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招聘的小品剧本,关于招聘的
公司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快板
企业年会节目小品剧本,企业年会
公司年会励志剧本,公司年会节目
建筑公司年会创意节目表演音乐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公司年会简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 11-22
建筑公司年会创意节目表演 11-20
最幽默的元旦晚会节目搞笑 11-17
建筑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安 11-15
圣诞节节目小品剧本,基督教 11-13
酒店年会音乐剧剧本(酒店大 11-10
法制宣传小品(调解的幸福) 11-8
古代搞笑情景剧剧本(高风亮 11-7
残疾人小品剧本,残疾人小品 11-6
艾滋病小品剧本,关于艾滋病 11-3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小品,关于 11-1
公司年会情景剧剧本(公司故 10-31
小学生歌舞剧,儿童音乐剧剧 10-30
公司设计部年会音乐剧剧本 10-28
新生迎新晚会搞笑小品,大一 10-26
老兵复员小品,老兵退伍搞笑 10-24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万圣节情景小故事,万圣节搞 10-12
重阳节敬老的搞笑小品,九九 10-9
校园励志感人小品,校园青春 10-7
互联网+超级搞笑古装小品剧 9-29
弘扬社会正能量音乐剧剧本 9-26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红尘梦(修改本)第三十七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9/8 16:41:02     最新修改:2017/9/12 8:55:3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修改本)第三十七章
作者:戴修桥

第三十七章

             见义勇为救韩月       兰花误会张铁柱

                       

又说得是:

         见富贵而生谄容者,最可耻;

         遇贫穷而作傲态者,贱莫甚。

 

六年前的春天,正逢集日,四面八方的人等似流水般涌进这个集镇。刚刚上尉转业的张铁柱心里美滋滋的奔走在大街上。街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街两旁的商店敞开的大门。各种售货的摊位一个挨着一个,喊卖的叫买的,做广告的,招商叫客的扩音器,扩唱着流行歌曲的大喇叭,在交响着。张铁柱走进了一个大车行。这是综合式的三层楼,车行就在第一层的楼下,高大宽敞的车行大厅,摆放着崭新的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各式各样,车行里拥满了许多人,张铁柱向摆放电动车的货位走去,售货的两名小姐,热情而又耐心的接待着顾客:“新的款式,新的车牌,厂家直销,保修一年…”

张铁柱问:“小姐,科麦特牌的电动车只有两辆了,你们的库房里还有没有?”

售货员解答着:“这类车子是名牌,质好价廉,正是热门的抢手货,三天前进了二十辆,真是供不应求,只有这两辆了。”

张铁柱又问:“今天还进不进货?”

售货员和和气气地说:“同志,这两辆车也没什么挑剔哇,你就买一辆吧。”

张铁柱又向这两辆车看了看,有些犹豫又道:“只剩两辆了还有什么挑拣。”

售货员道:“同志,你就再换一个品牌吧?”

张铁柱轻轻地摇摇头。

售货员笑道:“我明白了,这是你的对象点名要的品牌,那就换不得?”

张铁柱微笑了笑道:“是呀。”

韩月也走到近前,向着这仅剩的两辆车子仔细地观看着,还不时地用手拂摸着。售货员催促着说:“同志,这种品牌就剩下两辆了,心动不如手动,别再犹豫了,买这种品牌的人可多了,真是抢手的货。”

韩月向张铁柱看了一眼问:“你也想买一辆?”

张铁柱道:“是啊,这就更没有挑拣了,你买哪一辆?”

售货员耐心地解释着说:“没有什么捡头,我们进货的时候,一个部位一个部位地查看,绝无任何毛病。”

“售货员同志,你过来。”顾客群中有人大声招唤,两名售货员闻声而去。

这时有一名剔着秃头男青年向韩月靠近,两只贼溜贼溜的贼眼盯着韩月的衣兜。他终于下手了,扒子手的一举一动张铁柱看的一清二楚,他也没有声张,若无其事地从一侧向那扒子手拢来,当扒子手从韩月的衣兜掏出一大把的现金转身欲走被张铁柱他猛地伸手抓住了,厉声喝道:“不要走,贼东西!”

那扒子手大惊失色,张铁柱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了那贼在挣扎的手腕道:“你跑不了,把钱还给这位同志。”

韩月这才觉察到,甚是惊恐,伸手夺过贼手中的钱,忿然道:“还给我。”

“抓贼了,抓贼了…”顾客们向这里拥来。

张铁柱对韩月说:“同志,这车,留给我一辆。你在这里守着,我把他揪送去派出所。”

韩月感激地:“好,好。谢谢你了,同志。”

张铁柱高声道:“大家让一让,让一让。”

顾客甲:“这位同志是转业军人。”

顾客乙:“平常的人谁敢去惹这些贼羔子。”

张铁柱笑道:“同志,你说错了,邪不压正,只要大家相互留神,这些坏东西就无存身之地,如果人人都不敢去管,受害的却是我们这些好人。”

“对,对,说的对…”

“见义勇为的好人…”人群中发出了许多赞扬的呼声。韩月也向张铁柱流露出敬佩的目光,张铁柱将那扒子手推推攘攘,揪出车行。

张铁柱将那扒子手揪送至派出所,刚进大门就被一名身穿警服的民警拦住。他厉声问道:“做什么的,打架打到派出所了。”

张铁柱道:“我抓到一个贼。”

这位民警便是戚国放,他不亢不卑地问:“有賍有证吗?”

张铁柱道:“他在万兴车行扒窃,当场被我捉拿,钱已归还失主。”

戚国放愀然作色道:“捉贼拿賍,捉奸拿双,你懂吗?”

张铁柱向那名叫戚国放的民警疑惑地看了看,迟疑地问:“你是戚国放,茅草山又出了一个大人物?你真丢了茅草山人的脸。”

戚国放不悦地向张铁柱看了两眼,冷漠地:“你认识我?"

张铁柱不屑一顾地说:“你住山前我住山东,说不认识那是四眼狗不咬人装呆。"

戚国放大怒道:"说话要想着说,来人把门关上。”

从传达室走出一名联防队员,戚国放扬长而去。张铁柱失意的站在门外,那支抓贼的手慢慢松开。那个扒子手得意地向张铁柱鄙视了两眼,惬意地高声道:“捉贼英雄,领封讨赏吧。”

那名扒子手转身欲去,张铁柱勃然一声怒喝:“给我站住!”

扒子手哼了一声,迈步继续走去。张铁柱追去,飞起一脚将那扒子手踢翻在地,接着又是狠狠的几脚,踢向那个扒子手.

“你敢打我?”扒子手高声叫嚷着。

张铁柱咬牙切齿,直气的摩拳擦掌,怒道:“呸!你若是贼心不退,再去行盗作案,被我碰上了,小心我扒你的贼皮。”

正是:

     虽然正义却埋下恨怨,惹下许许多多灾和难。

 

张铁柱和韩月每人推出一辆电动车走出车行。

韩月很是感激道:“大哥,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买什么车子。”

张铁柱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道:“区区小事,何必言谢。”

韩月问:“大哥,你家哪里?”

张铁柱道:“茅草山。”

韩月再问:“贵姓 ?”

张铁柱道:“姓张名叫铁柱,小妹请问你尊姓大名。”

韩月微微笑道:“姓韩名月,家住小韩庄。唉,大哥,你们男人买摩托车,骑着多帅,不是我们女孩子。”

张铁柱笑而言曰:“是给我的未婚妻买的,点名要上海大天AB麦科特牌子的电动车,我能不买吗,如今是…”

韩月风趣地说:“那也得把发票附上,电动车三六九等,你花了高价钱,未过门的嫂子别不认这个情。”

韩月其实也是说的无心话……

张铁柱哈哈笑道:“用的着吗?”

韩月道:“我们村就有这么一件事。下聘礼的时候,男家花了七千元买了一台彩电,后来女方变了主意。退聘礼的时候,硬说那台彩电是三千元。可惜啊,男家丢了发票,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诉。”

张铁柱摇摇头道:“未从出师先想到了惨败,那发票附在哪里?”

韩月道:“凡事岂能都在预料之中,如今的人心变化莫测,有备无患吗。”

张铁柱道:“听你的,妹妹真会说笑话。”

张铁柱果真取出发票塞进了车把内,二人相互开心地笑了起来。

韩月热情地:“大哥,再见,别忘了结婚的时候请我去喝你的喜酒。”

张铁柱爽快地:“好,再见。我去理理发去。”

二人在车行的厅里告别各奔东西。

 

那个扒子手正与两名男青年鬼鬼祟祟地合议着。扒子手名叫钱二,派出所民警戚国放的表弟。

钱二咬牙切齿地说:“老三老四,这个镇出了一个爱管闲事的露头青,我钱二要不是表哥他网开一面,落到其他民警的手里,非栽进去不可。”

陈三道:“断我们的财路,饶不了他,我已打听清楚,他姓张名叫张铁柱,刚从部队转业,住在茅草山。”

钱二问:“那个女子呢?”

阎四道:“住在小韩庄,长得水灵灵的,哼,我看了真眼馋。”

钱二道:“小韩庄和茅草山,相隔不远的两个村子,这样吧,心动不如他手动。”

钱二,陈三,阎四这三个贼乃同一个盗窃集团,他们商定了一条作案计划,钱二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办。一举双获,于路途设伏。”

天已过午,赶集的人陆续离集而去,韩月却在街外的路边逗留着。久久不肯离去。她已经打听了人,张铁柱是邻村的一名转业军人,口碑特别好。不免更起了敬仰和爱慕之心,她守在街头张望着,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了,她看到张铁柱骑着电动车向这边驰来。她急忙上了电动车,不远不近的行在大路上。微风拂煦,韩月长发飘起,路两旁的吐着嫩叶的杨柳一排排的抛在身后。

两山的峡道,顺着山势向一条弯曲的蛇,盘旋在不高的山麓下。道两旁生长着茂盛的林木,遮挡住了日光,钱二,陈三,阎四出现在树林之中。阿三登上岩头向路上张望,韩月出现了。她驾车而来。

陈三道:“老二,老二,她来了”

钱二问:“是哪一个?”

陈三道:“姓韩的那个女子。”

钱二吩咐道:“手脚要利索,连人带车拖到林子的深处,我们哥弟仨再慢慢地去享受。”

阎四道:“臭婊子,迟迟不来。怕是在等那个姓张的。”

钱二道:“说得有理,他们的距离不会太远,动手吧。”

只见阎四扯出一条细细的尼龙绳子,绳的一端系在道边的一棵树干上,越过山路,隐藏在一棵树下。

正是: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难提防。

 

韩月骑着电动车顺着公路,来到山下。又向左向右看去。自言自语着:“张大哥,张大哥,你真本分,当兵的人就是有素质。你是看到了我,不好意思来追我。这样的男人太可贵了,也太可爱了。”

韩月说罢又自我解嘲地笑了,“哎,我才是自我多情呢。”

韩月一颗陶醉的心充满了喜悦。表现在她那一张带笑的脸上。她加大电门向山峡的道上冲去。进入了两山的峡道,突然连人带车栽倒公路上,钱二,陈三,阎四冲下山来,钱二和陈三,从车下扯出韩月,挟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抬向林子里。阎四挟起路上的电动车跑下公路。可是电动车上的灯和塑料护罩也就是人说的鬼脸摔碎了,洒在地上。韩月被抬进林子里。她拼命的挣扎着,脚踢手刨。钱二, 陈三尽力去企图制服。

韩月惊惶万状,高声呼救着:“救命哇……”

钱二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抵向韩月的胸膛,狰狞地笑道:“你想死是不是?”

韩月挣扎着坐在地上,胆怯地,浑身打着颤抖,哀求道:“几位大哥,好心地大哥,放了我吧。”

钱二:“放你十分容易,裤子脱了,你不知道风花雪月四个字吗,要不了命。”

韩月又惊又怕,魂魄离舍,连声哭喊:“大哥,大哥,使不得,使不得。”

陈三:“为什么使不得,你不是个女人吗?”

陈三说着就要动手,韩月挥掌奋力的向陈三打去,破口大骂:“畜牲,你们都是畜牲。我韩月就是死了,也不能答应。”

钱二低声道:“老三,你去看看,姓张的来了没有?”

陈三恋恋不舍地:“你们?”

钱二下流无耻地说:“不是馒头不是饼。我俩一口吃不了,还会给你留着的。”

陈三怏怏不乐地离去。钱二一手持刀,一手去搂韩月的脖子,阎四也扑了上来。此时此刻的韩月绝命般大声疾呼:“救命…救命…”

张铁柱驱车来到山峡中,他举目看去十分惊讶地自言自语道:“韩月怎么不见了,女人就比男人多长一个心眼。”

他突然看见路面上散落了电瓶车许多破碎的部件。他急忙下了车,将车子扎稳,捡起几块塑料残片,惊道:“是出新的电瓶车护罩?怎么碎了?怎么……?韩月出事了。”

他留神地向四处观看道:“这乃荒山野岭,又无他道可行,她真得出事了。”

张铁柱脸上急出汗来,又道:“这乃居高临下,一眼能看几里路,她与我远近三二百米,能到哪里去?”

于是张铁柱向地下继续看去,他发现了路边的车轮轧压过的痕迹。他跟寻着车印向小林深处寻去。突然传来了:“救命…救命哇…”的呼唤。其声悲惶,令人惊恐,张铁柱更加警觉起来。

陈三心中妒忌地低着头走来,牢骚地骂道:“什么娘的朋友,你们玩女人要我陈三来看风,哼,真不够意思。”

“站住”张铁柱一声断喝,把陈三吓了一跳。他抬头看去,张铁柱已走到了近前责问道:“你?你可看到一个骑电瓶车的女子?”

陈三急忙掩饰心中唏嘘地回答道:“我,没…没有看到…”

这时天变了,乌云遮去了太阳,远处传来了雷声。

正是:

         地上遥听天上钟,一阵紧来一阵松。

        青山霁后云犹在,不是钟声是雷声。

张铁柱一步步地向陈三逼近,陈三做贼心虚,十分恐慌,向后退去。张铁柱一个箭步向陈三扑去,偶勇使威,陈三扭头撤退就跑,张铁柱见状,心中明白了,一声喝道:“小子你想跑,就是你爹娘再给你多生了两只脚,也休想从我面前走脱,给我站住!”

只见张铁柱如饿虎扑食追上陈三,重重一拳打向陈三的后背,陈三:“哎哟”一声惨叫,一头栽倒在地,张铁柱一个踮步,扑了上去,赶上又是重重三脚,直踢得陈三滚地哭喊告饶:“大叔,大叔,不是我的事。”

张铁柱威逼道:“是谁的事,那个女子在哪里?”

陈三哭着说:“是钱二的事,他和阎四正在那边糟蹋那位姑娘。”

张铁柱大惊,怒不可遏,从地上揪起陈三,一声喝道:“带我去救那位姑娘。”

钱二大发淫威,一手推倒利刃,一手揽住了韩月的脖子,阎四也伸手扯住了韩月的后衣领。将韩月按在地上,钱二就势用右膝抵住了韩月的前胸,这才腾出一只手去撕韩月的上衣,一边吩咐阎四:“快扒她的裤子。”

韩月已是做了最后的垂死挣扎,用尽全力,猛地抬起头,张嘴咬住了钱二的两个手指。

“呀,疼死我了”钱二疼痛难忍咧嘴嚎叫着。

重重的一脚踢来,钱二被踢翻在地,张铁柱已扑了过来,“韩姑娘,不要怕,我救你。”

钱二一只手流着血,就地打了一个滚身,还没有立起身来,张铁柱赶上又是一脚。像一个泥团滚向一个深沟里。阎四见势不妙。拔腿一溜烟地跑了,马上身影便消失在丛林之中。张铁柱回转身来救韩月:“韩月,韩月,你伤着了没有?”

韩月从口中吐出钱二的两节手指,满口都是血,失以营求的目光,含泪向张铁柱看去,失声大哭:“张大哥,张大哥哇…”

张铁柱向神色惶遽,痛哭流涕的韩月看去,安慰道:“没有伤着就好,没有伤着就好。”

韩月艰难地从地上坐了起来,一手整理着装,一手去抹去嘴上的血,欷歔地哭道:“大哥再晚一步……”

韩月放声大哭,直哭得如酒如醉。张铁柱无可奈何地站在身前,韩月哭有良久。

张铁柱道:“韩妹妹,他们是有预谋的,报复性的拦路抢劫。”

韩月赞许的点点头,道:“为首的那一个就是在车行那个扒窃贼。”

张铁柱劝道:“走吧,大难已去,我先送你回家,明天再同你去派出所报案。”

张铁柱将韩月从地上扶起,只见韩月突然扑向张铁柱的怀中,双手抱住了张铁柱,动情地哭道:“哥,张大哥,你是好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你,我不仅要失去女人的贞洁,也许连命也没有了。我求求你,我的张大哥。”

张铁柱十分拘礼,而又腼腆的说:“韩妹妹,你松手,你快松手。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韩月抬起头,泪水流淌着,目中充满着,渴望和哀求,哭泣地说:“哥,你不答应我,我死也不会松手的。”

张铁柱莫名其妙地问:“韩妹妹,什么要求,只要我张铁柱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

韩月鼓起勇气,含羞带痛地说:“今天,我一个没出嫁的姑娘被这几个坏男人,虽未失身,却被扒下了衣服,什么你都看到了……传扬出去,要我以后怎么做人,我说我没失身,世上的男人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再也没有谁能够相信。”

张铁柱真诚地说:“我张铁柱可以作证。”

韩月委屈万分着急地:“你,你也是一个八宝男人,谁又会相信你的证言呢。你怎么不明白呢,我的大哥…”

韩月声声痛苦,哭声中蕴藏着无限的难言和苦衷:“你,我的张哥哥,你,你是梁山伯吗 ?”

张铁柱苦苦地笑了笑:“我,又怎么是梁山伯?”

韩月似乎伤了她的自尊,嘤声追问:“你笑,你还能笑的出来,妹妹我此时此刻,真是生不如死,心里向刀割一样难受。”

张铁柱惭愧地:“韩妹妹,我笑不由衷哇,你千万不要生气,见谅见谅。”

韩月痛心疾首地:“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知道,我还是个纯真的处女。”

张铁柱问:“哪两个人?”

韩月昂起头道:“一个是韩月,一个是你张铁柱,除了这两个人,连鬼也不相信我韩月还是干干净净的。哪怕是身有百口,口有百舌也没人相信呐。我是掉进尿坑里的一块真玉。可怜世上再也无人识此真玉哇。”

张铁柱无奈地问:“妹妹,你要我怎么去做?”

韩月用衣袖拭下脸上的泪,从容不迫地:“你把今天你买来的这辆电瓶车送给我,一定要答应我,张大哥。”

张铁柱为难地:“车子送给你?”

韩月点点头:“嗯。”

张铁柱为难地:“那是送给我未婚妻的。”

韩月斩钉截铁地说:“就是还未结婚的妻子,那个女人待你好吗?她是金枝玉叶,她是西施,她是杨贵妃?”

张铁柱道:“都不是,平平常常的农村姑娘。”

韩月恳求地:“她自然也是一个平常的女人,不能给你高官厚禄和荣华富贵,你就把她吹了吧。”

张铁柱摇摇头道:“吹了她,为什么?”

韩月点点头道:“都是生米,也都是凉水,为了我这个不幸的女人,我求求你作次牺牲吧。”

张铁柱没有立即回答,只是摇摇头。

韩月失落了,问:“哥,你欺负过她,做过对不起她的事?”

张铁柱好像受了一种耻辱似的连声辩护道:“我,我张铁柱可以对天发誓表白,我决不是那种人。”

韩月微微苦笑了笑,道:“我相信大哥,不是那种无德的男人。”

张铁柱解释道:“你要我吹了她,我办不到。”

韩月又问:“为什么?”

正是:

      都为荣华寄终身,真心相爱有几人?

      人前都能夸夸谈,我劝朋友别认真。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