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相声剧本《公司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演出三句半剧本
银行年会服务相关搞笑小品《银行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情景剧剧本《唐
医院年会娱乐音乐舞蹈剧剧本《孕
国土资源所5人搞笑小品《知错能改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历史电视剧本 >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七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历史电视剧本   会员:趣味厅12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9/12 12:07:32     最新修改:2018/9/14 8:55:0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七集
作者:高满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七集

 

7-1、小屯村正北方向

[王育民、黄立祥一行人,正急急地走着,忽听从南面传来一阵喊声:“站住!站住!”大家扭头一看,就见有一伙人从村里跑出来。他们头上都罩着红包裹,有的手持红缨枪,有的手拿大刀。领头的人正是宋印亭。]

宋印亭(大声喊着):你们跑不了啦!

王育民(不由得暗自叫苦):糟糕!麻烦又来啦!

[王育民一勒缰绳,让战马停下来,然后翻身下马。骑兵排战士也都从马上跳下来。]

宋印亭(走到前面,厉声):你们是干什么的?

王育民(陪着笑脸):我们是八路军津浦支队的,到南宫来领东西。

宋印亭:领东西?你们经谁批准了,就从我们这里路过?

王育民:都是抗日的队伍,就请行个方便吧。

宋印亭(冷笑一声):抗日的队伍?就你们那几支破枪,那也叫抗日?

[战士们听到他污蔑八路军,都非常气愤。]

王育民(也不耐烦地):都是一条战线上的人,何必欺人太甚!

宋印亭:谁跟你们是一条战线!来人!把他们的枪下掉!

六离会员(齐声):是!

[六离会员一齐向前涌来。]

王育民(立刻后退一步,大声传令):大家散开,准备战斗!

[战士们马上都掏出武器,后退两三米,站成一个扇面形,反而将六离会的人包围了半圈。]

宋印亭(见势不妙,马上又换上一副笑脸):有话好说,别伤了和气!(他转向众六离会员):都闪开,让八路军过去。

[六离会员都闪到两旁,八路军战士继续前行。]

宋印亭(望着走过去的八路军战士,向一个小头目压低声音):你们几个跟着他们。其他人快去通知各村会员,立即集合。

六离会员(齐声):好。

[于是,除了少数几个六离会员继续跟在后面外,其他会员都立刻向四外跑去。]

叠影字幕;画外音

很快,各村的六离会都接到了通知。他们迅速击鼓鸣锣,召集会徒。四面八方的六离会员都开始集结。]

 

7-2、李张马村

[战士们刚走到李张马村西头,还没有进村。该村的六离会会长李敬哲就带着六离会员从村里涌出,将部队包围起来。]

王育民(低声吩咐):不要慌。大家保护好电台,提高警惕,慢慢向前走。

[战士们都手持武器,护卫在电台和其他物品周围,缓缓东行。]

[六离会的人虽然不敢阻拦,却都紧紧跟随在两旁。]

 

7-3、董张马村

[王育民、黄立祥一行人,护卫着电台和其他物品,走到董张马村。李敬哲等六离会人员,仍然紧跟在他们后面。]

[走到村子当中,从旁边胡同里走出一个中年人。这个人一直来到大家面前。]

中年人(不解地):这么剑拔帑张的,因为什么?

王育民(走到中年人面前):老乡,你给评评理。我们是八路军津浦支队的,来南宫领东西。经过他们村,他们拦住我们不让走。我们只好手持武器,强行通过。他们见拦不住,便一直跟随我们到这里。

中年人:我叫董灿章,是村里的医生。

王育民:董先生,你说句公道话。

董灿章(转向李敬哲等人):这就是你们不对了。人家八路军只是从你们村里路过,又没惹你们,为什么这样跟着人家?

李敬哲(无言以对):这……

董灿章:都闪开,让人家过去。

[六离会人员相互看了一眼,很不情愿地把道路让开。]

王育民(低声):加快速度,赶紧走。

[战士们马上加快速度,向东急行。可他们走了不到一百米,就听后面有人喊:“老师父来了,别让他们走。”六离会的人再度围了过来。]

叠影字幕;画外音

其实来人并非老师父,而是冀县大柏舍的会长,李耀庭的铁杆朋友高大奎。

王育民(走上前去,和那“老师父”交涉):老师父,我们是八路军津浦支队的人,到南宫去领东西,从这里路过一下。

高大奎(蛮横地):你们经谁同意了,就从这里路过?这里是我们六离会的驻区,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从这里过。

[战士们对这种无理纠缠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见老师父也这样不讲理,一个战士气得把枪往地上一蹲,谁也没想到,枪“砰”的一声,走火了。]

高大奎(一听枪响,更来了精神,立刻大声喊道):八路军开枪啦!八路军杀人啦!弟兄们,冲啊!跟八路军拚啦!

[在高大奎的搧动下,六离会的人各执刀枪,向八路军扑来。]

王育民(急切地):大家分散突围,快去向首长报告!

[战士们马上向四外逃跑。由于部队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再加上六离会人多势众,当场包括王育民在内的二十四名指战员被杀害,黄立祥等五名战士突围未成被俘,枪支、马匹和电台都被抢去。]

[这时,宋印亭等人也赶到这里。]

宋印亭(进一步扇风点火):反正和八路军闹翻脸啦!干脆集合咱们的人,跟他们干一场吧!

高大奎:好。

[宋印亭、李敬哲、高大奎聚到一起,研究对策。]

宋印亭:我们小屯村的人负责通知附近十几个村的会员。(他接着转向李敬哲)你们李张马村的人负责通知南宫三、四、五、六区的会员。

高大奎(接过来):我们大柏舍村的人扩大范围,通知枣强、冀县、威县、清河、武城、临清、故城等县的六离会员,我们都联合起来,与八路军对抗。

宋印亭:好,大家马上行动。

[于是,他们在东西四五十里、南北三十余里的范围内集结了近两万人的队伍,准备与八路军开战。]

 

7-4、当天中午;南宫城内;东进纵队司令部

[从董张马村突围出来的两个战士,跑回东纵司令部,向刘志坚、卜盛光哭述了王育民等人被杀害的经过。]

卜盛光(一听就急了):现在徐副师长,陈司令,宋政委都还在威县,离这里四五十里地。这可怎么办呢?

刘志坚:快去通知几位首长。

[刘志坚转身就往外走,要去叫通讯员。]

卜盛光(拦住他):别叫通讯员了。我亲自去吧。

刘志坚(点点头):好,你路上要小心。

卜盛光:放心吧。

[卜盛光马上带着两个警卫员,向威县飞奔而去。]

 

7-5、威县经镇;八路军指挥部

[当天中午,徐向前、宋任穷带领临时指挥部回到经镇,然后就开始总结袭击威县城的经验教训。]

宋任穷:这次战斗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共有三个原因。第一,七六九团把日军向平乡、邢台求援的信使打死了,致使“围城打援”的计划未能实现。第二,夺取东门的小分队上了敌人哨兵的当,使偷袭被迫改为强攻,增加了损失。第三,原定战场起义的和梦九背信弃义,突然变卦,使我们的损失又大大增加。

徐向前(点点头):是啊。计划制定得再好,如果在执行的时候出现大的偏差,也是不能达到预期效果的。

李继孔:本来我们跟和梦九说得准了又准,谁能想到他会临阵变卦。真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

[这时,一个哨兵走进指挥部。他后面跟着卜盛光。]

哨兵:报告,卜参谋长来啦。

[屋里的人都扭脸向外看。就见卜盛光满脸灰尘地跟在哨兵身后,走进屋来。]

徐向前:小卜,发生了什么事?

卜盛光:王育民率领一个骑兵排来取电台。今天早晨,他们和电台队的人一起往回返。走到董张马村,遭到六离会袭击。

徐向前(吃惊地):啊!损失大不大?

卜盛光(痛心地):王育民等二十四位战士被杀,还有多人被俘。……具体情况我在路上再对你们细说。首长,赶紧回南宫处理这件事吧。

徐向前:好,我们马上回去。(他转身向身边的通讯员)你火速通知还在威县的陈司令,要他从那里直接赶回南宫。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就向外跑,却迎面与从外面走进来的陈再道撞了个满怀。]

通讯员(定睛一看):是你呀,陈司令。徐副师长正要让我去通知你呢。

陈再道(转向徐向前):副师长,出什么事啦?

徐向前: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陈再道:我们在半路上等了一夜,临清的日军没有来支援。我们就赶紧赶回来了。副师长,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徐向前:长话短说吧。来南宫领取电台的王育民他们,在董张马村遭到了六离会的袭击。王育民等二十四战士被杀,还有好多战士被俘。……我们马上赶回南宫,处理此事。

陈再道:竟有这样的事?

徐向前:是啊,我们都很意外。(他随即又转向李继孔):老李,威县的善后工作,就交给你啦。

李继孔:首长,你放心吧。

[徐向前、陈再道、宋任穷三位首长,立刻跟随卜盛光,飞快地赶往南宫城。]

 

7-6、南宫城;东进纵队司令部

[会议室里,大家听完突围战士的讲述,都义愤填膺。]

陈再道(愤怒地嚷着):在国难当头之际,他们杀害抗日人员,这跟汉奸有什么区别!

宋任穷:对这种毫无爱国心、不讲民族大义的人,我们必须严厉打击,决不能再退让。

刘志坚:对。

徐向前(冷静地):我们还是应该先礼后兵。

陈再道(瞪大眼睛):到了这种地步,还和他们谈礼?

徐向前:是的,还是先礼后兵。我们要最大限度地唤醒受蒙蔽的群众,孤立死心塌地的作恶帮首。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忘记做思想工作。

陈再道(疑虑地):恐怕是对牛弹琴!

徐向前(坚定地):对牛弹琴也要弹。因为他们不可能都是‘牛’。我们是让那些不是‘牛’的人听的。

[陈再道低下头,不再说话。]

徐向前:我决定,以“东进纵队”的名义,给李耀庭写一封信,要求他到南宫来商谈。

宋任穷:可以。

[陈再道也点了点头。]

[徐向前立刻从抽屉里拿出纸和笔,开始写信。写好以后,他将信递给宋任穷。]

宋任穷(接过信,立刻走到院里,交给一个通讯员):你马上把这封信送到孙李屯村,交给六离会头目李耀庭。

通讯员:是。

[通讯员接过那封信,转身向外跑去。]

 

7-7、第二天上午;东进纵队司令部

[徐和前他们在司令部里等了一天,六离会既不来人,也不回信。]

宋任穷(急切地):这都一天了,还是一点音讯也没有。

陈再道:难道他们敢不理睬我们?

徐向前(非常大度):他们不来!我去!

陈再道(一听就急了):副师长,你不能去,太危险!

徐向前:你放心,他们心虚,不敢谋面的。这正是我们教育群众的好机会。

陈再道(还是不放心):不行,这样太冒险。如果硬要去的话,要带足够的部队去。

徐向前(想了想):那就带骑兵团一个营去吧,谈完后就让部队在他们中心地区驻扎下来!

陈再道:好。

 

7-8、五月十四日上午;董张马村

[徐向前和陈再道、宋任穷带骑兵团的一个营,来到了“六离会”会徒集中的董张马村。果然不出所料,六离会头目一个个都躲藏起来。]

徐向前(吩咐):召集附近所有与六离会有瓜葛的村长到这里开会。

宋任穷:好。

 

7-9、下午;董张马村

[几个与六离会有瓜葛的村长,先后来到董张马村,徐向前的住处。]

徐向前(恳切地):各位村长,你们上了六离会的当了。六离会是个封建迷信组织,他们所谓的神符和神功都是骗人的把戏。你们作为抗日政府的基层干部,不仅没有识别他们的鬼把戏,还被他们所迷惑,为他们摇旗呐喊,助阵助威。你们成了他们破坏抗日、制造混乱的帮凶。你们知道吗?

村长甲:我们也是一时糊涂。今后,我们一定擦亮眼睛,决不再受坏人的蛊惑。

徐向前:只要你们知错改错,以前的事我们就不提了。现在我宣布,我们要取缔六离会。希望大家认清他们的邪恶本质,和他们划清界线。。

村长乙:我赞成取缔六离会。

村长丙:对,我们一定和他们划清界线。

大家(齐声):我们坚决拥护你们。

徐向前:好。请你们回去后,向六离会头目转告我们的几点声明。

村长甲:你说吧。

徐向前:一、立即释放我方被抓人员,交还电台和我方被枪杀人员的尸体;二、交出枪杀我方人员的幕后指挥者和凶手;三、解散“六离会”。

村长乙: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转告。

大家(齐声):对,我们一定转告。

 

7-10、当天晚上;孙李村

[几个村长不敢怠慢,赶紧跑到孙李村向李耀庭转告了八路军的几点声明。]

李耀庭(听后,狂妄地嚷着):要老子交这交那,也不撤泡尿照照!老子还要杀进南宫城,捉住徐向前祭神呢!

 

7-11、五月十五日上午;东进纵队司令部

[徐向前宿办室里,两位村长向徐向前介绍了李耀庭的态度。]

徐向前(端坐在办公桌前,脸色铁青,沉默了半天,才把大手一挥):传我的命令,七六九团和骑兵团迅速从威县返回,向小屯村附近集结。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向外跑去。]

徐向前:同时,通知在南宫附近的部队,迅速组成武装宣传队,赶到六离会活动地区进行武装宣传。

另一个通讯员:是。

[八路军很快组成了几个武装宣传队,到附近各村进行武装宣传。]

……

 

7-12、第二天中午;南宫城内;东进纵队司令部

[徐向前、陈再道、宋任穷等人,正在会议室里分析六离会的情况。一个宣传队长快步走了进来。]

宣传队长:徐副师长,我们今天上午到孙李村进行宣传,被六离会的人拦住,不让进村。我派两名战士化装进村,打探情况。结果发现,六离会的人把他们抢夺我们的物品,在孙李村大街上公开展览,还准备搭台唱戏,庆祝什么张马村大捷。

陈再道(气愤地):六离会太猖狂了!

徐向前(沉思片刻,毅然转向陈再道):七六九团和骑兵团都到位了没有?

陈再道:都已经到位。

徐向前:传我的命令:七六九团第一、第三营和机枪连迅速赶到孙李村南面;第二营迅速赶到孙李村北面;骑兵团隐蔽在侧面的柏树林子里。各部队立即行动,尽快完成对孙李村的包围。

陈再道:是

徐向前:指挥部立即前移,赶到孙李村村南。

……

 

7-13、孙李村村南

[徐向前率领指挥部来到孙李村南面的一个旧砖窑里,就近指挥。]

 

7-14、孙村村内;

[六离会的庆祝大会还在进行。一个六离会员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六离会员:老师父,不好啦!八路军把咱们村包围啦。

[李耀庭虽然心里十分害怕,但仍然扯着嗓子给他的会员壮胆。]

李耀庭:大家不要怕。我们有神符,我们有神功;我们刀枪不入。大家往外冲,跟八路军拚啦!

[一些死心塌地的会徒,在李耀庭的蛊惑下,各执刀枪,向八路军阵地冲杀过去。]

 

7-15、孙李村村南;八路军指挥部里

通讯员(跑进指挥部):报告,六离会会徒向我们阵地冲来。

[徐向前和指挥部其他成员,快步走上砖窑,向阵地上观看。果然看到好多六离会会徒向八路军阵地冲来。]

徐向前:对天鸣枪,警告他们。

通讯员:是。

[通讯员迅速跑下去。]

[战士们开始对天鸣枪,以示警告。]

[那些六离会徒见八路军开了枪,他们并没有倒下,还真以为他们刀枪不入了;继续喊叫着向八路军阵地猛冲。]

[徐向前看着六离会员继续往前冲,离八路军阵地越来越近。他只好命令战士们开枪。]

徐向前:开枪射击。

[八路军一阵机枪扫射,冲在前面的六离会员死的死,伤的伤,纷纷倒地。其他会员这才恍然大悟。]

会员甲:原来“刀枪不入”都是吹气的。

会员乙:我们上当啦。

会员丙:赶紧跑啊,再不跑就没命了。

[六离会员都四散奔逃,很快不见了踪影。]

[八路军战士随即冲进孙李村,将那些执迷不悟的六离会员抓获归案。李耀庭等头目也逃跑不及,被八路军活捉。]

叠影字幕;画外音

徐向前在孙李村召开群众大会,处决了李耀庭等几个坏头目。受蒙蔽的广大会员纷纷交出红缨枪、红包裹。李耀庭操纵的“六离会”遂告解散。

 

7-16、五月十五日上午;南宫县苏村

[段海洲、李聚奎、陈元龙已经做通部分官兵的思想工作。他们遵照徐向前的命令,将“青年抗敌义勇团”拉到南宫县的苏村,接受八路军整编。]

[当时,徐向前、陈再道、宋任穷等领导人,都在张马村处理“六离会事件”。由卜盛光赶到苏村宣布军区首长的任命。]

[卜盛光骑着一匹枣红马,带着一个骑兵班向“青年抗敌义勇团”走来。段海洲率领部分官兵,迎到大街上。]

段海洲:欢迎卜参谋长来指导工作。

[卜盛光翻身下马,将马缰绳交给警卫员,走上来和段海洲握手。]

卜盛光:欢迎你们加入八路军。

段海洲:谢谢。请首长到里面说话。

卜盛光:好。

[卜盛光跟随段海洲,走进青年抗敌义勇团司令部。]

 

7-17、当天下午;苏村村外

[段海洲在村外的一片空地上,召开全体官兵大会。]

卜盛光(在会上宣布):从今天起,‘青年抗敌义勇团’,将更名为‘青年抗日游击纵队’(简称青年纵队),正式编入八路军序列。段海洲担任纵队司令员,李聚奎担任政治委员,陈元龙担任参谋长。

[战士们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

叠影字幕;画外音

从此,段海洲由一名地方武装的指挥官,一跃成为了八路军的旅级干部。就连赵云祥都对他改变了态度,甚至还派人找他解释“误会”,希望两军今后能友好相处。

 

7-18、东进纵队司令部

[徐向前、陈再道、宋任穷三位首长,从张马村回到南宫时,已经是五月十五日的傍晚。他们一进司令部大院,就看到刘志坚领着两个陌生人走过来。]

刘志坚:这是枣强县战委会的两位同志。他们有重要情况向首长汇报。

徐向前:走,到我屋里说吧。

刘志坚:好。

[陈再道、宋任穷、刘志坚以及那两个陌生人,都跟随徐向前向他的宿办室走去。]

 

7-19、东进纵队司令部;徐向前宿办室

[几个人先后走进屋里。]

徐向前(指着周围的凳子):大家都坐吧。

刘志坚:好。

[陈再道、宋任穷、刘志坚和那两个陌生人,都分别坐在周围的凳子上。徐向前也在办公桌前坐下来。]

徐向前(向两个陌生人):有什么情况,你们说吧

特写镜头:两个陌生人当中,一个年纪稍大,有三十多岁;一个比较年轻,二十岁出头。

年纪稍大的人:我是枣强县战委会主任。我们县的杨玉昆依仗保安团和六离会的势力,公开污蔑八路军是‘赤匪’,限制‘战委会’和群众抗日团体的活动。还扬言要把‘战委会’赶出县城,把八路军赶回太行山去。

[徐向前和陈再道对望一下,两个人都点了点头。]

陈再道:我们在审问六离会头目时,也发现有两个骑兵队来自枣强。据他们交代,是杨玉昆派他们来的。

年轻一些的人:杨玉昆正是为了配合南宫六离会的叛乱,才疯狂向我们挑衅的。

宋任穷:我们早就发现杨玉昆有问题了。只是碍于国民党的面子,没对他采取措施。现在看来他的问题非解决不可了。

徐向前:我这几天一直忙于处理战事,没有详细了解周围的情况。这个杨玉昆是什么人?

宋任穷:杨玉昆是国民党委任的枣强县长。抗战爆发后,他将县保安大队改为‘忠义救国军’,自任旅长,手下有一千多人枪。他叔叔曾当过直隶督军李景林的财政厅长,还当过枣强县长和阜城县警察局长,也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东进纵队来到冀南后,杨玉昆依仗权势,公然扬言:‘枣强是我的地盘,八路军休想插进来。’

其实,早在一年前,冀南特委的地下党员王裕国,就已经打入他的队伍内部,并与一些下级军官和士兵建立了联系。内线人员已经传来情报:杨玉昆在其叔叔的引见下,暗中投靠了日本人。现在他又公然向八路军挑衅,支持六离会叛乱。

徐向前(面色阴沉,沉默了一会儿,才严厉地):对于这样的人,必须严肃处理。

陈再道:我明天就去处理。

徐向前:杨玉昆由我和刘志坚去解决,你还是先到鲁西北去吧。你带东纵第二、第三团先走,等解决了杨玉昆,让七六九团也到那里去。

陈再道:是。

……

 

7-20、第二天上午;枣强县城南门

[徐向前、刘志坚、黄振堂、孔庆德、范朝利等人,率领七六九团来到枣强城外。]

刘志坚(担心地):我们进城,杨玉昆会不会阻拦?

徐向前:我料他不敢。(他随即一挥手)直接进城。

刘志坚:好。

[战士们直接开进枣强城南关。杨玉昆慑于八路军的威名,没敢阻拦。]

 

7-21、当天中午;枣强南关

[徐向前吃过午饭,正要休息一下。七六九团团长孔庆德快步走进来。]

孔庆德:徐副师长,宿营地都安排好啦。

徐向前:怎么安排的?

孔庆德:根据你的部署,在城外驻扎了一个营,其余进城的部队,都驻在杨玉昆部队的驻地附近,形成了对他们的包围。团部设在一户有两层院落的王姓富裕人家。

徐向前:走,咱们到团部看看去。

孔庆德:好。

 

7-22、枣强城内;七六九团团部

[徐向前,刘志坚、黄振堂、范朝利等人,都跟随孔庆德来到七六九团团部。随后,大家便开始研究下一步的行动。]

徐向前:对杨玉昆只能智取,不能硬来。

黄振堂:这需要一个巧妙的办法。

范朝利(低下头想了想):北面几个县的日军不是扬言要向这里进攻吗?我们就以日军要向这里进攻,请杨玉昆到这里商议对策为名,把他骗到我们团部,然后将其逮捕。怎么样?

徐向前:可以!

刘志坚:这个办法好。

徐向前:行动方案确定下来了。我要马上返回南宫,这里由你们酌情处理。

刘志坚:你放心吧。

[徐向前随即便返回了南宫。]

叠影字幕;画外音

当天下午,刘志坚以徐向前的名义写了一封对杨玉昆的邀请函,然后派通讯员送到杨玉昆手里。

 

7-23、枣强县政府大院内

[杨玉昆手里拿着徐向前的邀请函,心里犯起了嘀咕。]

杨玉昆(内心独白):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副师长,邀请我一个县级武装指挥员共同商议对策,他们还真看得起我。不过,我已经投靠了日本人,担任了日本人的“剿匪司令”。万一他们听到了风声,给我摆一个鸿门宴,那我可就插翅难逃了。

[杨玉昆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思忖良久,最终还是没有按时赴约。]

 

7-24、当天晚上;枣强城内;八路军驻地

[几位首长等了一下午,杨玉昆没有如约前来。刘志坚、黄振堂、范朝利、孔庆德又聚在一起商议对策。]

孔庆德:杨玉昆不敢来。我们怎么办?

刘志坚:继续邀请他。我再给他发第二封邀请函。这一次他再也无法推托了。如果再推托,就真显得他心中有鬼了。

孔庆德:好主意。

黄振堂:就这么办。

……

 

7-25、枣强县政府;杨玉昆办公处

[办公桌上,放着刘志坚第二封邀请函。]

杨玉昆(望着桌上的邀请函,心中暗想):这一次我是非去不可了。再不去就真显得我心中有鬼了。

杨玉昆(决定前去赴宴。他转向八路军的通讯员):回去告诉你们的长官,我今天下午一定按时赴约。

通讯员:好。那我告辞啦。

[通讯员说完,转身走出了杨玉昆办公处。]

 

7-26、枣强城内;八路军驻地

[刘志坚、黄振堂、孔庆德、范朝利等人,正在团部办公室里,研究活捉杨玉昆的办法。]

刘志坚:杨玉昆可不个省油的灯。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

范朝利:是啊。这个人很狡猾,对谁都存有戒心。另外,他手下有一个副旅长,叫刘其风,是辽宁人。原是二十九军机枪排长。国民党军队南撤时,他未随军南撤,带着二十余名士兵及两挺捷克式机枪参加了杨玉昆的队伍,被杨玉昆封为副旅长。刘其风是个大个子,体格健壮,耍刀打拳都有一套,很得杨玉昆的器重。我想,杨玉昆一定会带着刘其风前来。

孔庆德:据我了解,杨玉昆是个大烟鬼,体质较差。因此,他出门时手里总拿着一根带暗器的文明棍,手柄处可拔出一把长刺刀,俗称“二人夺”,专为防身用。另外,杨玉昆的警卫人员,每人都挎着一支二十响的驳壳枪。

刘志坚(郑重地点点头):我们一定要小心谨慎。这个任务就交给孔庆德吧。(他转向孔庆德)这次行动由你全权布置。

孔庆德: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你们就瞧好吧。

 

7-27、当天中午;枣强城内;八路军驻地

[孔庆德正在给大家分配任务。]

孔庆德:第一道院子由警卫连长李德生负责,给你们配备六挺机枪和一个清一色短枪的警卫排。

李德生:是。

[李德生转身走出去。]

孔庆德:第二道院子的堂屋里,除了桌子外,将椅子都撤掉,换成长条板凳。

黄振堂:那人员如何分工呢?

孔庆德:我和范朝利都身材高大,由我们俩人负责解决副旅长刘其风;政委黄振堂和政治处主任鲍先志,负责解决杨玉昆。其他警卫人员分别隐藏在东、西两间屋内。

大家(齐声):好。

 

7-28、下午三时;枣强城内;八路军驻地

[杨玉昆一行人走进了第一道院子。李德生带着几个人迎上来。]

李德生(客气地):首长要和司令商谈军机要事,需要保密。请随从到东厢房里休息。

杨玉昆(挥挥手):去吧。

[几个护兵跟随八路军战士到东厢房等候。东厢房里也是长条板凳,备有茶水花生。]

[杨玉昆和刘其风被引入里层院落。]

 

7-29、里层院落的堂屋里

[刘志坚和孔庆德等几名团干部正围着一张方桌,桌上放着一张地图,似乎在研究什么。杨玉昆和副旅长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孔庆德(站起身,满面笑容地迎上来):杨司令。欢迎,欢迎。

刘志坚:欢迎杨司令。

范朝利:杨司令好。

[接着,大家便按约定二对一地靠拢其身边。]

孔庆德(见时机已到,将手一扬):倒茶来。

[这是行动的暗号。孔庆德和范朝利一左一右猛地扑向刘其风,将其按倒在地。黄振堂、鲍先志则紧紧将杨玉昆抱住,使其动弹不得。这时,左右两个房间的警卫战士冲进屋,一涌而上,夺刀的夺刀,下枪的下枪,很快便用绳索将他俩捆了个结结实实。]

[在外边院子里,李德生等人也将他的几个护兵缴了枪。一切都在几分钟内结束。]

孔庆德(走到院里):吹冲锋号!

司号员:是。

[司号员吹起了“嘀嘀嗒嗒”的冲锋号。]

[各待命部队听到号声,迅速向杨玉昆部队的驻地冲去。]

 

7-30、枣强城内;杨玉昆部队驻地

[八路军迅速将杨玉昆部队的驻地包围。]

孔庆德(站在高处,向里面喊道):杨玉昆已经投靠了日本人,成了彻头彻尾的汉奸。他已经被八路军逮捕。希望你们不要为他殉葬,立即放下武器,接受八路军改编。

[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党员王裕国,也被包围在里面。]

王裕国(趁机向大家宣传):八路军说的都是真的。杨玉昆通过他叔叔,已经投靠了日本人。

一个士兵(疑惑地):真的吗?

王裕国:当然是真的。(他又进一步介绍):一个月前,杨玉昆带着随从出了一趟差,在外面呆了两三天。那就是与日军进行秘密谈判去了。几天后,咱们这里又来了几个打扮很阔气的富商,那就是鬼子和汉奸化装的,他们是给杨玉昆颁发委任状来了。

另一个士兵:你怎么知道的?

王裕国:我和孙秘书是好朋友,想必大家都知道。他作为杨玉昆的秘书,参与了杨玉昆与日军的谈判。有一次我们俩在一起喝酒,他喝醉后告诉我的。

那士兵:他都当了汉奸,我们还为他坚持什么。

另一个士兵:对呀,赶紧弃暗投明吧。

……

[大家决定放弃抵抗。他们都举着枪,一个接一个地走出驻地。]

[战士们立刻冲进去,进行搜查。]

 

7-31、半小时后;七六和团驻地

[孔庆德手里拿着两张“委任状”,走到刘志坚面前。]

孔庆德:我们从杨玉昆的办公室里,搜出了两张委任状。

[孔庆德将两张委任状递给刘志坚。]

刘志坚(接过委任状,看了一眼,兴奋地):这一张是国民党给他的,这一张是日本人给他的。日军驻德州的特务机关委任杨玉昆为枣强、景县、故城三县的“剿匪司令”。

孔庆德:同时,我们还搜出了这几封信。

[孔庆德将几封信递给刘志坚。刘志坚接过信,认真观看。]

刘志坚:这是日本特务机关给杨玉昆的信。杨玉昆是汉奸罪证确凿。(他随即传令)把杨玉昆押回南宫,等候审判。

[战士们很快将杨玉昆押回南宫。]

叠影字幕,画外音:

随后,八路军将枣强县保安团改编为三十支队。不久,又将该支队改称“枣强县独立团”。

 

7-32、五月中旬;临清城区;青龙街

[东进纵队第二、第三团,在陈再道的率领下,进驻临清城区。陈再道将指挥部设在卫河西岸的青龙街。]

陈再道:今天都好好休息,明天上午过卫河。

战士们:是。

 

7-33、次日上午;临清城;卫河西岸

[卜盛光率领东纵第二团,迈着整齐的步伐,来到卫河西岸的桥头。]

[卜盛光站在桥头上,往对面一看。只见对岸的桥头上,站着好多手执刀枪,横眉立目的士兵。他们都面向这边,看样子是要阻止大家过河。]

卜盛光(驱马往前走了几步,向对面高声喊):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阻止我们过河?

对面领头的人:我们是“抗八联军”的人。抗八联军就是对抗你们八路军的联军,当然要阻止你们越过卫河。

卜盛光:如果我们硬闯呢?

对面的人:那你们就试试。我们要和你们战斗到底。

卜盛光(思考了一下,然后吩咐):先撤回去。

战士们:是。

[战士们都调转头,又回到青龙街。]

 

7-34、临清城青龙街;八路军指挥部

[卜盛光和战士们先后走进指挥部。]

陈再道(疑惑地):怎么又回来啦?

卜盛光:我们到了桥头上,发现对岸站着好多士兵,都拿着枪,挡在那里。我上去一问,才知道他们是“抗八联军”的人。                    。

陈再道(惊讶地):什么联军?

卜盛光:抗八联军。就是专门对抗咱们八路军的联军。

陈再道(气愤地)专门对抗咱们八路军?

卜盛光:是啊。所以,我们没敢贸然行动,赶回来向你报告。

陈再道:他们有多少人?

卜盛光:人数不少,还都有武器。如果我们硬闯,肯定会造成严重的流血事件。

陈再道:不能硬闯。(他思考了一下,然后吩咐)你派几个侦察员,化装成老百姓,到河东了解一下“抗八联军”的来历。

卜盛光:好。

[卜盛光转身向外走去。]

 

7-35、临清城内;商会会长李耀堂家

[李耀堂吃过午饭,正准备歇息。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他便从堂屋里走出来。]

李耀堂:谁呀?

[从门外传来一个女声:“是我们。你快开门。”]

[李耀堂走进过道,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三个人。他们是:临清县战委会的王笑一、中共临清县工作委员会的颜竹林和临清县妇救会副主任黑若仙。]

李耀堂(诧疑地):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黑若仙:我们是求你来啦。

李耀堂:求我?

王笑一:咱们进去说好吗?

李耀堂:好。请进。

[三个人跟随李耀堂,走进他家的堂屋。]

 

036、堂屋里

李耀堂(指着屋里的几个凳子):大家请坐。

[三个人都在凳子上坐下。]

李耀堂:你们说吧。

颜竹林:事情是这样的。咱们县的几个土匪和游杂武装,组成了一个“抗八联军”,阻止八路军过卫河。这件事你听说了吧?

李耀堂:听说了。

颜竹林:是人家八路军攻占了威县,才把咱县的日本人吓跑的。现在,“抗八联军”抢先占领临清城,还不让人家过河。人家八路军能答应吗?

李耀堂:人家当然不答应了。

王笑一:这不,八路军与“抗八联军”隔河对峙,战事一触即发。我们想请你出面平息这场不必要的争斗。

黑若仙:我们把咱们县有威望的人都数了一遍,觉得调解这次纷争的,只有你李先生了。

李耀堂:为临清民众消除血光之灾,我义不容辞。不过,光我一个人去不行。我得再叫上一个人。

颜竹林和黑若仙(齐声):谁呀?

李耀堂:四区专员韩多峰。

颜竹林(笑了):对呀,我们怎么把他给忘了?

王笑一:李会长,我们一起去找韩专员。

颜竹林(也激动地):对,我们都去。

李耀堂(疑虑地):你们去?你们是共产党的人。韩专员不会介意吗?

颜竹林(笑着):你放心吧。韩专员跟我们也有很好的合作。

李耀堂:这太好啦。

……

 

7-37、清平县康庄村;山东省第四专署驻地

[第二天上午,李耀堂、颜竹林等人,来到清平县康庄,第四专署专员韩多峰的住处。]

李耀堂(见到韩多峰,谦逊地):韩专员,我们求你来啦。

韩多峰:你我之间,何必说求。有什么事请说。

李耀堂:“抗八联军”与八路军在卫河桥上对峙的事,你听说了吧?

韩多峰:听说过,但不了解内情。

李耀堂:我们就是为这事来找你的。

韩多峰:为这事来找我?

李耀堂:我们想请你出面调停,制止这场不必要的争斗。

韩多峰(低下头想了想):好,这件事我答应了。

颜竹林:那你什么时候去呢?

韩多峰:我明天就去。

李耀堂和颜竹林(齐声):太好啦!

……

 

7-38、清平县麻佛寺;冯寿彭司令部

[第二天上午,韩多峰就带着情报股长赵文卿、组织部长中共党员吕仲华和几个传令兵,骑着自行车来到冯寿彭的司令部。此时,冯寿彭正躺在床上吸大烟。]

韩多峰(劈头就问):你为什么要和八路军开火呢?

冯寿彭(把大烟枪一扔,从床上坐起来):八路军欺人太甚,他们要来夺地盘,吞掉我们。我祖祖辈辈生养死葬都在清平,临清有我的亲朋好友。欺负到我冯二皮头上来了,俺不是好惹的,这仗非打不可!

  韩多峰:这个仗打起来对你有害无利,是赔本的仗!

  冯寿彭(不解地):为什么?

  韩多峰:枪炮子弹是不长眼睛的,一打起来不但临清人民遭涂炭,就连你的亲朋好友也难以幸免,因此这个仗你打败了不用说,就是打胜了也是败仗!

  冯寿彭:这话如何讲?

  韩多峰:因为仗是你领着打的,不论胜败,账都要算在你的头上。乡亲们会骂你不忠不孝!

[韩多峰的这些话确实打动了冯寿彭。]

冯寿彭:我不打有啥法?

韩多峰:有个地方的仗你很可以去打,胜败都是光荣的。

冯寿彭:哪里?

韩多峰:日本鬼子正攻击东阿,沈鸿烈主席不是在那吗?你如果截击敌人的退路打了胜仗,全国的报纸都会把你的名字登出来。

冯寿彭(高兴地):我这个高梁科毕业的好汉,还能有这点出息?

韩多峰:怎么不能?你忘了唐朝卢国公程咬金不是东阿人吗?他也是绿林大学毕业,你也不能小看了自己!

彭寿彭(眉飞色舞地):好吧,我一定离开这里去东阿打鬼子!

韩多峰:那咱们一言为定。

冯寿彭:好,一言为定。

 

7-39、临清县;吉占鏊的住处

[韩多峰一行人又来到临清城内,吉占鏊的住处。]

吉占鏊(一见到韩多峰,便红着脸说):韩专员,你什么也别说了。我们都看着冯司令呢。连他都听了你的话,我和吴连杰哪敢不听呢。

叠影字幕;画外音

韩多峰知道,吉占鏊说的是真心话。因为在“抗八联军”中,冯寿彭的兵力最多,有轻重机枪五十余挺,兵力数千之众,吉占鏊和吴连杰都惧怕冯寿彭。冯二皮答应不打八路军,他们二人是不敢违抗的。

韩多峰:照这么说,你们允许八路军过河?

吉占鏊:允许,允许。

韩多峰:还要欢迎八路军进城。

吉占鏊:那当然。

 

7-40、卫河西岸;八路军指挥部

[当天下午,韩多峰来到八路军指挥部。陈再道亲自赶到大门外迎接,并和韩多峰并肩走进会议室。]

陈再道(一指前面的一个高凳子):韩专员,请坐?

韩多峰(走过去坐下):陈司令,你知道阻止你们过河的是什么人吗?

陈再道:据我们侦察,是冯寿彭、吉占鏊、吴连杰等人组成的“抗八联军”。

韩多峰:对,就是他们。我今天是来告诉你,我已经说服了冯寿彭、吉占鏊他们。他们答应让你们过卫河了。

陈再道(惊喜地):这太好啦!谢谢你!

韩多峰: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陈再道:你回去告诉冯寿彭他们,只要他们不跟我们作对,不危害抗日大局,我们就和他们密切配合,共同抗日。

韩多峰:好,我一定转达。

 

7-41、清平县麻佛寺

[韩多峰又赶到清平县麻佛寺,向冯寿彭转达八路军的诚意。]

韩多峰:八路军对你们欢迎他们进城,很是感激。陈司令说了:只要你们不危害抗日大局,他们就跟你们联合起来,共同抗日。

冯寿彭:我冯二皮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人家对我好,我也不能辜负人家不是。

韩多峰(低下头想了想,然后抬起头):这么着吧。我这里有五千元抗日经费,是徐州第五战区长官部发给我的。我现在拔给你们三千元,以示鼓励。

冯寿彭(受宠若惊,当面向韩多峰发誓):谁不打鬼子就不是中国人,请长官看看俺冯二皮是不是好样的!

李耀堂: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冯寿彭说完,大踏步走下去。]

叠影字幕;画外音

当天下午,卜盛光就率领东纵第二团跨过卫河桥,开进了临清城中心地区。

 

7-42、临清城青龙街;八路军指挥部

[当天傍晚,颜竹林、王笑一、黑若仙等当地政府负责人,赶到八路军指挥部,向陈再道汇报临清的工作。]

陈再道(高兴地):很好!我正想了解当地的情况呢。

王笑一(转向颜竹林):你说吧。

颜竹林:我说,你们俩补充。

王笑一和黑若仙(齐声):好。

颜竹林(开始汇报):临清县的建党工作,是从一九三七年四月开始的。那时,鲁西北特委书记刘仲莹,在特委成员徐运北的陪同下,来到临清。徐运北在临清城内前关街,(说到这里,他一指身边的黑若仙)她家的大院里,介绍李葵元、黑若仙和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建立了临清特别支部。李葵元任特支书记,黑若仙任宣传委员,我担任组织委员。特支建立不久,即发展了张警民、张光第等进步青年入党。

七七事变以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北平、天津相继失陷,临清形势危急。此时,山东省第四专署驻在临清。专员赵仁泉等人暗中搜罗枪支,准备南逃。在这紧要关头,我们特别支部发挥了县委的作用。在临清城区、朱庄、大辛庄、下堡寺等地,发动了留枪斗争。我将我家的大门敞开,专门接待从华北前线退下来的散兵游勇,管吃管住,并筹集了部分钱款,收买了一些枪支。最终,赵仁泉虽然逃跑了,但他想携带大量枪支的阴谋未能得逞。

十月二十八日,日寇的一股骑兵由邱县出发,从浮桥上渡河,袭占了临清城。临清的维持会长胡乾一,副会长代理县长刘彝忱,商会主席王荫轩等人,手持日本国旗,在浮桥口欢迎日军进城。日军进城后,大肆杀戮抢掠。还在县城和五、六、七区都建立了伪区政府,先后把城南朱庄一带的地方民团、土匪张殿卿、冯舞桥部的一千五百余人收编为伪军,将滞留在堂邑县北部吴海子一带的国民党残兵、土匪吴连杰部收编为皇协军第一旅。

十一月初,临清特支撤离县城,转移至城南大辛庄、颜竹楼一带活动。特别支部决定,我留下继续在当地领导武装斗争,李葵元、黑若仙等转移到外地活动。

赵仁泉逃走后,接任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的是韩多峰。

韩多峰是山东省东平县人,原系冯玉祥所属西北军的将领。他为人正直廉洁,富有爱国心。他上任后,首先到聊城会见了范筑先和共产党员张郁光、齐燕铭、姚第鸿、赵伊坪等。由于韩多峰同范筑先有西北军同僚之谊,相知很深,故两人见面后谈得非常投机,一致决定要并肩携手、合作抗日。我们临清“工委”和临清“战委会”都与韩多峰建立了密切的关系。……这才有了后来韩多峰力劝“抗八联军”,同意八路军过河的事。

陈再道(感慨地):国民党当中也有爱国将军。一个范筑先,一个韩多峰,都是我们最可信赖的友军。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