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劳动模范小品剧本(镇长的三根笔)
农村农民小品,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做妈妈
拆除违建房屋搞笑小品剧本《开不
矿务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产品质量把控题材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历史电视剧本 >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三十五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历史电视剧本   会员:趣味厅12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0/10 9:56:24     最新修改:2018/10/12 9:01:5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三十五集
作者:高满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三十五集

 

35-1、八路军总部

刘伯承:冀南区指挥机关的警卫部队本来就不多,现在又分散下去一部分,就更少了。几个领导人的安全完全失去了保障。

再看敌人那边,自从去年‘六·一一’和‘九·一二’两次大扫荡都扑空后,冈村宁次就改变了战术,不再在冀南组织万人以上的大扫荡,而是根据我军分散活动的特点,组织了很多一千人或数千人的较小的扫荡。他们派遣大量的特务,刺探我军活动的情报,然后集中兵力进行定点围剿。这种小的‘扫荡’到处都是,每天都有,甚至一天好几次。

在这种情况下,冀南指挥机关经常处于敌人的包围之中。他们每天都有大仗、恶仗要打。有一天,他们一晚上换了三个地方,最后还是遭到敌人的合围袭击。把他们调到太行山来办公,肯定会影响他们指挥部队,但总比他们被敌人吃掉要好一些吧。

彭德怀(经过思考,最终还是点了头):好吧,我同意。(他顿了一下,又接着)你们以上汇报的都是让我头疼的消息。有没有好消息?

邓小平(笑了):你爱听好消息?

彭德怀:废话!谁不爱听好消息?

刘伯承(也笑着):好,那就说点好消息。陈再道、宋任穷他们将冀南的主力部队化整为零,分散到各地,频繁地向敌人发起攻击,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他们集小胜为大胜,取得了很好的战绩。

彭德怀(高兴地):很好!你们再说详细一点儿。

刘伯承:好!他们是从去年“六·一一”大扫荡后,开始重视这项工作的。他们要求各分区主要领导人亲自抓这项工作,并亲自带领小部队,与敌人周旋。去年八月十三日,新四旅第七七一团的一个连,袭入平乡县城,俘虏伪军一百多人。同日,第十九团一个排于故城县苏庄村,伏击由董故庄去北獐鹿的敌人,击毙日军五人,俘虏伪军十四人。八月二十一日,第六军分区的小部队在内线关系的配合下,化装袭入枣强县卷镇据点,击毙日军七人。之后,他们还用同样的办法袭击了武官寨和乔村据点。八月底,第三军分区的小部队,化装成卖西瓜的小贩,袭击曲周县城南关,取得胜利。第二十七团分散的小部队,采取化装办法袭入枣强县大屯据点,消灭日军十多人,伪军三十多人。……类似的战例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彭德怀(高兴地):分遣小部队,是关乎全局的战略举措。我们要好好地推动这项工作。

邓小平(接着):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冀南的武工队。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冀南各军分区都成立了武工队,甚至各县也都有了武工队。这些武工队活动在敌人的心脏,将死心踏地的汉奸、特务一一处决。如巨鹿警备队联队长王文珍、成安特务队长王同甫、南和伪大队长刘振山等,都是武工队深入县城内将他们打死的。武工队还和县公安人员、小部队配合作战,消灭了大批武装特务。如南宫的特务队、故城的工作队、武城的特务队、衡水的宪兵队,等等,都是他们干掉的。他们还充分利用“革命两面派”的村政权,建立了许多合法的和秘密的群众武装。如“保家自卫团”、“打更团”等。

彭德怀:大部队无法活动了。分遣小部队和武工队,就成了

当前最合适的作战模式。

刘伯承:对。

彭德怀:冀南的老百姓那么困难,陈再道他们就没采取什么补救措施吗?

刘伯承:当然采取措施了。(他说着,转向邓小平)邓政委,你给彭总讲讲吧。

邓小平:好吧。(他随即便介绍起来)今年三月,冀南行署颁发了借粮救灾指示和救灾工作办法,要求各地除有计划地利用军政人员减少定量节省下来的粮食,贷放部分公粮外,还号召富济贫,贫助富的传统美德。他们成立了救灾委员会,领导各地区赈济灾荒。我们边区政府发放春耕贷款一百三十五万元(冀南票),贷粮四十五万四千万斤,春荒急赈五百万元,救济款一百零八万元,粮十九万四千万斤。同时,他们积极修河筑堤,打井抗旱,进行生产自救。他们组织妇女成立了纺织组,织一匹布可挣二十二斤谷子。他们还成立了熬硝盐组,带领群众创收脱贫。

然而,所有这些措施,都只能缓解根据地及其附近的灾情,对于敌占区,我们根本无法管辖,更别提赈济灾荒了。

……

 

35-2、冀南军区司令部

[陈再道坐在会议室的办公桌前,端祥着手里的一封电报。宋任穷、王宏坤、王蕴瑞推门走进来。]

陈再道(用手一指旁边的三个高凳子):坐吧。

[三个人走过去坐下。]

陈再道(把那封电报递到宋任穷面前):这是总部和一二九师首长的通知。你给大家念念。

宋任穷:好。(他接过通知,轻声念起来)陈再道、宋任穷、王宏坤、王蕴瑞:

经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共同研究,做出如下决定:一、冀南军区抽调一批县、区级和军队团、营级干部组成“后梯队”,到北方局党校参加学习。二、将冀南军区的骑兵团和第二十一团,调到冀鲁豫军区;将第七七一团、第十团、第二十团,调到太行军区。三、为了保证冀南党政军机关的安全,决定将你们迁到铁路以西办公。现在征求你们的意见。如果同意,我们马上就安排。 

                       八路军总部、一二九师

 

宋任穷(念完通知,转身望着大家):这第一条和第二条,我们坚决执行。问题就在这第三条。首长为了保护我们,打算让我们撤到铁路以西去办公。

陈再道:现在大家讨论一下,我们撤还是不撤?

王蕴瑞(感动地):让我们撤到铁路以西办公,这是首长对我们的爱护和关怀,我心里很感动。但是,在目前这种形势下,我们必须坚守阵地,决不能往后撤。一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这可不是我们共产党的作风。

宋任穷:是啊。前一段时间,群众有畏难悲观情绪,我们千方百计地为群众鼓劲。现在群众的情绪高涨了,决心跟我们一道抗日。可我们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缩脖子自己往后撤了。这实在说不过去呀!

王宏坤:我们决不能后撤。如果我们走了,就会影响干部和群众的情绪。只要我们留在冀南,留在群众之中,就是对群众的鼓舞,就能坚定群众生产自救的信心。

陈再道(高兴地):好。老宋,你起草一个回电,表明我们决不西撤的决心。

宋任穷:好,我回去马上起草回电。(稍微顿了一下,他又接着)如果不西撤,我们就必须大幅度地压缩政府人员,精简政府机构,使我们的指挥机关更加灵活。

王蕴瑞:对。我建议,将司令部的通讯科、训练科、作战科合并;队务科与管理科合并。政治部宣教和民运部门合并。军区和各军分区撤销后勤科。冀南区党委严格规定各级政府部门、各群众团体和各级党委的具体人数。

王宏坤:鉴于留下来的主力团所属连队,大多数独立分散在各地活动,与团部联系比较困难。因此,团部的指挥作用减弱。除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十一团保留短小精干的团部外,其余各团撤销团部,但团的名义仍保留。分散活动的各部队由县大队领导统一指挥,其建制仍归各军分区。

宋任穷:另外,我们四个人也应该分散活动了。由于部队大都分散在各地,为了适应这种新情况,我建议,把我们的指挥机关分成四个小组,分别由我们四个人带领,到各地指挥作战。隔一段时间,我们四个人集中起来,开一次碰头会。你们说,这样好不好?

大家(齐声):好。

宋任穷(低下头想了想):还有一项工作,我们也必须抓紧。这就是改造村形和挖地道。

陈再道:对,这项工作很重要。

宋任穷(进一步向大家解释)所谓“改造村形”(群众称堵街口),就是把一个村子内的几个方向的胡同口都堵起来,另辟通道,并将村内一些院落贯通,在适当地方构筑隐蔽的射击口。这样,一个村子就变成了一座地上“堡垒”。然后,再和地道战结合起来,把村子变成一座“迷魂阵”,敌人进村、出村只能走一条路。进入村子后,人生地不熟,村内几个方向的出入口被堵死,不仅使敌人行动极为不便,甚至辨别东西南北都很困难。

王蕴瑞(接过来):而村内群众则人熟地熟,各家各院畅通无阻。还可以随时进入地道,村子就变成了一座“无人村”,敌人连人影也找不到。

陈再道:我们要以军区和行政公署的名义发一个命令,要求凡是能挖地道的地方,都要将各村各户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畅通的地道网。同时,要求所属部队每个班要有两个地道口。

王蕴瑞:好,就这么办。

……

叠影字幕;画外音

第二天,他们就以冀南军区和行署的名义,发出了要求抗日军民全部投入挖地道的命令。很快,一个群众性的挖地道运动,就在冀南的部分地区开展起来。

 

35-3、三月十五日上午;冀县某村;第六军分区司令部

[会议室里,第六军分区县、团级以上干部会议正在进行,已经接近尾声。易良品正在作总结。]

易良品:……这次会议共进行了两项议程:一是传达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关于继续深入开展整风学习的指示。二是研究和确定去北方局党校学习的“后梯队”人员。现在,这两项议程都已经完成。我宣布散会。

[与会人员都站起身,陆陆续续地向外走去。这时,一个侦察员急急忙忙地跑进司令部。]

侦察员:敌人分几路,向这个村子合围而来。

易良品:离这里还有多远?

侦察员:大约还有一里地。

易良品(庆幸地):多亏我们的会议结束得早,要不然非被包围在里面不可。(他随即向大家吩咐)通知各部队,跟随我们向外转移。

通讯员:是。

……

[于是,易良品率领各部队以最快的速度向外转移,于傍晚转移到了枣强县杨庄村。当天晚上,他们就在杨庄村宿营。]

 

35-4、第二天清晨;枣强县杨庄村

[天刚蒙蒙亮,从村外传来一阵枪声。]

[易良品从睡梦中惊醒,“噌”的从炕上弹起来,迅速穿上鞋子,冲到院里。他站在院里仔细一听,村外的枪声十分激烈。]

易良品(心里判断)一定是村子被敌人包围了。

[这时,驻在附近的警卫部队都迅速赶到这院里。]

易良品(立刻向大家吩咐):大家分散突围。文建武政委带领一个警卫班,向北突围;夏祖盛副司令员带领一个警卫班,向南突围;王树棠参谋长带领一个警卫班,向西突围;我率领一个警卫班,向东突围。大家立刻行动。

大家(齐声):是。

[于是,大家开始分散突围。易良品率领一个警卫班,一边打一边向村外冲。经过一番激烈拚杀,终于冲出了杨庄村。]

 

35-5、杨庄村东南不远处

[易良品率领大家冲到村外,他催马跃过一道水沟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腹部。易良品翻身坠马,跌落在沟外的平地上。他连忙爬起来,用手捂着腹部的伤口,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后面的警卫员看到后,慌忙跳下马,跑过去扶住他。]

警卫员:易司令,你受伤了?

易良品(忍着巨痛):被敌人打了一枪。

警卫员(顿时吓蒙了):那怎么办呢?

易良品(一手撑着地,一手捂着腹部,强忍着伤痛):快带着大家冲出去。

[这时,只见枣强县大队政委广育带着一个排,边打边向这里靠拢。]

警卫员(哭喊着):广政委,易司令负伤了。

[广育一听,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牙齿都打颤了。他和警卫员将易良品抬到沟里,看到汩汩鲜血透过他的棉军衣从腹部流出来,警卫员连忙用衣服紧捂住正在流血的伤口。]

易良品(轻轻出了一口气):广育,你是共产党员,我也是共产党员。是死是活,你一定要把我抬下去。

广育(连忙点头):放心,有我在就有你在。(他又转向警卫员)咱们赶紧把易司令抬到一个安全的村子,进行救治。

警卫员:好。

[于是,他们将易良品抬到油古村,找到了分区医疗所所长熊登钦。]

 

35-6、油古村;第五军分区医疗所

熊登钦(吃惊地):什么?易司令受伤啦?

广育(急切地):是啊。你赶紧给易司令找个发全的地方。

熊登钦(低下头想了想):那就将易司令送到底阁村吧。那个村比较大,好掩护,有情况也便于疏散。

广育:好。

[大家把易良品抬到底阁村附近。]

广育(向身边的一个侦察员):你去把村长叫出来。

侦察员:是。

[侦察员转身跑进了底阁村。不大功夫,就领着村长跑出村来。]

熊登钦(向村长吩咐):你找一户可靠的老百姓,让易司令治伤。

村长:请跟我走吧。

[大家抬着易良品,跟随村长走进了底阁村。]

 

35-7、底阁村;一个堡垒户家里

[夜已经深了,村里没有灯光,只有远处的狗吠声。]

[熊登钦、村长、担架队员和两个警卫员,抬着易良品匆匆走了进来。大家小心翼翼地把易良品放到老乡的土炕上。这时,易良品面色苍白,已经半昏迷了。]

[熊登钦立即给易良品检查伤口。他发现他的肚子很胀,估计是子弹伤到了膀胱,排不出尿。于是就用一根小皮管为易良品排尿。尿排出来了,里面都是鲜血。]

熊登钦(心里一沉):易司令的伤情很严重。

村长(焦急地):那赶紧做手术呀!

熊登钦(心情沉重地):咱们这里医疗器械和药品都奇缺。目前只能用盐水清洗一下伤口,再涂上一点红汞。没有别的办法。

村长:那咱们赶紧转院。

熊登钦(含着眼泪):只有做手术才能救司令员。可是,现在路上五里一碉,十里一堡,处处沟壑。再者,敌人已经知道易司令受伤,出动大量兵力挨村挨户地搜查。现在转院,就等于把易司令往敌人手里送。

广育:无法转院,又无法救治。这可怎么办呢?

[熊登钦也难过地低下了头。]

叠影字幕;画外音

易良品的伤势一天比一天重,他开始发高烧、吃不下东西,时而昏迷、时而苏醒。这天夜里,易良品又苏醒过来。

易良品(望着熊登钦,有气无力地):熊大夫,你过来。

熊登钦(连忙走过来):易司令,什么事呀?

易良品:我知道你为我费了不少心,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如果你能把我救过来,我们一起看看社会主义多好。

熊登钦(淌着眼泪):易司令,你一定能挺过这一关的。

易良品(笑着摇摇头):我知道,我看不到那一天了。你要是能熬到那一天,替我看看这里实现社会主义的样子。

熊登钦:你放心吧,我保证做到。

[易良品欣慰地笑了。很快,他就又昏了过去。]

 

35-8、底阁村

叠影字幕;画外音

易良品在老乡家的土炕上,顽强地捱了七天。那天晚上十点多钟,易良品停止了呼吸。

熊登钦(搂着易良品慢慢变凉的躯体,一遍一遍地轻声叫着);易司令,易司令。……

村长(悲伤地问):通知家属了吗?

熊登钦:分区机关已经派人去找易司令的爱人王月婷了。

警卫员:月婷嫂子在分区妇救会工作。她们为躲避敌人扫荡,经常变换驻地,想找到她也不容易。

熊登钦:没办法,只能等着。(他想起易司令一生征战,为革命立下汗马功劳,便心情沉痛地转向村长)请你想办法买一口棺材,甭管多少钱,要好的,板厚一些。

村长(想了想):这村一个有钱人家,有一副很好的棺材,板子也很好,但要花一百块钱。

熊登钦(毅然地):一百块就一百块。这副棺木我们买了。(他随即又问)你看将易司令安葬在哪儿呢?

村长:这附近的侯滩村西有一片坟地。就把易司令安葬在那里吧。

熊登钦:敌人正在到处搜查,我们只能趁夜晚将易司令悄悄下葬。

村长:好吧。

 

35-9、半夜后;底阁村

[棺材买来了。大家开始入殓。]

熊登钦(流着眼泪问警卫员):易司令有什么遗物?

警卫员(从易良品衣袋里掏出一块手表):只有这块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手表。

[熊登钦接过手表,上满弦,对好时间,郑重地戴在了易良品的手腕上。然后,大家便将易良品的遗体装进棺材,抬到侯滩村西的坟地里,掩埋了。]

 

35-10、三天后;六分区医疗所

[王月婷在六分区妇救会几位同志的陪同下,走进了医疗所。]

熊登钦:你们是……?

王月婷:我是易良品的爱人。

另一位女同志:接到“易司令病危”的通知,我们马上就赶来了。易司令得了什么病?他现在怎么样啦?

熊登钦(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含着眼泪):易司令已经去世了。

王月婷(大吃一惊):啊!

[王月婷一下子坐在椅子上,痴呆呆地愣在那里。跟她一块来的几位同志也都惊呆了,她们连忙扶住王月婷。]

其中一位同志(忍着悲痛):易司令什么时候去世的?

熊登钦:三天前。由于敌人正在搜查,当天夜里就悄悄下葬了。

王月婷(沉默了片刻,才用平静的声音):他埋在哪里?

熊登钦:侯滩村西的坟地里。

王月婷(坚定地):带我去。我要见他最后一面。

熊登钦:这……已经下葬三天了,就不要……

王月婷(突然以坚定地、不容质疑的口气):带我去!

其他几位同志(也都向熊登钦要求):就让他们见最后一面吧。

熊登钦(点点头):那好吧。

[于是,熊登钦和警卫员找了几个人,拿着铁锨和镐头,领着王月婷和妇救会的人,向侯滩村西的坟地里走去。]

 

35-11、侯滩村西的坟地里

[几个人用铁锨挖开坟墓,将棺材盖打开。]

[王月婷走上去趴在棺材上仔细观看。只见易良品依然安详地躺在里面。她强忍着悲痛,为丈夫整整衣衫,理理头发……]

[看着已经怀孕七个月、大腹便便的王月婷,大家无不心如刀绞,泪流满面。这时,大家发现易良品手腕上的手表,还在执着地向前跳动着,发出清脆的嘀嗒声。]

[王月婷(整理好丈夫的衣衫,又给他整理好头发,最后又详细检查了一遍,这才从棺材上站起身。]

王月婷:把棺材盖上,埋了吧。

[于是,大家又把棺材盖好,重新掩埋起来。]

 

35-12、邱县某村;冀南军区司令部

[宋任穷坐在办公桌前,正在认真地工作。一个通讯员快步走进来。]

通讯员:报告,师部紧急通知。

[宋任穷(接过通知,认真地看起来。]

叠影字幕;刘伯承的声音

陈再道、宋任穷、王宏坤、王蕴瑞:

经师部研究决定,冀南区再抽调部分地方干部到北方局党校学习。希望你们尽快组成第二个‘后梯队’。需要指出的是,这批干部必须由陈再道带队。来到太行山后,陈再道也留在党校参加学习。

                   一二九师  刘邓

 

宋任穷(看完通知,转身走到屋门口,大声喊):通讯员。

一个通讯员(从另一个房间出来,跑到门前):到。

宋任穷:快去把刘明鉴和王志清叫到我这里来。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向外跑去。]

 

35-13、半小时后;冀南军区司令部

[侦察科长刘明鉴和通讯科长王志清,一前一后走进来。]

宋任穷(首先向刘明鉴):陈司令现在什么位置?

刘明鉴:南馆陶以西的南彦寺村。

宋任穷(沉思着):南彦寺村的群众基础比较好,村里的环境也不错。我们需要开一次碰头会。就把碰头地点定在陈司令居住的南彦寺村。你们看怎么样?

刘明鉴(连连点头):好啊。

宋任穷(这才又转向王志清):通知王宏坤副司令员和王蕴瑞参谋长,尽快赶到南彦寺村开碰头会。

王志清:好。

[王志清立刻出去布置。随后,宋任穷也带着一个警卫班向南彦寺村赶去。]

……

 

35-14、馆陶县;南彦寺村:陈再道宿办室

[这天晚上的九点钟,宋任穷和警卫员走进陈再道居住的大院。陈再道和工作人员都连忙从屋里迎出来。]

陈再道(一把抓住宋任穷的手,热情地):宋政委。

宋任穷(也抓住陈再道的手):陈司令。

陈再道:快进屋吧。

宋任穷:好。

[几个人都向屋里走去。]

 

35-15、屋里

[大家走进屋里,在办公桌旁边坐下。宋任穷从衣袋里掏出那个“通知”,递给陈再道。]

宋任穷:这是刘邓首长的通知。你看看。

陈再道(接过通知,匆匆看了一遍):首长的决定,我不能执行。

宋任穷(笑着):这个问题现在不讨论。等大家都到齐了,你在碰头会上说吧。

陈再道:好吧。

宋任穷(继续):看到通知后,我就觉得应该召开一次碰头会。由于你居住的南彦寺村,群众基础好,又是爱国将领范筑先和三分区司令员张维翰的故乡。所以,我就把碰头地点定在这里。

陈再道:你的决定非常正确。这里不仅群众基础好,还改造了村形,挖了地道。

宋任穷(兴奋地):真的吗?

陈再道(继续介绍):当然是真的。村里的主要街道、胡同都筑起矮墙,敌人的汽车、骑兵进来根本无法活动。地下全挖了地道,家连家,村连村。敌人来了,能打就打,不能打就在地道隐蔽或转移。

宋任穷(高兴地):太好啦!

叠影字幕;画外音

在随后的十一点半,王蕴瑞也赶到了。活动在南面元城一带的王宏坤离这里最远,他是第二天中午到达这里的。

 

35-16、南彦寺村;陈再道宿办室

[四位首长一见面,气氛立刻热烈起来。]

[由于各部队都分散活动,他们见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大家讲述自己身边发生的事和自己掌握的一些情况。]

王蕴瑞(首先开始汇报):我们小组活动在威县南部。最近我听到一个好消息:李定灼和宋之光被救出来了。

王宏坤:真的吗?

王蕴瑞:当然是真的。

陈再道:你快说说营救的经过。

王蕴瑞:好。李定灼和宋之光被捕以后,被关押在南宫县城日本宪兵队监狱里。二军分区和四军分区的首长联合起来,共同制定了营救方案。他们让南宫县大队、四分区区中队,配合第十一团的两个连进行营救。由四军分区敌工科副科长兼南宫县敌工科长曹忠元、南宫县大队队长李地山、第十一团团长吕琛统一指挥。

三月二十七日,营救人员利用内线关系进入南宫城内,在内线人员的协助下智砸监狱,救出了李定灼、宋之光等四十多人,并击毙日军四人,俘虏伪军四十多人。我军无一伤亡,内线关系也没有暴露。

[大家听后,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王宏坤:这还真是个好消息!

王蕴瑞(继续讲述):另外,分散到各地活动的小部队,也都战绩颇丰。二月六日,五军分区部队在地方游击队的配合下,一举攻克了冀县西部的码头李伪军据点。二月十二日,六军分区第十九团以突然袭击手段攻克武城北部的甲马营据点,全歼守敌一百四十余人。三月二十二日,十九团又在游击队的配合下,袭入恩县旧城,击毙日伪军一百多人,俘虏伪军八十三人。

[第二个汇报的是王宏坤。]

王宏坤:我们驻扎的位置比较靠南,掌握的冀南的情况不多。但是,我们也有一个好消息。一个战士回家探亲,在他家乡听到了这样一件事:第二军分区第二十五团副团长周润身,因经不起残酷环境的考验,准备叛变投敌。在去内邱县投敌的路上,被他的警卫员击毙。警卫员又回到了部队。

陈再道:这可是个新鲜事。

宋任穷:这件事我也听说了。我建议,对那个警卫员进行通报表扬。

陈再道:我同意。

[宋任穷接着便开始汇报他掌握的情况。他首先拿出一二九师师部发来的通知,递向王宏坤。]

宋任穷:这是一二九师首长的通知。你们看看。

[王宏坤接过通知,认真地看着。]

陈再道:这个通知我已经看过了。首长的决定我不能执行!

王宏坤(已经看完通知,他抬起头望着陈再道):为什么?

陈再道说:别人谁去党校学习都可以,唯独我不能去。

王蕴瑞(加重语气):为什么?

陈再道:这个时候,我决不能离开冀南!

宋任穷(笑着):这是刘邓首长亲自决定的,你推也推不掉。

陈再道(仍然固执己见):两个月前,军区决定不西撤,坚守阵地。这是大家一致通过的。现在让我往后撤,这不是让我当逃兵吗!

王蕴瑞:这不是往后撤,是去党校学习。

陈再道:都一样。

宋任穷(继续开导):我知道,不怕任何艰难险阻,坚守阵地决不退缩。这是我们共产党的一惯作风。可你别忘了,服从命令,服从组织决定,也是我们共产党的一惯作风。

陈再道(无奈地摇摇头):我不想离开这里,还有一个原因。

王宏坤:什么原因?

陈再道:双群在四分区快要生孩子了,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宋任穷(笑了):这你大可放心。我会派专人照顾你爱人。大人孩子都不会有危险。再说了,你就是在这里,也没空照管啊。嫂子生第一个小孩时,你伺侯过几天?好啦,上级决定的事,你就别反对了。这次是你去,下次王宏坤同志去。

陈再道:为什么这次不是你去?

宋任穷:因为刘邓首长没点我的名。如果点了我的名,我就去。你知道刘邓首长为什么非要你去吗?

陈再道:我哪儿知道?

宋任穷:因为你指挥作战总是往前跑,甚至直接率部冲锋。徐向前副师长在这里时,每次下命令都要附加一句:‘不许陈再道打冲锋!’现在环境这么残酷,几乎每天都有仗打。很显然,你在这里是最危险的。

陈再道:打仗怎么能怕危险?

宋任穷:不是怕危险,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你想想,最近我们牺牲了多少好干部。除了易良品司令员外,六地委副书记王泊生、二十五团团长梅华樊、一分区参谋长郭好礼、二分区政委李忠……都在最近三个月牺牲。这可都是经过战争考验的老革命。刘邓首长能不心疼吗?现在点名让你去学习,显然是为了保护你,也是为我们党保存有生力量。

陈再道:我是军区司令,我应该保护大家的安全,哪能让首长把我保护起来!

宋任穷(笑着):你的情况特殊嘛。谁让你打仗老往前跑呢!……好啦,你就别坚持了,服从组织的决定。

[陈再道无奈地低下头。]

宋任穷:你走的时候,拐个弯儿到永年韩荫亭的据点里带上刘志坚。我陪你一起去看看他。

……

叠影字幕;画外音

当天晚上,陈再道和宋任穷就向永年赶去。一路上,要穿过三道封锁线。第一道封锁线是侯村至平固店的公路;第二道封锁线是安寨至北口的公路。这两条封锁线都过得比较顺利。最难通过的就是第三道封锁线,大由至许庄公路。

 

35-17、大由至许庄公路封锁线

[公路上碉堡林立,三五里就有一座炮楼。一到晚上,炮楼上都点着长明灯。]

[陈再道一行人,很快便来到离炮楼不远的公路边。]

炮楼上的伪军(立即大声询问):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带路的同志(马上用暗语回答):我们是八方过客。

伪军:你们到哪里去?

带路的同志:我们要到老家去。

[暗号对上了,伪军就不再问了。]

[陈再道一行人,顺利通过了这道封锁线。再往前走,是塔寺桥至肥乡的公路。这条公路两侧都挖有深沟,大家从一截未填平的沟里通过。陈再道那匹骡子看到深沟不敢过,警卫员在前边拉,战士们在后边推,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弄过去。]

 

35-18、永年县甄庄村;三分区路西指挥部

[四月十四日,陈再道和宋任穷走进了路西指挥部。第三军分区政治委员肖永智、参谋长高厚良等人,热情地从屋里迎出来。]

肖永智(紧紧握住陈再道的手):首长一路上辛苦了。

陈再道:不辛苦。

高厚良:快到屋里休息。

宋任穷:好。

[于是,两位首长跟随肖永智、高厚良向屋里走去。]

 

35-19、路西指挥部会议室

肖永智(指着屋子正中的两个凳子):两位首长,请坐。

[陈再道和宋任穷走过去坐下。]

陈再道:这一带的路真难走,封锁线一道挨着一道。

高厚良:我们这里流传着这样一首打油诗:日住碉堡下,

夜观炮楼灯,行军必过路,天天闹敌情。

宋任穷(笑着):这样形容一点也不过份。从第一道封锁线到甄庄一路上的见闻,让我们见识了冀南碉堡林立,沟壑纵横的状况。

高厚良:是啊,就说甄庄吧。这个村在永年滏阳河以东,四周都可以看到敌人的炮楼、碉堡。

肖永智:两位首长在这里要听我指挥。你们先吃饭休息,我先到刘志坚主任那里去,让他准备好。等你们一到,就走。

[肖永智拖着一条受伤的腿跑进跑出,为陈再道他们的下一步行动作准备。]

 

35-20、当天晚上;路西指挥部

[吃过晚饭,高厚良向两位首长汇报了第三军分区的情况。两位首长都对三分区的工作,给予很高的评价。]

陈再道(高兴地):三分区搞得很好!

宋任穷:你们这里有根据地,有游击区,还能在敌人的格子网里活动。

 

35-21、深夜;路西指挥部

[当天夜里,两位首长就要出发了。]

肖永智(见陈再道穿的是军装,便提议):陈司令,你能不能换上便衣?万一遇到敌人也好作掩护。

陈再道:不用换。和部队一块行动没关系。(他随即又进一步解释)我主要是带部队打仗,穿军装便于指挥部队。要是真被敌人抓住,我穿便衣也没用。我是湖北人,一听口音就知道不是本地人,是“南蛮子”。

叠影字幕;画外音

去年发冬装时,冀南部队大都发的是便衣,当时陈再道也做了一套,但始终没穿过。

[陈再道一行人上路后,径直向南沿村走。途经李胡寨、宋寨之后,即沿滏阳河南岸西行。永年城南面“府南桥”据点的灯光,看得很清楚。往西又走了几里路,就到了南沿村。]

 

35-22、南沿村

[这里距离永年城十来里地。还没到村边,肖永智就带着几个伪军走过来。]

肖永智:首长,我接你们来啦。

陈再道(好奇地):你怎么指挥起伪军来啦?难道他们都和我们有关系?

肖永智:是啊,他们多数都和我们有联系。

宋任穷:这里的敌工工作算是做到家了。

肖永智:两位首长,快进村吧。刘志坚主任正等着你们呢。

宋任穷:好。

陈再道(一挥手):进村。

……

 

35-23、南沿村;韩荫亭家

[由于大家的精心照顾,刘志坚恢复得很快。现在,他已经能站起来了,但还不能走路。昨天,接到肖永智送来的消息,他都很激动。大家立即收拾行装,准备起程。]

[黎明时分,陈再道和宋任穷来了。他们没有过多的寒暄,只是相互紧紧的握手。]

刘志坚(指着他身边的一个陌生人):这是韩荫亭同志。这几个月来,多亏了他的精心照顾。

 陈再道(走上前去,紧紧握住韩荫亭的手,郑重地):我代表军区司令部和全区人民谢谢你!

 韩荫亭(疑惑地):这两位是……?

 刘志坚(马上介绍):这是军区的陈再道司令员和宋任穷政委。

 韩荫亭(又转身刘志坚):那你是……?

 刘志坚(笑着):我叫刘志坚,是军区政治部主任。

 韩荫亭(十分意外,他激动地):你们把这么大的干部安排到我家养伤,这是共产党对我的信任。我感到非常高兴。我要求加入共产党,请你们继续考验我。

 宋任穷:你的要求,我们会认真考虑的。你保护了刘志坚主任的安全,为抗日做出了重大贡献。(随后又嘱咐他)以后要多加小心,不要被敌人发觉。

韩荫亭:我记住了。

 

35-24、南沿村村西头

[当天晚上,他们就告别韩荫亭,陈再道骑着骡子,肖永智带着部队抬着刘志坚,准备赶往太行山区。宋任穷一直把他们送到村外。]

宋任穷(站在村头):老陈,我只能送到这里了。我还要到永年北部检查工作。

陈再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去吧。

宋任穷:好,那我走了。

[宋任穷说完,便转身向北走了。]

[陈再道、肖永智、刘志坚三位首长,目送他们走远,然后才向西而去。]

 

35-25、磁县北部;郭小屯村

[陈再道一行人走了一夜,沿途经过邯郸至肥乡公路、邯郸至成安公路,到达邯郸以南、磁县东北交界处的郭小屯。]

[当地抗日政府的负责人高镜、王俊等人,热情地从村公所里迎出来。]

高镜(兴奋地):陈司令,刘主任。

王俊(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快给陈司令、刘主任安排个安全的住处。

工作人员:是。

[工作人员抬着刘志坚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肖永智:我给大家介绍介绍。这位是高镜,原来是八旅二十二团政治处副主任,去年从延安党校学习回来就到这里来了,很有水平。这位是王俊,四川南部县人,一九三四年初在川北参加红军的。在八旅二十二团是一个英勇善战的老营长,打起仗来不要命,他现在是邯磁大队的大队长。

特写镜头:高镜,身穿长袍大褂,白面书生,像个教书先生或者教授。王俊,上穿一件紧身夹衣,一排布扣不知有多少,下穿灯笼裤,腰插手枪,像个练武的。

高镜:首长,快请到里面说话。

[陈再道、刘志坚、肖永智等人,跟随高镜和王俊向会议室里走去。]

 

35-26、第二天上午;郭小屯村公所

陈再道(向肖永智提出自己的要求):我想到外面走一走,看一看。

肖永智:绝对不能出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高镜(劝阻):陈司令,这里不是咱们根据地,也不是游击区,只能说是隐蔽活动区。你穿着军装,一出门就露馅了。出了事,我们可担当不起。等到晚上,可以带你们出去走走、看看。

[接着,他们开始向陈再道汇报这一带的情况。]

高镜:一九四二年下半年,为贯彻军区提出的“敌进我进”的方针,我们率领一支精心挑选的小部队到这一带活动。经过半年多的艰苦工作,现在终于站稳了脚跟。

王俊:我们得到了各界群众的支持,并和许多民团和伪军建立了关系,还建立了比较安全的交通站。从冀南到太行山去的许多干部,都是由这里的交通员带路,通过铁路线、封锁沟,顺利到达太行山区的。

陈再道(笑着):你们两个一文一武,搭配的不错。

    王俊:在这里施展不开,憋的慌,小打小闹的不过瘾。

    陈再道(笑得更甜了):你先忍耐一段,以后有你的大仗打。

 ……

 

35-27、当天晚上;郭小屯村

 [到了晚上,王俊带着一个加强中队,几挺机枪,护送着他们一行人出发了。]

陈再道(一边走,一边对肖永智):你回去吧。你还有好多事要安排。

肖永智(坚决地):不行。必须送你们过了铁路,我才放心。

……

 

35-28、滏阳河边

[他们很快就到了滏阳河边。这是一条横穿冀南南北的大河,河床不宽,水较深,日军巡逻艇经常来回巡逻。他们从一个碉堡旁边的木桥上走过去。]

 

35-29、光录火车站附近

[陈再道一行人来到邯郸、磁县之间的光录车站附近。这时,就见一列火车“轰隆轰隆”的开过来。火车头前面的探照灯照的通明耀眼。]

陈再道(急切地):大家快卧倒!

[战士们只好卧倒在地。陈再道的骡子被火车声吓到了,怎么也不肯卧倒。战士们都赶紧上前协助,大家七手八脚,总算让它卧了下去。]

陈再道(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个“庞然大物”,差一点暴露目标。

[火车开过去了。大家准备过铁路。]

[铁路两侧的封锁沟有两丈多深。]

 陈再道(望着眼前的封锁沟):这么深啊!如果填平一段过去,不知要动用多少人力,耗费多长时间呢?

王俊:不用填沟。我们有过铁路的办法。(他随即向旁边喊道)交通员。

一个交通员(跑到王俊跟前):到。

王俊:带领大家过铁路。

交通员:是。

[交通员带领大家,不从有沟的地方过,而是从光录车站附近伪军的炮楼下边穿过。于是,他们顺利地过了铁路。]

陈再道(紧紧握着肖永智的手):你要注意身体,不要拖垮了。咱们就此分手吧!

肖永智:好。首长要注意安全。我们会见面的。再见!

……

 

35-30、月夜;赶往太行山的路上

[陈再道一行人沿着平坦的小路向西疾进。两边不远处,峰峰煤矿和磁县陶瓷厂,灯火明亮。他们顾不得观看两边的灯光,一心只想快点走,争取今晚过了这道难关。]

[战士们轮流抬着刘志坚快步西行,陈再道骑着骡子在后边一溜小跑地紧跟。又走了一段路,进入丘陵地区,西边的高山隐约可见。这时天快亮了。四周的碉堡可以看得很清楚。]

王俊:天明了,先在这个村庄隐蔽住下。今天傍晚再过最后一道封锁线。

陈再道:好。

[于是,他们走进了了附近的一个村庄。]

 

35-31、村庄内

[陈再道一行人在村里刚想休息一会儿,突然又响起了枪声。原来附近的敌人发现了他们,开始向这里搜索。最担心的情况终于出现了。]

王俊(焦急地):敌人来搜查了。别人都好说,刘主任怎么办?

陈再道(双拳握得咯吱响):决不能让刘主任第二次落入虎口。

王俊:对。

陈再道(对王俊):你出去观察一下,看来的是日军,还是伪军。

王俊:好。

[王俊来到大街上仔细观察,发现来的都是伪军,他马上赶回来。]

王俊:陈司令,来的都是伪军。

陈再道(果断地将大手一挥):往外冲!

王俊:好。我带部队前边打,你们在后边跟。

[王俊说完,带领部队往外就冲。刚冲到村口,迎面撞上一股敌人。他们几挺机枪一齐开火,打得敌人晕头转向。大家护卫着刘志坚,一路向西冲去。]

 

35-32、碉堡前面

[大家从敌人的一个碉堡前面冲过。碉堡里的敌人有的向外射击,有的大喊大叫,都不敢出来。]

 

35-33、公路旁边

[陈再道一行人来到了一条公路旁。他们刚要过路,埋伏在对面的敌人开了枪。]

陈再道(焦急地):这里又有敌人。

王俊:怎么办?

陈再道:冲过去。

王俊:好。

[王俊率领部队又是一阵冲杀,总算冲了过去。]

 

35-34、小河边

[大家来到一条小河边。正在渡河,后面的敌人又追了上来。]

陈再道(立刻吩咐):王俊,你率领部队在后边掩护,给我狠狠地打。我带两个排在前面开路。

王俊:好。

[经过一番激战,大家终于闯过最后一道封锁线,进了山区。]

 

35-35、张二庄

[又往前走了十几里路,就到了张二庄。太行山的小部队和民兵来迎接他们一行人。]

一位排长:我代表太行山的抗日军民,欢迎你们!

[大家听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再道(笑着):我们这一路上,边走边打,走了十几个小时,却无一伤亡,刘主任也很安全。这简直是奇迹。

王俊:是啊。我们虽然几次遇险,但都安全通过。

……

 

35-36、西达城

[在张二庄休息了一天,继续西行。到了西达城,这才算到了太行根据地。]

陈再道(对王俊):你可以回去了。

王俊(风趣地):不行。到了师部,拿到收条才能回去。

 

35-37、当天下午;西达城

[直到刘邓首长派人来接大家,王俊这才放心。分别时,两个人依依不舍。]

陈再道(紧紧握着王俊的手):我学习完了回冀南,还从你们那里过。回去问候高镜同志。

王俊说:我等着你。我愿意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爱打仗,边打边走多痛快。

 [王俊说完,带着战士们走了。]

 [陈再道、刘志坚等人跟随太行军区的同志,经河南店到达一二九师师部所在地——涉县赤岸村。]

 

35-38、涉县赤岸村;一二九师师部

[刘伯承和邓小平在师部亲自接待他们。]

刘伯承:你们总算幸运,没出事。

陈再道:刘志坚命大,多少难关他都能闯过来。

刘志坚(笑着):我不是命大,是命苦。你们真刀真枪地和敌人干,我却躺在担架上活受罪。

[两位首长都被逗笑了。]

 陈再道:请师部给宋政委发个电报。告诉他,我和志坚已经安全到达师部,并转告三分区的同志。

 刘伯承:马上就发。

 邓小平:发电报时告诉任穷,再道同志的爱人生下小孩,就想法把她送到太行山来。

[听了这话,陈再道心里热乎乎的。]

 

35-39、北京铁狮子胡同;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冈村宁次、大城户三治、中西贞喜都坐在作战室里。作战科长和情报科长一前一后,走进来。]

作战科长:司令官,找我们有什么事?

冈村宁次:二位科长请坐下?

情报科长:好。

[两个人走过去坐下。]

冈村宁次:你们讲一讲皇军在冀南的驻军情况。

作战科长:好。(他走到挂在墙上的地图前,用指挥棒指点着):随着皇军在太平洋战场的失利,不断从中国战场上抽调兵力,驻冀南区的皇军也逐渐减少。今年一月下旬,第四十一师团调往太平洋战场。该师团在冀南区的防务,由驻辛集的独立混成第九旅团接替。随后,独立混成第九旅团、第八旅团驻冀南的各大队又先后被调走,其防务由第一一零师团的两个联队接替。截止到现在,驻冀南军队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

冈村宁次:数量多少不是决定胜负的主要原因。关键是要采取强有力的行动。今年以来,你们都采取了什么行动?都有什么战绩?

作战科长:我们对冀南共军进行了一连串的扫荡,调动军队少则几百人,多则上千人。这些行动给他们造成了重大损失。

冈村宁次:重大损失?你们围歼了他们哪个指挥机关?围歼了他们多少部队?

作战科长:这……

冈村宁次:指挥机关一个也没有歼灭。恐怕围歼部队也很少吧?

作战科长:围歼部队不少,但都没有彻底歼灭,有很多人漏网。

冈村宁次(气急地):我说过多次了。我要的不是重创,而是全歼,彻底歼灭,一个也不剩。你们懂吗?

作战科长:今后我们一定全歼。

冈村宁次:我问你,冀南共军的哪一部分最活跃?

作战科长:最活跃的就是共军的第一军分区了。(他说着,转向情报科长)对不对呀?

侦察科长:对。据我们侦察,第一军分区的共军最活跃,经常向皇军发动攻击,给皇军造成不小的损失。另外,他们还开辟了一条所谓的交通线,太行山区和冀南的联系,大都通过他们那里。

冈村宁次:共军第一军分区的头目是谁?

情报科长:桂干生、李大磊、张西三和王贵德。

冈村宁次:这几个匪首现在什么地方?

情报科长:他们驻在魏县一带。

冈村宁次:好!(他迅速走到地图前,寻找着魏县的位置)嗯,在这里。你们迅速调集邯郸、大名、成安等地的皇军,分数路连续扫荡魏县地区。这一次务必将他们的指挥机关彻底剿灭,活捉那几个匪首。

两个科长(立刻站起身来,齐声):嗨!

……

 

35-40、魏县南台头村;第一军分区司令部

[军分区司令桂干生、政委李大磊正在办公室里,研究下一步的行动。]

桂干生(和李大磊商议):早在两个月前,刘邓首长就让我们把第二十团调往太行山区。由于形势紧张,没有付诸实施。现在是五月下旬了。你看,是不是先让二十团直属队和第一营向太行山转移,第二营继续留在这里。

李大磊:好,我同意。

桂干生(转身走到屋门口):通讯员。

一个通讯员(快步跑到门前):到。

桂干生:通知第二十团直属队和第一营,准备向太行山转移。第二营明天赶往临漳东南、回隆西北地区,继续留在冀南与敌人周旋。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向外跑去。]

 

35-41、魏县南台头村

[五月二十六日凌晨,第二十团团长徐绍恩、政委李汉英、参谋长何明先等人早早起床,准备率领直属队和第一营向太行山进发。这时,一位侦察员跑了进来。]

侦察员:报告,敌人从邯郸、大名、成安等地,调集日伪军四千多人,兵分数路,向这里合围而来。

政委李汉英:幸亏第二营提前转移到了回隆一带,要不然也要被包围在这里。(他接着向团长徐绍恩提议)我们应该立即投入战斗,掩护党政机关转移。

徐绍恩:好。现在我们研究一下,从哪个方向突围最好?

何明先:我建议,向东南方向突围。这个方向不远处就是卫河。只要一过卫河,就比较安全了。

徐绍恩:好,那就向东南突围。(他随即向通讯员吩咐)传我的命令,部队紧急集合。迅速抢占村子东南头的有利地形,不惜一切代价阻击敌人,掩护党政机关转移。

通讯员:是。

[通讯员立即向外跑去。]

[战士们很快集合起来。徐绍恩、李汉英、何明先等首长,迅速带领大家向东南方向冲去。]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