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相声剧本《公司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演出三句半剧本
银行年会服务相关搞笑小品《银行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情景剧剧本《唐
医院年会娱乐音乐舞蹈剧剧本《孕
国土资源所5人搞笑小品《知错能改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历史电视剧本 >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二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历史电视剧本   会员:趣味厅12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9/9 10:01:16     最新修改:2018/9/10 9:12:0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二集
作者:高满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二集

 

2-1、第二天中午;邢台皇寺;先遣团团部

[团长张贤约正在办公室里阅读一份文件。一个哨兵走了进来。]

哨兵:团长,外面有两个陌生人,要求见你。

张贤约:你问他们是什么人了吗?

哨兵:问了。他们说他们是冀南游击队的人。

张贤约:请他们进来吧。

哨兵:是。

[哨兵转身走出去。功夫不大,便领着霍子瑞、王合群走进来。]

张贤约(一指办公桌前面的两个高凳子):坐吧。

[霍子瑞、王合群走过去坐下。]

张贤约(站起身,拿起桌上的暖壶,倒了两碗热水,送到他们面前)先喝点水吧。

[霍子瑞端起碗“咕咚咕咚”喝起来。王合群见些情景,也碗起碗开始喝。]

张贤约(等两个人喝完水,这才问):听说你们是冀南游击队的人?

霍子瑞:我们是冀南游击队队长张子政,派来向首长汇报工作的。

张贤约:别着急,慢慢说。

霍子瑞(缓缓地):冀南游击队是在“七七事变”后成立的。当时,只有魏家庄、柏舍等几个村的二十一名党员参加。我们打的第一仗,就是夜袭敌人的山口粮库。接着,我们又对从柏乡赶来报复的鬼子进行伏击,大获全胜。随后,我们又与隆平县北部几个村庄的武装联合起来,壮大了队伍。目前,我们已经拥有一千多人,长短枪四百多支,迫击炮六门,轻机枪四挺,已经控制了隆平、尧山、柏乡三县的二十多个村庄。请首长尽快派人到我们那里主持工作。

王合群:首长,我们是来搬兵的。

张贤约(思考了一下,果断地):好,我答应你们。

霍子瑞(欢欣鼓舞):这太好啦!

张贤约:你们先去休息,明天再走。(他转向警卫员)先安排这两位同志住下。

警卫员:是。

[警卫员带着霍子瑞和王合群,向外走去。]

张贤约(走到门口,向院里):通讯员。

通讯员(从另一个房间跑出来):到

张贤约:快去通知熊得如、冷池哉和王金林,让他们火速赶到这里来。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跑了出去。]

2-2、先遣团团部

[十分钟后,熊得如、冷池哉、王金林先后走进屋里。]

熊得如:团长,这么火急火燎地把我们叫来,是不是有紧急任务?

张贤约(点点头):隆平县游击队派人来了。他们要求我们到他们那里主持工作。

冷池哉:这太好了。我们不就是为部队向铁路以东发展探路的吗?

张贤约:对,这正符合我们的意图。(说到这里,他转向熊得如)所以我决定,你们三个人组成“先遣支队”,由你担任支队队长,跟随他们到隆平县开展工作。

熊得如:我们坚决完成任务。

张贤约:你们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就跟两位地方上的同志一起走。

熊得如:是。

……

 

2-3、两天后;魏家庄村公所大门外

[霍子瑞、王合群、熊得如、冷池哉、王金林,顺着大街,从西面向村公所走来。张子政,曹焕章,郝旁求等人也快步迎上前去。]

张子政(紧紧屋着熊得如的手):终于把你们盼来啦!

曹焕章:你们一来,我们就有领路人啦。

熊得如:以后的工作,还得靠地方上的同志。

霍子瑞:我给大家介绍介绍。(他指着熊得如三个人):这是先遣支队的熊得如、冷池哉、王金林同志。(接着又介绍张子政他们)这是隆平县委书记兼冀南游击队队长张子政同志。这是冀南游击队副队长曹焕章、郝旁求同志。

张子政(迎上前去,握住熊得如的手):首长一来,我们就有了主心骨啦!

曹焕章:对呀,我们就有了靠山。

冷池哉:还要靠大家多出力。

郝旁求:对。

霍子瑞:快请首长到里面休息。

[大家簇拥着从太行山来的三位同志,向村公所里走去。]

叠影字幕;画外音

很快,霍子瑞到太行山请来主力部队的消息,就在隆平县传开了。由于霍子瑞个子矮小,当地群众都戏称此举是:“程咬金搬兵”

 

2-4、早晨;魏家庄大街上

[镜头又转回到了魏家庄村。这时,天色已经大亮,东进纵队已经全部进了魏家庄村。五六百人、一百多匹马、几十挺机枪,占满了多半条街。]

[战士们虽然军装有些破旧,材料颜色也不尽相同。但他们一个个步伐整齐,精神饱满。]

[魏家庄的群众纷纷走出家门,来到大街上看热闹。一个老大爷走到前面,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

老大爷(小声嘀咕):咱们的大部队来啦!往后可有奔头啦!

……

 

2-5、魏家庄村公所

[陈再道、李菁玉、卜盛光在霍子瑞、李老功等人的陪同下走进村公所。]

霍子瑞(向身边的群众吩咐):部队行了一夜军,很辛苦。先安排同志们休息一下。(又向陈再道等人)首长,你们也休息一下吧。

陈再道:战士们都安置好了吗?

霍子瑞:早就准备好了房子。大家都有休息的地方。

[陈再道点点头,这才准备休息。]

 

2-6、下午;村公所

[办公室里间屋的土炕上,陈再道睁开眼,向窗户一看,发现太阳已经偏了西。他又往两边一看,发现李菁玉和卜盛光还在睡梦中。于是他轻轻坐起来,蹑手蹑脚地下了土炕,走出里间屋。]

[霍子瑞正在外屋里坐着。]

霍子瑞:首长起来啦?

陈再道(点点头):菁玉和盛光还没醒,让他俩多睡一会儿。

霍子瑞:中午看三位首长睡得正香,就没有叫醒你们。伙房里有饭,你去吃点吧。

陈再道:好。

[陈再道走进伙房,匆匆吃了一些东西,然后便独自一人走出村公所,向村外走去。]

 

2-7、魏家庄村东头

[陈再道从村里走出,站在村头的高坡上,用望远镜眺望远方。只见茫茫原野,村镇棋布,不要说崇山峻岭,峭壁深沟,连一个土丘也没有,真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平原。这时,他又想起了刘师长开的那个玩笑,在这大平原上打仗,还真是无遮无拦,全都露在外头。陈再道将身上的风衣敞开,让寒风吹着他那宽阔的胸怀,感到一阵精神振奋。]

叠影字幕;画外音

其实,陈再道并不姓陈,而是姓程。他出生在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乡程家冲。按祖规他这一辈用“载”字,父母给他取名“程载道”。

 

2-8、回忆镜头

[陈再道十七岁时,报名参加赤卫队。]

登记员:你叫什么?

陈再道(用很浓重的家乡口音):程载道。

[登记员就按他的发音,记了“陈再道”三个字。]

登记员(把登记薄推到他面前):你看对不对?

陈再道(不识字,只得说):只要记上我就行。

叠影字幕;画外音

从那时起,大家就都叫他“陈再道”。直到他当了团长、学了一些文化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名字写错了。可那时“陈再道”的名字已经传开,想改名已经不容易,只好就叫这个名字了。

 

2-9、魏家庄村东头

[镜头又回到魏家庄村东头。陈再道望着这无边无际的大平原,心情更加激动。]

叠影字幕;陈再道的声音

这广袤千里的大平原就是我们的战场。我要把这里的社会秩序整顿好,把群众发动起来。带领他们和胆敢入侵这里的日寇进行一场血战。

……

 

2-10、第二天中午;魏家庄村公所

[孙继先和张子政专程从隆平县城赶来,向陈再道汇报工作。]

陈再道(紧紧握住孙继先的手):孙继先,强渡大渡河的十八勇士之一。

孙继先(笑着):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陈再道:我听首长介绍过你们挺进支队,说你们的工作很有成效。

孙继先:多亏群众的支持。我来介绍介绍。(他用手一指张子政)这位是隆平县委书记兼模范支队队长张子政。(他又一指陈再道)这就是东进纵队司令员陈再道。

[陈再道与张子政热情握手。]

陈再道:你们的工作很出色。(他一指旁边的两个凳子):坐吧。

[孙继先和张子政走过去,坐在两个凳子上。]

张子政:孙队长,你说吧。

孙继先:好。那就我说。(他接着便开始汇报):隆平县的群众基础本来就很好,再加上先遣支队的三位同志又做了大量工作。所以,我们来到这里时,这里的局面已经打开,游击队已经开辟了一块很好的根据地,并占据了三个县的几十个村庄。

我们首先将“冀南抗日游击队”更名为“冀南抗日模范游击支队”,并任命张子政为支队长,熊得如为政委,霍子瑞为政治处主任。然后,我们率领部队进驻隆平县城,并在城里召开动员大会,号召大家不怕流血牺牲,团结一切武装力量,共同抗日。

当时,隆平、尧山、任县三县交界地带的游杂武装有:任县城北伪军头目李道门、尧山民军王子耀、加上国民党撤退时留下的时汝南等部。为争取他们共同抗日,我和张子政亲自和他们谈判。时汝南同意和八路军联合抗日,但要求不接受八路军的领导和改编;王子耀则要求不拆散,不整编。这些条件我们都答应。只有任县城北的李道门顽固不化,拒绝合作。我们只好派出‘模范支队’,一举将其歼灭,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震动。

随后,我们成立了隆平县抗日政府,宋长濂出任县长。同时又成立了‘隆平县战地总动员委员会’。我和胥光义、张子政等人住进隆平城内,并公开审判镇压了一个汉奸。从此,隆平县的抗日气氛更加高涨。

另外,任县的抗日救亡工作搞得也很好。地下党员李老功、刘振河等同志积极为抗日奔走,组织发动了一大批立志抗日的热血青年。我们来之前,他们就输送给先遣团几百人,我们来后,他们又输送给我们五百多人。再加上我们招收的一些人,短短两个月,挺进支队就发展到了七百多人。这些人虽然都没有经过战争锻炼,但都有誓死抗日的一腔热血。只要稍加训练,就将成为我们的主力军。

[陈再道听完汇报,心情非常激动。]

陈再道:根据刘师长指示,我们两支部队将合兵一处。

孙继先(高兴地):请陈司令分配任务吧。

陈再道:等到了南宫再说。

孙继先:好。

 

2-11、几天后;魏家庄村公所里。

[驻在南宫一带的冀南特委,派遣程玉琳等三个人,来向陈再道汇报工作。]

程玉琳:我奉冀南特委之命,来向首长汇报冀南的工作。

陈再道(关切地):程同志,你慢慢说。

程玉琳(开始汇报):“七七事变”后,国共两党实现合作。农民暴动失败后被国民党逮捕的党员陆续被释放,被迫转移到外地的党员,也陆续回到冀南。这期间,党的组织恢复很快。随后,我们成立了以马国瑞为书记的冀南特委,具体负责隆平、任县、柏乡、巨鹿、南宫等十几个县党的工作。

八月下旬,马书记在清河县野庄村召开特委扩大会议,号召民众开展抗日活动。并在会上做出几项决定:一、在清河、南宫、枣强、冀县等地开展抗日游击战争。这项工作由李力、孙卓夫、王裕国具体负责。二、在南宫东部和清河成立南(宫)清(河)工作委员会。委员会由刘铁之为主任,王发武、宁心力、郭松鹤等人为委员,具体负责那一带的抗日救亡工作。三、在清河地区筹建民众抗日救国会,编印《大冲锋》报,开展抗日宣传工作。四、由我和周东光、张建国等人,到巨鹿、广宗和南宫西部地区,发动群众,恢复和建立党组织。

会议结束后,马书记亲自赶到冀县、南宫部署工作。他在冀县伏家庄刘玉芳家召开党员会议,安排抗日救亡的具体工作。稍后,他又到威县与暴动前任威县县委书记的田普航取得联系,帮助其恢复农村党组织,并发展了王悦尘、廖中符、董连之等一批党员。

与此同时,我和周东光、张建国等人,也很快在巨鹿开展工作。我们在巨鹿南部成立了“巨南工委”。同时,在巨鹿北部建立了巨北县委。

巨南工委和巨北县委分别组织广大党员,深入农村,广泛宣传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发动群众。并相继建立了民众救国会、抗敌后援会、青年抗日救国会、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民众抗日团体。

为了尽快建立抗日武装,马书记亲自赶到南宫县大村,与赵一民、周东光一起研究建立抗日武装的工作,并成立了“发动抗日游击战争指挥部”。九月间,马书记和周东光、赵一民、冯化宣、王含馥、刘铁之等人,在南宫、巨鹿、广宗三县交界地带,以参加暴动被捕后,又放出来的党员、游击队员为基础,组建了“冀南抗日联军”。

当时,冀南的土匪和各种游杂武装风涌而起。他们拉帮结派,相互争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根据这些情况,马书记在广宗县李家庄召开特委会议,决定对本地区的土匪武装进行分化和打击。随后,马书记便派廖仲符、徐剑平、贾建国等人,到各地的游杂武装中做争取工作。

这期间,南宫、清河、威县一带的十余股游杂武装,约七八千人,集聚在威县郭固一带,成立了所谓的“河北抗日民军”。他们乘社会混乱之机,联合包围了冀南商业重镇南宫城,企图洗劫财物。

马书记听说后,立即调动冀南抗日联军进驻南宫城郊,对土匪施以压力。接着,我们与南宫县保安队联合起来,对围城的土匪实施内外夹击,将其一举击溃,顺利解决了土匪围城事件。随后,我们又收编了土匪李景龙部的三千多人。以上就是我们冀南特委最近的工作情况。

陈再道(对冀南的工作给予肯定):你们的工作很有成绩。

程玉琳(恳切地):首长,我代表冀南特委和广大群众,强烈要求首长派人到我们那里主持工作。

陈再道:好,我们可以派人去。

程玉琳(激动地):这太好啦!

陈再道:你们先在这里住下,明天再回去。(他转向警卫员):快安排三位同志去休息。为三位同志准备饭菜。

警卫员:是。

[程玉琳和其他两位同志都站起身,准备往外走。忽然,程玉琳身体一歪,差一点跌倒。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同志慌忙上去扶住他。]

陈再道(见此情景,连忙关切地):你受伤啦?

程玉琳(扶住墙壁):半路上被土匪包围。在突围中我被打了一枪,冯化宣同志牺牲了。

陈再道(吃惊地):竟有这样的事?你快说说。

程玉琳:事情是这样的。得知你们来到魏家庄后,马书记就想派人和你们联系。当时,我和宣传部长冯化宣刚刚在平乡县做完争取游杂武装时风栖的工作,还没有返回南宫。马书记就派人通知我们,就近赶到这里,向首长汇报工作。恰好,我们也准备将刚收编的游杂武装带到巨鹿的西柏社进行整训。接到通知后,我们决定先把游杂武装送到巨鹿的西柏社,再从那里赶往这里。

当我们从平乡县河古庙出发,走到巨鹿的大平台村时.遭到该村李寿文带领的“大刀会”无理阻拦,并很快被他们包围。危急时刻,冯化宣一面派我去向特委报告情况,一面指挥大家突围。不料,突围未成,被大刀会徒堵在村里。他们反而污蔑冯化宣等人是土匪。冯化宣大义凛然地说:‘我们不是土匪,是红军代表,是八路军!’

那些人哪里肯听,随之举枪向他们扑来。冯化宣被他们刺中头部,壮烈牺牲,年仅二十四岁。我也在突围中被他们打了一枪。当我带着人赶去接应他们时,那些大刀会徒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冯化宣和几位同志的尸体。

[程玉琳说完,沉痛地低下了头。]

陈再道(也心情沉重地低下头;停了片刻,他才抬起头):你们去休息吧。

程玉琳:好。

[程玉琳三个人,跟随警卫员走了出去。]

陈再道(走到屋门口,大声喊):通讯员。

一个通讯员(从另一个房间跑出来):到。

陈再道(吩咐):快去把李菁玉政委找来。

通讯员:是。

 

15-12、魏家庄村公所

[半小时后,李菁玉快步走了进来。]

李菁玉:陈司令,有什么情况?

陈再道:刚才冀南特委的同志来汇报工作。

李菁玉(连忙问):领头的是谁?

陈再道:程玉琳。

李菁玉(惊喜地):是老程?他在哪儿?我马上去看他。

陈再道(笑着):你别着忙。咱们商量好工作,你再去也不迟呀。

[李菁玉只好又坐下。]

陈再道:程玉琳他们要求我们派人到南宫,稳定社会秩序,主持抗日大局。

李菁玉:好啊!这正符合我们的计划?

陈再道:你看派谁去好呢?

李菁玉:让王金林去吧。他适合做这个工作。

陈再道:好。

……

 

2-13、两天后;上午;魏家庄村公所

[一个满脸灰尘的人,在哨兵的引领下,走进村公所。正在低头工作的李菁玉,抬头一看,不由得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李菁玉:子衡,怎么是你呀?

[李菁玉迎上去握住那个人的手。那个人也握住李菁玉的手。]

那个人(激动地):老李,我可找到你们啦!

李菁玉(转身向陈再道):这是巨鹿的张子衡同志,也是冀南特委的负责人。(他接着又介绍陈再道):这是东进纵队司令员陈再道同志。

张子衡(走到陈再道面前,眼里含着泪花,动情地):首长,快到俺巨鹿去吧!俺巨鹿都乱了套啦!

李菁玉(一惊):怎么回事?

张子衡:王文珍的保安团和任县刘磨头的队伍,在巨鹿和任县边界打起来啦。两军势均力敌,都快半月了,谁也吃不了谁。

李菁玉:难道就没人管一管吗?

张子衡:我就是受党组织委托,来请求主力部队管这事的。党组织还让我带来一封信。

[张子衡撕开棉衣,从里面取出一封信,递给陈再道。]

[陈再道接过信,认真观看。]

陈再道(看着看着,忍不住抬起头):他们摆开二十多里长的战线?这么大阵势?

张子衡:是啊。

李菁玉(一指旁边的一个高凳子):你先坐下。我们很快会给你答复。

[陈再道看完信,将信交给李菁玉。李菁玉接过信,开始观看。]

陈再道(向张子衡):刘磨头为什么要打王文珍?

张子衡:三年前,任县保安团想剿灭刘磨头,又担心自己力量不够,便邀请巨鹿保安团帮助他们剿匪。由于刘磨头盘据在任县城东北的环水村;此村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号称‘小水泊’。任县和巨鹿两个保安团联合起来,也没能将刘磨头剿灭。前不久,巨鹿的日军被调走后,刘磨头感到报仇的时机到了,便带领队伍进攻巨鹿,想吃掉巨鹿保安团,占领巨鹿城。

陈再道(思考着):哦。

李菁玉(看完信,抬起头):刘磨头还扬言,要打进巨鹿城里过年?

张子衡:是啊。这样一来,就苦了当地的老百姓。他们为躲避战火,只得逃往异乡。

陈再道:这刘磨头是什么人?

张子政:刘磨头是当地的一个惯匪。在任县、隆平一带作恶多端,群众恨之入骨。日本人入侵中国后,他又打着‘抗日义勇军’的旗号,到处招兵买马,很快发展到四五千人。他嘴里高喊‘抗日’,实际上还是一伙地地道道的土匪。

陈再道:王文珍呢?

张子衡:王文珍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原先是国民政府的保安团长。一九三五年,他协助国民党二十九军残酷镇压了巨鹿县的农民暴动,杀害了我们许多好同志。日本人一来,他又投靠了日本人;积极为日本人筹建伪政府和维持会。

陈再道(向警卫员吩咐):带张同志去洗脸、吃饭。

[警卫员带着张子衡走出去。]

李菁玉:我谈谈我的想法。虽然刘磨头和王文珍都不是好东西,可他们的士兵都是当地的贫苦农民。除了极少数死心塌地干坏事外,大多数都是为了养家糊口。如果把这些人争取过来,将是我们的中坚力量。我建议,不要伤害他们。

陈再道(点点头):巨鹿是我们进入冀南的一个门户。这件事处理不好,将影响我们在冀南立足。再者,冀南有好几十个县,每个县都有保安团和土匪,这将是一股很强大的武装力量。这些武装除少数投靠日本人外,大多数都还悬在那里。既有被敌人利用的可能,也有被我们拉过来的可能。况且,巨鹿保安团和刘磨头的队伍又是他们当中实力较强的两个。如果能解决好这件事,处理好和这两股武装的关系,将给我们以后的工作打下很好的基础。至于如何解决,我认为不能帮助任何一方,只能从中调解,争取和平解决。目的是把这两股武装都拉到抗日队伍中来。

李菁玉(高兴地):我认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他又进一步分析):虽然巨鹿保安团已经投降了日军,但现在日军的势力根本靠不上,且土匪又已经危及到他们的生存。只要我们晓以民族大义,说明我党‘不计前仇,团结一切武装力量共同抗日’的主张,他们完全有可能接受我们的调解。再看土匪刘磨头,他们虽然人数较多,却是一群乌合之众。虽然嘴里喊着‘打进巨鹿城过年’,但他们也知道消灭巨鹿保安团实非易事。再者,他们现在还打着抗日的旗号,我们用“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道理劝他停止进攻,也是有可能的。我建议,我们马上派人和这两股武装联系。

陈再道(喜悦地):好,我同意。

李菁玉(向陈再道建议):劝阻刘磨头,就让李老功去吧。他是岭南村人,离刘磨头的环水村很近,和刘磨头也比较熟悉。

陈再道:好,就让他去。

李菁玉:给王文珍送信的任务,就交给张子衡吧。他是巨鹿人,和王文珍打过交道。

陈再道:好。(他立即转向旁边的通讯员)快去通知李老功和张子衡,让他俩火速赶到这里来。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向外跑去。]

 

2-14、魏家庄村公所

[半小时后,李老功和张子衡先后走了进来。]

陈再道(立刻向李老功介绍情况):刘磨头和巨鹿的王文珍,正在巨鹿和任县边界火拚。我们决定调解他们的纠纷,并决定由你去完成劝说刘磨头的任务。

李老功:这事我听说过,已经打了半个多月了。劝他们停火难度很大,因为他们一个是土匪,一个汉奸,都是有奶就是娘的主。没有足够的威慑力,他们不会听我们的。

李菁玉(接着分析):现在是刘磨头要吃掉王文珍。王文珍那边应该没问题。关键是刘磨头,必须对他施加足够的压力,他才会听我们的劝阻。

陈再道:那好办。你们走后,我立即把东进纵队往前推进,驻到他们交战的阵地附近。如果刘磨头敢不听劝阻,我们就和王文珍一道,前后夹击,将他们一举歼灭。不过,这是下下策。我们要尽量避免这样的结局。所以,你劝说刘磨头的任务,就成了我们成功的关键。

李老功:我明白。有主力部队作后盾,我一定能完成任务。

[李老功说完,便快步走了出去。]

[陈再道又写了一封言词恳切的信,交给张子衡。]

陈再道:你把我这封信交给王文珍。然后,劝其接受我们的改编。

张子衡:是。

[张子衡接过信,转身走出去。]

陈再道(随后发布命令):部队进至邢家湾村,随时掌握交战双方的情况。

战士们:是。

 

2-15、下午;刘磨头匪军司令部

[刘磨头正坐在司令部中央,向他的部下大发脾气。]

刘磨头:你们怎么回事?打了十几天,一步也没向前推进。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打进巨鹿城?

副官(连忙作解释):你听我说。巨鹿保安团虽然人数不多,但他们武器好,训练有素。他们坚守巨鹿边界,一步也不后退。我们发起多次进攻,都被他们打退。已经伤亡了不少弟兄,要是再打下去……

刘磨头:(坚决地):打!一定要打!(傲慢地)我就不信,我五千人还打不过他一千人。

[这时,大门外的哨兵跑进来。]

哨兵:报告,八路军陈再道的代表求见!

刘磨头(撇着嘴):八路军?我和他们素无来往,他们来见我干什么!

副官:八路军就是当年的红军。前两年,老蒋的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都没能把他们消灭。现在又听说他们在太行山和日本作战,打了不少胜仗。这伙人可不好惹呀!

刘磨头:照你这么说,这个人我非见不可?

副官:对,非见不可!

刘磨头:那好!列队迎客!

[刘磨头马上端起架子,露出一副傲慢无比的神情。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匪兵,列队站立在两旁。]

副官(向哨兵吩咐):请八路军代表进来。

哨兵:是。

[哨兵转身走出去。很快,便领着李老功和一名八路军战士走进来。]

李老功(双手抱拳):刘司令一向可好?

刘磨头(认出了李老功):李老弟!我跟你虽然比较熟,但我和八路军素无来往,你代表八路军到这里来,有何贵干?

李老功:我奉陈再道司令之命,来劝你停止进攻巨鹿城。

刘磨头(立刻瞪大眼睛):什么?让我们停止进攻?

李老功:对,停止进攻。

刘磨头:两年前他和任县保安团合起伙来,想置我们于死地。现在他又投靠了日本人。这样的汉奸,你说应该不应该消灭?

李老功:在此国难当头之际,我们应该本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原则,把王文珍拉到我们队伍里来。这样不是比消灭他更好吗?

刘磨头: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两年前他想置我们于死地。现在他的靠山走了,我们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你却让我们跟他和好。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李老功(耐心地):不错。他是当过汉奸。现在他的靠山不是走了吗!我们完全有可能把他们拉过来,成为抗日的队伍。为什么不给他一次机会呢?

刘磨头:不行!他是我们的仇人。决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

李老功:他本来可以和我们一道打日本,你却非要消灭他。你这可有帮日本人忙的嫌疑。

[刘磨头语塞。]

[刘磨头的“军师”悄悄走上来,给他递了个眼色。]

刘磨头:抱歉。我到里面去一下。

[刘磨头说完,便跟随“军师”走进后室。]

 

2-16、后室内

军师(低声):刚才哨兵来报,八路军已经开进邢家湾,正在向我们逼近。

[刘磨头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低头不语。]

军师:如果和八路军闹翻,我们将腹背受敌,后果不堪设想。不如就给他这个面子,撤兵算了。

刘磨头: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这也太便宜王文珍这小子啦!

军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刘磨头(无奈地摇摇头):也只能这样了。

[刘磨头转身向外走去。]

 

2-17、司令部大厅

[刘磨头又走回大厅。军师跟在他后面,也走进大厅。]

刘磨头(对李老功):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可以撤兵。

李老功:同时,你们还要接受八路军改编。

刘磨头(又瞪起眼睛):还要接受你们的改编,那可不行。……

[军师慌忙又给他递了个眼色,他这才又低下头。}

刘磨头:接受改编……我们同意。

叠影字幕;李老功的声音

刘磨头撤兵、接受改编,都是被迫的。这种土匪向来是反复无常、说了不算的。我一定要让他立下字据。

李老功:那就请刘司令立字为证。

刘磨头:还要立字据?

李老功:怎么?你不敢吗?

刘磨头:这有什么不敢的。(向他的手下)拿笔墨来。

[一个匪兵拿来笔、纸、墨,递给刘磨头。]

[刘磨头在一张纸上写到:“我刘国栋以名誉担保,今天下午一定撤兵。”然后将字据递给李老功。]

李老功(接过字据):那我告辞啦。

[李老功转身走出匪军司令部。]

 

2-18、当天傍晚;邢家湾;东进纵队司令部

[张子衡走进司令部会议室。]

陈再道(急切地)怎么样?事情办得顺利吗?

张子衡:还算顺利。我们出面调解,是给王文珍解了围,他岂有不接受之理。只是他对接受八路军改编有顾虑,因为他曾经镇压过这里的农民暴动,杀害了不少共产党员,他担心共产党跟他算旧帐。

陈再道:这他大可放心。只要他参加抗日,以前的事都可以一笔勾销。

张子衡:我反复给他讲,共产党不计前嫌,团结一切武装力量共同抗日。他这才答应了。

陈再道:好,我们明天就赶往巨鹿。

……

 

2-19、一月二十五日早晨;巨鹿城西门外

[陈再道率领东进纵队,迎着朝霞来到巨鹿城西。他展目向巨鹿城望去。只见巨鹿的城墙由于年久失修,已经残缺不全。墙壁上有些砖块已经脱落,留下一个个浅浅的黑洞,砖缝里还有一株株已经干枯的小草。城门楼也是破旧不堪。再往城门一望,就见城门前面站着一群人,有的身穿长袍马褂,有的穿着西装革履,还有几个戎装整齐的军人。]

[陈再道、李菁玉等人翻身下马,快步向城门口走去。]

[那伙人也慌忙迎上来,拱手作揖。]

一个穿黑衣服的中年人:欢迎贵军,欢迎贵军!

[陈再道发现,在那伙人身后的城门里,站着一排排全副武装的保安团士兵。他用手捅了李菁玉一下,怕他没看到那些士兵。李菁玉早已看到,他会意地点点头。一个身穿长袍、头戴礼帽的中年人走到前面,深深鞠了一躬。)

中年人:鄙人是巨鹿县政府的秘书长李建三。鄙人有件事想和长官商量一下。

[陈再道用犀利的目光盯着他,没有吭声。]

李建三(不敢正视陈再道的目光,躲躲闪闪地):长官,敝县城里房子很少,难民甚多,贵军在此下榻,恐使官佐身受委屈。吾辈同仁商议,想请贵军暂住城西一带,务期察谅民困。贵军所需粮草,概由我等筹办。

[陈再道和李菁玉相互看了一眼,都意识到他这是不想让八路军进城。]

叠影字幕;陈再道的声音

这些反复无常、忘恩负义的东西!依着我的脾气,真想率领部队闯进城去。然而,我们不能那么做。如果强行入城,就可能发生武装冲突。八路军初到冀南,群众对我们还不甚了解,会给敌人以造谣的口实。

陈再道(强压住心头的火气,依然平静地):既然你们有困难,我们就暂且在附近村庄住下。(他随即向李菁玉、张子衡)你俩跟他们一道进城,继续协商。其他部队在城西驻扎。

李菁玉:好。

[李菁玉和张子衡跟随李建三等人,进了巨鹿城。]

[陈再道带领部队向西,撤离县城,在城西的张庄一带驻扎下来。]

 

2-20、当天晚上;张庄村;东进纵队驻地

[陈再道和卜盛光正在分析白天的情况。]

卜盛光:白天,我们不强行入城,是对的。可像李建三、王文珍这样的人,不给点厉害,他们是不会俯首称臣的。

陈再道:我们怎样惩治他们呢?

卜盛光:我建议,明天让骑兵出面,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陈再道:好,就这么办。

 

2-21、第二天早晨;巨鹿城西门外

[天空晴朗,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陈再道率领东进纵队来到巨鹿城西,将司令部设在西门外。]

陈再道(发布命令):第一连赶到城南,警戒威县、平乡之敌。第二连赶到城北,警戒宁晋、新河之敌。

两位连长(齐声):是。

[二位连长转身跑了下去。]

陈再道:骑兵连拉开距离,绕着巨鹿城奔跑。

骑兵连长:是。

[于是,第一连向南跑去,第二连向北跑去,骑兵连则都跨上战马,拉开距离,绕着巨鹿城奔跑。]

 

2-22、巨鹿城南的一条沙土路上

[一百多匹战马依次飞奔而过,扬起滚滚的尘土。]

 

2-23、巨鹿城东;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上

[战马一匹接一匹地飞奔而过,后面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2-24、巨鹿城北门外

[两个保安团士兵手持长枪,在城门外站岗。忽然发现一队骑兵向这里飞奔而来。]

士兵甲(大吃一惊):八路军的骑兵来啦!

士兵乙:怎么办?

士兵甲: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向长官报告。

士兵乙:好。

[士兵甲慌忙向城里跑去。]

 

2-25、巨鹿城里;保安团团部

[王文珍正搂着小老婆,寻欢作乐。士兵甲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士兵甲:报告!北门外发现了八路军的骑兵。

王文珍(急切地):有多少人?

士兵甲:好多呢。都在围着县城奔跑。

[王文珍的脸色变了,立刻推开花枝招展的小老婆,起身向外就跑。]

 

2-26、县政府办公处

[李建三和甄福喜正在闲谈。王文珍惊慌地跑进来。]

王文珍:秘书长,不好啦!八路军把县城包围啦!

李建三(大为震惊):包围啦?他们有多少人?

王文珍:据哨兵说,到处都是,而且都是骑兵。

李建三:别着急。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李建三在屋里来回转了几圈。]

李建三(向王文珍):如果我们和八路军开战,胜算有多大?

王文珍(低下头):人家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如果开战,我们没有胜算。

李建三(沉思着):那我们就只能求和啦。

王文珍:我同意。

甄福喜:我也同意。

李建三:我马上写一张请贴,以县政府的名义,请他们进城赴宴。

[李建三拿起笔,写了一张请贴,交给张秘书。]

李建三:张秘书,你拿着我的请贴,迅速到城西,请八路军的陈司令进城赴宴。越快越好!

张秘书:是。

[张秘书接过请贴,转身向外跑去。]

 

2-27、城西;东进纵队指挥部

[陈再道和卜盛光正在分析敌情。一个通讯员走了进来。]

通讯员:陈司令,卜参谋长,王文珍他们派人来啦。

陈再道:让他们进来。

通讯员:是。

[通讯员出去后,很快便把张秘书领进来。]

张秘书:我奉李秘书长和王团长之命,特来请陈司令进城赴宴。

[张秘书把请贴递给陈再道。)

[陈再道接过请贴,匆匆看了一遍。]

陈再道(客气地):谢谢你们长官的好意。我正在研究敌情,抽不出时间。(转向警卫员)替我送客。

警卫员:是。(随即向张秘书一摊手)请吧。

[张秘书只得向外走去。]

 

2-28、县政府大院,李建三办公处

[张秘书垂头丧气地走进来。]

李建三(关切地):怎么样?陈再道他……?

张秘书:陈再道说,他正在研究敌情,抽不出时间。

李建三(脸色阴沉):人家这是拒绝啦。

王文珍:城外的八路军骑兵呢?

张秘书:仍然包围着县城。

李建三(思考着):我们只能第二次邀请人家了。

王文珍:张秘书,就劳烦你再跑一趟吧。

张秘书:好吧。

 

2-29、城西,东进纵队指挥部

[张秘书神情尴尬地走进来,]

张秘书:我奉王团长之命,再一次请陈司令进城赴宴。

陈再道:我没有时间。送客。

警卫员:请吧。

[张秘书只好又往外走。]

 

2-30、县政府大院;李建三办公处

[张秘书低着头走进屋里。]

王文珍(焦急地):这次怎么样?

张秘书:还是不肯来。

[屋里的人都沉默不语。]

李建三(打破沉默):他们的李长官不是还在城里吗?咱们去求求他,让他去劝劝陈再道,事情也许还有转机。

王文珍:那咱们赶紧去吧。

甄福喜:好。

……

 

2-31、县政府大院

[三个人像发现了一根救命稻草,慌里慌张地跑到李菁玉、张子衡的下榻处。]

李建三(哭丧着脸):李长官!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陈司令。现在你们的骑兵把县城包围了,我们两次邀请陈司令进城赴宴,陈司令都不答应。李长官,你去劝劝陈司令吧。

李菁玉(沉思了一下)):你们一点诚意也没有,进城赴宴又有什么用!

李建三:以前都是我们不对。这一次我们一定和贵军真诚合作。

王文珍: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甄福喜:是啊,我们知道错了。你们就别跟我们计较了。

李菁玉:好吧,那我去试试看。

 

2-32、巨鹿城西;东进纵队指挥部

[李菁玉快步走进指挥部。]

李菁玉(望着陈再道,笑着):陈司令,王文珍他们求我来向你求情。我看火候差不多了。咱们进城吧。

陈再道:好。

[陈再道和李菁玉带着三名警卫员,向巨鹿城里走去。]

 

2-33、巨鹿城内

[陈再道、李菁玉等人顺着东西大街往前走。没走多远,就见大街南侧出现了几座倒塌的房屋,横七竖八的木头,夹杂着砖瓦堆在一起;半堵没倒的墙壁,裸露着蓝砖黄泥。继续往前走。大街北侧又出现了一堆杂乱的砖瓦和木头,有些砖瓦上还残留着黑色的血迹。]

陈再道(用手一指砖瓦上的血迹):这是怎么回事?

李菁玉:日军占领巨鹿之前,于去年十月十二日派飞机轰炸了巨鹿城。在这国难当头,人们生命朝不保夕的情况下,谁还有心思修房盖屋。所以巨鹿城就成了这个样子。

[陈再道低头不语,神色非常凝重。]

[两个人都加快了脚步。]

……

 

2-34、上午;县政府议事大厅里

[大厅正中并排放着两溜方桌,上面摆满各种美酒和佳肴。参加宴会的巨鹿县各界名流,早已在议事大厅里就坐。陈再道和李菁玉在伪政府秘书长李建三、警察局长甄福喜、保安团长王文珍的陪同下,走进了议事大厅。]

李建三(用手一指中间的两个座位):请两位长官就座。

陈再道:不用客气。

[陈再道和李菁玉走过去坐下。李建三、王文珍、甄福喜在两旁坐陪。]

李建三:我们昨天没让大军进城,确实有难言的苦衷。陈司令万勿发生误解,多多见凉。

开明士绅王淼:贵军劝说双方停战,使敝县百姓生灵免遭涂炭,真乃仁义之师也。

陈再道(站起身,提高声音):诸位,我们是奉蒋委员长和朱总司令的命令,来破击津浦铁路,配合徐州会战的。我们要在冀南驻扎下来,创建抗日根据地。今后与诸位打交道不会少,有必要让大家了解我们八路军的政策。八路军主张团结一切武装力量,共同抗日。不管什么人,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事,只要他参加抗日,我们就和他联合起来。

[席间一片沉寂,所有的人都在静静地听着。]

陈再道(转身向那几位开明士绅):诸位当中不少是不愿做亡国奴、主张抗日的。凡是抗日的都是我们的朋友!如果有人想投靠日寇当汉奸,我们一定严惩不贷!

[李建三等人脸上都红一阵青一阵,不由得低下头去。]

陈再道(索性把话挑明):我这人说话不好绕弯子,咱们明说吧。在座的几位都和我们共产党作过对,甚至都杀害过我们的同志。但是我们共产党以民族利益为重,以抗日为大局,决心不计前仇,和你们结成好朋友。前提是,你们必须和我们一道参加抗日。

李建三(站起身来):共产党宽大为怀,兄弟十分佩服。我等一定以抗日为重,和贵军联合起来。

陈再道(郑重地):你们必须做到以下三条。

李建三:请问是哪三条?

陈再道:一、团结起来共同抗日;二、接受共产党和八路军的领导;三、保安团听候改编。

王淼:我们坚决拥护八路军的主张。现在我们一起,敬陈司令一杯。

[几位士绅都连忙站起身,举杯向陈再道祝酒。]

[陈再道和李菁玉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王文珍和甄福喜也慌忙给李建三递眼色,要他表态。]

李建三(这才站起身来):这些条件我们都接受,欢迎贵军即刻进城。

……

 

2-35、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巨鹿城内大街上

[战士们迈着雄健的步伐,唱着抗日歌曲,在群众的夹道欢迎中开进巨鹿县城。陈再道骑着战马,行走在大街上。他一边一边向街道两旁张望。]

叠影字幕;陈再道的声音

巨鹿城在中国历史上颇有名气。公元前二零七年,项羽率领楚军在此地大败秦军,史称“巨鹿之战”。我小时候听评书,也曾听过巨鹿人张角率领“黄巾军”起义的故事。现在,我也带着部队开进这座古老的名城。

 

2-36、午饭后;巨鹿县政府大院;陈再道住处

[李菁玉快步走进陈再道住处。]

李菁玉:陈司令,你找我?

陈再道(点点头):我想跟你研究一下,怎样安排巨鹿县今后的工作?

李菁玉:我们首先应该成立巨鹿县“战地总动员委员会”,来领导巨鹿县的抗日救亡运动。

陈再道:“战委会”主任由谁担任呢?

李菁玉:我建议,由开明士绅王淼担任主任,张子衡担任副主任。

陈再道:我同意。

李菁玉:第二、我们要尽快派一些工作能力强、政治水平高的干部,到巨鹿保安团和刘磨头队伍里进行抗日宣传,着手进行部队整编工作。

陈再道:那第三呢?

李菁玉:第三就是,我准备在巨鹿召开一次冀南党政干部会议,布置冀南最近的工作。

陈再道:好,一切都听你的。

[这时,一个哨兵领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哨兵:陈司令,这个人要求见你。

[陈再道向那年轻人望去。只见他二十七八岁,高高的身躯,宽宽的肩膀,穿一身青色衣服;白里透红的长方脸,头戴一顶灰色帽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显得沉稳老练。]

陈再道:你是……?

青年:我叫王蕴瑞,就是本县人。两年前是红十军团挺进师参谋长,跟随粟裕师长转战淅西南。

陈再道(惊讶地):你是粟裕的参谋长?

王蕴瑞:是。

陈再道:那你怎么到了这里?

王蕴瑞:这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陈再道(拿起桌子上的暖壶,给他倒了一碗白开水,放到他面前):你别着急,慢慢说。

王蕴瑞(端起碗,喝了一口水,然后便缓缓地讲起来):一九三四年十一月,红十军团在谭家桥一战中,被王耀武的补充旅打垮。我跟随粟裕率部突出重围。一九三五年一月,粟裕将所部编为挺进师,我被粟裕师长任命为挺进师参谋长。之后,我协助粟师长开辟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几进几出浙闽边。一九三五年九月,国民党军向浙西南根据地进剿,粟裕率领主力部队跳出包围圈,到外线作战;我率领少数部队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当时,粟裕他们被敌人的五个团围追堵载,处境十分危险。为了牵制敌人,我率领部队在淅西南与敌人的几十个团浴血拚杀,激战三天三夜。终因敌我悬殊太大,部队伤亡殆尽。我只好带着几个伤兵突围。等突出重围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那时,周围到处都是国民党兵。我弹尽粮绝,人困马乏,无处安身,也无处投奔。只得扮作难民,连夜赶回老家。

陈再道(仍有疑惑):你就是这巨鹿人,那你是怎么参加红军的呢?

王蕴瑞:我十六岁时加入冯玉祥的天津陆军模范团,参加了北伐战争。后编入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孙连仲部,参加对中央苏区的围剿。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参加季振同领导的宁都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在红五军团第十四军军部任参谋。

陈再道:你是通过宁都起义,加入红军的?

王蕴瑞:对。

陈再道(高兴地):好,好!我们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任命你为东进纵队训练科科长。

王蕴瑞:谢谢陈司令。

陈再道(对警卫员):快去给王科长安排住处。

警卫员:是。

……

 

2-37、第二天上午;县政府大院

[陈再道、李菁玉、卜盛光、张子衡等人正在研究工作。哨兵领着马国瑞走进来。]

哨兵:报告,马国瑞书记来啦。

李菁玉(迎上去):老马,你可来啦。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转身指着陈再道)这是东进纵队司令员陈再道同志。

马国瑞(走上去):陈司令,你好!

陈再道:(握住马国瑞的手,热情地):马书记,听说你们在南宫一带建立党组织,发动群众,搞得热火朝天。

马国瑞(歉逊地)我们的工作才刚刚起步。我代表冀南特委和南宫县党组织,请首长到我们那里主持抗日大局。

陈再道(笑着):把南宫作为落脚点,这是我们的既定安排。

马国瑞:这太好啦!

陈再道:你介绍介绍南宫县城的情况。

马国瑞:好。(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下)南宫城现在被阎圣音、李耀庭等人控制着。他们有县政府的公安队和保安团,力量与我们的八路军别动队不相上下。如果我们想进城,必须经过他们的允许。不过,我建议,先不要跟他们动硬的。你们先住在南宫城西的苏村。我们先跟他们交涉一下。如果能达成协议,咱们就要以兵不血刃,开进南宫城。

陈再道:好。李菁玉政委留在巨鹿,召开一次冀南党政干部会议。我带领东进纵队明天就赶往南宫。

马国瑞(高兴地):好,太好啦!

 

2-38、一月三十日;下午;南宫县苏村镇

[这一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腊月小进,即除夕。所以,村里家家张灯结彩,鸣放鞭炮,一派节日气氛。]

[陈再道率领东进纵队来到苏村镇。村长带着一些人早已等候在村头。]

村长:欢迎大军到我们苏村驻扎。我们已经为大军号好了房子,请大家进村。

陈再道:好。

[战士们跟随村长向村里走去。]

 

2-39、当天晚上;苏村村内

[战士们和村民一起过年夜,鸣鞭炮,放烟火,好不热闹。]

 

2-41、第二天早晨;苏村镇

[初一早晨,陈再道、李菁玉等人,与房东一起吃饺子,十分快乐。]

 

2-41、二月二日上午;苏村;陈再道住处

[陈再道、卜盛光正在研究下一步的工作。]

陈再道:年已经过了。我们的工作很快就要全面展开。我觉得,我们应该从以下两方面抓起。

卜盛光:哪两方面?

陈再道:第一,我们要尽快了解南宫城里的情况,争取尽快搬进南宫城里。

卜盛光:我同意。第二呢?

陈再道:第二、我们要向四外发展,就必须有大量的有能力、能独挡一面的干部。所以,我们要尽快成立一个军政干部培训班。

卜盛光:干部是命脉,人才是关键。这是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问题。那学员的来源呢?

陈再道:由各县党组织从进步青年中挑选,推荐给我们。我担任校长,日常工作由王蕴瑞负责。至于校址嘛,现在的学员不会太多,就先在我们这个院里,以后人多了,再寻找合适的地方。

卜盛光:好,就这么办。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