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院年会正能量搞笑小品剧本《明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取钱
工程建筑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剧本《资深员工
公司年会搞笑小品《有房才有家》
有关团队文化的话剧,能体现团队文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历史电视剧本 >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三十六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历史电视剧本   会员:趣味厅12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0/10 14:01:43     最新修改:2018/10/12 9:03:2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三十六集
作者:高满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三十六集

 

36-1、南台头村东南头

[战士们来到村东南角,就看到有很多日伪军向这里攻击而来。]

徐绍恩(立即传令):坚决打退敌人,掩护党政机关突围!

[徐绍恩说完,率先冲进敌群,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拚杀。他一连砍倒三个敌人,又带领战士们跃上一道河埝,准备继续向前冲时,被敌人隐藏在前面的一挺机枪打中胸部。徐团长踉跄着向前跑了几步,便扑倒在地。战士们立刻跑过去,将徐绍恩扶起来。]

徐绍恩(强忍着疼痛,向政委李汉英):快带领大家冲出去。

[徐绍恩说完,便昏了过去。]

李汉英(转向警卫员):背上团长,跟我们向外冲!

警卫员:是。

[警卫员立即背起徐绍恩,紧跟在李汉英身后,向前冲去。]

[李汉英带领战士,冲进敌群,与敌人展开激战。经过一番拚杀,终于在二十六日夜晚,与党政机关一道突出重围,向东南卫河方向转移。]

 

36-2、魏县寺南村村北

[二十七日早晨,到达魏县牙里西南的西吕村。接着由西吕村向东南方向转移。当他们到达寺南村村北时,突然从前面的一道河埝背后跳出一股日伪军,足有一百多人。]

李汉英(大声高喊):同志们,冲上去,杀开一条血路!

[李汉英率领大家冲上河埝,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拚杀。正当他与一个粗壮的敌人拚得难解难分时,又有一个敌人从旁边冲过来,一刺刀捅进了他的后背。他回过头怒视着那个敌人,再想还击已经力不从心,他重重地倒下了。]

参谋长何明先(见此情景,马上传令):背上李政委!冲出敌人的包围圈!

[于是,何明先率领大家继续向北转移,于上午十一时到达前、后王圈一带。]

 

36-3、前后王圈村

[此时,部队连续战斗,指战员水、米未进,十分疲劳。正当他们要做饭时,尾追之敌赶到,向他们发起攻击。]

何明先:同志们,坚决突破敌人包围。

战士们:是。

[指战员们继续与敌人浴血奋战。又经过一番激烈搏斗,终于突破敌人围攻,向王圈东北方向的沙口集一带转移。]

 

36-4、沙圪塔村村西

[当部队到达沙圪塔村西时,又遭敌人堵截。]

何明先(果断地高声命令):一营长,你带领第二、第三两个连,掩护党政机关向北转移。一连由我率领,留在这里阻击敌人,为党政机关争取转移的时间。

一连长:是。

[何明先率领一连抢占有利地形,顽强阻击敌人达一个多小时。直到一分区党政军机关安全转移,他们才准备撤退。然而,此时敌人已经形成了包围,突围已经十分困难。]

何明先:迅速抢占沙圪塔村,据守院落打击敌人。等黄昏后再突围。

战士们:是。

[于是,战士们以最快的速度占领了沙圪塔村,据守几个院落与敌人对峙。到了晚上,他们乘夜幕突出包围,终于脱险。]

叠影字幕;画外音

在三天的反合围作战中,打死打伤日伪军七百多人,八路军伤亡四百五十多人,失踪多人。一分区党政军机关损失严重。

 

36-5、邱县南辛店村;路登峰家

[一个通讯员走进路登峰家的小院。正在院里拾掇东西的张莲芹发现后,连忙迎上去。]

张莲芹:你是……?

通讯员:我是军区司令部的通讯员。

张莲芹:哦,那快进屋吧。(她把通讯员拉进屋里,又给他倒了一碗白开水,这才询问)你有什么事?

通讯员:宋政委说,他们想孩子了,想请你们到军区司令部去一趟。

张莲芹:军区司令部在哪儿呢?

通讯员:就在小郭斗村。不远,离这儿只有八里路。

张莲芹:好,我们明天就去。

 

36-6、邱县小郭斗村

[第二天,路登峰、张莲芹就带着宋小平来到小郭斗村,走进了军区司令部。]

一个小战士(走过来):同志,你们是……?

路登峰:听说宋政委想孩子了,我们把孩子送来,让他们团聚一下。

[小战士这才明白,连忙向宋任穷的宿办室跑去。]

小战士(边跑边喊):宋政委,孩子来啦,孩子来啦!

[宋任穷和钟月林听到喊声,都从屋里跑出来。]

钟月林:孩子在哪儿呢?

宋小平(一看到父母,连忙跑上去):爸爸,妈妈!

钟月林(一把抱住孩子,亲了亲她的小脸):让我好好看看。

[大家看到宋小平已经一岁多了,健康、活泼又可爱,都非常高兴。]

宋任穷(紧紧握住路登峰的双手):谢谢,谢谢你们!

钟月林(紧握住张莲芹的手,含着眼泪):多亏你们照顾孩子。

[这时,一位刚从前线回来的战地记者看到如此激动人心的场景,想给他们拍几张照片。]

记者:我为大家拍几张照片,作为纪念。大家说好不好?

大家(齐声):好!

[于是,记者为宋任穷、钟月林、路登峰、张莲芹和宋小平五个人拍了一张合影像。]

记者:小平和她奶娘坐在一起,照一张。

张莲芹:好。

[宋小平坐在张莲芹腿上,由张莲芹抱着,照了一张。]

记者:宋政委,你们一家人再照一张。

宋任穷:好。

[宋任穷、钟月林和宋小平坐在一起,又照了一张。]

记者(又转向路登峰和张莲芹):你们一家人也照一张吧。

路登峰:好。

[路登峰、张莲芹和宋小平坐在一起,又照了一张。]

 

36-7、南和县孔村

[六月初的一天上午,南和县孔村的一个“堡垒户”院里。张双群端着一个洗脸盆走出东屋,将一盆洗衣服的脏水泼进院子西南角的粪坑里。]

房东马大娘(慌忙从北屋里跑出来,忙不迭地):闺女,你怎么出来啦?你生了孩子才三天,还不能见风。快回屋里歇着去。

[马大娘说完,使劲往东屋里推张双群。]

张双群(一边往东屋里走,一边笑着):没事儿,大娘!我哪有那么娇贵呀!

马大娘(一直把张双群推进东屋,让她坐到床上,这才说):你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对不起不顾生死打鬼子的陈司令!

张双群:你放心吧,我真没事。

……

[这时,一个在暗处放哨的小战士跑进来。]

小战士:报告!军区的刘明鉴来啦。

[张双群和马大娘都向门口望去。只见身材高大的刘明鉴跟在哨兵后面走进屋来。刘明鉴是军区司令部的侦察科长,张双群对他很熟悉。]

刘明鉴(郑重地):这里的形势越来越严重。宋任穷政委命令我们,立即把你送进太行山。

张双群(感到意外):马上就走吗?。

刘明鉴:马上就走。

张双群:好。我安排一下,就跟你走。

马大娘(连忙拦住):你生了孩子才三天,怎么能再长途奔波呢?

张双群(一边抱起刚出生三天的孩子喂奶,一边笑着):没事儿,大娘!

刘明鉴(又告诉张双群):这次要从新开辟的一条交通线走,有专人护送你。我提前赶来通知你,好让你有所准备。负责护送你的人一会儿就到。

张双群(点点头,然后向房东马大娘):大娘,由于我走得太急,没时间安排这孩子啦。我现在把他交给你。由你们家照管也行,你交给一户你认为可靠的人家照管也行。

马大娘(认真地):你放心吧。俺会把他当成自己家的孩子。

[张双群一直把孩子喂饱,才恋恋不舍地将孩子交给马大娘。]

马大娘(接过孩子,郑重地):你放心走吧。俺一定会照顾好的。

……

 

36-8、马大娘家里

[半小时后,负责护送张双群的敌工人员赶来了。这是敌工部长张荗林亲自指定的人选。他二十四五岁,身材高挑,眉清目秀,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但他的举止言谈中却透出一种身经百战的沉稳和老练。]

敌工人员(一到这里,便和张双群商量):如果在路上遇到敌人盘问,就说咱们是逃难的。你是我姐姐,我是你弟弟。如果敌人再往下盘问,就说我姐夫是铁路工人,在前年的一次战斗中被冷枪打死了。嫂子,你看这样说行吗?

张双群(连声答应):行,行!

[于是,张双群打扮成一个逃荒的农妇;那敌工人员也化装成一个农家青年。两个人轮流抱着张双群的第一个孩子,上了路。]

 

36-9、邢台至临清公路上

[张双群和敌工人员向北走了不到二里路,就来到了邢临公路上。只见公路上的行人大都是逃难的破衣烂衫的群众。公路两侧的土地极为干燥,没有一丝水份,一道道裂纹弯弯曲曲,清晰可见。两个人便也加入难民的行列,沿着邢临公路往西走。]

[当他们走到邢台城边时,远远地看到前面是敌人的一道关卡。有几个日伪军在前面路口上盘查行人。日伪军都荷枪实弹、严阵以待。]

敌工人员(低声对张双群):嫂子,按咱们说好的应付敌人。

[张双群(点点头):嗯。

[于是,两个人大大方方地向前走去。]

 

36-10、哨卡前

[张双群和敌工人员一前一后,来到哨卡前。]

一个伪军(愣愣地):你们是干什么的?

张双群:俺是到外地逃难的。这是我弟弟。在家里呆不下去了,我们姐弟俩到外面去讨生活。

另一个伪军(疑惑地):姐弟俩?你男人呢?

张双群:俺男人是这附近的铁路工人。两年前在一次战斗中被冷枪打死了。长官,你就可怜可怜俺们吧。

[几个日伪军没看出什么破绽。]

一个伪军(不耐烦地):走走走,过去吧。

[两个人就这样进了邢台城。]

 

36-11、邢台南关

[傍晚时分,他们来到了邢台南关。只见大街上到处都是难民,露宿街头的比比皆是。]

张双群(与敌工人员商议):我们也在街上随便找一个地方,凑合一晚上算啦。

敌工人员(坚决不依):嫂子,你刚生完小孩没几天,怎么能露宿街头呢?

张双群:没事。我没那么娇贵。

敌工人员:绝对不行。必须找一个小客店,让你住下。

张双群(连忙):不用不用。

敌工人员:你别管。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敌工人员说完,便顺着大街往里走去。]

 

36-12、邢台南关

[五分钟后,敌工人员一溜小跑赶了回来。]

敌工人员:姐姐,跟我走。

[敌工人员拉起张双群,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小客栈。他为张双群办好手续,让她住进去。而他自己却在客栈大门外过了一夜。]

 

36-13、邢台火车站

[第二天,他们早早起床,赶到火车站。]

[上午便登上了去邯郸的火车。火车沿着铁轨稳稳地前行。张双群这是第一次坐火车,倍感新鲜。她两眼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庄稼、树木和房屋,心绪早已飞到了丈夫身边。]

叠影字幕;画外音

到达邯郸后,他们在一个关系户家中住了一夜,又继续乘火车南下,在磁县附近一个车站下车。

 

36-14、磁县火车站

[两个人一出车站,张双群就看到了陈再道的警卫员李国文。只见他正站在出站口外面,焦急地等待。]

张双群(总算松了一口气):可到家啦。(她转身对那敌工人员):你回去转告大家,我平安到了太行山。你回去的路上也要小心。

[敌工人员点点头,又走回车站,准备乘车往回返。]

[这时,李国文已经跑了过来。]

李国文:嫂子,你们可来啦!我都等你们半天啦。(他说完,抱起张双群身边的孩子,一边用手抚着孩子的小脸一边问):还认识我吗?

小孩(眨巴着眼睛看了看他):当然认识。你是李国文叔叔。

张双群:小李,咱们走吧。

李国文:好。

[于是,李国文抱着小孩,领着张双群,直奔北方局党校而去。]

 

36-15、北方局党校大门前

[下午四点多,他们进了一个村庄。然后,便来到一座古朴的建筑前面。]

李国文(指着前面的大门):嫂子,这就是北方局党校。陈司令就在这里面学习。

张双群(眼睛立刻亮起来,兴奋地):他现在就在里面吗?

李国文:是啊。

张双群:那我不走了。就在这里等他。

李国文:陈司令让我把你接到师部招待所,没让你在这里等。

张双群:不管怎么说,反正我不走了。

[李国文看得出,张双群一来是走得太累了,二来也是想早些见到陈司令,也就不再拦她,陪着她一同等候。]

 

36-16、北方局党校大门前

[下午六点多钟,陈再道走出党校大门。他第一眼就认出了等候在大门外的张双群,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然而,一看张双群的装束,他又忍不住直想笑。张双群头上缠着一条退了色的花毛巾,脸上灰尘厚厚的,几乎看不到肉皮;上身的黑夹袄有好几个洞,破洞四周的布边扎煞着,象一个个小翅膀;下面的裤子脏兮兮、油乎乎的,分不清是什么色。脚上的黑夹鞋也有几个洞,前面露着脚指头。……这时,、张双群也看到了陈再道,也慌忙迎了上去。虽然只分开一个多月,仿佛已经好多年了。猛然见了面,都有些激动,又有警卫员在跟前,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陈再道(愣了一会儿,才笑着):看你这样子,活像个逃难的。

张双群(连忙接过话碴,也笑着):你说对了,我就是化装成难民才混出来的。

陈再道(走到李国文身边,从他怀里接过小孩):来,让爸爸抱抱。想爸爸了吗?

小孩(俏皮地):想了。我经常想爸爸每天在干什么?你在山上也打鬼子吗?

陈再道:不,爸爸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

小孩(又顽皮地):学习什么?学习打鬼子吗?

陈再道(亲切地抚着小孩的头发):别问了,你还小,还不懂这些。

小孩:我懂。学习也是为了打鬼子。不是吗?

陈再道:是,是。

[陈再道一边说着,一边亲了亲孩子的小脸。小孩“咯咯”地笑着。]

李国文(走过来用手捏住孩子的小脸,笑着):你就知道打鬼子!

[几个人都笑了,笑得很开心。]

陈再道(收住笑容,向张双群问):你们一路上顺利吗?

张双群:顺利。我这次走的是新交通线。走邢临公路到邢台;在邢台过了一夜,然后上火车,直到磁县。(稍微顿了一下,她又笑着)这次我算享福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火车。

陈再道(深有感触地):是啊!敌工部的同志办法就是多。过路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你看啊,我和刘志坚是边打边走,你是坐火车;有的由交通员领着就过去了;还有的化装成阔气人物,坐着轿车从敌人的城镇里穿过。……”

张双群:这都是让敌人逼出来的。

陈再道:对。(他说完,便领着张双群往回走。一边走着,他又忍不住问):军区的情况怎么样?宋政委他们都在干什么呢?

张双群:他们正在打击敌人抢粮的活动。

陈再道:是吗?(他眼里直放光,兴奋地):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双群:冀南今年大部分土地都已经绝收,只有少数地下水浇灌的土地有一些收成。敌人知道今年收成不好,早早地就开始抢粮。五月下旬,各军分区的“反抢粮”战斗就开始了。

陈再道:打得怎么样?

张双群:第一仗打得很成功,击溃了抢粮的敌人,把粮食都夺了回来。我临来的前一天,听说各军分区‘反抢粮’的战斗都打得很激烈。

陈再道(惋惜地):这么解气的一仗,我却没赶上。唉……

 

36-17、六月七日凌晨;南辛店村;路登峰家

[路登峰夫妇和宋小平正在睡梦中。忽然,听到从大门外传来“咚咚咚咚”的急促的敲门声。路登峰赶紧穿上衣服,来到院里。]

路登峰:谁呀?

通讯员:是我。军区司令部的通讯员。

路登峰(慌忙跑进过道,将大门打开):进来吧。

通讯员:我说句话就走,不进去了。

路登峰:你说。

通讯员:明天上午,敌人要对南辛店一带进行大扫荡。

路登峰(疑惑地):明天上午?

通讯员(恍然地):哦,现在是六月七号了。今天上午……今天上午敌人要对这一带进行大扫荡。你要通知大家,提前转移。

路登峰:好,我知道了。

[通讯员说完,便转身走了。]

 

36-18、仁义庄村

[当天早晨,路登峰抱着宋小平,带着全家转移到仁义庄,父亲的杂货铺里。]

张百付:你们怎么这时候来啦?

张莲芹:宋政委捎来口信儿,说今天上午敌人要扫荡南辛店一带。

张百付:是吗?那赶紧进来。

[张百付赶紧把他们拉进屋里。]

 

36-19、仁义庄村;杂货铺里

[上午十点钟,一个村民慌慌张张地跑进杂货铺。]

村民:小鬼子已经从南辛店向这里来啦?

张百付:还有多远?

村民:马上就要进村了。

张百付:敌人就要来啦。咱们赶紧带着孩子转移。

路登峰:好。

[路登峰抱起小平,和全家一起冲出南辛店村。]

 

36-20、南辛店村东

[冲出村后,他们又顺着交通沟向东转移。]

[没走多远,路登峰就发现,由于跑得慌张,随身带的包袱掉在了路旁。]

路登峰(焦急地):坏啦,包袱掉在路上啦。

张莲芹:那怎么办呢?

路登峰(将孩子交给张莲芹):你抱着孩子,赶快往东跑,我回去拾包袱。

张莲芹:你小心点儿。

路登峰:没事儿。

[路登峰说完,迅速往回跑去。]

 

36-21、仁义庄村东头

[路登峰跑到村东头时,敌人已经追上来了。突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腿。顿时,鲜血直流。他蹲在地上,不能走了。]

[一个日本军官抽出腰刀架在路登峰的脖子上,嘴里咕噜了一阵子日语。]

一个翻译(指手画脚地):太君是说,我们来了,你们不要跑,谁跑就杀谁的头。

路登峰:以后不跑了。

[这时,南面传来一阵枪声。敌人听见枪声,扔下路登峰向北跑了。]

[路登峰正在惊慌时,十几匹马已经跑到他的眼前,为首的正是宋任穷政委。路登峰顿时像是搬掉压在胸口的重石一样。]

宋政委(向卫生员吩咐):马上包扎伤口。

卫生员:是。

[卫生员很快给路登峰包扎好伤口。]

宋任穷(向周围的战士吩咐):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战士们:是。

[战士们迅速将路登峰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36-22、邱县北部;宋任穷宿办室

[这一天,宋任穷、王宏坤、李菁玉、王蕴瑞、朱光等人,又召开碰头会。他们在宋任穷的宿办室汇合了。]

[几个人一见面,就开始讨论当前的形势。]

宋任穷:最近,我们指挥机关所处的环境越来越恶劣,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小。只剩下邱县北部和元城,这两小块根据地了。而且敌人的扫荡重点,又从枣强、冀县一带转移到了我们这里。

李菁玉:更为严重的是旱灾持续发展。继一九四二年大旱,粮食欠收后,一九四三年一至六月,滴雨未下。不仅夏粮收成无几,秋粮也种不上。老百姓的生活陷入绝境。

王蕴瑞:是啊,我们出去征粮的同志,看到老百姓一个个饿得奄奄一息,哪里还说得出口向他们征粮,常常是奔波一天,仍然空手而归。

宋任穷:尽管我们采取了很多补救措施,但冀南的灾情还是越来越严重,群众的生活也越来越困难。我这几天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现在,运东卫东地区已经完全打开了局面。我们的指挥机关能不能向东挪一挪,转移到运河以东,形势相对较好的莘县一带呢?

朱光(眼前一亮):这个主意不错。把我们的指挥机关转移到莘县一带,既能扩展我们的活动范围,又能减轻这里群众的负担,一举两得。

王蕴瑞(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地图铺到桌上,找到莘县的位置):莘县,在我们的东南方向,直线距离大约一百五十里。(看到这里,他十分激动)好,我们就转移到莘县。

朱光:我建议,到了那里,就驻在王寨乡的杨庄村。

王宏坤(高兴地):对!据我所知,杨庄村有“三多”,即沙荒地多、树多、苇子多。全村五百口人,三千亩地,其中大都是一人多高的苇子地。杨庄村四周全是三丈多高的土围子,设有东门和西门。这种环境非常有利于我们开展抗日工作。

宋任穷(点点头):咱们这样好不好?由我带领一部分人,先到那里驻一段时间。如果真如我们说的那样,就把那里作为我们的一个落脚点。

大家(齐声):好。

宋任穷:我马上向总部和一二九师汇报。上级批准后就立即行动。

……

叠影字幕;画外音

不久,他们就开始率领指挥机关向莘县一带转移。一路上,他们看到沿途土地干裂,庄稼绝收;到处都是面如菜色、衣衫褴褛的难民。

 

36-23、莘县王寨乡杨庄村

[杨庄村的农户都种了很多高大的、各种各样的树。一到夏天,房屋之上青翠的树冠连在一起,将小村掩映在一片浓浓的翠绿之中。村子四周的田地又全是高高的树木和苇子,远远望去,分不清哪里是树林,哪里是村庄。]

[六月中旬,宋任穷率领部分军区机关人员,转移到了杨庄村。村长夏少增从村公所里迎出来。]

夏少增:宋政委,欢迎,欢迎。

宋任穷(向提前进村打前站的王蕴瑞):房子都号好了吗?

王蕴瑞:都号好了。

夏少增:宋政委,请跟我走吧。

宋任穷:好。

[宋任穷、钟月林和警卫员,都跟随夏少增向他家走去。]

 

36-24、杨庄村;夏少增家的闲院里

[宋任穷和警卫员把生活安顿好后,负责无线电联络的钟月林,在院里来回转了两圈,发现西边的院墙外面有一棵大槐树,便与宋任穷商议。]

钟月林(指着那棵大槐树):把天线架在那棵树上吧。

宋任穷:好。(他随即转向警卫员)来,我们一起架天线。

警卫员:是。

[于是,钟月林在树下指挥,宋任穷和警卫员就在树上操作,很快便把天线架到了那棵大槐树上。]

[这时,有两个邻居走过来。]

邻居(很是好奇):树上缠这么多铁丝干什么?

钟月林(只得应付):这是电鸟用的。

 

36-25、当天晚上;夏少增家

[晚饭后,夏少增轻轻走进宋任穷的宿办室。]

夏少增:宋政委,你找我?

宋任穷(点了点头):是啊! (他一指面前的一个高凳子)坐吧。

[夏少增走过去,坐在那个凳子上。]

宋任穷(关切地):咱们村有几个党员?

夏少增:这村的党员除了我以外,还有三个人。他们是夏云龙、夏炳银、王景贤。

宋任穷:都是你发展的吗?

夏少增:对,我最早。他们都是我发展的。

宋任穷:你想没想过,在村里成立个党支部。

夏少增:成立党支部?可这村里只有我们四个党员。

宋任穷:关键不在于人多少,而在于领导得力不得力,组织能不能迅速发展。

夏少增:你说的对。我们都听你的。

宋任穷:好。你要在村里尽快把党支部建立起来。你担任党支部书记,其他三个党员都是支部委员。然后,迅速在积极分子里面发展党员。

夏少增:好。

宋任穷:同时,我们还要成立妇救会、儿童团和民兵连,把妇女、儿童和青年都动员起来,作为我们的基干队伍。

夏少增:太好啦!

……

[夏少增很快就建立了党支部,又把五名积极群众发展为党员,壮大了党组织的力量。在杨庄的影响下,武家河、余庄、尧头等十几个附近的村庄,也先后建立了党支部,发展党员二十多名。]

 

36-26、几天后;夏少增家

[夏少增和村里的几名党员,都坐在宋任穷的宿办室里。宋任穷正在向大家介绍他的设想。]

宋任穷:经过几天的了解,我发现杨庄是个理想的地方,非常适合作我们的落脚点。以后,我们的兵工厂、冀南银行和鲁西银行以及银行的印刷所,都要逐步搬到这里来。现在,我们要物色几个理想的场所。

夏少增(沉思了片刻):我认为,兵工厂就建在村西北角的夏高升家。(他说着,转向其他几个党员)你们看怎么样?

夏炳银:我看行。我建议,把印刷厂建在北王奉村。那个村离这里只有几里路,很适合印刷厂驻扎。

王景贤:我同意。

宋任穷:同时,我们还要在这里挖地道。这里虽然地理环境不错,如果能再挖上地道,把村里户与户之间,甚至附近的村与村之间都连接起来。那岂不是更好吗?

大家(齐声):那当然好。

……

 

36-27、七月上旬;莘县杨庄村;夏少增家

[宋任穷正在他的宿办室里阅读文件。通讯员手里拿着一份电报跑了进来。]

通讯员(将电报递到宋任穷面前):报告,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发来的电报。

[宋任穷接过电报,打开,认真观看。]

叠影字幕;彭德怀的声音

宋任穷、王宏坤、王蕴瑞、朱光:

鉴于你们已经打开了莘县一带的局面,军区指挥机关也有一部分转移到那里。经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研究决定,将原来由冀鲁豫军区第三军分区管辖的堂邑、冠县、莘县、清平、朝城、卫东六县,划归冀南区管辖。希望你们迅速成立相关的领导机构,更有效地管理此地区。

                 八路军总部、北方局

                            四三年七月三日

 

[宋任穷看完电报,心中暗自琢磨。]

叠影字幕;宋任穷的声音

上级首长要把这里的几个县划归我们管辖。这样,我们在这里指挥部队就更方便了。不过,为了管理好这几个县,我们要尽快成立相应的领导机构。

宋任穷(想到这里,转身走到门口):通讯班长。

通讯班长(快步从另一个屋里跑出来):到。

宋任穷:通知王宏坤、王蕴瑞和朱光,尽快赶到这里开碰头会。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跑回屋里。不大功夫,就见有三个通讯员快步跑出去。]

 

36-28、七月十日下午;夏少增家

[王宏坤、王蕴瑞、朱光等人,先后走进了宋任穷的宿办室。宋任穷马上向大家介绍情况。]

宋任穷: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决定,将冀鲁豫军区第三军分区管辖的堂邑、冠县、莘县、清平、朝城、卫东等六个县,划归我们冀南军区管辖。领导机构怎么设置?人员怎么组成?请大家发表意见。

[大家听后,都低下头认真地思考。]

王蕴瑞(首先发言):我建议,成立第七军分区。

朱光:对,我同意。第七军分区的司令员就由赵健民担任,政委由肖永智担任。

王宏坤:同意。

宋任穷:我们再把第三军分区的第二十二团,调归第七军分区,作为主力团。

大家(齐声):好。

……

 

36-29、八月中旬;杨庄村大街上

[宋任穷搀扶着大腹便便的钟月林,顺着大街往村外走。快到村头的时候,村民郭文清的母亲从村外走进来,正好和宋任穷夫妇走了个面对面。]

郭大娘(疑惑地望着他们俩):你们这是干嘛去?

宋任穷:她已经到了临产期,我们到村东头的窑洞里去住。

老大娘(纳闷地):到了临产期,为什么要到窑洞里住?

宋任穷:咱们这里不是有一种说法吗?让外地人在家里生孩子不吉利。我们要尊重群众的风俗习惯。

老大娘(立刻瞪大了眼睛):这怎么能行!哪有在窑洞里坐月子的!什么不吉利啊?我不怕!你们到我家去住吧。

[老大娘说完,不容分说,拉住钟月林的手,硬是把她拽到自己家里。]

 

36-30、一个月后;郭文清家

[郭大娘整整照顾了钟月林一个多月。宋任穷夫妻俩非常感动。临分别时,钟月林跪在老人面前。]

钟月林(含着眼泪):我想认你为干娘。你同意吗?

郭大娘(激动地):同意。我的好闺女。

钟月林:娘!

郭大娘:快起来。(她连忙将钟月林拉起来,揽进自己怀里):闺女,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娘家!

……

 

36-31、一二九师师部;陈再道住处

[陈再道和张双群正在屋里收拾行李。刘伯承和邓小平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刘伯承(望着正在忙碌的陈再道):你在忙什么?

陈再道:正在收拾行李。我马上要返回冀南。

刘伯承:师部决定,你跟我们一起赴延安,参加整风运动。

陈再道(抗拒地):我刚在党校学习毕业,就又去学习呀?

邓小平说:对呀!连彭老总和刘师长都去学习,难道你的思想水平比他俩还高吗?

陈再道(连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尽快返回冀南,那里是我的工作岗位。

刘伯承:我们这次赴延安,一是为了参加整风运动,二是准备参加党的“七大”。

邓小平:我们把大批干部和部队从冀南调出来,是为了减轻冀南群众的负担。你现在赶回去,不是给群众增加负担吗?

刘伯承(笑着):再说,你的饭量又大,你回去老百姓受得了吗!

[邓小平和陈再道都被逗笑了。]

陈再道:我可以少吃一点嘛。

刘伯承(拍拍陈再道的肩膀,笑着):服从组织决定。赶紧收拾一下,跟我们走。

陈再道(只好答应):好吧。

……

[九月十日,彭德怀、刘伯承、罗瑞卿、陈再道、范朝利、徐深吉等人,离开晋东南,赶赴延安。]

 

36-32、莘县杨庄村;夏少增家;宋任穷宿办室

[宋任穷坐在办公桌前。王宏坤、张维翰、朱光三个人,坐在办公桌旁边的长条板凳上。王蕴瑞、李福祥、雷绍康坐在靠东墙的床沿上。乔晓光和肖永智则躺在床上。袁鸿化坐在办公桌前面的一个高凳子上。整个屋子里显得有些人稠地窄。]

[下午三时,宋任穷宣布会议开始。]

宋任穷(提高声音):冀南军区领导人扩大会议,现在开始。首先请军区副司令王宏坤同志,向大家介绍冀南的灾情和我们采取的救灾措施。

[宋任穷说完,转身望着坐在旁边的王宏坤。]

王宏坤(向大家环视一周,然后开始介绍):今年的旱灾空前严重,直到八月滴雨未下。旱灾尚未结束,又发生了严重的蝗虫灾害。从八月上旬开始,大批蝗虫飞抵冀南区。最大的蝗群方圆几里,它们一落地,顷刻间,就把几十亩甚至几百亩农作物吞食得一干二净。最严重的地区有:一分区漳河、大名、魏县、元城;二分区南宫、隆平、巨鹿;三分区馆陶、曲周、广平;四分区邱县、企之、宏毅;五分区景南、衡水;六分区清河、武城、垂场等县。据隆平、巨鹿、南宫县统计,蝗虫毁灭了五百多个村庄的庄稼。

八月下旬,冀南开始下雨。九月初,连降七天大雨,暴雨成灾,洪水泛滥,滏阳河、卫河两岸尽成泽国。水势稍退后,群众冒着雨,火急地进行补种、抢种,以期晚秋能收获一点粮菜。然而,敌人于九月下旬,毫无人性地先后在临清县的大石桥、武城县的渡口驿、夏庄等处,将运河掘开了口子。在漳河县南上村掘开了漳河河堤,在鸡泽县境内破坏了滏阳河堤,河水漫溢,平地积水一尺多,使大片肥沃的土地,再度陆沉,受害地区多达三十多县,许多村庄成了一片汪洋。馆陶全县百分之六十四的村庄成了水村,武城县被淹一百一十个村庄,淹地面积占全县五分之三,清河县被淹面积占四分之三。故城县也大部被淹。任县和隆平简直成了滏阳河的储水湖,房屋倒塌,人畜漂没,仅剩一片半浸在水中的断垣残壁。

随后,冀南部分地区又遭遇了冰雹的严重袭击。冰雹大者如鸡蛋,群众在旱灾、水灾之后,抢种、补种的一点晚苗和蔬菜,全被砸毁。最严重的临清、广曲、企之三县统计,庄稼被水淹七十多万亩,被蝗虫吃掉九百多亩,被冰雹砸毁八千多亩。

严重的天灾人祸,使富饶的冀南平原杂草丛生,满目荒凉。广大群众不得不以树皮、树叶、花生皮、棉花籽充饥。有些地方连树皮、树叶都吃不到。

祸不单行。不久,冀南群众又遇到了一场可怕的霍乱等传染病。瘟疫的猖獗流行,加上严重的自然灾害,夺走了千百万人的生命。巨鹿县饿死五千多人,患霍乱病死亡三千多人。曲周县东王堡村在一百五十户人家中死亡几百人,其中因传染病死亡者占五分之四;北辛庄村四百户中饿死四百多人。八月五日至十月十七日,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威县南胡帐村一百七十户中死亡二百三十多人;邱县梁二庄村三百户中死亡四百多人。瘟疫流行最严重的垂杨、枣南、清河等县死亡人数更多。清河县王世公村曾在一天之中死亡四百多人,黄金庄死亡二百多人。垂杨县段芦头一个集日因饥饿而倒街死亡者三十多人。当时,冀南地区的许多地方,几乎是“无家不带孝,村村有哭声”。

[说到这里,王宏坤痛心地低下了头。其他人也都默默地垂下头。]

王宏坤(继续):为了赈济灾荒,冀南区党委和行署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边区政府紧急调拔救济粮三百万斤,食品五万七千斤;从冀鲁豫区紧急调拔救济粮三百二十六万五千斤。秋雨后,又贷麦种一百九十多万斤。

然而,这些粮食和物资的运输却成了大问题。大家都知道,冀南区沟墙纵横,公路如网,到处都有敌人盘查。用大车运输根本做不到,只能用小推车或肩挑人背的办法。因此,我们动员了很多青年人,组成了运粮队。从太行区和冀鲁豫区往我们这里运粮食。每个运粮队都有一至两个连的八路军保护。运来的粮食大大缓解了冀南的灾荒。

同时,我们还在本区内开展借粮活动。动员村里的地主、富户将他们库存的粮食借给断粮的群众。这项工作也有效地缓解了部分地区的灾荒。

……

[王宏坤说完,转身望着主持会议的宋任穷。宋任穷继续主持会议。]

宋任穷:下面进行会议的下一项议程。最近,顽军肖健九经常跟我们搞摩擦,还到处祸害老百姓。军区决定发起“临东战役”,集中第四军分区的第十一团,第七军分区的第二十二团和基干团,第三军分区的第二十三团,共四个团的兵力,对肖健九部实施围歼。这次战役由袁鸿化、雷绍康和赵健民指挥,十月二十一日凌晨,正式打响。指挥部设在陈官营村。希望各参战部队务必在二十日夜晚,赶到陈官营报到。

大家(齐声):是。

宋任穷(最后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大家(齐声):没有。

……

 

36-33、当天晚上;冀南军区司令部

[肖永智急急忙忙地走进宋任穷的宿办室。]

肖永智:宋政委,我要求指挥这次战役。

宋任穷:你还是去党校学习。这是早就决定的事,不能随便更改。

肖永智:我打完这一仗再走也不迟啊。这次参战的第二十二团,是我从三分区带过来的。我对这支部队很熟悉。再说,指挥这次战役的是四分区的雷绍康和袁鸿化。红军时期,我和雷绍康、袁鸿化都在红三十一军工作。虽然打交道不多,但是经常见面。抗战爆发后,我在七七二团和雷绍康又是老搭档。我对他俩都很熟悉。我们做搭档一定配合得很好。宋政委,你就答应我吧。

宋任穷(笑着):你这个人哪,一打仗就什么也不顾了。

肖永智:这还不是跟你和陈司令学的。

宋任穷:我说不过你。好吧,我同意啦。

肖永智(高兴地):谢谢政委。

[肖永智转身向外跑去。]

 

36-34、临清县;陈官营村

[十月二十日下午,肖永智带领第七军分区的二十二团(一千余人)、基于团(三百余人),到达陈官营。]

[陈官营是个较大的村庄。指挥部就设在村子当中的一座大院子里。此时,雷绍康和袁鸿化已经先期抵达这里。两个人都赶到大街上,迎接肖永智。]

雷绍康(迎上来,紧紧握住他的手,热情地):肖政委,从三八年在七七二团分手后,我们一直很少见面。

肖永智(也握住雷绍康的手):是啊。除了到军区开会偶而相遇,别的时候很难见面。没想到,现在我们又要在一起指挥作战了。

袁鸿化(也迎上来,热情地和肖永智握手):老战友,还认识我吗?

肖永智(连忙又握住袁鸿化的手,笑着):当然认识啦!不过,我们俩分开的时间更长。自从在红三十一军分手后,就很少见面。你最近好吗?

袁鸿化:好,好。(他随即又笑着)本来我们都是客人,由于比你来得早,我们就反客为主了。

[三个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肖永智:二位,请!

袁鸿化和雷绍康(齐声):请!

[三个人大踏步向指挥部里走去。]

……

 

36-35、陈官营村;八路军临时指挥部

[当天晚上,三位首长聚在会议室研究作战方案。]

肖永智:参战部队共有三个多团的兵力。我建议,由第十一团和第二十二团担任主攻,明天拂晓奔袭肖健九部的主要据点。第二十三团赶到外围,向敌人的外围据点发起攻击。只留下第四军分区警卫排和第七军分区的基干团随指挥部行动。

雷绍康:这样部署,指挥部的警卫部队弱了一些。

袁鸿化:没关系。我们这么多部队一齐攻击肖健九的据点,他还有兵力袭击我们的指挥部吗?

雷绍康:我不是怕他袭击,是怕日本人来袭击。

肖永智:这应该不会吧?我们今天下午才到这里,明天一早就发起进攻。日本人不可能这么快就赶来吧?

袁鸿化:我也认为不可能。

雷绍康:咱们还是再研究研究……

肖永智:不用研究了。

袁鸿化:对,就这样定啦

雷绍康:那好吧。

……

[十月二十一日拂晓,担任主攻的第十一团、第二十二团早早起床,在两位团长的带领下,悄悄进入清平县境内,然后突然向敌人的各个据点发起攻击。]

 

36-36、陈官营村;八路军临时指挥部

[雷绍康、肖永智、袁鸿化三位首长,则密切关注着战场上的情况。中午时分,作战参谋万海亭满头大汗地跑进来。]

万海亭:报告,有四五辆满载日军的汽车,从临清方向向陈官营驶来。高唐方向也有三四辆满载日军的汽车,向这里驶来。

雷绍康(沉思着):两路日军同时向这里扑来。看来敌人是冲我们指挥部来的。我们必须马上转移。

肖永智(向雷绍康):老雷,你带领警卫排掩护电台和分区首长撤出陈官营,向南转移。我和袁鸿化到村西,指挥基干团转移。

雷绍康:好。

[肖永智和袁鸿化立刻向村西跑去。]

 

36-37、陈官营村西头

[肖永智和袁鸿化还未出村,就听到前面传来激烈的枪声。原来敌人推进速度很快,已经和基干团打起来。]

[基干团是新组建的部队,约有三个连的兵力,尚未经过严格训练,缺少战斗经验。并且武器短缺,有半数人员持长矛、大刀,战斗力很差。日军冲来时,基干团多数士兵惊慌失措,四散奔逃。]

[肖永智和袁鸿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看到现场一片混乱,肖永智果断地鸣枪示警。]

肖永智(大声喊):大家不要慌!不要慌乱!(他又向赶过来的两个连长吩咐):赶快收拢部队,向西南方向转移。

两个连长(齐声):是。

吴连长:大家不要乱。赶紧集合起来。

侯连长:赶紧聚集到一起。

[然而,由于大家已经跑散,只有少数战士被收拢起来。]

肖永智(大声向集合起来的战士):大家向村西南撤退。

战士们:是。

[战士们在肖永智和袁鸿化的带领下,迅速向村西南撤退。]

 

36-38、陈官营村西南

[大家刚到村西南,前面又出现一股敌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后面的追兵也越来越近。]

肖永智(郑重地):同志们!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我们面临的形势很严峻。(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下,然后毅然地)我们只能横下一条心,跟敌人干一场了。

袁鸿化:对,跟敌人拚了。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

肖永智(转向战士们):要跟敌人拚命了。大家怕不怕呀?

一个战士(激动地):跟两位首长在一起,我们什么都不怕!

大家(齐声):对,我们什么都不怕!

肖永智:好!

[肖永智和袁鸿化带领大家撤进附近的一块棉花地里,与敌人展开了最后的拚杀。直打得血肉横飞,天昏地暗。]

叠影字幕;画外音

这次卫东战役,狠狠打击了肖健九的嚣张气焰,使他较长时间不敢发起挑衅。战斗结束后,当地群众在棉花地里发现了肖永智、袁鸿化和部分战士的尸体。

 

36-39、一二九师师部;邓小平宿办室

[邓小平坐在办公桌前,正在阅读一份电报。李达、彭雪枫、滕代远等人快步走进来。]

李达:邓政委,你找我们?

邓小平(点了点头):这是冀南军区刚来的电报。(他将手里的电报递给李达)你们看看。

李达(接过电报,匆匆看了一遍,惊异地):肖永智和袁鸿化牺牲了?(他将电报递给彭雪枫,又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邓小平:三天前,他们歼灭肖健九部时,日军突然袭击了他们的指挥部。他俩为掩护指挥机关转移,与敌人进行激烈的拚杀,不幸壮烈牺牲。

彭雪枫(看完后,将电报放到桌上,心情沉痛地):冀南的形势太严峻了。尽管我们将许多干部从冀南调出来,但还是有好多干部在那里牺牲了。

滕代远:是啊。自今年以来,冀南区牺牲了十多位县团级以上的干部。

彭雪枫(有些激动地):我们必须尽快扭转冀南的严重局面。要不然,我们对不起烈士的在天之灵。

李达:我考虑过了。要想尽快扭转冀南的局面,只有一个办法,冀南区和冀鲁豫区联合起来。

邓小平(感到眼前一亮):对呀!相比之下,冀鲁豫军区的形势要好得多。把这两个区联合起来,就能形成互补,带动冀南区形势的好转。

滕代远:对!这个办法不错。

邓小平:不过,实现这个计划,需要成立一个新机构,来协调两个区的关系。这个新机构,就叫平原局吧。

大家(齐声):好。

 

36-40、八路军总部

靖任秋(站在邓小平宿办室门前):报告。

邓小平:进来。

靖任秋(迈步走进屋里,向邓小平敬个礼):首长,你找我?

邓小平(点点头):是啊,我想交给你一个任务。

靖任秋:什么任务?

邓小平:我想让你赶到大名县,和王天祥一道,做策反“东亚同盟自治军”的工作。

靖任秋:王天祥?就是那个在孙殿英手下当过团长的王天祥吗?

邓小平:对,就是他。你们认识?

靖任秋:岂止是认识。我在孙殿英手下当副师长的时候,他是我手下的一个团长。我们俩过从甚密。

邓小平(笑着):原来是这样。那他的情况,我就不用给你介绍了吧?

靖任秋:不用介绍了。你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邓小平:你回去准备准备,尽快出发。

靖任秋:是。

……

叠影字幕;画外音

十月六日,中共中央根据彭德怀、刘伯承等人的建议,作出以下四项决定:一、太行分局和北方局合并,撤消太行分局。二、邓小平任北方局副书记,主持北方局工作。三、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师部合并,保留一二九师名义;邓小平兼管八路军总部的工作。四、李达担任太行军区司令员。

 

36-41、内黄县;楚旺镇;东亚同盟自治军军部

[靖任秋站在军部大门外等候。王天祥快步从里面走出来。]

王天祥(迎上来):靖老兄,欢迎,欢迎!我们有两三年不见了。我好想你呀!

靖任秋:我也想你呀!听说你曾经被高树勋扣押?

王天祥:是啊。不过,他只是把我软禁起来,并没有亏待我。后来,在我的随从副官和中共地下党的共同努力下,我才被营救出来。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我听说你是今年五月才从监狱里逃出来的?是真的吗?

靖任秋:是真的。不过,我可没有你那么幸运,没人营救我。我是靠自己的智慧,自己逃出来的。简直是九死一生啊!

王天祥:能逃出来就好。靖老兄,请到里面说话。

靖任秋:好。

王天祥:靖老兄,请。

[王天祥领着靖任秋向司令部里走去。]

 

36-42、司令部;王天祥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里,王天祥立刻把闲杂人员都打发出去,又把屋门插上,这才与靖任秋交谈。]

王天祥:靖老兄,我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你此行的目的。

靖任秋(开门见山地):我是奉邓小平首长之命,前来帮你整顿部队的。

王天祥(惊讶地):邓小平首长?你是共产党?

靖任秋(笑着):我几年前就是共产党员了。我临来的时候,邓小平告诉我,目前是冀南最困难的时候,但形势很快就会好转,我们的反攻也将很快开始。我的任务就是帮你整顿和管理部队,并做好起义的前期准备。

王天祥(兴奋地):好,一切都听你的。

靖任秋:这第一步,你要给我一个公开的职务。这样我才能名正言顺地管理部队。

王天祥:那你就作我的高级参议吧。

靖任秋(点点头):这第二步,我们要尽快成立一个军官教导团,目的是加强思想教育,向各级军官灌输新思想,并相机去掉坏军官。

王天祥:好,就按你说的办。

 

36-43、楚旺镇;自治军军部

[第二天上午,王天祥就把各旅军官都召集到司令部,向大家宣布了一件事。]

王天祥(将靖任秋推到前面,并指着靖任秋):这位是靖任秋先生,我的好朋友。他前几年在孙殿英手下当过副师长,那时我是他手下的一个团长。所以,他是我的老长官。现在我宣布,靖任秋担任我的高级参议。

[大家都爆以热烈的掌声。只有参谋处长邱效天没有鼓掌。他望着靖任秋,先是吃惊,然后又露出了阴森的冷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