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水务公司年会娱乐三句半剧本《巡
矿产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家里
年会娱乐演出快板台词《团队力量
年会娱乐搞笑剧本《爆笑全场》
防毒防艾宣传音乐小品,禁毒防艾宣
关于个人信用创业贷款心理剧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圣诞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12-17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影视剧本:背旮旯之一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编剧毛罗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8/30 10:15:21     最新修改:2018/8/31 9:02:4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影视剧本:背旮旯之一
作者:毛罗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影视剧本:

背旮旯       

         

主要人物:

贺凡:报社、电视台记者;

贺萍:贺凡大姐,妇女主任、村主任;

贺铁栓(贺凡爸):马车夫;

贺凡妈(春兰):贺凡妈妈;

贺大双:贺凡大哥;

贺二双:贺凡二哥;

刘三婶:乡村成衣匠;大芬、小芬的妈妈;

大芬:刘三婶的大女儿;

小芬:刘三婶小女儿;

双玉:小表哥(双玉爸)女儿;

琴子(小苦瓜):双玉的女儿;

大白梨:贺家邻居;

憨子:大白梨丈夫;

谭兵:公安局长、林业局长;

郭成:镇派出所所长;

贾纯正(大赖子):民兵连长、村长;

混子(会子):贺凡表哥;

大姑:贺凡大姑;

大姑父:贺凡大姑父;

李老肥子:村会计;

强子:贾纯正长子;

猛子:贾纯正次子;

 

  

第一章、处女地

     

    闯关东的路上。春天。

  画外音:贺铁栓十八岁那年,闯关东。

  有吃的人不出门,饿瘪了肚子出山村。

老爸老妈为了给他攒闯关头的窝窝头,三十多天喝凉水冲饥,躲不开面黄肌瘦的命运,无奈中,瘫倒在炕头上!贺铁栓的父亲,是山东有名的大鞭杆子。这根大鞭子也是祖辈传承下来的。料理完老爹老妈的后事,贺铁栓决定闯关东。

年方十八岁的贺铁栓,挑着一面袋子窝窝头,一笸箩大煎饼上路了。一条扁担担在肩。柳木扁担上用绑腿绑着一个大鞭子,这不是一般的扁担。

绝路尽头,闯关东,贺铁栓用大鞭子作自己的精神支柱。走累了,挥起大鞭子抽打一阵,那叭叭作响的鞭哨,每次都少了一公分。一捆的鞭哨,最长的一尺二,最短的六寸;抽秃了再拴上一根。

  叭叭的鞭声,响彻山谷!回荡着一种希望和兴奋,这不是一般的鞭响,这是领着饥饿的人,向前奋进的呼唤。八天八夜走出多远?脚下的路,无声,没有说出行走的旅程,人是要睡觉的,困到走不动的时候,不用住店入户,倒下就是床铺,喝水就着干粮,吃着大煎饼。才能睡得安定,醒来继续赶路。背着太阳向北,担着月亮向北!有太阳和月亮指路,人不会迷失方向。

  贺铁栓实在走不动的了,放下担子。抡起大鞭子,叭叭地抽两鞭子,浑身的疲劳都抽跑了。这大鞭子上,拴着红缨的鞭绳,鞭杆的顶尖还有个小铃铛,走起路来,扁担上的大鞭杆子红缨一闪铃铛一响,给人补充着力量。这天走累了,天色变黑,脚下的土地也变黑了!大鞭杆子,往黑土地上一插,顺着一条垄沟,躺下来!甜梦,就爬进了呼噜声,美美的庄稼,美美的姑娘,美美的收成。

  画外音:贺铁栓,这次睡得最香。睡得时间最长。

  几天几夜,说不清了,直到太阳扒开了眼皮,肚子里叽里咕噜的叫声,把贺铁栓叫醒!

贺铁栓扶着大鞭杆子坐了起来。奇迹发生了!大鞭杆子上长出了绿叶。贺铁栓高兴地跳起来,叭叭地抽响了三鞭子!

铁栓自语道:不会有比这再好的地方;不会有比这再肥的土地!我贺铁栓,就在这儿安家落户了。

  宋家大院。日。

  画外字:在吉林省扶余县井字荒的蛤蟆屯。

  宋家大院里,从此多了一个眉清目秀聪明伶俐的小青年。初来乍到,农家的院子都不陌生,农家的活计都一样。铁栓干活麻利,眼睛里有活。不用谁吩咐自己就去动手干。宋大当家的非常喜欢这个小青年。

  一天中午。宋家的一个伙计牵着一头大洋马,咧咧沟沟进了院子。这马生性,彪悍暴烈。闷闷地打着响鼻,四蹄刨着地,且烦躁不安!伙计去套车,突然,这匹烈马似乎受到惊吓,拉着那辆花轱辘的木轮车向外冲去!就在这关键的时刻,铁栓正在屋里吃饭,撂下饭碗,抡起大鞭子,一个箭步从开着的窗户跳到车上!手中的大鞭子一声脆响,烈马就石雕一样地停住了!半天一动不动。

  这时正是中午。饭堂开饭的时候,所有的伙计都在吃饭。见这一切,都向贺铁栓伸出了大拇指!

  从此贺铁栓被叫成了大鞭杆子,这家的马车也在大鞭子的吆喝声中旅顺飘扬。

  画外音:就这个大鞭杆子,十里八村,赫赫有名。

  有不听使唤的烈马都来找大鞭杆子。事情也真是奇妙,再烈的野马只要听到贺铁栓的大鞭声就会俯首帖耳,老老实实。

  大鞭杆子的美名也响彻了十里八村。

  进城的路上。日。

  画外音:宋大当家的有一个年方十八岁的姑娘,叫春兰,漂亮任性,野小子一样!喜欢坐大马车。

  一天大清早,贺铁栓出车,进城,走着走着,车的后面有人的咳嗽声,铁栓一回头,发现有一个姑娘坐在车的后车边板上,这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宋大当家的决定他赶这辆大车起,这个身影就一直在眼前晃动!

  铁栓问春兰:你怎么上来的?

(春兰充满表现欲望,话就多起来)

春兰做着鬼脸:我要进城,去看我的小表哥。我们俩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我们一起吃妈妈的奶。我多吃一口,他就少吃一口。他多吃一口我就少吃一口。实际他比我大不了几天。我跟你说实在的。你不喜欢我,我就去喜欢我小表哥。我要买一条红头巾子。我爸不让,我就偷偷地溜出来了!

  铁栓挥着大鞭子:我刚刚端上你家的饭碗,你可别给我找麻烦。

(春兰跳下车,跑着上前,坐在了相当于副驾驶的位子上。)

春兰:没事,有我呢!

  (车的大木轱辘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铁栓停下车,打开后面的车厢板,下面有个工具箱。工具箱里有一个油壶,贺铁栓用刷子往车轱辘上抹了抹油,车又往前行驶了,那吱吱扭扭的声音不见了。)

(春兰头上戴着一个方格围巾,那是村里的姑娘普遍围着的围巾。春兰撩开自己的围巾,和贺铁栓说话。)

春兰:你吃饭了吗?食堂还没开饭呢。

  铁栓挥着鞭子:我啃了一个剩窝窝头。喝了一碗凉水,就算早饭了。

  春兰打开一个小包:你看这是什么?

  (铁栓看了看,是四个咸鸭蛋,还有几个馒头。)

  铁栓:我有个窝窝头垫底,就不饿了。你吃吧!吃不了留着中午吃吧。

大马车撒着欢儿地跑,中午就赶到了县城。装上了一车咸盐、酱油醋等。

县城国高。日。

贺铁拴赶着大车,和春兰一起来到了扶余第一国高。

这大马车停在了国高的门前,连看大门的都出来看,就像现在的人看宝马车一样。

(春兰的小表哥,领着一个瓷娃娃一样的同学走出来;春兰拉着小表哥的手。)

春兰:看来我这个没念过书的孩子,是得离你远远的了!我不能耽误你的前程。

(春兰放开小表哥的手,又去拉着铁栓的手)

春兰:小表哥,你看。你不喜欢我,我就喜欢他了。

  (贺铁栓把春兰兜里的几个馒头和两个咸鸭蛋留给了小表哥;顺便把一封写给老家姐姐的信贴上邮票,插进了邮筒。)

进城的路上。日。

铁拴赶着大车从城里归来。车上拉着满满的货物。这时你会发现。春兰已经不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了,头上的方格围巾变成了一团红红的火焰!他坐在铁栓的怀抱里。马车顺着路回家。一路山花开放,一路欢歌荡漾!只要铁栓的鞭子不放下,马车就一直朝前走。

画外字:两个月后。

井字镇路上。日。

贺铁栓到井字镇拉货,看见一男一女闯关东的人,女的背着包,男的挑着担子;有点面熟,跳下马车一看:是姐姐和姐夫。

  姐姐夫妇和弟弟巧遇,非常高兴!人、担子和包袱都上了大马车。

宋家大院。

姐姐夫妇俩都在宋家大院扛活;

大姑家。日。

几天后,在贺铁栓的帮助下,盖起了两间干打垒的平房;这就是故事延续下去的大姑、大姑父家。

宋家大院。日。

贺铁栓和春兰拜堂成亲。

县城国高。日。

贺铁栓在大马车上等着。

小表哥(双玉爸)和他的同学梅兰(双玉妈)国高毕业,背着行李、提着皮箱上车。

县城的路上,大马车向前行驶,小表哥和梅兰唱着歌。

宋家大院。

风烛残年的宋大当家的出来迎接!贺铁栓把大马车赶进院,车上的小表哥和梅兰跳下车,一边一个拉着宋大当家的手。

画外音:全国解放以后。土地改革。宋家被化为地主成分。因为土改的时候,宋大当家的经不起批斗,自杀了!小表哥,就成了小当家的。地主的成分,也刻在了他的身上。后来小表哥可吃了不少的苦头!

  镇供销总社。

有一辆专门往各个村落的供销社送货的大马车。

画外音:人民公社成立以后,大屯子有了供销社,实际就是日杂百货商店。缺少人选,赵经理第一个选用了贺铁栓。当年,难得见着一辆胶皮轱辘的大马车。马戴红缨响串铃!跑起来,车轱辘旋动,马蹄生风。一路风光,一路风景。车上总装着吃的,喝的用的,百货俱全。贺铁栓也跟着享尽了风光和风景。

送货的路上。春天。

贺铁栓就成了往供销社送货的车老板,春兰跟着贺铁栓出车。

春兰看着赶车的贺铁栓说:人家都说我有眼光,早把你相中了,跟着你,就等于跟着吃不尽,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天天过大年。

贺摇着鞭子说:我是倒插门的女婿,要不是你坚持,听你妈的,这亲事还不黄汤子了!

春兰说:我跟定你了,谁的话都不好使!实践证明,我是对的。

送货的路上。车轮转动。

春兰挺着大肚子坐在车上;

车轮转动。

春兰抱着孩子坐在车上;

车轮转动。

春兰挺着大肚子,抱着孩子坐在车上;

车轮转动。

春兰背上背着孩子,怀里抱着孩子坐在车上。

 

镇供销总社。

心灵手巧的铁栓,在改造大马车;斧、刨、铲、锯,锉、磨、凿、削的工具摆在身旁。

大车上原来在跨板下,有两个木箱;一个是工具箱,一个是马料箱。他又在中间和后面加了三个铁皮箱,中间的两块板是大铁皮箱的两扇门,下面的箱子里能藏人。

送货的路上。

一路红缨随风飘扬,一路串铃叮啦当啷,一路吆喝浩浩荡荡,一路鞭声叭叭作响。铁栓赶着大马车,车上没有别的人了。

车在路上停下来,铁栓大鞭子一声脆响!大女儿贺萍,双棒的儿子大双二双都在大铁皮箱子里钻出来!贺铁栓给儿子拴了两条鞭子,孩子们抽打着跑向草原。

铁栓从工具箱里拿出一盒散包的避孕套,他用五色颜料泡避孕套,吹起来一串串的气球,满车的气球花花绿绿的,孩子们非常喜欢!

  画外音:贺铁栓在供销社里有良好的口碑,信誉度高!不该动的,不动;不该拿的,绝不拿!有大双二双那两年,孩子饿得嗷嗷叫!他把两个儿子放在车厢里,孩子有吃不完的饼干蛋糕,那些散花的、散装的零食,足够吃的了。

  

  贺家。

  门外,铁栓赶着大马车,在一阵叭叭做响的鞭声后,停在了自己的家门前。

  车上装满了杨树墩子,他不招呼别人,自己一个个的卸下来。把这杨树墩子拉回家,为的是用大板斧劈开当烧柴,这是铁栓在路上捡回来的。

  卸完车,铁栓从后面的雨布箱里拎出一个口袋,进了屋。

  三儿子,也就是贺凡,咋撒着小手,要爸爸抱。铁栓抱着三儿子,又亲了亲,喝了一碗井拔凉水,出屋,一甩大鞭,大马车出了村,刚过蛤蟆河,他听见了小孩的笑声!一个小孩从身后抱住了他。

  铁栓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双棒儿子,大双和二双,虎着脸吼道:你们怎么来的,你妈知道吗?

  可能知道吧,也可能不知道!大双用手指着那两块能打开的木板说:我俩就在这里藏猫猫了。

  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铁栓追问儿子。

  小双又钻进了铁皮箱,大双说:反正我跟妈妈说,跟爸爸去玩了,别的我没有说什么。

  贺铁栓从车上站起来,用力抽响三鞭子!那是他与春兰定的暗号,听见三声鞭响,那就是报告和孩子们在一起呢,不用家里人惦记。

  龙岗供销社。

贺铁栓今天的任务是到龙岗供销社拉啤酒瓶子。大车赶进供销社大院,供销总社的赵经理定期到下面的供销社验货,从屋里走出来。

赵主任:铁栓,正等你呢,快进屋喝酒去。

  铁栓拴住马,给马喂上了草料,进屋。

  赵经理在屋里的桌子上只有两个菜,就是两个罐头,一个是鱼肉罐头,一个是红烧肉罐头,一瓶老白干。先前是赵经理自斟自饮,铁栓坐下,把一瓶老白干的一半很快喝了下去。

  赵经理搬着一箱面包,进屋说:都长毛了,快过期变质了,咱们内部处理了,分给你一箱,拿回去用锅蒸一下,给孩子们吃。

  铁栓搬着面包箱出屋。放到车上。看到大双、二双经常玩的鞭子,才突然想起:大双二双呢,怎么没出来呀?

  他打开那两块木板,发现两个孩子挤到一起,互相抱着,一动不动!似乎都不喘气了。是不是憋死了?铁栓禁不住全身颤抖!眼泪涌出来了!大叫一声:我的儿子!

  大双二双却猛地窜了起来!一起笑出了声:爸爸,你上当了。贺铁栓转悲为喜,情绪骤变。不由得伸出巴掌,一个人打了一个嘴巴子。大双二双的笑声变成了哭声。

  

  贺家。

  贺铁拴在院子外停住了车。把三匹油光铮亮的枣红马拴在了自己家门前的老柳树下,在早已准备好的马槽子,撒着草料。

  大双二双,往院里抬着面包箱。边抬边喊:我家吃面包了,我家吃香喷喷的面包了。

  

  邻居,大白梨家。

  大白梨有七个孩子,五个男孩,两个女孩。

一口大锅里面是一锅稀粥,孩子们趴在锅台边,一个人手里端着一个大碗,大白梨用一把木头勺子给每个孩子一勺粥,最小的还没捞到,大孩子已经喝光了;孩子们望着空空的锅底,眼睛里流着眼泪!

大白梨的男人憨子,躲在屋里喝着一大缸子开水,眼睛里含着泪水!

大白梨的眼里含着泪水,望着孩子们!空空的锅底变成了一张张嘴!哭喊着:妈妈,我饿!

 

贺家。

第二天早上,贺铁栓,套上了大马车,叭叭脆响地甩起大鞭子,刚走出几步,被邻居大白梨叫住了:大哥,捎个脚吧,我去井子镇,有点小事。

  大白梨涂脂抹粉,一股雪花膏的味道迷惑人。大白梨没等着铁栓答应,就从后面跳上车了。贺铁栓大鞭子一甩,红缨一抖,铃铛一响,心里就美滋滋的!有一种说不清的自豪感。

  路不好走。都是自然的土路,路再好走也不是一马平川的油漆水泥板路,那是两条毛毛道,车轱辘碾压出来的车痕!

  车一颠簸,大白梨就爹一声妈一声地叫!从后面颠到前面,又从前面簸到后面,从左面颠到右面,又从右面簸到左面!不知怎么就簸到了铁栓的怀里。妈呀一声,闭上了眼睛!马车似乎也不颠簸了,荒甸子上十里没人。

  别看大白梨生过七个孩子,不打扮,也像薄里透亮的窗户纸一样,白里透明,那透明里含着水晶白玉的底料。手触到敏感区域都会打滑栽跟头。

  贺铁栓也是肉胎凡人,怎么能抗住这种超越想象的打击!两人滚进了路边沟。

马车,听话地站在路上,一动不动?等两个人穿好衣服,从沟里爬出来,铁栓从马料箱子里拎出一个面口袋说:哪天我给你送过去!    

大白梨十分渴望的就是这个面口袋。拽过来说:大哥,不用你送了,我自己背回去吧!说着,就把那个面口袋背在了身上,迈着大步往回走了。

  画外音:不要说谁高尚谁低俗,不要说谁守法谁犯罪!在求生的本能被遏制以后,谁能守住生存最后的底线?

  

  画外音:屯不错贾纯正走东家串西家,好逸恶劳。祖宗三代都是纯正的穷人。所以,他经常自夸:我祖宗三代都是贫农,根红苗壮,我是革命的新一代。串门子成了个人的嗜好,一抬脚去了东家,再一抬脚去了西家。

乡镇的土路上。

贺铁拴骑着一辆供销社配给的永久牌自行车,货架子上驮着一个面口袋。

  

  

贺家。

春后,青黄不接的日子。

铁栓进院,支起自行车,解下后货架子上的面口袋。大双、二双、贺萍、贺凡小家雀一样地飞过来!铁栓打开面口袋,朝炕席上一倒,碎饼干、炉果蛋糕渣子,就淌出来一堆,几个孩子高兴地好像过年了。                  

剩下的留着,他准备给大白梨家送去,瞅了一眼忙里忙外的春兰,没有吱声,走出屋,看见院墙对面的邻居大白梨家的憨子回来了,就拎起了小半口袋的炉果、饼干蛋糕渣子朝大白梨家走去。

  大白梨家。

  几个孩子不在家,憨子进屋,喝了一碗凉开水,看见铁栓拎着面口袋进院,走出屋,摘下了挂在墙上的锄头,朝铁栓点了一下头,走进了后园子。

  铁栓有点尴尬地走进屋,大白梨正在照镜子、梳头,看见铁拴进屋,乐得像个孩子说:大哥,你来了,这几天我把你想的都睡不着觉了。铁栓把面口袋往炕桌上一倒,里面的碎饼干、炉果蛋糕渣子都倒出来了,他把面口袋抖了抖,折叠着揣进衣兜。

  大白梨用一只手拽了一下铁栓的裤子,扭过头去,脱下裤子,手把着炕沿;铁栓伸出一只手把大白梨脱下的裤子提了起来说:别的,我不是为了这个。

  大白梨手还是把着炕沿说:大哥呀,你是不是把我当成骚娘们了?我不想亏欠别人,不这样,还能用什么回报你。

  铁栓站在门里,身子紧贴着门说:别的,我帮助你,是看你们全家的不容易,没想到回报的事儿。

后园子。

憨子在铲刚长出来的茄子苗,一使劲儿,锄头掉了,他琢磨了一下,站了半天,自语道:应该完事了吧?

手拎着锄钩子进屋,用力一推门,铁栓被推向前去!大白梨兴奋地说:我家老爷们,比你还着急,帮你使劲呢!你磨蹭啥?

  铁栓打开了门,大白梨在门后提上了裤子。

  憨子进屋问:你们那什么吧,我马上走。

  铁栓把憨子拽进屋:你别走了,还是我走!

  屋外,铁栓走出了院子。

  屋里,憨子问大白梨:好像没那啥?

  大白梨说:他不那啥,我怎么那啥?

  憨子拎着锄钩子走出屋:不那啥了,哪天请大哥吃饭。

  

大白梨家。

  几天后,憨子拎回一瓶白酒,挎着的筐里还有几样农家菜、一块猪肉,进屋后跟坐在炕头上的大白梨说:炒几个菜,请大哥过来吃点饭。

大白梨人白,干净利索,干起活来手脚麻利迅速,不一会儿,放桌子了,菜也就端上来了。

大白梨走出屋,在院子隔着院墙喊:大哥,你过来吧,我都给你把酒烫好了。

  院子门开了,贾纯正走进来:我来了,没请我吧?

  大白梨伸手打了一下贾纯正,巴掌是轻轻的落下的:请了,还差你那一双筷子了。

炕桌上,那种老式的酒壶放在热水里,冒着热气,显然,酒壶里的酒已经烫热了,贾纯正毫不客气的脱鞋,上了炕头;

铁栓走进来,一手拿着一瓶罐头,一个是红烧鱼;一个是红烧肉,放在桌子上说:已经打开了,都是单位处理的,凑两个菜。脱鞋坐在炕里,憨子坐在炕稍。

  从不喜欢说话的憨子,一盅酒落肚,说话了:不容易呀,落难了,有人帮助,那不容易呀,为了孩子,我是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这年头,活命是最重要的。来,喝酒!

  贾纯正大厚嘴唇子紧急翻动:铁栓,我现在是大队的民兵连长,你在公社,听说了吗?抓国民党了,这主要是抓当年国民党的残余势力,还挺紧呢!

  铁栓喝下一盅酒说:那不怕,又不是乱抓,还能抓到咱们头上啊?

  贾纯正瞪着小眼睛盯着铁栓说:那要真抓到你的头上呢,你当年是怎么来这屯子的?得有人证明吧?

  铁栓有种不详的预感,闷闷不乐地放下筷子说:我吃好了。也喝好了,我回去了。

大白梨送行说:还有菜呢,真是肚子不缺油水!走什么呢?

贺家。

铁栓进屋,心里不快!

铁栓拿出一瓶老白干:我要喝酒,给我炒菜!

春兰问:不是刚喝完吗?怎么了?

铁栓打开酒瓶,给自己斟满了一盅:别提了,遇见大赖子了。

这时大白梨进来了,端着两盘菜,放在桌子上,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家,摆了摆手,什么也没说,悄悄地回去了。

 

  双玉爸(小表哥)家。

贾纯正打开院子门,走了进去。双玉爸正在拉着自制的马头琴,双玉妈迎出来。不冷不热的微笑着,不咸不淡的说:请进。

贾纯正进屋坐在炕沿上。装腔作势的说双玉爸:你拉的什么玩意,宰鸡杀鸭的。

双玉爸放下马头琴说:这叫马头琴,我正在学,拉的不好。

贾纯正: 我现在是大队的民兵连长,你以前在国高念书,有没有和台湾人联系?好好想想。你得有一个交代。

 双玉爸不温不火地点着头。

双玉妈不急不慢的说:那好,那好。

 贾纯正走出屋,自语道:没瞧起我呀,拿我这个民兵连长不当回事?有你哭的时候。

 

 送货的路上。

 贺铁栓赶着大马车,有气无力地甩了一鞭子,没有往日的叭叭声响。铁栓严重地感冒了!这赶大马车,是不能病休的,没人替代。眼泪叭嚓,鼻涕喇瞎,全身的零件散花!眼睛停止了响应,晕眩趁机进攻!

特技镜头: 摇晃在天地间,挣扎在浪涛中,一个巨大的狰狞的车轮,以不可阻挡之势,从身上呼啸而过……一股丹田勇气拔地而起,手扶着大鞭子直挺挺地站立!一阵剧烈的疼痛继续偷袭,心跳被围剿!一个声音呼唤着:不能倒下!

 贺铁栓从地上爬起来,用力地抽响鞭子!叭地一声!枣红马听到了命令;在一箱箱酒瓶子的互相撞击声中,稳稳地停住了!

 贺铁栓脱下背心,用手抚摸着前胸,那车轮压过的印痕像盖印章一样地清晰明确!

 贺铁栓咬着牙自语道:我没有资格倒下去!颤抖地用手掏出两片正痛片扔进嘴里,嘎崩嘎崩地咬碎,就着唾沫,咽了下去!

 贺铁栓捡起掉在路上的屁股垫,剧痛立马消失,跳上车,大鞭子一挥,大马车向前驶去!

 

贺家。

 铁栓骑着自行车进院,后面的货架子上还有那个面口袋。

 贺铁栓解下面袋子,拎进屋。

铁栓跟春兰说:碎粉条子,一毛钱一斤,处理的,十斤才一块钱,你给孩子们炖上。

说着,铁栓把半面袋子碎粉条倒进锅里,又舀了两水舀子水

铁栓:先洗洗,就炖上吧,我都挑干净了,这玩意当饿!

 

大白梨家。

贺铁栓又拎着面袋子进了大白梨家,直接打开锅,把碎粉条倒进锅里说:一家一半,都炖上吧!几个孩子围上来,争抢着烧火。

 一勺子猪油,一把咸盐,撒点花椒葱蒜,剩下的就是慢火咕嘟着了。

 贺家。

几个孩子围着锅,锅里冒着热气;

大白梨家。

几个孩子围着锅,锅里冒着热气;

 贺家。

几个孩子围着锅,一个人手里一个二大碗,几乎是同时几双筷子插进锅里,大吃起来!稀里呼噜地说:真香!

 大白梨家。

几个孩子围着锅,一个人手里一个二大碗,几乎是同时几双筷子插进锅里,大吃起来!稀里呼噜地说:真香!

 贺家。

一个特写的大号木饭勺,春兰拿着,一个孩子盛了一碗;

 大白梨家。

一个特写的大号木饭勺,大白梨拿着,一个孩子盛了一碗;

 贺家。

空空的大铁锅里,什么也没有了。

 大白梨家。

空空的大铁锅里,什么也没有了。

 

 刘三婶家。

 铁栓骑着自行车,后面驮着面口袋,自行车骑到刘三婶家,铁栓拎着面口袋进屋:刘三婶在家,铁栓把面口袋里的发潮处理的九分损、蝶花烟倒在炕上说:单位处理的香烟,给我三哥抽吧!

贺凡大姑家。

 又一天,铁栓骑着自行车,后面驮着面口袋,自行车骑到大姐家(大姑),铁栓拎着面袋子进屋:大姐夫(大姑父)在家蹲墙根,铁栓把一面袋子处理的油茶面子倒在炕桌上,走出屋。

双玉爸家。

又一天,铁栓骑着自行车,后面驮着面口袋,自行车骑到双玉家,铁栓拎着面袋子进屋:双玉爸还在拉着马头琴,铁栓把一面袋子处理的碎月饼倒在炕桌上,走出屋。

画外音: 铁栓全屯子送遍了,但是,没有去贾纯正家!

 

大姑家。

 铁栓骑着自行车,后面驮着面口袋进院,进屋。

 大姐(贺凡大姑)在家,用苞米叶子熬淀粉呢,会子在烧火。

 老弟来了,真是稀客!大姐用抹布擦着手进里屋。

 铁栓把面袋子里的地瓜干倒在炕桌上说:大姐(贺凡大姑)你给我看看,我这是咋的了?铁栓脱下背心,那条红红的轮胎印痕已经变成了紫色。

 大姐用手摁了摁说:疼吗?

铁栓回答:原来疼,现在早不疼了!就是这印记怎么不下去呢?

大姐捏着手指头叨咕着,然后说:你小心吧,你有一劫,恐怕逃不过去!小心就是!

 

  大队的会堂。

  民兵连的批斗大会正在进行。双玉爸(小表哥),被五花大绑地绑在柱子上。贾纯正用自行车驮回一捆马缰绳,指挥着一队民兵说:你们给我打,这个小地主,看他招不招,发展了哪个国民党?

  年轻的民兵列队,一人拿起一条马缰绳排着队轮流抽打着双玉爸;一个人打三下,打完了换下一个人。

有的人只是用手撩了三下,谁忍心去打?

贾纯正喊着:这样不行,你们是挠痒痒呢?不行!把他的衣服脱下来,光着膀子打。要打出血印来!

  年轻的民兵们,又重新组织起来,排着队抽打着。有的青年还是不用力,有的虎逼就使劲的打下去!双玉爸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鲜红的鞭痕。

白天打累了,民兵们都回家了。

夜晚,贾纯正就把双玉爸锁在会堂里,派大姐夫(大姑父)看守,自己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双玉家。

悄悄的进屋,坐在炕沿上,对双玉妈说:你劝劝双玉爸,发展了哪个国民党特务,交待了就没事了;要是再不招,还不活活被打死呀!

贾纯正伸出手去摸双玉妈领着的小双玉:这孩子多可爱,要是没了爸爸多可怜呐!

色迷迷的眼睛看着双玉妈没有反应,就往上摸去:听我的,你不会吃亏。

  

镇供销总社。

傍晚。铁栓正在卸车。牵着枣红马拴进马棚,撒着草料,突然从背后,同时窜出一伙人!试图按住他,他是山东汉子,早有准备,一个扫堂腿就把几个人撂倒了,刚站起来,一张渔网从头上落下,铁栓被缠住!又被结实的的线麻绳捆了起来。

黑咕隆咚间听到一个声音说:国民党特务,隐藏在哪里都跑不掉?我们抓住了,庆祝胜利吧!

大队会堂。

贾纯正打开了大门,几个民兵押着铁栓进去,在那个大柱子上,铁栓被牢牢地捆着。

画外音:据说,双玉爸已经招供了:意思是他亲自发展了贺铁栓为国民党特务,还在蛤蟆山的瓜窝棚里进行过宣誓:为蒋介石效忠。

  贾纯正领着一队年轻的民兵,把个大队会堂围得水泄不通。当然,更多的是看热闹的群众。

国民党是什么样子?哪个人都想看个热闹?年轻的民兵,一人手里一条马缰绳,排着队抽打着铁栓,轮番抽打着。

贾纯正喊道:你要老实坦白,怎么加入国民党的,你发报机埋在哪里了?

  铁栓闭着眼睛承受着鞭打说:你说梦话,都是梦话,大白天的说梦话,你害我,我哪里得罪你了?

  贾纯正:人家双玉爸已经招了,他说亲自发展了你,这个国民党狗特务,还在蛤蟆山的瓜窝棚里宣誓了,你就招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铁拴在鞭打中,继续紧闭着双眼:没有的事儿,我不会胡说八道!

  

镇供销总社。

几个民兵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左左右右把大马车翻个底朝天!确实这辆大马车有很多暗道机关,就是车厢板下的五个箱子,前面一左是工具箱,一右是马料箱,中间的是空着的一个大箱子,后面一左是盖货的防雨布,一右里面装着塑料布包着的什么东西?是不是那台发报机?

  

贺家。

  一伙年轻的民兵进院,犄角旮旯地搜寻着;说要找发报机,甚至拿着铁锹前园子、后园子挖了一个遍,可是没有找到那个发报机!

  

镇大院。

贾纯正在镇委书记的办公室表功:经过几个昼夜的不懈努力,我们大队的民兵连,终于破获了一个潜伏在村里的国民党特务组织。

  镇委书记严肃的说:你有可靠的证据吗,破案是公安机关的事,你民兵连长有这个权利吗?这样,你到公安派出所去报案,让他们去逐步查实吧!把扣押的人尽快放了,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贾纯正不服气:还有,这个狗特务利用赶大车的机会偷马料养情人,还一面袋子一面袋子地送给亲戚!情节严重!

  镇委书记拿起笔记本,走出了办公室:如果是这样,你就去派出所,请他们去调查吧!

  贾纯正不情愿地去了派出所!

  

  贺家。

  木杆子捆扎的担架上,大白梨家的两个大儿子,和大双、二双,还有会子抬着贺铁栓进院。

  铁栓一条腿被打断了。腰椎受到损害,站不起来了。

  

蛤蟆屯。

一个月后。两个公安骑着自行车进村。

两个公安走进了大白梨家;

两个公安走进刘三婶家;

两个公安走进大姑家。

 

镇供销总社。

赵经理办公室。

赵经理自语道:这年头,多好个人。说是国民党,就是国民党了!还把人腿打折了。真是不可思议!

有人敲门,赵经理去开门,进来的是两个公安。

两人先自我介绍;

高个的公安说:我是派出所的郭成!

矮个的公安介绍说:我是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李爽!

两人坐下。

公安郭成说:经过我们到山东贺铁栓的老家去调查,那年闯关东,贺铁栓还不满17周岁,也没有当过国民党兵,家里没有任何海外关系,祖宗三代都是贫农。说是国民党特务,还有发报机,纯属个人陷害。

  赵经理问:那塑料布包裹的都是什么啊?

  公安李爽把一个提包放在桌子上,从里面取出一个塑料包,说:这是几本书?不是外国名著,就是中国古代名著,哪是什么发报机?请还给本人。还有问题,得跟你进一步核实!据说贺铁栓整面袋子偷马料,有这个事吗?

  赵经理气氛地解释:什么偷马料?供销社不是有过期变质的碎面包、蛋糕渣子吗?经常处理给他,这玩意讲究人都不吃,扔了可惜,处理给他,还是要交钱买的;他去接济吃不上饭的人家,有什么不对?

公安郭成和李爽站起来;郭成:我们已经去蛤蟆屯了,得到的结论和你说的基本一致;我们还把那个面口袋进行了取材、检验、鉴定,没有丝毫的马料成分,依靠证据说话,不能冤枉好人!如果贺铁栓还要求赶大车,就让他回来吧!

郭成和李爽走出赵经理的办公室。

    

贺家。

秋天。赵经理骑着永久牌自行车,顺着自行车绑着大鞭子,货架子上驮着那包书;自行车在行驶中大鞭上的小铃铛叮啦当啷响,红缨鲜花一样开放!进院,赵经理解下大鞭子和书,拎进屋。

铁栓躺在炕头上伸出两只手,一只手拽着赵经理,一只手抚摸着大鞭子,泪流满面地说:我得罪人了,这场劫难,我过来了,死不了。如果有机会,我以后还赶大马车。说着,哭出了声。

  

贺家。

冬天,大鞭杆子立在院中,不见了往日的鞭声!

 有风的时候,小铃铛依旧叮啦当啷!只是那红缨变成了黄缨;黄缨变成了白缨;白缨变成了秃缨!

 大鞭杆子坚强倔强,但是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