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特警部队演出小品剧本《特警故
建军节边防部队演出感人小品剧
适合医院医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
部队廉政相关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建军节强军训练题材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魂断茅草山:第十八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8 9:38:59     最新修改:2018/3/13 8:19:5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魂断茅草山:第十八章
作者:戴修桥

第十八章

        陆云铁军二人离婚   盗墓群贼乘虚而入

古人云:

      波浪兼天,舟中不知惧,而舟外者寒心;猖狂骂坐,席上不知警,而席外者咋舌。故君子身虽在事中,心要超事外也。        

      高高的路基,锃亮的铁轨,伸向遥远的前方,铁道两旁伫立着排排的电线杆子,电线如网连接着它们,形成一个团结的群体。高大的树木生长在路两旁,一列货运列车开来,轰轰烈烈风驰电掣,一节节火车厢擦肩而过,有一节车厢内装着几个大集装箱,箱体上写着黑色的毛笔字:到站,广州。

     有个男人曲着身子,紧缩着脖颈,头上披这一件衣服,蒙头着脸倚着箱子在沉睡着。突然一阵狂飙扑来,刮掉了他头上的那件衣服,他醒了,是张铁梁。满脸的污垢,脏兮兮的,他站了起来。诟骂道:“娘的,我张铁梁混成了这副模样,我就不相信,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中国,我就挣不上一碗饭吃。兰花,兰花,都是你给我酿造的这杯苦酒,我喝在嘴里苦呀,苦若黄连,不咽下去能行吗。真乃是吃在嘴里苦在心中,信天听命吧,我又有啥法子,往前去吧,四海为家,亡命天涯。”

张铁梁横下心来,什么也不想了,他跳上集装箱,坐在箱上,举目远看,鸟瞰着祖国那辽阔山河,如图如画。山水窈窕幽深,车轮滚滚,飞越在辽阔的中华大地上,张铁梁触景生情,高声唱起了心中酸痛的歌。是地方的戏调,韵调中充满着乡土的滋味,也是对离乡背井,对故土和往事的追思和惦恋。

茅草山下一条路,曲曲弯弯走了几辈的人。茅草漫漫淹人足,茅草漫漫淹人足。

走不直的羊肠路,万千愁肠万千愁,一江秋水滔滔向东流。恋土难移愁难收。

满天的乌云不下雨,眼里有泪哭不出,我那妻子心太毒,我那妻子心太毒。

   走了吧,走了吧,是酸是痛更是愁,山不转来水长流,何年何月能回头?

   满天的乌云不下雨,眼里有泪哭不出,难弃难舍我的家,我那妻子心太毒。

此时此刻的张铁梁,站在集装箱上,惘然若失,他对着蓝天,对着舒卷的白云,南风带着热流的风向他吹来,他咬着牙,不愿就此倒下。他高声呐喊:“我张铁梁不能死,我要活着,勇敢地活着……”

张铁梁唱着哭着,泪如磅礴,点点滴滴流下来。在他那张被灰垢掩盖着倔强的脸上,如断线珍珠,滔滔不绝。列车在奔驰,穿过了多少大山,越过多少村庄,最后驶进广州城。这列火车开进了火车站货场,徐徐停下。货场内许许多多道岔,来来往往的列车如穿梭一般,火车的喧鸣,调度的高音广播,声震人耳。张铁梁下了车,从过往货车的缝隙中穿过。有时跨越铁道,有时钻过没有车头的车厢,向站外迂回。几番周旋,他终于出离了火车站大货场。一条清澈的小河,流水湍湍。张铁梁见四处无人,他脱下衣服跳进了小河里。痛痛快快地沐浴着。最后他洗净身上的尘垢,面目全新。张铁梁从一个橘子园边走过,橘子树上挂着黄澄澄的橘子。饥肠辘辘。他控制不住,垂涎直流,向四处窥视了一会儿,静悄悄地,他最终钻进了橘子园中,真乃饥不择食,双手摘下一大捧橘子就地坐下,剥下橘皮,囫囵吞食着。

正是:

      渴时一滴如甘露,饥食一口胜佳珍。

张铁梁一阵狼吞虎咽,解决了肚中之饥,他心里也很明白,这里不便久留,一旦被看守的发现也不好解释,便匆匆忙忙离开上了公路,准备去城里图谋生计。这条支线小公路虽然有往来的车辆,却很稀少。一辆银灰色的卧车从他的身边开过,隔不多时又一辆黑色卧车以疾风般的速度从后追来。那车超过前边银灰色的卧车便横过车身,停在路中央,车门开了,跳出了四名彪形大汉,手中各执狼牙棒一条。截住了那车的去路。这四名粗野狂悍的汉子,厉声威吼道:“停下,停下。”

“下车,下车……”

银灰卧车被迫停下,司机探出头来,怯意的:“你们要做什么?”

汉子甲厉声道:“车内可是你的老板刘荣华?”

司机道:“正是,正是。”

汉子乙吼道:“好,找的就是你,姓刘的给我滚下车来。”

汉子丙丁凶如狼虎扑向这辆银灰色的卧车,从车内将一位男性老者揪下车来,怒声审问着:“刘荣华,刘荣华,那几件文物呢?给我交出来……”

刘荣华心中十分惧怕,仍是强陪着笑脸连声道:“四位且莫动怒,我就是刘荣华,但不知何时何地冒犯四位,请明训。”

那四名汉子将司机拖下来,便是一阵拳打脚踢,那司机被打得滚地喊叫:“你们凭什么打我,凭什么……”

汉子乙抽出一把匕首逼向刘荣华的胸口,威逼道:“姓刘的,交出文物吧。”

刘荣华惊慌失措,很是害怕地说:“我是一个文物收藏爱好者,花了四十万元买来的。”

汉子乙吼道:“你,老小子胆不小,竟与我家老板争购文物。”

刘老板辩解道:“我们得讲道理,你家老板只出三十万,那两个江苏人非四十万不卖。”

汉子丙抡拳向刘荣华的面部打去,老者一声惨叫眼镜被打落在地,汉子丁向刘荣华的下腹,狠狠就是两脚,刘荣华栽倒在地下,汉子乙钻进车内搜出那件文物,原来是两只葬花瓶。刘荣华仆爬着死死地抱住了那汉子乙怒道:“你们是土匪,是强盗,不能抢我的文物。”

汉子乙一声冷笑,骂道:“老狗东西,你给我松手。”

汉子乙用脚向刘荣华的头部面部下力踢去,刘荣华顿时鼻口流血。

正是:痛哉言乎,人头畜鸣。

“给我住手”四个汉子抬头看去,张铁梁挺胸而出,伸手掐住汉子乙的脖颈,痛的汉子乙呀呀直叫唤。

张铁梁吼道:“把文物还给老先生。”

汉子乙只得将两件文物放到刘荣华的面前,哀求道:“好汉爷,好汉爷,您是爷,您是爷,松手哇。”

那三名汉子被张铁梁的突如其来,险些吓蒙了头脑,片刻方清醒了,围了上来。

汉子甲恶言恶语道:“是个侉子,你是干什么的?”

张铁梁哈哈大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汉子丙穷凶极恶地骂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哈哈,你想命丧异乡。活腻了吧,狗东西。”

张铁梁义正词严地说:“蛮子,我劝你四个几句,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拦路抢劫,不怕去坐大牢吗,看这位老先生,被你们如此苦打,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可相容。”

汉子丁一挥手,喝道:“上。”

三名汉子,围上张铁梁,倒在地上的汉子也爬起身来,合力向张铁梁扑打而来。再看张铁梁,脸不变色心不跳,毫无惧色。张铁梁如戏耍一般捏起拳头亮了招式微微笑道:“小蛮子,招打。”

好个张铁梁欲如鹤立鸡群,只是几个身手,那四个汉子皆横躺在地上,哭喊着:“爷饶命,爷饶命…”

刘荣华挣扎着想站立起来,张铁梁弯腰将他扶了起来:“老先生带走你的东西,走吧。”

司机万分感激的:“谢谢你,谢谢你。”

张铁梁若无其事地说:“快送你家老板去医院吧。”

刘荣华从囊中取出许多钱来,痛苦而又感激地:“先生,我这几万元钱不成敬意,请先生笑纳”

张铁梁摇摇头道:“老先生,在下张铁梁不图这个。”

张铁梁说罢,昂头而去,刘荣华激动地流出两行老泪道:“先生,听你口音是北方人,离梁山不远吧,好汉的气质令老夫敬佩敬佩。”

正是:既而神精气壮,师出有名;浩然正气,见义勇为。

 

陆小云脸上还流着泪痕,她气势汹汹的来到卫生所,破门而进。陆小云一进屋便怒冲冲地说:“张铁军,你签个字。”

张铁军正在为兰花输水,他听到陆小云的这句话,没有任何表情,病床上的兰花可听得清清楚楚,她痛苦地挣扎着坐起身来,哀求道:“小云妹妹,小云妹妹,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解释呢?”

陆小云以厌恶的目光向兰花看了一眼。哼了一声道:“兰花,人有名,树有影,梁子呢,你气走了自己的男人,还是不够,不择手段来勾别人的男人,破鞋,贱货,逢人配,不要脸的东西,你根本不配给我讲话。你就是一堆臭狗屎,污染了整个茅草山。”

张铁军再也忍耐不住了,他丢下手中医疗器械,愤然地走到陆小云的面前,挥起巴掌向她打去,顿时陆小云的鼻子口中,流出血来。陆小云可惹怒了她,她疯了,顺手抄起身旁的一把椅子满屋乱打起来,一时间整个卫生所被砸的七零八碎,药物架子也推倒了,药瓶子,药片子,针剂洒在地上,有的流淌着,有的变成粉末,一片狼藉,这时张万和和两三个村民急急前来劝架。“小云,小云,你住手。”

“小云,你住手…….”

张万和埋怨道:“小云,我们张家招了野鬼,非得家破人亡不可喽。”

陆小云哭道:“和叔,我陆小云想了一夜,人常说近墨者黑,张铁军和这样猪狗不如的臭破鞋一天到晚的拧在一起,能有好事吗?,这叫做将日之不过,拉枪攮驴。她兰花就是一把扫帚星,败家星。气走了梁子哥又来勾引张铁军,我要和他离婚,去南方找梁子哥。”

张万和怒而言道:“小云,你离婚,叔只能劝,不能反对,我问你,你为什么去找梁子?”

陆小云理直气壮地说:“这个贱人原先许给柱子哥,又嫌弃柱子哥去嫁梁子,她能这么做,我就叫做吃她八大碗还她一条笼……”

张万和吼道:“你给我住口,不许再闹下去,张家人不是个个都不要脸。”

陆小云倔强道:“不要脸,不要脸,我就不要脸。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梁子哥,我嫁给他,就是跪着求着,也要嫁给他。反正是乱了,越乱越好。”

张铁军强忍着一肚子的恨怨而无可奈何地冷笑了道:“哈哈哈,好,拿来我签字。”

陆小云果真将口袋中的这份离婚协议书拿给了张铁军,张铁军看了看道:“陆小云,你把家中财产二人平分这一条画掉,我什么都不要。”

张铁军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走吧。”

正在这时和婶幸灾乐祸地走了进来,笑呵呵地:“小云,签字了?”

陆小云点点头,和婶幸灾乐祸地说:“好吧,婶陪你去镇民政所离婚去。”

张万和望着和婶两目直冒火,他扑了过来,怒不可遏地骂道:“老祸星都是你造的孽。兴风作浪,到处点火。我张万和怎么该娶了你这么个女人做老婆。”

和婶向张万和藐视道:“张万和,你怎么怪起我来了,狗东西。”

张万和扑到和婶的面前挥掌,啪啪就是两个耳光。和婶这下子可惹疯了:“你也敢打我,你也敢打我。”

和婶一头向张万和撞去:“张万和,我和你拼了。”

夫妻二人扭打起来…… 

正是:

       誰人不爱妻贤子孝,誰人不爱千钟粟,

       奈五行不是这般题目。

 

陆小云独坐房间,灯下,她望着桌子上的那本离婚书珠泪滚滚,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她慢腾腾的拿起电话筒:“嗯,你是谁…是梁子,是梁子哥,你,你在哪里,在广州,找上工作了吗……装卸队。苦不苦呀。梁子哥这回张家可乱了套,你家兰花和张铁军通奸,被我与和婶在你家捉奸,逮个正着……我已和张铁军离了婚,离半个多月了。是真的,梁子哥。我最近去广州找你……行吗?我陆小云长得比那个破鞋就算丑点,可我会疼你的……嗯,嗯 怎么不说呢……”

陆小云无奈丢下电话望着桌上的离婚书,心里有一阵苦酸,她又流下泪来,一声叹道:“张铁军,张铁军狠心的忘情郎,我从心里不是不爱你,可是,事实不容我对你能容忍哇,兰花兰花,都是你个臭婊子,毁了梁子的家,也毁了我的家。梁子你是个男人,该不该这样来安排自己?出于无奈,我去找你,我一定去找你。”

正是:焚琴煮鹤,从来都有,惜玉怜香几个知.

  一个小酒馆坐着几个人正在饮酒。牛放身着便衣,钱二,于得海,于得河都在座,他们推杯换盏,饮在兴处。

牛放道:“派出所成立了护山队,张铁柱任队长,全镇二十四名治保主任,加上派出所里共三十多人的一支庞大队伍,茅草山算是滴水难进。”

钱二道:“表哥,我们就给个打游击。”

牛放又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千万不能大意失荆州。"

于得海道:“我的牛哥呀,你什么时候胆子也学小了,怕死别做猪。我去广州又联系上一个姓刘的大老板,他不是文物贩子,是个文物收藏爱好者,出手比姓何的,姓朱的那两个买主大方,二个瓶子多出了十万元。”

于得水道:“管他是贩子,还不是贩子,肯出价就行。”

于得海道:“姓刘的据说手里有几十亿的资产 是财神爷。”

于得河道:“茅草山进不去,我们还不是望梅止渴。”

牛放道:“打一枪换个地方,下邳,巨山,双骨堆, 不都是宝地吗?”

于得海道:“茅草山的墓太多了,土层又浅,举手可得。”

钱二道:“是啊,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听说兰花和张铁军也在收购文物,茅草山,他们是本土人,庄上的挖出了东西,没有销路,都卖给他们。”

牛放建议道:“你们就不能搞统一战线吗?”

于得海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们先分下水子。四十万我们一路花销是一万,给戚哥十万,剩下二十九万,计是六人,老二,老三,老四,我,得河哥,老五得水,先每人四万五千元,还剩下2万元,留作以后的经费。”

钱二道:“我们都是自家兄弟,就这么分吧。”

于得海先取出十万元现金,牛放高兴地收下,然后他们又分开了其余的钱款。

 正是:以此鄙意益坚,虽摩顶放踵犹为之;

        贪人敛财心切,即是死路也要走到黑。

 

张铁柱走回家门,见韩月正在收拾家务,韩月抬头看到了张铁柱,风趣地:“哟,是稀客,大官人有半个月没回家了,当年的大禹治水三过其门而不入。”

张铁柱笑道:“干警察首先是不能恋家,也不能恋老婆的热被窝。”

韩月笑了笑道:“你回来了,省得我跑一趟,我正要去找你,快坐下吧。”

张铁柱坐下身来问:“有事?”

韩月:“军子,陆小云已离了婚。”

张铁柱愤然道:“还不是和婶从中挑拨的 ,这个和婶,就是俺们张家的不团结不安定的罪魁祸首。听说还给和叔闹了好几天,至今还驱赶和叔于门外。”

韩月痛心地说:“摊上这么个女人,就是一盆祸水,和叔怕她一二十年,何时能到头呢?这回张家人被她搅成一锅粥,我想,兰花不至于去勾引铁军吧。”

张铁柱道:“那天梁子走 了,我怕她想不通要张铁军去盯着,别让她寻了短见。我也不相信兰花能败坏到如此的地步。”

韩月说:“还有一件事,和婶又在庄里宣讲,陆小云要去广州找梁子。”

张铁柱问:“要梁子回来找军子算账,要爆发一场萧墙兄弟大战?”

韩月说:“不,陆小云非要找梁子结婚。”

张铁柱哈哈笑道:“都是和婶在瞎说,望风扑影。”

韩月道:“我开始也不信,去一趟陆小云那里,我头魂也要吓掉了。”

张铁柱道:“说来是真的?”

韩月道:“是真的。”

张铁柱迫不及待地:“说来我听听。”

正是:

      国正天心顺,官清民自安。

      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

又道是:

      自古人伦贤忤分,父子兄弟不同令。

      或是泰然或是恶,各有长短分轻重。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