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健康
八一建军节演出小品剧本《连队
医师节感人小品剧本《家庭医生
部队八一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机
部队演出小品剧本《革命英雄》
医师节医院演出正能量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魂断茅草山:第十九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8 9:40:18     最新修改:2018/3/13 8:20:3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魂断茅草山:第十九章
作者:戴修桥

第十九章

          群贼活埋张铁柱   张家人急速救人

警言:

世人为荣利缠缚,动曰尘世苦海。不知白云山青,川行石立,花迎鸟笑,谷答樵讴,而他却一味地追求自己的欲望,把灾难强加于他人,世人不苦,他却苦,他必定会自我跳进苦海中而消亡。

天黑了,庄里的人家亮起了灯光,韩月敲响了陆小云的大门:“小云,小云,小云妹妹,开门”

从院内传来陆小云的问话:“谁呀?”

韩月回答道:“是我,你韩月嫂子。”

陆小云开了门热情地:“是韩月嫂子。”

韩月道:“是我,还未休息?”

陆小云愧疚地:“死了男人的寡妇,什么是白天还是黑夜,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韩月斥道:“这是怎么说的?小云,嫂子我一天到晚穷忙,总算把三亩白菜都卖了,收益还不错。”

陆小云道:“还不是那个不能生蛋的鸡给害得吗?”

韩月道:“我想去你家坐会,聊一会,行吗?”

陆小云笑嘻嘻地说:“行,我请还请不来呢。”

于是二人向院内走去。他们进了屋,陆小云坐在床边上,韩月便坐在床前的椅子上。韩月问:“孩子呢?”

陆小云气愤地:“杀吃了,他爹是铁心,他是铜心。我刚从镇上拿来离婚书,他就去他姥家了。才几岁,五、六岁的孩子,一点点,刚算我给他掐了奶,就指着我的鼻子说我……”

韩月道:“自己的儿子能说你什么?”

陆小云气扑扑地:“你再听坏人的话,我就不喊你是妈了。”

韩月点点头道:“是啊,五、六岁就能分出好坏来,可是你?”

陆小云道:“我?也是那个娼妇逼的,这不高兴的一页就翻过去吧,现实才是关键,张铁军是独生子,政府让我再生一个,我,我刚把环子取了,这回可伤透了我的心,原想去计生办再带上,可又转念一想,我还能给梁子生啊。”

韩月眼睛睁的大大连声问:“给谁生?你给谁生……?”

陆小云坦荡地:“给梁子生,兰花不能生,我能生哇。”

韩月直气得拍着膝盖吼道:“你胡说什么?”

陆小云理直气壮地说:“我胡说,只许兰花来夺我的男人,就不许我去争她的男人,当先她本该嫁给柱子哥。”

韩月压下火,忍下性子,心平气和地:“小云,千万别去赌这口气哇,兰花去嫁梁子事出有因。这件事,我一直埋在心里,对谁都没说,今天我就告诉你。”

陆小云道:“能对我信任,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韩月道:“六年前,我和你柱子哥都去买电动车,谁也不认识谁,在商场,我的钱被三只手偷了,铁柱抓住贼人,追回了我的钱。也许是天意吧。我亲眼看着铁柱把买车的发票塞进了车把里。”

陆小云:“那是怕它丢了。”

韩月说:“回家的路上,我又被偷我钱的贼伙同两名同伙在半路的山上将我强持进山,还要强暴我。生死攸关,铁柱又将三个贼给打跑了,可我虽然保住了贞洁,可衣服都被扒下来了,我跪在地上向铁柱请求。”

陆小云问:“请求他不向外人说。”

韩月道:“不仅是如此,我是一个黄花闺女,身子让他看见了,我咬掉的那贼的两个手指,还未失身,求他娶我。”

陆小云又问:“他答应了?”

韩月道:“没有,他说他有未婚妻,名叫兰花,我才又求他为我保密,他也答应了。结果我们的电动车都丢了,正在这时,无巧不成书,兰花正路过这里,她看到我们二人从山林走出,我的身上,尤其说背上都是泥土,铁柱如何向她解释都无济于事,还是打了铁柱两个耳光。”

陆小云道:“我也明白,兰花要嫁梁子是报复柱子哥的。”

韩月道:“我和柱子分了手,各人回各人家,也就不在话下了,三个月后,有人给我提媒,也骑去一辆电动车,我有意也许是无意,从车把内发现了一张发票,写着张铁柱的名字,我便骂走了那个贼东西,来茅草山庄将电动车返还与张铁柱,一到了庄上,向人一打听,听说他的未婚妻要和他吹了,嫁给他的堂弟张铁梁。”

陆小云道:“可能是和婶对你说的。”

韩月道:“后来我才知道就是她。我回到家里才下定决心,张铁柱因我而引起的不幸,也是天意,我才……”

陆小云叫嚷:“传奇哇,真是千里有缘能相会,对面无缘不相识。后来你和她明争暗斗,都是赌的这口气。好,这口气该我赌了。”

韩月道:“妹妹,我的好妹妹,常言说,话不说不明,木不钻不透,都是误会而酿成的结果。”

陆小云执意地:“她兰花能赌这口气,我陆小云又为什么不能去赌这口气呢?”

韩月道:“那时兰花,还有铁梁和我和柱子都是未婚的人,都还没有个家,今天你们的情况又不同了。”

陆小云问:“怎么不同,只许她兰花放火,就不许我陆小云点灯。吃她八大碗,还她一桌席。”

正在这时,电话又响,陆小云拿起了电话筒:“嗯,梁子哥,是梁子,好,你不要劝我,我的主意已定,你太无用了,只许他张铁军欺负你,就不许我陆小云去报复她,你,其他话都不要说了,请你写份离婚协议书,这个婚我替你去离。好,就这么定了。”

电话里的张铁梁还要说什么,陆小云已把电话挂了,她得意地微笑着,韩月心灰意冷地,怏怏不乐也没有和陆小云打声招呼,立身而去。

韩月将这段原原本本的说于张铁柱,张铁柱的心里疑惑了,他惘然若失地一声长叹道:“苍天哪,是谁人的不幸呢。当然受害人是他们四个人。我作为兄长为大,又如何帮助他们,是促成这个唐突可笑的婚姻 ,还是劝醒他们找出其中的病因,消除误解,破镜重圆,再从新开始,两者都不容易哇。”

韩月道:“铁柱,知夫莫过妻,我要你去走各扫门前雪,不顾他人瓦上霜的路,你是做不到。让我说解铃还得系铃人,和婶是病根,是块肿瘤。”

张铁柱道:“那也不能挥起手术刀把它给割下来。”

韩月道:“能让她回过头来再去将陆小云于张铁军说和,要他两个重归于好,其他的事也许好办了。可恨的和婶,软刀子杀人,她的流言太可畏了。杀起人来比钢刀还要可怕。”

张铁柱愤然道:“怎么去说她劝她,她在庄子里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大恶人。”

韩月说:“目前陆小云最相信的人就是和婶,也只有通过和婶能改变态度。”

张铁柱想了想道:”你想什么办法能取来梁子的电话号码,我要和他对话。”

韩月道:“铁梁身上根本没有什么钱财,买不起手机,只能使用公共电话,你无法与他联系,还有,他也没有一个固定的住址,联系起来就更困难了。”

张铁柱道:“你最好接近陆小云,向她多做善性的劝解,众擎易举,务必早日劝醒她。别再去干扰梁子,梁子的心里还在流血哇。”

正是:

      用心计较般般错,退步思量事事宽。

这是三间破旧的民房,房主人因为躲避计划生育离家出走数年了,宅子里到处都是蒿草蓬蓐,里外的房门都被关锁着,他离茅草山不远,却孤单单的坐落在村头。三间堂屋,东二间是主屋,西一间是偏房,主屋的门锁着,西侧的这间房子两扇柴门却半开半掩着。屋里有几块木板,搭成的床铺,却坐着五个人。他们正在吸着烟,屋子里的空间本来就不大,一团团烟雾在弥漫着,这时于得河走进屋子里。

于得海道:“河子哥,回来了,你见到张万和没有?”

于得河道:“见到了,他被老婆撵出了家门,住在菜园地里。不过,他还很自在手里有些钱。”

于得水道:“他老婆子就是母老虎,张万和偷偷地留下五千元钱还是埋在菜园地里。那臭婆娘心太毒也太渴了。”

钱二道:“说正事吧,张万和同意带我们上山去找那个墓吗?”

于得海道:“我找到他,邀他再去挖墓,他却怕,尤其怕张铁柱,我磨破了嘴,他才答应,只是那个墓,还是在十年前他发现的,当时他和几个村上存打石头,只是发现一个洞,洞很深,没有人敢下去,怕是个蛇窟。”

于得海道:“一定是个大墓,墓里肯定有宝,好,请戚国放帮忙,我们要和张铁柱打一场游击战。”

正是:

      利字侧边立把刀,一个钱要个命消。

戚国放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里,吸着烟喝着茶水,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了电话:“嗯,是我,你……”

戚国放急忙关上电话,装上手机走出他的办公室。目射流光匆匆地走过所长办公室,门开了,孟所长走了出来。

孟所长道:“戚指导员。”

戚国放收住脚步,回答道:“所长,有事吗?”

孟所长说:“有位联防队员明天结婚,他请了三天假,张铁柱同志也要去主持他的婚礼,还有一事,丁雷的岳母病进了医院,丁雷去医院护理了,三两天内回不来今天我还要去县局参加一个会议,可能是三天,所里的工作你来主持,最好,你不要外出。”

戚国放暗自高兴地问:“刘副所长呢?”

孟所长:“和我一同参加会议。”

戚国放大喜道:“孟所长你放心吧,自从你和副所长走马上阵,又纳新了一部分同志,社会治安空前好转,没有什么事吧。”

孟所长道:“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高枕无忧,太平无事,当然好喽。老百姓都盼望着能有这么一天,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十人走路,九人作歌。太平盛世,这一天也许不太久远了。只是理想,可不是现实。”

刘华副所长走上楼道:“所长车发动了,我们走吧。”

孟所长道:“好,戚指导员,所里的事,我就拜托了。”

戚国放有几分的高兴,惬怀着喜悦:“好,再见。”

孟所长和副所长向楼下走去,戚国放急转回自己的办公室。

 

钱二躺在铺上,突然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嗯,是我。太好了,太好。三天,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定拿下……”

钱二收下手机向其他铺上的于家三兄弟和陈三,阎三,急促地:“快,时机来了。”

于得海问:“什么时机?”

钱二眉开眼笑地说:“表哥来了电话,正副所长都去县公安局开三天会,一名联防队员请了三天婚嫁,张铁柱又参加他的婚礼主持,那个丁雷又去了医院护理他岳母去了,机会太好了,天助我也。”

于得河道:“好哇,这个破屋,我们也不能再住了。已有人发现,今夜动手挖开那个大墓。”

于得海道:“通知张万和今夜上山。”

于得河也道:“好,要是真的这个大墓,挖出了好东西,卖个三百二百万的,我们就金盆洗手,不干了。”

于得水忧心忡忡地说:“常在水边转,没有不湿鞋的,见好就收吧。”

 

浓浓的乌云从天边拥来,吞噬了满天的星月。夜幕沉沉,几名盗墓贼登上了茅草山,山风飒飒,丛林呼啸。钱二低声道:“老张,你可记得清那墓的位置。”

张万和道:“那里有十几棵松树比别的地方长得高大,墓口就在最粗才那棵松树旁。”

于得河:“万和兄别着急,慢慢地觅寻吧。”

这几个人在默默地搜寻着,他们最后来到了这十数棵松柏树下,张万和仔细地摸索,最后他肯定地说:“墓口就在这儿。我还记得不远的地方有块大石头,石头上还刻着兽头鸟图。”

于得海道:“说真的,我们中国是个宝地哇,外国人虎视眈眈谁个不想来打中国,什么都值钱,老张认准了?”

张万和肯定地说:“就在这附近。”

于得水道:“拿钢钎来,能打下去就是墓。”

陈三闫四二人一个掌钎一个用铁锤敲打,一锤又是一锤,一连打了十数处,最后又在不远的树下几锤,便把钢钎打入深处。

陈三大喜道:“就是墓,就是墓。才几锤,就打下去有两米深。”

于得海大喜道:“好,就从这里动土。”

于是这伙盗墓贼动起手来。

话说张铁柱为一名联防队员主持着婚礼,这家人的喜宴较为隆重,灯光通明,几间屋宽敞的房间设下了喜宴,宾客满座,喜笑相迎,充满着喜庆祥和的气氛。张铁柱一天的劳碌,已有些疲惫,同桌的都是派出所的人,有几名民警,其余的都是联防队员。张铁柱正在吃酒,突然随身携带的手机响了,张铁柱接通了电话:“嗯,孟所长,您有什么指示?好,好,好。”

张铁柱接完电话,又看了看时间:“十点钟。”

一位联防队员已有几分的醉意,他道:“队长,小王的婚事,办的很圆满。我们就痛痛快快地喝吧,一醉方休。”

小王手中执杯喜笑颜开地从另一个酒桌上来到张铁柱的所坐的桌前,既客气,又甚为礼貌地:“谢谢大队长,谢谢在座的同志,兄弟,我先喝为敬。”

小王举杯一饮而尽。

众位客人纷纷举杯,遽然欢笑皆道:“祝小王同志新婚幸福…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众人一齐饮下这杯酒,小王正欲为众人酌酒,被张铁柱拦住,道:“小王,你的婚礼已经基本圆满结束。我准备马上离开,请原谅,剩下的事也不多了由邻居办吧。”

小王问:“有任务?”

张铁柱点点头,小王不甚乐意地说:“大队长,你们忙了两天,酒杯刚端起来就来了任务。”

张铁柱解释道:“小王,干什么就要讲什么,干什么干不好他就是不务正业,对不起,小吴,小陈,小李我们立即出发。”

三名队员齐声道:“是。”

他们离开了喜宴,走出小王的家。

 

天阴地暗,茅草山在浓浓夜色之中,张铁柱带领着三名联防队员步上了山林。张铁柱低声道:“你们三人小心些,墓坑太多了,掉了下去,会把人摔死的。多好的茅草山就像经过了一场战争,创伤累累。”

三人回答:“听到了。”

 他们继续向山上攀登着,突然一道手电筒的灯光闪亮一下,马上又消逝了,时隔不大,又连续亮了两下。

张铁柱低声吩咐:“注意,有人盗墓。”

他们立即警觉起来,慢慢地向灯光的那个方位靠近,突然听得有一声惊呼:“快跑,派出所来了——”

张铁柱立即捏亮了手电筒,他发现了六七个人影四散而逃遁。“追”张铁柱一声令下,便和三名队员奋力追去。

“站住——”

浓浓的夜色,密密的山林,四处都是沟沟壑壑,那数条人影隐遁杳无踪影。张铁柱只好叫回这三名队员:“别追了,快回来——他们都跑了。”

小李道:“就是藏在我们脚下,地形这么复杂,墓坑又这么多,天又这么黑,哪儿找。”

张铁柱道:“最少,我们是驱赶了他们,走到前边看看去。”

四人打着手电筒向那几株高大的松柏树走去,灯光下可见一大堆新掘出的墓石墓土。

张铁柱道:“这里就是他们新挖的墓坑。”

一穴墓坑现在眼前,像一眼枯井张铁柱用手电筒向下照去,黑洞洞的,一条绳索系在墓坑旁的一棵松树的树干上。

张铁柱吩咐道:“你三人在坑边守着,我下去看看。”

队员们道:“队长小心,队长小心哇……”

张铁柱抓起墓坑旁系在树干上的绳子坠入墓坑里。三名队员在墓坑旁守护着,突然从树林中扑出三个人来,为首的那人用警棒,打向三名队员,强烈的电流将三名队员击倒,那两名歹徒举起手中的木棍分别猛击三名队员数下。

其中一人愤怒地:“把他们推下去,都给我埋在这里。”

于是几名歹徒一齐动手将队员扔下墓坑,随接着便将坑上的土石推下坑去。

张万和急了,哀求道:“不能埋,不能埋哇。”

于得海怒声道:“老和,你想去陪着他们不成?”

张万和不敢做声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陈三,闫四却迟迟不肯动手。于得海等人填下许多土石,得意地:“好哇,他张铁柱算是活不了了,走。”

一众歹徒离开了墓坑,隐没在山林之中。

正是:

   亡命徒不是天命短而是作恶短命,你害人也许人能活而你难逃性命。

   只因为天理难容,法更不能容。

 

再说张铁梁以失以营求的目光向前来招工的人看看,这里有许多操着不同口音的人,多数是青年人,四川,湖南人为主流。他们都是来应聘求工的。张铁梁站累了,就蹲在墙下。

“招装卸工!”有两个招工头走了过来,一个头发稀少,秃顶人,喊了一声,年轻力壮的男性人便蜂拥而上,纷纷报起名:“我去,我去……”

那个秃头向张铁梁看去,张铁梁站起身来,秃头问:“你,怎么不报名?”

张铁梁问:“老板,装卸工是长工,还是短工?”

秃头道:“没有期限,日清月结,任意来去。”

张铁梁道:“说来,你们招的是零工,不是长期的我不干。”

秃头:“长工?”

张铁梁道:“三年,五年,工期越长越好,我不问活是苦是累,只要管吃管住,别人能干得了,我都能干。”

秃头以怀疑的目光向张铁梁看着,问:“可有身份证?”

张铁梁:“老板,你不要怀疑我,我不是个逃犯。”

秃头问:“为什么你要——”

张铁梁憨笑了笑道“因为我是光身汉,光棍条子,家无牵挂,所以?”

秃头领悟地说:“所以就乐意干这种工作。”

张铁梁点点头道:“是的。”

秃头:“好,你的身份证暂时留在我这儿,你就跟我走吧。”

正是:

      人有善念,天必佑之;

      人行好事,定得报之。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