!何大哥,到我们这里来坐。
  
  △: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孩指指自己和身旁的同伴。
  
  男孩:赵晓霏,我们俩不是出色的男人吗?
  
  赵晓霏:你们两个是男人吗?顶多算是乳毛都还没掉完的男娃娃而已。
  
  △:大笑声响起。
  
  △:两个男孩脸色变了,几乎是很有默契地站了起来。
  
  △:王若蝶同桌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孩站了起来。
  
  男孩:你们俩干什么?寿星还没叫开席,你们俩就急着要给在座的各位敬酒了吗?
  
  △:王若蝶在戴眼镜的男孩肩上拍了一下。
  
  王若蝶:郭老夫子,还是你最稳重啦!
  
  赵晓菲:王若蝶,他们三个小时候是最爱欺负你的,没想到长大后却是最喜欢你的。可惜你只有一个人,他们要怎样才能得到你的心呢?
  
  王若蝶(气呼呼地):赵晓菲,你当着这么多人说我的糗事,你想挨揍是不是?好了!快点吃饭,待会还要去唱歌。
  
  赵晓菲:我要是有这样的好事,巴不得每天到处宣扬呢。可惜呀没有。呜呜……
  
  王若蝶:赵晓菲,你再说我就打电话叫你哪位来管你了哈。
  
  赵晓菲:不要!我哪位要是来了我就没法好好玩了。不说了。
  
  △:王若蝶得意地笑了。
  
  △:刘言凤看着何志扬。
  
  刘言凤:何老师,你很抢手呢。
  
  何志扬(笑笑):你是邝野的女朋友,他是我妈妈的干儿子,这样的话你也不是外人了。叫我志扬就可以了。
  
  刘言凤:好的。(笑)看得出这些女孩很喜欢你!
  
  △:何志扬微微一笑,看向柯婕妤。
  
  刘言凤(心声):他看柯婕妤的眼神充满了柔情,他们又是一起到的。看来他们是一对了。那个柯婕妤自始至终都很安静,一点都不像是个管理人员。
  
  △:王若蝶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王若蝶:今天是我的生日,能有这么多的人为我庆生,我真的很开心!感谢大家的到来!来!干了杯中酒!
  
  △:柯婕妤喝了一点就轻咳起来。
  
  邝野(轻声地):不能喝就不要喝!
  
  柯婕妤(轻声地):不要你管!
  
  △:邝野摇头,满杯酒一饮而尽。
  
  △:王若蝶给柯婕妤盛了汤。
  
  △:柯婕妤心不在焉地用勺子盛了一点向嘴里灌去。
  
  邝野:很烫!
  
  △:邝野拉住柯婕妤的手腕。
  
  △:柯婕妤瞪着眼。
  
  △:邝野松开手。
  
  △:何志扬端过柯婕妤的汤碗,轻搅了几下,又放了回去。
  
  柯婕妤:志扬,这汤很好喝。你也喝点吧。
  
  △:柯婕妤拿过何志扬的勺子,盛了一勺汤递给他。
  
  △:邝野身体紧靠着椅背,握紧了筷子。
  
  △:柯婕妤低着头喝着汤水。
  
  柯婕妤(心声):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已经深深地伤害了他,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我。邝野!邝野!你真是个大傻瓜!大傻瓜……
  
  △:泪水顺着柯婕妤的脸颊流进碗里。
  
  △:邝野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接通了。
  
  邝野:秦延,有事吗?啊!怎么回事?严重吗?那就好!
  
  △:邝野神色凝重地放下手机。
  
  刘言凤(低声地):秦延怎么了?
  
  邝野(低声地):杨蓝小产了!
  
  刘言凤:啊!
  
  邝野:虽然秦延在电话里说没什么大碍,但我还是很担心!那是秦延和杨蓝的第一个孩子,又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孩子。现在孩子没有了,他们一定很难过!此时王若蝶过生日,我们又不能立刻走。只有明早回去了。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