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劳动模范小品剧本(镇长的三根笔)
农村农民小品,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做妈妈
拆除违建房屋搞笑小品剧本《开不
矿务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产品质量把控题材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第四十一章:助穷人夺地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2/2 14:50:31     最新修改:2018/12/7 9:27:3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第四十一章:助穷人夺地
作者:戴修桥

第四十一章

                             助穷人夺地

一条小路弯弯曲曲,路旁有座黄土坟,新鲜土还有些潮意,看样子坟是新的,坟里的死人也一定是没有死多久的死人。坟前有位老妇人在啼哭,哭得很伤情,凄凄惨惨戚戚,三人仔细听去,那妇人哭得是她的儿子。

再仔细听去,还有要人听不明白的隐情。

那夫人哭一声:“真儿子却是假,假儿子却是真,假儿子害死真儿子,真儿子死得屈,假儿子夺田又霸地……”

徐福道:“哭得伤心,哭得绕嘴,不妨问问去。”

徐福和韩众下了马向老人走去,老人还在哭。

徐福道:“老人家,这坟子里埋得是你什么人?”

那妇人这才发现来了两个陌生人,便问:“你是什么人?”

徐福道:“老人家别怕,在下姓徐.”

韩众道:“他就是当今朝廷的钦差大臣徐福。”

老妇人擦了擦泪眼道:“你是当今朝廷的钦差大臣徐福?”

韩众道:“老人家,他就是好管闲事的徐福,徐福。”

只见老夫人扑通跪倒在地,一声哭道:“徐大人,徐老爷,这黄土坟里埋的是我的儿子,他叫陆连,也是陆老员外的亲生子…….”

原来这老夫人是陆家的使用丫鬟,陆员外是下邳有名的财主,家有良田千亩,却娶了一个不能生育的妻子。

 

陆妻私自买来两个男婴,扬言是她所生。

陆员外心知肚明。

陆员外心中明白:儿要亲生地要深耕,丫鬟生了这个陆连才是我的亲生子。

陆妻带领几名恶奴将陆连的母亲逐出家门,小陆连拉着母亲嚎啕大哭……

    十多年后,陆员外躺在病床是气息奄奄拉着已经长大的陆连的手哭着说:“连儿,我不说你也知道,屋里的那个恶婆子不是你的生身之母,她其毒无比,我一辈子没有走出她的手掌心。她活生生赶走了你的生母。你那两个哥哥是老女人买来的野孩子,他们是一条心的,我儿你当心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陆员外说到这里,咽气而亡……

陆连抱尸大哭:“爹哇……..”

 

徐福和韩众去黄土坟前与老妇人说话去了,卢生没有去,在小路上等待。从对面走来两个汉子,骂咧咧地走来。一个马五,一个杨六。

马五:“什么世道呀?都说这个县令清正廉洁,其实也是一个混蛋官。”

杨六:“哪庙里没有屈死鬼,陆家两个野种为了霸占家产打杀了陆连,冤死了宋荷花,还累一个素不相识的姓程小子。”

马五:“你我可是亲眼看到两个野种在暴打陆连,有心站出来指正…..”

杨六:“你马五我杨六势薄人孤,那两个野种财大气粗,别自找麻烦了,走,去城西门外看个热闹吧…….

马五杨六的对话,卢生可听得一清二楚。卢生没有作声,任其而去。卢生机灵一动,便向不远的黄土坟跑去。

    卢生来到黄土坟前与徐福和韩众商量一番。徐福叫过老妇人。

徐福说:“老人家,你儿子的仇恨我一定为你报雪,你必须如此这般……”

 

当天的晚上,老夫人将马五杨六请至她的家中,徐福他们见了面。

韩众道:“你二人贪上了阴官司。”

马五问:“什么是阴官司?”

卢生道:“陆连在阴曹地府把你二人告上了,阎王爷三日后要开庭审训。”

杨六不服气地吼道:“我们一个大活人怎么去阴曹地府打官司,陆连这个王八蛋又不是我二人打死他的,他凭什么要告我二人?”

马五哭着说:“他两个哥哥在北大路边的芦苇汪里拿木棍子要打死他,还是我两个一喊叫才冲走那两个牲口。他陆连还是我们两个扶到他的院外,听说夜里就死了。”

韩众说:“他两个哥哥打杀于他,你还有什么证据吗?”

杨六道:“陆连脖子上带着他爹给他的一块鸡心珮,听说能价值连城,被他的大哥给抢去了。”

卢生道:“去阴曹地府打官司,那是十有八九回不来了。”

马五也哭了、杨六坐地嚎啕大哭,哀求徐福救命。

韩众道:“我家哥哥与判官交情不菲,你二人能如实交代,那阴曹地府可能就不去了。”

卢生道:“去阴曹地府是条不归路,去了就不能回来了。”

马五杨六磕头祷告,已哭成了泪人。

 

徐福韩众卢生下备马五杨六二人的证词,便一同去了县衙,县令不敢怠慢,立即将两名杀人凶手抓捕,二贼在人证物证下只得认罪,判了个:秋后问斩。

程清又被传上大堂,宋荷花也无罪释放。

徐福问:“你二人在阴差阳错中有了感情和人情,宋荷花三岁亡母,七岁亡父,丈夫又新亡离她而去,以无养身,何去何从,我与刘大人也很关心。且不知你二人有何打算?”

宋荷花啼哭不语,不时地观望着程清。

程清迫不及待的说:“我家虽然不富裕,只要克勤克俭,衣能裹体,食能果腹,不妨就去我家吧,我父母只生我兄弟二人,就少了一个妹妹。”

县令道:“本县自愿停薪一年,以作办理此案失误的惩罚,年薪四十两白银,你二人各二十两。我和徐福也为你们有所考虑,徐福刚才说阴差阳错,让我说就来个阴差阳错配鸳鸯。”

徐福道:“还有一位老人,就是陆连的生身之母,眼下也是鳏寡孤独,你们二人必须赡养她颐养天年。”

程清道:“我们这里不是也有坐家招夫的习俗吗?”

徐福道:“我与县令大人,还有韩众卢生二位做你二人的证婚人可好?”

程清、宋荷花跪下磕头谢恩。

程清与宋荷花婚后六个月生一子起名陆然,二年后又生一子起名程兴,老少三代五口人和和睦睦,生活的如糖如蜜。

正是:

                       相思泪,泪相思,都为相思心憔悴。

                    相思本是儿女恋,相思更是情和义。

              情如山,义如水,山水相伴又相依。

                    有山无水山不美,高山流水情如蜜。

 

这一日,徐福与韩众、卢生、喜娘、刘香儿途经一座山下。

一片荒地,却有老少童叟妇幼多人在艰难地开垦着,个个是汗流满面。徐福下了马抓了一把新翻上来的土,看了看道:“土质不坏,能长庄稼。”

徐福向这些做活的人走去,一个年过五十的老人在领着头地劳作着。

徐福来到那老人的身旁高声道:“老爷子,开荒种地的。”

那老人戴老汉直起腰来,徐福的身材就比较魁梧了,用现在的尺度来说也有一米八、九,这老人还比徐福高出多半头来,年轻时定是一个彪形大汉。

卢生道:“老爷子你比我还高半头。”

戴老汉笑了笑道:“高有什么用,多穿二尺布。”

韩众道:“身大力不亏,就是种地也有力气。”

戴老汉道:“先生要是口渴了,那罐子里有开水,可能还没有凉,请饮用。”

徐福道:“谢谢老爷子,这块土地可是没有主的荒地,土质还好能长庄稼。”

戴老汉道:“不能说没有主,我可是花了钱买来的。”

徐福道:“老人家尊姓大名?这里我年年不来也路过五七回,野草连天,从来就没有人耕种过,哪里来的地主?”

戴老汉道:“我姓戴祖居下邳戴旗杆村,数十年前因年成坏,携儿带女逃荒要饭而离乡背井。脚底无线,四处飘流。三年前来到小金庄,见这里金姓人厚道,就在这里落下脚来。我父子们个个身强体壮有些力气,都还是种地的一把好手。虽然自己没有地种,给有地的财主扛活,多年来也积攒了一些钱,想买几亩自己的土地。这里有片荒草地,小金庄还有几户曹姓人,其中有个叫曹三的,他说这是他祖上放牛牧马的草场,有三十亩之多。”

卢生问:“是不是绰号不空过的曹三黑?”

戴老汉道:“正是此人,虽然他是个贼,金姓人劝我不要买,我想一亩地才三吊钱,这三十多亩地长短不齐一百吊钱,是五亩好地的钱,就是亏也亏不到哪里去。”

徐福道:“这是指山卖磨,戴老爷子,人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韩众道:“这一百吊钱在富人身上好比九牛一毛,在你老戴家可是几代人的血汗钱,他曹三要真的讹了你,岂不是杀爹过年,未免的心太狠了。”

徐福问:“可有契约文书?”

戴老汉道:“双方签名画押,还有保人。”

卢生道:“没有官方文书,你们还是外乡户,只凭一张连自己还读不通的空头文书,岂不是同于与虎谋皮的无用的草纸。”

徐福向地上看去,一堆堆是从深翻的草地里挖出来的野草根茎,他抓了一把从中捡了几个类似果实的草根来道:“这叫香蒲苘,它的根茎晒干后,只要不腐烂,不管多少年入土不但萌发生长,而且更茂盛。”

戴老汉不明白地问:“不知您这爷说此有何用意?”

徐福笑了笑道:“若要江湖深,除非不做声。这块荒芜的野草地在许多人的眼里那是不名一钱。经过你们老戴家人辛勤的调理,人常说人勤地不懒,一定能变废为宝,成为一个香饽饽的良田。炙手可热的宝贝疙瘩,到那时候那曹三一定会心急火燎地再夺回去,这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一个大汉道:“他敢?他那副一风就能吹上天的身子骨,能经得起我三拳还是两脚,不怕我砸匾他,他就来唄。”

徐福笑了笑说:“年轻人,他们都是贼,你能惹得起吗?看你们兄弟五个,都是彪形大汉,要知道这些贼他是一帮子,你就是虎,他们是一群狼,一群狮子。还有,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们是本分的老百姓,他是贼,贼,你懂吗?”

韩众道:“你这汉子在贼强你弱的面前,犟不了。如果你不服气,吃亏的还是你。”

戴老汉道:“他是我的儿子,少年气盛。”

卢生问:“这五个都是你的儿子?”

戴老汉道:“三个是我的儿子,两个是我的侄儿,长子明仁,次子明义,三子明焕。大侄儿明香,二侄儿明玉。虽然生的身强体壮,却都是种庄稼的命。就这点出息,所以说起话来,没有长短,万望你三位爷海涵。”

徐福道:“人心有所愤者,必有所争;有所争者,必有所损。愤其争斗损其身,愤其争讼损其财。”

他们说话之间有一只黄鼠狼从面前跑过。黄色的毛皮,棕黑色的胡须,两只瞲黑的小眼睛贼亮贼亮的,鬼鬼祟祟地好像是有恃无恐跑向藁草丛中去了。

卢生道:“话说深了你听不明,理说深了你解不透。就拿这只黄鼠狼来说,别看你兄弟五人人高马大的,不可能你们能轻易地抓住它。如果你使用了夹、套、笼或者是陷阱,可以说举手可得。”

戴老汉豁然顿悟道:“谢谢几位爷,道理我明白了。请问几位爷尊姓大名?”

韩众笑着说:“我这大哥,他乃爱管闲事的徐福,我韩众他卢生,一白一黑两个,开玩笑地说就像两个跟班的。”

徐福笑了笑道:“我们是仁兄弟。”

戴家爷儿六人急忙下拜:“原来是徐老爷…….”

徐福道:“帮人要帮到底,救人要救出坑,我为你写几个字,待曹三反悔夺地的时候,你拿着它去见你的县太爷。”

徐福取过文房四宝,为戴老汉写下文书。

戴家人感谢不已。

    徐福和韩众卢生骑马而离去,越走越远。老戴家劳作起来又多了一道程序,就是把挖上的香蒲苘的根茎(一个似花生米大小的疙瘩)集中起来。

戴老汉道:“与君说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徐福的话乃金石良言。”

戴老汉从地上抓了一把香蒲苘的根子又道:“把它晒干然后收藏起来。”

其长子问:“爹,别听风就是雨了。”

戴老汉道:“贼不可不防。”

一秋一冬,风雨无阻,老戴一家人苦干在这块土地上……

全家人披星戴月不分白昼,戴老汉钟鸣漏尽活活累死在这块土地上。

戴老汉出殡安葬的日子,戴家人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来埋葬自己的老人,就将老人埋葬在这块土地的最中心。

正是:

                        福祉在哪里?勤劳本是根。

                        苦干使人富,矜持使人贫。

                        主事尽服劳,勤谦有好因。

                         吃苦别叫苦,苦劳能掘金。

                         幸福劳中来,甜果结于辛。

                         做人不吃苦,必定瘦断筋。

                         望天落馅饼,只在梦里存。

                         劳动是美德,丰衣又足食。

 

二年之后;

戴家人有了自己的土地,在自己的土地上又夺得了丰收。能不高兴吗?正当喜悦的时刻,家里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就是曹三,这个曹三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他的来是怀着一颗狼子野心来的。

戴家兄弟还是耐心地接待了他。

曹三一声冷笑道:“我是来收租地钱的。”

戴大问:“什么租地钱?”

曹三道:“你戴家种的那块地。”

戴大道:“那地是我们戴家买的,凭什么你又来找茬,我明白地告诉你,我兄弟五人没有一个怕贼,怕匪,说明白一点,更不怕死。”

戴二勃然大怒道:“曹三,我兄弟五人,这也是我们老戴家的家风和传统:人穷志不穷,软的不欺,硬的不怕,打死不服输,砍头不弯腰。”

戴老三也道:“曹三你说好的能站着走出去,说的不好就爬着走吧。”

言还没尽,戴四戴五二人一个抓胳膊一个薅腿将曹三抬出了家门

戴家二兄弟抬着曹三,二人一叫号,将曹三抛到一堆柴草上,就扬场而去。

曹三虽然是贼有贼性,也是人生人养的人,不但怕死也怕揍,他从柴草堆上爬了起来。

曹三自言自语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明打明斗,戴家这几条大汉,我不是对手,打到身上拿不走,难免得皮肉伤受苦。君子报仇时来不晚,好吧,骑馿看帐本,咱就走着瞧。

曹三自我安慰,爬起身来灰溜溜地走了。当他走过戴家的大门前,听得戴家还在欢声笑语之中。他咬咬牙暗自发下怒言:“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不要你戴家滚出小金庄,我曹三就誓不为人…….”

曹三在一次打劫中和他的贼兄贼弟伤了人命,一棚贼子如惊弓之鸟四散而逃,贼吃天下,总之,这些人走到哪里还是做贼,偷在哪里,抢在哪里,哪里的百姓就遭殃。曹三亡命天涯逃命去了,老戴家也平安了。好景不长,只三年曹三又回来了,据说原告死了,民不告官不究,那场命案不了了之。

三年后,曹三回来不久正是麦收的季节,那年风调雨顺,老戴家又夺得一个大丰收。曹三灰溜溜地进了庄。

    又是风调雨顺的一年,老戴家又夺得一个大丰收。全家人老少齐上阵,干的热火朝天。

曹三从老戴的麦场一旁走过。

戴老二对戴老大低声道:“哥,曹三回来了。”

戴老大虽然没有作声心里就产生了忐忑不安,他说了一句:“白天见鬼家里能平安吗?”各人干各人手里的活,没有搭理他。

一天晚上老戴家正要吃饭,曹三来了。

曹三恬着一张地屋墙的脸厚颜无耻地说:“你们种我的田地该归还我了?”

戴大道:“你说所谓是你的田地,明明是我老戴家花钱买来的,今天来要还土地,岂有此理?”

曹三道:“你花了多少钱来买去我的三十多亩土地?”

戴大道:“大钱一百吊。”

曹三一声冷笑道:“一百吊铜钱来买我的三十多亩土地,你打听去方圆一百里有这个价钱吗?也许连五亩你也买不去。”

戴大道:“一个钱是个买卖,我有契约文书。”

曹三道:“说得好,这契约文书乃一式两份,看看我这张契约上写得是什么言辞。”

曹三出囊中取出他那张契约来念道:“……小金村南有土地一十八亩,有戴勇夫铜钱一百吊买其耕种…….”

戴大道:“所言极是,我老戴家是花了铜钱一百吊。”

曹三道:“只能是买其耕种,其土地的所有权不是属于你戴家。”

戴大道:“我们花了钱,所有权理所当然是属于我们戴家的。”

曹三道:“这是租种,不是买断,我给你三天时间,让出土地来,否则,你就等着瞧吧。”

曹三说吧,迈着他那两条搓绳腿吊儿郎当地走出了戴家。

戴家人是个穷人,饱受欺凌乃司空见惯,曹三的挑衅只作秋风过耳,不以为然。那里知道祸害就接踵而来。

月光下,清晰可见,曹三和两名贼人盗走了戴家的耕牛。

不久曹三和两名贼人,火烧麦场,大火冲天。

曹三如期又来到了戴家,趾高气昂地又下了通牒,他怒冲冲地:“再要不退还土地,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戴老大:“这不是讹人吗?”

曹三咬牙切齿地:“姓戴的,我曹三爷明白地告诉你,你要地就别要命,也不是我曹三爷吹嘘的,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不见棺材不落泪,就怕到时候连掉泪的人也不会有的。”

曹三说吧,又是几声冷笑昂首阔步而去。

戴家人而无可奈何,女人们失声痛哭,男人们唉声叹气,顿足捶胸……

这次曹三是有备而来,戴家的房前屋后有几十个贼人,虎视眈眈地包围了戴家。

曹三出离了戴家,向这伙人一挥手道:“弟兄们,喝酒去!”

这伙人说说笑笑而去。

曹三夺得了土地,真是心花怒放,家里就像办丧事这么隆重,邀来了一大帮狐朋狗友,进行庆贺。

曹三举杯高声道:“我曹三爷想要的东西没有要不到的。”

贼人甲:“三爷是谁?活阎王。”

贼人乙:“又快到种麦子的时候了,这地得耕得耙呀。”

曹三:“说得也是,这样吧,众位兄弟们,我曹老三仰仗着大家的威风才能斗得起来,我们分头行动,通知这三四个村庄有牛有犁有耙的,三天后都来为我耕地。”

贼人甲:“来的是朋友,不来的…..”

贼人乙:“就放的红牤犍(纵火)。”

众贼:“对,烧他个片瓦不留…….:

曹三哪里知道,老戴家有徐福这样的高人指点,在夜里就做了手脚。老戴家已经打探清楚,第二天,曹三要讹来两三个村庄有牛的人来为他耕地,必定会兴师动众,所以…….

老戴家男女老少在戴老大的分工下,行动起来……

老戴家在月没星稀的夜里,老少全出动,人不知鬼不觉,把库存的香蒲苘的根茎全部均匀地撒在那三十多亩土地上。

天还没有亮,几十条牛拉着犁耙就开始耕地了。

有谁人能注意,这就叫做: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无人知。

人多好干活,人少好吃馍,晨雾还没有散尽三十亩的土地就耕耙完毕。

太阳升起来了,红彤彤的。

曹三站在地头与几个贼人说说笑笑…..

贼人甲:“这样的好地,那是亩亩上石呀。”

贼人乙:“三爷那时候别忘了…..”

曹三:“忘不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正是:

        言顾行,行顾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行不正,正不行,难成事事,事事难成。

乌云滚滚,雷声阵阵……

大雨倾盆……

雨过天晴,阳光灿烂。

农民有句口头禅:有钱难买种时旱,苗后连阴吃饱饭。这是什么意思?旧时的生产方式不是今天的机械化和科学种田,都是靠天种地,靠天吃饭。播种的时候和田间管理,不希望下雨,会影响播种和管理。到了苗发的时候是庄稼生长期,正是需要雨水的季节。

许多人来到曹三所霸占老戴家的土地旁观看。

地里哪能见得到麦苗,满地的香蒲苘草如韭菜一般盖满了地皮。

老戴家撒下的香蒲苘的根茎,当雨水充沛,又落根于肥沃的土地,松软的土壤,那初萌发的麦芽儿岂能于野草相抗衡,所以,香蒲苘草长得十分茂盛。

还有曹三生来就是游手好闲的懒汉,能做贼的人没有几个安分守己的勤劳人,自种子下地就再没有去庄稼地看上一眼,不屑一顾,就任其发展了。

观看的人中有人道:占了人事的便宜,必受天道的亏。

又有人道:“同是一块土地,戴家中粮,曹三种草,这是报应。”

麦收的季节;别人种谷,你种草,到来年,人收谷来,看你怎了的?

曹三来到地头可傻了眼。

世人不知道其中的奥秘,都说这是天意,这是报应。有人欢喜有人愁,曹三的耳眼里也听到了许多流言飞语。又赶上一个避时的点子,中秋节前后,他又死了一个儿子。

心里有鬼无处不生疑,就像赌博一样,输钱怨地方。求神问卜,阴阳先生接来好几个,他就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却愁前面无多路,及早承欢向膝前。还是这句话说得好:祭而丰不如养之厚,养什么?那就是道德的培养,于人方便于己也方便,这就是人生之理。

几个巫婆神汉在所谓的作法,曹三和妻跪在地上磕头祷告……

曹三带着个阴阳先生在这讹来的这块土地上瞎转悠。

阴阳先生看到这里就说起了风凉话,他道:“花居盆內终乏生机,鸟入笼中便减天趣。这草若能成原,实为美哉。岂惜三十亩二十亩,太少了,乃大煞风景。”

路人甲道:“种粮人天下皆是,莫非头脑有病才来种草。”

路人乙道:“这家人不是重病缠身就是邪魔进家,他正请来阴阳先生,不是治病就是驱鬼。”

路人甲道:“我看他们不是治病,也不是驱鬼,是在找风水宝地。”

路人乙笑了笑道:“风水先生惯说空,说过南北说西东。世上若有封侯地,何不择来葬祖宗。”

路人甲道:“是啊,都是骗人的把戏。”

他三人说说讲讲,且都被曹三和几个阴阳先生听得清清楚楚。

曹三勃然大怒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在此胡说八道?看打。”

路人怏怏不乐地离去。

阴阳先生道:“点塔七层,不如暗处一灯。你若不求我救你,就怕你家不出百日,便会死个家破人亡,断子绝孙。”

曹三扑通跪倒在地哀求道:“先生,先生您得救我。”

阴阳先生:“要得自身安,搬走自家田里外人棺。”

曹三:“我明白了,明白了。”

曹三恶气凶凶地闯了进来。

戴家兄弟没有言语。

曹三厉声道:“给你三天期限,把我田里你爹的坟子扒走。”

曹三说罢一哼了几声而去。

戴家兄弟又为难起来。

戴大:“三年前徐老爷给我们写了个文书,要我们去见县太爷,也许能死里求生。”

 

戴大来到了县衙击鼓鸣冤。

县太爷升堂,衙役喊着堂威,有几分的威武雄壮。

衙役:“传喊冤人——”

戴大进堂礼毕,奉上徐福的书信。

县太爷:“捉拿曹三。”

衙役:“是——”

     曹三带人正在挖戴家的老坟。

     几个衙役扑上,哗啦一声给曹三带上了锁链。

正是:

                         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

                        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