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劳动模范小品剧本(镇长的三根笔)
农村农民小品,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做妈妈
拆除违建房屋搞笑小品剧本《开不
矿务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产品质量把控题材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第四十章:伸张正义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2/2 14:44:59     最新修改:2018/12/7 9:24:5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第四十章:伸张正义
作者:戴修桥

第四十章

                        伸张正义

钱木和一个身小如猴的男人对面坐在桌两边,桌上有两碟小菜,一把酒壶,他二人面前各有一盅一双筷子,不用问二人在吃酒。

二人默不作声喝下几盅酒,还是钱木开了口,他道:“鸡溜子,这回我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眼看着大功告成,谁能想到来了徐福,踢了我的锅。”

鸡溜子:“那是过路的有何大惊小怪的。”

钱木道:“算他倒霉,谁让他碰上了你和我。再说那一百两银子,他一个人得了五十两,你我二人才得五十两。”

鸡溜子道:“外财不发命穷人,吃喝嫖赌半年的光景就一钱也不剩了。”

钱木也道:“说来也是,有生必有死,孽钱归孽路。不怕无来处,只怕多去处。务要见景生情,切莫守株待兔。”

鸡溜子道:“自然不能守株待兔,那就见景生情,主动出击。”

钱林道:“我马上写信一封,明日中午你去陈烂眼的客栈给我送去,就要他按信上的吩咐一丝不苟,一扣不讹,分毫不差地,老老实实地给我办,否则,我就去报官,非判他个秋后问斩。”

鸡溜子道:“我的半仙哥你真有才。”

钱木沾沾自喜地说:“怀才不遇,就像一颗夜明珠深埋黄土之中,若有出头之日,定能力展才智,飞黄腾达,运筹帷幄做出一番大事业来。”

窗外的卢生听得也感觉得可笑,心中暗想

卢生的心声:“文不文,武不武,却是个瞎先生,甜不甜,酸不酸,是个半瓶醋,词不达意,胡说八道,夜郎自大,真是裆下抬扁担,自抬自了,这是痴人说梦,瞎了眼的老猫还称起虎来了。监狱的门为你们敞开着,明天就挨上号了。”

客栈的客房里卢生徐福和韩众在议事。

卢生:“我还听到了一个命案。”

徐福:“什么命案?”

卢生他道出在钱木窗户下听到的秘密…….

徐福果断地:“二弟,你速去县衙门报于知县,领来官兵,抓捕二人犯。”

韩众:“是!”

 

第二日,徐福和卢生他二人徒步又来到了小陈集,陈烂眼子的酒馆。

陈烂眼不但开了客栈,还另带一个酒馆。徐福和卢生二人进了酒馆,在一个明亮的窗户下落坐,要了一壶酒,两盘小菜,慢慢的饮了起来。今天正好是个集日,赶集的人熙熙攘攘从十里八乡涌来,卢生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陈烂眼子的客栈。不放过任何一个风吹草动,突然一个小个子的男人走进了他的视线。

卢生站了起来道:“目标出现了。”

进来的是鸡溜子,他刚刚走进酒馆,卢生就冲了过去,鸡溜子真像一只鸡难逃出一只巨鹰的铁爪被揪在茶馆的地下。

卢生把这小子摔在地下道:“鸡溜子被我拿来了。”

鸡溜子有意地扯着嗓子嚎叫着:“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来绑架我,我要报官。”

徐福轻轻地拍了一下酒桌,言中带怒道:“鸡溜子,我正要拿你去见官。”

鸡溜子那双猴眼急溜溜地向徐福看了看道:“你是?”

卢生道:“他就是上天通神下地通鬼人间通官的徐福,你的生死薄子徐福看了好几遍,你没有事能来找你吗?”

那鸡溜子一听说来的是徐福,三魂七魄吓得出了窍,扑通跪倒在地,磕头如鸡啄米,连鼻涕带眼泪流到嘴角上,哭声哀求着:“徐大人,徐老爷,我不想死,您老人家饶了我吧……”

徐福一声冷笑道:“你死不死是阎王爷的事,我只不过传句话给你,论说你的罪犯不至于死,开黑客栈的陈烂眼子图财害命他该死,你与钱林犯下了知情不报和敲诈勒索罪。”

鸡溜子本来是一张烟黄脸,这会儿吓得没有一丝血色,他连跪的力气也没有了,瘫软如泥,哭道:“徐老爷您是怎么知道的?”

徐福道:“人做天看,又道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犯下的恶绩能骗过天地神灵吗?就是人你也骗不过。要得人不知,除非是己不为。”

鸡溜子泪道:“我明白。”

徐福道:“明白就好,岩墙桎梏,皆非正命。你是死是活,乃十字路口立足,阎王爷那还等着我的一句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先把你囊中钱木写给陈烂眼的这封信交给我,再如实交代石婆婆说话的一切隐情,争取这一线的生路。”

鸡溜子更害怕了,肝胆俱裂,人做天看,钦差大臣徐老爷就知道的一清二楚,我还隐瞒着什么?他急忙从囊中取出书信,徐福接过道:“如实讲来吧。”

鸡溜子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地交代,卢生在记录着…..

 

数月前的月夜,鸡溜子行窃路过陈烂眼的客栈屋后的芦苇塘边,陈烂眼子扛着一具尸体也来到塘边,鸡溜子就伏身躲藏在石婆婆后面不远的凹坑里。陈烂眼子就在石婆婆的左面三尺远挖了一个坑,将尸体掩埋下,月光明亮,鸡溜子看得明白。

陈烂眼子对着石婆婆自言自语说:“我陈烂眼子图财害命,杀了一个人,得了一百两银子,尸体就掩埋在身旁。这件事天知,地知,我知,还有你知,不可对人言讲。”

这是陈烂眼子无心说的话,或者说是鬼揹嘴吧。

鸡溜子在凹坑里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也有恶作剧的心态来恫吓陈烂眼,他道:“贼不打三年自招,我不说你可要关住自己的这张嘴。”

陈烂眼子四处看了看,没有一个人,石婆婆会说话了?”

陈烂眼子可吓的魂飞魄散拔腿便跑。

陈烂眼跑回家去就倒在了门下,他妻子急忙将他扶起,问:“烂眼子,烂眼子,你怎么了?”

陈烂眼子脸色蜡黄,心惊胆战地说:“我见鬼了…..”

陈烂眼子一病不起。

其妻说:“你是冲了鬼,只有去请活神仙钱木才能治好你的病。”

陈烂眼子几乎气息奄奄地:“快去请吧…..”

 

鸡溜子和钱林乃狼狈为奸的好友,事发的第二天。

鸡溜子神秘兮兮地告诉了钱木:“神仙哥你我的财路来了。”

钱木问:“什么财路?”

鸡溜子道:“贼也有贼道,见面分一半。”

鸡溜子将见到的说于了钱木,不但骗了色并讹去了陈烂眼子五十两银子,人心不足蛇吞象钱林,节外生枝,在小陈集四处扬言:石婆婆显灵会开口说话,才引出给石婆婆盖庙那个情节来。

韩众带来了衙役,鸡溜子有信和口供,那陈烂眼子和钱木个个垂头丧气,如丧考妣,被抓捕归案。

正是:

 小人腹藏奸,透杀机,巧取豪占。

强凌弱,惟成了“自然”。

害人利己心藏恶,川淳岳峙命则浅。

泪满襟,擦不干,怒火冲天。

 

 

太阳西去,天渐渐黑了下来。

徐福、韩众催马离开了沭阳县城。

徐福与韩众、卢生喜娘、刘香儿五人行进的距离很近,马头接马尾,一路上说说讲讲。他们说不醉也有几分的酒意,冷飕飕的风吹面,很是惬意,秋风明月,抒情开怀,徐福他望着无云的苍穹,有月光有明星,诗兴大作,于是高声歌曰:       

“半天残月半轮秋,光洒尘埃若水流。

         太平盛世百十载,路人作歌民不愁。”

迎面来一人他叫程清给他打了声招呼:“徐老爷晚安。”

徐福回言道:“你叫?家住街上?”

程清道:“我叫程清,在陈集见过老爷。”

韩众问:“天已经黑了还来赶集?”

程清:“不住街上,住五里桥。我爹病了,去街上抓药。”

徐福道:“你乃孝子也。”

程清匆匆而去。

也就是徐福无意中问了这人的姓名和住址,才救了他一命。

他们只不过见面打个招呼而已,便擦肩而过。

韩众:“大哥,这年轻人你可认识?”

徐福道:“我要认识他,还问他姓甚名谁吗?喝多了,喝多了。”

韩众:“是的,在陈集数日,大哥便成了公众人物了。”

徐福:“有一千人认识我,我要认识这一千人难,。”

卢生道:“大哥说得也是,大名鼎鼎的徐福,那是家喻户晓,谁人不知,何人不晓。”

徐福笑了笑道:“你个卢老四.”

 

又过了一些日子,徐福来到了沭阳县城

只见街道的墙壁上张贴着一张杀人的布告,围着许多人在观看。徐福也下了马观看了两眼,原来是一桩勾奸夫害本夫的命案。男犯程清二十一岁,五里桥的人氏;女犯宋荷花,二十岁,堰上的人氏……

围观的人中有一汉高声叫骂道:“这个混账县令早就该死了,说程清去勾女人杀人害命,打死我也不信。”

又一汉子道:“我们都是五里桥的人,清儿就在我们面前长大的,老实本分,见大姑娘小媳妇说句话脸就红,他没有走邪门子的本事。”

这人群中有个白胡子老人道:“说起那宋荷花也不是这路人,我和她是近邻。她虽然不是大家之秀却深知三从四德,从没有不守妇道之事,很少赶集上街,能去五里桥勾人杀她男人?小两口如糖如蜜,齐眉相爱,也没有伤害她男人的理由,都是莫须有的罪名。”

又一老者道:“一个住城西,一个住城东东,两地相隔二十里,况且还没有亲属等牵连关系,他们二人根本没有见面的机会。苍天无眼,阎王爷面前又多了两个冤死鬼。”

徐福听到这里,毫不犹豫跳上马背直奔县衙而去。

徐福在衙门前下了马就直径大堂,见了县令,亮出了尚方宝剑和御牌开门见山地说:“县令大人能否将今日出斩人犯的案宗要我观上一观?”

县令道:“徐福要阅读案宗,焉敢不许。”

县令取过相关案卷徐福就案桌上翻阅起来,怎么说徐福是个奇人和才子呢?那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人物,很快地阅读完案卷。

徐福问:“县令大人,你把关不严,漏洞百出。我问你,那个程清为什么没有交代是在屋內还是屋外杀了宋荷花的丈夫陆连?你案卷上只记录着是棍击而亡。是什么棍?长短粗细你问清楚了没有,凶器是自带还是就地取材?还有被害人身材高矮,面容黑白?你又问了吗?二犯是怎么相识的?又如何勾搭成奸?”

县令道:“他们认罪不讳,其他再行审问岂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吗?”

徐福问:“你可用刑?屈打成招。”

县令道:“先刑审的是宋荷花……”

 

程清和宋荷花并肩急行在一条小路上,被几名衙役捕拿。

程清和宋荷花押至大堂,县令庭审二犯。

二人均叫苦连天:“老爷,我无罪何故抓捕于我……”

县令猛击惊堂木威严怂人道:“二狗男女杀人害命给我如实招来。”

一头雾水的程清,真还不知是哪头逢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急忙问道:“老爷,您的话小人听不明白?”

宋荷花道:“我丈夫得了急病,小女子我请医途中无故被衙役抓捕,实不知原因?”

程清也道:“我爹也病了上吐下泻,我也是来下邳街抓药的。”

县令一声冷笑道:“都是请医抓药的,宋荷花。”

宋荷花:“民女在。”

县令道:“你的丈夫已经死了,他的家人起来报案说是你勾来你的奸夫打杀你的亲夫陆连,并且还提供你与奸夫出逃的路线。所以,我派出衙役轻而易举的将你二犯抓捕。”

宋荷花放声大哭:“我的郎君哇……”

县令怒声吼道:“拿贼拿脏,捉奸捉双,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还不招来,大刑侍候。”

冲上来几名衙役对宋荷花用起刑来。

正是: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犯法不由主,钢铁也作尘。

刑法夺人命,体肤无人珍。多少英雄汉,断骨又折筋。

大堂阎王殿,老爷是阎君。要你冬天死,岂能有明春。

跪在堂下的程清眼睁睁地看着宋荷花不一会儿就被打的皮开肉绽,死去活来。他心中暗想。

程清心里在想,这个纤弱的小女子,就如此这般用刑,打过她必定还得再打我,下手一定还要狠。这么一个打法,是往死里去的。打死这个小女子,我也活不了。天那,哪朝哪代都有屈死鬼。人可怜人,天不可怜人,官为刀俎,民为鱼肉。天降大难命当如此,事到临头,死神找到你,怕又有何用,还不如我救下这个女子,我看她并非是恶人,也不是我怜香惜玉,乃苦命相惜吧。

程清想到这里,注意拿定向前跪爬数步一声喊道:“老爷,别打这个女子,她丈夫是我杀的,于她没有任何干系。”

 

县令向徐福陈述了庭审程清、宋荷花的一番经过。

徐福问:“案发的那天可是十月十六日?”

县令道:“正是十月十六日,案卷上记录的清清楚楚。”

徐福道:“我能否去南牢看看那程清?”

县令道:“辰时刚初,午时行斩,耽误不了。那就提上堂来于徐大人见见那也无妨。”

于是他一声吩咐:“提罪犯程清。”

“是。”两名衙役听令去了。

时间不大程清披枷带锁被带上堂来,立而不跪。

县令勃然大怒道:“你这个死囚犯见本县为何立而不跪?”

程清冷笑一声道:“你这个狗官,我程清罪大莫过死,现在是冤枉人,再过两个时辰我便是冤枉鬼。实指望以我一命替下冤女宋荷花,结果还是被你判了死刑。我且问你,我为何要跪你?草菅人命的糊涂蛋不值得我跪你。还有,我就是不跪你,还能再加个死刑吗,我要去阎王爷那告你。”

徐福拍掌大笑道:“程清,你小子说得对,这样一个糊涂虫,不值得老百姓去跪他,你看看我是谁?”

程清向公案桌一侧看去,只见他一声大哭向徐福跪去,高呼道:“徐老爷为我作主,我程清冤枉。”

徐福笑了笑道:“程清,你还记得你最后见我的那一天是几月几日几时几刻,何时何地,于我同行的有几人?”

程清道:“见徐老爷的那天是十月十六日酉时未戌时初,十六日的月亮刚刚升有半杆子高,又明又亮。在城西三里,三岔路口东多半里的大路上见到了徐老爷和韩老爷和卢老爷,还有两位太太,你们都骑着马从街上向西而行。”

徐福再问:“你于我可说了话,又说些什么言辞?”

程清道:“我从西向东和徐老爷是个迎面,我便道徐老爷晚安?老爷您问,你叫什么名子?家住街上?我道,我叫程清,不住街上,住五里桥,我爹病了,去街上抓药。”

徐福道:“我再问你,我最后又送你一句话,说得是什么?”

程清道:“徐老爷您是褒奖我的一句话,说的是乃孝子也。”

徐福道:“我那天多饮了几杯,也就是这个无意,不但救了你一命,还为县令大人拨乱反正,这才是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县令这时已经是脸上火烧火燎,心里悔恨极了,心里不仅是愧疚还有几分的胆颤和惶惶不安。他比谁都明白。

县令的心声:拨乱反正对我来说那就有革职罢官的危险,面前的徐福,能拉他一把,便可化险为夷,要是踩他一脚,就能送他到万劫不复的地狱里,下场是不堪设想。

徐福道:“县令大人,时间不等人,人命关天,你必须果断。”

县令道:“徐大人,在下听你吩咐。”

徐福道:“县令大人,你我都是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再说亡羊补牢也非是坏事。还有这两个人不是人头还长在他们的脖子上吗?能及时翻活人案只是过,再去翻死人的案子那就是罪了。”

徐福这句话好像给县令吃了定心丸.

县令:“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徐福道:“说谢谢我为时还早,你立即派人去韩众卢生那核对程清的口供。放心吧,我徐福,嘴不好心好,从来就没有害人之心,我不仅救他或(她)还有你。”

县令道:“您的话一言九鼎,我采信无疑。”

正在这时衙役来报:“老爷,韩众卢生二位大人求见。”

县令大喜:“请二位大人。”

韩众、卢生二位进了大堂,县令令人看坐。

卢生向一旁的程清看了一眼道:“你就是今天要出斩的犯人程清?我看你慈眉善目不像杀人犯,今天我二人来大堂来证明你是良民,十月十六日酉时未戌时初在城西三里和我等五人见面。宋荷花的丈夫陆连是酉时被害,从我等见面的地方到被害人被害的堰下村有二十余里,从时间和距离,完全可以排除程清作案的嫌疑。”

韩众道:“四弟所言极是,此案乃冤假错案。”

徐福高声咏道:“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做钩。 仓充鼠雀喜,革尽狐兔愁。史册有遗训,无贻来者羞。”

县令离案向徐福跪下,道:“本官糊涂,冤判此案,向程清深表谦意,我错了,愿接受你惩罚的条件。”

县令说罢走到程清的面前亲手为他取下刑具。

程清却扑通跪倒在地道:“老爷,小人没有任何惩罚您的条件,只有一个请求。”

县令问:“有何请求?请讲。”

程清道:“小人虽然我与宋荷花固不相熟悉,却阴差阳错成了同案犯,断肠人惜断肠人,可怜人惜可怜人,我感觉到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也不是能杀亲夫心黑手辣的女人。我洗清了罪名,谢谢徐老爷,还有这二位老爷,高义薄云天,能为我作证,乃我再生父母。”

程清说到这里热泪盈眶又跪向徐福和韩众、卢生二人。

徐福起身扶起程清道:“起来吧,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人,正向信佛念经的所言:经诵三千部,曹溪一句亡。未明出世旨,宁歇累生狂。”

韩众道:“徐大人的话你可能听不懂,其意是世上的人都能说他们都是好人,都能见义勇为,都能坚持正义,关键的时候却不然。”

卢生道:“明心见性方为菩萨,坚持正义方是神仙。”

徐福道:“程清,你的请求不说已明,查清宋荷花之案,绳拿真正的杀人凶手,还一个光明的天道,公平的法理,还冤枉人的清白。”

刘华道:“程清,本官答应你。”

徐福道:“那就请刘大人提审宋荷花。”

县令传令两名衙役去南牢提押人犯,时间不大,宋荷花被押解上了大堂。徐福向宋荷花看去,只见她面黄肌瘦,二目红肿,因为她知道今日是她出斩的日子,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还扎着一根白布条,可能是从白色衣服撕下来的,象征性是为她的亡夫带孝。她没有哭,而且还非常沉着。也没有向县令使礼下跪,不要问这是一种表示,无声的抗议。

县令问:“宋荷花,还有什么需要陈诉的吗?”

宋荷花不亢不卑地说:“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那亡夫陆连已经在西门外的法场上等着我,一别多日,能不思念吗?本来是恩恩爱爱的好夫妻,却阴阳两惦念,这样不好,今天出斩我,是成全了我夫妻,我笑还来不及呢,我什么都认了。就有一点亏心和愧疚,不该无故连累了程清哥哥。欠他的亏心债到阴曹地府,我和陆连做牛做马报答他。”

徐福道:“好个贤良的烈女,你看看我,你可认识?”

宋荷花向徐福看了看摇摇头道:“我是大门不出的民女,认不得您这位大爷。”

徐福道:“说来也是,你不认识我。我且问自是大门不出,又怎么在月下城西的荒郊野外的小路上与一个叫程清的男人并肩而行呢?”

宋荷花道:“这是天意,也是缘分。我说的缘分不是男女关系,是死后羞辱的名节,把我们素不相识的两个男女给钉在一根耻辱柱上,而落下无耻的骂名。这些我就不说了。那天,也就是十月十六日,我的夫君在田间劳作,他是一个勤劳人,披星戴月的干活是他的习惯。我做好了饭在等待着……”

 

 宋荷花的回忆一

那时月亮以出,就听得院外有呼救之声,宋荷花向外跑去。

宋荷花的丈夫倒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宋荷花惊慌失措叫来东邻西舍把丈夫抬到家里。

宋荷花苦苦央求邻居们救我丈夫,但他们好像是异口同声说什么:“你不是还有两个哥哥吗……..”

 

再说大堂,县令继续庭审。

徐福始先旁听,县令还是审不出头绪来。

徐福问:“你那两个哥哥与你丈夫可是一母同胞?”

宋荷花回答道:“我那丈夫有人说是公爹捡来的弃婴儿,还有人是是我那公爹与一个丫鬟的私生子。有他老父亲在,也还活生了下来。他老父亲归天后,他的继母还有两个哥哥视若不及路人。这些我就不说了,只说当时我还认为我丈夫得的是急症,耽误不得,那两位兄长有请求不动,只好我去请医。近处没有郎中,只好去下邳集。当我找到郎中家,那郎中已经被街南三里铺接走了。他的家人还告诉我还有一个年轻人也来接郎中,你家有急病人,一定要赶在那年轻人的前面。于是我向街南拼命赶去,就在我追是这个年轻人时,我那两位哥哥带来了衙役将我和这位年轻人一同抓捕,这个年轻人就是要为我顶罪的好心人程清哥哥……”

县令道:“本官已经查清程清无罪。”

宋荷花问:“程清无罪?”

程清走到宋荷花的面前,说不出酸甜苦辣来,两行热泪扑簌簌地流在脸上,他道:“荷花妹妹,我无罪释放了。”

宋荷花却一反常态向县令跪下,嘭、嘭、嘭磕起头来道:“谢谢青天大老爷,谢谢青天大老爷,这回我死就没有了牵挂,少了亏心债,做鬼也安宁。”

程清道:“是徐大老爷救了我,三位行侠仗义的老爷,我再求求您救救荷花妹妹,你是个好人,一定是个好人,绝对不是杀人犯。”

程清跪在徐福和韩众卢生的面前。

徐福道:“程清,你两个心有灵犀一点通,不是爱情,是人情,是人性。人之足传,在有德,不在有位;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我答应你,只要宋荷花没有犯罪,我徐福就尽我所能,为她找还个清白来。”

宋荷花向徐福和韩众卢生跪下,泪道:“谢谢三位能讲真理的老爷。”

 

西门外是几朝几代的老法场,还有十几里大路赶来的人,好像看年会似的都拥集而来,午时到了,还不见动静,都在焦急着。五里桥的人来的不多,多是程清的亲人好友收尸来了。好等歹等,等来的不是囚车,程清急急忙忙地跑来,老远就呼喊起来:“爹,娘,你们别哭我回来了。”

程清的一双父母只相信自己的耳朵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程清的父亲怀里抱着一只柳条斗,哭着道:“儿哇,别走了,爹我正给你招魂。”

程清道:“爹我没有死,是徐大老爷他们三位老爷救了我。”

程清一头贴到父母亲的怀里感慨万千大哭起来。

“清儿没有死,清儿没有死……”

众人拥了上来……

程清说:“爹,娘我还得去大堂,三位老爷正在救宋荷花,我相信她是个好女人,她绝对没有杀她的丈夫。”

其父亲道:“还不是因为她你遭其大难,死里逃生,还去看她做什么?”

程清道:“是徐大老爷安排我来的,怕您二老担心。”

其母道:“爱民护民为民的徐老爷的话你这辈子都得听。”

程清道:“儿我还有一事得给二老商量。”

其父道:“我儿说吧。”

程清道:“那荷花丈夫死了,无家可归,我想把她请到俺家来。”

其母说:“徐大老爷胜过你的亲爹娘,这个事你请教他老人家为你作主吧。”

程清道:“好,我听徐老爷的。”

程清高高兴兴地向县衙跑去。

 

秋高气爽,天蓝如水。

徐福还有韩众卢生、喜娘、刘香儿五人五骥来到堰下村外,空空如也,片片黄土地。

一条小路弯弯曲曲,路旁有座黄土坟,新鲜土还有些潮意,看样子坟是新的,坟里的死人也一定是没有死多久的死人。坟前有位老妇人在啼哭,哭得很伤情,凄凄惨惨戚戚,三人仔细听去,那妇人哭得是她的儿子。

正是: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抑扬顿挫人生路,九曲九直九盘环。

                         风云能变色,松竹且悲吟。

                         自古皆有生和死,别留骂名棺材前。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