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健康
八一建军节演出小品剧本《连队
医师节感人小品剧本《家庭医生
部队八一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机
部队演出小品剧本《革命英雄》
医师节医院演出正能量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都市电视剧本 > 《我们好好爱》第八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都市电视剧本   会员:沉入心海的爱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4 8:49:57     最新修改:2018/3/5 9:06:4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我们好好爱》第八集
作者:沉入心海的爱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场1:餐厅包间里 夜 内
  
  △:邝野看向王若蝶。
  
  邝野:小丫头,我可以说几句话吗?
  
  △:王若蝶站起来,拍拍手。
  
  王若蝶(大声地):大家静一静。邝大哥有话要说。
  
  △:邝野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邝野:原本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可事有愿违!有个朋友出了点事。我明天就要回去了。真的很喜欢这里,尤其是这些可爱的小妹妹都很尊敬我这个外来的大哥哥!虽然在这里只待了短短的十几天,但说心里话真的很舍不得离开!现在我借花献佛敬大家一杯!不过酒是很伤身体的,不会喝就不要勉强自己喝!
  
  △:邝野看了柯婕妤一眼,又移开视线。
  
  王若蝶(神色黯然地):邝大哥,你真的要回去了吗?
  
  邝野:朋友出了点事,我必须要回去!
  
  △:邝野头微侧,看了一眼柯婕妤。
  
  △:柯婕妤左手支撑着下颌,右手握着纸巾,出神地看着墙上的画。
  
  邝野(心声):我要走了,她竟是无动于衷!她的心为什么那么冷?
  
  王若蝶(红了眼眶):邝大哥,那你还会回来吗?
  
  邝野:不知道!也许不会回来了!
  
  △:邝野面对着柯婕妤。
  
  邝野:柯老大一直对我不友善。总担心我会扰乱了这个宁静的小镇。已经警告过几次了要我离开。明天我就离开了,正好如了她的愿,也让她眼不见心不烦了。
  
  △:邝野倒了杯热茶放在柯婕妤面前。
  
  邝野:柯老大,我敬你一杯。就当是为这十几天给你带来的困扰和麻烦道歉吧!你不会喝酒就用茶代替吧!
  
  △:柯婕妤不言不动,仰头看着邝野。
  
  邝野:柯老大,这么多人看着,你不会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
  
  △:柯婕妤拿过一个空酒杯,又拿起酒瓶倒着,酒溢了出来都没看见。
  
  邝野(心声):柯婕妤,你这是何苦呢?
  
  △:柯婕妤端着酒杯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邝野。
  
  柯婕妤:你在这里的十几天的确是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困扰和麻烦!如今你就要离开了,我发自内心的高兴。因此我更应该举杯庆祝你的离开。不是吗?
  
  △:柯婕妤举起酒杯。
  
  邝野(心声):倔强的傻女人,我不让你喝酒是为了你好!我就要离开了,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了。你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逞强?你真的不识好歹!我真的是为你好,你却一味地挑战我的耐心!
  
  柯婕妤(心声):我不是倔强的要喝酒。不久前喝下的酒到现在嗓子里还不舒服。我只是以喝酒的借口想要好好的看看你。想要把你的一切都深深地烙进脑海里!
  
  何志扬:婕妤,你还是听邝野的吧!你不会喝酒会伤了胃的!
  
  △:柯婕妤没说话,仔细地看着邝野。
  
  柯婕妤(心声):在这之前我从没有仔细地看过他。只知道他长得很帅气。现在看清楚了,他不止是帅气还很阳光。而且还是那种成熟有内涵的人。难怪像志静这种感情空白的犹如一张白纸的人也会喜欢上他!那么我自己呢?口口声声劝说着其他人不要喜欢他,口口声声说着他不属于这里,可在他面前还是一样的沉沦了!是因为他对我的关心亦或是别的其他原因,总之心如止水的我就这样为他敞开了心扉!
  
  邝野:柯老大,即使你很开心我的离开,可也不要让自己的胃来跟着受罪!其实你有很多方式庆祝我的离开。何必非要选择喝酒来庆祝?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你可不要说又是我害你的。
  
  柯婕妤(心声):为了你受点罪我无怨无悔!相互喜欢又怎么样?梁山伯、祝英台同样的是相互倾慕,到后来还不是一样的被棒打鸳鸯!罗密欧、朱丽叶,两个深爱的人也因误会而双双殉情!这两对恋人的爱情惊天地泣鬼神!而我这点感情又算什么?放弃吧!彻底地放弃吧!无论他和志静是否有缘走在一起,都当是我回报于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家人一些机会吧!
  
  △:柯婕妤深深地看了邝野一眼,把酒杯端到嘴边。
  
  柯婕妤(心声):不是说一醉解千愁吗?就让自己醉一次吧!
  
  何志扬:婕妤,你不能喝!
  
  △:何志扬端着酒杯走到邝野身边,左手搭在邝野肩上。
  
  何志扬:你是我妈的干儿子,那我们就是兄弟了。你来了十几天,我们兄弟俩都没好好说过话,更没好好的喝过酒。你明天就要离开了,我们也该喝一杯了,就当是替你饯行。
  
  邝野:是应该喝一杯!
  
  △:邝野突然夺过柯婕妤端着的酒杯,接着一饮而尽。
  
  邝野:这杯辛辣的酒,就当是我这些天给柯老大带去的困扰所受的惩罚吧!
  
  柯婕妤(心声):为了不让我喝酒,他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真是费尽了心思。
  
  何志扬:那我们兄弟俩就喝了这杯吧!
  
  △:何志扬轻轻碰了碰邝野的杯酒,也是一口饮完。
  
  何志扬(心声):母亲的这个干儿子的心思好像落在了这里。他女朋友就在身边,但他对婕妤的言行一点也不避讳。不过就算他有什么心思也无所谓了。总之他明天就要离开了!
  
  △:柯婕妤端着汤碗,用勺子反复地搅着。
  
  △:王若蝶盛了碗汤递给邝野。
  
  王若蝶:邝大哥,你还会回来吗?
  
  △:邝野端着汤碗,视线从柯婕妤脸上扫过。
  
  邝野:这里不属于我!这里也会因为我的离开恢复往日的宁静。我、没打算再回来了!
  
  柯婕妤(心声):他不会回来了,是否意味着我以后再也没有与他见面的机会了?他是何家的干儿子,如果以后再也不回这里了,是否表示我与他做家人的缘份也失去了?
  
  △:柯婕妤的手颤抖起来,勺子拿不住掉在地上,发出“叮当”的响声。
  
  △:柯婕妤弯腰拾勺子。
  
  △:邝野早一步弯腰拿起勺子。
  
  △:柯婕妤的手正好抓住邝野的手背。她正要放开手被邝野另一只手摁住了。
  
  邝野(附耳地):不会喝就别逞强!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真是个傻女人!
  
  △:邝野松开手,直起身体把勺子放在桌上,神色自若地端起碗喝着汤。
  
  △:柯婕妤缓缓直起身体,靠着椅背。
  
  柯婕妤(心声):是啊!我是傻女人!明知有其他的女人喜欢你,可我还是跳进了你布下的情网!明知你不属于这里,我还是把自己的心交给了你!傻女人!傻女人!你何尝又不是傻男人?我已深深地伤害了你,而你却依然关心我!傻男人!傻女人!两个同样傻的人却无缘走在一起!这莫非真的是天意?
  
  △:王若蝶坐到柯婕妤身边。
  
  王若蝶:老大,一会我们都去歌厅,你也要去哈。
  
  柯婕妤:我脚疼就不去了。
  
  王若蝶:脚疼又没让你跳舞。你不去大家都会感到很扫兴。我们都是一体的不是吗?
  
  柯婕妤(心声):我怕再聚下去会忍不住改变主意。害怕会做出伤害到恩人一家的事情来!
  
  △:王若蝶挽着柯婕妤的胳膊。
  
  王若蝶(撒娇地):去嘛好姐姐!
  
  △:柯婕妤瞟了一眼邝野,见他正和其他人喝酒。
  
  柯婕妤(轻声地):你邝大哥好像喝酒也不行,你去叫其他人少敬点酒。
  
  王若蝶(笑眯眯地):老大,你也是关心他的嘛。
  
  △:柯婕妤捂住王若蝶的嘴。
  
  柯婕妤:我很讨厌他,永远都不会关心他。我是担心他被其他人灌醉后把责任归咎于我。责怪我不管好她们。
  
  △:王若蝶冲着邝野晃晃拳头。
  
  王若蝶:他敢怪你我就揍他。
  
  柯婕妤(笑):只怕到时你才舍不得呢。
  
  王若蝶(轻声地):邝大哥那么好,可我与他无缘!
  
  柯婕妤(心声):我与他相互喜欢都无缘在一起,而你与他一个是落花有意,一个是流水无情,你们俩肯定更是无缘在一起了!
  
  △:女孩们轮流敬邝野的酒。他与每个人碰杯后都喝了一口。离开餐厅时脚步都有些不稳了。
  
  场2:歌厅大厅里 夜 内
  
  △:有的女孩喝着酒,有的在刘言凤的带领下跳舞。
  
  △:何志扬被女孩们强拉进舞池中间,几次想跑走都没成功,只得有板有眼地学跳起来。逗得女孩们笑个不停。
  
  △:邝野半靠着沙发。
  
  邝野(自语地):从没喝过像今天这么多的酒,此时头昏脑胀,嗓子发干,就连看人也有些模糊不清了。酒还真是个害人的东西!各种嘈杂的声音加起来令心里更烦了。
  
  场3:吧台处 夜 内
  
  △:邝野向外走去。
  
  △:邝野走到门口的吧台处。
  
  邝野:请给我一杯冰水。有静点的地方吗?
  
  △:女服务生递过一杯冰水,指着走廊的尽头。
  
  服务生:那边有片很幽静的竹林。
  
  邝野:谢谢!
  
  △:邝野端着冰水,脚步不稳地向走廊尽头走去。
  
  场4:竹林里 夜 外
  
  △:走廊尽头有一片竹林和两排竹椅。竹林里静得只能听见竹叶被风吹动发出的“簌簌”声。
  
  △:邝野正要向竹椅走去,突然喉咙开始冒酸了。他捂着嘴,强忍住跑到一个垃圾桶面前,还没站稳就吐了起来。头上有细汗冒出。
  
  △:邝野喝了几口冰水,漱了漱口吐掉,又准备掏裤袋里的纸巾,旁边有人递过纸巾。他头也不抬地接过来擦着嘴。
  
  邝野(含糊地):谢谢!
  
  △:邝野抬头。
  
  邝野:你跟踪我?
  
  柯婕妤:哼!我才没你那么无聊。我早就在这里了。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邝野取下眼镜。眼神有些暗淡。
  
  邝野(闷声地):我是无聊,无聊到莫名其妙地来到小镇!我是无聊,无聊到莫名其妙地说要保护你!我是无聊,无聊到莫名其妙地爱上了你!我是无聊,无聊到莫名其妙地想要给你快乐!我……
  
  △:邝野背转身,看着竹林深处。
  
  △:柯婕妤捂着嘴,流出了眼泪。
  
  △:柯婕妤见邝野动了一下,慌乱地擦掉眼泪。
  
  △:邝野把纸巾扔进垃圾桶里,又把剩下的冰水一口气喝完,再把纸杯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在竹椅上坐下,揉着发痛的太阳穴。
  
  柯婕妤:不能喝就少喝点!
  
  邝野:你能和我相比吗?男人天生有的是酒量。只是我不经常喝而已。不像你明明不会喝还逞什么能?傻女人!
  
  △:柯婕妤背靠着一根粗大的竹杆。眼睛看向其他地方。
  
  柯婕妤:我是傻女人,你还不是傻男人一个!我已经对你那样了,可你还一如既往地对我好!
  
  邝野(苦笑着):如果一个人能把感情说放下就放下,那么这样的感情还会是真的吗?
  
  柯婕妤: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敏感的问题。感情这个极其微妙的东西说来就来,甚至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没有一点心里准备就来到身边,让人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没有理智就会跟随它越陷越深,甚至是沉沦了。
  
  △:柯婕妤用手指梳理着有些凌乱的长发。
  
  △:邝野目不转睛地看着柯婕妤的眼睛。
  
  柯婕妤(轻声地):在这个世界上,用情感活着是悲剧,用理智活着是喜剧。
  
  邝野(心声):这话不是我在书上说过的吗?她怎么会知道?
  
  △:邝野靠着竹倚,双手放在后脑勺。
  
  邝野:我爱上了你,你却不爱我,我就是活在悲剧中,而你理智的选择了何志扬,你与他的结局就是很圆满的喜剧。你是这个意思对吗?
  
  △:柯婕妤低叹口气,用橡皮筋把头发束在脑后。
  
  邝野:你不是很美却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接近!你看似柔弱令我忍不住想要呵护你保护你!可你又是那么的倔强!倔强得让我生气却又舍不得对你发脾气!你真的令我又爱又恨又气,更想把你紧紧拥在怀里一生一世不放开!
  
  △:柯婕妤侧过头,流出了眼泪。
  
  △:邝野从侧面看着柯婕妤浓密的长睫毛,忍不住走了过去,看见泪水后愣住了。
  
  邝野:你、哭了?
  
  △:邝野手抚上柯婕妤的脸颊,轻轻擦掉泪水。
  
  △:柯婕妤转过身。
  
  柯婕妤(淡淡地):只是想到了以前不开心的事!
  
  △:邝野退后一步。
  
  邝野:在生命里,不管有多少遗憾,多少酸痛,幸也好,不幸也好,都是过去,全是曾经,放下,就会轻松。
  
  △:柯婕妤回过身来,笑得有点凄凉。
  
  柯婕妤:我做不到!
  
  邝野:如果、如果当我是朋友,以后、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可以告诉我!即使我的号码被你拉进了黑名单,拉进了黑名单,可它至少还存在。
  
  柯婕妤(狠心地):不用了!我不开心时会有人、会有人安慰我。
  
  邝野(自嘲地):看来我又是自作多情了!
  
  △:邝野从裤袋里掏出手饰盒放在竹椅上。
  
  邝野:给王若蝶买礼物时,看见项链很漂亮。那时并没有想到要送给谁,只是觉得它很漂亮就买了下来。从家里出来时,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把它带上了。其实它很适合你!
  
  △:柯婕妤瞟了一眼首饰盒,又移开视线。
  
  △:邝野脸上的肌肉明显的抽搐了一下。
  
  邝野:后来一直想找个机会送给你,可又担心你把它扔了。毕竟你是那么的讨厌我!直到经过昨晚后才认为时机到了。原本打算今天送给你,没料到你的态度转变得太突然,突然到令我措手不及!不过既然已经买了,我一个大男人留着也不合适。所以还是留给你吧。如果、如果以后你觉得看烦了,就、就扔掉或是像送裙子一样的送人也可以。
  
  柯婕妤:我需要什么志扬会送给我。
  
  △:柯婕妤背转身不敢看邝野悲伤的脸。
  
  △:邝野摇头,苦笑了一下。
  
  邝野: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并且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你竟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看来你真的是厌恶我到了极点!以后、以后好好爱惜自己!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一味地沉浸在悲伤中,只会令自己更痛苦!(停顿了一下)歌厅里面很吵,你就留在这里吧。
  
  △:邝野戴上眼镜离开了。
  
  邝野(心声):柯婕妤,你最好是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把你拥进怀里;会忍不住吻掉你的的忧伤;会忍不住把你抢走……
  
  △:柯婕妤看着邝野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走廊里。她顺着竹杆缓缓坐在地上。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柯婕妤(喃喃自语地):邝野,不要走!留下来!邝野,留下来!留下来……
  
  △:柯婕妤看见了手饰盒,突然起身冲向竹椅,拿起首饰盒紧贴在胸前。
  
  柯婕妤(沙哑地):这是你留给我的唯一东西,不管里面装的是什么,我都会连同你的心与我的心深藏在里面。永远!永远的珍藏着……
  
  场5:歌厅门口 夜 外
  
  △:邝野骑着电瓶车离去。
  
  场6:歌厅大厅门口 夜 内
  
  △:柯婕妤推开大厅门,各种嘈杂的声音传进耳里,五光十色的彩灯映射得她闭上眼睛。
  
  △:柯婕妤关上门向吧台处走去。
  
  场7:吧台处 夜 内
  
  △:柯婕妤靠着吧台,手中握着首饰盒。
  
  服务生:柯老大,你徒弟骑着我的电瓶车离开了。
  
  柯婕妤(惊讶的表情):我徒弟?
  
  服务生:就是镇上家喻户晓的超级大帅哥呀。他喝了酒,我原本不想把电瓶车借给他,回头一想他是你的徒弟,所以才借给他的。但愿他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否则我都无法向你交代了!
  
  柯婕妤:他没喝醉也已经吐过了。他做事有分寸。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场8:歌厅门口 夜 外
  
  △:柯婕妤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时不时地看看远处。
  
  柯婕妤(轻声地):真是傻男人,喝了酒还骑车,那多危险啊!你这样做让我很担心!
  
  △:有电瓶车声音响起,柯婕妤站了起来。
  
  △:一辆电瓶车从歌厅门口驶过,柯婕妤露出失望的表情。
  
  △:柯婕妤看着手机黑名单里的号码。
  
  场9:卧室 夜 内
  
  △:黄梅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推推身旁的何建。
  
  黄梅:已经过了十一点,这三个孩子怎么还没回来?哎!老何,要不要再打电话问问?
  
  何建:志扬不是打过电话说要去唱歌的嘛?你不用担心!孩子们难得玩玩就不要打扰他们!
  
  △:何建翻过身,背向着黄梅。
  
  黄梅:你倒是睡得着,我看你是一点也不担心!
  
  △:黄梅推了一下何建准备下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黄梅:可能是志扬他们!
  
  △:黄梅接通电话。
  
  黄梅:志扬啊,哦!是邝野啊!你现在在门外?你等一下啊,我马上去开门。老何,快起来。邝野在门外。
  
  △:黄梅挂断电话,穿上衣服出了门。
  
  场10:院门外 夜 外
  
  △:邝野倚着电瓶车。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上的号码。
  
  △:院门开了,黄梅出现在门口。
  
  黄梅:邝野,已经很晚了,你怎么来了?快进家吧。
  
  邝野:干妈,吵醒你们了吧?
  
  黄梅:没有。那三个孩子还没回来,我睡不着。对了!你没去参加王若蝶的生日?没和志扬他们在一起?
  
  邝野:我和他们在一起。他们还在歌厅里玩。
  
  场11:客厅里 夜 内
  
  △:邝野接过黄梅递过的水杯。
  
  △:何建从卧室里出来。
  
  何建:邝野,怎么这么晚还过来啊?有事打个电话就行了。
  
  邝野:这件事还是亲自过来告诉您们才好!干妈、何叔,我明早就要回去了。
  
  黄梅(瞪眼):你不是说要住一段时间的嘛?干吗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邝野:我朋友的妻子小产了!
  
  黄梅:怎么就小产了?年轻人真是不好好照顾自己!
  
  邝野:我与朋友合伙做着生意。这段时间我在这里加上昨天另一个朋友又到这里来了,生意那边人手就不够了,我朋友的妻子就去帮忙。因此才出了意外。
  
  黄梅:原来是这样啊!你是应该回去一趟。只是小产可不能大意啊!
  
  △:黄梅急匆匆地跑进厨房。
  
  △:黄梅提着一个篮子走了出来。
  
  △:黄梅把篮子放在茶几上。
  
  黄梅:这是自家鸡生的蛋很营养的,带去给你朋友的老婆吃。小产可不能大意!不过年轻人嘛,身体养好了,很快就会再有孩子的。
  
  邝野:这……
  
  何建:邝野,这是你干妈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邝野站起来。
  
  邝野:那我就代朋友谢谢干妈了!
  
  黄梅:不用不用!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邝野:我不回来了!
  
  黄梅(生气地):为什么不回来了?是干妈对你不好还是婕妤说话惹你生气了?
  
  邝野(心声):听见婕妤两个字,心里仿佛有着疼痛感!
  
  黄梅:你不说话,想必是干妈说对了。
  
  邝野:干妈,您多心了!这样吧,如果以后生意不忙了,我就回来看您们好不好?
  
  黄梅:那好吧!工作还是重要!你有时间就回来啊!平时也要多打电话啊!
  
  场12:院子里 夜 外
  
  △:邝野站在院子里,看着二楼紧闭着的门。
  
  △:邝野耳边仿佛响起“你穿的是什么啊?”
  
  邝野(轻声地):傻女人,当你以后睡不着的时候,你还会记得有一个“无赖”曾经缠着你陪他说话吗?
  
  场13:院子里 夜 内
  
  △:黄梅见邝野走远了才关上大门。
  
  黄梅:老何,你觉得邝野咋样?
  
  何建:那孩子不错!稳重、勤快。你问这干什么?
  
  黄梅:你也觉得他不错是吧!你说他和咱们家志静怎么样?
  
  何建(奇怪的眼神):你的意思是要撮合他们俩?
  
  黄梅:对啊!我这个主意不错吧!那孩子我挺喜欢的!要是能做我们家的女婿,嘿嘿!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何建:哼哼!你说撮合就撮合的吗?真是的!
  
  场14:路上 夜 外
  
  △:邝野骑着电瓶车。
  
  邝野(自语地):我心里非常矛盾!我以后还回来吗?回来又怎样去面对那个傻女人?又怎样去面对她与何志扬的卿卿我我?如果不回来,又怎样面对干妈?难道真的要对她老人家撒谎吗?真是太伤脑筋了!
  
  △:邝野加快了速度。
  
  △:邝野在离桥头不远的地方看见桥栏边站着一个人。
  
  邝野(自语地):深更半夜又是独自一人,难道是要做傻事?
  
  场15:桥上 夜 外
  
  △:邝野加大速度向桥上驶去。“吱”的一声响,电瓶车发出刺耳的的声音后停了下来。
  
  △:邝野跳下来,慌忙架住脚架,然后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
  
  邝野(大声地):喂!不要做傻事!
  
  △:那人慢慢转过身,居然是柯婕妤。
  
  邝野(惊讶地):怎么是你?傻女人,你独自一人在这里干嘛?你疯了!何志扬和何志静呢?他们怎么可以让你独自在这里?
  
  柯婕妤(平静地):歌厅里太吵了,我来这里静一下。
  
  邝野(低吼):那片竹林也很安静啊!深更半夜的独自在外面多危险!真是傻女人!
  
  △:邝野松开手,背倚着桥栏,喘息着。
  
  △:柯婕妤指指电瓶车。
  
  柯婕妤:那你呢?这么晚又去做什么了?还骑着电瓶车。
  
  邝野: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当然是去给干妈他们道别啊!你独自在这里,难道、是跟踪我?
  
  柯婕妤:又是自作多情!(停顿了一下)实话告诉你吧,歌厅的服务生说你借了她的电瓶车骑走了。我想到你喝了酒加上黑灯瞎火的,万一在路上出点什么事肯定不会有人知道。
  
  邝野(笑了):你是关心我的对吧!
  
  柯婕妤:少自作多情了。你是因为我才来到这里的,我可不想你在临走的时候出点事还没人知道。即使我不、喜欢你,我也会因此而内疚一生。
  
  邝野:唉!我倒希望自己出点什么事,那么即使你只是因为内疚也会想起我这个无赖、色狼、小偷、花瓶、神经病、癞皮狗、草和吃软饭的人。
  
  柯婕妤(心声):最初的他在我眼里竟是这样的人!他是那么优秀的人,没想到竟被我贬得一文不值。那时的他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柯婕妤看着河水。
  
  柯婕妤:即使你平安的离开这里,可是对于曾经扰乱了我平静生活的你,我想、我偶尔还是会想起的。
  
  △:邝野背倚着桥栏,看着柯婕妤。
  
  邝野:听见你这么说真好!那么在我将来闭眼的时候也会带着笑容。
  
  △:柯婕妤瞪了邝野一眼。
  
  柯婕妤(恼怒地):什么叫将来闭眼的时候?你胡说什么呢?
  
  邝野:每个人都有那么一天不是吗?只要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是带着开心和没有遗憾……
  
  柯婕妤(大声地):不要再说了!你这些话让我有种生离死别的感觉。知道吗?
  
  △:柯婕妤背向着邝野,难过的流泪了。
  
  △:邝野走到柯婕妤面前,借着桥灯看见了眼泪。
  
  邝野:其实你是在意我的对吗?否则你也不会这么在意我说的话!我相信除了我说的话令你难过外,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是因为何志扬还是何志静?
  
  柯婕妤(心声):原来他什么都猜到了!我还真是个傻子,一味地隐瞒一味地独自承受着痛苦!可是他知道又怎么样?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我是不会改变注意了!
  
  △:柯婕妤抬头看向夜空,神色凄楚。
  
  柯婕妤:不要瞎猜了!是我对你没有感觉与他们无关!你回去吧。
  
  邝野:是我对你有感觉,是我自作多情行了吧!走吧!很晚了我送你回歌厅。
  
  柯婕妤:不需要!
  
  场16:桥上 夜 外
  
  △:柯婕妤快步走到桥的另一端停了下来。
  
  △:柯婕妤脱下右脚的拖鞋,蹲下身,捂着脚。
  
  △:邝野推着电瓶车过来。
  
  △:邝野把车脚架好,蹲在柯婕妤面前。
  
  邝野:明知道自己是个跛子,还走那么快!这下又疼了吧!
  
  柯婕妤:哼!我成了跛子还不是你引起的。
  
  邝野:我是男人,心胸应该宽阔的。昨晚我小肚鸡肠害你被何志静推了一下才撞破了脚趾。对不起!我错了!为了弥补我的过错,现在请你让我送你回歌厅。行吗?
  
  △:邝野拽着柯婕妤的胳膊。
  
  △:柯婕妤挣了一下没挣脱。
  
  柯婕妤:放开吧!不要再纠缠不清了!
  
  邝野:我没有在纠缠,我现在也不是无赖!我只是想要送你而已。
  
  柯婕妤(心声):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说些伤他的话我自己也会难受!
  
  △:柯婕妤掰开邝野的手。
  
  △:柯婕妤穿着拖鞋。
  
  柯婕妤(喃喃地):为了大家都好,你还是走吧!
  
  邝野(表情怪异):你、是担心何志扬?可是我们并有没做什么不是吗?
  
  △:柯婕妤轻轻“哼”了一声。
  
  △:邝野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怪异了。
  
  邝野:看你这副表情,分明就是希望我们做点什么对吧!嘿嘿!你一个弱女子,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我要是做点什么,你也没法是不是?
  
  △:柯婕妤向后退,没退几步被桥栏抵住了背。
  
  △:柯婕妤警惕地把双手抱在胸前。
  
  柯婕妤(慌乱地):你、该不会是在临走前真的要对我做什么吧!
  
  邝野:是你自己跑到这黑灯瞎火的地方来,是你自己给我创造了机会。是你……
  
  △:邝野忍住笑,上前几步,双手抵住桥栏 ,把柯婕妤圈在中间。
  
  △:邝野低头看着柯婕妤。
  
  邝野(似笑非笑地):你说我会不会对你、做出些什么来呢?
  
  △:柯婕婕妤红着脸,微微偏过头。
  
  柯婕妤:你、不会的!
  
  △:邝野的脸靠得更进了。
  
  邝野:不要当我是君子,尤其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即使是君子也会变成无赖变成流氓。而且、我不相信世上真的有柳下惠!
  
  △:柯婕妤转过头,两张脸几乎挨在了一起。
  
  △:柯婕妤瞪着眼。
  
  柯婕妤(无力地):你无赖!
  
  邝野:我不是无赖,可你总骂我‘无赖’,那我就变成真正的无赖吧。
  
  △:邝野在柯婕妤毫无防备地情况下吻住她的嘴。双手托住她的后脑勺。
  
  柯婕妤:唔……你……
  
  邝野(沙哑地):张开嘴!
  
  柯婕妤:不!
  
  △:柯婕妤摇着头,双唇闭得更紧了。
  
  邝野:我是第一次接吻。如果你不配合,恐怕会弄伤你的唇。到时其他人问起,嘿嘿……
  
  柯婕妤(嘴微张):你骗……
  
  △:邝野趁机有了进一步动作。
  
  △:柯婕妤僵硬着身体。
  
  △:柯婕妤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搂住邝野的腰。
  
  △:邝野眼中有了一丝笑意。
  
  邝野(心声):这傻女人并不是对我没有感觉!
  
  △:邝野再一次有了动作。
  
  △:柯婕妤闭上双眼。
  
  △:柯婕妤的手机响了。
  
  △:柯婕妤惊了一跳,睁开眼,在邝野舌尖上咬了一下并用力把他推开,然后快速拿出手机接通。
  
  柯婕妤(急促地):我在桥上等你们。
  
  △:柯婕妤慌乱地挂断电话。
  
  邝野:你疯啦!难道你不知道舌尖被咬是很疼的吗?你这女人还真是没长脑子,就那么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
  
  △:邝野微张着嘴,用力吸着气。
  
  柯婕妤:看见你很疼的样子,我原本也懊悔自己的举动也正要向你道歉,可回头一想,你能说出这些话,说明你经常被女人咬,而且你已经习以为常了。对吗?
  
  △:邝野气得在桥栏上捶了一下。
  
  邝野:你这傻女人咬了我,不但不道歉,居然还给我定罪!
  
  柯婕妤:是你咎由自取的好不好?
  
  邝野:其实我原本是想吓唬你,让你跟我回歌厅,可是越靠近你,便身不由主地想要对你做些什么了。
  
  △:邝野向前两步。
  
  △:柯婕妤吓得后退几步。
  
  柯婕妤(大声地):志扬他们就快来了。你要是再来刚才的举动,那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真不敢想像。
  
  △:邝野向前一步。
  
  邝野:来了又怎样?难道他还会打我一顿?再说我是跆拳道黑带,他也打不过我。
  
  柯婕妤:他教学那么忙,当然没有你那么空闲学跆拳道。
  
  △:柯婕妤挥了一下手。
  
  柯婕妤:你别动啊!你想、想报复我的话,最好是想、想清楚。如果你不冒犯我,我也不会咬你。那、那是我的初吻!
  
  △:邝野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柯婕妤的脸红了。
  
  △:邝野双手抱在胸前,看着柯婕妤。
  
  邝野(一本正经地):初吻!好!是你的初吻,可我的也是初吻啊,所以我们俩谁也没有占谁的便宜。这下就扯平了。
  
  柯婕妤(心声):难怪他和我一样的紧张;难怪他的吻是那么的生涩,原来也是初吻!他的初吻给了我,我的初吻给了他,可我们却不能在一起!这是多么的悲哀!
  
  △:邝野扶着柯婕妤的肩。
  
  邝野:其实你和何志扬……
  
  柯婕妤:你、走吧!他们就要来了!
  
  △:柯婕妤看着河水不再说话。
  
  邝野:那你呢?
  
  柯婕妤:我在这里等他们。如果让志扬看见你也在,就、不好了!
  
  邝野(轻声地):志扬,你叫得多么的亲切。
  
  △:邝野慢慢向电瓶车走去。
  
  场17:街道转弯处 夜 外
  
  △:邝野骑着电瓶车过了桥,在一条街道转弯处停下来,远远地看着柯婕妤。
  
  场18:桥上 夜 外
  
  △:柯婕妤倚着桥栏,一动不动地看着河水。
  
  柯婕妤(轻声地):你终于走了!这一走是不是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听着远去的电瓶车声音,我不敢回头。害怕一回头就会追上去,追上去,让你留下来……
  
  △:柯婕妤轻抚着嘴唇。
  
  柯婕妤(轻声地):唇上还残留着你的气息。刚才是多么奇妙的感觉!难怪恋爱中的情侣总喜欢接吻并且吻得一发不可收拾。可我和你并不是恋人,为什么会有那种奇妙的感觉?
  
  场19:街道转弯处 夜 外
  
  △:邝野斜坐在电瓶车上,点燃了香烟。脑海里浮现出不久前的那一幕。
  
  邝野(轻声地):你的紧张、羞涩甚至是最后的情不自禁,都表示你对我不是没有感觉!所以说,你的每一个字都足以证明你是在违背自己的心!你说过每次送饭时何志静都会问起我,难道你真的是为了何志静才装出对我没有感觉吗?加上何志扬对你的感情,你是真正的陷入了矛盾与痛苦之中对吗?
  
  △:邝野跳下电瓶车,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邝野(轻声地):原本你就活在悲痛的往事之中,如今为了我,你的悲痛加深了!你以后的日子该怎样过下去?带你走,我能做到吗?想必你也不会愿意!让你留下来,你只会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怎样做才会不伤害到别人又不会让你继续痛苦下去?
  
  场20:路上 夜 外
  
  △:何志扬骑着电瓶车,阴沉着脸。
  
  何志扬(心声):她怎么无缘无故地去了桥上?那个男人的女朋友一直在歌厅,可他却早已不见了踪影。他的女朋友和花圃那些女孩又跳又唱,玩得很是开心。难道她就没发现自己的男朋友不见了吗?她就不担心什么吗?他会不会和婕妤在一起?
  
  △:坐在后座的何志静拍拍何志扬的肩。
  
  何志静:喂!志扬,你想什么呢?我已经叫你几声了。
  
  何志扬(大声地):叫哥!
  
  何志静(大声地):从我记忆起就没叫过你‘哥’了?你这是怎么啦?你神经病啊!在歌厅里还好好的,这会就莫名其妙地发起气来了。哎!何志扬,我可告诉你,你要发气找别人去发。我不是你的出气筒。
  
  何志扬:啰里啰嗦像个老太婆!我只说了两个字,你就说那么多。你不嫌嘴累我还嫌听烦了。真想把你赶下去。我已经够心烦的了,你还喋喋不休。
  
  △:何志扬加快速度,几乎把何志静摔下来。
  
  何志静:何志扬,你疯了!
  
  场21:街道转弯处 夜 外
  
  △:邝野看着柯婕妤被扶上电瓶车。
  
  △:邝野看着电瓶车消失在夜色中。
  
  邝野(轻声地):傻女人,今日一别,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邝野骑着电瓶车快速离开。
  
  场22:柯婕妤卧室 夜 内
  
  △:柯婕妤摸着首饰盒盖,手有些颤抖起来。
  
  柯婕妤(心声):这是他留给我的唯一东西,哪怕里面是空的,我也会好好的珍藏!
  
  △:柯婕妤深深吸口气后打开盒盖。
  
  △:首饰盒里除了一对紫玫瑰耳钉外,还有一条细细的白色水晶项链。吊坠是一朵紫玫瑰。
  
  柯婕妤(惊呼地):好漂亮啊!他说过这项链很适合我。会是真的吗?
  
  △:柯婕妤小心翼翼地取出项链。
  
  △:柯婕妤把项链戴在脖子上又把耳钉戴上。
  
  △:柯婕妤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仔细地看着。
  
  柯婕妤(轻声地):那家伙的眼光真好!咦!项链居然能遮掩住一大半的伤痕。如果再在伤痕处涂抹上遮盖霜,那么以后在大热天的时候,是否就用不着系上丝巾了?
  
  △:柯婕妤轻抚着吊坠。
  
  柯婕妤(喃喃地):邝野,你是那么的出色,为什么对我这个普通的种花女付出了感情?是因为同情还是真的喜欢上了我?我也想过要好好的珍惜你!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轻易就能放下的!因为何家的人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伤害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这些年来何志扬对我的感情我不是不知道。他不错但我只把他当成哥哥。如今我的心已经给了你,就更不可能再接受他了!只要他们愿意,我会永远待在这个家里,永远都做何家的女儿!决不会再有其他的身份!
  
  场23:旅店房间里 夜 内
  
  △:邝野坐在窗户前,看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
  
  邝野(心声):此时的她在做什么?她会喜欢项链吗?傻女人,你为了报恩,难道真的要放弃自己的感情吗?你这样做对我是否有点不公平?在你心里我终究还是不如他们。是吗?
  
  △:邝野看着手机上储存的电话号码。脑海里浮现出桥上接吻的一幕。
  
  邝野(心声):当知道你也是初吻时,我由惊讶到惊喜以至于到开怀大笑。最后还被你咬了一下。没想到两个成年人的第一次接吻居然是这样的状况。
  
  △:邝野嘴角是淡淡的笑意。
  
  △:刘言凤倚着门框,静静地看着邝野的背影。
  
  刘言凤:你在歌厅消失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不是不知道,只是我没有资格去追查你的行踪。但我真的很担心你!看得出你心情不好,是因为杨蓝的小产,所以把责任归咎于你自己吗?
  
  △:邝野不语,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刘言凤:很晚了,休息吧。
  
  △:邝野不语,也不动。
  
  刘言凤(心声):邝野啊邝野,无论你是因为任何事或是任何人不开心了,那都会影响到我。你知道吗?
  
  △:刘言凤离开了。
  
  △:邝野身体动了一下。
  
  △:邝野长长吐口气。
  
  邝野(轻声地):她终于离开了!
  
  △:邝野打开电脑,再打开空间的“私密日志”。
  
  △:邝野快速地打着字。标题:《一个熟悉心爱的身影放在心中》
  
  【画外音】:一个熟悉心爱的身影放在心中,从此我将幸福的浪迹天涯;一个熟悉心爱的身影放在心中,从此我将不再孤独寂寞;一个熟悉心爱的身影放在心中,她将伴我走过春夏秋冬;一个熟悉心爱的身影放在心中,我将珍惜和回味过去面对一切;一个熟悉心爱的身影放在心中,她将永远向我微笑催我奋进;一个熟悉心爱的身影放在心中,一段深沉心海的情缘,一朵开在心中的玫瑰,将永远绽放相伴我终身!
  
  场24:柯婕妤卧室 夜 内
  
  △:柯婕妤坐在电脑面前,双手快速地在键盘上打着字。标题:《沉入心海的爱》
  
  【画外音】:心有不愿但又无可奈何!爱会永沉心海!真心祝福,愿你一生幸福!不要回首!不要回首!相处的时光虽然短暂,但却难以忘怀!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以往的种种又怎能忘记?牵人心魂的思念和牵挂又怎会不再有?明知相思无用处,无奈难解相思苦!即使如此,又怎能再做到曾经的心如止水?情已嵌入心,情已深入骨髓,又怎能做到不长久?曾经夜色中的漫步也不知是否就是最后一次!当时希望一直走下去!走到日出东方,走到夕阳西下。无力再走时,相偕走到天之涯,地之角!笑我多情也好,笑我痴心也罢。千言万语化成一句_我愿沉睡万载永不醒来!
  
  △:柯婕妤用鼠标点着每一字仔细地看着。
  
  △:柯婕妤流出了眼泪。
  
  柯婕妤(喃喃地):沉入心海的爱!沉入心海的爱……幸福终究还是不会降临在我身上……
  
  △:柯婕妤趴在电脑桌上,痛不欲生的哭泣着。
  
  柯婕妤(难过地):邝野!邝野!没有了你,我以后的生命里哪来阳光啊?没有你在身边,从此以后我将是度日如年!邝野!邝野!我心很痛!很痛……
  
  场25:旅店里房间里 夜 内
  
  △:房间里烟雾缭绕……
  
  △:邝野久久注视着桌上的一束紫玫瑰。
  
  △:邝野脑海里浮现出与柯婕妤初识的一幕。
  
  场26:旅店里 日 内
  
  △:天蒙蒙亮,刘言凤敲着邝野的房间门。
  
  △:邝野打开门,脸上是深深的倦容。
  
  场27:旅店服务台 日 内
  
  △:邝野退房时,一个高个子服务生看了看邝野,指着角落放沙发的地方。
  
  服务生:那个女孩应该是找你们的吧!
  
  △:刘言凤看过去。
  
  刘言凤:是王若蝶!
  
  △:王若蝶斜靠着沙发睡着了。身上依然穿着紫色裙子。
  
  △:刘言凤轻拍着王若蝶的脸。
  
  刘言凤:王若蝶,你醒醒。
  
  △:王若蝶“嗯”了一声,睁开眼,慌忙站了起来。
  
  王若蝶(急切地):言凤姐,你们要走了吗?邝大哥呢?
  
  △:邝野走了过来。
  
  邝野:小丫头,你怎么来了?而且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睡着了。
  
  王若蝶:我来送你们。不过看错时间了,早来了几个小时。
  
  邝野:真是傻丫头!
  
  △:邝野看着紫色裙子,轻叹口气。
  
  场28:街上 日 外
  
  △:邝野、刘言凤、王若蝶静静地走着。
  
  △:王若蝶视线几乎一直落在邝野脸上。
  
  场29:小镇门口内 日 外
  
  邝野:小丫头,送到这里就行了。
  
  △:王若蝶低垂着头,忽然紧紧抱住邝野。
  
  王若蝶(哽咽着):邝大哥,你会想我吗?你还会回来吗?
  
  △:邝野拍拍王若蝶的肩。
  
  邝野:你是个可爱的女孩,邝大哥一定会想你的。不过是否回来我就不敢保证了。这里离市区不是很远,何叔送花去市里时你就跟着来。到时邝大哥一定好好陪你玩玩。
  
  △:王若蝶松开手又拉着刘言凤的手。
  
  王若蝶(不好意思地):言凤姐,刚才、对不起啊!
  
  △:刘言凤苦笑着摇摇头。
  
  刘言凤(心声):你邝大哥与我没有关系,我没有任何资格生气与吃醋!邝野,别的女孩可以对你搂搂抱抱,而我却是什么都不敢对你做,只能傻傻的痴痴的看着你!
  
  场30:小镇门口外 日 外
  
  △:王若蝶看着邝野离去的背影。
  
  △:王若蝶流出了眼泪。
  
  王若蝶(轻声地):邝大哥,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异性也是我一厢情愿的初恋。我会很想你!
  
  场31:公交车上 日 内
  
  △:邝野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摘下眼镜,闭上眼睛。
  
  △:刘言凤在邝野旁边坐下,向窗户后面看了一眼。
  
  刘言凤:她真的很喜欢你!
  
  △:邝野双眼未睁。
  
  邝野:小姑娘的一时冲动而已!只要不常见面,过一段时间便会淡忘了!
  
  △:刘言凤目不转睛地看着邝野的脸。
  
  △:刘言凤见邝野眼皮动了动,立即移开视线。
  
  刘言凤:那可未必!常言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我倒认为应该把这两句话调换过来才对。
  
  △:公交车缓缓启动了。
  
  △:邝野看着窗外,眼神变得暗淡了。
  
  邝野(心声):随着公交车的缓缓启动,我的心也跟着乱了起来。柯婕妤,我们还会再见面吗?虽然我们相距不是很远,但我已经有了“咫尺天涯”的感觉!
  
  △:邝野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邝野(心声):即使号码在黑名单里,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查看是否有我的只字片语!
  
  △:公交车越驶越远直到消失得无影无踪。
  
  场32:候车亭外 日 外
  
  △:柯婕妤从候车亭里走出来。
  
  柯婕妤(轻声地):我算准你会坐七点半的公交车,于是七点之前就来到了这里。站在候车亭的角落处,看见你从外面走过,也看见了你脸上深深的倦容。你昨晚一定是没睡好甚至是没睡过吧!邝野,对不起!是我放弃了你对我的感情!其实你走了也好,这样我们就不用因为每天见面不能言语而难过了!
  
  场33:路上 日 外
  
  △:柯婕妤向镇里走去。
  
  △:柯婕妤看着手机里的信息,红了眼眶。
  
  柯婕妤(喃喃地):不要回首,是为了治好心灵的创伤。忘掉一切哀愁和烦恼,去迎接你的生活和思想,去找回归属于自己的世界,你会发现你未来的路上开满鲜花,也会结出香甜的果实。不要回首,忘记过去使人窒息的生活。让伤害你的那些懒惰、自私贪婪的小人,在你的宽容和祝福中生活。佛祖会为你感动为你祈祷。从此你将永远幸福!
  
  △:柯婕妤用力捂着嘴,泪水止不住地流。
  
  场34:院子里 日 外
  
  △:柯婕妤刚把电瓶车推进院子里,黄梅就从屋里走了出来。
  
  黄梅:婕妤,你出去过了?
  
  柯婕妤:我有点事情出去了一下。
  
  △:柯婕妤放好电瓶车,正要进客厅时被黄梅拉住了。
  
  黄梅:你这大清早的去了哪里?脚有伤还出去干什么?还骑着车也不怕摔着?
  
  柯婕妤:我、昨晚发现有东西不见了,想到可能是掉在花圃了。刚才去找了找。
  
  黄梅:要找东西也不能独自去,可以叫上志扬陪你去嘛。
  
  柯婕妤:昨晚他睡得很晚。他一个星期也就这么两天才能睡个好觉。再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就算了。妈,我还想去睡会。
  
  黄梅:去吧。
  
  △:柯婕妤扶着楼梯扶手,慢慢上了楼。
  
  黄梅(自语地):一个有心,一个体贴,看来咱们家离办喜事的日子不远了!
  
  场35:何志扬卧室门口 日 外
  
  △:柯婕妤迟疑着敲了门。屋里没人应声。她正要敲第二次时门突然开了。
  
  △:柯婕妤退后一步。
  
  柯婕妤:志扬,你为什么抽这么多烟?满屋子都是浓浓的烟草味。
  
  场36:卧室里 日 内
  
  △:柯婕妤进屋后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
  
  △:何志扬斜倚着门框,神色难看。
  
  △:柯婕妤看着烟灰缸里堆满的烟头,摇着头,一言不发地端起来。
  
  何志扬:我自己来,你脚不方便。
  
  △:何志扬快步走过去,接过烟灰缸把里面的烟灰和烟头倒进垃圾桶里,又进卫生间洗干净后才放在桌上。
  
  △:柯婕妤拿起抹布擦着桌子。
  
  柯婕妤:还知道有条不紊的做事,看来并没有被烟雾薰昏了头脑。
  
  △:何志扬站到柯婕妤身后。
  
  何志扬:那么你呢?是否因为昨晚的哭泣后而变得清醒了?
  
  △:柯婕妤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柯婕妤(心声):难道昨晚他听见我叫那个名字了?因此才会抽这么多的烟!
  
  何志扬(声音提高):婕妤,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柯婕妤:我在电脑上看悲情剧。看得投入了才哭的。
  
  何志扬:看悲情剧?你说得倒是很平淡。任谁都能听出那是真真切切的哭声!你的哭声牵动着我的心!柯婕妤,你知不知道?
  
  柯婕妤(心声):他终究还是沉不住气说了出来!唉!
  
  △:柯婕妤缓缓转过身。
  
  柯婕妤:志扬,我们是一家人是兄妹!
  
  △:何志扬抓住柯婕妤的肩。
  
  何志扬(急切地):我姓何,你姓柯,我们不是一家人也不是兄妹!我们是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你明白吗?
  
  △:柯婕妤挣脱后走到门口。
  
  柯婕妤(平静地):如果你真认为我们不是一家人,那么、我可以立刻离开!
  
  △:柯婕妤离开了。
  
  何志扬(轻声地):柯婕妤,我已经等了几年了,再也不想等下去了!这十几天我都如坐针毡,总有着深深地担忧。我害怕再不说出来,也许哪天就找不到说出来的机会了!原本今天一定要让你明白我的心意,可没料到你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堵我的嘴。算了!如果把你吓着了,也许某天就真的离开这个家了。依你的性格,以后想要再见到,那肯定是很难很难了!
  
  场37:卧室门口 日 外
  
  △:何志扬站到门口,看着转弯处。
  
  何志扬(轻声地):昨晚回到卧室后我的心里乱糟糟的,几乎是坐立不安。最后还是忍不住想要去问清楚,你为什么会独自到桥上去?结果在门口听见了你的哭泣声。哭声是那么的悲痛欲绝!我当时就想你为什么又伤心了?又是为了谁伤心?悄悄回到卧室后开始抽了第一支烟。眼前和脑海里全是你哭泣的模样。因此、我的心更乱了。于是一整晚就抽掉了一包的烟。
  
  场38:柯婕妤卧室 日 内
  
  △:柯婕妤躺在床上,轻拍着心口。
  
  柯婕妤(轻声地):尽管志扬的表白不多,可还是让我局促不安。虽然以前就知道他喜欢我,但从没表白出来。那么我还可以装着不知道也还能坦然面对。如今他、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还能在这个家里待多久了!
  
  场39:公交站 日 外
  
  △:公交车在终点站停了下来。
  
  △:邝野和刘言凤坐上出租车。
  
  刘言凤:师傅,去妇婴保健院。
  
  场40:病房里 日 内
  
  △:秦延喂杨蓝吃早饭。
  
  △:杨蓝看见出现在门口的刘言凤。
  
  杨蓝:秦延,言凤和邝野来了。
  
  △:刘言凤快步走了进来。
  
  △:刘言凤握着杨蓝的手。
  
  刘言凤:怎么样了?有没有大问题?会影响到以后的生育吗?
  
  杨蓝:没什么!住几天就可以回家了。医生说只要养好了身体还会有孩子。你不要担心!
  
  △:刘言凤把杨蓝的手握得更紧了。
  
  刘言凤:如果我不离开,你就不会因为文社人手不够而去帮忙,那么也就不会小产了!对不起啊杨蓝!
  
  杨蓝:是我自己不小心与你无关!不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好吗?昨天刚知道孩子没有了的时候我也很难过。不过想了一晚也就想通了。就当是那孩子与我和秦延无缘吧!
  
  △:邝野站在窗户边,揉着太阳穴。
  
  △:杨蓝看着邝野。
  
  杨蓝:邝野,你看起来精神很不好,昨晚没休息好吗?
  
  邝野:有一点。
  
  刘言凤:好多女孩都舍不得他离开,想必他也一样。
  
  △:刘言凤端过秦延手中的碗。
  
  刘言凤:老秦,你和邝野回去休息吧。这里留我就可以了。
  
  杨蓝:这怎么行?
  
  △:杨蓝端碗被刘言凤拦住了。
  
  刘言凤:我是女人,照顾你也方便些。
  
  秦延:言凤,那就谢谢你替我照顾杨蓝!我也正好要回去给她炖点补品。
  
  △:秦延和邝野离去。
  
  杨蓝(笑):言凤,这次单独相处有没有进展?
  
  △:刘言凤沉默着。
  
  杨蓝:言凤!
  
  刘言凤:我已经被邝野挑明了也被彻底的踢出局了。他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不过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放弃!
  
  杨蓝:你要有耐心!只要他一天不交女朋友,你就有希望!邝野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被你的痴情所感动,一定会为你敞开心扉。
  
  △:刘言凤放下碗,甩甩卷发。
  
  刘言凤(苦笑地):我和他一个是落花有意,一个是流水无情。我这几年来的痴情令你们都很感动,可为什么就感动不了他?难道我和他真的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始终都无法交织在一起吗?
  
  场41:车里 日 外
  
  △:秦延一言不发地驾着车。
  
  邝野:我还能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你告诉我要做爸爸时所表露出来的喜悦之情。盼了很久才盼着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换成任何人都会难过。好兄弟难过,我却找不出任何语言来安慰。
  
  △:邝野拍拍秦延的肩。
  
  秦延(难看的笑容):我想得开!只是你这个干爹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当成了。
  
  邝野:你们还年轻,很快就会再有孩子!
  
  △:邝野指着脚边的篮子。
  
  邝野:这是干妈托我带给杨蓝的鸡蛋。她自己养的鸡。原本还要我带只鸡回来,我说带上不方便没要。
  
  秦延:干妈?
  
  邝野:在小镇认的干妈。很纯朴的一个人!
  
  秦延:替我们谢谢她!
  
  邝野(心声):提起干妈,我就想到了那个傻女人。如今我离开了,她还能恢复以前的平静生活吗?
  
  △:邝野的手机响了,他打开看了一眼。
  
  △:王若蝶发的信息:邝大哥,你们到家了吗?
  
  △:邝野在手机上写着:到了!谢谢关心!
  
  △:邝野发送出去后见秦延正看着自己。
  
  邝野:在小镇认识的一个小妹妹而已。她只是问问到家没有。
  
  秦延:我又没说什么,你干吗要急着解释?难道是做贼心虚?
  
  邝野(笑):你那副表情分明就是在怀疑什么。
  
  秦延:自作聪明的家伙。我原以为你只待几天就会回来,结果、言凤说好多女孩都舍不得你离开,而你也是一副精神很差的模样。说实话吧,你是不是交桃花运了?
  
  △:邝野低叹口气,看着车窗外。
  
  邝野:都是些小妹妹而已。
  
  秦延:小妹妹很粘人也需要宠着,想必你对这种小女朋友也没什么兴趣。
  
  △:秦延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
  
  秦延:去我家还是?
  
  邝野:先送我回家吧,然后你回家休息。等会我去买只鸡炖。晚点时你给杨蓝送去。
  
  秦延:好!
  
  场42:家里 日 内
  
  △:邝野回到家里,连门也顾不上关就把包往沙发上一丢,接着躺在另一张沙发上。双腿搁在扶手上,闭着眼养神。
  
  △:门外响起女童声音。
  
  女童:喂!谁在里面?快点出来!不然我要报警哦。
  
  △:邝野笑了。
  
  邝野:晓晓,是我!
  
  △:晓晓蹦蹦跳跳地进了门,看见邝野后扑了上去。
  
  晓晓:邝野,你回来啦?我好想你哦。
  
  △:邝野把晓晓放在大腿上,刮刮小脸蛋。
  
  邝野:我也想你呀!小丫头,你怎么知道屋里有人?
  
  晓晓:我在家里听见你这边有声音,赶紧跑出来看看。见门开着我吓了一跳呢,还以为是小偷光顾你家了。玩得开心吗?哎呀!邝野,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一副精神不佳的样子?看看吧,看看吧,我好心疼哦。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晓晓嘟着嘴,拍打着邝野的脸。
  
  △:邝野拍拍晓晓的头。
  
  邝野:晓晓,谢谢你帮我照顾家哦。只是以后可不能单独在门口出现哦!
  
  晓晓:知道了!
  
  △:晓晓跳下来,撒腿往门外跑去。
  
  △:晓晓端着一杯茶回来,放在茶几上。
  
  晓晓:喝点茶吧。茶水解疲劳。
  
  邝野:真懂事!
  
  晓晓:自家人啦不用客气。
  
  △:晓晓跑进厨房。很快厨房里传出放水的声音。
  
  场43:厨房里 日 内
  
  △:邝野进了厨房,见晓晓正拿着擦布擦橱柜。
  
  邝野:晓晓,你干吗呢?
  
  △:邝野拿擦布被晓晓打开了手。
  
  晓晓:走开走开,你坐了车,一定很累了。你去休息。我现在一定要学做家务。不然将来你会不高兴的。
  
  邝野:小家伙,你这话什么意思呀?
  
  △:晓晓仰着头看着邝野。
  
  晓晓:如果我将来做了你的老婆,要是不会做家务的话,你会不会不高兴呀?
  
  △:邝野瞪大眼睛。
  
  邝野:你是说将来要做、我老婆?
  
  晓晓:对呀!我是要做你老婆但不是现在。等我长大了就做你的老婆。我知道男人在外面工作都很辛苦的就像我爸爸。我可不想见我的老公在外面辛苦了一天,回到家里还要做家务。所以我现在必须学做家务。
  
  △:邝野忍不住笑起来。
  
  △:邝野蹲下身,擦去晓晓脸上的一点灰痕。
  
  邝野:晓晓,你还小,什么是‘老公老婆’,你懂吗?
  
  晓晓(不高兴地):我已经是大姑娘了。我妈妈经常说‘晓晓长大了,是个懂事的大姑娘了。’就你说我还小。
  
  邝野:好。好。就算你是大姑娘了,那你说说‘老公老婆’是什么意思呢?
  
  晓晓:老公老婆就是、就是……
  
  △:晓晓歪着头,皱着眉,认真想着。
  
  邝野:回答不出来了吧!你这小丫头就是平时听多了爸爸妈妈这样叫是不是?
  
  晓晓:不光是我爸爸妈妈这样叫,电视里的人也是这样叫的。哼!
  
  △:晓晓噘着嘴,打了邝野一下。
  
  △:邝野拿过晓晓手中的擦布,牵着她到门口。
  
  邝野:你先回家去。我等会还有事要出去。
  
  △:晓晓紧抓住邝野的裤子不松手。
  
  晓晓:我不回去嘛。我要知道‘老公老婆’的意思。
  
  邝野:晓晓,我有空了再告诉你好不好?我现在真的有事要出去一趟。
  
  晓晓:好吧。邝野,你说话要算话哦。邝野,你一定要等我长大哦。
  
  △:晓晓拉邝野蹲下,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跑出去。
  
  △:邝野一直保持着蹲姿。
  
  邝野(自语地):现在的小孩成熟得太早了!
  
  场44:走廊里 夜 外
  
  △:转眼已是秋天。
  
  △:柯婕妤总是在宁静的夜晚,在绵绵细雨的陪伴下,想着藏在心灵深处的那个他。
  
  △:晚饭后,柯婕妤静静地坐在走廊里。
  
  柯婕妤(轻声地):他已经离开两个多月了,虽然从没和我联系过,但我知道他每隔三天就会向家里打电话问候并且时间都在八点左右。有时是爸接,有时是妈接,但更多的是志静在接。因为只要是八点左右响起的电话,妈几乎都是让志静接。
  
  △:柯婕妤伸手接着雨滴。
  
  柯婕妤(轻声地):我知道妈这是在给志静创造机会。每次看见志静微笑着接听电话,轻声地说着话,一副怀春少女的模样,我就会为她感到难受!除了我知道他没有女朋友外,其他的人都见过他那个所谓的“女朋友”。明知道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可志静还是傻傻的等着!而且过多的接触,只会让她越陷越深!志静,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从那虚无缥缈的情网中抽身出来?
  
  △:柯婕妤背靠着柱子,苦笑了一下。
  
  柯婕妤(轻声地):其实我自己更傻!他每次的电话都没提起过我,可我每到他打电话的时候就会静静地坐在走廊上,盼望着家里的电话响起。只要电话一响,听着屋里接电话的人叫声“邝野”我便放下心来。那样至少知道他是平安的。
  
  △:柯婕妤侧耳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柯婕妤(轻声地):今晚又是他打电话的日子,可是已经接近九点了,家里的电话都没响起。他是守信的人,这两个多月都是按时来了电话,可是今天、他是否出了什么事?
  
  △:柯婕妤拿起手机,犹豫着输了一个号码。
  
  柯婕妤(轻声地):如果他好好的并且接通了电话,我又该怎么说呢?会不会让他觉得我是在自作多情?打还是不打?
  
  △:柯婕妤皱起眉头,手轻轻拍打着额头。
  
  △:何志扬端着葡萄从客厅里出来。
  
  何志扬:婕妤,你想什么呢?吃点葡萄吧。
  
  △:柯婕妤悄悄删除电话号码,接过葡萄顺手放在走廊的扶手上。
  
  何志扬(小心翼翼地):我可以坐下吗?
  
  柯婕妤:坐吧。
  
  △:何志扬在走廊的另一边坐下,手中拿着一粒葡萄,看着屋檐下的雨滴。偶尔瞟一眼柯婕妤。
  
  △:柯婕妤低头把玩着手机。
  
  △:何志静从屋里跑出来,脸上带着笑容。
  
  何志静:婕妤,过两天爸去市区送花,我们一起去?
  
  △:柯婕妤神色变了,握紧手机,摇着头。
  
  柯婕妤:市区?我不去!我不去!你自己去吧。
  
  △:何志静摇着柯婕妤的肩。
  
  何志静:去吧婕妤。我们俩已经很久没去市区逛过了。我好想去逛逛。
  
  柯婕妤:你很想去吗?怎么就心血来潮了呢?
  
  △:何志静脸有一点红了,转头看着院子里。
  
  何志静:就是突然想去了。
  
  柯婕妤:可是我不想去!何况我也没什么想买的。
  
  △:柯婕妤起身准备离开。
  
  何志静:你不想买‘浩瀚’的书吗?浩瀚是你柯婕妤的偶像,听见他的名字,我就不相信你不会去!
  
  柯婕妤(心声):因为心情不好,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去买过“浩瀚”的书了,也很少在网上求教于他。算来他应该又出了五本《情感波动》了。
  
  △:柯婕妤向楼上走去,走了一半停下来。
  
  柯婕妤:那就去吧。
  
  何志静(得意地):听见“浩瀚”的大名,我就不信你不去!
  
  △:何志静拿起葡萄扔进嘴里,转头看见何志扬正怒视着自己。
  
  何志静:何志扬,你怎么啦?
  
  △:何志扬看着柯婕妤消失在楼道上后走到何志静面前。
  
  何志扬(怒声):何志静,你很烦知不知道?两天后的事干吗非要这个时候来说?换个时间说不行啊?难得的能得到婕妤的允许与她相处一会。尽管我们没有交谈,可我还是很满足了。只是就那么一会就被你这个楞头货给打扰了。不知道下次的机会又是在什么时候了?
  
  何志静(低声地):我是急性子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志扬,不要对我大呼小叫的。我知道你喜欢婕妤!可是你着急什么呢?以前有人给她介绍了几个对象,她都没去看过。反而与你走得很近。是否表示她也喜欢你呢?再说啦她就住在家里,你完全有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
  
  何志扬:你知道什么!我已经、算了懒得跟你说了!身为女孩一点也不知道矜持!整天大大咧咧的。烦!
  
  △:何志扬端着葡萄进了客厅。
  
  何志静:大大咧咧的有什么不好?至少不像有些女人那样矫情!何志扬,你敢这样说我?欠揍!
  
  △:何志静举着拳头,向着客厅挥了几下。
  
  场44:柯婕妤卧室 夜 内
  
  △:柯婕妤坐在电脑桌面前,反复地拿起手机又放下。
  
  柯婕妤(轻声地):他怎么了?为什么今天没打电话?我是打电话还是发信息亦或是什么都不做?如果什么都不做我又不放心!干脆还是抓阄来决定好了。
  
  △:柯婕妤在两张纸条上各写着“要”与“不要”。
  
  △:柯婕妤把纸条反复折叠了两次后放在电脑桌上。
  
  △:柯婕妤拿起其中一张纸条,没有犹豫就打开了。纸条上是“不要”两个字。
  
  柯婕妤(轻声地):难道是天意要让我与他真的不要有一点联系了?
  
  △:柯婕妤把纸条重新折叠好后放回去,又闭上眼睛摸索着把两张纸条打乱,再拿起一张。睁开眼慢慢地打开纸条,是个“要”字。
  
  柯婕妤(轻声地):一比一。还有最后一次。
  
  △:柯婕妤第三次拿起纸条时手有些颤抖起来。
  
  柯婕妤(轻声地):假如是“不要”,是否就真的要与他彻底断了联系?从此就成了真正的陌路人?很矛盾啊……
  
  △:柯婕妤在房里来回地走了几圈,终于还是打开了纸条。
  
  柯婕妤(轻笑着):竟然是“要”字!看来天意让我不要和他断了联系!可是我有勇气打这个电话吗?如果打通了,我又该说些什么呢?好伤脑筋啊!
  
  △:柯婕妤发了一条只有“?”的信息出去。
  
  △:柯婕妤在房里来回地走着,时不时地看看手机。
  
  柯婕妤(难过地):信息发送出去后便犹如石沉大海。我在期待和矛盾中度过了两个多小时。他是已经忘记了我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前者,我是不是自作多情了?看来忐忑不安和焦虑注定我今晚不能睡个好觉了!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