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陆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代写微电影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爱情微电影剧本 > 沙发上的灵蛇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爱情微电影剧本   会员:张德宁的剧本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4/5/21 14:35:06     最新修改:2024/5/21 14:35:0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剧本名:《沙发上的灵蛇》
【原创剧本网】作者: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微电影剧本
 

微电影文学剧本

                      

沙 发 上 的 灵 蛇

                                    

                          张 德 宁

 

1. 模糊的时间地点。内景。

(沈媛梦境):几只老鼠在房内角落蹿来蹿去,一条眼镜蛇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在墙角蜷曲起身子,昂头膨胀了脖颈,窥视着毫无知觉的老鼠,信子一进一出的。

一只老鼠慢慢嗅到了眼镜蛇面前,它没有发现眼镜蛇,但它感觉到了危险,头向前伸着,鼻翼翕动,用胡须打探前方。

眼镜蛇张开大嘴朝镜头猛扑过来。

2.卧室。夏日的凌晨。内景。

沈媛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揉揉眼睛,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时间是凌晨三点二十五分。她的手垂下来,倒头又睡。她的手机是一款卡通手机。

她身边睡着她的丈夫侯熠。

3.饭厅。清晨。内景。

沈媛和丈夫侯熠围着餐桌吃饭。

侯熠一边吃饭,一边给人发微信,他的眼神有些漂移,不想让沈媛看到他手机的内容。

沈媛面带愠色,对侯熠说:养只猫吧!

侯熠头没抬,心不在焉地说:好哇。

沈媛生气地说:好哇,好哇,你说多少次了?

侯熠抬了一下头,把身子躲过去一点,看着手机说:哪有时间喂它。

沈媛:那你说怎么办?

侯熠仍低着头:买包老鼠药,不就完了。

沈媛:你的话什么时候算过数?

侯熠:不是因为忙嘛,你不是不知道。

沈媛:你说话算一次数,行不行?

侯熠把手机收进口袋,站了起来,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中午下班我一定带回来!

4.厨房/客厅。中午。内景。

沈媛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手机响了,她进客厅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手机。

听完电话,她神色呆滞,手机滑落到地上,碎了。

5.医院重症病房。白天。内景。

侯熠头部缠着绷带,手臂扎着吊瓶,下部插着导管,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四周围满了监测的仪器。沈媛穿着病房的衣服站在床边探视他。

她的神情是焦急、心疼和无奈。

病床上的侯熠除了微弱的呼吸之外,几乎与死人无异。

插在输氧管上方的病名牌上写着:姓名:侯熠。病名:车祸。

侯熠的妹妹侯宝萍也穿了探视的衣服,站在床的另一面,悲戚地望着床上的哥哥。

沈媛隔床伸过手来,侯宝萍有一刻的犹豫,然后绕过床脚,紧紧握住了嫂子沈媛的手。

6.客厅。白天。内景。

沈媛穿了上班的衣裳,开门进来,她闻到了一股异味,抽动鼻子嗅了嗅,沒当一回事儿,像平常一样换了拖鞋,顺手把钥匙放在五屉橱上。

她伸出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结婚戒指。

侯熠变成了一张相片,用镜框框着,镜框围了黑纱,摆放在五屉橱上,钥匙就放在镜框的旁边。

沈媛把包往沙发上一丢,这时她惊呆了,几乎叫了出来,赶紧用手捂了嘴。

她发现布艺沙发上盘了一条眼镜蛇。

盘在沙发上的眼镜蛇很安祥,它看见沈媛后并没有惊奇的表情,只是把头抬了起来,注视着第一次见到的沈媛。一进一出的是它鲜红的信子。

沈媛不由得倒退了几步,下意识地用手臂掩了掩鼻子,她明白那股腥气来自哪里了。

她再一次看了看盘在沙发上的眼镜蛇,又看了一眼五屉橱上侯熠的照片,侯熠仍和平常一样平静地注视着她和客厅的一切,沒有半点异样的变化。

眼镜蛇专注地盯着沈媛。

它黑灰朦胧平静的眼睛特写。

侯熠炯炯有神的黑眼睛,他也盯着沈媛。(相片特写)

沈媛百思不解的一双迷惑眼睛。

7. 模糊的时间和空间。

沈媛睡觉的画面(镜头2)和眼镜蛇攻击老鼠的画面(镜头1)相叠交。

盘在沙发上的眼镜蛇和侯熠躺在病床上的身影(镜头5)相叠交。

8.客厅。白天。内景。

沈媛由惊愕而逐渐平静的面容,她叹了一口气,轻轻摇了一下头,下意识地捏着结婚戒指转了几圈(特写),不得不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她走进厨房,拿起了围腰迟缓地系在腰上,扣结打了几次才系好。

9.客厅/卫生间。白天。内景。

沈媛开门进来,她穿了平常的家居衣服,手提袋子,里面有她买的新鲜蔬菜、鱼和牛奶、面包,她用手掩着鼻子,匆匆走进厨房把袋子顿在条案上,捂住嘴鼻,快步走进卫生间。

沙发上的眼镜蛇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10.卫生间。白天。内景。

沈媛大口呕吐。然后漱口,擦嘴,冲水,在镜前整理面容。

11.卧室/厨房。傍晚。内景。

沈媛找东西,在卧室大柜里翻出件旧衣服,做了个罩什么的动作,做了几下,放弃了,脸上很沮丧的表情。又到厨房拿起了菜刀,用手指试了试刀刃,脸上的表情很呆滞,挥挥手,下不了砍下去的决心。她拿起了扫把,举着试了试,做了个扑打,然后把什么扫出去的动作,也感觉不妥,最后都放弃了。

天渐渐暗了,到了开灯的时候,她没开灯,坐在卧室床上发呆。

12.卧室/客厅。晚上。内景。

沈媛悄悄走出卧室,侧耳听了一会儿,打开客厅的灯。眼镜蛇仍盘在客厅的沙发上,灯亮了,它抬起了头。

沈媛试探着走过去,她先从沙发后面走过去,然后停在侯熠的照片旁。眼镜蛇的眼睛跟着她,并没有攻击她的意思,它一直很安静,像宠物蛇一样驯服,这让沈媛放心了不少。

沈媛又从沙发前面走过去,她离眼镜蛇的距离不到一米,眼镜蛇仍是纹丝不动。

眼镜蛇的身体没动,但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沈媛,她却不敢与那双黑灰朦胧的眼睛对视。

她看它一眼,赶快避开,看一眼,赶快避开。她眼睛的余光始终没有离开它。

沈媛又一次从眼镜蛇的面前走过去。

沈媛打开了电视,眼镜蛇不盯着沈媛了,开始看电视,一进一出鲜红的信子抖动得更厉害。

沈媛坐在离它最远的一张椅子上,呆呆看电视,无意识地按动遥控器,不知道看了些什么。

电视节目一个一个不断闪过。

沙发这一头的椅子上是沈媛,那一头是眼镜蛇,他们都在看电视,相安无事,很怪异的一组画面。

电视节目出现了一个外国人捕蛇的画面,他在世界各地捕获毒蛇,向观众讲解蛇的生活习性,然后把蛇放了。他很勇敢,也很风趣。

沈媛和眼镜蛇的两双眼睛很专注地盯着电视屏幕。

13.卧室/客厅。早晨。内景。

沈媛上班之前在卧室镜子面前的梳妆花了更多时间,她不止一次地起身到客厅看看眼镜蛇,然后坐回镜子前,脸上的淡妆补了好几次,仍然不放心的样子。

已经走出了大门,沈媛又想起了什么,打开了门,转身回来,打开了电视。

眼镜蛇看了一眼沈媛,回头专心盯着电视。

沈媛下意识地把遥控器放在离眼镜蛇不远的沙发上。又觉得可笑,想拿回来,又觉得没有必要,最后放弃了心中的念头。

她看了看手机的时间,看了看专注盯着电视的眼镜蛇,放心地出了门。

她现在使用的是侯熠的手机。

14.卫生间/厨房。白天。内景。

沈媛从卫生间出来,系着裤带,走进厨房,看见眼镜蛇正在吞吃一只老鼠,大吃一惊。

老鼠大半身子已进了眼镜蛇的大嘴,它一心一意吞吃猎物,没把在一旁观看的沈媛当一回事儿。看它变形的蛇头,扭动的身躯,戒备的神态和贪婪的吃相,沈媛突然感到了恶心,胃里东西往上翻,手捂了腹部,悄悄关了厨房门出来了,她不愿让眼镜蛇知道她看到了它。她到卫生间吐了几次,什么也吐不出来,然后用清水漱口,用香液洗手。

15.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从卫生间出来,下意识的用茶几上的餐巾纸擦擦嘴。

她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她看了一眼眼镜蛇空出来的位置,心头一颤。

她看到了沙发上的凹陷,也看到了凹陷当中眼镜蛇盘踞时留下的印痕。

16.客厅。模糊的时间。内景。

(镜头闪回):沙发的凹陷,是侯熠坐出来的。下班回来,他就坐那位置,喝茶,玩手机,看电视(侯熠身影的重复,坐下又站起,站起又坐下,穿了各季不同的衣服)。他的习惯让沙发承受不了,塌下他一个坐影。(特写)

眼镜蛇哪儿也不盘,就盘在那个凹陷当中,凹陷当中又印下了它浅浅的身形,还有它游走时布面记录下来的一道细细的曲痕。(特写)

17.卧室。晚上。内景。

沈媛坐在床上翻看侯熠的手机。

18.卧室。白天。内景。

沈媛在镜子前梳妆,她换了另一身不同的衣服,梳了与以往不同的漂亮发型。

她衣服的样式和颜色由保守灰暗转为了时尚亮丽,明显地和侯熠去世前不一样了。她更注意自己的仪容和穿著了。出门前,她故意到沙发前走一圈,让眼镜蛇很清楚地观察到她。

每次看眼镜蛇,眼镜蛇也看着她。

沈媛淡然放心,多少有些炫耀的脸部特写。

眼镜蛇盯着她的眼睛的特写。

她感觉那双眼睛没有那么不能接受了,甚至对视那么一会儿也是很自然的了。

她注视眼镜蛇的眼神,不知不觉有了些许温情和依恋。

19.卧室。半夜。内景。

沈媛和衣躺在床上,开着灯,望着天花板发呆,止不住地昏想。

沈媛喃喃自语:你会进来吗,这儿?

她拍了拍床。

她扭头看了看关着的门:我说的是你啊,听到了吗?

身子翻过去,又翻过来。她坐起来,站起来走到门边,隔门听外面的动静,用鼻子嗅卧室的空气。她把门打开一条缝。站了一会儿,又把门关上。想了想,又把门打开一条缝。

然后脱了衣服,只穿了内衣裤,躺在床上,用毛巾被搭在肚子上,又把它掀开,双手抚摸乳房,抚摸下腹,神情飘摇迷乱……

20.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手机响了,她任它响了好一会儿,谁会半夜来电话?她疑惑地看着手机,手机一直响着,她不情愿地拿起了手机,轻轻“喂”了一句,对方没有一点声音,她生气地把手机甩在一边。然后继续抚摸自己。

21.客厅。白天。内景。

沈媛急急从卧室出来,穿了上班的衣裳,抚了几次头发,抻了抻衣服,仍然对自己的打扮不放心的样子。在门口一边穿鞋,一边看手机的时间。然后,开门急忙出去

电视开着,眼镜蛇在看电视,茶几上摆了一些水果和点心,五屉柜上多了一束鲜花。

22.卧室。半夜。内景。

沈媛躺在床上,她在自慰。这时电话响了。她停止了动作,迅速拿起了电话,她打开手机,一句话不说,电话是通的,双方谁也没有说话。

她关了手机,坐了起来,脸上有惊恐的表情,犹豫了好一会儿,鼓足勇气,她拨回了对方的电话。对方接听了电话,但没有一点声音。僵持了好一会儿,她关了手机。手机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一点零三分。

23.卧室。晚上。内景。

沈媛穿了和以往不同的内衣裤,显得比以前更妩媚、更性感。

她坐在床上给小姑子侯宝萍打电话。卧室的门是关着的,她不想让眼镜蛇听到她说的话。

沈媛:你来陪我几天吧,我有些怕……

她的话听去,多少有些暧昧。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咱哥走了这么些天,没听你说怕呀?

沈媛:出了一些事儿,我也说不清,来了你就知道了……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你是说……我哥来找你啦?

沈媛:不是……你想哪儿去了。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

沈媛:你又没找对象,要你陪我几天就这么难?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平常你不这样哇。

沈媛生气地说:没事求你,不来就算了!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嫂子,别把话儿说绝了,我不是什么也没说嘛。

沈媛:我还不是为了你哥,我从沒把我自己当回事儿。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那你还那么说话?

24.卧室。白天。内景。

沈媛正在厨房炒菜。

门铃响了。沈媛去开门。

开门前沈媛看了一眼沙发,眼镜蛇仍盘踞在那儿。电视开着。

侯宝萍进来了,亲热地叫了一声:嫂子。

沈媛多少有些慌乱:来了就好了……我一个人……不是你想的那样……

侯宝萍平静地说:我知道。

侯宝萍换了拖鞋往里走。

沈媛有意地用身子去遮挡沙发,偷眼看了上面什么也没有,眼镜蛇不见了,她还有些诧异,马上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沈媛:自己倒水吧,饭就好了,有你喜欢的菊花鱼。

25.卧室/厨房/卫生间。白天。内景。

侯宝萍在卧室、厨房、卫生间转了一圈,然后回到客厅。

侯宝萍眼睛在客厅里扫了一圈,仍然有些不放心的样子,她对着做饭的沈媛喊:没事儿吧,你可别吓我!

侯宝萍很随便地坐在沙发上,她的包放在她身边,她拿起了遥控器,选台看节目。她没有注意沙发的那一头。

沙发的另一头,眼镜蛇盘踞沙发的凹陷及爬行留下细纹的特写。

沈媛从厨房里端了菜出来,放茶几上。

沈媛:好久没吃我做的饭了,请都请不来。换洗衣服都有,你哥也会愿意你住这儿的……

侯宝萍转脸纳闷地看她:你说什么?

沈媛:我还能说啥?

侯宝萍看看摆在茶几上菜:嫂子炒的都是我哥愛吃的菜呀,我也愛吃。

26.卧室,夜晚。内景。

沈媛和侯宝萍一人睡一头,两人说着话儿。

侯宝萍:你们有个孩子就好了,咋不要呢?原来不敢问你。

沈媛:要问你哥。

侯宝萍:我不是说的这个,俩人总比一个人好……不孤单。

沈媛:说过无数次了,你哥不听,他嫌麻烦。

侯宝萍:咱哥不听你的!

沈媛:算了吧,他才不听我的,你不是不知道。

侯宝萍:以后呢?

沈媛:走一步算一步吧。

侯宝萍:你不往远想一点?

沈媛:你是怎么回事吧,不也一个人,问我?

侯宝萍:没有合适的,我不将就,一个人不也挺好嘛。

沈媛笑着说:咱俩不会一样吧?

侯宝萍嗔怪地说:看你说的!

沈媛:跟谁学也不要学我,我愿意啊!

27.客厅。半夜。内景。

侯宝萍去卫生间,开灯经过客厅时,看见了沙发上安详端坐的眼镜蛇,吓得一声尖叫。

28.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侯宝萍跑进卧室关死了门。

侯宝萍:吓死我了……那个,那个……你说的是它啊?

侯宝萍扑在床上,挨近了嫂子,握了她的手,用毛巾被蒙住了头。

沈媛坐了起来,静静地看了蒙着头的侯宝萍好一会儿。

沈媛:我请你来,知道原因了吧。

侯宝萍把头从毛巾被里伸了出来,说:进门就感觉哪儿不对劲,怎么不早说!

沈媛:我说什么,你相信吗?

29.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客厅的灯是亮着的。眼镜蛇仍像以前那样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继续冥想。

30.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侯宝萍坐了起来,和嫂子面对面,沈媛从容不迫地给她讲眼镜蛇和半夜电话的故事。

侯宝萍:不会吧,哪有这样的事儿?

沈媛:我也不知道它从哪儿来的……

侯宝萍:像神话一样……

沈媛:恐怖片一样。

侯宝萍:早给我打电话呀。

沈媛:就电话才吓人呢。

沈媛继续说着她的故事。

(只有音乐,没有说话声)。

侯宝萍仔细听着,她不害怕了,脸上有一种复杂的表情,似乎在盼望和憧憬什么。

沈媛说完了。

侯宝萍问:那谁,他怎么知道你的电话?

沈媛:我不知道。

侯宝萍问:你说的是真的?

沈媛点点头:我也不知道。

侯宝萍很有底气地说:我哥还惦着什么哪!

沈媛反唇相讥:我可没有什么对不起你哥的,你知道。

侯宝萍的表情更坚定了:你忘了,我哥属蛇呀!

沈媛疑惑地说:你非要这么想?

侯宝萍:你说要我怎么想?

沈媛:怎么想也不能那么想。

侯宝萍:你说我哥不在了?

沈媛很犹豫,不知道怎么回答:照你说的吧,好像有那么一点儿意思……我不敢这么想。

侯宝萍语气坚定地说:我和你想的就不一样。

沈媛哆嗦着嘴唇说:是你了解你哥,还是我了解你哥。

侯宝萍不屑地说:不是他是谁呀,这么巧……不是巧,你比我更清楚。

沈媛这一次很干脆:清楚就不叫你来了!

侯宝萍也坚定地说:我来了就得听我的!

31.卫生间。白天。内景。

侯宝萍在门口钉木板,地上摆了工具和木板。她用一道两尺高的木板拦着门。

32.卫生间。白天。内景。

侯宝萍把买来了的小白鼠从纸箱中捉出来,养在了卫生间。

33.卫生间。白天。内景。

眼镜蛇从拦着的木板上爬进卫生间,伺机吃老鼠。

小白鼠吓得瑟瑟发抖,四处乱蹿。

34.卫生间。白天。内景。

侯宝萍从纸箱中抓出了几只茸茸小鸡,和小白鼠养在了一起。

然后,她蹲在门口,津津有味地看着它们。

35.卧室。夜晚。内景。

沈媛和侯宝萍一人睡一头,两人都瞪眼望着天花板。

沈媛忍不住对侯宝萍说:你哥走前,还说要买老鼠药,你还养它。

侯宝萍坐了起来,理直气壮地说:你想饿死他啊!

沈媛丧气地说:叫你来,不就做个伴嘛。

侯宝萍咄咄逼人地说:那你说是怎么回事儿?有你这么窝囊的!

沈媛也坐了起来,指着上天,神情虔诚地说:我哪儿知道呀,只有祂知道!

侯宝萍同样用手指着上天威胁说:我哥在那儿看你哪,他啥都知道!

沈媛松驰下来:你说啥就是啥吧,我不跟你争。

说完,她无可奈何地把脸转向了一边。

侯宝萍得意地说:事情不明摆着吗,还跟我争!

36.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这时,沈媛的手机响了,她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号码,一脸的惊恐。

沈媛:又来了,就是这个号码。

侯宝萍倒很镇定,从容地接过了电话。

侯宝萍:哥,我是侯宝萍,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你说。

电话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侯宝萍大声问:你是谁啊!

电话里仍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沈媛:不跟你说了嘛,你不信!

37.卫生间。白天。内景。

上卫生间时,沈媛先把小白鼠、小鸡赶进纸盒,盖好,搬出卫生间。然后冲洗了地面,关好门,门底缝塞满报纸条,检查几遍,才敢蹲下去。

沈媛不放心地盯着门底的报纸条。

38.客厅。同一时间。内景。

眼镜蛇仍盘踞在沙发上,电视开着,它盯着电视。

侯宝萍眼神复杂地看着它。

39.卫生间。时间继续。内景。

蹲不了多久,感觉不到完全的畅意,沈媛赶紧站了起来。把衣裤整理齐整,才出卫生间,然后再把小白鼠和小鸡搬进去,放出来。

40.卧室。夜晚。内景。

沈媛和侯宝萍坐在床上说话,房门关着。

沈媛:几天了,你问了吗?

侯宝萍:你不求人吗,容易啊。

沈媛:我求你就这么难,不也是你的事吗。

侯宝萍:发小是发小,她也怕人知道,不有规定嘛。

沈媛:你就这么算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侯宝萍说:实话告诉你吧,他们查了……没有那个电话!

沈媛:不可能!

侯宝萍:那样的电话,你到哪儿查吧!

沈媛:那你说……

侯宝萍:这不明摆的吧。

41.卧室/厨房。初秋的白天。内景。

沈媛在大拒里找衣服。打开柜子她看到眼镜蛇盘在那儿,吓了一跳,再定睛细看,原来是一盘绳子,她生气地拿到厨房烧了它。

沈媛看着绳子在瓷砖地上燃烧,想着心事。

42.客厅。白天。内景。

窗帘飘动,秋风劲了,窗口刮进来的风凉了。从窗口看出去,地上有了落叶。

43.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一旁的侯宝萍对找衣服的沈媛说:你的衣服我不穿,说了不要找了。

沈媛:你嫌我还是嫌什么?

侯宝萍:我嫌我自己!

沈媛:别那么说,随你挑,我没穿过的。

侯宝萍:说了不穿就不穿!

44.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侯宝萍在沙发上坐下,看着眼镜蛇,他们的距离只有一尺。

侯宝萍对眼镜蛇说:多保重,天凉了,没有你能穿的衣服。

沈媛:用不着你发愁。

侯宝萍:你给我看好了,拿了衣服我就回来。记住了啊。

侯宝萍说完,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眼镜蛇,开门出去了。

45.侯宝萍家客厅。白天。内景。

侯宝萍坐在沙发上给沈媛打手机。

侯宝萍:我晚几天再回来,还有些事……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那么贱……不要忘了看他吃没吃东西,饿瘦了可是不行……一定要关好门窗。

46.沈媛家卧室。同一时间。内景。

沈媛:哪能呢,我比你还亲,放心吧。

说完,沈媛生气地把手机摔在床铺上。

47.沈媛家各个房间。白天。内景。

下班回来,沈媛扫了一眼,没见到盘坐在沙发上的眼镜蛇。

沈媛到卫生间见小白鼠、小鸡没少。到厨房发现蛋没少,沈媛一阵高兴,以为眼镜蛇走了。沈媛到处找,把东西翻得更乱,她不知道在哪儿能找到它,只是负气地乱翻。最后还是在忽视了的沙发靠垫后面,见到眼镜蛇露出的尾巴,她刚燃起的一点点热望,一下就冰凉了。

站在沙发前好一阵,沈媛的表情坚定了。

沈媛对着沙发讲:你也来这么多天了,没有亏待你,总有个头吧……你可不要怪我啊……懂事的赶快走!

48.厨房/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在厨房找了一截废铁丝,躲开眼镜蛇的眼睛,在卧室里弯成一个圆圈,缝了个一尺多长的布口袋,布袋口再缝在铁丝圆圈上,捕蛇的工具做成了。她把它藏在大衣柜里。

她从大柜里拿出了电暖炉。

49.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把暖炉的方向对着眼镜蛇盘坐的位置,插上插头,打开开关。电暖炉亮了。

50.卫生间。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将卫生间的小白鼠、小茸鸡装进废纸箱,放到了大门外的楼梯口。

沈媛将卫生间的地面冲洗得干干净净。

51.客厅/厨房。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使劲地捋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捋不下来,用棉签涂了食用油在手指上,才将戒指捋下来。她把戒指放在五屉橱上侯熠的相片前。

五屉橱上的鲜花已枯萎了,仍插在花瓶里。

52.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眼镜蛇先是伸展身子从靠垫后面游了出来,然后在老地方舒服地盘起了躯体,脑袋搭在躯干上,放松地享受着电暖炉太阳般的温暖。

53.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一直注意它的沈媛手背在后面,漫不经心地走过去,盯着它。

沈媛狠狠地说:要你走,你不走!要怪也怪你自己吧!

沈媛果断地用布袋罩在眼镜蛇身上,那圆圈正好把它全部罩住。沈媛左手拿的一块三合板,从沙发面上插进去,扣住布袋口,翻转过来,眼镜蛇就落到了口袋底。

沈媛能感觉眼镜蛇在布袋底的挣扎和叫喊,扭了两圈布袋口,沈媛扎死了它逃生的出路。

沈媛舒心地说:喊吧,再喊也没有用了,回你的老家去吧。

54.卫生间。时间继续。内景。

一桶满满的水早等在了那儿。沈媛把布袋沉入了水底,上面还压了两块砖。

沈媛对着水桶说:不是我心狠,这日子没法过了,来世你再找我吧!

直腰站起来,沈媛擦擦额头,舒了一口长气。

55.客厅/厨房。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把沙发套、沙发靠垫套全揭了下来,摁在洗衣机里,洗了一遍,仍不放心,重洗一遍。

56.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门窗大敞,沈媛在点香,客厅和卧室里熏了香,香烟氤氲。

57.卫生间。时间继续。内景。

桶里的布袋浸得差不多了,沈媛仍不放过它,拿榔头砸了个稀烂,乌血浸脏了布袋。

58.垃圾箱。时间继续。外景。

沈媛把布袋挑在竹尖上,挖了个土坑,把它埋在了垃圾箱旁的泥土中了。

59.沈媛家。白天。内景。

门铃响了,沈媛开开门,侯宝萍进来了。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侯宝萍换了拖鞋,把装衣服的包丢在地板上,动作急迫,没和沈媛打招呼。

侯宝萍嗅了嗅屋内的空气,脸上的表情很紧张,她沒见到沙发上的眼镜蛇。

侯宝萍开始找,客厅里没有,卧室里没有。卫生间也找不见它的踪影,连小白鼠小鸡都不见了。

侯宝萍有些心惊,声音发颤,不得不面对了沈媛,小心地问她。

侯宝萍:嫂子,我回来了……他……他回家去了?

沈媛在厨房择菜,背对着她,她什么也不回答她。

侯宝萍又问:他是怕凉,还是怎么的了?

沈媛故意问:你说谁呀?

她没有回过身来。

侯宝萍指着沙发说:他呀!

侯宝萍转身又指指侯熠的相片:你不跟我想的一样吗。

沈媛回过身来,平静地说:我从来就和你想的不一样!

侯宝萍都快哭了,焦燥地说:别装了,你知道我说什么!

沈媛装着恍然明白的样子,很随意地说:不就一条蛇嘛,值吗?

侯宝萍惊讶地说:你说我哥是一条蛇?

沈媛:那你说是什么?

侯宝萍无可奈何,改口说:不是,我问他哪儿去了?

沈媛说:它从哪儿来的我都不知道,它到哪儿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侯宝萍恳求地说:找不到他,我会急死去的!

沈媛:那是你的事!

侯宝萍:嫂子,快告诉我,我求你了!

沈媛:它回老家去了。

侯宝萍既疑惑又丧气地问:老家……你什么意思?

沈媛对侯宝萍大声吼:老家,知不知道,它的老家,鬼东西……我把它剁了,吃了,消化了,拉了……舒服了吧,你!

侯宝萍的天塌了,憋了好一会儿,咬牙说:我早知道你对他不好,要不他不会这样!

沈媛冷笑着说:对谁好,也不能对它好哇,它是个什么东西!

侯宝萍突然大声喊:我哥就是你害死的……你这个狐狸精!

沈媛:我是狐狸精,你还当不了狐狸精呢,能吗,你!

60.沈媛家。时间继续。内景。

侯宝萍歇斯底里发作,把沙发掀翻了,椅子甩在了一边,茶几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上,披头散发,哭了,闹了……然后……

侯宝萍无可奈何地用手捋捋头发,擦擦满脸泪痕,背着她的包,垂头甩门出去了。

61.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平静地坐在卧室的床上,由她发泄,没有出来。

62.客厅。白天。内景。

客厅恢复了原样,沙发上和屋内很干净。

侯熠仍在五屉橱上监视着室内的一切。

五屉橱上没有了戒指,没有了鲜花和花瓶。

沈媛有些茫然地看看这儿,看看那儿。摸摸这儿,摸摸那儿。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惆怅。

63.客厅。白天。内景。

秋风不断从窗口刮进来,窗帘一丝一丝飘动。

64.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像静物一样站在那儿。镜头围她旋转,她的眼睛也是一动不动。

65.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的眼睛动了,有什么牵动了它……镜头在屋内扫视,不知不觉落在了沙发的凹陷中,停住。

沈媛恍惚看见了个东西……她不敢相信……

沈媛不知是头脑的眩晕还是房屋的旋转,站也站不稳,她找不出词儿形容那个影子似的东西……

沈媛彻底崩溃了,所有的一切都颠覆了,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她脑子冻住了,黔驴技穷了,她的眼泪出来了……

沈媛嘴唇哆嗦着,声嘶力竭地喊:你到底是谁啊!

66.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镜头摇晃):眼镜蛇正盘在沙发的凹陷中,围成一个圆,悠然自得地盘驻在那儿,黑灰朦胧坚定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沈媛。

67.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捂着脸,大声哭了出来。   

沈媛:……你走吧,你要我怎么办吧……我……

68.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眼镜蛇的特写,画面由彩色逐渐转灰再转成黑白。

镜头推近,最后定格在眼镜蛇不停抖动的黑色信子上。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微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从开始要二十万到最后不要彩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保险公司小品剧本《天气变化
老师相亲超搞笑小品《不要彩
感谢党和政府小品剧本《天气
适合父亲节表演的小品《不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党员廉洁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禁毒宣传小品剧本(后悔的眼泪)
政府管委会和公司市场营销人员
军队情景剧剧本《最美机务兵》
建筑公司三句半剧本《部门创辉
电力企业反腐小品剧本《将反腐
安全生产情景剧本《安全不能马
医院开展“学党史跟党走”实践
婚姻登记搞笑小品剧本《520结婚
纪检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戏曲音乐剧本《村长的心病》
红色历史情景剧剧本《红色黔东
情感音乐剧剧本《庭前调解》
七一建党节小品剧本《最美党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历史小品剧本
古装搞笑小品剧本《天南地北来
小学生红色教育题材小品《小小
感人故事小品剧《我爱你中国》
小学生表演红色历史题材小品《
乡村振兴小品剧本《村里那些事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宣传小品《老
电信诈骗和网贷小品《心急的陷
六一儿童节超感人小品《唯一的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你健
五一劳动节晚会节目爆笑小品《
供电局员工感人小品剧本《照亮
拐卖农村妇女小品《买媳妇》
电视台融媒体小品剧本《融媒体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爱情微电影剧本 > 沙发上的灵蛇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爱情微电影剧本   会员:张德宁的剧本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4/5/21 14:35:06     最新修改:2024/5/21 14:35:0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微电影剧本名:《沙发上的灵蛇》
【原创剧本网】作者:
中国原创剧本网微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微电影文学剧本

                      

沙 发 上 的 灵 蛇

                                    

                          张 德 宁

 

1. 模糊的时间地点。内景。

(沈媛梦境):几只老鼠在房内角落蹿来蹿去,一条眼镜蛇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在墙角蜷曲起身子,昂头膨胀了脖颈,窥视着毫无知觉的老鼠,信子一进一出的。

一只老鼠慢慢嗅到了眼镜蛇面前,它没有发现眼镜蛇,但它感觉到了危险,头向前伸着,鼻翼翕动,用胡须打探前方。

眼镜蛇张开大嘴朝镜头猛扑过来。

2.卧室。夏日的凌晨。内景。

沈媛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揉揉眼睛,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时间是凌晨三点二十五分。她的手垂下来,倒头又睡。她的手机是一款卡通手机。

她身边睡着她的丈夫侯熠。

3.饭厅。清晨。内景。

沈媛和丈夫侯熠围着餐桌吃饭。

侯熠一边吃饭,一边给人发微信,他的眼神有些漂移,不想让沈媛看到他手机的内容。

沈媛面带愠色,对侯熠说:养只猫吧!

侯熠头没抬,心不在焉地说:好哇。

沈媛生气地说:好哇,好哇,你说多少次了?

侯熠抬了一下头,把身子躲过去一点,看着手机说:哪有时间喂它。

沈媛:那你说怎么办?

侯熠仍低着头:买包老鼠药,不就完了。

沈媛:你的话什么时候算过数?

侯熠:不是因为忙嘛,你不是不知道。

沈媛:你说话算一次数,行不行?

侯熠把手机收进口袋,站了起来,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中午下班我一定带回来!

4.厨房/客厅。中午。内景。

沈媛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手机响了,她进客厅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手机。

听完电话,她神色呆滞,手机滑落到地上,碎了。

5.医院重症病房。白天。内景。

侯熠头部缠着绷带,手臂扎着吊瓶,下部插着导管,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四周围满了监测的仪器。沈媛穿着病房的衣服站在床边探视他。

她的神情是焦急、心疼和无奈。

病床上的侯熠除了微弱的呼吸之外,几乎与死人无异。

插在输氧管上方的病名牌上写着:姓名:侯熠。病名:车祸。

侯熠的妹妹侯宝萍也穿了探视的衣服,站在床的另一面,悲戚地望着床上的哥哥。

沈媛隔床伸过手来,侯宝萍有一刻的犹豫,然后绕过床脚,紧紧握住了嫂子沈媛的手。

6.客厅。白天。内景。

沈媛穿了上班的衣裳,开门进来,她闻到了一股异味,抽动鼻子嗅了嗅,沒当一回事儿,像平常一样换了拖鞋,顺手把钥匙放在五屉橱上。

她伸出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结婚戒指。

侯熠变成了一张相片,用镜框框着,镜框围了黑纱,摆放在五屉橱上,钥匙就放在镜框的旁边。

沈媛把包往沙发上一丢,这时她惊呆了,几乎叫了出来,赶紧用手捂了嘴。

她发现布艺沙发上盘了一条眼镜蛇。

盘在沙发上的眼镜蛇很安祥,它看见沈媛后并没有惊奇的表情,只是把头抬了起来,注视着第一次见到的沈媛。一进一出的是它鲜红的信子。

沈媛不由得倒退了几步,下意识地用手臂掩了掩鼻子,她明白那股腥气来自哪里了。

她再一次看了看盘在沙发上的眼镜蛇,又看了一眼五屉橱上侯熠的照片,侯熠仍和平常一样平静地注视着她和客厅的一切,沒有半点异样的变化。

眼镜蛇专注地盯着沈媛。

它黑灰朦胧平静的眼睛特写。

侯熠炯炯有神的黑眼睛,他也盯着沈媛。(相片特写)

沈媛百思不解的一双迷惑眼睛。

7. 模糊的时间和空间。

沈媛睡觉的画面(镜头2)和眼镜蛇攻击老鼠的画面(镜头1)相叠交。

盘在沙发上的眼镜蛇和侯熠躺在病床上的身影(镜头5)相叠交。

8.客厅。白天。内景。

沈媛由惊愕而逐渐平静的面容,她叹了一口气,轻轻摇了一下头,下意识地捏着结婚戒指转了几圈(特写),不得不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她走进厨房,拿起了围腰迟缓地系在腰上,扣结打了几次才系好。

9.客厅/卫生间。白天。内景。

沈媛开门进来,她穿了平常的家居衣服,手提袋子,里面有她买的新鲜蔬菜、鱼和牛奶、面包,她用手掩着鼻子,匆匆走进厨房把袋子顿在条案上,捂住嘴鼻,快步走进卫生间。

沙发上的眼镜蛇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10.卫生间。白天。内景。

沈媛大口呕吐。然后漱口,擦嘴,冲水,在镜前整理面容。

11.卧室/厨房。傍晚。内景。

沈媛找东西,在卧室大柜里翻出件旧衣服,做了个罩什么的动作,做了几下,放弃了,脸上很沮丧的表情。又到厨房拿起了菜刀,用手指试了试刀刃,脸上的表情很呆滞,挥挥手,下不了砍下去的决心。她拿起了扫把,举着试了试,做了个扑打,然后把什么扫出去的动作,也感觉不妥,最后都放弃了。

天渐渐暗了,到了开灯的时候,她没开灯,坐在卧室床上发呆。

12.卧室/客厅。晚上。内景。

沈媛悄悄走出卧室,侧耳听了一会儿,打开客厅的灯。眼镜蛇仍盘在客厅的沙发上,灯亮了,它抬起了头。

沈媛试探着走过去,她先从沙发后面走过去,然后停在侯熠的照片旁。眼镜蛇的眼睛跟着她,并没有攻击她的意思,它一直很安静,像宠物蛇一样驯服,这让沈媛放心了不少。

沈媛又从沙发前面走过去,她离眼镜蛇的距离不到一米,眼镜蛇仍是纹丝不动。

眼镜蛇的身体没动,但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沈媛,她却不敢与那双黑灰朦胧的眼睛对视。

她看它一眼,赶快避开,看一眼,赶快避开。她眼睛的余光始终没有离开它。

沈媛又一次从眼镜蛇的面前走过去。

沈媛打开了电视,眼镜蛇不盯着沈媛了,开始看电视,一进一出鲜红的信子抖动得更厉害。

沈媛坐在离它最远的一张椅子上,呆呆看电视,无意识地按动遥控器,不知道看了些什么。

电视节目一个一个不断闪过。

沙发这一头的椅子上是沈媛,那一头是眼镜蛇,他们都在看电视,相安无事,很怪异的一组画面。

电视节目出现了一个外国人捕蛇的画面,他在世界各地捕获毒蛇,向观众讲解蛇的生活习性,然后把蛇放了。他很勇敢,也很风趣。

沈媛和眼镜蛇的两双眼睛很专注地盯着电视屏幕。

13.卧室/客厅。早晨。内景。

沈媛上班之前在卧室镜子面前的梳妆花了更多时间,她不止一次地起身到客厅看看眼镜蛇,然后坐回镜子前,脸上的淡妆补了好几次,仍然不放心的样子。

已经走出了大门,沈媛又想起了什么,打开了门,转身回来,打开了电视。

眼镜蛇看了一眼沈媛,回头专心盯着电视。

沈媛下意识地把遥控器放在离眼镜蛇不远的沙发上。又觉得可笑,想拿回来,又觉得没有必要,最后放弃了心中的念头。

她看了看手机的时间,看了看专注盯着电视的眼镜蛇,放心地出了门。

她现在使用的是侯熠的手机。

14.卫生间/厨房。白天。内景。

沈媛从卫生间出来,系着裤带,走进厨房,看见眼镜蛇正在吞吃一只老鼠,大吃一惊。

老鼠大半身子已进了眼镜蛇的大嘴,它一心一意吞吃猎物,没把在一旁观看的沈媛当一回事儿。看它变形的蛇头,扭动的身躯,戒备的神态和贪婪的吃相,沈媛突然感到了恶心,胃里东西往上翻,手捂了腹部,悄悄关了厨房门出来了,她不愿让眼镜蛇知道她看到了它。她到卫生间吐了几次,什么也吐不出来,然后用清水漱口,用香液洗手。

15.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从卫生间出来,下意识的用茶几上的餐巾纸擦擦嘴。

她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她看了一眼眼镜蛇空出来的位置,心头一颤。

她看到了沙发上的凹陷,也看到了凹陷当中眼镜蛇盘踞时留下的印痕。

16.客厅。模糊的时间。内景。

(镜头闪回):沙发的凹陷,是侯熠坐出来的。下班回来,他就坐那位置,喝茶,玩手机,看电视(侯熠身影的重复,坐下又站起,站起又坐下,穿了各季不同的衣服)。他的习惯让沙发承受不了,塌下他一个坐影。(特写)

眼镜蛇哪儿也不盘,就盘在那个凹陷当中,凹陷当中又印下了它浅浅的身形,还有它游走时布面记录下来的一道细细的曲痕。(特写)

17.卧室。晚上。内景。

沈媛坐在床上翻看侯熠的手机。

18.卧室。白天。内景。

沈媛在镜子前梳妆,她换了另一身不同的衣服,梳了与以往不同的漂亮发型。

她衣服的样式和颜色由保守灰暗转为了时尚亮丽,明显地和侯熠去世前不一样了。她更注意自己的仪容和穿著了。出门前,她故意到沙发前走一圈,让眼镜蛇很清楚地观察到她。

每次看眼镜蛇,眼镜蛇也看着她。

沈媛淡然放心,多少有些炫耀的脸部特写。

眼镜蛇盯着她的眼睛的特写。

她感觉那双眼睛没有那么不能接受了,甚至对视那么一会儿也是很自然的了。

她注视眼镜蛇的眼神,不知不觉有了些许温情和依恋。

19.卧室。半夜。内景。

沈媛和衣躺在床上,开着灯,望着天花板发呆,止不住地昏想。

沈媛喃喃自语:你会进来吗,这儿?

她拍了拍床。

她扭头看了看关着的门:我说的是你啊,听到了吗?

身子翻过去,又翻过来。她坐起来,站起来走到门边,隔门听外面的动静,用鼻子嗅卧室的空气。她把门打开一条缝。站了一会儿,又把门关上。想了想,又把门打开一条缝。

然后脱了衣服,只穿了内衣裤,躺在床上,用毛巾被搭在肚子上,又把它掀开,双手抚摸乳房,抚摸下腹,神情飘摇迷乱……

20.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手机响了,她任它响了好一会儿,谁会半夜来电话?她疑惑地看着手机,手机一直响着,她不情愿地拿起了手机,轻轻“喂”了一句,对方没有一点声音,她生气地把手机甩在一边。然后继续抚摸自己。

21.客厅。白天。内景。

沈媛急急从卧室出来,穿了上班的衣裳,抚了几次头发,抻了抻衣服,仍然对自己的打扮不放心的样子。在门口一边穿鞋,一边看手机的时间。然后,开门急忙出去

电视开着,眼镜蛇在看电视,茶几上摆了一些水果和点心,五屉柜上多了一束鲜花。

22.卧室。半夜。内景。

沈媛躺在床上,她在自慰。这时电话响了。她停止了动作,迅速拿起了电话,她打开手机,一句话不说,电话是通的,双方谁也没有说话。

她关了手机,坐了起来,脸上有惊恐的表情,犹豫了好一会儿,鼓足勇气,她拨回了对方的电话。对方接听了电话,但没有一点声音。僵持了好一会儿,她关了手机。手机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一点零三分。

23.卧室。晚上。内景。

沈媛穿了和以往不同的内衣裤,显得比以前更妩媚、更性感。

她坐在床上给小姑子侯宝萍打电话。卧室的门是关着的,她不想让眼镜蛇听到她说的话。

沈媛:你来陪我几天吧,我有些怕……

她的话听去,多少有些暧昧。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咱哥走了这么些天,没听你说怕呀?

沈媛:出了一些事儿,我也说不清,来了你就知道了……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你是说……我哥来找你啦?

沈媛:不是……你想哪儿去了。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

沈媛:你又没找对象,要你陪我几天就这么难?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平常你不这样哇。

沈媛生气地说:没事求你,不来就算了!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嫂子,别把话儿说绝了,我不是什么也没说嘛。

沈媛:我还不是为了你哥,我从沒把我自己当回事儿。

(镜头切换至侯宝萍家)

侯宝萍:那你还那么说话?

24.卧室。白天。内景。

沈媛正在厨房炒菜。

门铃响了。沈媛去开门。

开门前沈媛看了一眼沙发,眼镜蛇仍盘踞在那儿。电视开着。

侯宝萍进来了,亲热地叫了一声:嫂子。

沈媛多少有些慌乱:来了就好了……我一个人……不是你想的那样……

侯宝萍平静地说:我知道。

侯宝萍换了拖鞋往里走。

沈媛有意地用身子去遮挡沙发,偷眼看了上面什么也没有,眼镜蛇不见了,她还有些诧异,马上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沈媛:自己倒水吧,饭就好了,有你喜欢的菊花鱼。

25.卧室/厨房/卫生间。白天。内景。

侯宝萍在卧室、厨房、卫生间转了一圈,然后回到客厅。

侯宝萍眼睛在客厅里扫了一圈,仍然有些不放心的样子,她对着做饭的沈媛喊:没事儿吧,你可别吓我!

侯宝萍很随便地坐在沙发上,她的包放在她身边,她拿起了遥控器,选台看节目。她没有注意沙发的那一头。

沙发的另一头,眼镜蛇盘踞沙发的凹陷及爬行留下细纹的特写。

沈媛从厨房里端了菜出来,放茶几上。

沈媛:好久没吃我做的饭了,请都请不来。换洗衣服都有,你哥也会愿意你住这儿的……

侯宝萍转脸纳闷地看她:你说什么?

沈媛:我还能说啥?

侯宝萍看看摆在茶几上菜:嫂子炒的都是我哥愛吃的菜呀,我也愛吃。

26.卧室,夜晚。内景。

沈媛和侯宝萍一人睡一头,两人说着话儿。

侯宝萍:你们有个孩子就好了,咋不要呢?原来不敢问你。

沈媛:要问你哥。

侯宝萍:我不是说的这个,俩人总比一个人好……不孤单。

沈媛:说过无数次了,你哥不听,他嫌麻烦。

侯宝萍:咱哥不听你的!

沈媛:算了吧,他才不听我的,你不是不知道。

侯宝萍:以后呢?

沈媛:走一步算一步吧。

侯宝萍:你不往远想一点?

沈媛:你是怎么回事吧,不也一个人,问我?

侯宝萍:没有合适的,我不将就,一个人不也挺好嘛。

沈媛笑着说:咱俩不会一样吧?

侯宝萍嗔怪地说:看你说的!

沈媛:跟谁学也不要学我,我愿意啊!

27.客厅。半夜。内景。

侯宝萍去卫生间,开灯经过客厅时,看见了沙发上安详端坐的眼镜蛇,吓得一声尖叫。

28.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侯宝萍跑进卧室关死了门。

侯宝萍:吓死我了……那个,那个……你说的是它啊?

侯宝萍扑在床上,挨近了嫂子,握了她的手,用毛巾被蒙住了头。

沈媛坐了起来,静静地看了蒙着头的侯宝萍好一会儿。

沈媛:我请你来,知道原因了吧。

侯宝萍把头从毛巾被里伸了出来,说:进门就感觉哪儿不对劲,怎么不早说!

沈媛:我说什么,你相信吗?

29.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客厅的灯是亮着的。眼镜蛇仍像以前那样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继续冥想。

30.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侯宝萍坐了起来,和嫂子面对面,沈媛从容不迫地给她讲眼镜蛇和半夜电话的故事。

侯宝萍:不会吧,哪有这样的事儿?

沈媛:我也不知道它从哪儿来的……

侯宝萍:像神话一样……

沈媛:恐怖片一样。

侯宝萍:早给我打电话呀。

沈媛:就电话才吓人呢。

沈媛继续说着她的故事。

(只有音乐,没有说话声)。

侯宝萍仔细听着,她不害怕了,脸上有一种复杂的表情,似乎在盼望和憧憬什么。

沈媛说完了。

侯宝萍问:那谁,他怎么知道你的电话?

沈媛:我不知道。

侯宝萍问:你说的是真的?

沈媛点点头:我也不知道。

侯宝萍很有底气地说:我哥还惦着什么哪!

沈媛反唇相讥:我可没有什么对不起你哥的,你知道。

侯宝萍的表情更坚定了:你忘了,我哥属蛇呀!

沈媛疑惑地说:你非要这么想?

侯宝萍:你说要我怎么想?

沈媛:怎么想也不能那么想。

侯宝萍:你说我哥不在了?

沈媛很犹豫,不知道怎么回答:照你说的吧,好像有那么一点儿意思……我不敢这么想。

侯宝萍语气坚定地说:我和你想的就不一样。

沈媛哆嗦着嘴唇说:是你了解你哥,还是我了解你哥。

侯宝萍不屑地说:不是他是谁呀,这么巧……不是巧,你比我更清楚。

沈媛这一次很干脆:清楚就不叫你来了!

侯宝萍也坚定地说:我来了就得听我的!

31.卫生间。白天。内景。

侯宝萍在门口钉木板,地上摆了工具和木板。她用一道两尺高的木板拦着门。

32.卫生间。白天。内景。

侯宝萍把买来了的小白鼠从纸箱中捉出来,养在了卫生间。

33.卫生间。白天。内景。

眼镜蛇从拦着的木板上爬进卫生间,伺机吃老鼠。

小白鼠吓得瑟瑟发抖,四处乱蹿。

34.卫生间。白天。内景。

侯宝萍从纸箱中抓出了几只茸茸小鸡,和小白鼠养在了一起。

然后,她蹲在门口,津津有味地看着它们。

35.卧室。夜晚。内景。

沈媛和侯宝萍一人睡一头,两人都瞪眼望着天花板。

沈媛忍不住对侯宝萍说:你哥走前,还说要买老鼠药,你还养它。

侯宝萍坐了起来,理直气壮地说:你想饿死他啊!

沈媛丧气地说:叫你来,不就做个伴嘛。

侯宝萍咄咄逼人地说:那你说是怎么回事儿?有你这么窝囊的!

沈媛也坐了起来,指着上天,神情虔诚地说:我哪儿知道呀,只有祂知道!

侯宝萍同样用手指着上天威胁说:我哥在那儿看你哪,他啥都知道!

沈媛松驰下来:你说啥就是啥吧,我不跟你争。

说完,她无可奈何地把脸转向了一边。

侯宝萍得意地说:事情不明摆着吗,还跟我争!

36.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这时,沈媛的手机响了,她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号码,一脸的惊恐。

沈媛:又来了,就是这个号码。

侯宝萍倒很镇定,从容地接过了电话。

侯宝萍:哥,我是侯宝萍,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你说。

电话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侯宝萍大声问:你是谁啊!

电话里仍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沈媛:不跟你说了嘛,你不信!

37.卫生间。白天。内景。

上卫生间时,沈媛先把小白鼠、小鸡赶进纸盒,盖好,搬出卫生间。然后冲洗了地面,关好门,门底缝塞满报纸条,检查几遍,才敢蹲下去。

沈媛不放心地盯着门底的报纸条。

38.客厅。同一时间。内景。

眼镜蛇仍盘踞在沙发上,电视开着,它盯着电视。

侯宝萍眼神复杂地看着它。

39.卫生间。时间继续。内景。

蹲不了多久,感觉不到完全的畅意,沈媛赶紧站了起来。把衣裤整理齐整,才出卫生间,然后再把小白鼠和小鸡搬进去,放出来。

40.卧室。夜晚。内景。

沈媛和侯宝萍坐在床上说话,房门关着。

沈媛:几天了,你问了吗?

侯宝萍:你不求人吗,容易啊。

沈媛:我求你就这么难,不也是你的事吗。

侯宝萍:发小是发小,她也怕人知道,不有规定嘛。

沈媛:你就这么算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侯宝萍说:实话告诉你吧,他们查了……没有那个电话!

沈媛:不可能!

侯宝萍:那样的电话,你到哪儿查吧!

沈媛:那你说……

侯宝萍:这不明摆的吧。

41.卧室/厨房。初秋的白天。内景。

沈媛在大拒里找衣服。打开柜子她看到眼镜蛇盘在那儿,吓了一跳,再定睛细看,原来是一盘绳子,她生气地拿到厨房烧了它。

沈媛看着绳子在瓷砖地上燃烧,想着心事。

42.客厅。白天。内景。

窗帘飘动,秋风劲了,窗口刮进来的风凉了。从窗口看出去,地上有了落叶。

43.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一旁的侯宝萍对找衣服的沈媛说:你的衣服我不穿,说了不要找了。

沈媛:你嫌我还是嫌什么?

侯宝萍:我嫌我自己!

沈媛:别那么说,随你挑,我没穿过的。

侯宝萍:说了不穿就不穿!

44.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侯宝萍在沙发上坐下,看着眼镜蛇,他们的距离只有一尺。

侯宝萍对眼镜蛇说:多保重,天凉了,没有你能穿的衣服。

沈媛:用不着你发愁。

侯宝萍:你给我看好了,拿了衣服我就回来。记住了啊。

侯宝萍说完,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眼镜蛇,开门出去了。

45.侯宝萍家客厅。白天。内景。

侯宝萍坐在沙发上给沈媛打手机。

侯宝萍:我晚几天再回来,还有些事……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那么贱……不要忘了看他吃没吃东西,饿瘦了可是不行……一定要关好门窗。

46.沈媛家卧室。同一时间。内景。

沈媛:哪能呢,我比你还亲,放心吧。

说完,沈媛生气地把手机摔在床铺上。

47.沈媛家各个房间。白天。内景。

下班回来,沈媛扫了一眼,没见到盘坐在沙发上的眼镜蛇。

沈媛到卫生间见小白鼠、小鸡没少。到厨房发现蛋没少,沈媛一阵高兴,以为眼镜蛇走了。沈媛到处找,把东西翻得更乱,她不知道在哪儿能找到它,只是负气地乱翻。最后还是在忽视了的沙发靠垫后面,见到眼镜蛇露出的尾巴,她刚燃起的一点点热望,一下就冰凉了。

站在沙发前好一阵,沈媛的表情坚定了。

沈媛对着沙发讲:你也来这么多天了,没有亏待你,总有个头吧……你可不要怪我啊……懂事的赶快走!

48.厨房/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在厨房找了一截废铁丝,躲开眼镜蛇的眼睛,在卧室里弯成一个圆圈,缝了个一尺多长的布口袋,布袋口再缝在铁丝圆圈上,捕蛇的工具做成了。她把它藏在大衣柜里。

她从大柜里拿出了电暖炉。

49.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把暖炉的方向对着眼镜蛇盘坐的位置,插上插头,打开开关。电暖炉亮了。

50.卫生间。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将卫生间的小白鼠、小茸鸡装进废纸箱,放到了大门外的楼梯口。

沈媛将卫生间的地面冲洗得干干净净。

51.客厅/厨房。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使劲地捋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捋不下来,用棉签涂了食用油在手指上,才将戒指捋下来。她把戒指放在五屉橱上侯熠的相片前。

五屉橱上的鲜花已枯萎了,仍插在花瓶里。

52.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眼镜蛇先是伸展身子从靠垫后面游了出来,然后在老地方舒服地盘起了躯体,脑袋搭在躯干上,放松地享受着电暖炉太阳般的温暖。

53.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一直注意它的沈媛手背在后面,漫不经心地走过去,盯着它。

沈媛狠狠地说:要你走,你不走!要怪也怪你自己吧!

沈媛果断地用布袋罩在眼镜蛇身上,那圆圈正好把它全部罩住。沈媛左手拿的一块三合板,从沙发面上插进去,扣住布袋口,翻转过来,眼镜蛇就落到了口袋底。

沈媛能感觉眼镜蛇在布袋底的挣扎和叫喊,扭了两圈布袋口,沈媛扎死了它逃生的出路。

沈媛舒心地说:喊吧,再喊也没有用了,回你的老家去吧。

54.卫生间。时间继续。内景。

一桶满满的水早等在了那儿。沈媛把布袋沉入了水底,上面还压了两块砖。

沈媛对着水桶说:不是我心狠,这日子没法过了,来世你再找我吧!

直腰站起来,沈媛擦擦额头,舒了一口长气。

55.客厅/厨房。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把沙发套、沙发靠垫套全揭了下来,摁在洗衣机里,洗了一遍,仍不放心,重洗一遍。

56.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门窗大敞,沈媛在点香,客厅和卧室里熏了香,香烟氤氲。

57.卫生间。时间继续。内景。

桶里的布袋浸得差不多了,沈媛仍不放过它,拿榔头砸了个稀烂,乌血浸脏了布袋。

58.垃圾箱。时间继续。外景。

沈媛把布袋挑在竹尖上,挖了个土坑,把它埋在了垃圾箱旁的泥土中了。

59.沈媛家。白天。内景。

门铃响了,沈媛开开门,侯宝萍进来了。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侯宝萍换了拖鞋,把装衣服的包丢在地板上,动作急迫,没和沈媛打招呼。

侯宝萍嗅了嗅屋内的空气,脸上的表情很紧张,她沒见到沙发上的眼镜蛇。

侯宝萍开始找,客厅里没有,卧室里没有。卫生间也找不见它的踪影,连小白鼠小鸡都不见了。

侯宝萍有些心惊,声音发颤,不得不面对了沈媛,小心地问她。

侯宝萍:嫂子,我回来了……他……他回家去了?

沈媛在厨房择菜,背对着她,她什么也不回答她。

侯宝萍又问:他是怕凉,还是怎么的了?

沈媛故意问:你说谁呀?

她没有回过身来。

侯宝萍指着沙发说:他呀!

侯宝萍转身又指指侯熠的相片:你不跟我想的一样吗。

沈媛回过身来,平静地说:我从来就和你想的不一样!

侯宝萍都快哭了,焦燥地说:别装了,你知道我说什么!

沈媛装着恍然明白的样子,很随意地说:不就一条蛇嘛,值吗?

侯宝萍惊讶地说:你说我哥是一条蛇?

沈媛:那你说是什么?

侯宝萍无可奈何,改口说:不是,我问他哪儿去了?

沈媛说:它从哪儿来的我都不知道,它到哪儿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侯宝萍恳求地说:找不到他,我会急死去的!

沈媛:那是你的事!

侯宝萍:嫂子,快告诉我,我求你了!

沈媛:它回老家去了。

侯宝萍既疑惑又丧气地问:老家……你什么意思?

沈媛对侯宝萍大声吼:老家,知不知道,它的老家,鬼东西……我把它剁了,吃了,消化了,拉了……舒服了吧,你!

侯宝萍的天塌了,憋了好一会儿,咬牙说:我早知道你对他不好,要不他不会这样!

沈媛冷笑着说:对谁好,也不能对它好哇,它是个什么东西!

侯宝萍突然大声喊:我哥就是你害死的……你这个狐狸精!

沈媛:我是狐狸精,你还当不了狐狸精呢,能吗,你!

60.沈媛家。时间继续。内景。

侯宝萍歇斯底里发作,把沙发掀翻了,椅子甩在了一边,茶几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上,披头散发,哭了,闹了……然后……

侯宝萍无可奈何地用手捋捋头发,擦擦满脸泪痕,背着她的包,垂头甩门出去了。

61.卧室。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平静地坐在卧室的床上,由她发泄,没有出来。

62.客厅。白天。内景。

客厅恢复了原样,沙发上和屋内很干净。

侯熠仍在五屉橱上监视着室内的一切。

五屉橱上没有了戒指,没有了鲜花和花瓶。

沈媛有些茫然地看看这儿,看看那儿。摸摸这儿,摸摸那儿。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惆怅。

63.客厅。白天。内景。

秋风不断从窗口刮进来,窗帘一丝一丝飘动。

64.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像静物一样站在那儿。镜头围她旋转,她的眼睛也是一动不动。

65.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的眼睛动了,有什么牵动了它……镜头在屋内扫视,不知不觉落在了沙发的凹陷中,停住。

沈媛恍惚看见了个东西……她不敢相信……

沈媛不知是头脑的眩晕还是房屋的旋转,站也站不稳,她找不出词儿形容那个影子似的东西……

沈媛彻底崩溃了,所有的一切都颠覆了,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她脑子冻住了,黔驴技穷了,她的眼泪出来了……

沈媛嘴唇哆嗦着,声嘶力竭地喊:你到底是谁啊!

66.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镜头摇晃):眼镜蛇正盘在沙发的凹陷中,围成一个圆,悠然自得地盘驻在那儿,黑灰朦胧坚定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沈媛。

67.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沈媛捂着脸,大声哭了出来。   

沈媛:……你走吧,你要我怎么办吧……我……

68.客厅。时间继续。内景。

眼镜蛇的特写,画面由彩色逐渐转灰再转成黑白。

镜头推近,最后定格在眼镜蛇不停抖动的黑色信子上。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本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