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光伏发电行业情景舞台剧本(光明
学生小品剧本,学生搞笑小品(缉
停车风波小品,路边停车小品,物
老人节民政局关爱慰问题材搞笑
缉毒警察小品剧本(缉毒英雄)
反应车位紧张停车难争车位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最新最适合国庆节表演的教 8-12
改进工作作风整改措施音乐 8-10
医患关系音乐剧剧本(不一样 8-8
中秋节表演的节目喜剧小品 8-6
教师节晚会主题创意节目搞 8-2
小学经典优秀儿童音乐剧剧 7-31
中国革命题材音乐剧剧本(红 7-30
廉洁从教做幸福教师小品剧 7-28
医院感人情景剧剧本8人(妈 7-26
八一建军节大学生新兵入伍 7-24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魂断茅草山:第十五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8 9:34:51     最新修改:2018/3/13 8:17:3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魂断茅草山:第十五章
作者:戴修桥

第十五章

               兰花探视病房  铁梁不容兰花

说得是:

        有钱道真语,无钱语不真。

        都为钱奔忙,不顾情和义。

其实张铁军干得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只不过是耍耍小聪明,逢场作戏,临场发挥,吹吹牛皮说说大话而已。

二位文物贩子齐声道:“懂,懂。”

张铁军道:“你懂个屁,寻宗问祖你们差远了,当年汉刘邦统治的所有臣民皆为汉人,汉族的根基本就是如此。所以讲徐州,乃汉人之祖地。”

文物贩子抱歉地:“我读过不少的史书,这乃是一个漏笔,错笔,从未明确地撰写。”

张铁军说到此处,手舞足蹈地说下去,他道:“汉刘邦乃种瓜之人,丰县生沛县养,在他老家却无人听他的,他就来到了下邳,或者说就是现在的邳州市,古邳这一带,拜张良,访韩信,后来韩信从淮安讨饭来到下邳就是今天的古邳,史传韩信是胯夫,就是说他钻别人的裤裆,这也是我们的先人故意安排的。”

文物贩子持疑地问:“张良,怎么去安排韩信去钻别人的裤裆?”

张铁军哈哈笑道:“说起来,你们就算是不懂了,我先人张良见韩信是个人才,当时韩信只图温饱,不图大志。所以才安排一些地痞流氓欺负韩信,激发起他的斗志,让韩信这帮文臣武将前来扶保刘邦。江山归作一统,他做了皇帝,可没忘了这些有功之人,也没有忘记起兵的根据地,就向今天的井冈山,延安一样,人生总是要死的,张良,韩信一众汉朝老臣,也是对下邳,徐州不遗旧念,纷纷要来徐州,下邳安葬,所以,这一带就成了汉墓群。”

文物贩子道:“原来如此,张先生,你说了徐州,下邳,邳州的文明史,汉族人的祖史,我要问你,说中国人的祖先是炎黄,炎黄庙为什么不在邳州?”

张铁军哈哈大笑道:“小白脸,你问得好,我问你,刘邦有没有父亲,祖父?”

兰花也有几分的气愤:“军子,别在吹了,不怕你吹成了十二级地震。”

张铁军道:“他们不懂,我一定要给他们说清楚,一个人生下来先起乳名,上学时起学名,没有刘邦的时候,就没有确定汉族这个族名,炎黄比刘邦先了一些年,到了刘邦的时候才确定了族名。”

文物贩子道:“我明白了,秦汉晋,唐宋元明清,说北京南京西安,做徐州下邳的孙子是有些道理的,不过…”

张铁军问:“不过什么,风头被徐州,下邳,也就是邳州的先人出的差不多了,所以名声大逊,其实徐州人,邳州人冤枉哇,这么早的历史被忘记的快尽了。老子不如小子,谁还记得汉族人的祖史呢?”

兰花不耐烦地:“军子,你和这两个蛮子说这些做什么?”

张铁军说:“不知邳州人,也不知徐州人的辛酸,从汉朝到现在有多少杖都在这里打,就拿三大战役来说,邳州的碾庄可是淮海战役的中心点从这一点来说,邳州被历史若是遗忘了,谈说历史的人都是半吊子,二百五。”

兰花有些急了,她气愤地:“军子,军子。”

张铁军:“姐,你别着急,我说说主题,到底下邳,巨山,徐州地下能有多少文物,人常说,到了北京嫌官小,到了广州嫌钱少,屁话,就是卖了广州城也买不去这一带的地下宝藏。今天我带来两件东西,姐,给他们看看,若不是汉白玉,地下出土的文物,就地给砸了,我们姐弟俩就转身就走。”

文物贩子道:“好,好,于夫人,把东西拿出来我们看看是真品还是赝品……”

张铁军火了,怒睁双眼,骂骂咧咧的嚷道:“赝品,错把铁拐李不当神仙,原来你们都是……”

兰花制止道:“弟弟,口齿要清洁。”

兰花从兜中取出两件文物,两名文物贩子看了又看,相互传看了良久。

张铁军:“这两件破玩意,你们就爱不择手,等到从白门楼取来了当年吕布,吕奉先的方天画戟,从双骨堆取来珊瑚树,能拿来范丹讨饭玉碗,你们也得看一辈子。就是卖了广州也买不了这一带的文物。”

文物贩子:“你就出个价吧。”

兰花:“六十万。”

文物贩子:“于夫人,少一点吧?”

张铁军:“六十万少一个子也不卖。”

中年文物贩子:“看个面子。”

张铁军:“还是六十万,看不中货就走人。”

文物贩子从床头柜中取出一只钱包:“于夫人,点钞。”

兰花仍然很镇定地接过道:“只要不是鬼钱就行,弟弟,你就验看验看吧。”

张铁军拿过漫不经心地抽出几打来,数了数道:“拳不打会家,树不遮鹰眼,大家都是数钱的手,没有一个是马虎眼。”

张铁军表演般把钱数好,这才向兰花递了个眼神道:“恕不能相留,来日方长,这样的交易算是开个头吧。”

文物贩子与其二人握手告辞。

正是:

不镜于水,而镜于人,则吉凶可鉴也;不蹶于山,而于垤,则细微宜防也。

就是说:

        如果不仅仅是以水为镜,而且也以人的得失成败作为借鉴,那么就可以从中明白祸福的规律…….

其实他们是苘杆子打狼两头怕,这种交易都是违法的,只要被公安发现,哪一个也跑不掉,不是没收的事,弄不好还得进去蹲几天的监狱。

后来兰花告诉张铁军说:“头魂快被吓掉了……”

张铁军也是心有余悸地说:“这是硬着头皮充好汉……

正是:

心中充满奸邪,阴谋害人的人,虽然张铁军、兰花没有去害人,也是一种犯法行为,可能要害及自己,聪明往往反被聪明误。而其人本性已经坏了,却是昭然若揭。

我云:

      贪爱沉溺即苦海,利欲炽燃是火坑。

      随时莫起趋时念,脱俗休存矫俗心。

     张铁军和兰花担心受怕地出离了这家旅馆,张铁军把钱装在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蛇皮袋中,大大方方地背在肩上,兰花却有些担心道:“这样不是太显眼了吗?”

张铁军低声道:“你们妇人头发长见识短,这么做更安全,谁能相信这黑糊糊的蛇皮袋里装得是好东西?还不是萝卜白菜。”

兰花暗赞道:“小诸葛,小诸葛真乃名不虚传。”

走在县城的大街上,兰花还有一个心头病那就是丈夫还住在医院里,生死未卜,能让她放心吗?可是眼下不能去看望,那医院里还有她的心头刺韩月,身带巨款,要是被她看到了岂不坏了大事?”

他们没有停留直接去了汽车站。

他们哪里知道:

             爱财如命,财即祸胎,

             更有甚者,舍命取财。

他们还是非常小心谨慎,没有一同回村,张铁军先头走了一个多小时,兰花这才回到茅草山村。

正是:

      利字侧边立把刀,一个钱要个命消。

当然了世上的事也没有这么神,外财也许能发家至富。

当天傍晚兰花和张铁军满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到了茅草山,白天没有见面,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张铁军才去了兰花的家。

张铁军坐在兰花面前的一把椅子上吸着烟,兰花将装钱的袋子提到桌面上。

兰花道:“铁军,你吹得天花乱坠,我真担心。”

张铁军笑了笑道:“嫂子,常言道,话是拦路虎,衣是瘆人的毛,那才叫正中下怀,要两个文物贩子心服口服。”

兰花道:“军子,你是张姓的人才,我算是服你了,可以说是五体投地。”

张铁军问:“六十万你看怎么分?”

兰花道:“我已经说过和叔一份,梁子一份,我和你各一份。”

张铁军道:“一人十五万。”

张铁军将钱分成四份,兰花从自己的一分中取出两万,郑重的说:“军子,算是嫂求你了,你哥梁子不容我啊。”

兰花说到此处,泗泪痛流。张铁军把这两万元人民币推给兰花,由衷地:“兰花嫂,我明天就带着你去见梁子哥。”

兰花说到此处二目洒洒落泪道:“梁子只要你能原谅我这一回,为你做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张铁军劝道:“兰花嫂别太伤心,只要你能认真悔过,我想人心都是肉长的,我那梁子哥一定会高抬贵手的。”

兰花哭道:“梁子的心性脾气我知道,他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

张铁军道:“事到如此地步,砍头也不过头落地……”

正是:

      知过能改,便是圣人之徒;

      恶恶太严,终为君子之病。

第二天,张铁军和兰花走进人民医院,兰花心里憷憷担忧,阵阵惧怕,她步步紧随在张铁军的身后,来到了外科住院处。

兰花道:“军子弟弟,你千万不要说卖宝的那件事。”

张铁军点点头道:“我记住了嫂子的叮咛。”

兰花忧心忡忡地:“我怕,我怕见到他,他不会容我,也许会骂我一场,痛打我一顿,我怕他,可是又多么想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向他哭诉我内心的苦衷哇。”

张铁军道:“嫂子,丑媳妇怕见公婆面,怕又怕得了吗?有我张铁军为你说话。”

兰花恳求着:“好兄弟,你要美言,你要劝解,他要骂我,就让他骂个够也好解解心中之恨,他要打……就任他打吧。”

张铁军道:“梁子哥,少林寺学过艺,手头重的很。”

兰花道:“我还不如要他一拳把我打死,能死在他的面前,我也能闭上眼。”

张铁军道:“不至于要他把你活活地打死吧。”

兰花道:“梁子兄弟你先去,向他代嫂子求他了,饶了我这一回吧。”

兰花说到此处,泪如涌泉,张铁军点点头,感慨地说:“人非圣贤岂能无过?哪有不犯错的,嫂子,别难过,我会向梁子哥好好地解释的。”

正是:

      自觉得理亏,说起话来气也短。

张铁军向病房走回去,他轻轻地推开了病房的门,他向病房里看去。张铁梁头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绷带,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双手也裹着绷带。韩月坐在床头,左手端着一碗粥,右手拿着一个调匙小心翼翼地为他喂着饭。张铁军看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心酸,他哭了,紧走几步走到床前,痛苦地:“梁子哥,梁子哥。”

张铁军扑倒床前,附在张铁梁的身上连声喊叫着:“梁子哥,梁子哥。”

韩月放下饭碗,向张铁军看了看道:铁军,你来了。梁子好多了,不会有事的。”

张铁梁一声长叹道:“军子,你还能来看我,哥,梁子我在茅草山庄还有何面目做人呢,我还不如一把火烧死了好,绿头王八。”

“梁子——”一声哭嚎,兰花哭着,真正痛心的哭着扑进了病房。她顾不得去做任何解释抱住张铁梁失声痛哭:“梁子,我的梁子……”

兰花紧紧的抱着张铁梁的脖子,无比悲哀,无比痛心,无比伤情地:“梁子,我的好梁子,你原谅为妻吧。”

韩月站起身来毫无表情地走出了病房。

兰花摇晃着张铁梁哭泣道:“梁子,你原谅我吧,事逼如此,要我无法向你解释,都是我的错,还不行吗,任从你如何去惩罚我,梁子,梁子你说话哇。”

张铁梁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正是:

     齐家先修身,言行不可不慎。

     读书在明理,识见不可不高。

兰花不是没有读过书,还不是见利忘义惹得祸?

   佛家主张随着缘分顺应自然,儒家主张要谨守自己的本分,这“随缘素位”四个字是渡越苦海的家门的浮曩。

    安守本分,原来兰花在这方面欠了功夫。

    兰花抱着张铁梁,苦苦地哀求着,能得到饶恕,然而张铁梁仍是不声不响不作出回应。

张铁军劝道:“梁子哥,兰花嫂虽然有错,却也是无辜的,向于得海这样的人,你也能把他引进家来,于得海是些什么人,贪欲无义的流氓……”

只见张铁梁伸出裹着绷带的手将兰花用力推开,从他的牙缝中迸出一句话来:“你给我滚!”

兰花被推倒坐在地上,她惆然若失,望着张铁军,哭泣道:“军子,我求你向你梁子哥道歉,我对不住他行吗,梁子,我的好人,饶恕我吧——”

兰花说到此处泪如滂沱,直哭地泣不成声:“梁子,我的好人,饶恕我吧——”

正是:

     由于自己的不检点,丢了亲人的荣誉也失了自己的脸。

张铁军也有几分气愤,他走到病床的近前,含泪道:“梁子哥,你……”

张铁梁怒道:“军子,我们都是张家人的子孙,我有失老张家人是体面。你也不要为了我委曲求全,替这个无耻的贱人说好话,女人心最狠,最毒,我梁子自从娶她没有一点一滴对不起她的事,我连想都没想过,夫妻,夫妻,一夫一妻,那就是两个心被连成一串,我,我太老成持重了,做靡岁月,终于无成者,不可胜数,我,张铁梁就是最惨败的其中一个。”

张铁梁说到此处,泪如泉涌,滔滔奔流,他,将被子扯到脸上,严严得盖上。兰花双膝一弯,跪在床前,一声哭道:“梁子,你要我怎么做才能饶恕我?你说哇,你说呀,就是为妻错了,你我还是六年的夫妻哇。”

张铁梁腾的推开脸上的被子,又一声怒道:“兰花,要我对你饶恕,除非你当着我的面把于得海杀了。”

兰花如梦初醒道:“当你的面杀于得海,我,我明白了,明白了……”

“梁子,梁子,你太过分了,你太过分了。”一个怒忿还又正直的愤斥,众人闻声转头看去,张铁柱走进病房。

张铁军道:“柱子哥。”

张铁柱道:“军子,你柱子哥我好像在张家人的眼里是个叛逆,是个逆子。我也知道,我张铁柱不去告发和叔,和铁梁,一时也许没人来找他们的事,你想到了,还一定有人,在一定的时间去找和叔和梁子,到了那个时候,也许说是生死未卜吧。”

张铁军厉声道:“柱子哥,你贪天之功,成了事业,可是,我,我,不再去说……”

张铁柱道:“军子说吧,你柱子哥,不是小人,不怕你和天下的人在戳我的脊梁骨,骂我是踩着别人肩上去的人,那是孬种。”

张铁梁也斥起了张铁军道:“军子,不许你这么对柱子哥这么说话,我人躺在医院里,心却出了医院,这些天来我无时不在想,我们都错了。我向你们说句心窝里的话,从此以后,我听我哥哥的话,再也不做混事了……”

张铁军和兰花没有回应,呆呆的听着。张铁柱走到张铁梁的面前,道:“梁子,下个星期,你可以出院,所有的住院费你嫂子韩月都付清楚了。”

正是:

     只因贪财一时错,惹来烦恼几时休?

     烧香引鬼家自乱,从前恩爱反作仇。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