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大赛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中共党员小品《幸福是什么》
小学生小品《爸妈请放下手机陪陪
爱心义工情景剧剧本《洪水无情义
创文明城市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共
节日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唐伯虎也
部队晚会演出搞笑小品剧本《不能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爱心义工情景剧剧本《洪水 6-18
小品穿越剧本,时间穿梭的小 6-15
劳动纠纷法律援助小品,职工 6-13
电力安全生产小品剧本,电力 6-12
国家扶持新能源项目小品剧 6-11
点餐搞笑小品剧本,服务员点 6-10
最新地质队员小品(勘探队之 6-9
爆笑小品,爆笑小品剧本(犯 6-8
银行内控合规三句半稿子,关 6-6
关于公益献爱心的小品(缘份 6-6
法制宣传快板书,法律援助快 6-5
建筑行业开发商、监理、施 6-5
校园安全和防骗知识相声剧 6-4
禁毒原创小品,禁毒搞笑小品 6-3
企业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 5-31
银行安全爆笑小品剧本《安 5-30
史上最搞笑的小品剧本《抢 5-29
最适合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表 5-28
养生方面的小品,改变观念的 5-27
医患关系超感人正能量小品 5-25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音乐剧剧 5-24
最新爆笑军人部队八一建军 5-23
最新关于父亲节的小品剧本 5-22
禁止滥办酒席的小品,滥办酒 5-14
一个充爱心满正能量的小品 5-13
银行营销案例情景剧,银行产 5-11
最新最感人的母亲节小品剧 5-9
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喜剧小 5-8
有关学校后勤的情景剧剧本 5-5
医院感人舞台情景剧表演剧 4-2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古装电视剧本 > 《遨凡尘》第9集 余氏暴行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古装电视剧本   会员:迎金河水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11 9:16:00     最新修改:2019/1/11 10:41:1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遨凡尘》第9集 余氏暴行
作者:辛言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9集 余氏暴行

1郡衙府 日 外

穿堂过室,灵宝他们奔往后面的二堂,二堂是郡守署理公务和迎接宾客的地方。赵捕头先行一步进去禀报,当灵宝他们到时,余祥已在堂外恭候。余祥四旬左右的年纪,中等身材,面容清瘦,下颚长有三缕须髯,一件青色的披风罩着里面的四品大红官袍。他的身后,跟着几位顶盔贯甲的武官,还有几位身穿锦袍的文官。

灵宝打量余祥,觉得余祥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他的眼睛,余祥的眉眼还算周正,只是他的目光非常阴鸷,让人不可避免地想到这是一个残暴之人。余祥一见颇感意外,心说这不是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嘛,可是再打量,发现灵宝身形英伟气宇轩昂,胖虎天庭饱满一脸福相,两个毛头小子的脸上都有股凛然正气。“哎呀,不知驸马公子从都城驾到,下官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余祥在官场混迹多年为人精明,知道在弄清这二人的真正身份之前不可莽撞,一抱拳过来抢步说道。

灵宝一直跟在胖虎后面,看余祥施礼捅了下胖虎,意思是该你了。胖虎已不像原来,见着官家的人就害怕,何况现在怕也没用,端着架子答道:“呃,大人多礼了,我就是随便看看,你不该叫人满城地找我。”余祥说哪里哪里,驸马公子光临丹阳,下官焉有不尽地主之谊?请胖虎他们到里面就坐。

2郡衙府会客堂 日 内

堂中的家具呈低矮形,清秀空疏,梁上悬着几盏丝灯。余祥和灵宝、胖虎分宾主落座,其他人等在下面按文武序列站立。两个绣装的婢女献上香茗,灵宝不经意地扫了眼,见这两个婢女的胳膊和脖颈处有淤青的痕迹,想必不久前曾受到过主人家的虐待。余祥让那两个婢女退下,开门见山地问胖虎:“驸马公子,下官冒昧地问一下,令尊可是朝中的哪位大人?”

令尊?谁是令尊?胖虎对令尊这个称谓不熟悉,灵宝提示道:“驸马,郡守大人在问你,你的家父是谁?”胖虎霎时冒了汗,我的爷,我连我亲爹叫啥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冒认的那个爹?可是光喊爷没用,人家现在问的是他“爹”,胖虎搜肠刮肚,最后把心一横:“嗯,是……是吴用大人。”余祥愣了下,那些文武也都议论,片刻,余祥让文武们先退下,他要带驸马公子他们转转。

3郡衙府监狱 日 外

少了那些文武,多了十几个精壮的军汉——余祥的亲兵,把灵宝和胖虎前后左右夹在当间。他们被带到一个门口,门内有个照壁,转过照壁是一通道,进了通道一连过了两道木门,每道木门都有狱卒把守,最后来到一座高大的院落。不用余祥介绍,灵宝也知道这里是郡府衙门的大牢。余祥带他们观看各个牢舍,说这里关押着的都是些未交或是未交足税饷的人,灵宝他们朝牢舍里看,见每个牢舍里都关满了犯人,这些犯人见着余祥哀求,让郡守大人放了他们,但余祥毫不为之所动。北面的牢舍,关押着的都是女犯,女犯们大多衣衫不整神情恍惚。

院内一隅,覆盖着一块半间屋大的青石板,余祥一挥手有狱卒合力挪开它,露出黑漆漆的一个洞口,一股潮湿腐臭的气味向外冲来。一个狱卒下去燃着一个火把,洞中顿时光亮了许多,余祥向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4郡衙府监狱内地洞 日 内

顺着洞口而下,走了一段停住,借着火把的光亮,灵宝他们看罢直往后退。原来前面有个很陡的大坑,坑里躺倒着很多人犯,由于通风的地方只有刚才进来的那个洞口,这里空气不畅犯人们窒息得厉害,用不了多久就得毙命,这从那些已经倒毙的犯人来看就知道。至于那些还没死的犯人,不过是在苟延残喘,连说话和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余祥介绍这地方叫“虎穴”,里面关着的都是那些对朝廷不满和对官府不轨的人,关到这的人,都是活着进来死了出去。

5郡衙府监狱 日 外

出了“虎穴”胖虎一连吸了几口气道:“我的娘哎,那些人死的连小鸡子都不如,看着也太惨了!”灵宝让胖虎好好地感受,以后当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余祥的眉毛动了动,不解这两个死到临头的家伙,竟还有心在那儿打趣,暗含着杀机道:“驸马公子,这贱民有罪,理当应该受到惩罚,只是你刚才看到的还不够惨,不惨,就不能够震慑住这些刁民。”

“郡守大人说的是,这有罪之人必须受到严惩。”灵宝一语双关回道。

6郡衙府监狱暗道 日 内

离开“虎穴”又奔院中的一座假山,假山的东面有条丈许宽的空隙,顺着空隙往里,有个石块堆砌的入口,众人一字走了进去。别看假山外面的石块堆砌得凸凹不平,里面的过道却平坦笔直,两边的石壁隔一段便嵌着个燃灯的小洞。走进去不远,正前方是一块完整的石壁,大家像是进了死胡同。也不知余祥按了什么,就见石壁向一旁缩进,现出道弯转向下的石阶,下到距地面几丈深的地方。石阶的尽头仍是过道,过道的两边也都嵌着灯火,只是这时已经很难分辨出方向。过道的尽头仍是完整的一块石壁,灵宝这次看清了,在过道的右侧石壁上方,有一个尺许长的金属扳手,余祥向下一拉,石壁便隆隆地缩了进去,露出一个宽敞巨大的石室。

7郡衙府监狱行刑室 日内

石室内灯火通明,里面悬挂摆设着各式各样的刑具:拶子、竹签、夹棍、吊索、皮鞭、铁刷子、烙头、木驴、钉床……五花八门数不胜数。石室内有几个壮汉,一看就知道是行刑的刽子手,此外还有一个衣着锦绣,面目骄横,年纪在二十岁左右的公子。最引人注目的是,吊索下吊着两个二三十岁的男女,已被剥的全身chi裸,每人的嘴里都衔着一个不让发声的嚼子。

灵宝看了下,目光落到一张座椅,看得他头皮发。原来,座椅上搭垫的是一张剥得非常完整的人皮,耳鼻口目俱在,人脸正好搭在椅背,头发披散在椅后。胖虎也看到了,惊问这人皮是真的么,余祥讲当然是真的,接着就夸他手下人的剥皮技艺如何精湛。那个公子一见余祥上前喊爹,问他怎么来了,余祥答郡衙府今天来了两位“贵客”,他带他们转转。公子问灵宝他们是什么人,余祥继续假意介绍胖虎是当今皇帝选中的“驸马”,灵宝是他的随从,专门从建康而来。公子慌忙施礼说失敬,在下余龙,给二位公子见礼。

指着吊索下的那对男女,余祥问余龙为何一下子弄来两个,余龙回答:“爹,你不是想给司马王爷献上一张人皮,儿想,也不知司马王爷喜欢的是男人皮还是女人皮,所以儿子就打算这男女人皮各剥一张,以供司马王爷挑选。”吊索下的那对男女闻言惊惧,眼睛瞪得那叫一个大,嘴里呜啊却说不出话来。余祥赞道:“嗯,不错,龙儿,真有你的,那就快动手吧,不然,我们的这两位‘贵客’该着急了。”得到他爹的赞许,余龙叫那几个壮汉行刑,那女子一听呜啊的更厉害了,不光是眼泪,连屎尿也一起下来。

来不及思考灵宝一挥手道:“且慢!”

 “怎么,公子有话要讲?”余祥阴阴地一笑。

灵宝问余祥父子刚才说的那个司马王爷,可是司马道子王爷?余祥说不错,正是当朝的会稽王司马道子王爷。灵宝讲既然郡守大人要献给王爷一张人皮,那还不如等司马王爷来了,由他亲自挑选这人皮的“材质”。余祥问灵宝怎么知道司马王爷要来,灵宝直言不讳:“大人,实不相瞒,昨天在下修书一封,让人快马火速送到都城。丹阳距建康不过百余里,在下相信,此时司马王爷已把该书呈递给了皇帝,如果在下猜的不错,用不了多久都城的兵马就会赶到,所以在下请大人稍等一等,不要计较这一时半会儿……”灵宝知道不能再兜圈子了,要是再不交出点实话,眼前这被吊着的一男一女就被剥皮。不止如此,要是剥了这一男一女的皮,估计接下来就是他和胖虎,剥成剥不成先别说,要是胖虎的屎尿也吓出来,过后还得让凤霞姐捏着鼻子给他洗。

余祥惊讶,问灵宝修书所奏何事,灵宝不答卖关子道:“大人,你看这行刑室里,怎么说也不是一个说话的场地,在下以为,是不是换个地方再相告?”

一时摸不清对方的底细,那就不能翻脸,余祥说公子言之有理,是下官疏忽了,请灵宝他们再回到客堂讲话。见稳住了余祥,灵宝一抱拳道:“大人,公子,能否给在下一个薄面,先把这一男一女放下来,过后要是剥皮的话,那就剥我们兄弟俩的好了。”余祥说哪里哪里,公子说笑了,下官这就让人把他们给放下。

那一男一女被吊得久了,一放下就瘫倒在地上,他们的眼睛都看着灵宝,说不出是感激还是迷惑。灵宝走了几步又折回来,脱下他的外衣披给那个女子,低声让她别怕,过不了多久就放他们回去。

8郡衙府监狱 日 外

众人按原路返回,胖虎边走边抱怨,问灵宝干嘛说要剥他俩的皮,灵宝开导之:“兄弟,地藏菩萨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既然你我弟兄都是修行之人,为救助这一对男女,又何必舍不得这一身皮囊?”胖虎不干,问他什么时候成修行之人了?灵宝故作惊讶道:“咦!兄弟,你不是修行之人,那你跟我去九子山做啥?”胖虎答那是因为他舍不得灵宝,又说万一到九子山见不到地藏菩萨咋办?灵宝说见到见不到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你心中是否有佛,接着安慰胖虎,说他的身子太胖,人皮极难剥下,郡守大人不一定能看中。

余祥啼笑,搞不懂这二位到底是哪路“神仙”,暗想只要司马王爷一到事情就都明了。

9建康城林经家 日 内

且说沈达揣着灵宝的那封书信,出了丹阳城的东门,一路快马加鞭朝着建康驰去,临近晌午的时候,沈达进了都城。沈红玉未来的夫婿叫林经,几个月来,林经的爹娘一直为儿子的失踪而痛心,知道儿子和儿媳是被余祥父子给抓走,也知道这二人怕是凶多吉少,但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听说儿子儿媳已死,且死得极其悲惨,特别是听说儿子儿媳被下了镇咒,身缚巨石给沉到塘里,林经他娘当时就昏厥过去,半天才苏醒。

待一切平静,沈达把他这趟到都城的目的告诉林家,好在有关灵宝的神异已传到建康,林家人信了,他们决意帮助沈达,把灵宝写的那封书信呈到司马道子的王爷府上,为儿子和儿媳报仇。

10司马道子王爷府 日 外

俗话说侯门家奴七品官,王爷家的奴才更是不好通融,好说歹说外加奉上孝敬,守门的奴才这才答应把那封书信呈到王爷手上。

11司马道子王爷府 夜 内

司马道子正和幕僚们商议军政,准备从长江下游出发,逆流而上去攻打荆州的桓玄,奴才们不敢打扰,一直到快傍晚的时候,司马道子才接到灵宝写给他的那封书信。司马道子览毕吃了一惊,让人赶紧把沈达叫来,沈达跪地把余祥父子在丹阳郡的所作所为,以及妹妹和妹夫的惨死向司马道子讲了一通,最后沈达告诉司马道子,他家人起初也不相信,直到灵宝召唤树灵差点把他们的家给毁了这才相信。司马道子听罢暗自称奇,愈发感到灵宝大有来历,他让沈达先在王府候着,待他奏明了皇帝再做决定,沈达下去后司马道子连夜进了皇城。

12晋朝皇宫 夜 内

安帝司马德宗天生就是个白痴皇帝,整个军政大权实际上都由司马道子掌控,司马道子向安帝奏明灵宝书信的内容只是走个过场。不过,无论司马道子怎样专权,这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否则就有谋权篡位的嫌疑。还有就是,不管咋说余祥也是朝廷的四品大员,一郡的最高军政长官,杀与不杀还是要奏明一下皇帝,此外,就是如果要杀余祥,那么丹阳郡守的位置由谁来接任。

上次,司马道子父子请灵宝入朝为官被拒绝,司马道子好不懊丧,虽说和桓玄开仗的准备在夜以继日,但司马道子的心里却没底,有心想把丹阳郡交给儿子司马元显去掌管,可司马元显是一个纨绔子弟,肚子里根本没啥谋略。想来想去,司马道子认为丹阳郡太守的最佳人选非灵宝莫属,这灵宝不但有神通,还曾拜前任宰相谢安为师,应该是一个文韬武略的全才,只是不知道对方是否接受他的这番安排,因为上次灵宝已经拒绝过他一回。

这次灵宝修书给他,请求处斩余祥父子,司马道子感觉机会来了,他的想法是处斩了余祥父子,让灵宝接替余祥担任丹阳郡的太守,那样他与桓玄开仗的胜算就大了。正像灵宝在信中说的那样,丹阳是建康的西南门户,也是抵御桓玄东进的屏障,桓玄如果从水路来犯,丹阳郡的兵马可从陆路包围。

听了司马道子的奏明,安帝道:“皇叔,丹阳之事,尽可由皇叔做主。”看安帝同意,司马道子当即请安帝下诏处斩余祥父子,同时加封灵宝为丹阳郡的太守,官居正五品,安帝准奏,命人起草诏书加盖玉玺。

13司马道子王爷府 夜 内

司马道子拿着诏书,回王府告知了沈达面见皇帝的情形,让沈达明天一早先行返回丹阳,他率都城的兵马随后赶到。沈达高兴坏了,知道妹妹和妹夫的大仇终将可以得报,谢过司马道子后回了林家。

14郡衙府会客堂 日 内

又回到客堂,除奉上香茗,还端来许多上等的果品。胖虎对好吃的向来不会拒绝,不管危险是否解除,双手并用大口咀嚼。没聊几句余祥便切入正题,问灵宝信中所言何事,灵宝这次没回避,直言乃请求朝廷处斩他们父子二人,余祥父子当时就愣在那儿。客堂里寂静的出奇,只有胖虎那耗子般啃食果品的声音,余祥和灵宝对视,双方都不说话只等对方先开言。胖虎的心思全在吃上,别人说啥他根本就没听到,看无人说话他边吃边问:“我说大人,这活剥人皮一定很难吧?我就纳闷了,人皮那么薄可怎么剥啊!”胖虎没心余龙也不比他强啥,答活剥人皮其实容易,就是先从人的颈后下刀,一直划到他(她)的粪门,然后从中间慢慢用刀往外剥,就像蝴蝶展翅一样,整个人皮就下来了……

时间过得像是煎熬,余祥毕竟心虚,灵宝不言他只好道:“这么说,二位是想置我们父子于死地了?”

灵宝讲死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很可怕,没人想死,可是,大人可曾为那些被你冤杀或惨杀的人想过,他们心中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常言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大人虽是朝廷命官,可也不能草菅人命,涂炭生灵。余公子喜爱女色也不是什么大错,可是没必要非得取了她们的性命……就说这活剥人皮吧,虽说往朝历代都有此刑,但那都是用来惩治罪大恶极之人,像刚才的那一男一女,应该不是这种人吧?看余祥无话灵宝继续道:“司马王爷一来,大人父子二人不过就是掉了脑袋,却不会受到半点折磨,这和那些因受酷刑而死的人比起来已有很大不同。按大人之罪,就是车裂、凌迟、剥皮、腰斩也不为过,更何况还没定大人的抄家灭门之罪……”

余祥实在听不下去了,噌地站起来道:“公子,既然你执意想要我们父子二人的性命,那本官也就不客气了。”

 “大人想怎样?”

余祥冷笑道:“二位,不管司马王爷来了如何判决,本官先斩了你们再说。来人!”

随着余祥的喊声,冲进来七八个如狼似虎的亲兵,上来就对灵宝他们五花大绑。余祥让把他们押到丹阳城最繁华的街心,张贴布告晓谕全城的市民,只等午时三刻一到就开刀行刑。

15丹阳城街头 日 外

灵宝他们被装入木笼,每人负着一块写着“斩”字的木牌,由二百多名亲兵押解前行。到刑场时,宽敞的街心已被看热闹的人群围得是摩肩接踵,为防有人劫持,亲兵们在囚车边站成一道人墙。其实,余祥完全可以将灵宝他们就地处决,也用不着等到午时三刻,但余祥有他的打算,他的打算就是用名正言顺的理由杀人,这个理由就是灵宝他们冒充驸马,这样即使司马道长追究他也有说辞,而名正言顺杀人一般要等到午时三刻当众砍头。

骄阳似火,气温升高,灵宝和胖虎热的汗珠子直淌。胖虎嘟囔早知道这样,上午就不该逛什么街,更不该闯什么郡衙府。灵宝劝导胖虎,他算定他们兄弟二人要有这一劫,他俩要是不露面的话,余祥极有可能会派人找到沈家,要是那样,他姐和沈家的人就危险了。胖虎不再抱怨,但嘴上喊热,说要是就这么晒下去,非被太阳给烤焦了不可。

官府要当街处斩两个少年公子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丹阳城的大街小巷,凤霞一听就知道是灵宝他们,不管沈家人怎么劝说都拦不住,连遮挡她女子容颜的斗笠都没戴就向外跑去,沈父见拦挡不住跟了出来。凤霞挤进人群,一眼看到待斩的灵宝和胖虎,喊着他们的名字就往里冲,被余祥的亲兵用刀枪给挡了回去。灵宝在囚车里示意,劝凤霞不要莽撞,凤霞这才停止她的无谓之举。

汗水不住地往下流,胖虎嚷他口渴,灵宝让胖虎放心,行刑之前,余祥怎么也得让他饱餐一顿,这是从古至今的规矩。胖虎还想说什么,忽见围观的人里有不少乞丐,马上来了兴致:“喂,要饭的,你们吃上包子和馒头了没有?”乞丐们迟疑,一个胆大的回应吃是吃上了,但他们还等着明天分粮食,哪知道驸马原来却是装的,这不是骗人么?

“怎么骗人了?这不是还没到明天嘛。”胖虎不高兴了。

“明天?”那个乞丐哈哈笑道:“明天我们跟谁去要,是跟鬼么?吃不到粮食,我们只能啃你们的肉了,哈哈哈……”

胖虎气得咬牙切齿,对着灵宝好个埋怨:“哥啊,你看你办的啥事,你好心给他们买吃的,人家现在却要吃咱俩的肉,这不是好心不得好报么?”灵宝说众生愚顽,忠奸不辨,恩仇不分,所以才需要像他们这样的人去教化开导之。胖虎不爱听:“开导个屁!像刚才那几个人你怎么开导?咱们对他们有恩,他们不该惦记吃咱们的肉,应该说过后给咱们烧纸上坟才对,这些个没良心的!”

灵宝面无表情不再回应。

自感没趣,胖虎将目光向外,见人群中不知啥时多了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其中一个正是客笑楼的鸨主梅姨。梅姨一脸的鄙夷:“哎,我说胖子,你不是说你是驸马么,驸马怎么会被官府绑起来砍头?老娘我是啥人,当初一看你们拿不出钱来,就知道你们是骗子,咋样,现在被官府给拿住了吧?”知道官府在查什么年少的驸马,听了梅姨的话才知道是有人冒充,而冒充的人现在就被关在囚车,众人哄笑,有人朝胖虎他们吐唾沫,还有人向他们投石块。

毕竟自己不是驸马,胖虎被奚落的有些惭愧,但胖虎生就一张鸭子嘴,肉烂嘴不烂,朝梅姨骂道:“老鸨子,谁说我们没钱了,我们的钱都给了那些叫花子们买吃的,哪知道这些人没良心,老天就该让他们饿死。还有你,看着挺花鲜的,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给睡了,还有脸来嘲笑我们,赶紧找根绳子去吊死得了……”打人莫打脸,揭人别揭短,风月场上的人最怕别人说这个,妓女们又羞又气,这个指着胖虎喊:“死胖子,死到临头还嘴硬,你就等着被砍头吧。”那个叫:“死胖子,等把你的头砍下来,姑奶奶我当球踢。”

胖虎不恼反笑道:“贱人们,你们就死了那条心吧,你们咋就知道胖爷爷我的头会被砍掉?告诉你们说,等我哥哥砍了太守的头,我先把你们那家妓院给关了,让你们卖屁股都没地方……”

梅姨她们一来,尤其和胖虎开始打嘴架,灵宝便暗道不好,因为凤霞就站在那儿。果不其然,听了胖虎和那几个风月女子的对话,凤霞一会儿看看梅姨她们,一会儿又看看灵宝和胖虎,俊美的粉面阴晴不定。还有,就是灵宝弄不清今天早上,胖虎对这风月场上的事是真的不懂,还是在跟他装傻,要是装傻那这个胖家伙可太不简单了,连他这么聪慧的人都给骗了。眼前的情景实在是不雅,刑场上的待斩之人跟风月场上的女子斗嘴,说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

灵宝问胖虎不渴了,胖虎正骂的起劲,回道他渴,灵宝讲既然渴了,怎么还有精神打口仗,没看姐都生气了,胖虎这才作罢。

感觉自己也渴了,灵宝朝一个像是亲兵的头目道:“这位军爷,麻烦请你过来一下。”对方没好气问干啥,灵宝说天气炎热,他和他兄弟都口渴的不行,问能不能行个方便,给他们哥俩讨口水喝。听说是这事,亲兵头目呵斥:“都是要死的人了,喝的哪门子水?”灵宝答正因为他们是将死之人,所以临死之前讨点水喝并不过分,这砍头不是还有顿断头饭嘛。亲兵头目一阵冷笑,说他们这顿断头饭是吃不上了,到阴间去当个饿死鬼吧……话没说完,就见东面一阵纷乱,接着,一个熟悉的面孔从外闯进。

原来,是沈达从建康赶了回来,他见街头围着那么多人便知有变,驱马进到刑场里面。看囚车里绑着的是灵宝和胖虎,沈达顿时方寸大乱,因为大事已定,如果灵宝他们被处斩的话,那么先前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下马三步两步冲到跟前,想把灵宝他们放了,被几个亲兵给拿住。沈达瞪着眼睛骂道:“你们这些个混蛋,你们知道你们绑的是谁吗?老子刚从建康回来,昨晚会稽王司马道子已经面见皇帝,皇帝下诏要处斩余氏父子,同时任命这位公子为丹阳郡的新太守……”看沈达指着灵宝,亲兵们惊异,但谁都不敢上去松绑。沈达急了,说都城的兵马就到,新任太守要是出了什么差池,你们就等着全家被问斩吧。

亲兵们面面相觑,最后,一个亲兵走了出去,灵宝知道沈达是好心办了错事,那个亲兵肯定是去报信。听说皇帝任命灵宝为丹阳郡的新太守,胖虎高兴极了,道:“哥,你当官了!我的天,这太守的官那可是不小!”灵宝叹胖虎高兴得太早,说这事余祥马上就会知道,等不到午时三刻他就会行刑,你我就等着掉脑袋吧。胖虎的高兴劲儿立马烟消云散,焦急地问那怎么办?灵宝让沈达过去,朝他低语了几句,沈达从灵宝的脖颈处摘下木符,胖虎乐了,知道灵宝又要召唤树灵,此时的胖虎是唯恐天下不乱。

余祥接信大为震惊,带着余龙及大批人马赶到,一见灵宝便狞笑道:“公子,别看你能说动司马王爷的大驾,让皇帝封你为这丹阳郡的太守,但可惜的是你们活不到那个时候。”灵宝道:“余大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在下最后一次劝你,望你痛思悔改,幡然醒悟,免得死后坠入地狱遭受太多的磨难。”余祥哪里肯听,命人将灵宝和胖虎从囚车里提出,同时命令刽子手赶快行刑,灵宝一阵大笑,手触木符仰天喊道:“树——灵——安——在——”随着喊声,一道绿色的光芒向外传出。

古樟树灵似乎早就知道灵宝有难,无数的根须从地下冒出,靠近灵宝他们的根须,仍像在沈家那样织成一个笼子,将灵宝他们罩在里面,其余的根须则蜿蜒前行,朝余祥父子和那些个军兵奔去。余祥父子后退,那些军兵挥舞着刀枪,或砍或挑到了近前的根须,无奈根须的数目太多,刚砍断或挑断一根,其他根须又扑上来,有的根须像鞭子一样抽在军兵们的身上,有的则像绳索死死地捆住他们,没被根须伤及困住的军兵朝后退去,任余祥怎么喝令都不听。

里面的根须还在交织,把灵宝三人护在当中,外围的根须不再延伸,像千万条灵蛇一样舞动着根躯警示四周。见有根须护卫伤不得灵宝他们一根毫毛,这才知道这个公子原来大有神通,但余祥不甘心就这么认输,他像困兽一样做最后的挣扎,叫人去取火油等易燃之物,想将眼前的根须连同里面的灵宝他们一同烧尽。就在余祥的军兵去取火油的时候,晴朗的天空飞来一块云朵,云层越展越大翻滚不止,很快布满了丹阳城的上空。一阵凉风刮过,吹得余祥心惊,望着天空的云层恐慌,这雨要是下来这火又如何能够烧成?

火油取来了,伴着余祥的指挥,一罐罐火油泼往根须。凤霞急了,奔着一个正在泼洒火油的军兵又咬又踢,这个军兵毫无防备,油罐一下掉落在地上。余祥当即明白过来,凤霞就是客栈伙计说的那个女子,如同垂死前见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让余龙抓住凤霞,同时命人点火。大火烧了起来,根须被烧得乱窜并往地下收缩,好在保护灵宝三人的根须笼子距火尚远,他们一时倒也没有性命之忧。

凤霞急得直哭,沈父跟她不在同一个地方,对她的被抓爱莫能助。军兵们随着根须的收缩将火油往前洒泼,火势逐渐靠近那个根须笼子。就在情况越来越危急的时候,天空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接着是惊天动地的雷声,大雨自天而下宛如瓢泼,火势挣扎了一会儿便消失无踪。余祥被气得两手直搓,余龙凑到他跟前:“爹,那个女子……”余龙的话点醒了他爹,知道凤霞是他手里的最后一张王牌,余祥朝根须笼子的方向喊:“里面的人听着,马上给我出来,不然的话,我就先杀了这个女子。”

“灵宝,别听他的,千万不能……”凤霞的嘴被余龙用手给捂住。

知道余祥在拿凤霞做要挟,灵宝没做半点犹豫,马上请求树灵收回神通,根须开始收缩,余祥哈哈大笑,知道他的要挟起了作用。就在这时,东面驰来一队长长的全副盔甲的骑兵,围观的人群纷纷躲避,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穿蟒袍的王公——司马道子带领都城的兵马赶到,余祥见大势已去,拉着余龙当街跪在了泥水之中。雨仍下得很大,街路上的人个个被浇成了落汤鸡,但人们没有离开,都想看看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司马道子下马,余祥赶紧叩见王爷千岁,司马道子不睬,根须尚没完全收缩,司马道子总算亲眼目睹了这一神奇,暗思要想挽救他的命运,乃至挽救大晋朝的命运,都只能靠这个神异的少年。身上的木牌和绳索早被沈达给除去,灵宝望向天空,一条灰龙正在云层中覆雨——宋河报恩来了,见危难已过,灰龙终止了行雨,钻下云层飞了一圈儿不见了。

司马道子看得目瞪口呆,这回他是彻底地信服,过去对灵宝说本王来迟了,灵宝回之王爷来了就好。余祥手下的那些文武也到了,纷纷朝司马王爷行礼,司马道子让大家都到郡府衙门里去听旨。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