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健康
八一建军节演出小品剧本《连队
医师节感人小品剧本《家庭医生
部队八一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机
部队演出小品剧本《革命英雄》
医师节医院演出正能量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都市电视剧本 > 《我们好好爱》第十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都市电视剧本   会员:沉入心海的爱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5 13:23:56     最新修改:2018/3/7 10:27:5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我们好好爱》第十集
作者:沉入心海的爱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场1:卧室里 日 内
  
  △:卧室窗边有一个大书架,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很多书籍。
  
  △:柯婕妤站在书架前。
  
  柯婕妤(惊讶地):好多书啊!原来他也喜欢看书!
  
  △:柯婕妤随手抽出一本书后愣住了。
  
  柯婕妤(自语地):竟然是《情感波动》!他也喜欢浩瀚的书吗?
  
  △:柯婕妤翻开封面后又愣住了。
  
  柯婕妤(惊呼地):里面竟有浩瀚的签名!我从未买到过浩瀚的签名书,也未听说过浩瀚会签名售书!他怎么会有呢?
  
  △:柯婕妤翻开书看着里面的内容。
  
  柯婕妤(自语地):每一篇的内容空白处都用铅笔写着评语。评语精妙绝伦并且一针见血!没想到他居然是个才华横溢的人!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却不属于我!
  
  场2:菜市场 日 外
  
  △:何志静挑选着蔬菜。
  
  何志静:菜品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挑选什么菜了。
  
  邝野:挑选你们喜欢吃的吧。那个西兰花和山药好像是柯老大喜欢吃的。
  
  何志静:婕妤最喜欢吃西兰花和山药了。邝野,你的观察力还真强呢。
  
  邝野:我还知道你和何叔喜欢吃什么菜。
  
  何志静:我也知道你最喜欢吃红烧肉了。
  
  邝野:嗯。
  
  场3:路上 日 外
  
  △:何志静手里提着菜,慢慢地走着。
  
  △:走在前面的邝野停了下来。
  
  邝野:何志静,待会有朋友要来我家。你把菜分点给我提。这样你就可以走快点了。
  
  何志静:你已经提了不少的菜了。
  
  △:何志静加快步子。
  
  场4:卧室里 日 内
  
  △:柯婕妤沉思着。
  
  △:邝野的声音响起。
  
  邝野:在想什么呢?
  
  △:柯婕妤翻着书。
  
  柯婕妤:你回来了?志静呢?
  
  邝野:她在做饭还把我赶出厨房。说做饭是女人的事。
  
  柯婕妤:她对你可真好!
  
  邝野(轻声地):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醋味呢?傻女人,你吃醋就好!
  
  柯婕妤:别胡说!对了你也喜欢浩瀚的书吗?
  
  邝野(心声):她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柯婕妤指着书架。
  
  柯婕妤:我看了一下,这里的书籍有一半是浩瀚所著的《情感波动》!我随便抽出一本都是浩瀚的签名书。想必你也是非常的喜欢浩瀚了!
  
  邝野(似笑非笑地):你也喜欢浩瀚?
  
  柯婕妤:嗯。可我从未买到过他的签名书,也未曾听说他举行过签名售书!你怎么会有呢?
  
  邝野:他、我是托朋友帮忙找的签名书。至于朋友是如何得到的我也不好问。这里有浩瀚八年来所著的《婚姻情感》。你喜欢的话就全部拿去吧。没有偶像的签名书的确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
  
  柯婕妤:八年?天啦!那不是有一百九十多本吗?我十九岁就开始买《情感波动》了,中途断了一年多没买。后来找了很多地方都没能把那一年的买到!所以一直感到很遗憾!
  
  邝野(笑):这下不用遗憾了!以后浩瀚的签名书由我来为你负责了!
  
  柯婕妤:谢谢你!真的太令我惊讶和意外了!不过我也不能全部拿走,这毕竟也是你得之不易的签名书!我要两本就可以了。
  
  邝野:随你吧。总之以后的签名书我准时送给你就是。
  
  柯婕妤:谢谢!我很佩服浩瀚!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沟通,但浩瀚就能把倾诉人的情感剖析得十分透彻。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的关键所在,还教给倾诉人如何解决的方法。
  
  △:邝野靠着窗台。
  
  邝野:那你评论一下他的文章。
  
  柯婕妤:浩瀚所写的文章辞采声韵优美;情感丰富细腻。他既能写出少男少女羞涩的内心情感,又能写出成熟男女相互包容、信任的真挚内心世界,同时也能写出老年人哪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深厚感情。文中还会参杂着精美的图片和轻松幽默的语言。总能让人在被感动得潸然泪下的同时又忍俊不住。因此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
  
  △:邝野微笑着,听着。
  
  △:柯婕妤抚摸着封面上的“浩瀚”两个字。
  
  柯婕妤:每看一篇文章后,我总会忍不住寻思,能写出这样经典文章的人,一定是个情感很丰富并且经历过人生酸甜苦辣的人!
  
  邝野:你说得太好了!浩瀚做梦都不会想到有这样一个文采极好的崇拜者!说说看你是怎样看待他的?
  
  柯婕妤:既然敢取笔名为“浩瀚”,那么这个才华横溢的人就显得有点狂傲了。但是狂傲有狂傲的本钱!所以并没有影响他在读者心目中的形象,甚至不少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偶像。
  
  △:邝野保持着笑意。
  
  柯婕妤:不过《知音文社》创建八年了,很多读者只知道这个笔名叫“浩瀚”的人是个年轻男子。至于长什么模样,好像至今都没有读者见过。他呀犹如神龙不见首尾!很多的女孩都想见见这个神秘人的风采。可是每次到了《知音文社》后都是失望而归。哪个少女不怀春!才华横溢、情感细腻且幽默的年轻男子,自然就成了女孩们的梦中情人!
  
  邝野:呵呵!的确是有点狂傲了。看来你对他的了解比我还透彻。告诉我,他是你的梦中情人吗?
  
  柯婕妤:我?
  
  △:柯婕妤把书放回书架。
  
  柯婕妤:我早已过了怀春的年龄!即使是从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时,我也不曾有过什么想法!
  
  邝野:你不是说哪个少女不怀春吗?为什么……
  
  柯婕妤:崇拜者和自己的偶像是不会有结果的!
  
  邝野:你为什么这样认为?
  
  △:柯婕妤手指一一点着书架上的书。
  
  柯婕妤:崇拜者心目中的偶像是个家喻户晓的名人,而崇拜者本身却是茫茫人海中一个不起眼的普通人。两者之间永远都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所以、还是理智为好!
  
  邝野:你的确是过于理智了!
  
  △:柯婕妤笑笑后拿出另一本书翻看着。
  
  场5:厨房里 日 内
  
  △:何志静系着围裙,一边哼着歌曲一边清洗着蔬菜。
  
  场6:卧室里 日 内
  
  △:邝野倚着书架,看着柯婕妤。
  
  邝野(心声):没想到她竟是我的崇拜者!她心思很缜密,聊得越多越容易被她察觉到什么。还是转过话题为好。
  
  邝野:我这家怎么样?
  
  △:柯婕妤环视着卧室里的摆设。
  
  柯婕妤:单身男人的家能布置成这样,真的是很不错了!
  
  邝野:我妈妈出生农村,三十多年前曾在青城市的一家富商家里做拥人。富商家里有个很漂亮的小姐,做什么都要求完美。所以我妈妈受到了影响。经常对我说一定要把自己的家布置得整洁温馨,那样外人看着舒心,自己住着也安心。
  
  柯婕妤:你妈妈说得很对!
  
  邝野:你说只要靠自己的双手,乡下人一样可以在城里生活得很好让我感触很深。虽然这些年来我靠自己的双手,不止在大都市拥有了事业还有了一个家,但我还是为自己是农村户口感到自豪!
  
  柯婕妤:城市人和农村人本就没什么多大的区别!只不过生活的环境不同罢了!其实人就是这样的,只要不懒散,吃得苦,不做伤天害理的事,那么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拥有自己最美好的一切!
  
  邝野:柯婕妤,你的文采非常好,所谈之事又是一针见血。呵呵!看来我得重新认识你了!
  
  柯婕妤(轻声地):不认识我最好!
  
  △:柯婕妤看着床头柜上的四人相框。
  
  △:邝野一一指着介绍。
  
  邝野:我爸爸、妈妈和可爱的小妹邝莎。
  
  柯婕妤:有家人真好!
  
  △:柯婕妤眼眶红了。
  
  △:邝野叹口气后沉默了。
  
  △:柯婕妤看着相框出神。
  
  邝野:谢谢你帮我洗好了床上用品!
  
  柯婕妤:我只是闲得无聊而已。你也不用客气,就当是我们食宿的费用好了。
  
  邝野:你这傻女人说话还真是有趣得很!
  
  △:邝野靠进一步。
  
  邝野(轻声地):我很想你!在街上见到你的时候,你不知道我要用多大的毅力才能克制住不把你拥在怀里!
  
  △:柯婕妤退后几步,低垂着头。
  
  柯婕妤:不要说这些好吗?让志静听见了不好!
  
  邝野:我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你只在乎她的感受,那么我的感受呢?难道你不认为我这家里还缺少个女主人吗?
  
  柯婕妤:我已经给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伤害何家人中的任何一个!
  
  △:柯婕妤绕过邝野正要离开时被他抱在怀里。
  
  邝野(轻声地):让我抱一会好吗?只抱几分钟就好!这两个多月来,就在这间卧室里,我几乎每晚想你到凌晨两、三点才会睡着!
  
  △:柯婕妤眼中有了泪水。
  
  柯婕妤(心声):傻男人,你这是何苦呢?我是不是来错了?
  
  △:邝野抱着柯婕妤,两人都没动一下。
  
  △:厨房里传出锅碗瓢盆的声音。
  
  △:卧室里寂静无声。
  
  △:邝野放开柯婕妤。
  
  邝野:我出去了。你休息一会吧。
  
  场7:厨房里 夜 内
  
  何志静:邝野,你在路上说有朋友要来,饭菜都快做好了,他们什么时候到?
  
  △:邝野在橱柜里拿着碗。
  
  邝野:已经在路上了。
  
  △:何志静把枸杞放进熬着的鸡汤里。
  
  何志静:你的朋友好相处吗?会不会嫌弃我做的菜不好吃?
  
  邝野:我的朋友都很好,也不挑食。你会喜欢他们的。
  
  何志静:我就是担心第一次在你家做饭就让你丢了面子。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没什么担心的了。
  
  邝野(心声):我怎么感觉她像是在以女主人自居呢?看来以后真的要和她少接触了!
  
  场8:卧室里 夜 内
  
  △:柯婕妤靠着窗台,听着厨房里传出的炒菜声。
  
  △:柯婕妤苦笑了一下。
  
  柯婕妤(自语地):志静,这世上唯有他才能令你心甘情愿的这么做吧!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在他心里只是他干妈的女儿,以及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朋友而已!
  
  场9:厨房门口 夜 内
  
  △:秦延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忙碌的何志静。
  
  场10:客厅里 夜 内
  
  △:杨蓝坐在客厅里吃着水果。
  
  杨蓝:秦延,你在看什么呢?
  
  △:秦延走过来。
  
  △:秦延坐下。
  
  秦延(低声地):做饭的是一个女人。
  
  △:杨蓝吃水果的动作停了下来。
  
  杨蓝:女人!我一直以为是邝野在做饭呢。
  
  秦延(低声地):还忙得不亦乐乎呢。
  
  杨蓝:难道是邝野交的女朋友?
  
  △:秦延比划了一下。
  
  秦延(低声地):看背影属于丰满型的女人。我想那家伙应该不会喜欢这一类型的女人。
  
  杨蓝(低声地):邝野破天荒地让一个女人来到家里,无论是不是对言凤而言都是一个威胁啊!
  
  秦延(心声):那家伙打电话叫我们过来吃饭,听声音很是开心。难道做饭的就是那花仙子?没想到花仙子竟是一个丰满型的女人!真有意思!
  
  △:邝野走了过来。
  
  杨蓝:邝野,做饭的是谁呀?
  
  邝野:我干妈的女儿何志静。还有个女儿柯婕妤在卧室里休息。
  
  秦延(笑):原来是我想错了!
  
  △:邝野瞪了秦延一眼。
  
  杨蓝:我还以为是……
  
  场11:饭厅里 夜 内
  
  △:大家吃着饭,聊着天。
  
  △:秦延打量着柯婕妤。
  
  △:杨蓝看着何志静。
  
  △:杨蓝悄悄打量着柯婕妤。
  
  △:秦延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秦延:何叔,我敬您一杯!谢谢您对我兄弟的关照!
  
  △:何建站起来时被秦延阻止了。
  
  秦延:何叔,您是长辈,坐着就好。
  
  何建:好好好。
  
  秦延:何叔,我干了啊。你随意就好。
  
  △:秦延喝完杯中酒。
  
  △:秦延倒了一杯酒看着何志静。
  
  秦延:志静是吧!我比你大。我做哥的敬你这个妹妹一杯。这一桌的菜都是你做的,味道很不错。有你的帮忙,邝野这小子可就轻松多了。
  
  △:何志静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何志静:我们都是年轻人,那就不要哥哥妹妹的称呼,直接叫名字好了。很高兴认识你和杨蓝!我先干为敬。
  
  △:何志静把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
  
  秦延:性格开朗直率。第一次到邝野家里就亲自下厨。看来对这小子不错哦。
  
  △:秦延看了邝野一眼。
  
  △:杨蓝眉头皱了起来。
  
  杨蓝(心声):他是在夸何志静!在邝野面前说这样的话是很不理智的!
  
  △:秦延端着酒杯看向柯婕妤。
  
  秦延:柯小姐,我也敬你一杯!
  
  △:柯婕妤站起来。
  
  邝野:老秦,柯老大不会喝酒!
  
  秦延(心声):这家伙认识花仙子没多久就这么心疼了!
  
  △:秦延笑着看看柯婕妤和邝野。
  
  △:邝野微微摇了一下头。
  
  △:柯婕妤举起小半杯酒。
  
  柯婕妤:很高兴认识你们!
  
  △:柯婕妤一口一口的把酒喝完。
  
  △:邝野担忧地看着柯婕妤。
  
  △:柯婕妤坐下。
  
  △:柯婕妤悄悄揉着胃。
  
  秦延:柯小姐,相识便是缘!希望以后能经常见到你。你妈是邝野的干妈,你又是你妈的女儿,你们俩也算是一家人了。以后要常来常往啊。都是年轻人嘛,平时打打电话,发发信息或是聊聊微信也很正……
  
  邝野:老秦,你说什么呢?像绕口令似的听不明白。不要只顾说话,要多吃菜。否则剩很多我一个人可吃不了。
  
  秦延:对对对。吃饭吃饭。柯小姐, 你不要客气啊当是在自己家里。
  
  杨蓝:秦延,你还没喝醉,怎么就满口胡言乱语了?快吃饭吧。
  
  邝野(笑):杨蓝,你可要看好老秦,他……
  
  秦延:我怎么啦?我对我家杨蓝可是从无二心的啊!你小子不要挑拨我们的关系哦。
  
  邝野:老秦,你是会错意了。我是提醒杨蓝看住你不要喝醉了。
  
  何志静:邝野,你的朋友很和善,完全不像大都市里的人。不像《唯爱》酒店的那个范总监,一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表情。完全看不起我们农村人。
  
  △:柯婕妤放下筷子。
  
  柯婕妤:志静,很好的一个气氛,你就不要说些令人不开心的话了行吗?
  
  何志静:婕妤,我不说出来心里憋得难受!你不知道当时你说那些话时,我高兴得差点就要鼓掌了!后来一想你们还有生意上的往来才忍住的。
  
  杨蓝:范小琴那个人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听说她是《唯爱》董事长肖科的侄儿媳妇。尖酸刻薄有余,工作上的事情就有点差强人意了。
  
  何志静:看她那样子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今天婕妤说出了“唯爱”的出处,正好被那个肖科听见后赞扬了一番。你们没看见范小琴的表情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秦延:我听说“唯爱”来自什么出处,也一直没人知道答案。想不到竟被柯小姐道破了!柯小姐,你真厉害啊!那你一定喜欢看书啰?
  
  何志静:她简直就是个书迷,尤其喜欢看浩瀚的《情感波动》!她呀还是那个浩瀚的忠实崇拜者呢!
  
  秦延:是吗?那柯小姐见过浩瀚吗?
  
  柯婕妤:没见过。
  
  秦延:那你想见吗?
  
  柯婕妤:不想!
  
  △:秦延看了邝野一眼。
  
  秦延:浩瀚是个神秘的人物,读者中没有一个人见过他!
  
  柯婕妤(若有所思地):你怎么知道没人见过他?
  
  秦延:我也是听说的。杨蓝,你也听说过的对吧!
  
  杨蓝:的确如秦延所说没有读者见过那个浩瀚。好了不要说了!快吃饭吧!饭菜都快凉了。
  
  △:秦延看着邝野笑了一下。
  
  △:邝野夹了菜在秦延碗里。
  
  邝野:老秦,这么多的菜还堵不住你的嘴吗?
  
  秦延:嘿嘿!你家里很少有女人光顾,今天一下子就来了两个,我是高兴过头了嘛。
  
  何志静:很少有女人光顾?这话什么意思?邝野的……
  
  △:邝野突然站了起来。
  
  △:何志静吓了一跳。
  
  △:邝野给秦延和何建倒了酒。
  
  △:邝野坐下。
  
  邝野:老秦,我还没告诉你一件事情,《唯爱》酒店的总经理曾邀请我去酒店工作。开出来的条件还很不错。但我当时就拒绝了。
  
  △:秦延喝酒的动作停了下来。
  
  秦延:那个五十多岁了却依然很美丽的女强人蔡丽芸!
  
  邝野:对!
  
  △:秦延和杨蓝对看一眼。
  
  何志静:能去《唯爱》酒店工作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邝野,你为什么要拒绝呢?那多可惜啊!
  
  柯婕妤:志静,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哪怕对方提出的条件再好,只要自己不喜欢,也不会强求自己去接受!
  
  △:邝野看着柯婕妤。
  
  邝野:看来还是柯老大理解我啊。
  
  △:柯婕妤低头喝着汤水。
  
  何志静:我知道蔡丽芸是青城市的名人。还是个求贤若渴并且做任何事情都力求完美的人!我就想做个她那样的女强人!
  
  邝野:她是女强人不错!但她过得也挺辛苦挺累的!《唯爱》酒店是肖家和蔡家联合的家族事业。董事们都是与她同辈份的人,而高层人士几乎都是些年轻的皇亲国戚,她管理起来也是很伤脑筋的!既不能重骂也不能重处,否则会被告到董事们哪里,她蔡丽芸就会被兴师问罪。还有不少的人都盯着总经理位置。所以、她的总经理位置做得并不安稳!
  
  何志静:原来是这样啊!她这个女强人还真是不好当了!不过邝野你能被她主动邀请到酒店工作,想必是有着过人之处。那种地方对你来说是个很好的发展前途。你不应该拒绝的!
  
  △:邝野看着何建。
  
  邝野:何叔,何志静什么时候变得能说会道了?
  
  何建:呵呵!她眼里除了挣钞票就不会再有其他的了。我这个女儿啊,从小就不喜欢学习。她和志扬比起来可是差远了。今天你能听见她说些你以前听不到的话,那都是因为听婕妤说过不少的。
  
  △:何志静皱眉,放下筷子。
  
  何志静:爸,您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呀?
  
  秦延(笑):何叔,志静懂得用正当的手段挣钱是好事情,说明她不是一个要依靠父母生存的好女孩!
  
  △:何志静对秦延竖起大拇指。
  
  何志静:爸,您听听您听听,秦延这些话说得多好!
  
  何建:你这孩子就喜欢听好听的话。不要总把别人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说出来,要有自己的见解才行!你真的应该好好学学婕妤多看看书。
  
  △:何志静拉了柯婕妤一下。
  
  何志静:婕妤,你听听,爸也用上你说过的“见解”两个字了。现在他都在学你说话了却还说我呢。
  
  △:柯婕妤淡笑了一下。
  
  秦延:一看柯小姐就是有修养的人!想必柯小姐的文化程度很高吧!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柯婕妤:我只上了一年的大学就没上了。
  
  秦延(心声):难道是因为出事的缘故才休的学?
  
  △:柯婕妤背靠着椅背,眼神有些暗淡。
  
  柯婕妤:因为我很喜欢种植花卉,所以才休学的。
  
  秦延:原来是这样的啊。我还以为……
  
  柯婕妤:只有看见花卉才能让我忘记一切烦恼和忧伤!
  
  邝野:花卉的确能令人心情愉悦!
  
  何志静:她呀就是花痴一个!
  
  邝野:花痴,通常是形容某人对一样事物不合情理的热爱、疯狂的迷恋,甚至做出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不过我倒认为理解成女人对某一个男人的痴迷更为贴切!
  
  何志静:花痴二字还有这样的深刻含义啊?
  
  △:何志静站起来。
  
  何志静:婕妤,菜凉了,你陪我去热一下。
  
  场12:厨房里 夜 内
  
  △:何志静盛着锅里的菜。
  
  何志静(轻声地):婕妤,邝野说花痴理解成女人对某一个男人的痴迷更为贴切,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呢?
  
  △:柯婕妤靠着橱柜。
  
  柯婕妤: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何志静(轻声地):明知道他有女朋友,可我还是喜欢他。没见到他时,我非常想他!见到时就很开心!这不是很符合他说的那种花痴吗?
  
  柯婕妤(淡淡地):你说是就是吧!
  
  场13:何家客厅里 夜 内
  
  △:何志扬看看电视又看看手机。
  
  何志扬(高声地):妈,已经九点多了,爸和婕妤她们怎么还没回来?
  
  △:黄梅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黄梅:你爸他们今晚住在邝野家里。
  
  △:何志扬快步向厨房走去。
  
  场14:厨房里 夜 内
  
  何志扬:为什么突然住邝野家里了?
  
  △:黄梅扫着地。
  
  黄梅:今天的雨下得太大了,你爸开车不安全!
  
  何志扬:雨再大也该回家啊!爸住在一个男人家里倒是无所谓,可婕妤和志静还是没结过婚的女孩,住在男人家里就不应该了!我打电话叫他们回来!
  
  △:何志扬准备打电话时被黄梅抢了手机。
  
  黄梅(生气地):我说你这孩子怎么钻牛角尖了?她们是住在邝野家里又不是其他不认识的男人家里!我倒是希望她们能在邝野家里多住两天,那样志静就可以和邝野培养感情了!
  
  何志扬(高声地):妈,你真的很糊涂了!知道吗?
  
  黄梅:你爸今天出门时就说身体有点不舒服,为了不影响花圃的声誉,他是忍住身体的不适去送的花。如果让他在下大雨时又开车回来,你说会安全吗?
  
  △:何志扬踢了一下橱柜。
  
  何志扬:唉!这几个月来所有的事情都乱套了!
  
  场15:饭厅里 夜 内
  
  △:何志静和秦延开心地聊着天。
  
  何志静:秦延,上次邝野是为了一个朋友的妻子流产才回来的。你认识他的朋友吗?
  
  秦延:他那个朋友就是我。
  
  △:何志静看着杨蓝。
  
  何志静:原来是杨蓝流产了啊!现在怎么样了?
  
  杨蓝:已经恢复好了!
  
  何志静:那就好!打算什么时候再要孩子呢?其实我很喜欢小孩子,尤其是为喜欢的人生孩子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何志静看了邝野一眼。
  
  杨蓝:你的孩子多大了?
  
  △:何志静脸红了。
  
  何志静:我、还没交男朋友呢!
  
  杨蓝:哦!不好意思啊!我以为你已经结婚了。
  
  △:何志静摇手。
  
  何志静:没事没事!
  
  杨蓝:那柯小姐呢?
  
  何志静:婕妤也没有。不过呢她已经是名花有主了!
  
  △:柯婕妤脸色微变。
  
  杨蓝:柯小姐很文静,气质也高雅,配得上他的人一定也不错了!
  
  △:何志静揽住柯婕妤的肩。
  
  何志静:婕妤可是我们小镇上的大众情人呢!只不过她已经被某个人认定了,而且还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柯婕妤:志静,你胡说什么呢?我看你是喝多了吧!
  
  邝野(心声):今天这顿饭吃得真是太令人伤脑筋了!
  
  何志静:秦延,你有没有兴趣听听婕妤的故事?
  
  秦延:好啊!
  
  何志静:婕妤她……
  
  柯婕妤(语气重重地):何志静,你快吃饭吧!
  
  邝野(心声):她阻止何志静说下去,看来真的是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过去!
  
  △:邝野端起汤钵。
  
  邝野:老秦,我去盛点热汤,你来帮我一下。
  
  场16:厨房里 夜 内
  
  邝野(轻声地):老秦,你没看见她根本就不愿提起过去吗?你就不要再说些有关她的话题了。
  
  △:秦延一边向汤钵里盛汤一边笑着。
  
  秦延:我还不是想帮你多了解她一下嘛。
  
  邝野:话多了必定会出错!虽然何志静爱说话,但也许是今天喝了酒的缘故,话就变得特别多了。如果她控制不住说出柯婕妤的过去,那么一定会引起柯婕妤的伤心和难堪!
  
  秦延:说来说去你还是担心你的花仙子难过!对吗?
  
  邝野(严肃地):我的确是很不愿意看见她难过!
  
  场17:餐厅里 夜 内
  
  △:刘言凤和叶小超喝着酒。
  
  叶小超:今天邝野家里来了客人,他请文社的人去吃饭。
  
  △:刘言凤端着酒杯的手抖了一下。
  
  刘言凤:他、没请我!
  
  叶小超: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他没请你。我以为只是作为普通朋友,他也会请你去的。毕竟我们都是一体的!
  
  刘言凤(苦笑地):我在他眼里恐怕是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我刘言凤对他这个鼎鼎大名的浩瀚而言,就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崇拜者和一个避之不及的花痴!他又怎么会请我去见他的客人?
  
  叶小超:言凤,你不要这样说自己好吗?你在我们眼里是非常优秀的!
  
  刘言凤:再优秀又如何?在那个人眼里我是一文不值!这么多年了,他从没正眼看过我!即使是在谈论工作上的事情时,他的眼睛都是看着其他地方!我知道在他心里一定是很看不起我这个死缠烂打的人!
  
  △:刘言凤一杯酒一饮而尽。
  
  △:叶小超摇头。
  
  场18:饭厅里 夜 内
  
  秦延:邝野,你给柯小姐夹点菜啊。你没看见她很少夹菜吗?你这个做主人的怎么对客人一点都不热情?
  
  △:邝野看着秦延,动了一下嘴唇。
  
  △:秦延装着没看见。
  
  秦延:柯小姐,你别客气啊!你最好是把这里当自己的家随便点。柯小姐,你看起来有点柔弱哦,盛点鸡汤喝补补身体。
  
  杨蓝:秦延,你今天是怎么一回事?整个饭桌上就你的话最多!
  
  邝野:杨蓝说得很对!老秦,你今天的话的确是过于多了!对了杨蓝,其他人怎么没来?我家里长期冷清,今天是想趁何叔他们来了好热闹一下。
  
  杨蓝:玲雅和剑飞临时有事了。叶小超陪言凤去了。
  
  何志静:言凤就是刘言凤吗?
  
  杨蓝:对!你也认识她?
  
  何志静:她到小镇时我见过。她很漂亮啊!你说那个什么小超陪她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应该到邝野家里来吗?
  
  △:秦延在桌子下面踢了杨蓝一脚。
  
  杨蓝:邝野没……
  
  △:杨蓝看了秦延一眼。
  
  秦延:我有个建议,饭后去歌厅玩玩。柯小姐、志静,你们听过邝野唱歌吗?那歌声完全可以和专业歌手媲美了!
  
  何志静(兴奋地):真的吗?邝野,你待会可要好好唱给我们听!其实婕妤唱歌也很好听的!我最喜欢听她唱《我们好好爱》了!她唱时全身投入,完全把自己融入到了角色之中!
  
  柯婕妤:还在下雨,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我吃好了。你们慢吃。我去客厅看电视。
  
  △:柯婕妤向客厅走去。
  
  △:邝野和秦延看着柯婕妤的背影。
  
  △:杨蓝看着秦延。
  
  场19:客厅里 夜 内
  
  △:柯婕妤倚着窗台看着外面的夜景。
  
  △:饭厅里响起秦延的声音。
  
  秦延:柯小姐,城里的夜景也很美,要不让邝野陪你们去逛逛?
  
  柯婕妤:不用了!下雨我不想出门。
  
  场20:厨房里 夜 内
  
  △:何志静洗着碗。
  
  △:杨蓝用抹布擦着橱柜。
  
  杨蓝:志静,你认识邝野多久了?
  
  何志静:两个月零二十五天。
  
  杨蓝:你记得好精确啊!你、觉得他怎么样?
  
  何志静:帅气、成熟、稳重、风趣、勤快。总之是个很完美的人!
  
  杨蓝(心声):看她的表情一定是喜欢上了邝野。言凤,你又多了竞争对手!她能成为邝野的座上客并像女主人似的,显然与邝野关系非同一般!你该怎么办呢?邝野啊邝野,无论你到了任何地方都会有女孩喜欢上你,这对你是好还是不好呢?对言凤又是怎样的一种结果?
  
  场21:客厅里 夜 内
  
  △:柯婕妤坐在沙发上,轻揉着胃。
  
  △:邝野和秦延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邝野心不在焉地听着秦延说话。
  
  秦延:下午我接到了在跆拳馆认识的那个女孩的电话。她约我们明天去练跆拳道。
  
  邝野:嗯。
  
  秦延:你在听我说话没?
  
  △:秦延看着柯婕妤。
  
  秦延(高声地):邝野,在跆拳馆认识的那个女孩约我们明天去练跆拳道。
  
  △:柯婕妤看向邝野。
  
  邝野:不去!
  
  秦延:自从上次认识那女孩后,她就没给我打过电话。我还以为她已经忘记了。过了这么久突然打来电话,我还有点惊讶了。我想她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邝野:无论她玩什么样的把戏都与我没有关系!不是吗?
  
  秦延:柯小姐,你没见过那女孩,很漂亮,很有气质,性格也挺直率的。一看就是个富二代。
  
  柯婕妤:很好!
  
  秦延:很好?什么意思?
  
  △:柯婕妤看看邝野后又看着电视。
  
  柯婕妤:如果那女孩没交男朋友的话,我倒认为你这位朋友可以试着接触一下。
  
  秦延: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留下那女孩的号码。
  
  △:秦延观察着柯婕妤的表情。
  
  △:邝野拿起柯婕妤的水杯换水。
  
  △:邝野把水杯递给柯婕妤。
  
  邝野(轻声地):你和秦延一唱一和的是在把我推给别的女人吗?
  
  △:柯婕妤装着没听见。
  
  △:秦延偷笑着。
  
  △:杨蓝和何志静从厨房里出来。
  
  △:杨蓝在沙发旁边站了一会秦延都没发现。
  
  杨蓝:秦延,我们该回家了。
  
  何志静:再坐会吧。
  
  杨蓝:下着雨,太晚回去不方便。
  
  △:秦延坐着不动。
  
  秦延:柯小姐,以后有时间了我们和邝野去小镇玩。你可不要把我们拒之门外哦。
  
  △:杨蓝敲敲秦延的头。
  
  △:秦延看了柯婕妤一眼。
  
  秦延: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
  
  杨蓝:秦延,你今天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净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邝野:老秦,你真的该走了!
  
  △:邝野把秦延推出门。
  
  邝野(轻声地):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不能强求她!
  
  场22:车里 夜 内
  
  △:杨蓝一言不发地看着秦延。
  
  秦延:为什么不说话?
  
  杨蓝:你与那柯婕妤很熟悉吗?你与邝野聊天时总看着她。你对她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秦延:老婆,你吃醋了?
  
  杨蓝:我吃什么醋?我只是不明白你怎么会无缘无故对她说那些话!
  
  △:杨蓝胳膊肘撑在车窗上陷入沉思。
  
  秦延:你觉得何志静怎么样?
  
  杨蓝:浓眉大眼,体型丰满,说话很直。邝野肯定是不会喜欢这一类型的女人!不过我看得出来,她是很喜欢邝野的!
  
  秦延:那柯婕妤呢?
  
  杨蓝:柯婕妤嘛清丽脱俗,气质高雅,一点也不像乡下人。话不多,菜也很少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秦延:虽然柯婕妤不是很美,但有种与生俱来的魅力!她就像一本内容很丰富的书,很是吸引人去读去了解!在对着陌生人的时候神情淡定,举手投足比起何志静优雅了许多!
  
  杨蓝:秦延,你了解得很透彻嘛!
  
  秦延(自语地):难怪那家伙陷进去了!七年前,她才二十岁左右,又是那么的清纯可人,她脖子上的伤痕究竟是怎么来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弱,很难让人相信她竟是组建花圃的负责人!
  
  杨蓝:秦延,你究竟在说些什么?谁陷进去了?
  
  △:秦延把车停在路边。
  
  秦延:难道你没发现邝野对柯婕妤很特别吗?
  
  杨蓝:你是指邝野说她不能喝酒的事吗?柯婕妤是邝野的客人。他也在她家住过。知道她不会喝酒,关心也是很正常的事。何况他们都没说多少话。
  
  △:秦延摇摇头。
  
  秦延(难过地):正因为他们没说多少话,才会令人感到奇怪!其实他们深爱着彼此!只是不能相守而已!
  
  杨蓝:啊!
  
  △:杨蓝坐直身体。
  
  杨蓝:你怎么知道?
  
  △:秦延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杨蓝。
  
  杨蓝:这也太令人伤情了啊!
  
  秦延:今天见到柯婕妤后,我才知道心如止水那么多年的邝野,为什么会在短短的时间里爱上她!她真的很特别!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相守,真的是太令人同情了!在何家人面前,他们连话都不敢说得太多!你想想他们俩该有多难受!
  
  杨蓝:我见她系着丝巾,还认为只是一种装饰。原来她脖子上竟有一道几乎致命的伤痕!她本身就很不幸了,如今为了不伤害到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人,她竟然把自己的感情与幸福深深埋葬了!我很佩服她!只是这样对邝野也很不公平!难怪这两个多月来,他几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秦延:是啊!所以我才对她说了那些话!
  
  杨蓝:还有我不明白何志静在说到言凤时的表情,为什么会很奇怪?
  
  秦延:何志静爱上了邝野。但邝野又不能明说不喜欢她,那样会很伤她的心。所以邝野就用言凤是女朋友来做挡箭牌,以便让何志静自动收心。
  
  杨蓝:真是一笔剪不断理还乱的糊涂感情账!秦延,虽然我很同情邝野和柯婕妤,但还是认为让他们顺其自然为好!你可不要想着法子去帮他们啊!否则会越帮越乱!
  
  场23:卧室里 夜 内
  
  △:柯婕妤躺在床上,轻揉着太阳穴。
  
  柯婕妤(心声):志静对邝野的好连秦延都看出来了。可是他明知道志静对邝野有情,为什么还要在饭桌上对我说那些有深意的话?临走时说的“幸福要靠自己争取”,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我与邝野的事?
  
  △:柯婕妤看着身边熟睡的何志静。
  
  柯婕妤(心声):幸福要靠自己争取!这世上恐怕没有任何人不想与爱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可是“幸福”这两个字对我柯婕妤而言却是遥不可及,也是很奢侈很奢侈的一件事!
  
  △:柯婕妤出了卧室。
  
  场24:客厅里 夜 内
  
  △:柯婕妤端着水杯喝水时打了个冷颤。
  
  柯婕妤(自语地):外面下着雨但窗户是关着的,风是从哪里吹进来的呢?会不会是厨房门没有关好?
  
  △:柯婕妤向厨房走去。
  
  场25:厨房门口 阳台 夜 内
  
  △:柯婕妤站在厨房门口,透过光亮看见靠在阳台上的邝野。
  
  柯婕妤:你还没睡?
  
  △:邝野迅速转过身。
  
  △:邝野快步走了过来。
  
  邝野:你怎么出来了?外面下大雨,风也大,你怎么只穿着睡衣就出来了?
  
  柯婕妤:我口渴,出来喝……
  
  △:邝野突然把柯婕妤拉进怀里。
  
  柯婕妤:你……
  
  △:邝野吻住柯婕妤。
  
  △:柯婕妤身体轻颤了一下,双手搂住邝野的脖子。
  
  邝野:你居然没有拒绝我!
  
  △:邝野的吻由轻柔变成狂热。
  
  △:邝野捧起柯婕妤的脸。
  
  邝野(轻声地):我想要你!
  
  △:柯婕妤主动吻住邝野。
  
  柯婕妤(心声):即使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也要把自己给他!哪怕只是短暂的在一起,我也想要拥有这短暂的幸福!没有了清白无所谓!总之我以后也不会嫁人了!拥有了这短暂的幸福,那么至少在以后孤独的岁月里还有这样的“幸福”可以回忆!
  
  △:就在柯婕妤的睡衣扣子被解掉了一半的时候,她突然流泪了。
  
  柯婕妤(心声):我与他真的只能拥有这短暂的幸福吗?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相守一生!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为什么?为什么……
  
  邝野(慌乱地):你哭了!是在怪我吗?我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邝野把柯婕妤的睡衣扣子扣好。
  
  △:邝野走到水池边用冷水洗了洗脸,刚直起身时被柯婕妤从背后抱住了。
  
  △:柯婕妤的头靠在邝野背上。
  
  柯婕妤(轻声地):为什么停下来了?
  
  邝野:你这样主动抱住我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邝野转身把柯婕妤搂在怀里。
  
  △:邝野吻吻柯婕妤的额头。
  
  邝野:对不起!我刚才不该有那种要求!我差点自私地毁了你!
  
  △:柯婕妤用手轻捂着邝野的嘴。
  
  柯婕妤:刚才突然想到这样的幸福很短暂!所以才悲从中来。
  
  △:柯婕妤眼眶红了。
  
  柯婕妤(哽咽着):我有千万个愿意把身体给你!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至少、至少还有个念想!
  
  邝野:你这些话多么的令人心酸!
  
  △:邝野眼睛湿润了。
  
  △:邝野把柯婕妤搂得更紧了。
  
  邝野(心里反复地):我第一次动了情,第一次深爱了,却只能是相爱不能相守!老天爷,你真是太会捉弄人了!很多人都说我是你的宠儿,那你为什么不把我宠爱到底?为什么……
  
  场26:走廊 夜 外
  
  △:雨下个不停。
  
  △:何志扬坐在柯婕妤最喜欢坐的那个位置。
  
  △:何志扬脑海里全是柯婕妤的身影。
  
  何志扬(自语地):每天回到家就能看见她,即使与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常在一起聊天,可只要看见她我就会满足了。今天一整天都看不见她,我的心就像是被掏空了似的。想到她是留宿在另一个男人家里,我的心里又像是被压上了大石块,堵塞得几乎连呼吸都不通畅了。心里一会是空落落的,一会又像是被堵塞得满满的。很难受很难受!
  
  △:何志扬冲向雨中。
  
  场27:蔡丽芸办公室 日 内
  
  高玲:总经理,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查遍了青城市的所有户藉,都没查到有邝野这个人!
  
  蔡丽芸:既然在市区查不到,那你就去那个小镇查吧。他在那里待过,总会查出一些眉目来。
  
  高玲:好的!只要他不是来自外星,我就一定能查出他是何方神圣!
  
  蔡丽芸:你有自信就好!商场上最重要的就是“自信”!
  
  场28:花圃门口 日 外
  
  △:女孩们忙碌着。
  
  柯婕妤:大伙动作快点啊!别人还等着用花哩。
  
  △:柯婕妤和王若蝶把花抬上车。
  
  △:柯婕妤捶捶腰。
  
  柯婕妤(自语地):如果他在就好了!
  
  △:王若蝶看着装满花的车离开后一下子坐在地上。
  
  王若蝶:老大,好热又好累哦!
  
  △:柯婕妤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柯婕妤:的确是很累很热!虽然天气已经很凉还只穿着薄外套,但是干点活还是会出汗。
  
  王若蝶:哎!老大,你说这两个多月是怎么回事?我们的生意竟然好了很多!
  
  柯婕妤:这个我也不知道了。这两个多月来,花圃的订单真的增加了很多。幸好温室里种植的花卉多,否则就会供不应求了!这是花圃建成后第一次出现的情况。
  
  王若蝶:一直这样就好了!
  
  柯婕妤:我们的花卉原本就很出名,如今有了这么多的客户,那么生意一定会红火下去的!
  
  场29:卧室里 夜 内
  
  △:柯婕妤看着手机里的信息。
  
  柯婕妤(自语地):这两个多月来真的很忙很累,累得几乎想起他的时间都很少。少得躺在床上,脑海里只浮现出他模糊的身影时就会睡着。他每天都会给我发信息,起初我会回信息,但渐渐就很少回了。到最后索性一条也不回了。既然不能相守一生,那么就不要再与他联系了!这样他才会早日回到以前的生活!
  
  △:柯婕妤揉揉眼睛。
  
  柯婕妤(自语地):每次看着信息,我就会流泪。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每个字已经深深烙进脑海里才会删掉。每次这样做心会很痛很难受,甚至我会后悔那一次为什么不强迫他要了我!如果那一次后有了他的孩子,我就会悄悄地离开并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带着孩子生活。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
  
  △:柯婕妤看着市区的方向。
  
  柯婕妤(哽咽着):傻男人,我真的很想很想见到你!
  
  场30:办公室 日 内
  
  △:邝野快速地在键盘上打着字:很多人都相信前世姻缘今生注定,然而……
  
  △:刘言凤出现在门口。
  
  刘言凤:邝野!
  
  △:邝野抬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动作未停下来。
  
  邝野:有事?
  
  △:刘言凤没回答,出神地看着邝野。
  
  刘言凤(心声):以前的他是那么的神采飞扬,可这段时间却是很沉默,眼中时常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他究竟是怎么了?是为别的女人还是因为其他烦心事?我为他浪费了八年的青春,他是冷血还是真的是个无情之人?我该怨恨他的冷血与无情吗?
  
  △:邝野停了下来。
  
  △:邝野揉着脖子。
  
  邝野:你找我有什么事?
  
  △:刘言凤回过神来,脚步慢而轻地走了过去。
  
  刘言凤:你发在邮件里的文稿有不少的错别字!
  
  邝野(平静地):我知道了。你忙去吧。
  
  △:刘言凤站着未动。
  
  邝野:你还有事吗?
  
  △:刘言凤目不转睛地看着邝野的眼睛。
  
  刘言凤: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请你吃饭。而且就请你一个人!
  
  邝野:生日快乐!(过了一会)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没有礼物送你。
  
  刘言凤:只要你能陪我吃饭就是送我的最好礼物!
  
  △:刘言凤上前一步。
  
  刘言凤:可以吗?
  
  △:邝野的笔突然掉在地上。
  
  △:邝野弯腰拾笔。
  
  邝野:对不起!我晚上已经有约了。
  
  △:刘言凤眼眶红了,双手捂着嘴出了屋。
  
  △:邝野直起身体。
  
  △:邝野揉揉脸颊后打开文稿。
  
  邝野(自语地):真的有不少的错别字!幸好被刘言凤发现了,否则这期的文稿印成书籍发送出去,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这段时间脑海里想得太多乱了思绪,以至于连工作都出了问题!以后一定不能再犯这种错误了!
  
  △:邝野的手机响了。
  
  △:邝野接通了。
  
  邝野:老秦,晚上去酒吧?去啊。等等!就我们俩吗?如果你骗了我,小心我扁你。
  
  △:邝野挂断手机,继续检查文稿。
  
  场31:排版室门口 日 外
  
  △:刘言凤倚着栏杆,一直看着停放在院子里的摩托车。
  
  △:杨蓝从排版室出来。
  
  △:杨蓝摇头,叹气。
  
  △:杨蓝搂着刘言凤的肩。
  
  杨蓝:刘大小姐,要偷懒也该找个隐秘的地方嘛。咦!你干吗流泪了?噢!我明白了,是我们家秦延又给你少拿钱了吧?你等着啊。我这就去找他。
  
  △:杨蓝假意离开。
  
  △:刘言凤一把拉住杨蓝,强装着笑脸。
  
  刘言凤:我没流泪啊。只是一根睫毛掉进了眼睛里。你们不是说我的性格像王熙凤吗?所以啊,我哪能轻易流泪呢?
  
  杨蓝:你呀早已变成了多愁善感的林黛玉了!只是不同的是林黛玉拥有贾宝玉的爱,而你却连邝野一点点的爱都没能拥有!
  
  刘言凤:我曾无数次地幻想能坐在摩托车后座,双手搂着他的腰,头靠在那结实的脊背上,任凭他把我带到天涯海角。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是快乐!可是这个幻想这么多年都没能变成现实,反倒是离现实越来越遥远了!
  
  场32:办公室门口 办公室里 日 外
  
  △:杨蓝站在门口,看着发呆地邝野。
  
  杨蓝(心声):言凤,邝野已经心有所属了并且已经爱得很深很痴了!你这个傻女孩还什么都不知道。还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痴恋中!
  
  △:杨蓝慢慢离开。
  
  杨蓝(心声):邝野,你的那份爱恋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爱恋?言凤爱得明目张胆,爱得人尽皆知,而你却是爱得胆战心惊,爱得小心翼翼,更是爱得心碎万分!你的那份爱恋是否又会开花结果?想到你们三个人和何志静都爱得那么深那么痴,我都感到自己变得多愁善感了!
  
  场33:花圃 日 外
  
  △:王若蝶从花圃出来。
  
  场34:花店 日 内
  
  △:王若蝶进了花店后就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
  
  △:柳慧摆弄着花卉。
  
  柳慧:王若蝶,你不舒服吗?
  
  △:王若蝶半仰着头。
  
  王若蝶:好累哦!哎!柳慧,我们俩换吧!
  
  柳慧:每半年换一次工种,这是老大的明文规定。再说累是好事啊。说明花圃的销量好嘛!销量好我们就可以分很多钱啊!王若蝶,你这个人可真懒。
  
  △:王若蝶双手托着下颌,眉头几乎皱在一起。
  
  王若蝶:我不是懒也不怕干活!能多分钱也是很高兴的事啊!只是这段时间真的很忙很累啊!你怎么就那么好的运气呢?轮到我到花圃时就忙得要命!
  
  柳慧:那肯定是你从小干活少的缘故嘛。
  
  王若蝶:可是老大也说累啊!她累得瘦了好多呢!像是能被风吹走似的。哎!柳慧,有顾客来了。
  
  △:高玲进了花店。
  
  柳慧:您好!请问要买什么花?
  
  高玲:我不买花。我找邝野。
  
  △:王若蝶立刻跑到高玲面前。
  
  王若蝶:你找邝大哥?
  
  高玲:你认识邝野?太好了啊!
  
  王若蝶:你是谁?找邝大哥做什么?而且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高玲:小妹妹,你好!我叫高玲。是《唯爱》酒店总经理的助理。受总经理之托要请邝野去一趟酒店。
  
  王若蝶(笑):你是说青城市最高级的《唯爱》酒店吗?你们酒店在我们花圃买过很多的花哦!听说酒店很豪华很高档!要是能进去看看那该多好啊!
  
  △:高玲笑了。
  
  高玲:你这个小妹妹实在是太可爱了!小妹妹,有没有兴趣去参观?
  
  王若蝶:好啊!柳慧,你也一起去吧!
  
  柳慧:我是真的很想去看看,可是我走不了呢。几个月前去送花时,只在酒店门口待了一会但没进去过。外面已经是那么的豪华,里面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
  
  高玲:那你有机会再去。走吧小妹妹。
  
  场35:花店门口 日 外
  
  △:王若蝶上了高玲的车。
  
  场36:车里 日 内
  
  王若蝶:高姐姐,我好羡慕你在《唯爱》酒店工作哦!
  
  高玲:你外表条件非常好,也可以去酒店工作的。
  
  王若蝶:我?还是算了吧!外表条件再好,可终究还是乡下人。
  
  高玲:王若蝶,你这小脑瓜子里想些什么呢?乡下人就不能在城里工作吗?我们总经理说乡下人是最朴实的!
  
  王若蝶:你们总经理还真是有眼光!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她!
  
  场37:《唯爱》酒店 日 外
  
  △:王若蝶在高玲的陪伴下站在《唯爱》酒店门口。
  
  王若蝶:好有气势啊!
  
  高玲:我带你进去瞧瞧。
  
  △:高玲牵着王若蝶的手进了酒店。
  
  △:高玲带着王若蝶参观整个酒店。
  
  高玲:一楼是各部门的办公室;二楼至五楼是餐厅;六楼至十三楼是客房;十四楼至十七楼是总统套房。十八楼是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办公室以及会议室。
  
  王若蝶:高姐姐,回想着先前所见到的一切,我只能用“富丽堂皇”四个字来形容!而且这里的工作人员穿的工作服也是那么的好看和有档次!如果能在这里工作该多好啊!
  
  高玲:若蝶,你逛累了吧!我们去冷饮店坐坐。
  
  王若蝶:高姐姐,我只在电视里看见过酒店里的富丽堂皇,没想到现在竟让我亲眼见到了,我兴奋得已经想好了回去怎样告诉其他人了!
  
  场38:《舒雅》冷饮店 日 内
  
  △:王若蝶和高玲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聊天。
  
  △:高玲含笑看着王若蝶。
  
  王若蝶:高姐姐,你看着我干吗呢?我脸不干净吗?
  
  高玲:你的可爱、单纯加上长相像个精致的洋娃娃令我喜欢上了你。然后接触久了就把你当成了妹妹,于是就真心实意地带你参观酒店了。
  
  王若蝶(笑):高姐姐,你真的好好哦!
  
  高玲:你也好啊!一声声的高姐姐叫得我心花怒放呢。
  
  王若蝶:高姐姐,我介绍个超级帅气的大哥给你认识啊!
  
  △:王若蝶拿起电话。
  
  △:王若蝶打电话,高玲看着。
  
  场39:办公室 日 内
  
  △:秦延在书架前找书。
  
  △:邝野在键盘上打着字:她们是一群纯朴善良的女孩!她们仿佛与世隔绝!她们每一个人的笑容都是那么天真无邪,就像世间所有的事与物在她们眼里都是最美好的!她们用自己的双手辛勤地耕耘着一切!如果说……
  
  △:邝野的手机响了。
  
  △:邝野接通了。
  
  邝野:小丫头,有什么事啊?你在紫东路的《舒雅》冷饮店。好!我一会就去找你。
  
  秦延:看你小子春风满面的样子,难道是去见、心上人?
  
  邝野:记住不是心上人,只是一个小妹妹。只是一个小妹妹而已啊!你可不要想复杂了。
  
  △:秦延把车钥匙抛了过去。
  
  秦延:小妹妹也是女性。你不会乐不思蜀吧!你与小妹妹的约、约会,会不会耽误咱俩晚上的酒吧之行呢?
  
  邝野:有可能哦。
  
  △:邝野接过车钥匙向门外走去。
  
  秦延(自语地):只是一个小妹妹而已。如果是心上人来了的话,那么今晚的酒吧之行肯定会泡汤喽!唉!
  
  邝野,你心中的情花好不容易才开了,可为什么开得那么的凄美呢?
  
  场40:《舒雅》冷饮店 日 内
  
  △:邝野进了冷饮店。
  
  △:邝野走到王若蝶那桌面前。
  
  王若蝶(兴奋地):邝大哥!
  
  △:王若蝶站起来,双手搂住邝野的腰。
  
  邝野:小丫头,几个月不见了,你还是这么的热情!
  
  高玲(心声):他就是总经理让我千方百计要找到的人吗?上次我忙着整理文件都没怎么看清楚。他看上去很年轻,又是那么的帅气!黑色休闲风衣搭配浅色休闲裤,显得那么的随意。
  
  △:王若蝶介绍了双方。
  
  △:邝野坐下。
  
  邝野:小丫头,你是来送花的吗?
  
  王若蝶:不是的。
  
  △:高玲在桌下拉了拉王若蝶的衣角。
  
  高玲:若蝶是来城里看我的。只不过呢这小丫头身在曹营心在汉。她一心想见你就给你打了电话。
  
  王若蝶:高姐姐,我和邝大哥还有事要说,我就不陪你了哈。
  
  高玲:那我们下次再约了。
  
  △:王若蝶和邝野出了冷饮店。
  
  △:高玲出了冷饮店。
  
  场41:冷饮店门口 日 外
  
  △:高玲看着邝野开着车离去。
  
  △:高玲看了看自己的车。
  
  △:高玲拦了出租车坐上去。
  
  场42:出租车内 日 内
  
  高玲:师傅,麻烦你紧跟着前面那辆白色的奥拓车。
  
  场43:车内 日 内
  
  △:王若蝶坐在副驾上,时不时地看看邝野。
  
  △:邝野专心地开着车。
  
  王若蝶:邝大哥,你一句话都不说,是因为看见我不开心吗?
  
  邝野:我看见你很高兴啊!哪来什么不开心了?小丫头,你不要总看着我好不好?我会很不自在的。
  
  王若蝶:好吧!邝大哥,我这样会不会耽误你工作啊?对啦邝大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要不带我去你工作的地方看看吧?
  
  邝野:我工作的地方不方便带你去参观。
  
  王若蝶(自语地):难道你在保密局工作?不对!若是保密局工作的话,你哪来那么多空闲时间呢?
  
  邝野:花圃的女孩们都还好吗?
  
  王若蝶:不好!这段时间花圃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我们又忙又累!老大已经累得瘦了一圈呢!你看我也累得瘦了呢!
  
  △:王若蝶在自己脸上捏了捏。
  
  邝野:你确实比几个月前见到时要瘦一些了。
  
  王若蝶:就是啊挣钱真的很辛苦呢!
  
  邝野(心声):连小丫头都累瘦了,那么原本就柔弱的她是不是更加柔弱了?她已经很长时间没回过我的信息了,难道就是因为工作太累的缘故?
  
  王若蝶:邝大哥,我们现在的生意好得出奇!我们所有的人都觉得很奇怪很奇怪呢!
  
  邝野:是吗?
  
  △:邝野想起蔡丽芸曾经说过的话。
  
  邝野(心声):难道真的是她说服了其他的企业去花圃订花的吗?如果真的是她,我并没有答应她的要求,那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王若蝶:我现在还是感到很累呢!
  
  △:王若蝶靠着椅背,闭上眼睛。
  
  △:邝野脑海里浮现出柯婕妤的身影。
  
  邝野(心声):如果我还在小镇,你就不用那么劳累了!如今的你不止是身体累更是心累!我要怎样才能帮到你?
  
  场44:商场里 日 内
  
  △:邝野带着王若蝶逛商场。
  
  △:邝野买了些小礼物。
  
  场45:牛排店里 日 内
  
  △:王若蝶津津有味地吃着牛排。
  
  △:邝野喝着银耳汤。
  
  邝野:好吃吗?
  
  王若蝶:嗯!好吃!邝大哥,你怎么不吃牛排呢?
  
  邝野:我还不怎么饿。
  
  △:王若蝶喝口饮料。
  
  △:王若蝶切着牛排。
  
  王若蝶:其实你不用带我来吃的。我晚点到家后就可以吃晚饭了嘛。
  
  邝野:你第一次来找我,我怎么会让你饿着肚子回去呢?那不是显得你的邝大哥小气了。是吧小丫头!
  
  王若蝶:邝大哥最好了!
  
  邝野:小丫头,你还记得那些小礼物要怎样分给大家吗?
  
  王若蝶:何志静是蓝色包装。老大是紫色包装。我的是红色包装。其余的由我自由分配。对吗?
  
  邝野:记得真清楚。不错!
  
  △:王若蝶嘴里含着叉子,一直看着邝野。
  
  邝野:怎么了?
  
  王若蝶:邝大哥,何志静肯定会收下你送的礼物。可是老大那么讨厌你,你为什么还要送她呢?难道你不担心会被她扔了吗?
  
  △:邝野笑了一下。
  
  邝野:我让她在你们眼里变得不可理喻了,说来说去我也有点错。
  
  王若蝶:原来你是想道歉是吧!放心吧,我一定把你的歉意带到。不过呢老大是否领情我可不敢保证哟。
  
  邝野:她、不好说是吧!
  
  场46:公交站 日 外
  
  △:邝野看着王若蝶上了公交车。
  
  △:邝野开着车离开公交站。
  
  △:高玲坐的出租车跟在后面。
  
  场47:《知音文社》 日 外
  
  △:邝野开着车进了《知音文社》。
  
  场48:《知音文社》门口 出租车里 日 外
  
  △:高玲打着电话。
  
  高玲:总经理,我找到邝野上班的地方了!我跟了他几个小时,最后见他进了《知音文社》,然后一直没出来。嗯!非常确定!
  
  △:高玲放下手机。
  
  高玲(心声):为什么总经理在听见找到了邝野后语气很高兴还有点激动?总经理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是因为邝野的帅气还是因为“饱暖思淫欲”也要学其他人养情人了?不过就算是也轮不到我过问,更轮不到我去评判!其实如今这个社会男欢女爱的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只要两情相悦,年龄的悬殊也不是问题了!
  
  场49:花店门口 日 外
  
  △:王若蝶被女孩们围住了。
  
  △:王若蝶发放着礼物。
  
  △:女孩们拿着各自的礼物,开心的纷纷给邝野打电话道谢。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