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不忘初心,跟党走的小品,永远跟
老兵退伍话剧,战友复员话剧剧本
退休老人小品剧本(营业厅的故事
建军节活动演出相声台词《军人
银行服务题材演练搞笑情景剧《
妇产科医生情景剧(妈妈我为你骄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5.12国际护士节医院门诊大 4-8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京剧剧本 > 黄粱梦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京剧剧本   会员:信手偶成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5/11 10:43:44     最新修改:2018/5/12 9:54:2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黄粱梦
作者:翟可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QQ:652117037 电话:13979226936

剧中人

  卢  生:(小生)方巾、黑峃子 厚底靴。

         (前老生)绿蟒、黑三髯口、厚底靴。

         (中老生)  囚服、残三髯口、蓬头,厚底靴。

         (后老生)红蟒、白三髯口、厚底靴。

  吕  翁:(老生) 道巾 道袍引肘 厚底靴 残三髯口。

  卢生妻:(青衣) 大头、红氅

  李隆基:(前老生)黑三髯口、龙冠、龙袍、厚底靴。

  王仁和:(老生)白三髯口、红蟒、厚底靴

郎  辛:(架子花脸)白脸、团龙红蟒。

郎府管家:(方巾丑)豆腐块脸,吊嗒、绿袍子、厚底。

  酒   保:(丑)豆腐块脸、吊嗒、方巾、长袍。

  老  丈:白髯口、蓝峃子,厚底靴。

内侍、宫女、武士、衙役、家院、狱卒。

第一场:卢生逢仙

布   景:一桌二椅。

                         幕    启

吕翁上场:

吕  翁(定场白):许身玄门,游乾坤,逍遥此身。

(定场诗)逍遥浪迹踏山林,

           野鹤闲云作友邻。

           荣华富贵身外事,

            玄门悟道练真身。

(白):山人,俗姓吕,道号玄空道人。只因虚过五旬,须发苍尽,未脱俗骨,人送一字,单表翁也。终日云悠四海,访仙拜友,悠哉非常。看富贵若蜃楼,视功名如粪土。今日云悠至此,看天色渐晚,不免在此店中,打坐一霄,明早赶路,也还不迟。

(唱):【西皮摇板】

   朝衣彩霞登远道,夕枕蟾波梦凌霄。

吕翁进店

酒  保:(出迎)嘿嘿……,这位道爷,您辛苦,请问您打间还是用斋?

吕  翁:山人在此借宿一霄。

酒  保:哦,这么说,您呢是住店的。

吕  翁:山人宿店。

酒  保:好嘞,里面请,里面宽敞!

酒保和吕翁欲下场。

卢生上场。

酒  保:(拦住卢生)白:嘿!我说穷秀才,到今儿个,你可是在店里住了半个月了,这店钱,你是给还是不给,给个痛快话吧。

卢 生:啊!这位小哥,学生卢生,表字轩文,乃赵都邯郸人氏。自幼苦读圣贤之书,略通治国之道。因早年父母双亡,无家可归,故而流落至此。只因囊中羞涩,至今腹内尚空空如也。如蒙小哥不弃,舍得饭食半斗,以解学生腹饿之急,且待登榜之日,定当厚报。

酒  保:行了,这话你说了几百遍了?你说怎么着?哦。你父母双亡,无家可归。囊中羞涩,还腹内空空如也。我说你酸不酸啊?别给我来这个。让我舍你半斗饭食,你说你登皇榜后,定当厚报。嘿嘿……我可告诉你。你可给我看好了,这是客栈,不是粥场,没钱还想让我们伺候你?你做梦。等你等了皇榜,我们爷几个早不知道投胎多少世了呢。走走!

吕  翁:(拦住酒保)啊!小哥慢来、慢来。我看这一书生,生得相貌不俗,虽困顿一时,不日必将腾达。不如小哥行个方便吧。

酒   保:道爷这话差一。有道是井水不犯河水。他挨他的饿,我们爷们开我们的店。他给钱,我们把他当爷,供着!他要没钱,在这混吃混喝?嘿嘿!他也不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

吕  翁:小哥,依我看,让这位书生暂与山人同宿一霄,他的食宿之资,全由山人。你看如何?

酒   保:那感情好啊!呵呵……道爷、这位公子爷,跟小的里面请。

吕  翁:(看酒保自语道)什么东西!

卢  生:萍水相逢,慷慨而助,感激不尽,请受学生一拜!

吕  翁:不敢。这位公子。请!

卢  生:先生请!

三人下场。

                         落   幕

 

第二场 诉说志向

布  景:一桌二椅

                      幕   启

吕翁、卢生、酒保上场。

酒  保:二位客官先在此休息一夜,小的在门外伺候。

酒保下场。

吕翁、卢生整冠、让礼、就坐。(唢呐同时奏上工尺曲牌)

卢  生:萍水相逢,承蒙相救,感激不尽,小生这厢再次见礼。

吕  翁:岂敢。啊,公子,尊姓大名,因何沦落至此?

卢  生:道长,一(呀)言难(吶)尽!

       唱【反二黄慢板】未曾启齿泪沾襟,尊道长听学生细话由因。(吕翁过门内白:啊,公子,敢问家住何方宝地?)(卢生接唱)家住在邯郸赵国故郡,世代为农贫壤耕耘。(吕翁过门内白:公子,尊姓大名,贵庚几(耶)何?)(卢生接唱)小生贱姓卢,字表轩文。不才愧度廿余三春。

吕  翁:敢问卢公子,因何流落到这野店之内。

卢  生:(白)道长!

   【反二黄原板】提起了此事愧于启唇。小生幼读圣人经纶,粗通三钢五常之训。实指望隆恩浩开科选俊,提金榜耀宗祖久伴明君。为此事,蝇窗雪案、砺剑九春,但待开科仰望龙门。终一朝,开隆恩,我主纳俊,千里长安昼夜来奔。三篇文饱文采本登龙门,万不料恩科竟藏奸臣。前三甲标货值索取金银,岂奈我家贫穷何来重金。因此上流落在这客栈之内,每日里卖书画聊解寒贫。道长啊!

吕  翁:如此说来,卢公子乃是金榜无名流落至此。

卢  生:唉!正是。

吕  翁:我看公子相貌倒有几分仙风道骨,且与山人有几分缘分。唉!公子如若舍得功名利禄,随山人求仙学道,云游万方,百年之后驾鹤成仙倒也快活。

卢  生:道长说的哪里话来?想俺卢轩文,自幼深受圣人之训,十年寒窗,一心只为为宰庙堂,忠君报国,纵洒得一腔热血,也不改忠君之意,耀祖之心,岂生出家之念?此事万万不可。

吕  翁:(叫板)好一个痴心的公子!

【二黄原板】公子不可太痴心,岂不知月影是红尘。生老病死一梦尽,功名利禄花间云。儿孙满堂朝来幸,暮至西去唯孤魂。庙堂作宰伴明君,荣华富贵几十春。一朝君王入陵寝,公子所依又谁人?劝公子早修道随山人,云游列邦驾仙云。一朝出世世不问,任他秋夏和冬春。

卢  生:道长不必多言,学生主意已定,岂有更改之理?

吕  翁:罢!罢!罢!即是公子主意,山人多说无益。不过山人倒可助公子一臂之力。在山人囊中有一玉枕,名唤如意枕,公子之需眠于此枕之上,便可称心如意。

卢  生:(喜道)啊!老仙翁既有此等宝物,何不请出,容学生一观?

吕  翁:公子稍待,山人取来。

吕翁下场。

卢  生: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想俺卢轩文,久有为官伴君,光宗耀祖之意,多年未称此心,今日麽?哈哈……。

唱【西皮散板】踏破铁鞋觅仕途?如今竟是囊中物。

吕  翁:(携带如玉枕上场)啊!公子,此乃如意枕,公子可一试。

卢  生:如此,谢过仙翁。

卢生臂称玉枕躺在桌上。

吕   翁:叹尘世俱是这等庸碌之辈!

吕翁下场

内   唱:功名利禄烟云过,王侯将相一刹那(nuo)。

更鼓起

落   幕

 

第三场:金榜题名

布景:一桌二椅

                     幕     启

 海笛奏急三枪曲牌武士、内侍在急三枪中上场后,急三枪住。

内  侍:(训斥道)呔!这可是朋来客栈

酒保上场

酒  保:啊,是啊,(不耐烦地)我说谁怎么大呼小叫……?(看到武士、内侍痛苦地说)哎呦!这话怎么说的?官爷大驾光临,您看小的这对儿狗眼,我把它抠了,嘿嘿,真该打。

内  侍:我说,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叫卢轩文的?

酒  保:有,有啊,您呢说他啊,就那穷酸秀才。有。我给您把他叫出来。嘿!穷秀才,给我出来。

卢生上场。

卢  生:啊!小哥,唤学生所为何事?

酒  保:官爷有事问你,好生伺候着。

酒保下场

内  侍: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卢  生:小生名唤卢轩文。

内  侍:敢借宝印一用。

卢生取出手印,内侍用印。

内  侍:不知新科状元老爷在此,得罪得罪。

卢  生:无妨无妨,公公多礼了。

内  侍:既如此,此乃官服、袍带,请状元明日五鼓上殿面君。

卢  生:有劳公公了,且请公公到寒舍奉茶。

内  侍:如此,叨扰了。

卢  生:酒保哥何在?

酒保上场

酒  保:喊什么,喊什么?我说穷鬼,你喊什么?

内  侍:(训斥道)大胆刁民,胆敢对当今新宠、新科状元老爷不敬,武士!

众武士:(高喝)有!

内  侍:与我拿下。

众武士:啊!

众武士绑缚酒保。

酒  保:(哭诉)哎呦!我说状元老爷,状元老爷,您就可怜可怜我吧。以前对您不敬,您就当我是条狗,把我赶走吧,以前对您吆五喝六的,您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您……。

内  侍:推出去,斩了!

众武士欲推酒保下场

卢  生:且慢。

众武士停止。

卢  生:啊!公公,这酒保,谁对我口出不逊,然并无恶意,看在小生薄面,饶恕他吧。

内  侍:(客气地说)既然状元老爷有如此海量,那就饶这狗奴才一命?

卢  生:饶恕他吧。

内  侍:武士们,给他松绑

众武士给酒保松绑。

酒  保:哈哈……谢谢状元老爷,谢谢,谢谢。

内  侍:还不快滚!

酒  保:滚,滚,我这就滚……

酒保下场。

卢  生:公公、各位官人,这厢用茶。

内  侍:好,新科状元去。

卢  生:公公请!

众人下场。

                           落  幕

第四场 平步登云

地  点:皇宫

布  景:一桌、一椅

                         幕   启

京胡奏二黄小开门

武士、内侍、宫女在曲谱中上场后,

李隆基上场

李隆基整冠、捋冉,归座。

二黄小开门止

李隆基:业承祖上、皇权执掌。兴李唐,永固家邦。

定场诗

大唐天朝呈气象,

山河万里瑞气翔。

朱雀一殿忠孝臣,

文韬武略保孤王。

(白)孤家,李氏为姓,讳字隆基。秉承祖业,继大唐江山之皇位。只因今岁恩科之年,各地学子进京大比,得中状元者今日入宫面圣,故设早朝御览状元风采。内侍。

内  侍:有

李隆基:宣金科状元觐见。

内  侍:领旨。金科状元觐见呐!

卢  生:(幕内白)领旨!

卢生上场

卢  生:唱【西皮摇板】

蒙皇恩某高中三甲榜首。耀宗族光门楣功成名就。忽听得御殿内侍臣召宣。端锦带品阶前朝拜龙楼。

卢  生:(白)臣,金科状元卢轩文见驾,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隆基:啊!果然是金科状元。风度潇洒,仪表不俗。但不知,爱卿才情若何?待孤家出上一联,卿与孤对得下联。

卢  生:万岁赐对!

李隆基:金銮殿上试金科,金口金言金字对。

卢  生:臣对,御阶台下朝御座,御赋御典御皇诗。

李隆基:不愧,金科状元,果是出口非凡。

卢  生:学生不敢。

李隆基:就此,传朕旨意,金科状元官拜四品,加封陕州知州。

卢  生:臣谢主隆恩!

李隆基:退(吶)殿。

李隆基、众大臣下场。

落   幕

第五场 官拜陕州

 

布景:一座一椅

                   幕   启

龙套、师爷上场

曲牌住

奏长锤锣鼓经

卢生上场、亮相、入座

卢  生:师爷

师  爷:有

卢  生:用墨伺候

师  爷:看墨

卢  生:唱【西皮导板】蒙皇恩,陕州任,管辖黎民。

           【西皮原板】狼毫浓墨,走榜文。上写陕州众乡亲。今有轩文到此任。愿为黎民把冤申。蒙冤者,击堂鼓,呈上状文。且待本州案情审。自有公道还黎民。

卢  生:(白)衙役。

衙  役:有

卢  生:将此告示贴于衙前。

衙  役:是

衙役持告示下场后上场。

衙  役:(京白):禀太爷!

卢  生:讲!

衙  役:只因前任知州依仗权势,横行乡里,故而百姓无人敢击鼓鸣冤吶!

卢  生:呜呼呀!恩……!待本州前往衙前。左右!

众衙役:有!

卢  生:衙前去者!

众衙役:啊!

衙役下场。

卢  生:【西皮摇板】实指望蒙皇恩造福一乡,何曾想众百姓饱受欺张。

卢生下场。

落    幕

第六场:治理水患

布  景:一桌一椅

时  间:五年后

                        幕   启

卢生(前老生)上场

卢   生:执掌陕州府,屈指五春度。百姓安居乐,万业俱复苏。岂料天作难,洪波泯城户。

卢   生:想我卢轩文,执掌陕州,屈指五载。百姓安居乐业,全州万业复苏。不料今岁大雨突降,淹没城池。只害得百姓颗粒不收,无家可还。思想起来,怎不愁刹人(呢)也!

我不免,再去乡里查看一番。左右!

众衙役:有

卢   生:备轿,出城去者!

众衙役:啊!

衙役备轿旗,卢生上轿下场。

                  幕    落

幕前。卢生、众衙役上场

卢   生:唱【西皮慢板】卢轩文,在轿内,面带愁痕。想起了受灾难陕州乡亲。前一翻,我也曾上书省郡,尊上宪,郎大人,不闻不问。几次里,赴省郡,上呈灾情,那大人,反怨我敲诈官银。因此上,以官俸,灾难赈。闻前方,众百姓众说纷纭。待本州忙下轿,灾情来问。

众百姓:见过知州大人!

卢  生:列位乡亲何必多礼。但不知而今灾况如何?

老  丈:啊!卢大人,列位官人已将州衙发放之两米、银帛,悉数发放。乡亲们俱已安顿停妥。请大人放心。

卢  生:啊,如此就好。

老  丈:(手持酒杯)大人,请满饮此杯,此乃陕州乡亲之心意。

卢   生:多谢乡(吶)亲!

(唱)【西皮二六板】接过了老丈酒一樽。高擎过眉敬乡亲。卢轩文,陕州任,已有五春。为政全杖众相邻。曾记得街衢里老丈相问露笑音,曾记得学痒内孩童习书孔孟伦。曾记得断迷案,阿伯灯下指迷津,曾记得御天寒,阿母烛前缝旧衾。思而今,水患虐,频扰乡亲。我轩文,誓斩孽蛟,报乡亲!

老  丈:卢大人如此言来,我等便是撒得一腔热血,也要跟定卢大人。

众乡亲:撒得一腔血,跟定卢大人!

卢  生:即得众乡亲如此抬爱,乃轩文此生之幸也。就此,请受轩文一(呀)拜!

卢生深施一礼

众乡亲:折煞我等!

落     幕

第七场 金殿捏罪

 

布  景:一桌一椅

                     幕  启

 郎  辛:幕内唱【二黄导板】本省境出了个贼子嚣张

郎辛出场

【回  龙】为此事终日里怒火万丈。

【二黄原板】本抚台坐省堂,威震四方。四下里州府县谁不敬仰?卢轩文小孺子竟敢逞强,盘金银,索财物自不思量。因此上,不由我怒火满腔。

【砰  板】恨孺子,恁猖狂,欺省堂。敲我金银 邀功金殿上,必陷我,渎职罪名当。

京胡【转小拉子】

郎  辛:(白)唉!想那轩文老儿,初到本省,既无朝堂靠山,有无银钱孝敬。反履生事端,压榨老夫。想起此事,真真地气煞人(吶)也!

唱【二黄散板】怨此贼昼夜间茶饭不想。思对策修本章上告朝堂。

郎  辛:用墨伺候

衙  役:啊!

郎辛写本章

郎  辛:唱【二黄散板】此一本定叫那孺子一命丧。

(白)备轿京师去者。

郎辛、衙役下场

                     落  幕

  衙役驾轿旗与郎辛幕前走过场

                    幕   启

布   景:一桌一椅

李隆基:今日各省督抚均已来朝,可有本章报奏?

郎  辛:臣!郎辛有本。

李隆基:呈上来!

郎  辛:臣启万(吶)岁,今有陕州知府卢轩文,矫旨欺君,藐视上官,欺压百姓,以致陕州黎民苦不堪言,望我主明(吶)鉴。

李隆基:这个……?我来问你,这卢轩文当真欺压百姓?

郎  辛:当真。

李隆基:果然欺压百姓?

郎  辛:果然。

李隆基:啊!郎卿家,那卢轩文如何矫旨欺君?如何藐视你这上官?他……他……他又是欺压百姓?与朕讲来。

郎  辛:容(呐)奏!

唱【西皮原板】尊万(吶)岁,息龙怒,稳坐殿堂。且容微臣,细秉端详。自从那卢轩文,陕州任上, (转流水板)贪金银。卖王法,勾结强梁。欺壮男,霸弱女,强盗一样,贪赃银,卖官爵,私肥廪仓。望我主,正国法,缉拿赃官。还黎民清平,江山永昌。

李隆基:郎爱卿,适才你奏道,那卢知州,贪赃枉法,欺男霸女,可有证据?

郎  辛:这个……?哦!有了。臣有人证,在殿外侯旨。

李隆基:宣上殿来!

郎  辛:领(呐)旨!

唱【西皮散板】卢生老儿忒猖狂,顶撞老夫不自量。巧捏罪证金殿上,管教老儿一命丧。

(白):管家何在!

管  家:在呢在呢……。

管家上场。

管  家:伺候老爷。

郎  辛:附耳近前。

管家走近前

郎  辛:(低语)你到金殿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管  家:(惊)啊!老爷,你可把小的坑苦了。这可……。

郎  辛:(低声训斥)住口,万岁杀得你,老夫杀不得你?

管  家:不,不,不,老爷呀,这可是户灭九族的。

郎  辛:(抚慰道)有老夫在此,保尔满门无妨。

管  家:(委屈地)就听老爷的吧。

郎  辛:随老夫上(呢)殿!

郎辛、管家上殿

郎  辛:启奏万岁,证人带到。

李隆基:殿下何人?

管  家:陕州草民是也。

李隆基:朕且问你,卢知州在陕州可曾贪赃枉法,欺压百姓?

管  家:万岁圣明,卢知州在陕州确是贪赃枉法,欺压百姓。

李隆基:从实禀明。

郎  辛:万岁问你,你要如实讲来。

管  家:我的万岁老爷爷呀!容秉吧!

【读板】尊一声万岁爷爷莫发雷霆,且听我陕州草民细秉分明。自从那卢知州执掌州境,是贪赃枉法欺压百姓。全州内大小官职银两标明,无才有钱官高三等,有才无钱平民百姓。每日里鸣锣开道飞马横行,谋欢心欺压良善豪夺暴行。充后堂金银财宝堆积九重,铸春阁倾城美色尽纳其中。州衙里知州老爷笑意融融,阡陌间黔首遭殃有怨难鸣,是有怨难鸣。

李隆基:你适才所讲当真?

管  家:当真。

李隆基:果然?

管  家:果然。

李隆基:气!气!气气气……气煞朕(吶)也!

(唱)【西皮散板】闻此言,不由五脏俱炸,胆大脏官敢卖王法。金銮殿上圣旨传下,速罢脏官刑部严查。

(白)速速拘押脏官卢轩文,待刑部会审,再定罪状。陕州知州由王仁和接任。退班。

李隆基并大臣下场。

幕  落

郎  辛:(幕前白)哈…哈…。卢轩文,老匹夫。你也有你日。

(唱)【西皮散板】今日老夫一本上,定教老儿见阎王。

郎辛下场

 

第八场:仁和继任

布  景:一桌一椅

武士押卢生走幕前上场过场,下场。

                       幕    启

武士、衙役上场。

王仁和上场整冠、捋冉、涛袖,归座。

王仁和:想某王仁和,自伴驾以来,宦游大江南北,也曾执掌五郡三府。今蒙我主隆恩,官拜陕州之首。初到此地,此身食不甘味,夜难成寐。诚恐为政有失,上愧对天子,下愧对黎民。闻得前任知州,贪赃卖法、鱼肉百姓。想这一州之内,定有有怨难申之百姓。我不免,传州内德高老者过问一番,一则查看民情,这二则也好替他们申冤做主。正(吶)是!左右!

众衙役:有!

王仁和:尔等明日请州内德高望重老者数名前来一叙。

众衙役:啊!

王仁和:退堂!

武士、众衙役下场。

幕    落

 王仁和:幕前唱【西皮摇板】明早传得陕州民,但愿此地无冤信。

王仁和下场

第九场:刑部大牢

布  景:一桌一椅(大牢布景)

                        幕   启

 

狱卒押解卢生(中老生)上场。

狱  卒:走!

卢生蹒跚上场。

狱卒下场。

卢生归座。

卢  生:想俺卢轩文,自到陕州,爱民如子。谁想竟被那郎辛老贼所陷,落此牢狱之灾。真是天亡我也!

唱【反二黄慢板】想卢生,蒙冤情,深锁狱中。几日来遭拷问受尽酷刑。我也曾,在堂前申辩冤情,何曾想竟落得抗法罪名。贪赃官郎省令,买通刑令。公堂上反陷我鱼肉百姓。官爵显铁笔挥王法听令,位卑微稍不慎永落牢笼。诬害我贪赃枉法罪责不轻,宣判我狱中侯旨静待斩刑。(狱卒过猛中白:卢轩文出来)耳边厢只闻得狱卒喊声,我暂且上公堂再诉由衷。

卢生下场。

落  幕

 

第十场:陕州后堂

布景:一桌二椅

幕  启

王仁和上场、落座,家院一旁站立。

王仁和(白):只说是前任知州贪赃枉法,今观陕州百姓所上万民表方才得知,那卢知州乃是盖世忠良,被奸党郎辛陷害。想某王仁和,也是熟读圣贤之书,久闻孔孟之训。而今上不能为君扫除奸佞,下不能为百姓留住清官,某妄受朝廷俸禄,妄作这一州之父母也。观得窗外,初月朦胧,晚露滴阶,也可是为那卢知州垂泪慨叹乎?

唱【二黄慢板】蟾波暗笼寒衙静,天河涤链坠稀星。依稀堂外谯楼更,一鼓一漏交相冤鸣。(小拉子转二黄原板)蒙皇恩,陕州任,官印秉。此心中唯有黎民百姓。那省堂,颁下了公文严令。三日内,将那前任知州劣迹查明。我也曾,几番里询问百姓,众百姓只道他为官清正。为此事,终日里愁结心中。独徘徊明蟾下坐立难宁。(小拉子转二黄原板)思绪纷纷,如潮涌。洪波澎湃击打心胸。想本州也饱读圣贤孔孟,想本州也是这热血书生,想本州也立志拯救百姓,想本州,金殿下,谕旨领,皇恩蒙,不远百里,陕州登程,岂为这阿谀奸佞?(小拉子转二黄原板(略快))夜云层层,栏月影。蟾光虽丽难以清明。观此景,不由得,怒从心生。忠良臣,遭陷害,深锁牢笼,魍魉鬼,受恩宠,跋扈专横。自古道,天道有常,邪不胜正,想如今,乾坤逆转,黑白难明。我这里,将本章,御前奏鸣,可叹我官阶小如何面圣。

(白)也罢!

接唱【二黄原板】有能岂在官爵重?无德妄在朝堂中。(王仁和白:用墨伺候)(京胡转二黄小开门,王仁和写本章)(接唱二黄原板节奏还原)叫家院,(家院白:有)你于爷,细听分明。吩咐下,遵照本州令行。(家院白:啊!)(转剁板)传爷令:一更造饭、二更备轿、三更启程,四更出城,更交五鼓,速离省境,直赴京城。(转二黄原板)离府衙,切莫把开道锣鸣,出城后,卫队从简随行。(家院白:尊令!)

家院下。

王仁和:【二黄摇板】金銮殿上参奏行省!

王仁和下场。

                   落     幕

第十一场:智参奸臣

布  景:一桌一椅

                      幕    启

李隆基坐金殿,内侍、武士两边排列。

王仁和上场

内侍阻拦王仁和

内  侍:呔!此乃皇宫禁地,何人胆敢擅闯?

王仁和:烦劳公公通秉万岁,陕州知州王仁和前来献宝!

内  侍:莫说你这小小的知州,就是你们省宪郎辛,无旨他也不能想面圣,他就面圣。知趣儿的,马上出去,要不然,别说洒家治你个惊驾罪。

王仁和:公公,下官确有稀世珍宝,烦请公公行个方便。

王仁和恳请,内侍百般不肯。

李隆基:殿外何人喧哗。

内  侍:回禀万岁,今有陕州知州王仁和进宫献上陕州稀世之宝。

李隆基:哦!想这王仁和,为官清廉,又初到陕州,何来宝物可献?这其中必有隐情。宣他上殿。

内  侍:遵旨!(训斥王仁和)你听着,在御前好生侍候,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若有半点差池,小心你的脑袋!

王仁和:是是是!

王仁和上殿

王仁和:参见万(吶)岁!

李隆基:爱卿平身。想爱卿,初到陕州,有何宝物献于孤家?

王仁和:臣有陕州稀世珍宝奉上我主。

李隆基:呈上来。

王仁和呈上万民表。

李隆基:哦,我道是何宝物,原来是这万民表章,先祖有遗训,民可载舟,亦可覆舟。如此说来,这也可称为一宝。待朕看(吶)来。啊!(惊讶)

唱【西皮散板】不看此表还则罢,看罢此表魂惊天涯。

(白)我只闻这卢轩文在任贪赃枉法,不曾想,这字字句句,万名称颂,这鲜血画押,如同冤狱泣血。哎呀呀!朕一时受奸臣蒙蔽,险些成为昏君!内侍!

内  侍:有!传朕旨意,卢轩文一案确系冤案,现无罪释放,念他在陕州任上造福一方有功,特晋为吏部侍郎,御前行走。郎辛贪赃枉法,陷害忠良,夺取官爵,着刑部严查。退朝。

众人下场!

落    幕

第十二场:步入黄泉

布  景:一桌一椅

时  间:三十年后

幕   启

卢  生(后老生): (幕内白)搀扶

二内侍搀扶卢生上场

海笛模拟大雁鸣叫。

卢  生:老雁还复往,苍芦卅春黄。自牢狱之劫灾满,历任吏部侍郎、吏部尚书。终至燕国公。虽忠君报国之心,不减昔年,可叹已是残年病躯,力难随心。怎不教人,可叹!可悲!可怜(吶)!

唱【四平调】:怜人生,恰似昙花呈。一夜飘香何禁雨复风。功名事,一场梦。梦里神魂醉,梦醒各西东。啊!各西东。

(白)这成败!

(接唱)【四平调】(无过门)王侯将相,志功疆场。封邦建鼎,无非一瞬英雄。一朝基业,几载功成。百代逝过,终入王陵。又是谁家深宫?啊!谁家深宫?

(白)叹百岁!

(接唱)【四平调】楚南生有冥灵,八百岁方一秋冬。那椿木,三千寿龄。观此堪悲万姓短命。啊!求何利禄复功名?

(白)想此一生,宦游南北,直到残年,未能安享天伦。我也曾,履上辞王表章,争奈我主不准。返晋升老朽燕国公爵,一字并肩王。可怜我老眼昏花、须发苍白,还要伴驾君王也!

丝边

卢  生:(白)哎呀!好大的风啊!这阴风从西而降,不知何兆之有?

内  侍:(白)秉千岁,适才那阵大风,刮下府门金匾。

卢  生:(大惊)唔呼呀!这……这……这分明是老朽(大锣一击)当归黄泉之兆!

唱【二黄散板】耳听得阴风骤,沙飞石走。眼似观鬼使差,勾魂索收。这……这……这一个青面獠牙,绿发蓬头;那……那……那一个身穿素缎,白幡在手。

幕内白:卢轩文,你阳寿已尽,速到幽冥界听判。

卢  生:【二黄散板】啊!(哭头)铁链缚喉,实难开口。

(白)也罢!

【二黄散板】何如待轮回,再把胎投。

卢生做僵尸。

落  幕

尾声:身许玄门

布   景:一桌一椅

                     幕    启

卢生(小生)惊醒

吕  翁:啊!公子,这一番位居高官,实乃大大的福气!

卢  生:仙翁,羞煞晚生也!叹安卢轩文,身在红尘之中,未入仕途,且有这般烦恼。何如玄门修仙悟道。

吕  翁:怎么,这店内黄梁之炊初发稻香,你便悟得一二玄机。如此说来,还是做个逍遥半仙的好!

卢  生:倒也无诸般烦恼。倘若仙翁不弃,愿拜仙翁台下,早晚化缘、求斋。

吕  翁:如此甚好。道徒,随我云游四海去也。

卢  生:仙师请!

二人下场。

幕   落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