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健康
八一建军节演出小品剧本《连队
医师节感人小品剧本《家庭医生
部队八一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机
部队演出小品剧本《革命英雄》
医师节医院演出正能量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魂断茅草山:第十七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8 9:37:42     最新修改:2018/3/13 8:19:2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魂断茅草山:第十七章
作者:戴修桥

  第十七章

      陆云铁军夫妻反目   铁梁行侠仗义救人

白居易曰:

           恶言不出于口,愤言不反于出。

我言:

           恶人不说谎言,岂不是非恶人。

和婶主意拿定便向张铁军的大门前走去。和婶怀着一颗祸心敲响了张铁军的大门,紧一阵慢一阵敲个不停。她还不住腔地喊叫着:“小云,小云,陆小云——”

从院内传出陆小云的问话:“谁呀?”

和婶:“我是你和婶。”

陆小云(在院内):“和婶是你呀,我这儿可没有你大主持人要采访的。”

和婶愤然道:“你们这些孩子总是拿婶子当羊肉涮。谁个再给我起外号。我就坐到谁都家里骂他个三天三夜,不重复。”

陆小云开了门走了出来,随手又把门关上支吾道:“我的婶子,谁能称得你骂。别说三天三夜,就是一天一夜,几口人也被你给活活地骂死不可。”

和婶不以为然地:“我真有这么厉害吗?胡说八道。只听说能打死人,还没有几个能被骂死的。”

陆小云道:“当年诸葛亮骂死王郎,前有古人后有来者,我的和婶比起那个诸葛亮更上一层楼。说你不厉害,错了,十分的厉害。茅草山庄的人,二千人被你骂了不算多,不算多,1999个。”

和婶问:“那一个是谁?”

陆小云道:“是我。”

和婶道:“是你,我为什么又不敢骂你。”

陆小云道;“因为我会敬你的,硬把你能敬昏了头。”

和婶道:“你就是这么敬我的,关着门和我说话,连个请子也不会说。”

陆小云掩饰道:“不,我的婶子,我屋里脏的很,还没有扫地。”

和婶道:“又在哄我了,人常说扫地出门,我还未进你家门呢。”

陆小云道:“婶子,天也晚了,你一进来,说个没完没了。三更天二半夜的,我不是你。”

和婶问:“我怎么啦?”

陆小云道:“田里的活,你不干。家里的猪你不喂,饭还是和叔做好,盛到你的手里。俺不行,铁军在村的卫生所,我的婶子,我陆小云熬不起你。”

和婶问:“张铁军在哪里?”

陆小云道:“和婶你老了。”

和婶道:“四十刚过一点头,何时老过。”

陆小云道:“不老怎么糊涂了,茅草山庄连三岁的小孩也知道张铁军是个村医生,就干了七八年,你又没有出过门?”

和婶含蓄地问:“铁军现在去哪里了?”

陆小云道:“卫生所。”

和婶冷笑了几声道:“卫生所,白在夜不在。你去卫生所看看去。”

陆小云道:“也许出夜诊了。”

和婶道:“那不叫出夜诊。”

陆小云问:“你叫什么?”

和婶煽风点火地:“日赌,夜嫖。”

陆小云持疑地:“日赌夜嫖?”

和婶笑了笑道:“对,夜嫖,寻欢作乐去了。”

陆小云笑了:“婶子,俺那军子不是这路人。”

和婶哼了一声,道:“不是这路人?”

陆小云重复道:“知夫莫过妻。”

和婶加重了口气道:“这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有句话。”

陆小云问:“什么话?”

和婶道:“同床异梦,等你醒过来那就晚了。”

别忘了这句话:来人说是非,正是事非人。

陆小云不耐烦地:“婶子你走吧,再给他张铁军两个胆子他也不敢。”

和婶冷笑了笑道:“好汉难过美人关。隔锅饭香,不嫖不赌对不起老祖,偷男人找野女人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此时此刻,他们如龙入海,都快吃饱了,我走了,我 走了……”

和婶说着讲着欲走,被陆小云拦住道:“和婶,此话当真。”

和婶收住了脚步道:“小云,你连大婶的话也不信,死就在你的眼前。”

陆小云道:“大婶,你的名声传的太远”

和婶问:“怎么远?”

陆小云道:“比如说你到了南湖,南湖的人跑得干干净净。你要是上了茅草山,茅草山上放羊也走的比箭射的还要快。”

和婶不高兴地说:“我到底怎么了?”

陆小云忿然道:“信了你的话,两口子得离婚,儿子不揍他爹,你能答应吗?”

和婶气愤不已地嚷道:“小云,小云,难道说,你和婶就是这么坏吗?”

陆小云道:“和婶,你问茅草山庄的孩子,哪一个不会唱,唱你的歌。”

和婶不以为然地:“唱我的歌?我还有歌?”

陆小云道:“唱给你想听听?好吧我就唱了?”

和婶恬不知耻地说:“这是避地骂朝廷。”

陆小云道:“他们唱的可多了,我只能记得这几句,唱的是:

  茅草山,茅草山,茅草山上有道观。

  观里有个毛老道,老道的法力大无边。

  老道的亲娘崔大仙,大仙嘴大能括天。

  一口雾气吞天地,渴了能把海喝干。

  她说太阳比锅大,她说月亮比饼圆。

  她说绵羊能推磨,她说老驴能拉山,

  谁要信了她的话,是爹是儿分不全,

  我说这话你不信,老驴跛腿怪崔仙。”

陆小云说着唱着又问:“和婶你娘家姓什么?有人说姓崔,别人不知道说你姓张,可脏了张姓人。”

和婶听了陆小云这些话,可气破了肚子,破口骂道:“是那个少尾巴的在糟蹋我,我走了,我走了。等到铁军和兰花下你的黑刀子的时候?”

陆小云吃惊地问:“他下我什么黑刀子?”

和婶道:“你只听人说有勾奸夫害本夫的,可还有勾奸妻害本妻的。要勾的是兰花,要害的就是你陆小云。”

陆小云摇摇头道:“和婶你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要我陆小云又怎能相信你呢?”

和婶道:“从你家到梁子家,远近不是一百步吗。我带着你去看看,不就行了。你陆小云算是茅草山庄最没有用的一个女人,自己的男人抱在别的女人的怀里,可你呢,还蒙在鼓里。你就等着吧。连死还不知害得是什么病。”

陆小云半信半疑地说:“好了,好了,去梁子哥家看看吧。”

和婶拍手打掌地笑道:“听婶子的错不了。”

正是:来人说是非者,正是是非人也。

      长君之恶其罪小,逢君之恶其罪大。

 

夜深沉沉,月色蒙蒙,和婶和陆小云一路上跤跤撞撞的向张铁梁的家走来。二人来到张铁梁的家,走到大门前。

和婶神神秘秘地说:“小云,捉奸可不是棉花地里逮虫子,脚步要轻,要逮个正着,要摁在床上,还要不让他们穿衣服。”

陆小云笑了,她道:“和婶,我得去医院。”

和婶问:“去医院做什么?”

陆小云斥道:“给你拿药,婶你患了神经病。”

和婶哼了一声,道:“小云,事实就在眼前,相信我一回吧,我说得是千真万确,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听婶的,十分钟见分晓。不过你得记住,不能喊门叫户,就像电影里地道战那样,打枪的不要,悄悄地进村。”

陆小云道:“门要是闭上了,墙高院深怎么逮?”

和婶道:“我有好战术,就是逮不着两个光屁股,也准能要他们口服心服。”

陆小云道:“提上裤充好人,他们能认账吗?”

和婶道:“能,准能认账,要他喝一瓢凉水。”

陆小云问:“喝凉水?”

和婶重复地说:“就要他们喝凉水,喝凉水会死人的。”

陆小云大惊道:“死人,不能要军子死哇。”

和婶道:“他们也都是过来的人,不会去喝凉水,哪怕是刀摁在脖子上,也不会喝的。”

陆小云无可奈何地说:“好,我听你的。”

陆小云轻轻一推门,门开了。

陆小红道:“门没有闭哇。”

和婶道:“小云哇,那兰花乃一个淫妇,一个月没有碰男人了,如饥如渴,铁军来了。她已迫不及待,哪还顾得闭门呢,走,捉奸去。”

和婶和陆小云跨门而进。

古人云;谗夫毁士,如寸云蔽日,不久自明;

和婶如此搬弄是非,陆小云竟上了当,险些毁坏了自己美好的家庭,当她清醒过来,却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是后话,且不说。

话说和婶和陆小云轻移脚步向院内走去,更深人静二人向堂屋看去,只见那屋子里灯光明亮。陆小云压低声音:“和婶,你别弄错了,要不是军子,梁子哥非骂我个狗血喷头不可。”

和婶扯着陆小云的衣袖低声道:“别出声随我去定能见分晓。他们已走到了堂屋门前,隔着门缝子向屋内瞅去。兰花和铁军各坐一边,正在饮酒。

兰花道:“铁军,嫂子从不喝酒,今天梁子走 了,要不是你来,我哪有心闻这酒味呢。哎,也不知梁子身在何处,要我咽不下这口酒哇。”

张铁军道:“嫂子,梁子哥八宝男子汉不会失踪的。我家有电话,他会给我来电话的。”

兰花心焦意烦的说:“都是于得海这个畜生做了孽,有朝一日,我杀了他还梁子一口恶气。”

张铁军道:”嫂子,你死了这条心吧,于得海你杀不了他,还是走我们能走得通的那条路吧。”

兰花道:“和婶,刚才她在门前被你羞耻她几句,还不知明天会做我们什么个新闻来。”

和婶猛地将门推开,跨进屋去。和婶怒气昂昂地破门而进,一声喝道:“兰花,铁军你们一双狗男女还有脸说我。”

张铁军和兰花被这突而其来的和婶惊得楞起神来:“和婶,是和婶……”

和婶怒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吗,被我逮个正着。”

张铁军问:“你逮住我们做什么?”

和婶趾高气昂的吼道:“不要脸的东西,乱三纲坏五常,毁人伦,竟叔嫂私通。”

兰花大怒跳了起来,嚷道:“和婶,你欺人太甚,我兰花能是那种人吗?墙倒众人推,孬种一齐来。”

“你骂谁?”陆小云扑了进来。

兰花道:“小云,我没有得罪过你,更没有做伤害你的事,请你走吧。”

陆小云走到张铁军的身旁无好气地:“铁军,你是条狗还是一头猪,为什么偏偏不和人住在一起,和不是人,不做人事的猪狗在一起厮混。”

张铁军恼怒地吼道:“小云,不许你这么说话。”

陆小云一声冷笑道:“你们能作出这般的事来,就不许我说得吗?”

和婶煽风点火地说:“是啊,强词夺理,拉裤子遮脸,哼,兰花,你真行哇,茅草山庄的人都长眼珠子,梁子为什么要走,你到底要给梁子带多少绿帽子。”

兰花已是无法忍耐了,她困兽犹斗冲到和婶的面前,挥起巴掌向她打去,和婶挨了打,更加凶狠地高声叫骂起来:“小贱货,你敢打我,好,好,你是好人,你们都是好人。”

她拿起桌上的一个盛开水的缸子,怒冲冲地将缸子里的水泼洒在桌上,舀了满满的一缸的凉水,有几分的得意,更有几分唬吓他们的口气道:“军子,你能喝下这缸冷水吗?”

陆小云害怕了她向后退了两步,向张铁军看着。

兰花冲了过去,一拳打落了和婶手中的缸子,如疯如魔,她高声怒骂:“你,你们不能这样欺负我,欺负军子,不能给我们扣屎盆子。”

兰花气怒交加一头栽倒在地,昏厥了,向死人一样躺在张铁军的脚前。张铁军故不得已弯腰抱起了兰花,大声疾呼:“兰花,兰花嫂子…”

和婶一声大笑:“心痛了吧,小妖精勾男人是天生的本事。”

陆小云走到张铁军的面前,强硬地:“你给我放下。”

张铁军吼道:“陆小云,你还有没有人性?”

陆小云反问道:“人性,哈……我终于明白了,你们在没有第三人的黑夜里却做得出见不得人的丑事,这就是你的人性。”

和婶心灵乐滋滋的,拍手打掌地不亦乐乎道:“一个不甘寂寞,一个沾花惹草的兴头在撑肠拄肚,就不怕骂你们是男盗女娼的狗男女。”

张铁军已是怒火填胸无可忍耐,他厉声骂道:“小云,我张铁军不是那种人,兰花嫂也不是那种人。你们也该擦亮眼睛看一看,向和婶这种披着人皮不做人事,恨人不死的老东西,我,我恨她。小云,你要逼我,往死路逼我是不是,和婶舀来一缸冷水,这是什么意思?”

和婶又一声冷笑道:“军子,没有去青楼不嫖的男人,不嫖去青楼做什么?你说你和兰花没有事,连鬼也不相信,那缸冷水为什么不敢喝,怕死,军子,你说得比唱还要好听,那是孟丽君,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张铁军已是怒不可遏,他将休克的兰花放在地上,从桌上拿过那个缸子,走到屋外舀来一缸水,走到和婶的面前道:“和婶,这不就是一缸冷水吗,我和兰花嫂有染,也许是真的,我喝,小云,你,你太使我失望了,兰花嫂,在她最没有援助,最没有人去理解她的时候,她需要的是人的关心。”

陆小云吼道:“张铁军,我陆小云也需要人去关心,在我的心里,你是我的男人,要关心的是我 ,决不是兰花,这个臭破鞋。”

张铁军将一缸子的冷水一饮而尽,他喝下了这缸冷水,哈哈笑道:“陆小云,你是一个无耻的女人,好吧,我关心同情兰花嫂,因为她眼下有难,我得帮她,更因为她是我的堂嫂。你,你落井下石,太可恨了。”

陆小云看着铁军的一言一行她恼恨她嫉妒,她更失落了,一声哭道:“军子,你这种人还有没有个做人的良心?”

张铁军怒道:“这还不行吗?”

陆小云:“好,你张铁军,我和你离婚。”

张铁军冷笑道:“离婚就因为我帮助了一个受人欺凌,受人抛弃,受人任意咒骂的女人。你才这般飞扬跋扈,只愿人死不愿人活。要将人往死路上逼,这种人我认清了你。”

陆小云怒道:“你和兰花勾搭成奸,我又为何不能去找梁子哥,要他和你算账。”

张铁军哈哈笑道:“我看清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强食弱肉,无视一个弱者的生死。这种人比我还可怜,你如果愿意去找他,去吧,去吧。”

陆小云越发气愤地:“你是个好人,梁上君子,无耻的小人。”

和婶开了腔,她道:“张铁军,要说无耻,世上除了你,再也找不到比你还要无耻的人。”

张铁军:“和婶,我?”

和婶仍在恶毒地说:“你占了你的堂嫂,是欺负你堂哥张铁梁,辱门败户,伤风败俗,不入五伦的东西。”

张铁军向和婶怒视着,吼道:“你给我住口,我张铁军可向天地,自己的良心做保证,我不会欺负我的堂哥。”

和婶冷笑道:“说得好,说得好,你是好人,你这不算欺负你的堂哥,还算是帮助他了,帮助他照顾了女人。夺妻之仇,他张铁梁不杀你一百刀,算他张铁梁就不是个男人。”

陆小云目中含泪道:“明天我一定和你离婚。”

张铁军坚定地:“我同意。”

     人常说:说把握未定,宜绝迹尘嚣,使此心不见可欲而不乱,以澄吾静体;操持即坚,又当混风尘,使此心见可欲而亦不乱,以养圆机。意思说说采取适合自己的方法方式,不要教条,邯郸学步,否则,到头来成了东施效颦,贻笑天下,身败名裂……

张铁军背起休克着的兰花,他紧跑慢跑来到了卫生所,他们来了卫生所的门前,将卫生所的门开了锁,推门而进。将兰花背至卫生所开亮了灯,取来了针剂为兰花做了注射,兰花这才苏醒,她睁开一双泪眼,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流泪,流泪。

张铁军真诚地:“兰花嫂,都是我的不好,在你流泪流血的心里又扎了一刀子。”

正是:

       直从起处讨由来,则怨尤自息。

       邪从恶处侵自来,则恨永难宁。

 

孟所长,张铁柱二人心情十分沉痛走向茅草山忽然有人高声惊喊:“派出所的人来啦,快跑哇。”

突然间的林中,草从里窜出男男女女,有老有少的村民,个个都如打惊的兔子,有的扛锨,有的拎镐,惊惶地向山下四散而逃。

张铁柱惊叹道:“群众性的盗墓。”

孟所长心情沉重地道:“因工作的需要,集训提前结束了,你我才走了两个半月,茅草山就乱了套,难道说就是法不治众吗?”

张铁柱果断地说:“触一儆百,务必早日动手,否则,就遏制不住这股盗墓之风,不知道多少文物被挖出古墓。它会滔滔不绝地流向大城市,流向国外。”

孟所长赞许道:“是的,虽然对三于作了惩罚,牛放从中也做了不少的手脚,对他们的处理也太轻了,没收全部的挖墓所获的钱财,并做了一定的罚款,各拘留十五天,比我早回茅草山两个月。”

张铁柱问:“钱二等人?”

孟所长道:“据调查这些不法分子在跑宝,收购文物,那个牛放到底是做什么的,一点事也不管吗?”

张铁柱感叹地说:“梁上的君子,听说他也时常去茅草山庄和一些文物贩子相私通在做收购文物的地下交易。”

孟所长道:“张铁梁的妻子兰花砸碎了两件贵重的文物,牛放独自非法办案,虽然反映到了县局,兰花不去指控,又无证人,县局也就了了草草的结案了。”

张铁柱失意地叹气着道:“牛放也是茅草山的人,况且在古城派出所干了十来年,狐朋狗友一大堆,他的哥哥戚满堂在古城起的家,尤其他的表哥郭四放,别说茅草山,古城镇,就是整个大运河县那是一手遮天,谁能惹得起啊。”

二人向山上走去,处处是墓坑,古人的骨头如乱柴,举目可见。他们还不时地从地上拾捡一些破损的铜钱和皿器的碎片。

孟所长痛惜不已的说:“茅草山呐,这是一场劫难。”

张铁柱道:“所长,我有个想法。”

孟所长问:“什么想法,你说。”

张铁柱道:“以派出所为领导,各村治保主任为骨干,成立护山队。”

孟所长连声道:“好主意,好主意,谁为队长?”

张铁柱道:“毛遂自荐,我做护山队长,副所长在忙中抽闲协助我行吗?是不是他可以做护山副队长。”

孟所长道:“刘华同志配合你太合适了,就做副队长吧”

张铁柱:“我们晚动不如早动,茅草山上的文物时时刻刻在流失,我们耽搁不起哇。”

孟所长大喜道:"好哇,多少事从来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通知各村治保主任于今天下午来派出所开会。”

张铁柱道:“他们多数还都没有固定工资,也还得给点报酬,常言道重赏之下出勇夫。”

孟所长思忖了片刻,道:“不出原则的情况下,护山队,要经常出击,可以从办公费中挤一些……”

张铁柱道:“我们派出所乃清水衙门。”

孟所长道:“铁柱同志,县局几位主要领导无不欣赏你的能力,你在部队多次荣立功勋,符合招工条件,批准你作为正式民警。”

张铁柱激动地说:“我张铁柱第一个要感谢的是您,一定努力工作,报您的知遇之恩。”

孟所长道:“我你就不要感谢了,能干好工作,当个好警察,对我也就心向往之。便是最好的感谢。”

正是:山程度函谷,水驿到夷门。

孟所长正举行会议,他向到会的人员做着报告:“同志们,我们镇二十四个自然村,你们二十四位治保主任,是我们镇治安的主力军。茅草山,还有其他大大小小有十几座山,山山有墓,尤其是茅草山是古墓群。社会上的不法分子,和当地的村民,他们争先恐后,形成了一个群众性的盗墓。我们所也要采取相应的措施,针锋相对,以群治群,以众治众。成立一支有三名正式民警六名联防队员,由联防大队长张铁柱同志为护山队长,副所长刘华同志为副队长,我来统一指挥。”

张铁柱身着一身警服站立起来,走到会前,郑重地向孟所长敬礼,又向全体到会的人员敬礼。会场上一片鼓掌声。

  正是:

      百尺竿头不动人,风云际会才为真。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