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招聘的小品剧本,关于招聘的
公司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快板
企业年会节目小品剧本,企业年会
公司年会励志剧本,公司年会节目
建筑公司年会创意节目表演音乐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公司年会简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 11-22
建筑公司年会创意节目表演 11-20
最幽默的元旦晚会节目搞笑 11-17
建筑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安 11-15
圣诞节节目小品剧本,基督教 11-13
酒店年会音乐剧剧本(酒店大 11-10
法制宣传小品(调解的幸福) 11-8
古代搞笑情景剧剧本(高风亮 11-7
残疾人小品剧本,残疾人小品 11-6
艾滋病小品剧本,关于艾滋病 11-3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小品,关于 11-1
公司年会情景剧剧本(公司故 10-31
小学生歌舞剧,儿童音乐剧剧 10-30
公司设计部年会音乐剧剧本 10-28
新生迎新晚会搞笑小品,大一 10-26
老兵复员小品,老兵退伍搞笑 10-24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万圣节情景小故事,万圣节搞 10-12
重阳节敬老的搞笑小品,九九 10-9
校园励志感人小品,校园青春 10-7
互联网+超级搞笑古装小品剧 9-29
弘扬社会正能量音乐剧剧本 9-26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红尘梦(修改本)第四十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9/8 16:47:47     最新修改:2017/9/13 9:22:4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修改本)第四十章
作者:戴修桥

第四十章

           韩月甘心嫁铁柱     张铁梁引狼入室

古人云: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我云:

        为鼠留饭,乃养鼠为害;飞蛾扑火,乃自取灭亡,惜蛾不点灯,岂不愚蠢致及?

 

媒婆面上无光,怏怏不乐地走出韩家,于德水也溜之大吉。韩月推起电动车,欲要走出家门,被韩母拦住,忿恨地:“月,娘生你这个闺女,气死我了。”

韩月道:“娘,女儿我坐得直,行得正,没有丢老娘的脸。”

韩母唉声叹气道:“你,你,月儿,娘我……”

韩月道:“女儿也是无奈中的无奈,还有,娘,我问你,我明明知道,给我介绍的那个人是罪犯,他杀过人,或者贩过毒,放过火,犯有大罪,我也不能为了父母的一时脸面,把我的终生给赔上。”

韩母道:“车子是他朋友送的,就是坏,也坏在他的朋友身上。”

韩月道:“您说错了,能和狼睡在一个窝里,也不是一个好东西。”

韩母哭了,老泪横流,她为难地:“月,娘一辈子只生下你和你弟小奎,我和你爹快到一辈子从未做一丁点坏了良心的事。你别气死了我。”

韩月道:“娘,女儿我没有气你,可是,我的眼里可揉不了沙子哇。”

韩母怆然泪下,她哭咽地:“女儿哇,你要去哪里?”

韩月道:“娘,茅草山庄有位大哥,名叫张铁柱,他是好人,因为女儿,他的电动车才被贼人抢去,我要为他送去,才能了了女儿的一件心病。”

韩月推起电动车向门外走去。韩父气得颤颤抖抖,哀求地喊道:“月儿别给爹丢脸哇,爹今年五十八岁,丢不起这张老脸哇。”

韩月没有搭理,推着电动车走出家门。

一个人的高尚品德是他一生事业,婚姻的基础,掌握一个人首先人格是关键,不可以同恶人同流合污,衡量一个人,必须把握道德关。

韩月骑着电动车,在乡间的土公路上狂驰着,车轮下荡起团团的尘烟。路两旁的杨柳树擦肩而过。韩月驱车来到了茅草山,山下古老的村庄,不太整齐的民舍,一排排,一行行,街上的人陆陆续续。韩月在街头下了车。有数名男女青年从村中走出。韩月拦住了他们,礼貌地:“请问,张铁柱住在哪里?”

男青年甲向韩月看了看道“你找张铁柱?”

韩月回答道:“是的,我要找他。”

又一名男青年油腔滑调地:“张铁柱害病了。”

韩月大惊:“什么病?”

这名男青年道:“相思病,他的女人兰花要嫁给他近门的弟弟张铁梁,他又恼又气,支持不住了,倒下了。”

韩月惊讶地:“兰花和他吹了?”

女青年甲幸灾乐祸地说:“张铁柱没有这个命,要张铁梁,叫花子摔倒了捡到一块狗头金。”

女青年乙道:“明天就是兰花嫁张铁梁的喜日,张铁柱能不哭吗。有人说不见棺材不掉泪。张铁柱却是不见花轿不掉泪。”

男青年道:“是啊,多年的未婚妻吹了,嫁给别人他不恼,兰花真有意思 ,求人非得嫁到茅草山,非姓张的人家她不嫁,她是…”

女青年甲道:“她是在刺张铁柱的眼。”

女青年乙感叹地说:“这回张铁柱在茅草山算是丢尽了人,让我说……”

女青年乙问:“你说什么?”

这时走来一位中年妇女,她幸灾乐祸地说:“拔根什么毛上吊死了吧,省得丢人现眼。”

“哈哈……”

这群男女谈笑非非,可急坏了韩月,她吼道:“太不公道了,兰花,兰花,你过分,你太欺负人了。”

那位中年妇女用讽刺的口味道:“半路上杀了一个程咬金,你是谁?又给张铁柱打什么不平。我告诉你吧,张铁柱快到死的境地了,谁也为他争不回来这个面子,除非……”

韩月问:“除非什么?”

那位村妇道:“一个长得超得过兰花,求上门来,在明天嫁给张铁柱。”

韩月又问:“除此以外,别无良药?”

男青年甲问:“大姐你?”

韩月道:“我认识张铁柱,我也了解他的为人处世?只是……”

那位村妇抢口道道:“要说为人处世,张铁柱别无说处,可是他明天酸甜苦辣涩的五味瓶一齐向他倒来,我们还会担心他…….?”

韩月忧心忡忡地:“担心个什么?”

那位村妇在茅草山村也是个名人,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煽风点火,搬弄是非的好手,张万和的妻子,无人知道她是何氏之女,和嫂,和婶,和家媳妇就是她的姓名,张万和在茅草山村辈位比较高,水长船也高,因此和婶也便是她的名号,她又喋喋不休地演讲起来:“硬是个钢刀,软是绳,影影绰绰去跳井。够张铁柱去寻死得了。混蛋,太混蛋了……”

 

这几名男女青年扬长而去,韩月,木讷了,失神了。她推着电动车站在陌生的街头。苦苦地思索着,一阵强劲的风向她吹来,她有些颤抖了。最后还是咬咬牙,她挺住了身子。掉转车头,坚定地:“张铁柱,张铁柱,你因为我才丢掉了兰花的这颗大门牙,我韩月甘愿为你补上。”

这几名男女青年边走边回头地看着韩月。

男青年甲:“这个女子,好漂亮,比兰花高过一头哇。”

男青年乙:“是柱子的什么亲戚?”

和嫂笑嘻嘻地说:“看她心事重重,从她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出她的心思来。”

女青年乙:“能看出个什么来?”

和婶:“好像对柱子哥有点意思……”

韩月上了电动车,向村外驰去。

正是:

      风俗日趋于奢淫,靡所底止,安得有敦古朴之君子,力挽江河;

      人心日丧其廉耻,渐至消亡,安得有讲名节之大人,光争日月。

韩月眼泪飘飘驾车向前驰去,进了大街,她抬头看去,东西大街,十字街口,坐北朝南,有一新服装店,店面上醒目地写着:新婚服装。韩月将电动车扎在门外,抬步走进这家商店。女售货员热情地:“大姐,你好,想买……?”

韩月道:“我想买嫁衣。”

女售货员问:”你的对象呢?”

韩月苦涩地:“他……他没有来。”

女售货员道:“没有来,也好,我替你挑,保证让你满意。”

韩月道:“好,谢谢你。”

女售货员道:“量体裁衣,不过,我不知道你要什么颜色的。”

韩月:“嫁衣,以红色为主。”

女售货员介绍道:“有深红色的嫁衣,也有淡红色,有桃红色的,也有血红色的,不知大姐要挑哪个颜色的。”

韩月想了想道:“我就挑深红色的嫁衣。粉红色的婚纱……”

女售货员连声道:“好,好。”

韩月又来到鞭炮店将装了满满一蛇皮口袋的鞭炮,由一名售货员帮着抬出商店。

韩月十分疲惫地推着电动车走进了家门,韩母从屋里走了出来,劈头就问:“你走了大半天,做什么去了?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娘?”

韩月怯生生地望了母亲几眼,没有搭理,便将电动车扎好,便一件件将衣物取下车子。

韩母问:“那是什么东西,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韩月不亢不卑地说:“我的嫁衣,从镇上买来的。”

韩母大惊:“你的嫁衣,还没有找上婆家,买什么嫁衣?”

韩月果断地说:“娘,女儿给你说真的,我明天就出嫁了。”

韩母不知所措地:“你,你疯了,明天你嫁给谁?”

韩月脱口而出道:“茅草山的张铁柱。”

韩母道:“茅草山的张铁柱。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韩月道:“女儿不是给你说了吗,我要嫁给他,我说的是认真的。”

韩母直气的团团转,不住地搓着手。躁躁不安地埋怨道:“月儿,你是存心气死娘吗?茅草山的张铁柱是个什么人,我也一点也不了解哇。”

韩月解释道:“娘,你不了解他,我了解他,他是个好人,好青年,好男人。也是你的好女婿。”

韩母仰面长叹:”天呐,俺老韩家什么时候养了你这么个贱钟。我又是哪辈子造的孽。”

韩月的父亲又怒又气,拂袖走进屋去,唠唠叨叨道:”看来她是病了,患了花病,坏了神经。”

一弯残月,一缕月色从韩月住室的窗户中泻进屋子里。屋里灯光淡淡。韩月的父母亲敲响了韩月的房门:“嘭嘭嘭…”

韩母忧心忡忡地:“月儿,月儿,快给娘开门,我和你爹有话给你说,开门,我的女儿……你是娘生的,娘养的…你真的病了,要你爹送你去医院,找最好的神经病医院给你治疗……”

从屋内传出韩月的强硬的回答:“娘,女儿没有病,请你和爹回去休息吧,明天是女儿的大喜之日,我也得需要休息。”

韩父道:“韩月,你要是看中了茅草山的张铁柱,爹也不反对,婚姻自由,自从解放一来,就是这个政策,不过,太仓促了,你不能这么样的走,再说……”

韩月(屋内):“爹,您老还要说什么?”

韩父道:“俺老韩家从来没有这么打发了闺女,明媒正娶,还有……”

韩月不冷不热地问:“爹,还有什么?”

韩父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也得准备一下你的嫁妆,女儿你把门开开,我们商量一下不行吗?我的女儿呐,爹宠坏你了。”

门开了,韩月走出来,道:“爹,娘,请进吧。”

韩月的父母亲进了韩月的住室,韩月拉过一把椅子为父亲看了坐。

韩月道:“爹,坐吧。”

韩母在女儿的床沿上坐了下来。

韩父道:“孩子,爹不反对你的婚事,可是不能推迟几天吗。把那个叫张铁柱的小伙请来我们家,让我和你娘还有老韩家的人都看一看,还有,我和你娘总不能就这样地把你打发了吧。”

韩母也道:“我们也得办几桌筵席,把亲朋好友都请来办个样子来。”

韩月道:“只有明天,没有后天,我必须出嫁。”

韩母气愤不已地:“为什么这么急?”

韩月耐心地解释着:“张铁柱的未婚妻名叫兰花,因为我和铁柱分了手,兰花不嫁他人,却嫁给了近门的弟弟张铁梁,张铁柱无颜面对他周围的人,也许……”

韩父莫名其妙的问:“你说得什么,我听的不明白,我问你,月儿,张铁柱可愿娶你为妻。”

韩月道:“不知道”

韩母跳了起来,嚷道:“你自己心里还没有个谱,这哪能成,你,你……”

韩月斩钉截铁地说:“爹,娘,女儿已下定了决心,若是我嫁不出去,我就……”

韩父问:“你就什么?”

韩月道:“他张铁柱不娶我这个活人,他必须娶我这个鬼。”

韩父急了,斥道:“你中的是哪家的邪?”

韩月抹了一把眼泪道:“爹,娘,别说了,你们逼我只能是一个结果。”

韩母问:“什么结果?”

韩月道:“今夜我就变成鬼。”

韩月说的是那么坚定和不移,其父母也被她这番语言所惊呆。

正是:

       善必寿考,恶必早亡。

       人凭良心,山高水长。

 

张铁柱听了韩月的讲述,感叹地:“韩月,我和你这是天意。”

韩月笑了笑道:“是缘分。”

张铁柱:“对,是缘分,真是,千里有缘能相会,对面无缘不相识。是贼人促成了我们的好姻缘。哎,于得水?”

韩月:“是于得水将你的电动车送到了俺老韩家的家门。”

张铁柱幽默地说:“说来还得谢谢他们,尤其是叫于得水的。”

张铁柱低头耷脑地回想了许多,最后,他站了起来,郑重的说:“果她妈,多谢你的提醒,不,你的……”

正是: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尽管如此,实施仁德怎能不忍住自己的私欲呢!

 

历史上,有多少人为钱财而煞费苦心,想来怎不令人可悲可叹呢?也证实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这个说法。无论你有金山银山万宝山,如果是取之无道,那也不是一个体面的财富,或许会给你带来苦恼,麻烦,惹来杀身之祸。

偌大的山村,高矮不等的农舍,不平的街道,参差不齐的树木,一所农村医疗所坐落在村头。张万和在前引路,于得海背着于得水来到了医疗所的门外。

张万和高声呼唤着:“铁军,铁军!”

张铁军身穿白色的工作服闻声走出医疗所,道:“大叔,你?”

张万和说:“放炮,不慎炸伤了行人。”

张铁梁道:“是别人放得炮,我们在做好人好事。”

张铁军道:“快,快,快进来!”

他等人进来医疗所。

卫生医疗所简陋的医疗室,张万和等人进了室后。

张铁军吩咐道:“快将伤者放在床上。”

于得海将于得水放在床上,赵铁军前来医治。

张铁军问:“伤在小腿?”

于得海说:“嗯,正是右小腿。”

张铁军用剪刀剪开于得水的右裤腿,一片血肉模糊,于得水不住声地呻吟着。

张铁军道:“忍着点,忍着点。”

张铁军观看了伤口,摇摇头道:“是骨折,对不起,这是个农村医疗小诊所,医疗条价差,送大医院吧!”

于得海摇摇头,道:“不…”

张万和恳求道:“大侄子,你尽力吧。”

张铁军为难地苦笑了笑道:“和叔,伤者必须马上手术,还得打石膏,侄子的本事你不是不知道。”

张万和道:“铁军算是帮助了你大叔我。”

张铁军解释道:“大叔,我赵铁军只能看一看伤风感冒,破皮小伤,似这种病人,我是无能为力哇。”

张万和以相商的口气道:“铁军,你想想法子吧,嗨,你不是认识镇卫生院的薛医生吗,他是人民医院黄主任的徒弟。”

张铁军更是为难了,他道:“大叔,请医生得花大钱哇。”

于得海迫不及待地:“请医生,请医生,花钱不成问题,不成问题,我们拿。”

张铁军不可置信地:“此话当真?”

这时张铁梁也赶到了卫生室。

于得河回答道:“伤者是我本家弟弟,钱的事情好商量。”

张铁军道:“我和薛医生感情深厚,请他不成问题,眼下就是医疗费,我的这位叔叔,还有梁子哥,成子弟家中经济都不好,况且他们不是责任人。”

于得河慷慨地说:“医疗费全是我们的。”

张铁军:“那…?”

于得海大大方方地说:“我们可以写字画押,还不行吗?”

张铁军赞同道:“那就先小人后君子。”

于得海道:“什么小人,君子。快拿纸来,我写。”

张铁军又追问了一句:“不反悔?”

于得河斩钉截铁道:“绝不反悔。”

张铁军:“好。”

张铁梁不耐烦地说:“有什么啰嗦的,我们是在帮助他们。”

张铁军道:“梁子哥,多事有事,还是小心为好,见义勇为也许会招灾引难,如今的人没有几个要良心的。”

张铁梁道:“别把社会说得一片黑暗。”

张铁军取过笔纸,于得海挥笔写下:全部医疗费及所有费用由伤者全负,谢谢你们的见义勇为。                            于得海   (年月日)

于得海将笔交于于得河,道:“得河哥,你也签上名字,再拿印泥来。”

于得河也签了名字,并走到病床前道:“水子也签上你的名字”

张铁军拿出红色印泥,于家兄弟分别将自己的名下印出了一个清楚的手指模印。

张铁军不胜欢喜道:“好,好,够朋友。这样吧,先交5000元现金。”

于得海从囊中取出一打现金,大方地:“这是一万元,你看看,是不是假币。”

赵铁军接过仔细地查数了一遍道:“大叔,你叔侄三人,好人遇上了好人。”

于得海不冷不热地说:“不情之请,唯君图之。”

张铁梁道:“铁军,快给伤者打针,止血止痛。”

张铁军道:“好,好,好。”

说的是:

一层火炉一层炕,一层鬼来一层魔。

炉热炕也热,又招鬼来又招魔。

        要问魔鬼何时不再去?只待炕冷炉火灭。

我若无钱财,谁还算计我?

夜色蒙蒙,月光淡淡,繁星满天。张铁梁三间崭新的房内,灯火通明。灯光下宾朋满座。张万和,于得河身坐首位,左有于得海,下首座着张铁梁、张铁成他们正在吃酒,饭桌上酒肴丰富,有鸡有肉。张铁梁的妻子兰花腰系围裙双手端着一条大鱼,走了进来。

兰花笑容可掬地:“几位客人,不成敬意,慢待了,慢待了。”

于得海闪着一双淫邪而又贪婪的目光向兰花看了又看,片刻后这才站起身来,高声笑而言道:“嫂嫂,快来入座,喝上几杯。我和梁子是不打不相识,我算是佩服你两口子了。”

兰花向于得海看了看,连眼睛也就笑了,连声道:“梁子算是遇上贵人了,我坐我坐。”

张铁梁酒性已经发作,不知木麻地:“兰花,我与于得海交过手,你可不能交手噢。”

于得海哈哈大笑道:“哥,梁子哥你说得是哪里的话呢,你有福气,你有福气。”

张铁梁道:“我有福气,什么福气,穷得叮叮当当,有舍的福气。”

于得海哈哈大笑道:“有福气,有福气,那是艳福。才子配佳人,美男配俏女。兄弟你比我命好,三年大狱弄得我鸡飞蛋打,老婆走的无影无踪了,这些女人欠杀,水性杨花不是个好东西。”

兰花笑吟吟地说:“我俏,哈哈,柱子哥,他的老婆才算响当当的大美人,你看了也许人走了,魂还留在茅草山。”

张万和不悦地:“兰花,酒未点嘴,你却说起醉腔来了。”

张铁梁站起身来道:“兰花你坐下,你坐下。我张铁梁讨你了做老婆是有面子,是有面子。”

兰花白了张铁梁几眼,娇滴滴地:“别再得了便宜耍起嘴来。我兰花嫁给你,福没享,罪却受了一大滩。”

于得海奉承地:“嫂子,梁子哥是条汉子,我于得海打心里崇拜他。”

兰花沾沾自喜道:“你崇拜他?”

于得海夸夸其谈地说:“他是男人中的人之杰,你,我的嫂子你也是……”

兰花:“我?”

于得海:“女中魁!”

兰花哗哗大笑:“我,我是 女中魁,女中魁。”

于得海:“是的,你是女人中的魁元。”

正是:

      天欲祸人,必先以微福傲之,所以福来不必喜,

      要看会受;

      天欲福人,必先以微祸儆之,所以祸来不必忧,

      要看会救。     

 兰花正与于得海逗着玩笑,于得河、张万和已有几分的厌烦,张铁梁却因贪了几杯酒神情失控,端起酒杯道:“于得海,你我兄弟初见茅草山顶上,有点口舌,做小弟的陪情了,以酒代罪。我先喝三杯,千言万语尽在其中。海子哥,我张铁梁,愿投你门下,鞍前马后,听你调遣。”

张铁梁又一连三杯吞下了辣酒,只见张铁成很不高兴地站了起来。

张铁成愤然地:“能说两句人话好不好?”

张铁成起身离去。

张万和见张铁梁喝了这么多酒,连忙站起来,执起面前酒杯道:“于老弟,古人云,嗟乎,人生若浮云朝露…执烛夜游,惊其迅迈。我张万和读书不多,我不图什么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只求能够在我那温暖的小家庭中过的舒心,也就心满意足了。”

于得海道:“大哥说得对,知足者常乐,知足者常乐。”

于得河也站了起来,道:“好,说得好。我和你,万和兄弟干上三杯。”

张万和为难地摇摇头道:“三杯?”

于得河满面春风地:“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今天真是当年的桃园。”

于得海也有几分醉意道:“桃园,什么桃园?”

于得河道:“刘关张桃园结义。”

于得海又问:“河子哥,你说,刘关张,哪个刘关张?”

于得河道:“我说得是当年的刘备,关羽,张飞桃园结拜。”

于得海哈哈大笑道:“我要说的是吕布戏貂蝉。”

正是:

      人有人言,兽有兽语,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张铁梁的家这伙人已经喝的天昏地暗。“嫂子,来干他三杯”于得海得意忘形地向兰花劝酒。

兰花也是尽情地开怀痛饮,她执杯在手,笑道:“海子哥,小妹舍命陪君子。”

于得河插言道:“你是哥,她是嫂,你们叫乱了套。”

张铁梁也操起了醉腔道:“三天不分大和小,过了三天再分老和少。”

于得海狂笑道:“贪花之人宁愿花下死,死在花下也风流,哥陪你。”

兰花笑嘻嘻地说:“人生有酒须当醉。”

于得海侃侃道:“一滴何能下九泉。”

张铁梁不耐烦地说:“屁话少说,酒要多喝,来,干……”

一阵频频的碰杯声。

正是:

      饱暖之时思淫佚,饥寒关头起盗心。

      飞蛾扑灯甘就镬,春蚕作茧自缠身。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