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懒汉扶贫小品全部台词,懒汉脱贫
单位年会节目小品剧本(完美生活
施工现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敬
大学生村官小品,大学生村官小品
制药厂年会小品(完美生活)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业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部队 9-11
公安基层派出所警员小品(警 9-8
关于信用卡音乐剧本《信用 9-5
赞扬国家好的国庆小品,国庆 9-2
企业三句半,企业三句半台词 8-31
中秋超搞笑小品,适合中秋节 8-30
教师节班主任廉洁小品剧本 8-28
银行营销理财幽默喜剧小品 8-24
银行信用卡音乐剧剧本《信 8-21
创建和谐家园小品剧本(大声 8-18
公司年会音乐剧,年会音乐剧 8-16
老兵退伍晚会小品剧本,新兵 8-14
公司管理员小品剧本(生日祝 8-11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年会音 8-9
银行情景模拟音乐剧剧本(财 8-7
小康生活音乐快板词(越来越 8-4
大学正能量情景剧剧本,校园 8-2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世上只 7-31
公路工程质量小品剧本(安全 7-29
校园小品,校园搞笑小品(大 7-27
旅游风景区管理规划搞笑小 7-25
公司职场办公室搞笑情景剧 7-17
军营部队题材改革强军为主 7-12
关于铁路的节目音乐剧剧本 7-11
送红包拉关系廉政小品剧本 7-1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晋剧剧本 > 游龟山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晋剧剧本   会员:王留正郭三平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6/5 10:35:24     最新修改:2017/6/7 8:39:1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游龟山
作者:王留正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QQ:652117037 电话:13979226936

 

晋剧《游龟山》

本剧本根据(山西省晋剧院演出视频)整理  王留正

剧情介绍:全剧上本为《游龟山》下本为《蝴蝶杯》,本剧《游龟山》。明代,江夏知县田云山之子田玉川偶游龟山,恰逢总兵芦林之子芦世宽打死渔夫胡彦。玉川不平,将芦世宽打伤后死亡,遭芦府追辑,被胡彦之女胡凤莲相救,并在舟中订婚约而别。胡凤莲以玉川所赠蝴蝶杯至江夏县二堂认亲,为父鸣怨。芦林征蛮受困,被化名为雷全州的田玉川所救,并招为婿,洞房中玉川吐露真情,胡、芦二女均配玉川。

剧中人:(按出场前后)

胡  彦  胡风莲  卢世宽  家  郎  田玉川  卢  林  卢夫人 卢凤英    中  军  唐  将  徐锡恭  董  温  郝子良  唐  让      

第一场  打  鱼

胡  彦  (白)儿啊!

胡风莲  爹爹!

胡  彦  开船——

(唱)父女们驾小舟风和日暖,

全凭着打鱼儿苦度艰难。

急慌忙把渔网撒在水面,

打了鱼换铜钱买米买盐。

胡风莲  老爹爹年纪迈身体不爽,

母去世父女们度日艰难。

盼只盼老爹爹身体健康,

也免得女孩儿孤孤单单。

胡  彦  (白)儿啊!将船撑稳,待父收网。

胡风莲  哎!爹爹,怎么样了?

胡  彦  用力过猛不妨事,儿啊,上前看过。

胡风莲  哎,哎呀!

胡  彦  怎么?不是鱼?

胡风莲  是鱼到是鱼,此鱼长得人头鱼体。

胡  彦  啊哦?待父上前看过。

胡风莲  爹爹看过。

胡  彦  啊,哈哈哈哈——

胡风莲  爹爹发笑何来?

胡  彦  儿啊,此乃人头鱼体娃娃鱼。

胡风莲  有何贵处?

胡  彦  无有什么贵处,若有富豪之家能多卖些铜钱。儿啊,取鱼蓝来。

胡风莲  是。爹爹,鱼蓝到。

胡  彦  儿啊,将鱼装在鱼蓝内。

胡风莲  这——爹爹那里去卖?

胡  彦  龟山去卖

胡风莲  早去早回。

胡  彦  晓得了,儿啊,打了扶手。

胡风莲  哎

胡  彦  正是:

(念)打得鱼儿喜眉头,

换来铜钱度春秋。

胡风莲  不求奇鱼千金价,

但愿爹爹早回舟。

(白)送爹爹——

胡  彦  儿啊,回去吧,

胡风莲  爹爹!

胡  彦  回去吧!

第二场  打  山

卢世宽  啊哎——

(念)家父,家父在朝做大官——荣耀;

绫罗绸缎传几套——风骚;

二八佳人怀中报——美貌;

苦读诗书我不愿——睡觉。

(白)荣耀,风骚,美貌,睡觉,可笑那,哈哈哈哈哈哈哈!家父卢林学生卢世宽,我父官居两湖总督之职,是我自幼懒读诗书,就爱放鹰走马,观见今日天气晴和,有心带领小子们去到龟山一游。家郎!

家  郎  大爷。

卢世宽  唤小子们前来。

家  郎  是。小子们走来——

众家丁  来了。

家丁甲  (念)大人一声唤,

家丁乙  急忙走上前。

家丁丙  不是捧茶水,

家丁丁  也是游龟山。

众家丁  (白)与大爷叩头。

卢世宽  起来,起来,起来,起来。小子们。

众家丁  大爷。

卢世宽  大爷我有心带领你们,去到龟山一游,可愿前去?

众家丁  情愿前去。

卢世宽  好,家郎!

家  郎  大爷。

卢世宽  带了羊羔美酒,拉了赛虎家犬,随大爷一游,登舟——

众家丁  哎,哎呀呀。哎——喝酒,喝,喝。

卢世宽  下舟——

哈呀,哈哈哈哈!这龟山的景致,好不喜煞人也——

(唱)晴川上远树稀白云一片,

黄鹤楼玉笛吹声传龟山。

青是山绿是水十分好看,

引逗着游人们意马难拴。

回头来把家郎一声呼唤,

众家丁  (白)大爷。

卢世宽  (唱)听大爷把话儿细对你言。

遇见那美佳人咱们多看几眼,

遇见那庄稼汉踢到一边。

卢世宽  (白)我说的记下了?

记下了

胡  彦  卖奇鱼来——卖鱼来!

卢世宽  (唱)正在龟山把景观,

吵吵闹闹所为那般?

(白)家郎

家  郎  大爷。

卢世宽  上前看过何人啰皂?

家  郎  是。

胡  彦  卖奇鱼来——

家  郎  大爷,有个卖奇鱼的。

卢世宽  卖奇鱼的?

家  郎  卖奇鱼的。

卢世宽  好,问问他卖的什么鱼?

家  郎  是,我说老头!我家大爷问你卖的什么鱼?

胡  彦  噢,人头鱼体娃娃鱼。

家  郎  娃娃鱼?大爷,他卖的是什么人头鱼体娃娃鱼。

卢世宽  娃娃鱼?

家  郎  娃娃鱼

卢世宽  好,拿来大爷我看过。

家  郎  是。

卢世宽  哟,嗨嗨嗨,人头。

众家丁  鱼身子。

卢世宽  娃娃鱼。

众家丁  娃娃鱼。

家  郎  买上吧,好鱼,放到咱们那鱼缸里头这,出溜溜就上去了,出溜溜下来了。上去下来下来上去,十分好看的。

卢世宽  噢,放到咱们那鱼缸缸里头,那出溜溜就上去了,出溜溜下来,十分好看的?

众家丁  好看,买上哇。

卢世宽  买上哇?

众家丁  买上哇。

卢世宽  好,老头,这鱼你要卖多少钱那?

胡  彦  两贯铜钱。

卢世宽  我说老头,这鱼也不过三二斤兼重,你怎么就要卖两贯铜钱那?

胡  彦  啊,贵人用贵物,何言价高低。

卢世宽  哟嗨,会讲话。

家  郎  该发财,该发财。

卢世宽 

家  郎  哈哈哈哈哈!

众家丁

卢世宽  我说老头,大爷我不少给你,给你五百文铜钱,今天起身匆忙未曾带在身上,改日帅府来领,啊。

胡  彦  大爷,这伍佰就伍佰,我老汉是贱卖不赊帐。

众家丁  哟嗨!小看大爷呢!

卢世宽  小看大爷呢

众家丁  小看大爷哩。

卢世宽  哼,大爷我买你的鱼,那是高看与你,你真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你你你去!

胡  彦  住住住了!你等买鱼也罢不买鱼也罢,不该将我的鱼蓝摔在地上,赛虎家犬将我的十指咬烂,尔等真正不如禽兽!

众家丁  骂起来了。

卢世宽  大胆!

(唱)这一老头你好大胆,

大爷面前敢多言,

众家郎与爷狠狠打,

打那老头四十鞭。

众家丁  (白)打!

田玉川  住住住打着,这位公子请了!

卢世宽  嗨,哪里来的这一狂生,见了大爷我不来下跪,怎么才拱起你那狗爪爪来了?

田玉川  哼!强买奇鱼不付鱼钱,又命人拷打老翁,这不是以势压人吗?

卢世宽  哎——嗨嗨。我打不打,打的是卖鱼之人,与你个狂生何干?嗨!何情——

田玉川  哈!

路是宽  嗨!

田玉川  哈!

卢世宽

嗨哈哈哈哈!

田玉川

卢世宽  (唱)从哪里来了个狂生汉,

        在大爷面前你敢来多言。

(白)家郎!

家  郎  大爷。

卢世宽  上前问过他是什么人?

家  郎  是,嘟嘟嘟嘟,我家大爷问你是什么人?

田玉川  你问俺?

家  郎  问的就是你!

田玉川  我乃江夏县之子,姓田。

家  郎  他乃还是个地呱呱呢。大爷,他是江夏县之子,姓田。

卢世宽  怪道!

(唱)怪不得狂生逞好汉,

他的父官居是小小七品官。

田玉川  (白)你问了俺,俺也来问你,你是什么人?

卢世宽  你听了,

(唱)我的父官居总督府,

少爷名叫卢世宽。

劝你休把闲事管

惹恼大爷你活命难。

田玉川  (白)光天化日之下,强买奇鱼,又命人拷打老翁,倘若将它打死,难道你就不怕王法?

卢世宽  嗨——王法,屁法!到是你妈的头发!

(唱)纵然我把王法犯,

与你狂生何相干?

草蛇吞象不自量,

井底的蛤蟆你敢来翻天?

田玉川  (白)忠臣之子人人敬之,奸臣之子人人歹之。

众家丁  呵呵!骂起来了?

卢世宽  好脑!

(唱)狂生吃了豹子胆,

竟敢骂我卢世宽。

(白)叫家郎,

家  郎  大爷!

卢世宽  撒开赛虎犬!

田玉川  一拳打狗丧黄泉。

家  郎  (白)哈呀呀呀!把大爷给打死了!把大爷给打死了!

卢世宽  狗头!什么把大爷给打死了!想必是把大爷我的赛虎家犬给打死了。散开!嘟!这一狂生竟敢打死大爷我的赛虎家犬,那里容得!众家喽!

众家丁  有!

卢世宽  一起动手打那小子。

众家丁  哈!

点玉川  打来!

卢世宽  哟,啊呀!哈哈哈哈哈!哎呦呦,我的妈呀!啊咳咳咳!

田玉川  老翁快快逃命去吧!

胡  彦  浑身疼痛难以行走。

田玉川  待我扶你一把。啊,是我一拳将贼子打伤,帅爷知晓岂能与我干休?这?有了!我不免赶上前去,一拳将尔打死,免除后患,正是:

(念)量尔终有欠条臂,

叫尔永世不能威。

众家丁  (白)呀!咳咳咳咳咳!呀!咳咳咳咳咳!哎!大爷呢?哎!大爷呢?

家  郎  大爷——

众家丁  大爷——

卢世宽  呀——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哎——

众家郎  大爷

卢世宽  呀,啊呀!啊呀!呀!哎咳咳咳!

众家丁  大爷!大爷!

家  郎  呔!上下舟船听了!不准渡县衙之子过江,那家渡他过江,与他一律同罪。

田玉川  啊!贼子吩咐上下舟船,不许渡我过江,这便如何是好?有了!我不免暂时逃出龟山,再做道理,正是:

(念)双手拔开生死路,

暂且逃出是非坑。

众家丁  (白) 嗨!嗨!你上来?你上来?嗨!嗨!大爷,大爷,那狂生走了。

卢世宽  走了?

众家丁  走了。

卢世宽  唉!搀大爷来——

(唱)从哪里来了个狂生汉,

拳头子下来赛泰山。

众家郎。

众家丁  (白)大爷!

卢世宽  (唱)与大爷下船追赶。

众家丁  (白)是。

丁甲乙  大爷慢些!

家  郎  大爷那狂生走远了,赶不上了。

卢世宽  唉——

(唱)白白的挨了他一顿拳。

众家丁  啊!大爷。啊,大爷,啊,大爷。

卢世宽  唉!小子们

众家丁  大爷。

卢世宽  大爷我走不动了,把大爷我抬上吧。

众家丁  啊!抬上吧,抬上吧。啊哟,啊哟!大爷,大爷,大爷,抬不动了。

卢世宽  抬不动了?

众家丁  抬不动了。

卢世宽  抬不动了也得抬!

家  郎  县衙之子来了!

众家丁  嗨 昂——

卢世宽  嗨!没啦——

胡风莲  (唱)老爹爹到龟山去把鱼卖,

        眼看着日过午不见回来,

        怕只怕卖奇鱼惹下祸害,

等爹爹他回来细问明白。

胡  彦  唉!

(唱)很贼子气得我牙根咬烂,

打得我浑身疼血染衣衫。

走一步跌一跤我来在江岸,

叫一声凤莲女快将父搀

胡风莲  (白)爹爹,爹爹快回!

胡  彦  儿啊!

胡风莲  爹爹,爹爹,这是怎么样了?爹爹,来坐。爹爹,爹爹。爹爹,爹爹龟山卖鱼,为何落下这般模样?

胡  彦  儿啊——

(唱)  龟山遇见卢世宽,

强买父鱼不与钱。

赛虎犬将父的十指咬烂,

众家丁又打父四十皮鞭。

胡风莲  (白)难道就无人相劝?

胡  彦  (唱)多亏县衙田公子,

搭救为父活命还。

若儿为父把命短断,

我的儿

胡风莲  (白)爹爹——

胡  彦  (唱)与父报仇冤。

(白)呜——

胡风莲  (白)爹爹,爹爹,扎挣些!

胡  彦  (唱)正讲话只觉得头昏气喘,

胡风莲  (白)爹爹。

胡  彦  (唱)难料我命难保全。

胡风莲  (白) 爹爹,爹爹!爹爹,怎么了,快!爹爹呀——

(唱)霎时间老爹爹血冷气断,

爹爹呀,爹爹呀,苦苦泪水滚心间。

凤莲发下宏誓愿,

要与爹爹冤报冤。

(白)爹爹——呜。

卢  林  呜哼!

        (念)巍巍总督府,

令出神鬼惊。

卢夫人  光阴催人老,

红粉变白头。

卢凤英  绣楼描龙凤,

静寂读诗文。

(白)参见爹娘。

卢  林 

        少礼坐了

卢夫人

胡凤英  儿谢坐。

家  郎  报!

(念)有事不得不报,

无事不敢乱传。

(白)中军大人,大事不好!

中  军  何事惊慌?

家  郎  我家大爷游玩龟山,被人打伤回来。

中  军  噢!现在哪里?

家  郎  现在府门以外。

中  军  这还了得,稍等。禀帅爷大事不好!

卢  林  何事惊慌?

中  军  我家大爷龟山游玩被人打伤回府。

卢  林  噢,

卢  林

现在那里?

卢夫人

中  军  现在府门以外

卢  林

快快扶了上来。

卢夫人

中  军  扶了上来!

家  郎  扶上来!

卢  林

        儿啊醒来!

卢夫人

卢  林  儿啊!儿啊,醒来——嘟!何人将你家少爷打伤?还不依实的讲来!

家  郎  帅爷——

家  郎  (唱)我家大爷游龟山,

遇见县子田玉川。

一拳打死赛虎犬,

二十名家郎带伤还。

卢  林  (白)好脑!

       (唱)听一言不由我气冲牛斗,

县衙子做此事毫无来由。

(白)那狂生现在何处?

家  郎  现在龟山。

卢  林  嗯,中军听令——

中  军  在。

卢  林  拿我令箭,吩咐有营唐将,带领五百人马,搜山捉拿狂生,不得有误!家郎跟随。

中  军  得令!

卢  林

        儿啊醒来!儿啊,醒来——

卢夫人

卢  林  儿啊!

卢世款  达达.

卢  林

        儿呀!

卢夫人

卢世宽  妈妈。

卢夫人  儿啊

卢凤英  哥哥!

卢世宽  哥哥的妹子。

卢凤英  哥哥!

卢世宽  儿我不得活活了。

卢  林

        儿啊扎挣着!

卢夫人

卢世宽  (唱)你的儿游玩在龟山,

遇见县衙田玉川。

将儿的骨头全打断,

二十名家郎啊哟带伤还。

卢  林  (白)啊呀,好贼子!

卢凤英  爹爹,是你常常言讲,那江夏县为官清正,怎能纵子行凶,打伤我家哥哥,这其中必有什么缘故?

卢  林  噢,

卢世宽  我说哥哥的妹子。

卢凤英  哥哥。

卢世宽  那狂生把哥哥我打成这般模样,你不来心疼,反而替那狂生说话,幸亏你二人没有见面,你二人要是见了面,必定会——

卢  林

        唉!胡说些甚么?

卢夫人

卢  林

        儿啊!

卢夫人

卢凤英  哥哥。

卢  林

        儿啊!

卢夫人

卢凤英  哥哥。

卢夫人  儿啊!

卢  林 

扎挣着!

卢夫人

卢世宽  (唱)正与爹娘来讲话,

腹内疼痛为那般?

卢  林  (白)儿啊,扎挣着。

卢夫人  儿啊,扎挣着。

卢世宽  (唱)是是是来明白了,

想必我命难保全。

卢  林  (白)唉,你扎挣着。

卢  林

        儿啊!儿啊!儿啊!儿啊——啊!

卢夫人

卢世宽  妹子。

卢  林  啊!

卢夫人  儿啊!

卢  林  唉!

卢世宽  达达。

卢凤英  哥哥!

卢世宽  妈妈!

卢  林  唉——

卢夫人  儿啊,儿啊!

卢  林  呵呵

卢夫人  儿啊,儿啊!

卢  林  嗨唉!

卢  林  儿呀——

卢夫人  儿,儿啊!

卢凤英  哥哥!

卢  林  儿呀,啊——

卢夫人  儿啊!

卢  林

        儿啊——啊!

卢夫人

卢凤英  哥哥——

卢  林  (唱)一见我儿把命丧,

卢夫人  (唱)断了卢门后代男。

(白)罢了儿啊——

卢  林  夫人女儿不必痛哭,且回后堂,待老夫过衙搜县,哎吔!

(念)可恨县衙小狗官,

无辜打死我儿男——、

第三场  搜  衙

田云山  嗯哼!

(念)衙下无事胜有事,

深受皇恩代代荣。

田云山  夫人请!

田  明  报,禀爷,卢大人过衙搜县。

田云山  啊!夫人回避,传出有请!

田  明  是。有请!

卢  林  哈哈!哈哈!嗨嗨!哈哈哈哈哈!来!哈啊!嗯——

田云山  不知卢大人驾临卑衙,恕无远迎,当面恕罪。

卢  林  起过一旁,江夏县!我来问你,你有几个儿子?

田云山  卑职原有一子,怎敢劳动大人动问?

卢  林  每日务干何事?

田云山  初读诗书,儒学生员。

卢  林  啊呀好!好一个儒学生员,嗯,快快让他见过老夫。

田云山  卑职遵命,田明,快唤你家少爷前来,

田  明  我家少爷游学未归。

田云山  噢——啊呀,这个奴才越发不成人了。卢大人,卑职儿子实实不在衙下,不知大人唤他前来,有何训教?

卢  林  嘟!方才言在,又言未归,分明是藏子不献,校尉们!

校  尉  在!

卢  林  两廊去搜!

校  尉  啊! 两廊无有。

卢  林  起过一旁!江夏县!交出逆子还则罢了,如若不干,拿你狗官顶案!

田云山  哎呀——不知卑职儿子身犯大人何令?有劳大人与卑职讲一明白。

卢  林  你且听了!

(唱)你的儿在龟山横行大胆,

打死我赛虎犬就在龟山。

又打伤我的儿回府明断,

今日里要拿他去把命还。

        (白)昂,昂。

田云山  (唱)听一言吓破尔的胆,

小奴才闯下祸滔天。

卢  林  (白)噢!啊——呵!

田云山  (唱)无故打死帅府子,

其中必有祸事端。

(白)请问大人,卑职儿子打死帅府公子,公子尸首现在何处?

卢  林  尸首现在帅府,狗官不信你亲自去验!

田云山  这中间可有见证?

卢  林  怎么,狗官你还要见证?你且听了:

(唱)帅府里众家郎俱都打散,

你问我要见证所为那般。

隐藏着你的儿居心不善,

今日里拿狗官去把命还。

(白)校尉们!

众校尉  有!

卢  林  将狗官拿下了

众校尉  啊!

田云山  慢慢慢着——卢大人,卑职儿子打死帅府公子,卢大人不通布案三司,无辜要拿俺七品县令,诚恐你拿俺不了——

卢  林  啊呀!来来来么!你子打死我儿,反倒老夫无理?好不叫人气,气,啊——脑!啊啊——噢!

田云山  卢大人暂息雷庭之怒,莫发虎狼之威,听卑职与你细表情由。卑职原有一子,名叫玉川,初读诗书,儒学生员,那日游学至今未归,忽然卢大人驾临卑衙,言说卑职之子打死帅府公子,这真假难辩,卢大人你今日过的衙来,何必发这样的伤神虎威——

卢  林   啊——啊!呔,呔,呔,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啊——嗨!

田云山  (唱)大明曰法律通天下,

        卢大人还须要仔细详察。

咱两家素日无牵挂,

你不该越三司私搜县衙。

卢  林  (白)哼!

田云山  (唱)自古道江河无风浪不大,

卢  林  (白)唉——啊!哈哈哈哈哈!啊!呵!

田云山  (唱)既斗殴还需有是非根芽。

卢大人一品官权高势大,

还需要案律断仔细盘查。

卢  林  (白)嗨!你到讲了个偏偏有理,既然不是你子打死,你身为七品县令,就该急出海批,捉拿凶手与我儿抵偿性命。

田云山  卑职所管何事?

卢  林  若是你子打死?,

田云山  叫他奴才偿命。

卢  林  你不要放他逃走?

田云山  卑职焉能见他!

卢  林  哼!谅你狗官不敢!啊!吔!

(念)任你口巧舌又辩,

量尔插翅难上天。

(白)校尉!打娇来——回——唉!嗨嗨嗨嗨嗨!啊!哼!好你狗官,你到讲个偏偏有理,嗯——哈哈!你到讲个偏偏有理,哼哼啊哈哈哈哈哈哈!

田云山  送大人!

卢  林  免!

田云山  啊呀,天哪!老天,好你玉川奴才,无辜闯下滔天大祸,何不叫人气——

田夫人  老爷!

田  明  老爷!

田云山  啊呀,好奴才,啊!

田夫人  老爷醒来。

田云山  唉——

田夫人  啊——老爷为妻在屏风后面,听得明白,想是帅府公子不仁,惹恼你我儿子,才能打着与他,老爷就该详情断理。

田云山  啊呀夫人哪,纵然帅府公子不仁,与他奴才何干何序?

(唱)奴才吃了豹子胆,

无故闯下祸滔天。

田夫人  (唱)至今绝了田门后,

相见娇儿难上难。

(白)啊,老爷就该寻找你我的儿子,了解此案。

田云山  夫人言之有理,田明。

田  明  有。

田云山  带领二十人役,龟山捉拿你家少爷,好与帅府定案。

田  明  遵命。

田云山   (念)晴天霹雳响,

田夫人  无故起祸端。

第四场  藏  舟

田玉川  啊嗨!

(念)一口恶气冲牛斗,

俺与冤家做对头。

生田军,是我在龟山报打不平,打伤帅府公子,帅爷差人龟山前后捉拿与我,我该逃向那里?这,这。

唐兵内  拿玉川呀!

田玉川  不不不好——

(唱)官兵不住连声喊,

口口声声拿玉川。

猛然抬起头观看,

呀!上河飘下一舟船。

(白)呔!快快将船靠岸,渡生过江——

胡风莲  来了——

        (唱)爹爹呀,怀抱着父尸首肝肠寸断,

爹爹呀,爹爹呀,在船舱哭死我胡风莲。

猛然抬头观看,

江岸站下一少年。

田玉川  (白)大姐快快将船靠岸,渡生过江。

胡风莲  (白)啊呀。

(唱)你就不看我船舱血淋淋尸首啊,

叫声公子抬头看

血淋淋尸首在舟船。

君子何处寻方便,

我这里不是渡人的船。

田玉川  (白)大姐,血淋淋尸首他是何人?

胡风莲  你听:

        (唱)总督府下卢公子,

打死我父丧黄泉。

田玉川  (白)大姐,你父可是在龟山卖娃娃鱼的老翁?

胡风莲  正是我家爹爹,公子你如何知晓?

田玉川  呀,鱼大姐!生在龟山为救你父,抱打不平打伤帅府公子,帅爷差人前后龟山捉拿与我,大姐若能渡生过岸,就是学生的救命恩人。

胡风莲  啊——原是救命恩人到了,快快上船!

田玉川  搭了扶手。大姐请来见礼。

胡风莲  还礼了。

唐兵内  奥噢噢噢——

田玉川  渔大姐!官兵追赶前来,是我该在那里藏躲?

胡风莲  这——这,这,公子哪!如其不然暂且藏在我父尸首下面,等他们走后,在想脱逃之策。

田玉川  好!快快将尸扶起。

胡风莲  快快藏起来!

田玉川  唉!

众唐军  喂!

家  郎  禀爷,来到江边。

唐  将  与爷接马。

家  郎  有一女子独驾孤舟。

唐  将  叫那女子将船拔过岸来,爷我要搜要验。

家  郎  是,呔!那一女子将船拔过岸来。我家老爷要搜要验。

胡风莲  这——不好——

(唱)江岸上官兵俱布满,

看来一定要搜船。

凤莲放开破天胆,

巧言冷语将他瞒。

(白)将我唤上前来要搜验什么?

唐  将  这一民女,只因县衙之子打死帅府公子,帅爷命我们龟山前后,捉拿凶犯,诚恐藏在你的船舱,你速速将船靠过岸来,爷我要搜要验——

胡风莲  你们即是官兵到来,一个个瞎了眼不成!

家  郎  哈哈!骂起来了!

胡风莲  哎!

(唱)你就不看我这船舱血淋淋的尸首啊!

请爷来抬头看,

血淋淋尸首在船舱。

唐  将  (白)这血淋淋尸首他是何人?

胡风莲  (白)将军那!

(唱)我父买鱼遭惨案,

唐  将  (白)凶手是谁?

胡风莲  (唱)凶手就是卢世宽。

唐  将  (白)啊!

胡风莲  (唱)既然官兵捉凶犯,

        快与我父报仇冤。

唐  将  (白)啊!帅爷言道县衙之子打死帅府公子,这一女子言道,公子打死她父,今天这案官司叫我好不明白呀!

家  郎  这个老头不经打,没打几下就给死了?

唐  将  观见家郎在一旁自言自语,莫非此事他该晓得?家郎往上跪!

家  郎  唉,老爷!

唐  将  你家大爷游玩龟山,可是你跟随前去?

家  郎  是我跟随前去。

唐  将  县衙之子打死你家大爷,是你亲眼观见?

家  郎  是我亲眼观见。

唐  将  你家大爷打死那卖鱼之人,也是你亲眼观见?

家  郎  这,我不知道。

唐  将  嗯!不动大刑量你不招,来呀!

众唐兵  有!

唐  将  大刑伺候!

众唐兵  呵!

家  郎  哎呀呀!慢来慢来!我依实讲来。

唐  将  依实讲来。

家  郎  打是打来,可未曾打死,谁知那老儿回到船舱就给死了。

唐  将  这就是了。站过一旁。啊!帅爷,这就是你的不是,县衙之子打死你那儿子,你就晓得命我们,龟山前后捉拿凶犯,与你那儿子抵偿性命,你那儿子打死那卖鱼老翁,难道说这卖鱼之人,就不是父母所生吗?

胡风莲  苦哇!

唐  将  待我回府依实交令,家郎带马。

胡风莲  慢着!既是青天大老爷到来,快与我父报仇——

唐  将  啊!你!这一民女,州有州堂,县有县衙,那里所管那里去告,本府乃一武官,武官不理民事,家郎带马!

胡风莲  慢着!既然不理民事,那你搜什么船只?

唐  将  啊!

胡风莲  捉的什么凶手?

唐  将  这!

胡风莲  你说你讲!

唐  将  带马,带马。啊呀!好一张利嘴。

胡风莲  你们走去,难道说姑娘我就不敢告着他们——

田玉川  慢着——大姐官兵走后不必追赶,快快开船——

胡风莲  唉——哎!

(唱)我好作难也——

几句话说的那官兵走远,

这才算救下了避难少年。

我这里驾小舟离了江岸,

摇至在芦苇中暂把身安。

田玉川  (白)大姐,船到那里?

胡风莲  船到无人之处,公子请出舱来。

田玉川  将尸扶起。大姐转上受生一拜。

胡风莲  慢着, 公子为救我父,闯下滔天大祸,奴未曾谢过,焉敢劳动公子膝下之苦?

田玉川  唉,生救你父,未曾活命,大姐救生不死,就是生的救命恩人,来来来转上受生一拜!

胡风莲  慢着!啊,船舱窄小,不必行此大礼。

田玉川  如此面过生了?

胡风莲  你我省礼了。

田玉川  好说。

胡风莲  啊,公子有何高见,就该与我那死去的爹爹报仇哇——

田玉川  大姐,要与你父报仇不难,你我就该另想良策。

胡凤莲  呃,苦命的爹——

田玉川  住口!大姐你看岸上都是官兵的耳目,倘若被他们听到将生拿去,又要连累大姐的舱不便,大姐,你低声些忍耐些——

胡风莲  唉——呃!

(唱)我好作难呀——

我不敢高声哭暗把泪掉,

为公子忍着泪等待今宵。

丧父仇不能报儿落不孝,

只落得坐船舱静静悄悄。

田玉川  (念)坐在孤舟上,

        明月照小舱。

抬头观星斗,

呃!低头想爹娘。

(唱)耳听得江岸上起了更点,

田玉川心有事坐立不安。

恨只恨卢世宽欺压良善,

害得我伤人命套在外边。

若不是渔大姐救我脱险,

险些儿落虎口性命难全。

月光下把大姐用目观看,

渔家女此遭遇实实可怜。

我为她抱不平身遭大难,

他为我顾不得男女避嫌。

我二人真乃是同舟共难,

倒不如结亲眷偕老百年。

如不然把婚事话讲当面,

渔大姐船重孝怎好开言。

闷悠悠坐船舱左盼右算,

痴呆呆对流水不敢多言。

胡风莲  啊——

(唱)耳听得江岸上二更四点,

夜深静薄命女心似箭穿。

尘世上苦命人千千万万,

谁像我胡风莲命如黄连。

遭不幸我的母早把命断,

到今春十六岁我父命亡。

血淋淋父尸首未曾葬掩,

船舱上又藏下田家少年。

月光下把公子仔细观看,

好一个奇男子美貌少年。

想公子读诗书广有识见,

能打死帅府子文武双全。

为我父抱不平身遭大难,

他乃是英雄胆大好儿男。

孤身女到后来有谁照管,

无亲眷无依靠有谁可怜。

若能够我与他结为亲眷,

也能够为我父报仇伸冤。

如然把亲事我讲在当面,

羞得我女孩儿难以近前。

可怜我渔家女出身贫贱,

怎能够与公子结为良缘。

眼看着就到了更深夜半,

我唤醒公子他才好交言。

田玉川  (白) 大姐,你点船为何?

胡风莲  公子有何高见,就该与我那死去的爹爹报仇哇——

田玉川  大姐要与你父报仇不难,你家住那里姓甚名谁,对生讲说一遍。生好与你详情写状,

胡风莲  (白)公子既问,请听——

(唱)家住在湖北武昌地面,

我的父名胡彦排行第三。

上无兄下无弟孤身无伴,

父去世只留下胡风莲。

田玉川  (白)大姐,我家爹爹只知我打死帅府公子,哪知帅府公子又打死你父,大姐就该去到县衙喊冤,将此事禀明我家爹爹,我家爹爹若知详情,定将这两案官司,和在一处,岂不是一命顶一命,两全其美,一举两得。

胡风莲  请问公子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你家中还有些什么人?对奴讲说一遍,一来为我父报仇,二来好与公子送一信息。

田玉川  大姐既问,听声道来——

(唱)田玉川表家园笑容满面,

我家乡居住在山西太原。

我的父田云山江夏知县,

学生我名田车字表玉川。

上无兄下无弟孤身无伴,

我今年十八岁未定姻缘。

胡风莲  (白)我问你家园之事,可那个问你姻缘不姻缘!

田玉川  大姐既问,生不得不说,不得不讲啊?啊,请问大姐你可曾许人?

胡风莲  这个——

田玉川  有了?

胡风莲  啊!

田玉川  还是无有?

胡风莲  啊,啊,啊, 啊——

(唱)一句话问的我羞红满面,

低下头应一声我未定姻缘。

田玉川  (白)大姐,是你方才言道大姐为许,生我也未娶,咱二人真乃是天配就得一对鸯——

胡风莲  鸳什么?

田玉川  鸳。

胡风莲  鸳什么?鸳什么?鸳什么?

田玉川  冤枉哪!

胡风莲  啊,冤枉哪——

田玉川  大姐你就该取来纸墨笔砚,生好与你详情写状。

胡风莲  打鱼的小舟无有纸墨笔砚。

田玉川  可也是呀,这打鱼的小舟,哪来的纸墨笔砚?啊,大姐你就该去到县衙击鼓也可,口述也好。

胡风莲  击鼓口述,青天大老爷不准,也是一场的枉然。

田玉川  哎呀是啊!击鼓口述我家爹爹不准,也是一场枉然,啊呀!这这这!嗯, 有了!大姐这是生我家传瑰宝蝴蝶杯,大姐将他带在身旁,去到县衙喊冤,无有人盘查还着罢了,若有人盘查,你就说我母娘家侄女要见,讲话说明。大姐请来接杯。

胡风莲  拿来!请问公子此杯有何贵处?为何称它传家瑰宝?

田玉川  大姐休要小量此杯,此杯名为蝴蝶杯,若有饮酒之人将酒斟在杯内,酒面就有五彩蝴蝶飞来绕去,将酒饮干,蝴蝶自然不见,这就是此杯的贵处可——

(唱)蝴蝶杯传家宝千金难买,

斟美酒自有那蝴蝶飞来。

渔大姐将宝杯好好携带,

带县衙建我父自有安排。

胡风莲  (白)噢,此杯既是你家传家瑰宝,轻轻赠与外人,倘若失掉,那时节你悔之晚矣!

田玉川  哎呀着哇!蝴蝶杯乃我传家瑰宝,轻轻赠与外人,倘若丢失,岂不悔之晚矣!啊,大姐是你方才言道,大姐为许 生我也还未娶,我有心与大姐结为百年之好,不知大姐你意如何?

胡风莲  这个——

田玉川  愿意了?

胡风莲  啊!

田玉川  还是不愿意?

胡风莲  啊!啊——

(唱)他那里提婚姻我心情愿,

女孩儿羞答答不好开言。

手捧上蝴蝶杯难舍难放,

田玉川  (白)大姐从下亲事将杯收起,倘若不从亲事,拿生的杯来,那生的杯来,那生的杯来?

胡风莲  这,这,这——

        (唱)喜滋滋将宝杯藏在怀间。

田玉川  (唱) 见大姐藏宝杯笑容满面,

蝴蝶杯在中间定下良缘。

胡风莲  公子,你听谯楼三更三点。

田玉川  大姐将船拔回汉镇,生我自有逃生之计。大姐你要多多保重了!

胡风莲  你也要多加小心了。!

田玉川  开船!

胡风莲  公子将身站稳,待奴开船。川到无人之处快快下船!

田玉川  搭了扶手,正是:

(念)今日分别后,

何日在相逢。呃!

胡风莲  公子逃过汉镇,我不免将船拔回武昌,即日县衙喊冤,可说是卢林啊卢林,姑娘我岂能与你白白罢了不成哪——

第五场  献  杯

田云山  嗯哼——

(念)无缘无故起祸端,

田夫人  (念)思念娇儿泪不干。

田云山  (白)夫人——请!

田夫人  老爷——请!

田家明  报—— 禀老爷。

田云山  何事?

田家明  衙外有一民女言说,太太娘家侄女来投。

田夫人  哎!老生本是山西太原人氏,原郡无有侄女,纵有侄女,山高路远也来不到此地呀?

田家明  啊呀,是啊—— 小人也是那样说起,是她言道有两句相逢的话儿。

田云山 

        什么相逢的话儿?

田夫人

田  明  若要重相会,来看蝴蝶杯。

田云山

        什么,什么,蝴蝶杯。

田夫人

田夫人  啊,老爷。

田云山  夫人。

田夫人  蝴蝶杯乃是咱家传家瑰宝,你我的儿子随身所带,怎能落于他人之手,其中别有缘故,老爷,就该将那女子唤进二堂问个明白。

田云山  夫人言之是理,田明。

田  明  有。

田云山  唤哪民女二堂回话

田  明  是,民女走来。

胡风莲  来了,可容我相见?

田  明  容你相见随我来。

胡风莲  前边带路,老爷太太在哪里老爷太太在?

田  明  上座的就是。

胡风莲  老爷太太,民女冤屈冤枉啊!

田云山  啊 这一民女方才在衙外言道,我家夫人娘家侄女要见,进的二堂,你却怎么满口喊起冤来了?

田夫人  是啊?

胡风莲  老爷太太,民女我有杀父之仇未曾得报,因而扮作太太娘家侄女进的二堂,望求青天太爷与民公断,

田云山  呵——

胡风莲  (唱)小女子冤枉大如天,

我不能击鼓去喊冤。

青天太爷与民定断,

小女子我要报杀父仇冤。

田云山 (白) 夫人!

田夫人  老爷!

田云山  听民女讲说一遍,下官的事来了——

(唱)你我的儿子未结案,

民女又报杀父冤。

一案未了又一案,

到叫下官做了难。

田夫人  (白)啊老爷莫要愁烦,这一民女。

胡风莲  太太!

田夫人  何人打死你父,上座的我家老爷莫要害怕,慢慢的讲来。

胡风莲  (唱)胡风莲跪二堂泪流满面,老爷太太呀!

田夫人  (白)不要痛哭慢慢的讲来。

胡风莲  (唱)尊老爷和太太细听民言。

田夫人  (白)家住哪里

胡风莲  (唱)家住在湖北省武昌地面,

田夫人  (白) 你父何名

胡风莲  (唱)我的父名胡彦排行第三。

田夫人  (白)兄弟几人

胡风莲  (唱)上无兄下无弟孤身无伴,

母去世我父女苦度饥寒。

打住了人头鱼十分的罕见,

我的父卖鱼儿去到龟山。

在龟山遇见了卢世宽,

他强买奇鱼不付钱。

我的父上前去与他理辨,

那贼子将鱼儿摔在尘埃。

我的父急慌忙去把鱼捡,

赛虎犬将鱼儿一口吞餐。

赛虎犬将我父十指咬烂,

众家奴打我父数十皮鞭。

多亏县衙田公子,

才救我父回渔船。

我的父渔船把命断,

因此上假投亲二堂喊冤。

田夫人  (唱)转面来把民女一声呼唤,

听老生把话儿细对你言。

(白)这一民女。

胡风莲  太太。

田夫人  你可知在龟山,为救你父打伤帅府公子,他是何人?

胡风莲  民女不知。

田夫人  老生不对你说量你也不知,那是老生我的儿子,在龟山为救你父,抱打不平,打伤帅府的公子,帅府差人前来,要拿我家老爷前去定案,我想我举家这场官司么——竟从你父女身旁说起了——

(唱)我的儿为你父身遭大难,

你又来假投亲二堂喊冤。

哭一声娇生子难得相见,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

胡风莲  (唱)见太太只哭的泪流满面,

我只得把真情细对她言。

(白)太太不必痛哭,只要与我父报仇,公子的性命么——

田云山 

怎样——

田夫人

胡风莲  大量无妨。

田云山

你可知我儿的下落?

田夫人 

胡风莲  是我将他放走了。

田夫人  奥——

田云山  啊呀!

田夫人  原来是救命恩人到了,大姐快快请起。

胡风莲  谢太太。

田夫人  田明。

田  明  有。

田夫人  与大姐打坐

田  明  是。

田夫人  啊慢着,大姐莫要害羞,这是我家人田明。田明,将坐稳好你就出去。

田  明  是。

田夫人  大姐请坐!

胡风莲  谢坐!

田夫人  大姐既知我儿的下落,就该对老生依实的讲来。

胡风莲  老爷太太,公子打那贼实实未曾打死,卢贼带领人马龟山前后捉拿公子哦!

(唱)我正在报父尸肝肠哭断,

田公子他逃难来到江边。

把他的前后事细讲一遍,

我才渡田公子上了舟船。

官兵们一声喊就要搜验,

田夫人  (白) 哪搜去了无有?

胡风莲  (唱)多亏我用巧言骗他们回还。

单等到三更后月往西转,

我才渡田公子过了汉关。

田夫人  (唱)鱼大姐把真情讲在当面,

倒叫我喜在心笑在眉间。

我的儿田玉川他把书念,

小奴才背父游龟山。

在龟山遇见那卢世宽,

他强买奇鱼不付钱。

我的儿上前去好言相劝,

卢公子不听劝反出恶言。

那时节惹恼了田玉川,

他报打不平在龟山。

一拳打死赛虎犬,

众家郎个个带伤还。

卢公子回府去他把命断,

卢大人差人役捉拿玉川。

我的儿逃到了江岸边,

鱼大姐救我儿上了舟船。

黄昏时我的儿他把船上,

三更前救我儿逃出难关。

男和女坐孤舟整整半晚,

难道说她二人就未曾交言。

如不然用言语把她指点,

(白)大姐——

(唱)鱼大姐进前来听我细言,

我的儿救你父你父命断。

鱼大姐救我儿还在人间,

似这样救命恩感恩非浅。

我情愿比犬马结草衔环,

(白)大姐请坐,请问大姐我那儿子什么时候上舟?

胡风莲  黄昏时候。

田夫人  子什么时候下舟呢

胡风莲  大约——啊!三更以后了。

田夫人  啊!什么什么三更以后了?大姐,老生有两句不识进退之言,讲出口来大姐莫要煩脑。

胡风莲  啊太太有何贵言请讲当面。

田夫人  大姐,我想你们那打鱼的小舟,长——不过丈余,宽不过数尺,舱前舱后,舱左舱右,也不过一席之地,一男一女,对坐孤舟,整整的半晚,你二人是怎样的叙话——又是怎样的交言呢?

胡风莲  这个!

田夫人  啊大姐虽是渔家女子,只生的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我那儿子虽读诗书儒学生员,怎比那昔日柳下惠坐怀不乱,依老生看来你二人定有什么干——

田云山  咳咳哼!

田夫人  定有什么干系——

(唱)你的父在渔船他把命断,

抛大姐无依靠孤孤单单。

劝大姐你莫顾虑无人照管,

当亲眷在衙下住上几年。

单等的我的儿一日回转,

他与你结兄妹理所当然。

我劝你将真情讲在当面,

说明了我老爷他替你伸冤。

胡风莲  (唱)几句话说的我羞红满面,

女孩儿羞答答怎好开言。

怀儿里掏宝杯老爷太太看,

田云山  奥——

胡风莲  老爷。.

田云山  夫人.。

田夫人  蝴蝶杯乃是怎家传家瑰宝,你我儿子随身所带,怎能落于他人之手?

田云山  是啊,蝴蝶黑乃是我传家瑰宝,怎样的到你手里呢?

胡风莲  老爷。

田云山  啊!

田夫人  老爷是你赠与她的?

田云山  下官无有呀?谁赠与你的?

胡风莲  太太,

田云山  啊!

田云山  夫人是你赠与她的?

田夫人  我可无有啊!

田云山  谁赠与你的?

田夫人  你讲啊!

胡风莲  (唱)我的那公——爹公、婆母娘呀!

我二人凭此杯定下良缘

田夫人  (唱)手捧过蝴蝶杯喜笑满面,

走上前把儿媳双手来搀。

  (白)老爷.

(唱)可惜你会进士江夏知县,

审不清这件事怎样居官。

蝴蝶杯在中间穿针引线,

她二人患难中定下姻缘。

田云山  (白)夫人你醒来吧,少时节卢府前来摧案,难道叫下官替这个奴才偿命不成吗?

田夫人  哎呀!是啊?

胡风莲  他要报伤子之仇我要报杀父仇冤,看那老贼怎样发落。

田云山  哦你有此胆量?

胡风莲  为父报冤何惧生死!

田云山  好,去到帅府看我眼色行事,夫人儿媳坐了。

田  明  禀老爷。

田云山  何事?

田  明  卢府差人前来催案。

田云山  夫人儿媳回避,传出有请。

田  明  报禀老爷。

田云山  何事?

田  明  卢府差人前来摧案。

田云山  夫人儿媳回避,传出有请。

田  明  是,有请!

差  人  嗨!江夏县,你子可曾带到?

田云山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差  人  嘟!分明是藏子不献,哪里容得?小子们!

衙  役  有!

差  人  将他绑了。

衙  役  噢!

田云山  哎也!(念)执法又将法来犯,面见三司有何难。

差  人  押上走!

衙  役  噢!

田  明  请太太。

田夫人  哎呀不好!方才来了一稍人马,将我家老爷拿去,看来凶多吉少,这便如何是好?

胡风莲  待儿去到帅府喊冤。

田夫人  好,蝴蝶杯带在身旁,田明暗暗相送。

田  明  是。

胡风莲  儿遵命。

(唱)放下一身破天胆,

要与爹爹冤报冤。

(白)婆母请回——

田夫人  (唱)我媳妇口巧舌又辩,

与我老爷把案翻。

老生二堂来惦念,

盼望老爷无事还。【剧终】

第六场  会  审

卢  林  (念)缉拿县衙小狗官,

邀请三司把案完。

中  军  禀帅爷,布案三司请到。

卢  林  吩咐外厢开门有请。

中  军  (白)外厢开门!

校尉内  开门!

徐锡恭  董大人。

董  温  徐大人。

徐锡恭

大人请!

董  温

郝子良  董大人。

董  温  郝大人。

郝子良

        大人请!

董  温

堂  让  郝大人。

郝子良  唐大人。

堂  让

        大人请!

郝子良

校尉内  掩门!

徐锡恭

董  温

        卢大人,要我们布案三司前来,有何事议?

徐锡恭

堂  让

卢  林 只因县衙狗子打死老夫的虎子,请众位大人前来审理此事。

徐锡恭

郝子良

        江夏县?

董  温

堂  让

卢  林  差人去提,想必就到。

差  人  报,江夏县带到交牌。

卢  林  让狗官报门而进。

中  军  嗨!江夏县报门而进。

田云山  嗯哼,即知大明法律,何惧帅堂虎威。报——江夏县报门,江夏县叩见众位大人。

卢  林  取刑。

中  军  啊!

卢  林  江夏县,你子可曾带到?

田云山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卢  林  哈,狗官藏子不献,那里容得,校尉们!

校  尉  有!

卢  林  拉下去砍了!

校  尉  哈。

田云山  慢慢慢着!帅府的钢刀虽快,需看大明法律。卑职上得堂来,通州布案三司,一时未曾更正明白,无辜要斩俺七品县令,诚恐你斩俺不了!

卢  林  这——

徐锡恭  江夏县,你子打死帅府公子,不来绑子偿命,还来狡辩帅府不成?

田云山  徐大人,卑职的儿子打死帅府的公子,大人亲眼观见还是耳闻呢?

徐锡恭  卢大人亲口言说,难道我们布案三司,还赖你一条人命不成?

田云山  唉!人命事件,需要得实。上的堂来,尽听帅爷一面之言,这岂是你我做官的所为吗?

卢  林

徐锡恭

董  温  啊!

郝子良

堂  让

卢  林 这这 嗨嗨嗨哈哈哈哈唉嗨!

田云山  (唱)大明法律昭彰有,

        官高一品理通天。

今通布案三司面,

诚恐难斩七品官。

董  温  (白)卢大人,江夏县讲的倒也在理,就该命他对我们依实的讲来?

卢  林  就命他依实讲来。

徐锡恭

董  温 

        江夏县,你就该对我们布案三司依实的讲来?

郝子良

堂  让

田云山  众位大人开了天高地厚之恩,容卑职分诉,卑职告禀——卑职,原有一子名叫玉川,初读诗书,儒学生员,那日游学,至今未归,忽然卢大人驾临卑衙,言说卑职之子打死帅府公子,公子尸首现在帅府,恶犬命丧龟山,况龟山乃万民乘凉拥集之地,他二人行凶斗殴,难道这中间就无有三二人见证?

卢  林  唉,这个——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有也无有?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唉!

田云山  一无有乡保投案,二无凶犯的实,若有乡保投案凶犯的实,大人急传将令,卑职急出海批,捉拿凶手,好与帅府公子抵偿性命,慢说是帅府的公子,就是那民间有状,状——必然高在被指的衙下,有什么争业霸产,打架斗殴,抢夺民女,就是那奸情盗——

卢  林  哎——盗什么?

田云山  盗案——

卢  林  哼!

田云山  倘若告在卑职的衙下,卑职依理公断,常言道的好,尸体不离寸地,冤仇必有证件,尸体离了寸地,冤仇必无证件,况且帅府的公子,乃将门之子,必有什么拳棒之人,卑职的儿子是个儒学,一个儒学焉能打死将门之子,二十名家郎,还有什么赛虎的家犬?啊呀!卑职无有此子,若有此子何不奏明圣上,好与国家出力报效,焉能叫他苦读诗书,死守寒窗,学卑职这小小七品县令么——

卢  林  啊——这这这嗨嗨嗨嗨嗨!唉!

田云山  (唱)卢大人官居总督院,

卑职小小七品官。

一无仇二无怨,

焉能打死帅府男伤人命。

哪个敢作见证?

卢  林  唉——嗨!啊!呵!

田云山  (唱)何必依势压下官。

众位大人依理断,

谁是谁非当面言。

董  温 (白)你到说了个偏偏有理?既然不是你子打死,你身为一县之主,就该急出海批捉拿凶手,与公子抵偿性命。

田云山  卑职所管何事?

董  温  若是你子打死,

田云山  叫他奴才偿命。

董  温  你可不要放他逃走。

田云山  卑职焉能岂应他?

董  温  卢大人,看事如何?

卢  林  好脑!

(唱)若要你子逃活命,

除非是日出西山往东返。

胡风莲  (唱)帅府势力大如天。

(白)冤枉——

中  军  何人喊冤?

校尉内  有一名女喊冤。

中  军  周有州堂县有县衙,总督府不理民事,打了出去!

胡风莲  且慢!小女子冤情重大,非离总督衙门万万管他不下。

中  军  告的何人?

胡风莲  我告的是那——

中  军  讲!

胡风莲  江夏县。

中  军  什么什么江夏县,带带带着了。禀帅爷,有一民女喊冤。

卢  林  周有州堂,县有县衙,总督府不理民事,打了出去!

中  军  她告的不是旁人,

卢  林  她告的那个?

中  军  江夏县。

卢  林   啊!什么什么江夏县,带带带上来。

中  军  带上来!

董  温  这一民女为何来到总督府喊冤?

胡风莲  请问众位大人,那一位是总督卢大人?

徐锡恭

董  温 

        上座的就是。

郝子良

堂  让

胡风莲  卢大人,卢贼!

卢  林  嗨!胆大的民女,上的堂来叫骂老夫,那里容得,校尉们!

校  尉  有!

卢  林  拉下去砍了。

校  尉  哦。

董  温  慢慢慢着,这一女子上得堂来满眼含泪,满口喊冤,你有齐天冤枉,问明了在斩,校尉出去。这一民女,有何冤枉就该对我们布案三司,依实讲来。

卢大人,卢贼!大人哪——

卢  林  嗨!

胡风莲  照你这样官大势众,纵子行凶,私养恶犬,大闹龟山,强买民鱼,不付鱼钱,无辜打伤我家爹爹,照你这样的施压人哪——这尘世上哪有百姓活!

(唱)私养恶犬游龟山,

打死我父丧黄泉。

众大人依理断,

民女要报丧父冤。

卢  林  哈哈,嗨嗨!这,这这这这!啊!来来来么!县衙之子打死我儿,这一民女言道,我儿在世又有打死她父,见天这官司么——唉!倒有些糊涂。

徐锡恭

董  温 

        原有些糊涂。

郝子良

堂  让

卢  林  唉!

郝子良  啊,众位大人。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

堂  让

郝子良  听民女讲说一遍,今天这官司,中间有个见证者方好

徐锡恭

董  温 

        是啊?有一见证者方好。

堂  让

郝子良  现有帅府的家郎跟随。江夏县,你且下堂

田云山  卑职遵命

郝子良  中军,唤帅府家郎上堂

中  军  帅府家郎上堂

家  郎  来来来了——。帅府家郎与老爷叩头。

郝子良  下跪的是帅府家郎?

家  郎  正是小人。

郝子良  你家大爷游玩龟山,是你跟随前去?

家  郎  是我跟随前去。

郝子良  县衙之子打死你家大爷,是你亲眼观见?

家  郎  是我亲眼观见。

郝子良  你家大爷打死卖鱼之人,也是你亲眼观见?

家  郎  这,我不知道。

郝子良  哦,不动大刑量你不招。中军。

中  军  有!

郝子良  大刑伺候!

中  军  嗨

家  郎  慢慢慢来,待我依实讲来。

郝子良  讲。

家  郎  那一天,我随我家大爷游玩龟山,遇见一个卖奇鱼的老头,那老儿卖的   是人头鱼身的,那叫什么什么夸夸鱼。

郝子良  是娃娃鱼

家  郎  对对对就是那娃娃鱼,我家大爷见爱,要买他的鱼,那老儿要下两贯铜钱,我家大爷可是不少给他,给他五百文铜钱,只因今日起身速忙,未曾带在身上,改日帅府来领,那老儿言道,伍佰就伍佰,贱卖不赊帐,这贱卖不赊帐,就怒恼了我家大爷,将鱼蓝咔嚓摔在地上,又被赛虎家犬瞧见,上前将鱼一口吞在嘴里,那老儿不舍上前夺鱼,徒鱼儿没有夺下,把他的十指也给咬烂了。

胡风莲  苦哇!

家  郎  呀,说了半天这答答还跪着一个哩!我说女娃子不要哭,这还是个苦头头,那苦把把还在后头哩——

郝子良  嗯——向后来呢?

家  郎  后来?后来那老儿十指疼痛难忍,他就骂起我家大爷来了。

郝子良  他骂你家大爷,你们就该打他吗?

家  郎  打打打,打来么,我家大爷命我们,打他四十是皮鞭,管我一个人就打了三十九下半。

郝子良  为何不打够其数?

家  郎  正大的红火热闹,忽然起火带炮他就来了。

郝子良  何人来了?

家  郎  江夏县之子来了

郝子良  他来务干何事?

家  郎  他来相劝我家大爷

郝子良  你家大爷可曾听他的相劝?

家  郎  我家大爷哪能听他相劝?我家大爷不听他的相劝,他也就骂起我家大爷来了。

郝子良  他骂你家大爷何来?

家  郎  他骂我家大爷,忠臣之子人人敬之,奸臣之子人人得儿诛之,怒恼了我家大爷,命我撒开了赛虎家犬,去咬那生,谁知道那生拳头下来,犹如铁锤锤一般,嘣咚!把个赛虎家犬就给打死了,我家大爷越发的慎怒,命我们五四二十名人役,上前捉拿那生,谁知道那生拳头下来,压在泰山一般,就是这么一锤四个,两锤八个,三锤十二个,四锤十六个,五锤打伤我们二十个人役,打得我们东来的东倒,西来的西倒,打了我三拳,踢了我三脚,把我家大爷头上打了这么大,大个血泡,我见势不妙,抬起我家大爷就跑,回的府去禀与帅爷知晓,我只说歇一歇缓一缓,他就能好了,谁知道不多会儿嘴里哼哼,肚里疼痛眼睛这么一瞪,硬巴巴给死了。

郝子良  你讲的句句是实话?

家  郎  我讲的句句是实话,若有半句差,让我死后转个王八。

郝子良  下去。

家  郎  下去?下去就下去,连这两句话我都对答不上,焉敢吃帅府的大米干饭浇臊子?

徐锡恭

董  温 

啊,哈哈哈哈!

郝子良 。

堂  让

郝子良 (唱)听罢言来笑脸开,

董  温  这案官司断出来。

郝子良  打死鱼人定偿命,

董  温  渔家女子怎安排?

郝子良 (白) 啊,众位大人,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 。

堂  让

郝子良  听家郎讲说一遍,今天这官司,这那家该与那家偿命那?

徐锡恭

董  温 

是啊!那家该与那家偿命?

堂  让

卢  林  打死我儿难道就白白罢了不成?

董  温  打死你儿就该命我们布案三司,急出海批捉拿凶手。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这渔家女子呢?

郝子良 

堂  让

卢  林  这渔家女子么——

胡风莲  住住住了!打死你子就晓得偿命,打死我父,难道说庶民百姓,就不是父母所生?

(唱)卢林当堂不说理,

大明法律无处依。

看起来我命如蝼蚁,

碰死在公堂鸣冤屈。

郝子良  挡住着。

董  温    这一民女碰头寻死,难道连累我们布案三司一条人命不成?

胡风莲  众位大人不与民女做主,小女子万般无奈了——

董  温  民女低头,众位大人!

徐锡恭

郝子良  大人!

堂  让

董  温  我把他两家的官司公断了吧。

徐锡恭

郝子良  大人,请来公断。

堂  让

董  温  就命江夏县急出海批,捉拿凶手,与公子抵偿性命,

徐锡恭

郝子良  大人,这渔家女子呢?

堂  让

董  温  这渔家女子么——呜,老夫我自有安排。

徐锡恭

郝子良  大人高见?

堂  让

董  温  民女抬头。

胡风莲  大人

董  温  民女,你可认识老夫?

胡风莲  认不得。

董  温  老夫布政司董温,原郡家乡也有亲儿亲女,只是不在任上,老夫有心收你为义女,全当亲生看待,不知你意下如何?

胡风莲  这——如此爹爹在上受儿一拜。

董  温  受儿一拜,受儿一拜呀,哈哈!

徐锡恭

郝子良  哈哈哈哈哈!

堂  让

郝子良  大人请来恭喜!

董  温  不算大喜也算小喜。

郝子良  拿来?

董  温  什么?

郝子良  刚刚收下渔家女子,我要拿你这个老团鱼下酒所用那。

董  温  哼,我把你个黑乌龟!老夫刚刚收下渔家女子,未曾撒网打鱼,你就伸出你那爪儿来了,抓破渔网露出鱼儿,你将老夫我怎样个收网?

郝子良  我管你走脱不走脱,少不了你这个老团鱼,我要下酒所用那!

董  温  我把你个黑乌龟!

郝子良  老团鱼!

董  温  黑乌龟!

郝子良  取笑了!

董  温

哈哈哈哈哈!

郝子良

胡风莲  爹爹,快与我那死去的爹爹报仇哇!

董  温  那那那那,唉!报仇是要报仇,我儿不必着急,只是你父尸首现在河湾,每日风吹日晒,难道你就无有疼父的心肠吗?

胡风莲  苦命的爹爹——

董  温  我儿不必痛哭,家院!

家  院  有!

董  温  回府去上十两纹银,买来棺箱一口,去到河湾祭奠你鱼老伯的尸首,然后用小较,把姑娘抬到河湾祭灵,祭灵已毕,将姑娘抬奔东府,儿啊,莫要痛哭,上轿去吧,上轿去吧。

胡风莲  啊——

董  温  哈哈哈哈!

胡风莲  (唱)站立在堂口用目看,

老公爹在一旁不敢多言。

悲切切我离了帅府院,

我只得到董府暂把身安。

郝子良  (白)江夏县回衙去办事吧。

田云山  卑职遵命。

(念)一桩无影事,

险些吓坏人。

卢  林  唉!呀!

(念)打死亲生子,

冤仇何日鸣。

传旨官  圣旨下!

中  军  禀帅爷圣旨下。

卢  林  有迎。

徐锡恭

董  温 

卢  林  有迎!

郝子良

堂  让

卢  林  大人到来,请来开旨!

传旨官  旨开卢林听旨,

卢  林  万岁!

传旨官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只因西地苗蛮造反,圣上命你挂帅出征,徐锡恭押运粮草,唐让前站先行,德功回来官有高升,旨已读罢三呼。

卢  林  万岁,万岁,万万岁!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请来,恭喜!

郝子良

堂  让

卢  林  只是我儿冤仇未曾得报。

徐锡恭

董  温 

        得功回来再报此仇。

郝子良

堂  让

卢  林  嗯,请——(念)王命钦差不由己,

徐锡恭

董  温 

        (念)得功回来再报仇。

郝子良

堂  让

卢  林  众位大人,请!

徐锡恭

董  温 

        请!

郝子良

堂  让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