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信息时代网上追逃搞笑快板《网上
供电部门娱乐搞笑小品剧本《一举
消防安全检查宣传题材搞笑小品《
电力施工安全相关搞笑小品《电力
小学生参演环保宣传搞笑小品《环
留守童节题材感人小品剧本《关爱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招商公司音乐诗诵读(不忘初心继往开
部队爆笑军人军营搞笑励志四人小品
校园后勤部门小品剧本《默默奉献》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办公室题材简短剧本,公司年会职场小
建筑公司年会超感人小品剧本《回家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电视剧《草根风骨》剧本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宝鼎猎人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4/16 22:15:43     最新修改:2020/4/18 12:04:4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电视剧《草根风骨》剧本》
(原创剧本网)作者:罗发明

——为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倾情奉献

——挖掘真实历史,揭示兴衰更替之必然……

                                          电视连续剧《草根风骨》剧本

                                              上部(1——40集)

                                           根据罗鼎罗童同名小说改编

                                                       改编    罗发明

字幕:据川东某县县志记载,民国时期,全县四十三个场镇,被土匪劫场的多达三十三场次,故事从那个动乱的年代展开……

 

                                                             第一集

     豪林庄:(坐落在甄子寨的土匪营寨,几栋平房,主房门前有牌匾“豪林庄”,寨门前悬崖峭壁,地势险要,进出有吊桥,看门人常年值守。)

    

    庄内,匪首熊霸在堂上居中高坐,二当家、三当家座位分列左右,几个匪徒立于堂下。

    “啪!”一只茶杯砸在地上!五大三粗的土匪头子熊霸脸红脖子粗,颈上青筋直跳:“妈啲。乳臭未干的小儿,敢跟老子作对,活得不耐烦了!”

     二当家殷柏寿坐在右首,和在场小喽啰们一脸怒容,目视着老三的陈述。

     三当家廖毕廷:“这陈云豹,年少气盛,仗着家族的势力,根本不买我们的账。这次面见,他孤傲不已,拒绝合作。”

     殷柏寿愤愤地说:“哼,老子们的顺天杂货店,最近一两年,土特产,鸦片都收不到几两,就是这家伙搞出来的,不把他端了,我们哪还有生意!”

      熊霸:“他妈的?老子在江湖打拼的时候,他还在他老汉的腿肚子转筋呢,这方圆百里,老子还没怕过人!比他有实力的人多的去了,老子照样荡平过,老二,去踩踩,码实在,哪天会会他,让他长点记性!”

     “好!”殷柏寿回答。

     众喽啰叽叽喳喳:“灭了他!”

       “灭了陈氏杂货店!”

      “三位爷,只要你们一声令下,我们踏平他杂货店!”

 

      沙河场杂货店:(山区小镇沙河场,街道两旁的平房高矮、新旧参差不齐,陈氏杂货店坐落在正街,属场镇中心地带,三间房,门额上牌匾有些陈旧,房后围墙圈着一院坝,簸簸盖盖的,凉晒着收购的药材,角落里有马厩,拴着一匹马。杂货店内售出的日杂货物和收购的农副产品混杂,显得有些零乱。)

 

     赶集日,上午,街上行人熙熙攘攘。

     杂货店老板陈云豹坐在柜台边忙着结账,两个伙计,一个管收,一个管售,忙着支应往来客人。

一个接完账的村民说:“你们这里价格公道些,我们那边有个顺天杂货店,蛊到买,蛊到卖,不卖的还遭打。”

     陈云豹问:“啷个(那么)大的胆子,没人管呐?”

    村民悄悄说:“管?那杂货店是甄子寨的土匪开的,哪个敢管?”

    “哦!”陈云豹似有同情。

     村民:“他有长落脚,我有翘扁担,老百姓也聪明,悄悄的走小道,来和你们交易,现在他几爷子生意越来越差了。”

 

      街上,殷柏寿和一个小喽啰扮成赶场的村民,背着小背篓,混杂在人群中,游荡两个来回,看时间尚早,便在杂货店对面的小吃店坐了下来,喊:“掌柜的,点菜。”

    “来了,来了,两位吃点啥?”

     “花生米,猪耳朵,外加一个小菜就行。”

     “好的,马上就到。”

两人边喝边低声聊天,不时地拿眼瞅着对面的杂货店。

殷柏寿说:“剋,进屋看看。”

      小喽啰放下酒杯,若无其事地跨过街道,走进杂货店,不大工夫,小喽啰出来,沿着杂货店屋后转了一圈,回来后,把买的火柴往桌上一丢说:“没啥,土店一个,看不出有啥特殊,后面有个围墙,墙也不高。”两人接着干完酒饭,结账后,沿杂货店旁的巷子朝店后的小路溜达而去。

     忙活一阵后,陈云豹习惯性地来到小吃店,店家不经吩咐,按惯例张罗酒菜端了上来,陈云豹独酌。

      小吃店老板空闲下来,凑到陈云豹桌边,问:“豹老弟,忙坏了哈?”

      “啥忙坏了哟,跟往天差不多,就是早上那一趟。山区场镇,赶场的来得早,散得也早,看嘛,临近中午,街上稀稀拉拉,没几个人了。来,来,我俩喝一杯。”陈云豹相邀。

     店老板摆手说:“酒不喝。”但身子还是挪到桌边的凳子上坐下,悄声问:“刚刚有个人,在你那儿买了一包小火柴,有印象没得?”

陈:“人多,进进出出的,哪记得哟。”

      店老板说:“两个人,听口音,是阴平人,年纪大的那个,从眼神看,凶巴巴的,不像善类,在我这儿喝酒,眼睛一直关注着你的店,他们声音压得很低,听不清说了些啥,只听他叫另一个‘剋,进屋看看’,年轻的就到你那点买了包小火柴。”

      听了店老板描述,陈云豹脑子里“嗡!”地紧张起来,几天前仁桂镇顺天杂货店老板带几个人来沙河场,找他打“商量”。

回忆画面:

     几个人进屋,四处看了看说:“难怪我们没啥生意,陈老板,你这样做,我们西饭儿都喝不到。”

陈云豹问:“几位老板是?”

    “我们是仁桂顺天杂货店的。”话语中豪气十足。

    听了来人的话,陈云豹“哦,几位是商界同行,坐。”

      来人继续说:“陈老板,坐就免了,我们今天来是想和你打打商量,一是你的价格适当调整调整,你这收购价这么高,卖价又这么便宜,我们同行无路可走了。二呢,我们阴平地界山民的东西你不要收,那是我们顺天杂货店的地盘,我们也要养家糊口喔。”

      来人盛气凌人的话,陈云豹就来了气,他压住火气说:“几个老板,我们陈氏杂货店经营十几年了,讲究诚信、公道,价格嘛,早就定好了的,岂能随意更改?生意场,我们从不欺行霸市,老百姓愿在哪交易,我敢去拦阻?况且,我如何甄别谁是仁桂、谁是沙河场的人?”

     “意思是说,陈老板不愿配合啰?”

     “实难从命。”

      “那好,以后我们在哪儿遇到哪儿发财!”

      “腾!”陈云豹站起来:“发财?威胁我嗦!我陈云豹坐不更名,行不改姓,从不怕任何鸡鸣狗盗之徒!”

      几个人看达不到目的,用手指着陈云豹,威胁着说“那好,等到,等到!走!”一行人怒气冲冲地跨出店门。

 

      陈云豹回过神,暗自寻思:莫不是土匪踩点呐?

      他稳住神,对小吃店老板说“没啥,没啥。”但内心极其紧张,他草草用完酒饭,回到店里,对两个小二吩咐说:“我去太安一趟。”揣上驳壳枪,跨上马,跑出沙河场。

 

太安镇陈氏杂货店

(太安镇,桂水县的大镇,西良河绕镇流过,一座石桥横跨河上,桥上有柱,支撑着瓦棚,颇能遮风挡雨,农副产品交易处,陈氏杂货店紧邻桥头,坐落河街,店堂宽敞,从牌匾就可看出是一处老字号。)

 

    陈云豹快马加鞭,急匆匆地在杂货店门前下马,将缰绳甩给出门迎接的小二,大步抢入店内。

     大哥陈云龙看三弟急匆匆的样子问:“啥事?看你急的。”

     陈云豹接过小二递过的水杯,咕咕喝了几口说:“哥,出事了。来,我给你说说。”边说边把哥拉进里屋,将几天来发生在沙河场的事作汇报……

     听完三弟的叙述,陈云龙问:“那帮家伙是些什么人?”

      陈云豹说:“听阴平的老百姓说,一个叫熊霸的杀猪匠,纠集了二三十个人,在甄子寨占山为王多年,官府剿,雷声大,雨点小,没得效果,接着的摊派跟遭土匪抢了差不多。部队撤走,熊霸等变本加厉地蹂躏乡民。周边的大户摄于淫威,自认倒霉,每年主动送些钱、粮给土匪,图个平安,后来那些家伙在场镇上开起馆子、商店,巧取豪夺,鱼肉乡民。在山下的喽啰兼当细作,四处收集信息,熊霸等不时出手劫掠,屡屡得手。”

       陈云龙咬了咬牙说:“跟那些家伙结梁子,确实棘手,但生意场,我们也不该退缩!沙河场的保安力量如何?”

       陈云豹说:“团练队有十来支枪,私人也有七八支。我们平日里也相互告诫,在这乱世中,一家有事,大家出手相帮。按说,二三十个土匪,来了,也没他好果子吃。”

       “嗯,沙河场离甄子寨有一定距离,我看这样,我这里派两个枪手给你,这几天注意防范,回去后迅速和团练队沟通沟通。店里紧要、贵重物品运些过来。”

      陈云豹:“嗯,嗯。天色不早了,我走了。”

      陈云龙出来,安排两个人,和陈云豹一起,赶回沙河场。

      回到店里,陈云豹带着请来的木匠围着房子转了两圈说:“你两个木匠师傅连夜加固房门、窗户,围墙太矮,挡不住成人的翻越,马上升高又不现实。”

      他挠了挠头,心生一计,叫过小木匠如此这般的布置……

       回到店内,陈云豹给店小二们说:“从今天起,我们几个打起轮子睡觉,都惊醒点。”

       白天,几个人看似依旧平淡地张罗生意,可内心都紧张不已,不时的拿眼关注大街,关注行人。陈云豹进进出出,联络好友,一刻也没有停歇,回店后脱下外衣说:“大家别紧张,街上的朋友我已经联络好了,一旦有事,大家都一起出手。”

     街上,生意照常,啥也没发生。

     店小二们议论:“两天了,啥事都没有,多虑了。”

    “哎,莫掉以轻心,土匪,说来就来哟。”

 

    子夜,朦胧的弯月将余晖洒向大地,森林,田野,一片混沌,人们早已进入梦乡。

     两路夜行人,像幽灵飘过田园,一路来到杂货店的后围墙根,一路埋伏于街边的小巷。

     围墙跟,两个黑影爬上墙头,快的一个往下跳,“噗嗤!”“哎呀!”一声惨叫。“借(这)里全是钉子,老子脚遭了,哎哟!他妈的,哎哟!”声音虽不大,还是惊醒了杂货店值守的人……

     “啪,啪!”店内的枪响了。“啊!”惨叫声中,围墙上的黑影倒栽了出去。

      杂货店后院的枪声传来,埋伏在大街阴暗角落的另一路土匪枪上镗,熊霸质疑:“啷个大门没开?”

      边上的人说:“可能失手了。”

      熊霸说:“给我打,策应他们一下。”众匪朝杂货店“噼噼啪啪!”打了起来。

      不大一会,周边响起了枪声,并传来阵阵呐喊:“土匪来了,快抓土匪呀!” “围上去,别让土匪跑了!”

       店内,陈云豹喊:“你们三个去对付正面来的土匪,后面留一个就行了。”此刻,杂货店的人从窗户里朝大街“砰砰!”打起来。

      “啪!”“哎呀!”熊霸身边的喽啰挂彩了,惨叫不止。

      “妈的,啷个回事?弄成这个样子,像到处都是人。”

       廖毕廷说:“老大,今天这事没搞好,撤吧。”

       “好,嘘!”一声口哨,土匪拖着受伤兄弟,匆匆撤离……

       被遗弃在杂货店后院的章三,在火把的映照下,卷缩在角落里,团练队的几个人将他拖到大街上,老百姓恨透了土匪,一声“打!”大家蜂拥而上,一顿好打,押进团练队监室,已经奄奄一息了。

 

太安,陈氏杂货店。

      陈云豹兴高采烈地描述惊心动魄的枪战:“土匪,不经打,街上的兄弟伙刚包抄上来,那些家伙就扛不住了。从血迹看,至少两个人受伤,抓到那个,打了个半死。”

      陈云龙说:“三弟,和土匪面对面干了一场,胜了,信心也增强了,我们也高兴哪!”

      陈云豹说:“大哥,这事给老爸说不?”

      陈云龙想了想说:“不,免得他老人家担心。”

       陈云龙接着说:“三弟,这次虽然打跑了土匪,但没有重创土匪,说不定那些家伙还会来惹事,你们要特别警觉!”

      “嗯。”

 

甄子寨豪林庄

       群匪一个个低着头,像霜打过的茄子,焉即即的,进进出出忙碌着。

       请来的郎中正给受伤的喽啰治伤,不时传来阵阵惨叫。

       大厅里,熊霸瞪着发红的眼睛,攥紧拳头,不停地捶打面前的桌子:“他妈的,啷个打成这样?全砸了,两个挂彩!没迢(逃)脱的章三还不晓得是死是活。”

        殷柏寿在一边说:“嗨,他妈姓陈的,给老子们来阴的,他把布满钉子的木板放在墙根,章三往下跳,脚被钉子穿满了窟窿,迢(跑)不脱。狗日的朝外打,墙上的常贵身负重伤,看捡得回一条命不。”

       廖毕廷补充说:“大哥,二哥,这仗没往我们设想的方向发展,主要是小崽子给我们下了套。胜败乃兵家常事,我看啦,暂时放开,最要紧的是打听章三消息,有可能的话,先救出章三。”

       “啷个救?现在活起没得哦。”熊霸说。

       廖毕廷说:“大哥、二哥,你们忙了一晚上,先歇歇,我去趟沙河场,只要章三活着,我就想办法救他。顺便摸摸其他情况。”

 

沙河场

     团练队队长邓桓荣家来了个商人模样的人,寒暄几句后,自我介绍:“鄙人阴平县锦普镇团练队副队长曹显祖,邓队长,听说贵队昨晚抓了个叫章三的人,他的真名叫章祥忠,是我表弟,鄙人来,是想让邓队长网开一面,放了他。”

     邓桓眼睛一瞪:“你好大胆,敢给土匪说情!”

      曹显祖哈哈一笑说:“我的邓队长,啥土匪,他就是仁桂镇顺天杂货店的打工崽,听说陈氏杂货店将价格一抬一压,顺天杂货店没了生意,前几天顺天的老板来和陈老板打商量,话不投机吵了起来,顺天的老板想教训教训姓陈的,拉上我表弟,没想,落到邓队长的手里。”

     “明火执仗的,你叫我啷个说?”邓队长话软了些。

曹显祖说:“是,方式确实有些过激,我们也觉得过头,生意场嘛,和为贵,用得着红眼睛、绿脸猫的呀。”

      曹显祖边说边摸出三百大洋说:“邓队长,小意思,请笑纳,两个生意人的矛盾而已,啥匪不匪的,你我是同行,敬请网开一面。我不会为难你,简单处理,你明天将章三往区上送,路上的文章我来做,我不会伤你的人,也不要你的枪,你的形象也不会受一点损,这年头,多栽花少栽刺,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几句话,邓队长感觉盲盲的。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