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国家对光伏发电的政策小品剧本(光
饭店餐饮服务话剧剧本(最美的情缘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剧本《
企业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古装武侠小说 > 脱胎换骨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古装武侠小说   会员:月空昊2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4/10 21:46:28     最新修改:2018/4/11 9:31:2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脱胎换骨
作者:月昊

     大明年间,宦官当权,奸吏当道,朝中、民间妖气冲天,民不聊生。民间到处是妖孽吃人,百姓到处逃荒、挨饿。替天行道的张天师和他的女弟子张素素,行遍天下,斩妖除魔。女娲娘为了拯救天下百姓,便让文曲星和武曲星二人下界,来拯救天下苍生和大明江山。

  对文曲星和武曲星道:“大明天下危矣,民不聊生,妖孽作怪。拯救天下大任,就靠你等二人!”
  文曲星和武曲星道:“吾等定会齐心协力,拯救天下苍生和大明江山。”
  女娲娘娘点点头:“恩!去吧!“
  文曲星和武曲星便来到人间。在湖北孝感这个小县城里,一群妖怪正在行凶伤人。这天傍晚,一阵妖风刮起,吹得房顶上的瓦四处乱飞,地上的灰尘让人睁不开眼。人们拼命地喊:“妖怪来啦!快跑啊、、、、、、”
  百姓一听妖怪来了,纷纷逃命,胆小的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十几个妖怪进到屋里,见人就吃,象吃菜瓜西瓜似的。他们的模样更是吓人,有的豹子头人身子,有的狼头人身,还有的似人似妖………让人一看都被吓得魂不附体。
  老太太更是笨得可笑,命都快没了,还带着一大包破烂东西,一跤摔在地上,撒得满地都是。老太太东西如命,赶紧爬在地上捡东西。后面的人从她头是踩过去,一人一脚把老太太踩死。妖怪来到老太太身边,用鼻子闻了闻,不好吃,又去追人去了。
  突然,有两人从天而降,这二人一男一女,男的年在五旬左右,头戴斗笠,相貌端正英武,双目冲满杀气。身穿灰黑色长道袍,一副道士打扮。他就是行遍天下、斩妖除魔的张天师。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女,那少女美如仙女,道姑打扮,衣着简陋。没任何首饰,仅有一对小巧的耳环,若不仔细看,感觉没有似的。这两人一落地,张天师喊道:“大胆妖孽,拿命来!”
  说着,一挥手,宝剑自动出鞘,在妖怪中乱砍乱杀,有几个妖怪当场毙命。剑一回到张天师手中,张天师便冲进妖群,斩杀妖孽。张素素也随师傅冲进妖群,与妖怪战到一起。
  妖怪岂是张天师和张素素的对手,不到半个时辰斩杀十几个妖怪,仅剩两名妖怪还在顽强抵抗。这两个妖怪与其他妖怪不同,他们一个是千年豹子精,另一个是前年狼精。这两个妖怪比其他妖怪本事大的多,他们已修成人形。豹子精修练成男人形,长相凶恶。身高八尺,一对大眼睛似灯笼,大嘴似血盆,豹纹长袍,手拿一把大刀,和张天师战在一起,心里好象并不认输。一刀象张天师砍来,张天师一挥宝剑,将刀接住,对着豹子精连砍几剑,豹子精被逼得连退数步,双方大战数十回合,豹子精已经招架不住,被张天师一脚踩在地上,张天师一剑向他胸口刺去,豹子精见势不妙,化着一团黑烟逃走了。狼精也不是张素素的对手,也化着一团黑烟逃走。张天师和素素四处寻找两个妖怪,希望早点找到此二妖除掉,免得再祸害人间。
  豹子精虽然已经逃掉了,但他知道张天师在四处寻找他,为了不让张天师发现,他想出一个藏身的妙方。此时已是夜间,他偷偷地来到一户人家,看见一位教书先生,此人年在四十多岁,长脸小眼,留点黑胡须,头戴黑布帽,身穿黑布袍。妖怪悄悄地来到这人身后,这人正在看书,忽然感觉身后有股邪气,猛地一回头,见一个庞大的怪物正在他身后。这人“啊!”地一声大叫,可惜已晚了,妖怪已经用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掐死。然后妖怪摇身一变,化成一团黑烟,进入这位教书先生的体内。妖怪来到镜子旁,看看自己借的这个肉身,发现自己已经变成教书先生,上下打量一翻,还挺满意,他也拿起书看起书来。不一会,进来一位妇人。这妇人年在四十左右,看上去没什么姿色。妇人说道:“孩子他爹!已经这么晚了,该休息了!”
  妖怪来到那妇人跟前,道:“看来借个肉身就是好,不仅可以避开张天师的追捕,还有丰盛的晚餐送到嘴边,嘿、嘿、嘿、……”
  那妇人感觉丈夫说话有点不对劲,而且笑得那么可怕,吓得直打哆嗦,害怕地道:“孩……孩子……他爹,你……是……是……怎么啦……”
  还没等那夫人说完,妖怪变了,变成一个豹子头,人身子的怪物。夫人吓得魂不附体,“啊!”地一声大叫。叫声惊醒了两个孩子,两个小男孩都有十几岁了,忙跑过来问:“什么是啊,娘?”妇人忙喊:“妖怪!快跑、快跑!”两个孩子一看妖怪,魂都快吓飞了,转身就跑。豹子精笑道:“哈哈哈……不仅有丰厚的晚餐,还有新鲜的点心吃!”
  说着,就向孩子扑去。那妇人为了保护孩子,向妖怪双腿扑去,拼命地紧抱妖怪双腿,一口咬在妖怪的腿上。妖怪也怕疼,妖怪疼地“啊!”大叫一声,一把抓住妇人的头发,一口咬在妇人的脖子上,妇人气断绝亡。妖怪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完了妇人,妖怪擦擦嘴,自言自语地道:“好吃、好吃,可惜到嘴的点心跑了,他们会不去找张天师来降我,不行,这里不能呆了,我得离开这儿,妖怪离开了这个家庭。
  狼精逃跑之后,东躲西藏。忽然想起豹子教她的移魂隐身法,就是杀死别人,把他的魂魄逼出来,自己进入他的肉身,这样再也没人知道她是妖了。狼精是个母狼,她想找个漂亮的姑娘隐身。可现在已是深夜,家家户户闭门休息,没找到适合的人,无奈之下,只能在一个破山洞睡了一夜。第二天天一亮,忽然听见人敲锣打鼓的声音,妖怪顺着声音来到路旁一看,原来是有人抬轿送亲的。前面是敲锣打鼓吹喇叭,中间是花轿,好热闹的场面。
  妖怪一见喜上心头,那轿子坐的肯定是大美女,要是借用她的肉身,一可以避开张天师的追杀,二则可以与人结缘。这队人正欢天喜地的送亲,忽然刮来一阵妖风,,吹得天昏地暗,人们都睁不开眼。新娘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正要掀开轿帘看看,突然前面来了一个女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这位新娘子还没反应过来,就丧了命。狼精的原神进入了这位新娘的体内。
  大家见一阵妖风吹过,又听见新娘“啊!”地一声大叫,便知道新娘已经出事,慌忙过来看新娘,问新娘:“小姐……”
  妖怪说道:“我没事!”
  家人问:“刚才那叫声……”
  狼精道“刚才见那风我有点害怕!”
  大家见新娘安然无恙,以为真的没事,就抬着轿子继续赶路。花轿已经抬到了,这是一个中富人家,还算过的不错。新郎名叫赵明昊,父亲赵天龙,母亲黄氏。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妹妹不幸早年去世。不用说他就是老四了,现在所他最小,其余的全部已经成家。赵明昊今年二十三,自幼习文练武,志向远大,河南新县人,现在移居在武汉。因为他跟他哥哥一起在武汉做生意,现在日子过得还算不错。结婚还是老一套,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拜父母、父母不在这里,那就拜哥嫂。夫妻对拜,入洞房。
  新郎官待完宾客之后,已是深夜,来到自己的洞房。见新娘子还坐在床边,就过去揭开新娘子的头盖。见新娘子张得还算不错,微胖的身材,中等的身高,大眼睛、圆脸蛋,穿着红色的新娘装。虽然不那么美丽动人,但也有几分姿色,还有几分气势。狼精现在的身子是新娘子,仔细看了看新郎,见赵明昊瘦高的身材,面貌清秀,就是长得太瘦,两眼都瘦得陷进去了,要是雨水淋在头上的话,眼睛是不会淋到雨的。高高的鼻梁,小嘴巴,有点像女孩。如此清秀的面容,若是假扮姑娘,谁也看不出是男人。
  狼精心里乐意,心想:借用人类的肉身,不仅能躲闭张天师的追杀,还能够如这么清秀的小伙喜结良缘,真是一箭双雕。不如以后就做人,不做妖了。做妖吃点人肉太难,只要一吃人,就会有天师来追杀,整天提心吊胆,搞得不好性命不保,说不定哪天就会暴尸街头,太可怕了。做人好,日子过得安稳、塌实,夫妻恩爱,以后相夫教子,做个贤妻良母,再也不用怕张天师追杀,东躲西藏、提心吊胆了。
  狼精和赵明昊在武汉成了家,狼精还搞清楚自己替身的来历。新娘名叫吴小因,今年也二十三,娘家在孝感,而且还是富家小姐。赵明昊开的是瓷器店,卖的是瓷碗、瓷盆、花瓶等之类的瓷器。这天,赵明昊正在店里擦瓷器上的灰尘,门口来了一个道士,带着一名女弟子,问赵明昊:“你家娘子小因在哪儿?”
  赵明昊一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找她干什么?”
  那道士直气壮地道:“贫道张天师,专杀妖孽!”
  这时,妖怪小因来了。张天师一见小因,怒道:“妖孽、拿命来!”
  说着,就一剑朝她刺来。妖怪小因吓得魂飞天外,立刻躲到赵明昊的身后。哭喊道:“相公救我!”
  赵明昊一把抓住张天师的手腕,道:“你想干什么?要是想打架,我奉陪!”
  那天师道:“施主!你受骗了,她真的是妖怪。今日若不除她,你必死于她手……”
  他们正在争执,赵明昊的三哥三嫂也来了。此人名叫赵明森,妻子杜氏,他十几岁就开始闯江湖,可算是老江湖,处事稳重。
  赵明森过来问道:“什么事?”
  赵明昊放开天师的手腕,道:“这名道长硬说小因是妖怪,还要杀掉她!”
  赵明森显得很冷静,对天师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张天师看了一下赵明森,见他相貌端正,流着八字须,年在三十,身个不算高,比赵明昊要矮一点,但气势不凡。天师问道:“你是……”
  赵明森道:“他是我弟弟,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
  天师道:“那就借一不说吧!”
  赵明森和他妻子与天师三人来到一个偏僻的位子,天师将妖怪以前如何作恶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赵明森夫妻二人半信半疑。赵明森道:“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只听你一面之词,我们要调查清楚,再作处理。”
  天师道:“不行!今天若不把妖怪除掉,日后后患无穷,不杀妖孽,贫道决不离开!”
  双方纠缠不清。赵明森对妻子道:“你去叫王捕头来一趟!”
  杜氏点头而去。没多久,王捕头带了几名官差,对着张天师道:“你就是张天师?”
  张天师道:“贫道正是。”
  捕头道:“为什么要在这儿捣乱?”
  张天师道:“我是来除妖的。”
  捕头道:“妖怪!妖怪在哪儿、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妖怪呀!这里没妖怪,不要在这里捣乱,否则,抓你们去衙门!”
  张素素道:“可她的确是妖怪,今日若放了这妖怪,她必将祸害人间!”
  捕头厉声道:“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说着,将手中的刀拔出刀鞘。张天师见如此情景,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们不听劝告,那就告辞了,我们走!”
  说着正准备离开,捕头道:“要是日后再敢来捣乱,就以扰乱良民之罪,抓你们二人去衙门!”
  张天师看了看赵明昊道:“这位公子,你可要当心,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带着张素素一离而去,从此,就再也没来过。
  张天师走了之后,赵明森在夜里单独对赵明昊道:“你娶的这个小因是人是妖还真难说。这些时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
  赵明昊道:“没看什么异常。”
  明森道:“可能她真的是妖,不过,妖也有善恶之分,白娘子虽是千年蛇妖,但却对许仙真情万分,妖怪也想与人成家过日子,何况她是人是妖难辩。”
  赵明昊心中忐忑不安,既然哥哥都这样说了,也没看出什么异常,这事就这样算过去了。从此就再也没人来找过小因。别说,妖怪小因还真跟人一样,勤劳做事,还是个生意能手,口齿伶俐,赵明深为喜爱,有时她还回娘家探亲。时间长了,她还真的跟人一样,做一个勤劳的妻子,还为赵明昊生下一女,名叫小梅。时间如同流水,转眼过了八年,朝廷腐败,国家出现了经济危机。武昌的生意做不下去了,小俩口无法在武昌立足。狼精小因对赵明昊道:“相公!武昌的生意不好做,我们手中还有点积蓄,我们到孝感买套房子,到孝感做生意吧!”
  赵明昊一听就生气:“全国经济危机,武昌都混不下去了,孝感就更不行了,不行!”
  狼精道:“你不去,我就带着孩子去!”
  赵明昊道:“你去吧!我不去!”
  狼精小因偷走了家里的钱,跑到孝感买了套房子。又回到了武汉,坐在赵明好的腿上,好声地道:“老公,我是真想跟你一起过,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啊!我已经在孝感买了一套房子,我们一家都去,在那里,你还可以习文练武,待朝廷科举之时,你还可以考取功名。在孝感我们有自己的房子,你想习武就习武,想习文就习文。象你一身的本领,老在武汉做这种小生意,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呀!”
  赵明昊一时觉得小因言之有理,就答应了:“好吧!我只打算在孝感住六年,六年之后,无论能不能求取功名,我都要卖掉孝感的房子,回到武昌。”
  小因见赵明昊答应了,非常高兴。他们便准备好行李,请了一辆大马车,准备搬家。
  可在这时,赵明昊的哥哥赵明森来了,对赵明昊就是一顿骂:“听说你要搬家到孝感去,连说都不跟我说一声,说搬家就搬家,还要到孝感去买房子,不要买了。孝感光出妖怪,你没听说吗?”
  赵明昊轻声道:“房子已经买了,钱已经给了!”
  赵明森一听就火了。怒道:“你该醒了吧!孝感就是个妖窝,你这个女人可能就是妖怪,只要你去了孝感,你就完蛋!”说完,气忽忽地走了。
  赵明森的话,说到赵明昊的心里去了,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还没走出汉口,他反悔了,对小因道:“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不想去孝感了,把我的钱还给我,行李拉回去!”
  小因怎么也不肯,道:“什么不祥的预感,现在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行李不许拉回,你也必须去……”
  赵明昊为人忠厚老实,拧不过就算了,也只好跟她一起去了。
  到了孝感,他们的生活更加困难,买房子剩下的积蓄很快就要吃光了,生意也赔本了,日子过不下去了。
  这天上午,小因乘孩子小梅在娘家,就对赵明昊道:“相公!我肚子好饿,自从跟你已经八年了,老是素斋素饭的,吃得嘴都冒白磨了,你能不能给我弄点荤菜来吃!”
  说着,小因便坐在赵明昊的双腿上。赵明昊落到这种田地,都是小因所为,心中恨小因,就一把推开小因,道:“我又不喜欢你,坐在我腿上干什么?饭都快吃不上,还想吃大鱼大肉。要不是你非要来这个狗屁孝感,也不可能落到这种田地。”
  小因一听就火了,“噔!”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道:“什么?你这种没用的男人,还怪起老子来了,没本事赚钱,整天躲在屋里看书写字,舞枪弄棒,还妄想中状元,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没缺点,不会赚钱的男人就是最大的缺点。”
  赵明昊气得说不话来,把身一转,将脊背对着小因,不说话了。小因见丈夫生气了,就忍着气来到赵明昊面前,轻声地道:“相公:对不起!刚才我心情不好。我又没说别的,只是让你弄点荤菜而已,难道这也有错?”
  赵明昊也将语气缓了下来,好声地道:“娘子!我们手中的钱都用来买了房子,剩下的钱做生意又赔本了,现在家里已经没钱了,你不是前几天吃过一只鸡吗?现在没钱,我到哪儿去给你弄荤菜啊?”
  小因看了看赵明昊,轻声地道:“弄一两个人来吃也可以呀!”
  赵明昊听了这句,吃了一惊:“什么、吃人,难道你真是妖怪?”
  小因见赵明昊这么说,心想:事到如今,不如把真相告诉他也不怕。反正,自己也不想继续做人了!小因道:“没错!我是妖怪。妖怪怎么啦?许你们人类吃鸡鸭鱼、就不许妖吃人?什么道理!自从家给你这八年,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做你的妻子,做一个好人,做个贤妻良母。可没想到做人这么辛苦,不仅每天操心干活,而且每天还要吃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吃的我的嘴都麻了。告诉你,我不想做人了,我要做回我自己,吃我爱吃的东西!你既然没本事弄人给我吃,今天我就把你给吃了!”
  说完,把嘴朝赵明昊一龇,“咿……”一声妖叫。龇牙咧嘴的样子裸露出了妖怪的本性。
  赵明昊见她不象是在赌气,到象是说真的。便问:“可你还有父母,兄弟姐妹,难道你不是小因?那真正的小因呢?”
  妖怪冷冷地笑道:“她呀!早就死了。”
  赵明昊一听就火冒三丈,他再也忍不住了,自言自语地道:“想不到我赵明昊聪明一世,竟然与狼共枕八年,赵明昊气地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从武器架上取下一杆长枪,指着狼精骂道:“妖怪!今天我要为民除害,要了尔的命!”
  小因冷笑一声:“哼!死到临头还想杀老子,今天我要把你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小因说着,一伸右手,剑出现在她的手中。赵明昊一枪刺来,妖怪小因一侧身,用剑拨开赵明昊的枪,对着赵明昊的脖子一剑砍过去,赵明昊低头躲过这一剑,他们俩就战到了一块,数十回合难分胜负。赵明昊从小就梦见仙人教他武艺,醒来就按照仙人教的去练,如今他已经三十了,练成了举世无双的盖世武功,狼精哪是赵明昊的对手。
  赵明昊越战越猛,招招直逼小因的要害。俩人大战数百招之后,小因被赵明昊一脚踢中腰部,将狼精小因踢倒在院中。赵明昊双手捂枪,对着小因的胸口猛刺过去。以为这一枪小因必死无疑,谁知一枪刺过去,妖怪小因变成一团黑烟不见了。只听见小因在身后冷冷一笑:“嘿、嘿、嘿……好你个赵明昊,还真有两下子,看来老娘不用看家法宝,还降不住你!”
  狼精小因说完,一伸手,剑变成琵琶琴。狼精开始弹她的琵琶琴,赵明昊突然感到头疼难忍,头疼得脑浆都快要蹦出来。顿时眼前昏黑,赵明昊倒在地上,疼地双脚在地上直蹬,“啊、啊、啊……”地乱叫。小因心中大喜,继续弹她的琵琶。
  赵明昊在地上乱滚乱叫,直到赵明昊无力动弹,已经昏死过去。小因来到赵明昊身边,一口咬断赵明昊的咽喉,大口地吃起来。小因做人做了八年,八年都没吃过人肉,这次真的连骨头都嚼碎吃了,只剩下头颅。
  吃完了,小因把嘴擦了擦,自言自语地道:“真好吃,八年没吃过人肉,谗死我了,真香!”小因看了看头颅,就把头颅埋在后花园的一棵菊花下。
      赵明昊他死了,他的魂魄来到武昌,他哥哥赵明森正在熟睡。赵明昊喊:“哥哥、哥哥!”
  明森道:“明昊、你回来啦?”
  明昊流着泪道:“哥、我死了,我被妖怪给吃了!”
  明森奇怪地问道:“你不是在这儿吗?”
  明昊答道:“这是我的魂魄,我被我的妻子小因给吃了,她不是人,她是千年狼精!”
  明森一把抓住明昊的肩膀说道:“明昊,你说的是真的?我早就感觉这个女人不对劲。你不是有一身的本领吗?就算她是妖怪,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妖怪怎么可能把你给吃了?”
  明昊道:“那妖怪本不是我的对手,只是她手中的那把琵琶琴,一弹起琴来,我的头就疼痛难忍,直到死去!我来告诉你,让你小心,她是妖怪。”
  说完,赵明昊不见了。赵明森大喊:“明昊、明昊、、、、、、”
  赵明森喊着,从梦中惊过来。赵明森想:原来只是一场梦啊!是说吗,明昊一身的本领,怎么可能会被妖怪给吃了,小因又怎么可能是妖怪呢!
  过了十几天,赵明森回到河南老家,刚一进门,就听见母亲一过劲地哭。明森来到母亲身边,问道:“娘
  ,您哭什么?”
  母亲黄氏哭着道:“明森啊!十几天前我做了个梦,梦见你弟弟明昊跪在我面前,对我说他娶的那个女人是妖,是个千年狼精,他被那狼精给吃了,连骨头都吃光了,只剩他的头颅,被妖怪埋在后花园的一棵菊花下面。明森啊!你去孝感打听一下,看看明昊到底是死是活?”
  赵明森安慰母亲道:“娘!那只是个梦,不是真的。我也做个跟这同样的梦,跟您说的一模一样。”老太太听了更是害怕,反而哭的更大了。
  慌忙说道:“什么,你也做同样的梦,那不是梦,那是你兄弟的魂魄,给我们托梦来了。没有两个人会做同一种梦,明森,你去孝感大听一下,看看你弟弟是不是真的被妖怪吃了?”
  明森道:“娘!你怎么这么糊涂呢?他去孝感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您叫我怎么打听?再说,如果那女人真是妖,我去了还不把我给吃了!”
  老太太觉得三儿说得有理,哭着道:“那该怎么半啊,我的孩子、明昊,你死的好惨啊……”
  明森考虑了一下道:“娘!您不是很信算命吗?不如给明昊算个命吧!”
  老太太道:“对!给他算个命,我这就去给他算命!”
  老太太也顾不得哭了,急急忙忙来到县城。县城里算命的很多,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号称“刘半仙”。此人道士打扮,刘着长长的胡须,头戴道士帽,身穿道袍,年在六十,简直像太上老君模样。老太太在这儿都算过好几次命了,感觉很灵。老太太来到“刘半仙”摊旁,报上了赵明昊的生辰八字。“刘半仙”掐指一算,吃了一惊,对老太太道:“不好!大凶、大凶呀!”
  老太太本来就怕儿子死了,算命的这一说,把她吓得都差点摔倒在地上,赵明森赶紧扶住母亲。老太太又哭了,问道:“先生你就直说吧!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刘半仙道:“从命上看,此人的确已经死了,而且尸骨无存。不过……”
  老太太一听说不过,好象还有活着的可能,忙问:“不过什么,是不是还能活过来?”
  算命的点了点头:“恩!此人命属制刚制阳,阳寿未尽。你们不用担心害怕,他不仅能活过来,而且还有三十年的猛运。要辉煌腾达三十年,将来凤鸣祁山,朝中一品大官有他一份啦!”
  老太太听了高兴地笑了,也不哭了,两手直作揖:“谢天谢地,那他什么时候能活过来呀?”
  算命的道:“您用水桶装一桶绿豆,每喊一声丢下一个,慢慢喊,你儿也就回来了。”
  老太太激动万分,付了算命钱,回家就装了一水桶绿豆,开始喊起来。
  赵明森在一旁劝母亲:“娘!算命的那是在糊弄您,让您高兴一下,不然您怎么会给钱他。人都死了,怎么能活过来,还凤鸣祁山呢!我到要看看,他怎么个凤鸣祁山!”
  老太太非常相信算命的,任凭三儿子怎么劝,他也不听,还是继续喊。赵明森见劝不了母亲,也就到武昌去了。老太太一人在家,天天喊,一天天过去了,可赵明昊并未回来,老太太感觉失望了,真的相信三儿说的,算命的不过是糊弄点钱罢了。老天天又开始大哭起来,由于悲伤过度,时间长了,她的大脑也不正常,有时清醒有时疯。一会大哭、一会又开始骂人,过几天又好了。自己做点稀饭吃几顿,菜都没有,乡亲们看了都说:“真可怜啊,这一家人,除了老三份的好点,个个都可怜!”
  赵明昊的魂魄在人间四处飘荡,真的成了孤魂野鬼。听说人死只后,他的灵魂会被钩魂鬼抓去,带到幽灵殿,去见阎王。阎王会让他喝下忘世汤,把一切事情都忘记干净,然后转世投胎。可赵明昊都死了好几天了,也没有钩魂鬼来,也没见到阴朝地府,怎么去地府也不知道,连个鬼影都没见着。到了夜间,他就四处飘荡,一会飘到武昌,一会飘到河南,飘到广东,又飘到北京,又回到河南。因为他以前去过广东和北京。飘啊飘,一飘就是五年。
  正当赵明昊正在犯愁之时,忽见地上坐着位年轻书生,年在二十七八。相貌清秀,身穿深蓝棉布褂,头戴黑色旧布帽,一眼就能看出是为穷苦书生。这位书生泪流满面,朝天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道:“哎!壮志未酬身先死,九泉可恨妇人心!”
  赵明昊问道:“这位兄台,为何在此叹气?”
  这书生听见有人跟他说话,回头一看,见是位武生打扮的公子,气度不凡。虽然不是那么英俊,但一表堂堂。手上还拿着一杆长枪,好象和人决斗过。这位书生非常有礼,拱手道:“不知兄台到来,失敬、失敬!”
  赵明昊道:“兄弟不必多礼,刚才见兄台在此叹气,莫非兄台也是被妇人所害?”
  那书生叹气道:“哎!一言难尽,在下正是被我那贱妇所害。”
  接着,那书生就将自己的遭遇讲了一遍。原来,这书生名叫郭成,家庭贫困,自幼苦读,希望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混个一官半职,也好报效国家,为国为民,出人头地。可他的妻子殷姒百般反对,说不好好干活,为家庭混口饭吃,偏偏想考什么官,认为做官是不可能的事。
  这个女人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妇。人长的胖胖的,个头不高,四尺来高,小眼睛,大嘴巴,她的大腿都快有她丈夫的腰粗。典型的泼妇,让人看了就恶心。爱钱不爱才,纯粹是个蠢货、草包。
  象郭成这样才貌双全之人,怎么娶了这样个泼妇呢?很简单:穷,人一穷就很难娶到老婆。郭成父亲早年去世,家里就他母亲和他自己,母亲是个瘫子。郭成的母亲见儿子大了,天天叫儿子快点找个老婆,只要能生孩子,丑美都没关系。穷人家的孩子没人搭理。郭成都二十三了,连个媒婆影子都没来。这年有个姑娘主动找上门来,主动找媒人提亲。郭成一心想考取功名,婚姻之事随便找个算了,所以就答应了。前后还不到二十天就结了婚。结婚也很随便,随便磕下头也就算了,没酒席、没嫁当,什么都没有。
  结完婚,这个女人开始还干点活,一年之后就开始打麻将。还生个女儿,名叫小芹。时间长了,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
  殷姒本来就是个爱钱不爱才的恶妇,她越来越讨厌她的丈夫。而郭成本来就不爱这个女人,再加上浑身上下全都是缺点,就更加厌恶这个女人,夫妻之间已经是名存实亡。狠毒的殷姒对丈夫起了杀心,因为害死郭成可以得到他的房子,虽然不值多少钱,但对这种人就是财产。殷姒早就想把丈夫杀了,但一直没机会下手。这天,郭成患了伤风感冒、头疼发烧。郎中为他开了个药方,让殷姒为他抓药。殷褒姒感觉时机已到,就发高价买了一包毒药,在熬药之时把毒药放进去。殷姒将熬好的药端到郭成的面前,郭成不知其中毒意,就喝了一口。抬头一看,殷姒的神情怪异,就问:“怎么啦、你为何这样看我?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殷姒慌忙道:“没……没什么,快喝、快把药喝了!”
  说着,硬是把药往郭成嘴里灌。郭成就知道药里有毒,骂道:“你这个恶妇,想毒死我,去你娘的!”
  说着,就把药撒在地上,只见地上直帽白烟。郭成大怒,一把掐住殷姒的脖子,殷姒也掐住郭成的脖子。郭成突然感到腹中一巨疼,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
  殷姒见大好时机,上去掐住郭成的脖子。可怜郭成饱读诗书二十年,还没功成名就被自己厌恶的恶妇给害死了。
  殷姒掐了半天也没见动静,确定郭成已经死了,这才松开手。按照以前计划好的,将白布带系在梁上,在将郭成的脖子吊在白布带上,然后在脚底放把椅子,再把椅子推倒。造成自己上吊自杀的假象,意思是他自己上吊而死。一切准备完毕,殷姒就趴在地上放声大哭。邻居过来见有人上吊了,就问:“怎么回事?”
  殷姒就边哭边道:“我只不过前两天跟他吵了几句,都怪我,都怪我,我说他没本事,赚不到钱,一辈子也做不了官……没想到他却为这点小事,想不开上吊啦!相公啊!你死了,叫我该怎么办啊……”
  说着,又开始猫哭老鼠,鬼叫狼嚎。花言巧语,骗过这些无知的老百姓,就连郭成的家属也被骗了。郭成的母亲听说儿子上吊自杀了,哭地死去活来。本来就是个瘫子,现在又没人照顾,悲伤过度,快要死了。
  赵明昊听了郭成的遭遇,感觉跟自己同命相连,他也将自己的遭遇讲了一遍。两人情投意合,越谈越投机,就跪地结为异姓兄弟。两人谈着谈着,忽然有一位白发老者朝他们走来。此人年在八十有余,银白头发,就连胡须都全白,面目炯炯有神,身穿深蓝色道袍。人家都说太上老君有神仙风度,此人比太上老君还强数倍,那真是一副天神下界的风范。
  老者面带笑容,边走边用左手摸在长长的胡须。赵明昊一见此人,感觉非常奇怪,这不是自己在梦中的那位神仙师傅吗?赵明昊一身的武艺就是拜他所赐。赵明昊赶紧给老者跪下,道:“弟子拜见神仙师傅,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说着,就给老者磕了几个头。老者微微一笑:“哈、哈、哈……吾的徒儿,你可知道我是谁呀?”
  赵明昊道:“您不就是我在梦中的那位神仙师傅吗?”
  老者微微一笑道:“贫道乃太乙真人,是女娲娘娘让我来助你们二人一臂之力!”
  二人均感到疑惑,心想:传说中女娲娘娘和太乙真人乃是上仙,怎么会帮助我等无名之辈,难道是自己的遭遇感动上天?
  太乙真人笑着道:“事到如今我就告诉你们吧!你们二人乃文曲星和武曲星下界,是奉女娲娘娘之命下界拯救万民,拯救大明江山!”
  赵明昊道:“可我们二人现在已经丧命黄泉,怎么去拯救万民,拯救大明江山?”
  太乙真人微微一笑道:“这一切乃是天意,你们二人均忠厚老实、善良单纯,太过于相信别人,通过生死劫难,方知人心险恶。赵明昊,郭成刚刚死不久,他的尸骨并未安葬,你去他家,借尸还魂。”
  赵明昊疑惑地道:“我借郭兄的尸首还魂,那郭兄呢?”
  太乙真人道:“你不必担心,上天自有安排!”
  又对郭成道:“文曲星,你虽然有才华,但出身贫寒,背后没有一股权势,就算中了状元也无法在朝中立足,定遭奸贼迫害。你去端王府,端王府的小王子因恶贯满盈,已短命归西,你去借他的尸骨还魂。你们二人还阳之后必得朝廷重用,务必为拯救天下苍生为重,拯救大明江山。事不亦迟,你们二人去吧!”
  太乙真人说完就不见了。二人相互看了看,就按照太乙真人说的,赶紧去找尸首去了。郭成被害死之后,殷姒猫哭老鼠假做一翻,恨不得马上把郭成埋掉算了。赵明昊来到郭成尸首旁,就是不知道该如何进入他的肉身。眼看乡亲们把郭成的尸首抬进了棺材。赵明昊急得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太乙真人用手一指,用法术将赵明昊的魂魄归入郭成的体内。乡亲们将棺材盖盖上,突然,“砰”的一声,棺材被掀开了,赵明昊一跃而起。可把众人吓坏了,有的当场晕倒在地上,其他人大喊道:“僵尸啊!快跑呀……”有的喊:“旱骨庄……诈尸呀!鬼呀……”
  最害怕的就所殷姒,她见郭成活过来,魂都吓飞了,拼命地乱跑,还好小孩在她娘家,要不然小孩子都没人管了。殷姒不要命地乱跑,两腿直发软,一跟头摔在地上,爬起来又跑。赵明昊刚一还阳就把人吓跑光了,一个人影都见不着。赵明昊听郭成说他还有位老娘,就在屋子里四处找找。在一个小草棚里发现一位老太太,已经快要死了,闭着眼睛躺在一个小破铺上。
  赵明昊知道这就是郭成的母亲,走过去喊:“大娘、大娘……”老太太睁开眼睛,有起无力地道:“我……的儿,这是……阴朝……地府吗?娘……总算见……到你了……”
  赵明昊安慰地道:“娘!我没死,这不是地府,我们都活着!您看,这天还亮着呢!”
  老太太并不糊涂,道:“你……还活……着,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啦!”老太太用尽所以力气,大声说了最后一句老天有眼啦,就断了气。
  赵明昊喊了几声:“大娘、大娘……”
  没反应,赵明昊知道她已经死了。郭成的母亲死了,棺材、纸钱等现成的,原本准备安葬郭成的东西,现在正好安葬他母亲。只是连一个帮手都没有,赵明昊只能自己把死人背到后山,然后在背棺材。费了好大劲,终于将她安葬完毕。这里已无牵挂,该回家看看自己的母亲了。
  忽然,太乙真人从天而降,来到赵明昊目前。赵明昊立刻给太乙真人跪下道:“弟子拜见上仙师傅!”
  太乙真人笑着道:“明昊!为师有两件东西送给你,你过来!”
  赵明昊起身来到太乙真人身边。太乙真人一伸手,手中出现一个金光闪闪的小亮珠。太乙真人道:“这是仙丹,你把他服下。”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